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borough 黃岩
  • Male
  • Pulau Layang-Lay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carborough 黃岩'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carborough 黃岩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carborough 黃岩's Page

Latest Activity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君特·格拉斯《鐵皮鼓》(3)

我在上文特別提到了我的外祖母的裙子,說她穿著幾條裙子坐在那里,我希望這已經點得夠清楚的了。我甚至把這一章冠以《肥大的裙子》的標題,之所以如此,是由於我深知自己應當如何感激這種衣裳。我的外祖母不僅穿一條裙子,她套穿著四條裙子。你不要以為她穿了一條裙子和三條襯裙;她穿著四條裙子,一條套一條,並且按照一定的順序,每天里外倒換一次。昨天穿在最外面的,今天變成第二層,昨天在第二層的,今天到了第三層。昨天的第三層,今天貼身穿著。昨天貼著皮膚的那一條,今天可以讓別人看到它的式樣,或者說,看到它根本沒有式樣。我的外祖母安娜-布朗斯基的裙子都偏愛土豆色。這種顏色必定同她最相稱。 除去這種顏色以外,我外祖母的裙子的特點是尺寸寬大,過分地浪費衣料。它們圓墩墩的,風來時,似波浪翻滾,風吹到時,倒向一邊,風過時,劈啪作響,風從背後吹來時,四條裙子一齊飄揚在我外祖母的前頭。她坐下來時,四條裙子便聚攏在她的周圍。除去這四條經常蓬松一團、下垂著、起皺褶,或者硬撅撅、空蕩蕩地掛在她床頭的裙子而外,我的外祖母還有第五條裙子。這一條同另外四條土豆色裙子毫無區別。這第五條裙子並非永遠排行老五。同它的弟兄們一樣(因為裙子是陽性…See More
May 27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君特·格拉斯《鐵皮鼓》(2)

“喂,布魯諾!”我對他說,“你能替我買五百張清白的紙嗎?”布魯諾擡頭望著天花板,要找出一個譬喻來,他的食指也指著同一個方向,然後回答說:“您的意思是白紙,奧斯卡先生。”我堅持用“清白”這個字眼,還要求布魯諾到了店里也這麼講。傍晚時,他買了一包紙回來,還想要我覺得他真像個若有所思的布魯諾。他幾次三番擡起頭來,久久地凝視天花板,從那里汲取了他所需要的全部靈感,稍後才說出這麼幾句話來:“您向我推薦了那個恰當的字眼。我向女售貨員要清白的紙,她給我去取之前,就羞得滿臉通紅了。” 我害怕沒完沒了地談論文具店里的女售貨員們,後悔自己不該把紙稱之為清白,因此保持沈默,一直等到布魯諾離開病房,這才打開五百張打字紙的紙包。我把這種柔韌的紙拿在手上,掂量的時間並不太長。我取出十頁,把其余的保存在床頭櫃里,又在抽屜里的照相簿旁邊找到了鋼多,鋼筆是灌滿了的,墨水也不缺少,那麼,我從何寫起呢。 一則故事,可以從中間講起,正敘或者倒敘,大膽地制造懸念,也可以來來點時髦,完全撇開時間與空間,到末了再宣布,或者讓人宣布,在最後一刻,時間和空間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也可以開宗明義地聲稱,當今之日,寫長篇小說已無可能,然後,譬…See More
Mar 11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Jan 2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佚 名·愛是什麼?

愛是什麼?這是所有人心底一個永恆的問題。愛,是永恆的尋覓。愛一旦被找到,它也將變為永恆。但是我們真的找到過愛嗎?當我們定義愛的同時,是否也在否定愛呢?在給我們所認為的愛加…See More
Apr 12, 2019

Scarborough 黃岩's Blog

君特·格拉斯《鐵皮鼓》(3)

Posted on January 1, 2020 at 9:55pm 0 Comments

我在上文特別提到了我的外祖母的裙子,說她穿著幾條裙子坐在那里,我希望這已經點得夠清楚的了。我甚至把這一章冠以《肥大的裙子》的標題,之所以如此,是由於我深知自己應當如何感激這種衣裳。我的外祖母不僅穿一條裙子,她套穿著四條裙子。你不要以為她穿了一條裙子和三條襯裙;她穿著四條裙子,一條套一條,並且按照一定的順序,每天里外倒換一次。昨天穿在最外面的,今天變成第二層,昨天在第二層的,今天到了第三層。昨天的第三層,今天貼身穿著。昨天貼著皮膚的那一條,今天可以讓別人看到它的式樣,或者說,看到它根本沒有式樣。我的外祖母安娜-布朗斯基的裙子都偏愛土豆色。這種顏色必定同她最相稱。 …

Continue

君特·格拉斯《鐵皮鼓》(2)

Posted on January 1, 2020 at 9:54pm 0 Comments

“喂,布魯諾!”我對他說,“你能替我買五百張清白的紙嗎?”布魯諾擡頭望著天花板,要找出一個譬喻來,他的食指也指著同一個方向,然後回答說:“您的意思是白紙,奧斯卡先生。”

我堅持用“清白”這個字眼,還要求布魯諾到了店里也這麼講。傍晚時,他買了一包紙回來,還想要我覺得他真像個若有所思的布魯諾。他幾次三番擡起頭來,久久地凝視天花板,從那里汲取了他所需要的全部靈感,稍後才說出這麼幾句話來:“您向我推薦了那個恰當的字眼。我向女售貨員要清白的紙,她給我去取之前,就羞得滿臉通紅了。”

 

我害怕沒完沒了地談論文具店里的女售貨員們,後悔自己不該把紙稱之為清白,因此保持沈默,一直等到布魯諾離開病房,這才打開五百張打字紙的紙包。…

Continue

君特·格拉斯《鐵皮鼓》(1)第一篇 肥大的裙子

Posted on January 1, 2020 at 9:52pm 0 Comments

第一篇 肥大的裙子



供詞:
本人系療養與護理院的居住者。我的護理員在觀察我,他幾乎每時每刻都監視著我;因為門上有個窺視孔,我的護理員的眼睛是那種棕色的,它不可能看透藍眼睛的我——
 …

Continue

佚 名·愛是什麼?

Posted on April 11, 2019 at 2:23pm 0 Comments

愛是什麼?這是所有人心底一個永恆的問題。愛,是永恆的尋覓。愛一旦被找到,它也將變為永恆。但是我們真的找到過愛嗎?

當我們定義愛的同時,是否也在否定愛呢?在給我們所認為的愛加 種種限制的同時,我們試圖按自己的方式理解它,或想將其據為己有時,我們是否也在破壞它呢?我們將愛施與周圍的所有人,而如何給予是由期望的回報來決定的。但這是真正的愛嗎?

最近,我無意間聽別人說,世上沒有所謂的「無條件的愛」。在此,我不得不表示同意這一論斷,儘管理由不盡相同,但愛本身的確是無條件的。其他一切都僅僅是愛的一種嘗試,通過它們去逐漸地理解愛的真諦。愛可能是高貴善意的,是充滿熱情和渴望的,是勇敢和純潔的;愛也許可以是短暫的,但若能輕易消逝,它可能原本就不是愛。愛是勢不可擋的,而且,常常達不到我們的期望值。由此我們可以透察人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