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
  • 亚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百万主播'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Gai Lan Fa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百万主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百万主播's Page

Latest Activit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張林·走向最高處界碑(上)

昆侖天路五把刀一座座界碑,默默地堅守在祖國的大西北。它們伴隨著那種隱含著殺氣的緘默,還有新藏公路上那令人心悸的“五把鋼刀”。車禍、洪水、雪崩、泥石流、高原猝死,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昆侖天路上的“五把鋼刀”。翻過一座座雪山達阪,在一塊寫著“空岔口”的路碑前,停著輛軍車。我們過去問一位叫張軍的排長:“前面的路險嗎?”張軍把右邊只剩下半個的耳朵湊過來:“嘿嘿,瞧,半個耳朵就在這路上凍掉啦!”空喀山口的險峻果然名不虛傳,140公里搓板路,我們走了14個小時。淩晨2時,我們乘坐的兩臺車在海拔5000米的八一達阪上雙雙陷入冰河。沒有一點吃的,缺氧使我們死魚似的大張著嘴喘氣。利刃般的寒風嗖嗖地叫喚著扎痛了骨頭,我們蠶蛹似的披著被子,趟著冰水,哆哆嗦嗦地步行求救。 終於摸黑到了連隊,累成一攤泥的我們直接鑽進了留有戰士體溫的被窩。…See More
20 hours ago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易敏·坐看雲起

我曾有一夥兒朋友,情趣相投,大家在一起玩得十分愜意。後來,其中一對有情人同墜愛河,大夥兒祝福他們終成眷屬。幾年過去了,朋友們各自在人海中沈浮,各有一份甘苦,卻再難得機會互相傾訴。 前不久,當年那對戀人中的男主角掛來電話,說他要過生日了,想借機邀故友一聚。“哎,”我忍不住問,“你們倆幾時結婚?”“很渺茫。”他淡淡地說。生日那天,所有的朋友都到齊了,唯獨不見主人的女友,當年那個愛情故事中的女主角。 面對大家驚詫的目光,主人平靜地一笑,“我沒有通知她,但她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朋友們都覺出了他的無奈與淡淡的悲哀,於是十分默契地不再追問。那天吃火鍋,氣氛也很火。 正當大夥兒酒酣耳熱之際,門忽然開了,站在門口的,正是主人的戀人。主人含笑迎上去,為她解去大衣。 看上去,他倆相愛如初。談笑間,大家拿出了送給主人的生日禮物。其中最獨特的,是一方雪白的絲巾,上面寫有“坐看雲起”四個字。一看墨跡,便知出自誰手。 主人的戀人,我的這位女友秀外慧中,當年就寫得一手漂亮書法。大家贊嘆之餘,並不十分解意。唯獨主人似有所悟。…See More
Sunday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楊布打狗

從前,在一個不太出名的小山村,住著一戶姓楊的人家,靠在村旁種一片山地過日子。這戶人家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楊朱,小兒子叫楊布,兩兄弟一邊在家幫父母耕地、擔水,一邊勤讀詩書。這兄弟兩人都寫得一手好字,交了一批詩文朋友。有一天,弟弟楊布穿著一身白色乾淨的衣服興致勃勃地出門訪友。在快到朋友家的路上,不料天空突然下起雨來了,雨越下越大,楊布正走在前不著村、後不落店的山間小道上,只好硬著頭皮頂著大雨,被淋得落湯雞似地跑到了朋友家。他們是經常在一起討論詩詞、評議字畫的好朋友,楊布在朋友家脫掉了被雨水淋濕了的白色外衣,穿上了朋友的一身黑色外套。朋友家里招待楊布吃過飯,兩人又談論了一會兒詩詞,評議了一會兒前人的字畫。他們越談越投機,越玩越開心,不覺天快黑下來了,楊布就把自已被雨水淋濕了的白色外衣晾在朋友家里,而自己就穿著朋友的一身黑色衣服告辭朋友回家。雨後的山間小道雖然是濕的,但由於路面上小石子鋪得多,沒有淤積的爛泥。天色漸漸地暗下來了,彎彎曲曲的山路還是明晰可辨。晚風輕輕吹著,從山間送來一陣陣新枝嫩葉的清香。要不是天愈來愈黑下來了,楊布還真有點兒雨後漫遊山崗的雅興哩!他走著、走著,走到自家門口了,還沈…See More
May 23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獻鳩放生

古來有句俗話:“行善積德”。這句話是勸人多做好事,多做善事。遇到災荒年間,有些殷實人家為救那些饑寒交迫的災民免於餓死,捐米賑災,皆為積德之舉。太平年間,將魚、龜放遊到江河水池,將鳥放飛到大自然,叫“放生”,皆為積善之行。後來,有人在大年初一這天,把捉來的鳥雀放生,名之曰“愛生靈”。春秋時期,晉國建都邯鄲。晉國有一個勢焰熏天的大臣趙簡子,他就喜歡在過年時讓老百姓替他捉斑鳩鳥送到他府中,讓他放生。大年初一這天,邯鄲地方的老百姓能夠破例地紛紛擁進趙簡子的府第,他們都是來向趙簡子進獻斑鳩,好讓趙簡子放生的。趙簡子非常高興,對他們一個個都發給很優厚的賞賜。初一這天,從早到晚進獻斑鳩的人絡繹不絕。趙簡子的門客在一旁站了很久,問他為什麽要這樣做,趙簡子回答說:“大年初一放生,表示我對生靈的愛護,有仁慈之心嘛!”門客接著說:“您對生靈有如此的仁慈之心,這是難得的。不知大人您想到過沒有:如果全國的老百姓知道大人您要拿斑鳩去放生,從而對斑鳩爭先恐後地你追我捕,其結果被打死打傷的斑鳩一定是很多很多啊!您如果真的要放生,想救斑鳩一命,不如下道命令,禁止捕捉。像現在,您獎勵老百姓捕捉這許多的斑鳩送給您,您再放生…See More
May 1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三人成虎

魏國大夫龐恭和魏國太子一起作為趙國的人質,定於某日啟程赴趙都邯鄲。臨行時,龐恭向魏王提出一個問題,他說:“如果有一個人對您說,我看見鬧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隻老虎,君王相信嗎?”魏王說:“我當然不信。”龐恭又問:“如果是兩個人對您這樣說呢?”魏王說:“那我也不信。”龐恭緊接著追問了一句道:“如果有三個人都說親眼看見了鬧市中的老虎,君王是否還不相信?”魏王說道:“既然這麽多人都說看見了老虎,肯定確有其事,所以我不能不信。”龐恭聽了這話以後,深有感觸地說:“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問題就出在這里!事實上,人虎相怕,各佔幾分。具體地說,某一次究竟是人怕虎還是虎怕人,要根據力量對比來論。眾所周知,一隻老虎是決不敢闖入鬧市之中的。如今君王不顧及情理、不深入調查,只憑三人說虎即肯定有虎,那麽等我到了比鬧市還遠的邯鄲,您要是聽見三個或更多不喜歡我的人說我的壞話,豈不是要斷言我是壞人嗎?臨別之前,我向您說出這點疑慮,希望君王一定不要輕信人言。”龐恭走後,一些平時對他心懷不滿的人開始在魏王面前說他的壞話。時間一長,魏王果然聽信了這些讒言。當龐恭從邯鄲回魏國時,魏王再也不願意召見他了。看起來,謠言惑眾,流言蜚語…See More
May 2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梁實秋 ·中年(下)

別以為人到中年,就算完事。不。譬如登臨,人到中年像是攀躋到了最高峰。回頭看看,一串串的小夥子正在“頭也不回、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細看看,路上有好多塊絆腳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青臉腫,有好多處陷阱,使自己做了若干年的井底蛙。回想從前,自己做過撲燈蛾,惹火焚身;自己做過撞窗戶紙的蒼蠅,一心想奔光明,結果落在粘蒼蠅的膠紙上!這種種景象的觀察,只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施耐庵《水滸》序云:“人生三十未娶,不應再娶;四十未仕,不應再仕。”其實“娶”“仕”都是小事,“不娶不仕”也罷,只是這種說法有點中途棄權的意味,西諺云:“人的生活在四十才開始。”好像四十以前,不過是幾出配戲,好戲都在後面。我想這與健康有關,吃窩頭米糕長大的人,拖到中年就算不易,生命力已經蒸發殆盡。這樣的人焉能再娶?何必再仕?服“維他賜保命”都嫌來不及了。…See More
Apr 26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梁實秋 ·中年(上)

鐘表上的時針是在慢慢的移動著的,移動的如此之慢,使你幾乎不感覺到它的移動。人的年紀也是這樣的,一年又一年,總有一天會驀然一驚,已經到了中年,到這時候大概有兩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訃聞不斷的來,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經先走一步,很煞風景,同時又會忽然覺得一大批一大批的青年小夥子在眼前出現,從前也不知是在什麽地方藏著的,如今一齊在你眼前搖晃,磕頭碰腦的盡是些昂然闊步、滿面春風的角色,都像是要去吃喜酒的樣子。自己的夥伴一個個的都入蟄了,把世界交給了青年人。所謂“耳畔頻聞故人死,眼前但見少年多”,正是一般人中年的寫照。從前雜誌背面常有“韋廉士紅色補丸”的廣告,畫著一個憔悴的人,弓著身子,手扶在腰上,旁邊注著“圖中寓意”四字。那寓意對於青年人是相當深奧的。可是這幅圖畫卻常在一般中年人的腦海里湧現,雖然他不一定想吃“紅色補丸”,那點寓意他是明白的了。一根黃松的柱子,都有彎曲傾斜的時候,何況是二十六塊碎”“骨頭拼湊成的一條脊椎?年青人沒有不好照鏡子的,在店鋪的大玻璃窗前照一下都是好的,總覺得大致上還有幾分姿色。這顧影自憐的習慣逐漸消失,以至於有一天偶然攬鏡,突然發現額上刻了橫紋,那線條是顯明而有力,心想那是…See More
Apr 2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周樹山·走過列維坦

朋友送給我一幅畫,畫面上夕暉透過蕭疏的林子照在融冰的小河上,積雪反射著玫瑰色的天光,天空滿佈著早春黃昏色彩濃烈的積云……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臨摹的一幅列維坦的畫。老實說,這幅畫臨摹得很草率,很粗疏,似乎缺乏應有的耐心,尤其是天空色彩的運用,沒有諧調感,板滯的色塊令人沮喪……但是,這幅畫濃郁的詩意一下子征服了我。我仿佛咯吱咯吱地踩著鬆脆的積雪,走進早春二月,站在原野上,呼吸一口甘甜清爽的空氣,手撫著堅硬粗糙的老榆樹幹,憶起了久遠的童年……哦,列維坦,這真的就是列維坦的世界嗎?從一位畫家那里借來一本列維坦的畫冊,就這樣悄悄地走近了列維坦……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體驗:太陽落下去,月亮升起來,不,當太陽還沒有落的時候,月亮就已經掛在澄碧的空中了,在它的周圍,浸洇著黃昏將逝的胭脂色的天光,大地彌漫著裊裊的藍霧。你走在草原上,發現在月光下靜靜站著十幾個乾草垛;你聞到了乾草微甜帶苦的香味;你慢慢走近那些乾草垛,在不遠的地方停住了腳步,仔細地打量著這夢幻一般的寧靜和安謐……倘若你是一個疲憊的旅人,你就會急於撲向那草垛,鑽到里面去,耳邊響起乾草簌簌索索的聲音,然後一切都靜下來,靜下來……你會做一個關於草原…See More
Apr 20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狐假虎威

有一天,一隻老虎正在深山老林里轉悠,突然發現了一隻狐貍,便迅速抓住了它,心想今天的午餐又可以美美地享受一頓了。狐貍生性狡猾,它知道今天被老虎逮住以後,前景一定不妙,於是就編出一個謊言,對老虎說:“我是天帝派到山林中來當百獸之王的,你要是吃了我,天帝是不會饒恕你的。”老虎對狐貍的話將信將疑,便問:“你當百獸之王,有何證據?”狐貍趕緊說:“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隨我到山林中去走一走,我讓你親眼看看百獸對我望而生畏的樣子。”老虎想這倒也是個辦法,於是就讓狐貍在前面帶路,自己尾隨其後,一道向山林的深處走去。森林中的野兔、山羊、花鹿、黑熊等各種獸類遠遠地看見老虎來了,一個個都嚇得魂飛魄散,紛紛奪路逃命。轉了一圈之後,狐貍洋洋得意地對老虎說道:“現在你該看到了吧?森林中的百獸,有誰敢不怕我?”老虎並不知道百獸害怕的正是它自己,反而因此相信了狐貍的謊言。狐貍不僅躲過了被吃的厄運,而且還在百獸面前大抖了一回威風。對於那些像狐貍一樣仗勢欺人的人,我們應當學會識破他們的伎倆。See More
Apr 10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柳松·總是拖拉怎麽辦

辦事拖拉是青年人常見的毛病。“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要想不荒廢歲月,幹出一番事業,就要克服拖拉這個習慣。拖拉者的一個悲劇是,一方面夢想仙境中的玫瑰園出現,另一方面又忽略窗外盛開的玫瑰。昨天已成為歷史,明天僅是幻想,現實的玫瑰就是“今天”。拖拉所浪費的正是這寶貴的“今天”,這樣他的生活必然是:陷入焦慮壓力給人帶來一個又一個的焦慮,天天在著急上火中生活。計劃失效“我一直打算……”,一些人表面上也象個實幹家,為自己確立目標制定計劃,但很少去落實。這漂亮的美好的計劃,會使人毫無作為。問題成堆緊迫問題,在你最緊張的時候來搶你寶貴的時間。拖拉的原因常常是:逃避費力氣的事以及比較重要而又不好對付的工作的瑣事,讓它們佔滿分分秒秒,而把困難拖到最後再說,抱有“車到山前必有路”的僥幸心理。如上半年一過,須起草工作小結,但放下棘手的工作,先幹寫信、打電話之類的瑣事,每天還安慰自己畢竟幹了很多事。隨著交報告的期限越來越近便著急了,想躲避費力之事,到頭來反而更費力,工作質量如何也可想而知。讓缺點合理化些人這樣說:“要是再有一些時間,我肯定能搞得再好點兒。”而事實是,許多事情是很早就部…See More
Mar 14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 ·種種可愛

作為一個小市民有種種令人生氣的事——但幸虧還有種種可愛,讓人忍不住的高興。中華路有一家賣蜜豆冰的——蜜豆冰原來是屬於臺中的東西,但不知什麽時候臺北也都有了——門前有一幅對聯,對聯的字寫得普普通通,內容更談不上工整,卻是情婉意貼,令人勸容,上句是“我們是來自純樸的小鄉村”下句是“要做大臺北無名的耕耘者”。店名就叫“無名蜜豆冰”。臺北的可愛就在各行各業間平起平坐的大氣象。 永康街有一家賣面的,門面比攤子大,比店小,常在門口換廣告詞,冬天是“100℃的牛肉面”。春天換上“每天一碗牛肉麵,力拔山河氣蓋世。”這比“日進斗金”好多了,我每看一次簡直就對白話文學多生出一份信心。…See More
Feb 21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周仁忠·走向彼岸

也曾經歷過失落的痛楚,但我們從不把悔恨的舊夢重拾。既然秋天的落葉早已消融在我們生活的大地,化作滋養生命之樹常青的甘乳,又何必再去尋尋覓覓那份感傷的情懷?面對歲月之輪永不停歇的步履,沈浸往事只能傾斜心靈的天平,尋覓過去只能拾回塵封的夢幻。作別西天縹緲的雲彩,我們步入情深意濃的黃昏。縱使失去皎潔的圓月,我們尚且擁有滿天閃爍的繁星。當我們還在溫柔的夢鄉中流連忘返,黎明已悄然來到身邊。生活贈與我們的是許許多多實實在在的豐富意蘊,我們豈能被人生的風風雨雨和雲遮霧繞迷蒙住雙眼?告別過去,正是為了珍惜現在和開拓未來。當我們把所有的痛苦與悲傷埋進昨天,我們便真正擁有了一個嶄新的今天。人生本是由一連串的遺憾組成的。我們何必對生活中的遺憾耿耿於懷。面臨歲月之河,人生只有在向彼岸進取的征途中,才能煥發迷人的光彩。See More
Dec 18, 201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畫鬼最易

春秋時期有一個很高明的畫家,這天被請來為齊王畫像。畫像過程中,齊王問畫家:“比較起來,什麽東西最難畫呢?”畫家回答說:“活動的狗與馬,都是最難畫的,我也畫得不怎麽好。”齊王又問道:“那什麽東西最容易畫呢?”畫家說:“畫鬼最容易。”“為什麽呢?”“因為狗與馬這些東西人們都熟悉,經常出現在人們的眼前,只要畫錯那怕一點點,都會被人發現而指出毛病,所以難畫,特別是動態中的狗與馬難畫,因為既有形又不定形。至於鬼呢,誰也沒見過,沒有確定的形體,也沒有明確的相貌,那就可以由我隨便畫,想怎樣畫就怎樣畫,畫出來後,誰也不能證明它不像鬼,所以畫鬼是很容易的,不費什麽神。”畫家的高論證明:如果沒有具體的客觀標準,就會容易使人“弄虛作假”和“投機取巧”。唯心論最省力,因為它不受客觀實際檢驗,可以瞎說一氣,而唯物論則要接受客觀實際的檢驗,所以很費工夫。See More
Dec 8, 201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傅抱石·中國畫的文人畫

中國的藝術思想,還是受著幾千年前的儒家道家思想的支配,直至今日,或亦不能說有了多大的變化。雖然洋風已吹了若干年,但大多數,還只是表面,只是某種極小限度的表面,對於傳統的一切,可謂依然故我,維護得相當周密的。所以中國畫的歷史,只有技法上的歧異,表現的最明顯,因此就把所以歧異的內在原因遮沒了。此外只是些畫人的傳記,和畫壇的故事,此外便沒有什麽。這種情形,在民國二十六年六月以前,決無例外。中國畫兩條不同的道路,南宗北宗,作家畫文人畫,作不得已的進展。因為如此,到了南宗的時候,便大家都感著疲倦、乏味、牽強……,而同時又想不出超越死範圍的辦法。於是南宗也好,北宗也好,自然的形成了一種“流派”而流派化。自元代以後,固然稍稍換了換面目,但不過是文人畫——假定南宗——更合乎傳統的思想,把院體——假定北宗——打倒了而已。明代的文沈唐仇,清代的四王惲吳,誰又不是文人畫流派化後的小流派化?縮短一點說,二百年來的中國畫,都被流派化的文人畫所支配。這種勢力,說起來怪可怕。日本足利時代起,也被它征服得利害,雖然日本人善變,然我們不能說不是十三世紀日本刊刻《論語》等經書的原因吧?客觀的看看,文人畫的確是代表中國的繪…See More
Jun 6, 201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蘆焚·陀螺的夢

隨手拈來了這個題目,意義上自己也還有些模糊,大有Inspiration的嫌疑。殆說是Inspiration,也確感到一些模糊的印象。以不大清楚的印象寫起來,總少不了刺手的;也未始不想到剽竊。世人多認剽竊是罪案,而我們真的板起面孔(啊!那可還了得!)審理起來,即令我們的子孫也還辨他不清。偷盜一事之所以在文學界不被重視,許是因為都與剽竊有難解的糾葛。但也不定冤枉好人。記得《陀螺》什麽的文章似有人做過,因為僅在書局廣告上瞥到,文章既沒有讀過,什麽裝束也未曾一會,想偷,書弄不到手,終極不過幻夢而已。幾乎將近二十年了,那時自己還沒有桌那麽高,常從表姊們耍,玩具之中就有叫“陀螺”的。現在依稀的還記得,陀螺大抵是磚磨就的,尖尖的有如牛心。有尖的一端抵住地,有鞭很定律的抽,它就毫無不願的神色的轉。近十餘年不常見了。自己拜過聖人,再玩這種村姑們的遊戲,別人看不起;也不曾看見別的孩子玩。大抵為舶來品的洋囡囡驅逐到天國去了。被驅逐當然不是好的兆頭,無如狂瀾既倒,其如之何?許也是命運使然罷!回想起陀螺給我們的快慰,多半被遺忘了。單就他以尖尖的獨腳不倦的旋轉,無知的小心內不曉得起過多少次奇怪的念頭。已夠噙著水的…See More
Jun 4, 2019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子欽·寧波灘簧

寧波灘簧土名叫做“串客”。最初原是農民們自己扮演自己欣賞的,現在雖有許多靠灘簧吃飯的人,住在鄉間,所謂“串客班”,有許多還是非職業的組織。“串客”自清末便入禁例,原因是它“誨淫”。但禁盡管禁,演還是演。東錢湖西岸幾個漁民村落,每逢漁汛過後,打魚漢子回家歡樂的時節,演起“串客”來,一個村落,常接續演至幾十天。有許多地方若房屋遭火,火後須以“串客”謝火神,儼然一種成規。大概愈是所謂“不開通”的地方,演唱的愈多;開通地方,士紳多,警察易到,就演唱也只好偷偷摸摸地秘密進行了。年青的種田漢子,他們不但愛聽,且有許多想上臺唱給他人聽。趁閑暇學腔調,學姿勢,背唱辭,背“向口”,和他種戲迷沒有兩樣。他們利用著一點點的識字能力,從五六個銅子一冊的唱本上,學習戲中辭句。唱本中別字簡字俗字滿眼都是,他們全從聲音上去領會,論了解,卻比任何“讀書人”都迅速。“串客”在形式上是一種戲劇;唱起來也用戲臺,也有後場;不過比較大戲,那是簡單多多了。通常四口“稻桶”翻轉來,鋪上幾塊板,便成戲臺了。演戲的,至少兩個人,多則五六個也夠了。後場通常三個人。腳色以一旦一丑(丑或名生)為基本。旦丑俗稱里外口。里口須裝尖嗓子,外口又…See More
Jun 1, 2019

百万主播'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百万主播's Blog

梁實秋 ·中年(下)

Posted on April 26, 2020 at 8:42pm 0 Comments

別以為人到中年,就算完事。不。譬如登臨,人到中年像是攀躋到了最高峰。

回頭看看,一串串的小夥子正在“頭也不回、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細看看,路上有好多塊絆腳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青臉腫,有好多處陷阱,使自己做了若干年的井底蛙。回想從前,自己做過撲燈蛾,惹火焚身;自己做過撞窗戶紙的蒼蠅,一心想奔光明,結果落在粘蒼蠅的膠紙上!這種種景象的觀察,只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

施耐庵《水滸》序云:“人生三十未娶,不應再娶;四十未仕,不應再仕。”…

Continue

周樹山·走過列維坦

Posted on April 20, 2020 at 8:51pm 0 Comments

朋友送給我一幅畫,畫面上夕暉透過蕭疏的林子照在融冰的小河上,積雪反射著玫瑰色的天光,天空滿佈著早春黃昏色彩濃烈的積云……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臨摹的一幅列維坦的畫。…

Continue

梁實秋 ·中年(上)

Posted on April 20, 2020 at 5:34pm 0 Comments

鐘表上的時針是在慢慢的移動著的,移動的如此之慢,使你幾乎不感覺到它的移動。人的年紀也是這樣的,一年又一年,總有一天會驀然一驚,已經到了中年,到這時候大概有兩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訃聞不斷的來,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經先走一步,很煞風景,同時又會忽然覺得一大批一大批的青年小夥子在眼前出現,從前也不知是在什麽地方藏著的,如今一齊在你眼前搖晃,磕頭碰腦的盡是些昂然闊步、滿面春風的角色,都像是要去吃喜酒的樣子。自己的夥伴一個個的都入蟄了,把世界交給了青年人。所謂“耳畔頻聞故人死,眼前但見少年多”,正是一般人中年的寫照。…

Continue

席慕蓉 ·種種可愛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20 at 9:28pm 0 Comments

作為一個小市民有種種令人生氣的事——但幸虧還有種種可愛,讓人忍不住的高興。

中華路有一家賣蜜豆冰的——蜜豆冰原來是屬於臺中的東西,但不知什麽時候臺北也都有了——門前有一幅對聯,對聯的字寫得普普通通,內容更談不上工整,卻是情婉意貼,令人勸容,上句是“我們是來自純樸的小鄉村”下句是“要做大臺北無名的耕耘者”。

店名就叫“無名蜜豆冰”。

臺北的可愛就在各行各業間平起平坐的大氣象。



永康街有一家賣面的,門面比攤子大,比店小,常在門口換廣告詞,冬天是“100℃的牛肉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