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Kaki Bukit's Friends

  • 罗刹蜃楼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下)

神奇的是,它是通過進入你的如如不動的本性,你才進入了存在的神秘和詩意,音樂和舞蹈的存在。它不是乾涸的荒漠,它是鬱鬱蔥蔥的一片翠綠,它充滿了芬芳,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美,是一種實相,這是意識的最高體驗。但這一切都極為顯而易見。在這裡,我們正想方設法擺脫頭腦,這樣我們就能看到頭腦正在逃避的顯而易見的東西...布穀鳥來了。這個系列是獻給單獨的布穀鳥。竹子是很靜默的。在這份靜默中,一些笑聲會讓你變得更加純真,不嚴肅,輕鬆。沒有什麼比笑聲更能帶走你的嚴肅,它硬生生地、沉甸甸地壓在你的心上。在你進入自己之前,一些笑聲只是必不可少的淋浴。克拉倫斯和露露,兩個俄勒岡州的紅脖子,坐在他們的前門廊上,看著日落。露露歎了口氣,拉著克拉倫斯的手說:「親愛的,說些情意綿綿的話。」克拉倫斯非常尷尬,轉身對露露說:「哦,該死的...」一天晚上,帕迪正在酒吧的角落裡靜靜地喝著啤酒。但當他看到一位基督救世軍的婦女從一張桌子走到另一張桌子上,與顧客攀談時,他那快樂的心情被打破了。帕迪試圖避開她的視線,但沒有成功。基督救世軍的婦女走近帕迪說:「你不知道你喝的東西是慢性毒藥嗎?」帕迪回答:「沒關係。我不著急。」霍克巴特上校很憤怒…See More
16 hours ago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中)

禪不贊成放棄任何東西。一次在一個僧眾集會上,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我們經教上說,一個普通凡夫認為這拄杖是真實的存在,聲聞者認為它是不存在的,緣覺者將它當作一種虛幻的存在,菩薩則認為當體即空。雲門文偃只是世界存在過的最有見地的師父之一。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但我告訴你們,拄杖就是拄杖。行就是行,坐就是坐。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動搖!」沒有必要談論它是真實的還是不真實的,真實和不真實之間的區分在你的頭腦中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混亂。簡擇了什麼,不簡擇什麼,是真實還是虛幻。一切照它本來面目來接受,不要對它的真實或不真實作任何判斷。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動搖!什麼是動搖?思想念頭的產生——無論這是真實的還是不真實的——你已經開始動搖了。只要直接去觀照事物的本來面目,不需要你做出任何判斷。職員就是職員。什麼是動搖?思想的產生——不管這是真還是假——你已經開始動搖了。只要直視事物的本來面目,它們不需要你的任何判斷。拄杖就是拄杖。雲門文偃拿起他的拄杖說:「我的拄杖化成了一條龍,吞噬了整個宇宙。山河大地現在從哪裡來?」他的意思是,如果你能獲得一種非評判性的清晰視野,即使是這根簡單的拄杖也會成為你最…See More
Thurs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上)

敬愛的OSHO,一次在一個僧眾集會上,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我們經教上說,一個普通凡夫認為這拄杖是真實的存在,聲聞者認為它是不存在的,緣覺者將它當作一種虛幻的存在,菩薩則認為當體即空。但我告訴你們,拄杖就是拄杖。行就是行,坐就是坐。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動搖!」雲門文偃拿起他的拄杖說:「我的拄杖化成了一條龍,吞噬了整個宇宙。山河大地現在從哪裡來?」古文參考對照:師一日拈起拄杖舉。教雲。凡夫實謂之有。二乘析謂之無。緣覺謂之幻有。菩薩當體即空。乃雲。衲僧見拄杖但喚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總不得動著。——《雲門匡真禪師廣錄》卷二。上堂。拈拄杖曰。拄杖子化為龍。吞卻乾坤了也。山河大地。甚處得來。——《五燈會元》卷第十五。曼妮莎,人類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在思考自己是誰。所有偉大的哲學都是從這個基本問題中誕生的,但沒有一種哲學是答案。因此,禪不應該被理解為另一種哲學。它是一種反哲學的態度。它是非思維的,無念的——只是對現實的直接滲透。頭腦有一個習慣,就是繞來繞去。它的存在是邊緣週邊的。只有在你的圓周上才存在。當你跳向你的中心時,它就消失了。它不能和你在一起進入你自己的內在。它可以和你一起走向最遠的恒星…See More
Sep 2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2 撕裂破碎(下)

那些會隨著時間無常變化的不是你。因此,記住人格(PERSONALITY)和個體性(INDIVIDUALITY)之間的區別。個體性是你真正的、真實的存在,不是任何人給你的。你永遠是它,你將永遠是它。一切都可以被放下——撕裂破碎——你始終是,作為一種覺知。將沒有自我,無我,而是美麗的覺知。而這就是使人成為覺醒者的偉大體驗。在這個當下,你們都是覺醒者。但是該怎麼辦呢?你不斷忘失了它。但我也很堅決,我會不斷提醒你。你可以逃走,但我會跟著你。我會進入你的夢裡,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纏著你。因為一旦我將你帶到我愛的領域,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我對你的努力始終在繼續。我的努力就是從你那塊大理石上鑿出一尊佛。KOKO寫道:最後一言,不再依賴:湖面上的冷月,渡船上的煙霧。他只是在表達無法表達的東西。最後這一言——這就是他對雲門文偃的陳述所說的:「撕裂破碎。」即使是最美麗的文字,也不過是冰冷湖面上的月亮倒影,或是渡船上的煙霧。FUMON評論道:太妙了!太妙了!沒人知道最後一言。大海在燃燒,虛空出慈悲。這一直是禪宗的傳統,如果你決定要講,就不要用散文講,而要用詩歌講。因為詩歌比散文更接近體驗。曼妮莎問了一個問題:…See More
Sep 2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2 撕裂破碎(中)

他對隨行的守衛者說:「這太丟人。以前我以為只有我才是唯一個皇帝要簽字。而這整座山,方圓數裡……根本就沒有簽名的地方!」守衛者說:「做一件事——又是我們自祖先以來的忠告。這就利用這點工具。去掉某人的名字,再寫上你的名字。這不是什麼新鮮事,據我所知,我父親知道,我父親的父親知道,這已經發生了幾個世紀了。你必須先去掉某人的名字,為你的簽名創造出一些空間。」皇帝說:「但那會讓你失去所有的快樂。這意味著以後會有人會來取我的名字。」守衛者說:「那當然是要發生的。就看你的了。」這就是成功的失敗。終極的成功會帶來終極的失敗。而這個故事可能不是事實,須彌山在任何地方都不存在,但這三個宗教都接受了它,原因很簡單,就是要告訴你。不要跟著自我跑。你的自我最多只能帶你到須彌山,然後你就會發現你浪費了一生,只為除去某人的名字。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名人又有什麼樂趣?一位偉大的哲學家盧梭在他的自傳中寫道:「當我不為任何人所知時,我渴望被全世界所聞名。那是唯一的願望,也是唯一的夢想,就是被整個世界所聞名。我當時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做什麼。而現在我已經聞名世界了,真是太失敗了。我很慚愧,現在我想躲起來,因為到處聚集著人群,無…See More
Sep 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2 撕裂破碎(上)

敬愛的OSHO,一個僧人問雲門文偃:「當沒有一個念頭出現時,會不會有什麼過錯嗎?」雲門文偃回答說:「須彌山!」另一個僧人問雲門文偃:「當所有的心意識活動都結束時的狀態是什麼?」雲門文偃說:「你去將佛殿拿過來,我再和你談這個事情!」僧人說:「不要迴避這個問題,這和佛殿有什麼關係?」雲門文偃大喝一聲後說:「你這個虛頭巴腦的傢伙!」在另一個場合,雲門文偃被問道:「當一言道盡時的狀態是什麼?」雲門文偃說:「撕裂破碎。」古文參考對照:問。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師曰。須彌山。問。萬機喪盡時如何。師曰。與我拈佛殿來。與汝商量。曰。豈關他事。師喝曰。這掠虛漢。問。一言道盡時如何。師曰。裂破。——《五燈會元》卷第十五,韶州雲門山光奉院文偃禪師。曼妮莎,你已經聽到了一個非常有意義的聲明:撕裂破碎。我將細讀完你的全部軼事,但我首先提出結論,因為這正是禪的精髓所在。它會將你認為的一切都撕裂破碎。它打破了你認為的一切。它粉碎了你所認為的一切,然後剩下的……只是一個純粹的寂靜,一個無名者。找到這個無名者將是體驗和存在的終極巔峰。一個僧人問雲門文偃:「當沒有一個念頭出現時,會不會有什麼過錯嗎?」這個問題絕對是荒謬的…See More
Sep 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1 鳥道玄路(下)

問題一曼妮莎問:敬愛的,矛盾的是,那些在寂靜中的人可以最有效地使用聲音——音樂或語言——這難道不是真的嗎?看似矛盾,實則不然,因為什麼是聲音?只是在寂靜中所泛起一絲漣漪。湖是寂靜的。一陣微風吹來,整個湖面蕩漾著漣漪。寂靜時,它映照著月亮。漣漪來了,滿湖的月亮都碎成了千塊,變成了一片銀色波光。但不管怎樣,這是同一個湖在映照著同一個月亮,無論是在寂靜中還是在聲音中。永遠記住,曼妮莎,無論你在哪裡找到矛盾的東西,你都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現實,因為矛盾是存在的本質。那些在寂靜中的人可以最有效地使用聲音,他們是主人,聲音成為他們的僕人。他們可以用音樂來表達他們的寂靜,他們可以用文字表達他們對神秘的體驗,對存在的詩意的體驗。問題二她的第二個問題:我聽說花園裡流傳著流言蜚語——竹子告訴鳥兒們——你們將其中一個禪系列的故事獻給了竹子。這就是為什麼昨天晚上鳥兒們唱得如此熱烈的原因嗎?曼妮莎,我聽到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將這個系列獻給鳥兒。我知道他們感到被忽略了:竹子驕傲地站在天空中,可憐的鳥兒們在想:「沒有人在談論我們,我們在這裡唱歌,甚至沒有人對我們表示感謝。」我感謝鳥兒。這個系列用芭蕉的俳句而命名…See More
Sep 1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1 鳥道玄路(中)

活在當下,一步步地走,既不去管已經過去的過去,也不去關心還沒有到來的未來。永遠都安住於當下這裡,你就是一個無名者,你就是一個無念者。而這種開放是最大的狂喜。這種開放使你所有的潛能都開花結果。禪對待你就像對待蓮花一樣。你需要向天空,向星星敞開心扉。在你的開放中是你的自由,在你的開放中是你的尊嚴,在你的開放中是你的輝煌。但可憐的僧人不明白。僧人說:「那這鳥道玄路就是人的本來面目嗎?」洞山說:「哦,僧人,為什麼將一切都弄顛倒了?」僧人問:「我哪裡顛倒了?」洞山說:「如果沒有顛倒,那為什麼會認奴作主呢?」頭腦是一個僕人,它已經成為主人。它作為一台機械電腦、一個生物奇跡是完全好的,但它不是主人。你已經完全忘記了主人,僕人在主人不在的時候已經成為主人。要清醒地如實知見到超越,如實知見到內在。走出你的頭腦,去如實觀照你是誰,你的無念空間是什麼。忽然間你就會知道,你是怎麼活在這種顛倒之中的。主人幾乎不在,僕人成了主子。僧人問:「那本來面目是什麼?」洞山回答說:「不走鳥道玄路。」洞山是一位偉大的師父。當他看到僧人是平庸的,不能當下立即領悟到,如果不帶上頭腦思想,他不會直接看到,他會出於慈悲而改變他的說法…See More
Sep 1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1 鳥道玄路(上)

敬愛的,一個僧人對洞山說:「師父您總是告訴有學者要走鳥道玄路。那鳥道玄路究竟是什麼?」洞山說:「不遇見到任何人。」然後僧人問:「我們該如何才能走這條路呢?」洞山回答說:「以無我為本,安住于每一步的到來。」僧人說:「那這鳥道玄路就是人的本來面目嗎?」洞山說:「哦,僧人,為什麼將一切都弄顛倒了?」僧人問:「我哪裡顛倒了?」洞山說:「如果沒有顛倒,那為什麼會認奴作主呢?」僧人問:「那本來面目是什麼?」洞山回答說:「不走鳥道玄路。」一個僧人問夾山:「如何是道?」夾山回答說:「太陽滿溢我們的眼睛,因為萬里之內的天空沒有烏雲。」僧人說:「不明白。」夾山回答說:「清清之水。遊魚自迷。。」僧人問道:「什麼是本來面目?」夾山回答說:「飲水但不迷源。」古文參考對照:僧問。師尋常教學人行鳥道。未審如何是鳥道。師曰。不逢一人。曰如何行。師曰。直須足下無絲去。曰只如行鳥道莫便是本來面目否。師曰。闍梨因什麼顛倒。曰什麼處是學人顛倒。師曰。若不顛倒因什麼認奴作郎。曰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不行鳥道。——《景德傳燈錄》卷第十五。問。如何是道。師曰。太陽溢目。萬里不掛片雲。曰。不會。師曰。清清之水。遊魚自迷。問。如何是本…See More
Sep 1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8)

風帶著嗆人的煙火味吹過來,樹林搖晃起來。樹林的搖晃都帶著深深的不安。這氣味讓他確切地知道,是什麽地方的森林失火了。他甚至為自己頗帶幽默感的聯想感到自責了。那些人吃飽了飯,不幹正事,要中了邪魔一樣去搖晃那些旗幟,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這些森林,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存在了千年萬年,失去這些森林,群山中眾多的村莊就失去了依憑。好在這天太陽很好,身上的衣服很快就乾了。但他的身子依然沒有停止顫抖。這是因為冷,更因為餓的緣故。但他沒有吃的東西。他用鋒利的石片在樺樹上砍出一道口子,含糖的樹汁就慢慢滲了出來。每年春天,大地一解凍,樹木就拼命地從地下吸取水分與營養,然後才能展葉開花並結出種子。在這眾多的樹木中,惟有樺樹的汁水富含糖分。但是,今年天旱,樹幹里的汁液也沒有平常的年份那麽豐富。但這沒有什麽關係,他只要多在兩三棵樹上弄出些口子來就可以了。喝飽了樺樹汁,身子暖和過來,他又弄下一圈堅韌的柳樹皮,把自己的斷臂包裹起來。然後,在陽光下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覺。太陽落山後,他就往村子的方向前進了。天黑下來,他乾脆走到了大路上。剛開始走動,傷口扯得十分疼痛。但他必須趁夜走回村子里去,趁夜去取回一些必須的東西。快走不動時…See More
Jan 1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7)

強勁的風從東邊的河口吹來,風中帶著濃重的煙火味道。黑色的雲頭再次高漲。早先黯淡下去的紅光,這時又抽動著,升上了天邊。格桑旺堆說:「天哪,災禍降臨了。」說遠,轉身便往回機村的路上去了。他不想回頭,但不回頭也知道,背後,黑煙要遮蔽天空,火焰在獰笑著升騰,現在,連周圍的空氣都在為遠處火焰的升騰與抽動在輕輕顫抖了。他猛走一陣,畢竟是剛剛走下病床,那股氣一過去,他的腿又軟了下來。這個人,一有病苦,就自怨自艾。這不,他剛一想到雙腿發軟是因為剛剛離開病床,便嘆息一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後來,他想這是天意。溪流對面,正是昨天夜里多吉與他的驢出現的那片草地。一個好獵人,熟悉山野里每一個地方。山野里有很多相像的草地,只有這一塊,靠著溪流有一眼溫泉。因為溫泉常常淹在溪水下面,很少有人知道。但林子里的鹿都知道這個地方,它們受了傷,就會來到這里,它們知道溫泉里的硫磺會殺死細菌,治好傷口。格桑旺堆笑了,看來,多吉這個家夥也知道這個地方。那麽,他也受傷了,不然,他從監獄里逃出來,幹嘛不先回村里,卻到了這個地方?想到多吉一個人回到自己的村子,只有一頭驢跑去接他,格桑旺堆的淚水就流下來了。他大喊了一聲:「多吉!」對面…See More
Jan 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6)

吉普車轟鳴著,闖過清淺溪流,開上了那片林間草地。一回到山野,格桑旺堆身上便充滿了活力。他眼前又出現了多吉和他忠誠的毛驢站在草地中央,站在月光下的情景。原來,那不是鬼魂,他從監獄里逃回機村來了。他站在草地中央,跺跺腳,十分肯定地說:「我看見他就站在這里!」但是,這鬆軟的草地上,除了倒伏下去的去年枯草,和從枯草下冒出頭的今年的青草芽,沒有任何人踐踏過的痕跡。兩個公安四周轉了圍,沒有看到任何可疑的形跡。格桑旺堆看著他們困惑不解的眼光,用腳使勁跺跺草地,草地隨之陷下去一點。但當他擡起腳來,草地就慢慢反彈回來,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公安自己也用力跺了跺,草地照樣陷下去,又反彈回來。他們又坐上吉普車,車子朝著來路開去。這時,迎面便是那片巨大深厚的黑雲聳立在面前的天幕上。格桑旺堆說:「這麽大的煙,該要多大的火啊!」專案組的人都不說話。「要燒燃了真正的森林才會有這麽大的火。」他們還是不說話。格桑旺堆也想住嘴,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們燒荒也會有好大的煙,但風一吹,就什麽都沒有了。」他其實想說,多吉沒死,我太高興了,多吉悄悄回來了,讓我看見,我太高興了。但他只是說:「我們燒荒都是冬天剛到的時候,這個季節…See More
Dec 28, 20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5)

格桑旺堆當然不曉得,老魏已經被打倒了。羅衛東出去搬來兩把椅子擺上,然後,兩個一臉嚴肅的公安就進來了。兩個人坐下來,一個人打開本子,擰開筆帽,說:「可以了。」另一個便架起了二郎腿:「你叫什麽名字?」「我是機村大隊的大隊……」「問你叫什麽名字!」「格桑旺堆。」共產黨的工作幹部,對他這樣的人,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的,但這兩個人卻不是這樣,想必是他們不曉得自己的身份,「我是機村大隊……」「這個我們知道!問你什麽回答什麽!」「你生的什麽病?」「中邪。」「胡說,是癲癇!你不是大隊長,不是共產黨員嗎?怎麽相信封建迷信?」「我……」「昨天,你碰到什麽事情了嗎?」「昨天?對了,昨天,肯定有什麽地方的森林著火了,機村都能看見火光,還有很大的煙。」「還有呢?」「還有就是我中……,不對不對,我生你們說的那個病了。」 「癲癇!還有呢?」「還有,還有,沒有了。」「有!」「我不敢說?」公安臉上立即顯出了捕獲到重大成果的喜悅,那個人他俯下身子,語調也變得親切柔和:「說吧,沒關係,說出來。」一直悶不語的羅衛東也面露喜色:「你說吧,叔叔。」格桑旺堆伸伸脖子,咽下了一大口唾沫:「你們又要批評我,說我信封建迷信。我不該信封建迷信…See More
Dec 25, 20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4)

病人自己也害怕了:「我要死了嗎?」人們沒法回答這樣的問題,他們只是把擔架停下來,往格桑旺堆嘴里塞上一根木棍,這樣,他再抽搐,就不會咬傷自己的舌頭了。擔架再上肩時,行進的速度明顯加快了。病人的抽搐一陣接著一陣,突然他大叫一聲:「停下!」擔架再次停下。「放下!」擔架慢慢落在地上。剛才還抽搐不已,仿佛已經踏進死亡門檻的病人哆嗦著站了起來:「我看見多吉了!」他的手指向公路的下方。格桑旺堆的手指向對岸:「那里!」那里是一片草地。草地上除了幾叢雜灌黑黑的影子什麽都沒有。草地邊緣,是櫟樹與白樺混生的樹林。側耳傾聽,那些樹木的枝幹中間,有細密而隱約的聲響,畢竟是春天了,只要吸到一點點水分,感到一點點溫暖,這些樹木就會拔枝長葉,這些聲響正是森林悄然生長的交響。多吉不再那里。但病人堅持說,他剛才確實看見了,多吉和他的驢,就在那片草地的中間。然後,只有在狩獵時才勇敢堅強的病人自己躺在擔架上,像一個娘們一樣哭泣起來:「我看見的是鬼魂嗎?多吉,我看見的是你的鬼魂嗎?我也要死了,你等著我,我們一起去投生,一起找一個好地方投生去吧!」「多吉兄弟,我對不起你,機村也對不起你,你卻現身讓我看見,是告訴我不記恨我是嗎?」…See More
Dec 22, 20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3)

他終於安靜下來了,臉色蒼白,眼神無助而絕望。他用耳語般的聲音說「痛,」他說痛不是感覺,而像是說一個名字,「痛,它在走,這里這里,這里,這里。」他的手指著自己一個又一個關節,一會兒腳踝,一會兒是脖子,再一下,又到了手腕。好像那痛是一隻活蹦亂跳的精靈。猛一下,他握住了自己左手的一根手指:「這里!」然後,如釋重負地長吐一口氣,「我捉住它了!」有人忍俊不住,低低地笑出聲來。人們把他扶上了擔架,擡起來,往河口敞開的方向,公社所在地去了。送行的人們走到村口,還看到他擡起身子,向著村民們揮了揮手。擔架慢慢走遠,消失在遠處霧氣一樣迷茫的月光中了。這時,人們又注意到了幾乎已經忘記的那片不祥的連天黑雲。現在,那片黑雲還停在那里。黑雲的上端,被月光鑲上了一道銀灰的亮邊,而在黑雲的底部,是一片緋紅的光芒。傳說中說,對於不祥之物,最好的辦法就是裝作不知道它,看不見它。那片黑雲也是一樣,這麽久沒人看它,它就還是下午最後看它時那副樣子。現在,這麽多人站在村口,擡眼看它了,那片紅光便閃閃爍爍,最後抽風一樣猛閃一下,人們便真真切切地看到,大片旗幟般招展歡舞的火焰升上了天空,把那團巨大的黑雲全部照亮了。那片紅光使如水月色…See More
Dec 17, 20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2)

人們這一等,就是好些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空了許多的神龕便有了新的內容與形式。神龕兩邊是寫在紅紙上的祝頌詞。左邊:偉大領袖萬壽無疆;右邊:林副統帥身體健康。中間,是一尊石膏塑成的毛主席像。上面還抽人去公社集訓,學回來一套新的祈禱儀式。儀式開始時,家庭成員分列在火塘兩邊,手里搖晃著毛主席的小紅書。程序第一項,唱歌:「敬愛的毛主席,敬愛的毛主席,你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等等,等等。程序第二項,誦讀小紅書,機村人大多不識字,但年輕人記性好,便把背得的段子領著全家人念:「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老年人不會漢話,只好舌頭僵硬嗚嚕嗚嚕跟著唸:「革、命,不是……吃飯!」或者:「革命……是……請客……」程序第三項,齊誦神龕對聯上的話,還是年輕人領:「敬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 搖動小紅書,合:「萬壽無疆!萬壽無疆!」領:「敬祝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搖動小紅書,合:「永遠健康!永遠健康!」最後,小紅書放回神龕上,喝稀湯的噓噓聲,筷子叩啄碗邊的叮叮聲便響成一片。大隊長格桑旺堆就在這時犯病了。先是面孔扭曲,接著手,腳抽搐,然後,他蜷曲著身子倒在地上,翻著白眼,牙齒得得作響。在機村人的經驗中,這是典型的中邪的…See More
Dec 15, 2022

Kaki Bukit's Blog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下)

Posted on September 23, 2023 at 8:00pm 0 Comments

神奇的是,它是通過進入你的如如不動的本性,你才進入了存在的神秘和詩意,音樂和舞蹈的存在。它不是乾涸的荒漠,它是鬱鬱蔥蔥的一片翠綠,它充滿了芬芳,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美,是一種實相,這是意識的最高體驗。但這一切都極為顯而易見。

在這裡,我們正想方設法擺脫頭腦,這樣我們就能看到頭腦正在逃避的顯而易見的東西...布穀鳥來了。

這個系列是獻給單獨的布穀鳥。竹子是很靜默的。在這份靜默中,一些笑聲會讓你變得更加純真,不嚴肅,輕鬆。沒有什麼比笑聲更能帶走你的嚴肅,它硬生生地、沉甸甸地壓在你的心上。在你進入自己之前,一些笑聲只是必不可少的淋浴。

克拉倫斯和露露,兩個俄勒岡州的紅脖子,坐在他們的前門廊上,看著日落。…

Continue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中)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23 at 8:30am 0 Comments



禪不贊成放棄任何東西。

一次在一個僧眾集會上,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我們經教上說,一個普通凡夫認為這拄杖是真實的存在,聲聞者認為它是不存在的,緣覺者將它當作一種虛幻的存在,菩薩則認為當體即空。

雲門文偃只是世界存在過的最有見地的師父之一。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但我告訴你們,拄杖就是拄杖。行就是行,坐就是坐。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動搖!」

沒有必要談論它是真實的還是不真實的,真實和不真實之間的區分在你的頭腦中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混亂。簡擇了什麼,不簡擇什麼,是真實還是虛幻。…

Continue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3 一切如是(上)

Posted on September 7, 2023 at 6:30pm 0 Comments

敬愛的OSHO,

一次在一個僧眾集會上,雲門文偃舉起他的拄杖說:「我們經教上說,一個普通凡夫認為這拄杖是真實的存在,聲聞者認為它是不存在的,緣覺者將它當作一種虛幻的存在,菩薩則認為當體即空。但我告訴你們,拄杖就是拄杖。行就是行,坐就是坐。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動搖!」

雲門文偃拿起他的拄杖說:「我的拄杖化成了一條龍,吞噬了整個宇宙。山河大地現在從哪裡來?」

古文參考對照:…

Continue

江夏堂譯 奥修·禪:單獨的鳥,森林中的布穀鳥 2 撕裂破碎(下)

Posted on September 5, 2023 at 12:30am 0 Comments

那些會隨著時間無常變化的不是你。因此,記住人格(PERSONALITY)和個體性(INDIVIDUALITY)之間的區別。個體性是你真正的、真實的存在,不是任何人給你的。你永遠是它,你將永遠是它。一切都可以被放下——撕裂破碎——你始終是,作為一種覺知。將沒有自我,無我,而是美麗的覺知。而這就是使人成為覺醒者的偉大體驗。

在這個當下,你們都是覺醒者。但是該怎麼辦呢?你不斷忘失了它。

但我也很堅決,我會不斷提醒你。你可以逃走,但我會跟著你。我會進入你的夢裡,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纏著你。因為一旦我將你帶到我愛的領域,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我對你的努力始終在繼續。我的努力就是從你那塊大理石上鑿出一尊佛。

KOKO寫道:…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