Paris En mémoire
  • Female
  • Baling, 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ris En mémoire'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Franmin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柏圖校友
  • triste chateau
  • A'Lessy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Sena Wang

Gifts Received

Gift

Paris En mémoir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ris En mémoire'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競爭(下)

 情報工作最艱難的部分、情報工作最複雜的部分, 就在這里。唯有將自己放到敵人的位子上, 用敵人的感受、敵人的邏輯來看待世界, 才有辦法準確解讀敵人行為釋放出來的微妙訊號。可是太過於投入敵人抱持的世界觀中, 情報員還能對自己國家的立場、利益, 毫無疑惑、毫不保留地效忠嗎?為什麽情報史上有無窮多的反間、反反間故事?那不只是策略、權謀, 更反映了情報員現實、具體的精神分裂生命困境, 他們常常不再知道什麽時候是自己, 什麽時候化身成為敵人, 我們以為再簡單不過的敵我驗證, 在他們卻是日日必須痛苦面對的挣扎。 競爭, 為了要戰勝對方、壓制對方, 常常迫使我們變得跟我們的競爭對手愈來愈像。"全盤西化論者", 是主觀選擇要向對手靠攏, 以對手的形象再造自我, 情報員則是被客觀的工作要求, 潛移默化改變了, 可能再強悍的主觀抗拒, 都改變不了如此的現實。這是競爭的內在精神之一, 當我們選擇什麽樣的人做競爭對手, 也就意味著我們被推拉著朝他們接近。對手是不容許我們忽視的人, 於是對手的所作所為, 也就直接間接改變著我們。 以前的聯考,…See More
Aug 9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競爭(上)

19、20世紀之交, 西方文明嚴重沖擊世界各地傳統文化, 包括日本、中國在內的非西方社會, 紛紛興起了知識分子的悲憤改革運動。這些因應西方霸權而起的運動, 幾乎毫無例外, 都有許多人激情擁抱從達爾文生物演化論變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成了最響亮的口號。整個世界, 無時無刻不在競爭中, 能夠適應環境、競爭優勝的生物, 才能繁衍下去!同樣地, 只有習得競爭本事的國家, 才有辦法維系下去, 不會被別人征服、統治甚至滅絕。而且幾乎毫無例外, 最是強調社會達爾文主義競爭概念的群體, 最容易爆發出"全盤西化"的極端立場。主張放棄一切傳統的東西, 向西方學習, 西方有什麽就學什麽。 社會達爾文主義和"全盤西化論", 是有內在理論直接相關的:如果人類存在最初與最終的目標就是競爭有限資源, 讓自己存在並繁衍的話, 那麽確保競爭中不落伍、不被淘汰最簡單的策略, 當然就是模仿、學習那些在這個環境中證明是強者、勝者的人, 以他們的形象完全重塑自己, 保證自己可以脫胎換骨, 也成為強者、勝者。 "全盤西化"聽起來多麽悲憤、多麽極端, 其實卻是"競爭觀"下,…See More
Aug 6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手段(下)

他們為什麽那麽勇於開槍殺人?應該就是軍方的修正產生了效果, 讓去到越南的士兵隨時在生命威脅的恐懼里, 每一張黃面孔都讓他們神經繃緊, 快速反應以求自保。換句話說, 自衛的立場超過了不願殺人的道德信念, 讓"不殺人"這件事相對變得不重要了。越南戰場上, 因而死了許多平民、婦女、小孩。越南戰場上, 因而有了許多被美軍屠村的事件。像根本沒有一個越共在里面的"邁萊村", 竟然全村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少都死在美軍瘋狂掃射下。這些美軍, 他們沒有基本的道德良心了嗎? 他們被訓練、教導把"殺人"這件事看得沒那麽重要。他們被訓練、教導將很多其他的事, 看得比"殺人"重要。在制約反應下, 他們很容易原諒了自己殺人的行為。對照來看, 民進黨的前革命分子們, 也被情境訓練、教導了輕視輕忽金錢上的基本規範。過去面對國民黨的壓制, 他們沒有辦法以正常管道取得運動和選舉經費, 所有的錢都在臺面下來往。誰對錢有潔癖, 如同戰場上不願殺人的士兵一樣, 就無法在那個革命情境中存活。反過來, 誰最有辦法弄到國民黨查不到的錢, 誰就能在反對運動中取得最大的影響力。 久而久之,…See More
Aug 4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手段(上)

我有一位以前在美國認識的朋友, 現在在波士頓的醫院里擔任精神醫師。幾年前, 他被國防部征召, 去受了短期訓練, 訓練的內容是"如何協助從戰場上回來的軍人安定心理"。訓練中, 他讀到美國國防部發的一本厚達五百頁的手冊——《戰爭精神學》。其中有一個表, 列了二十種戰鬥當中經常感受到的精神壓力來源。其中包括"害怕死亡"、"目睹同伴死亡", 等等。看完那個表, 我的朋友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表上的壓力因素, 沒有"殺人"這一項。 戰鬥當中, 每個人都可能殺人。殺人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殺人更不會是件日常會有的經驗。每一個社會都有明確的法律規範"不准殺人", 《聖經》里的摩西十誡也明說"不可殺人"。照理說, 殺人應該會帶給戰場上的士兵很大的沖擊吧!可是為什麽手冊里沒提呢?我的朋友, 對這件事感到好奇。花了幾天空閑時間, 他在網絡上查到了很多相關的數據。他發現美軍的戰場編制里, 有一個特別的角色, 是隨軍歷史學家。隨軍歷史學家跟著部隊戰鬥, 以第一手直接觀察數據記錄戰史。一位擔任過美軍歐洲戰場首席隨軍歷史學家的馬歇爾中校, 戰後1947年曾經出過一本小書,…See More
Aug 3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神聖(下)

1882年, 日本明治天皇頒下一份重要的敕書, 規定軍隊不得涉入政治。敕書前言解釋軍隊與天皇的關係, 天皇是精神、是大腦, 軍隊則是天皇的軀體。敕書接著明言:不要為流俗所欺, 軍隊唯一的效忠對象就是天皇。對天皇的義務重於泰山, 相形之下, 生死輕於鴻毛。 這份敕書用意在防止政黨利用軍隊, 然而其變質作用卻是使得日本軍方從此不尊重、甚至輕視日本政府。在軍方眼中, 天皇是神聖的, 政府卻是世俗的、私利的, 因而在效忠天皇、為天皇服務的前提下, 日本軍方不只會反抗政府, 甚至還會理直氣壯地暗殺他們不喜歡、不同意的政府官員。他們是效忠天皇, 還是假借天皇來擴張自己的權力?這兩種動機、這兩種做法, 到後來就都混在一起, 分不清楚了。日本軍方日益壯大, 一步步走上軍國主義, 一個主要原因就在:軍隊變成了那神聖而空洞的天皇的實質內容。天皇是神聖的, 於是願意為天皇而死的軍人也變成神聖的, 軍人的意志、軍人的選擇, 連帶都成為神聖的。 還有1890年的"教育敕書", 也很重要。明治維新開放引進的西方知識, 使許多人感到憂心忡忡, 怕"日本本質"被西方文化取代了,…See More
Jul 3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神聖(上)

佐佐木八郎是個東京大學的文科生。他留下來的日記手劄顯示, 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年, 他讀了馬克思、恩格斯、叔本華、邊沁、穆勒、羅素、柏拉圖、費希特、卡萊爾、托爾斯泰、羅曼·羅蘭、雷馬克、韋伯、契訶夫、王爾德、托馬斯·曼、歌德、莎士比亞、川端康成和夏目漱石的書。他真是個用功的學生, 而且深深浸淫在西方哲學與文化的傳統里。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再往前追溯一點, 佐佐木八郎在日記里也透露了他對戰爭的看法, 他不反對戰爭, 但堅決反對軍方發動戰爭的理由。他不信"大東亞共榮圈"那一套, 他認為戰爭的合法性, 只能建立在摧毀邪惡的資本主義結構、結束人與人之間的剝削迫害關係, 實踐公平與正義。所以他支持日本對"邪惡資本主義控制者"的美國、英國作戰, 卻堅決反對日本軍方在中國的侵略行為。 這樣一位頭腦清楚、獨立判斷而且好學深思的青年, 最後搭上了戰鬥機, 飛上天空, 將機鼻對準海上的一艘軍艦的煙囪, 狠狠地撞上去, 在一片火光與高溫爆炸中, 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佐佐木八郎是"神風特攻隊"的一員。執行最終任務前夕, 佐佐木八郎在日記中寫著:"如果資本主義無法輕易推翻, 卻可以在戰爭的挫敗中崩潰,…See More
Jul 30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偉大》(下)

這樣的里爾克, 一直不斷試圖用他的詩來超越日常生活、超越人性規律的詩人里爾克, 他應該不會要自己生命終結在一個科學的因果上, 白血球因手上傷口刺激而增殖, 超過本來就飽受白血病折磨的病體負荷。這樣的死, 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遠不如死於一枝玫瑰花刺, 來得特殊、來得有意義。科學追求通則, 因為通則的發現, 使得人類控制外在環境的能力大為增加, 這是西方文明的重要貢獻。然而值得提醒的是, 西方文明里不只有追求通則的科學, 還有一股巨大的、追求偉大的人文精神。尤其是近代的發展, 追求偉大、擺脫日常與瑣碎的精神能量, 才真正塑造了西方文明的特色。甚至就連科學, 也都大大受益於這種"偉大"追求。盡管科學最終建立的, 是一條條可以重復, 不會改變的定理與通則, 然而驅使人去尋找、發現這些規律的, 不是規律本身, 而是超越規律的偉大衝動。一個學習規律、安於規律的人, 不可能成為好的科學家。因為他只會學習已有的答案, 只會陷溺在一堆現成的規律之中, 擺脫不了、超越不了, 當然也就無法去發掘出新的答案、新的規律了。更明顯地, 陷溺在日常生活的瑣碎算計里的人, 無從理解偉大,…See More
Jul 22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偉大》(上)

1926年, 德國詩人里爾克在五十一歲英年時去世, 他的死因, 從醫學的角度看, 是白血病惡化, 白血球大量增殖, 以至於吞噬了自己的器官與組織。不過如果從現實的、生活的角度看, 里爾克之死, 死於一朵玫瑰花。他在院子里為了想摘一朵玫瑰花, 稍稍不小心, 就被攻瑰的尖刺刺傷, 沒多久, 里爾克就臥病不起, 永離人世了。 當然是後面這種角度呈現的, 比較接近、比較符合里爾克作為一位偉大詩人的形象, 也比較接近、比較符合里爾克詩中透顯出來的精神。里爾克最重要的作品, 包括了極度神秘極度哀傷的十首《哀歌》, 也有一首《給朋友的安魂曲》。《安魂曲》里有這樣幾句讓人難忘的詩: “我有我的逝者我必須讓他們放手離去多麽訝異地見到, 逝者如此安分地迅速適應了作為逝者的身份, 如此愉悅完全不像別人描述的逝者。只有你回來了;從我身邊掃過, 摸索著, 試圖要撞上什麽東西, 以便發出聲響來顯示你的存在。喔, 別取走我好不容易慢慢學到的……這樣不對的, 如果有任何不對: 不去拓展愛的自由用一個人擁有的一切內在自由去拓展, 是不對的在愛之中,…See More
Jul 2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特權 (下)

一旦上路, 車輛就要取得最大的方便。這種心態在機車騎士身上尤其嚴重。他們認為只有一種情況可以限制他們——摩托車騎不到的地方不能去, 其他限制都不接受。不接受單行道的限制、不接受停車限制, 尤其不接受路權分配的限制。把對於道路使用看作權利, 當然就無法理解、無法接受:自己對於道路的使用只擁有部分、有限的特權, 在如此有限範圍之外, 在正當正常的使用方式之外, 自己並不具備多出來的權利。這里還牽涉各種不同特權的分配安排。在道路上, 其實最可憐、最委屈的是走路的人, 他們不能自由地使用車道, 只能在特定的路口、在橫越的需要考慮下, 部分地使用車道。正因為他們被剝奪得這麽厲害, 相對地在行人少數使用道路時, 他們應該擁有較完整的路權。汽車和機車, 都是道路特權。兩種特權必然會有重疊甚至衝突的地方, 先是協調這兩種特權就必須有所安排, 這些地方限制這個、那些地方限制那個, 不然道路勢必無法適度發揮作用, 也就失去了原本劃出道路讓渡特權的根本意義了!看來簡單的開車騎車, 其實就是現代公民社會權利感與權利分配的具體示範。為了分工需要, 現代社會不得不給予部分人、少數人特權,…See More
Jul 15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特權 (上)

"在路上開車, 是一種特權。"乍聽這樣的說法, 很多人會覺得莫名其妙、不以為然吧!開車跟特權扯得上什麽關係?特權不都是有錢有勢的人才能享有的, 那麽多人在開車, 怎麽可能是特權?這句話不是我說的。很長一段時間, 全美國每一所監理站, 都在進門最醒目的地方, 掛著這樣一句標語, 英語原文是"Driving is a privilege"。Privilege除了"特權"之外, 我實在不曉得還可以怎麽翻譯。而且美國汽車監理站高掛這樣的標語, 用意就是反復提醒駕駛人, 開車不是"權利"(right)。權利和特權有什麽不一樣?權利是大家都有的, 特權不是。特權只屬於部分的人, 因為特殊理由才能擁有。投票是權利, 因而除非有特殊理由, 人人都能投票, 法院褫奪公權是對人身的一種嚴重懲罰。在這點上, 權利和特權剛好相反。用這樣的根本分別道理看, 開車果然是不折不扣的特權。首先, 會有開車這回事, 先得要有專門給汽車快速行走的道路, 為了方便大家節省交通時間, 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到達更遠的地方, 這個社會畫出了特別的道路空間, 然後排除了一般走路的人在上面自由使用的權利,…See More
Jul 14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下)

尼赫魯接下印度建國重任, 明確訂定了三條基本路線。第一是印度必須高度世俗化, 也就是去宗教化, 畢竟即使分裂後的印度境內, 都還有幾千萬伊斯蘭教徒, 而且印度教也不是可以定於一尊的一種宗教, 印度禁不起一次次宗教衝突的撕裂。尼赫魯的第二條路線, 是"不結盟"。印度受夠外國, 尤其西方帝國主義的擺弄了, 要避免再成為國際競逐的"牌", 印度必須也只能和其他國家都保持等距關係。還有第三條路線, 那就是用國家社會主義手段, 振興印度經濟, 解決印度低度發展與貧窮的問題。這三條路線, 既是理想, 又是現實規劃。尼赫魯的遠見, 當然是正確的。 50年代, 尤其是1955年"萬隆會議"上不結盟國家制造出的聲勢, 讓人不敢輕忽印度的實力, 更對印度的未來充滿期待。然而, 尼赫魯設計的印度沒有出現, 後來甚至連尼赫魯的三條路線都被放棄了。納拉辛哈·勞的書, 就是從國大黨"局內人"的獨特角度, 檢討為什麽印度歷史沒有照原本投射的軌跡, 走出康莊大道來。最根本問題, 就在"持續擁有權力"。尼赫魯的規劃不可能三年五年、五年十年就會有效果的, 這麽長程的理想,…See More
Jul 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上)

"在像印度這樣低度發展國家中, 要為窮人服務, 只能靠政治權力。為了幫助窮人, 你得一直掌握著權力, 如果在掌握權力的過程中, 你變得富有了, 那只是意外。所以邏輯上, 既然你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窮苦百姓, 那麽用任何手段取得權力都是合理的。"這是印度前總理納拉辛哈·勞在他的書《局內人》里的一段話, 形容印度國家處境最嚴重、最麻煩的問題。在有眾多窮人的國度里, 就會有眾多要為窮人代言、為窮人爭取福利的人。他們滿腔熱血、義憤填膺, 不能忍受社會上存在著明顯的不公平、不正義, 他們立志要改變這樣的世界。 然而世界畢竟不是誰想改, 就可以改得了的。改變世界必須要有工具, 在錯誤與挫折中沖沖撞撞, 想要改變世界的人, 最常找到兩種答案。一種是:世界根本不能改變, 公平與正義只存在於人的理想幻夢里, 不具備現實性。回到現實、適應現實, 別再想什麽要改變世界那樣不切實際的事吧!另一種答案則是:有權力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要改變世界, 就先要取得權力。沒有權力, 一切免談。為了讓窮苦無依的人, 都能得到幫助, 我們先要在惡魔的遊戲里勝過惡魔, 把劍與火從惡魔手中奪走, 還給被欺負壓迫的人。吊詭的是,…See More
Jun 25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下)

熟知美國法學或新聞學的人, 都知道像韓德森這樣的記者, 像第多斯這樣的案子汗牛充棟。這不是電影、不是戲, 是記者的真實人生。我們社會近乎瘋狂地沈迷於對犯罪新聞的報道與消費, 所謂"社會新聞"更被視為是收視率的保證、激動人心的秘訣, 可是那種"社會新聞"有一點點超越一般人視聽範圍之外的東西嗎?我們有從這些多到淹死人的"社會新聞"里得到可以引發"正義效應"的事實與真相嗎?我們那些迷信"社會新聞"的"長官"們, 顯然不了解、顯然忽略了, 真正能激動人心的新聞, 不是血腥色情的新聞, 而是穿破了掩飾、透視了假面的真正"內幕"。我們的新聞習慣里, 長期濫用了"內幕"這兩個字。我們媒體上充斥許多號稱"內幕"的東西, 其實都是皮毛的"外幕", 真正的"內幕", 必須是真實的, 必須是和一般人以為、預期的不同, 而且必須是攸關社會大眾公共利益或人之為人的基本正義原則。再看看政治記者吧。記者面對政治人物不必謙卑, 更不能客氣, 因為你不是代表自己, 你代表的是所有賦予你特權的大眾, 而他們願意讓渡部分權力給記者, 因為他們需要記者替他們去揭穿政治人物編織的說辭、塑造的形象,…See More
May 2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中)

威權體制的崩潰, 新聞媒體與新聞記者, 卻陰錯陽差地沒有隨之喪失他們的力量。新聞記錄了威權被挑戰被拆解的過程, 並且進而調整了自己的位置, 站到了打倒威權呼聲的這一面來。然而也正因為變化來得太快, 新聞媒體調整了位置, 卻顯然來不及改變性格。於是產生了這十年來, 新聞媒體與新聞記者權力角色上的高度曖昧性, 他們依然在社會上保持著相當高的權力地位, 依然是社會上能見度最高的一群人, 可是他們憑什麽據有如此權力地位的理由, 卻遲遲沒有厘清, 他們應該使用這份權力來做什麽的終極目的倫理, 更是遲遲沒有建立。當面對壓力面對困難時, 記者們和一般人有一樣的弱點、一樣的恐懼, 其實就還原成為了一般人, 然而我們真的要問:如果記者就是一般人, 那憑什麽我們要給他們多於一般人的權力呢?在民主社會, 在大家應該平等的架構下, 記者得到的多出來的權力, 就是為了讓他在需要的時候, 發揮非常人的精神與能力, 去一般人到不了的地方, 把一般人看不見的真相挖掘出來。我們的記者, 在這曖昧的社會轉型過程中, 享受著舊權力, 卻沒有盡到新責任。新責任要求:記者不能在真相之前退卻, 不管什麽理由,…See More
Apr 2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上)

有一個這樣的笑話, 不曉得你聽過沒有?笑話里說一輛采訪車因為紅燈右轉, 一轉過來就被埋伏在路邊的警察攔下來了。車窗降下, 記者探出頭, 作好帶點客氣又帶點傲慢再加點著急的表情對警察說:"對不起, 我們急著去采訪新聞。"警察也用帶點客氣帶點傲慢再加點促狹的表情回答說說:"沒問題, 沒問題, 我罰單會寫快一點。"這為什麽會是個笑話?因為故事里的記者本來以為只要亮出記者招牌, 只要祭出采訪的大帽子, 這張小小的罰單就可以免了。這是我們的記者長期以來習慣享受的特權。讓我們承認一件重要的前提, 記者是特權分子, 就像笑話里的另一方——警察一樣的。而且不只是在臺灣記者擁有許多別人沒有的特權, 其實幾乎是所有的社會, 都或被迫或自願地給予記者某些特權。問題是, 或者說他們應該去問、應該去區別的是, 記者是基於什麽樣的理由取得特權?社會是站在什麽樣的考慮下給予記者特權?更重要的, 記者到底以什麽樣的態度, 在什麽時候把特權用在什麽地方?雖然統統叫作記者, 這里面可以有非常非常大的差異區別。在極權威權的體系里, 記者是權威意見的轉述傳播者, 有權力的人要講什麽話要下什麽命令,…See More
Mar 24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真實感受(下)

把所有數據比對後, 莫斯考維茲找出的不是一種最好的醬料滋味, 而是三種。消費者對"一般"、"辣味"和"濃汁"的醬料各有清楚的偏好模式。把做辣味的配方拿去做一般醬料, 得不到好結果。把大家喜歡的一般醬料口味調成濃汁, 也不會成功。消費者沒有單一意大利面醬汁的共同愛好, 但分開三類, 就發現他們的共同口味傾向了。正因為莫斯考維茲沒有掉入原來的市調模式里, 去找"最受歡迎的一種意大利面醬", 所以才得到了對康寶公司最有幫助的訊息。市場上早有一般醬料、辣味醬料, 康寶在這上面精進改良, 仍需花大筆廣告預算跟對手展開肉搏, 然而相對地, 沒有別家公司出過"濃汁"型的醬料。也就是在醬料里加了很多看得到、吃得到的肉和菜, 消費者顯然對這樣的東西充滿興趣。有肉有菜的"濃汁", 還算是醬料嗎?如果拘泥於醬料的分類, 那麽"濃汁"形態就先被排除在外了。如果直接問消費者喜歡什麽樣的醬料, 他們腦袋里想的就會是單純的"醬料", 醬要鹹一點還是甜一點才好吃, 他們不會去想到——多加肉多加菜的醬料會變怎樣。然而一旦他們真正嚐到試吃品, 而不是在腦袋里用想的, 那麽他們就發現——哇,…See More
Feb 7

Paris En mémoire's Blog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競爭(下)

Posted on July 30, 2020 at 3:58pm 0 Comments

 

情報工作最艱難的部分、情報工作最複雜的部分, 就在這里。唯有將自己放到敵人的位子上, 用敵人的感受、敵人的邏輯來看待世界, 才有辦法準確解讀敵人行為釋放出來的微妙訊號。可是太過於投入敵人抱持的世界觀中, 情報員還能對自己國家的立場、利益, 毫無疑惑、毫不保留地效忠嗎?為什麽情報史上有無窮多的反間、反反間故事?那不只是策略、權謀, 更反映了情報員現實、具體的精神分裂生命困境, 他們常常不再知道什麽時候是自己, 什麽時候化身成為敵人, 我們以為再簡單不過的敵我驗證, 在他們卻是日日必須痛苦面對的挣扎。

 

競爭, 為了要戰勝對方、壓制對方, 常常迫使我們變得跟我們的競爭對手愈來愈像。"全盤西化論者", 是主觀選擇要向對手靠攏, 以對手的形象再造自我,…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競爭(上)

Posted on July 30, 2020 at 3:57pm 0 Comments

19、20世紀之交, 西方文明嚴重沖擊世界各地傳統文化, 包括日本、中國在內的非西方社會, 紛紛興起了知識分子的悲憤改革運動。

這些因應西方霸權而起的運動, 幾乎毫無例外, 都有許多人激情擁抱從達爾文生物演化論變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成了最響亮的口號。整個世界, 無時無刻不在競爭中, 能夠適應環境、競爭優勝的生物, 才能繁衍下去!同樣地, 只有習得競爭本事的國家, 才有辦法維系下去, 不會被別人征服、統治甚至滅絕。

而且幾乎毫無例外, 最是強調社會達爾文主義競爭概念的群體, 最容易爆發出"全盤西化"的極端立場。主張放棄一切傳統的東西, 向西方學習, 西方有什麽就學什麽。

 …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手段(下)

Posted on July 21, 2020 at 3:30pm 0 Comments

他們為什麽那麽勇於開槍殺人?應該就是軍方的修正產生了效果, 讓去到越南的士兵隨時在生命威脅的恐懼里, 每一張黃面孔都讓他們神經繃緊, 快速反應以求自保。換句話說, 自衛的立場超過了不願殺人的道德信念, 讓"不殺人"這件事相對變得不重要了。

越南戰場上, 因而死了許多平民、婦女、小孩。越南戰場上, 因而有了許多被美軍屠村的事件。像根本沒有一個越共在里面的"邁萊村", 竟然全村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少都死在美軍瘋狂掃射下。這些美軍, 他們沒有基本的道德良心了嗎?

 

他們被訓練、教導把"殺人"這件事看得沒那麽重要。他們被訓練、教導將很多其他的事, 看得比"殺人"重要。在制約反應下, 他們很容易原諒了自己殺人的行為。…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来》手段(上)

Posted on July 18, 2020 at 3:30pm 0 Comments

我有一位以前在美國認識的朋友, 現在在波士頓的醫院里擔任精神醫師。幾年前, 他被國防部征召, 去受了短期訓練, 訓練的內容是"如何協助從戰場上回來的軍人安定心理"。

訓練中, 他讀到美國國防部發的一本厚達五百頁的手冊——《戰爭精神學》。其中有一個表, 列了二十種戰鬥當中經常感受到的精神壓力來源。其中包括"害怕死亡"、"目睹同伴死亡", 等等。看完那個表, 我的朋友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表上的壓力因素, 沒有"殺人"這一項。

 

戰鬥當中, 每個人都可能殺人。殺人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殺人更不會是件日常會有的經驗。每一個社會都有明確的法律規範"不准殺人", 《聖經》里的摩西十誡也明說"不可殺人"。照理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