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6)

另一個收購點放映最新錄像,免費,並供應茶水。第三個收購點別出心裁,給每一個售滿二十斤的人發一個玻璃骰子,五個一組,夠一組就擲一次看能否中獎,只要五顆均擲出同色同數,如紅色11111,綠色66666,等等,就能中萬元大獎。第四個收購點更出奇招。他們把冷藏車開到街上,車頂上裝了喇叭,車身上畫滿蘑菇。廣播的話只有一句:“既然本鎮建立以來除了飛鳥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從天上下來,就請大家積極參與,本公司能用成噸的蘑菇使飛機從天上下來!記住,成噸的蘑菇從每一隻開始。”父親告訴嘉措說,除了“文革”初期,鎮上從未有過這樣熱鬧得像是點得著火的日子。 “那陣,你們把我放在鄉下,外公那里。”“怎麼那段廣告詞像你寫的,什麼天上的,天上的。”“可能那人也有過一個跟我一樣的外公。”父親正了臉色:“說話不要陰陽怪氣的,我是來告訴你,我們家發財了。”嘉措的母親這一寶押穩了,收購還沒開始,她就在家鄉鄰近的幾個村子幾十戶人家預付了錢。兩天之內,就把六千塊錢全部預付了。現在,這六千塊錢已經翻了兩三番,她已經存了兩萬現款進銀行了。 父親很高興。給兒子看剛上身的新西服,大約值七八百塊一套的。 嘉措很高興。 父親說:“我們老了,那…See More
Jun 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5)

“你偷電!”鍋里是去年的乾蘑菇。蘑菇的香氣里更濃烈的是紅燒豬肉罐頭。哈雷說蘑菇是去年存下的。去年他們就從科技情報所得到消息,說繼蟲草大戰,貝母大戰後又將爆發松茸大戰。於是就買了新鮮蘑菇,分離提取孢子體,試驗人工培植,但反復數次均告失敗。現在吃的就是那些蘑菇。哈雷一邊吃一邊給兩個朋友講顯微鏡下孢子體增生繁殖時的美妙情景。這些孢子體在無菌的試管中雪白漂亮,長成一簇簇非常類似珊瑚的東西。但卻不能入土,入土就死掉了。 “那是你們技術不過關。”“日本人來作報告也說不能人工飼養。”吃完乾蘑菇,他們把湯也泡飯吃了。並且約好,蘑菇季節來臨時,自己去找一次。那時市價肯定叫人難以忍受,只好自己去找了。 “那時倒要仔細品品,”嘉措說,“一下身價百倍的東西是個什麼味道。”“剛才你就沒品?”“我忘了。”一陣大笑後,三個人都不說話,好像都在回想那味道。七月的第一場夜雨飄然而至,敲打著窗玻璃,錚錚作響。打開窗戶,什麼也看不見,只有悄然而起的夜霧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四處彌漫,帶來了山林中泥土與植物的氣息,帶來了湍急溪流邊潮濕山岩的氣息。 就是在這樣的雨夜里,蘑菇開始生長了。它們幽然的香氣音樂一樣細弱地在林間蜿蜒流淌。 …See More
May 2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4)

他父親說:“不要擔心你媽的病。”然後去文化館跳舞,並被聘為交誼舞中老年培訓班的輔導員。他大學畢業當縣府秘書唯唯諾諾三十年,找了沒有文化的老婆。現在居然玩世不恭起來。這變化叫嘉措有點摸不著門道。他父親還說:蘑菇既然能治外國人的癌,也就能治中國人的哮喘,何況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他是中國的多數民族。 科委的朋友請嘉措吃飯。 電話里說:“我請你來吃一點好東西。”“把啟明也叫上。”“你去叫吧。”啟明在公安局工作,是派出所副所長。他也是那年看哈雷彗星時認識的。年輕人都半夜起來登上鎮子東面的那座孤立的小山頭,在寒冷的冬夜里燃起一堆堆篝火,那情景就像宗教節日一樣莊嚴動人。科委的朋友哈聰那時還是第二中學的物理教師。他坐在火堆旁講彗星,眉飛色舞。結識以後就叫哈雷,而不叫本名了。啟明是警察,上山來維持秩序。手提電警棍,強光手電筒,腰上掛著對講機。可是,那幾個夜晚鎮上有名的酒鬼,小流氓們都認真嚴肅地等待彗星出現。那時,嘉措和哈雷都不知道這個時刻注意讓自己舉止嚴厲瀟灑的家夥叫什麼。只見他頻頻舉起望遠鏡煞有介事地往天空張望。直到第三天黎明時分,他突然叫道:“來了!它來了!”人群騷動起來。 物理老師說:“沒有。”“那…See More
Mar 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3)

但是,日本人並不直接來像販子一樣收購蘑菇。日本人把事情辦得很漂亮。按鎮上出版的報紙,日本人是來考察松茸資源。鎮上有線廣播網的口徑也與州報一致。日本人在州科委會堂舉行了一次有關松茸的科學報告。可惜翻譯過於缺乏生物學,特別是微生物學知識,聽了報告人們對松茸的價值仍然不甚了了。但報告里沒有的一些訊息——這幾天,訊息作為一種新的詞匯在鎮上開始廣泛使用——人們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說是代理商將把冷藏保鮮設備最好的車開來,收到松茸立即運往省城,然後上飛機直抵日本。說松茸有防癌作用。說奶油燒松茸在東京、大阪,乃至巴黎是一道價值數百美金的菜肴。就是沒有人從反面想,在此之前,鎮上人都吃這種兩三塊錢一市斤的東西。也未見誰就格外強壯,而且鎮上得癌的人好像比原來增多了。 嘉措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嘆口氣,說:“要是他們在我當鎮長的時候來就好了。”父親問為什麼? “那我們的經濟工作就像個經濟工作,我們就能出口創匯。”夏天,她的哮喘病輕鬆多了。有一天,她突然去了嘉措的宿舍。她說:“瞧你單身漢的日子多糟,我們把你老婆調來吧。”嘉措知道她要說的不是這個。她不喜歡自己兒子所喜歡的女人。 終於,她說:“我夢見了你外公。”“你還…See More
Mar 1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2)

這個鎮子建起尚不到四十年。嘉措是鎮上人民醫院接生的第五十四個嬰兒,今年三十六歲了。以前兩山之間是廣闊的河灘。靠山腳的地方是一片野櫻桃和刺梨樹林,樹林中一座喇嘛廟。現在寺廟已經平毀,變成了鎮子的中心廣場。那片春夏之交鮮花繁盛,秋季碩果累累的樹林已經消失了。廣場邊上卻有一株這個地區不長的樹高聳,一派歷經劫難仍生意盎然的模樣。知道的人說那是一株榆樹,當年建鎮伐樹的那些軍人來自這種樹的家鄉。這是這株樹得以幸存的原因。傳說是一個曾去中原修習禪宗的喇嘛帶回栽下的。 那株樹聳立在水泥看臺的邊上,很孤獨的樣子,很顧盼的樣子。 這天,嘉措出門。看見好些人聚集在榆樹底下張望天空,其中一個是他的朋友。 這叫人感到奇怪。 四五年前,當每七十六年才光顧地球一次的哈雷彗星出現時,才有這麼多人同時向天上張望過。 “聽說飛機要來了。”“直升飛機。”“日本人的。”“來了就降落在廣場上。”“日本人用飛機連根把新鮮蘑菇運到日本,幾百元一斤。”嘉措的朋友糾正說:“人家叫松茸。蘑菇是一種籠統的稱呼。”在這個地區,人們說蘑菇是特指這種叫做松茸的菌子,而不是泛指一切可以食用的蕈。這是即將進入蘑菇季節的六月。再有幾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See More
Jan 3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蘑菇(1)

就是這樣。 在這個電影佈景般的鎮子尚未興建之前,只有傳說,只有河水日夜沖擊愈益廣闊的沙灘。這個部族古老的傳說中總說神靈或異人從天上下來,而沒有關於他們回到天上的故事。而且,近三百年內,卻再沒有誕生新的傳說。當然,從天上下來的神靈也隨之消失了。這里所描述的高山峽谷地帶,是藏族中一支名叫嘉絨的部族棲居的地方。小時候,嘉措當了喇嘛又還俗的外公告訴他,外公說,我們部族的祖先是風與鵬鳥的後代,我們是從天上下來的。 嘉措在外公死了很久的一個夏天,突然想起在幼年時外公對他說過的話。望望天空,什麼也沒有,除了一片深深的湛藍。那時,他上小學,當副鎮長的母親叫他回鄉看外公。羊群在草坡上散開,老人和孩子坐在一叢青的陰涼中間,看著永遠不知疲倦的鷹在空中飛旋。突然,外公的鼻翼就像動畫片中狗的鼻翼一樣掀動起來,並說:“你聽。”但卻什麼聲音都沒有。 “用鼻子。”眨巴著眼睛的老頭是個頗具幽默感的人。 嘉措的鼻子果然就“聽”到了一股細細的幽香。老頭把光頭俯向外孫,在他耳邊低語:“悄悄地過去,把它們抓來。”“它們是什麼?”“蘑菇。”說完他就嘿嘿地笑了。 就在十步之外,嘉措採到了三朵剛剛破土而出的蘑菇。同時,他還看見另外一…See More
Jan 2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下)

那和尚終於明白了,歡歡喜喜地走了。公元779年,崇慧終於意識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這一天,他把所有的僧人都召集到面前說:“你們跟隨我許多年了,我始終不知道你們修行得究竟如何了,趁著我這老頭兒還在世,你們有什麽問題就盡管問吧,等到我去了另一個地方,你們想問也問不著了。”崇慧的話,讓弟子們頓感悲泣,法堂里很長時間處在一片沈默之中。終於,有一個弟子說:“在天柱山住了許多年,受到師父許多的教誨,可是,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天柱山的家風是什麽。”崇慧習慣地用手朝天空揮了揮說:“時有白雲來閉戶,更無風月四山流。”“師父,那些死掉的和尚都去了哪里了呢?”崇慧笑笑說:“潛嶽峰高長積翠,舒江明月色光輝。”又有人問:“師父,我們總是聽說遙遠的古佛,可是,為什麽佛總是不肯顯現當前呢?”“正因為你不明白這些,所以才不能顯現。如果你明白了,還要佛干什麽?”“尊敬的師父啊,剛才我的師弟問到古佛的事,你回答得多麽巧妙啊,那麽,可以請問你,自釋迦佛以來的諸佛菩薩.究竟都向人們說了些什麽,可以用一句話總結嗎?”崇慧說:“又來了,你應該明白,我們現在說了些什麽,他們就說了些什麽。為什麽總是執著於古佛聖賢而不注重你自己當前呢…See More
May 20,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萬古長空,一朝風月(上)

皖國舒州天柱山,古時為漢武帝封嶽的所在,故又稱古南嶽。天柱山山高林密,經年白雲繚繞,自古就是修道者的天堂。唐開元年間,一個叫崇慧的僧人來到天柱山結茅安禪。關於崇慧,知道他來歷的人並不是很多,只知道他俗姓陳,四川彭縣一帶的人,出生在一個書香門弟,13歲就中了秀才。就在家人盼著他金榜題名,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時候,18歲這一年,他卻突然於一天清晨從家里不辭而別,從而不知去向。很多年後家人才得知,他已在南京牛頭山參牛頭五世智威而做了和尚。很多年前,自從僧璨接受了二祖慧可的衣缽,在天柱山創立三祖道場之後,天柱山便成了中國禪宗的一個重要的發祥地。牛頭宗的創立者法融的禪法曾經得到四祖道信的印契,崇慧從牛頭五世智成處得法後不久,即來到了天柱山結茅安禪,據說他在此一住就是22年。有一天,一位當地的士大夫前來向他請教。土大夫說:“尊敬的禪師,據說你在天柱山修道已近20年了,你那麽喜歡天柱山,可以請問你,天柱山的境界是什麽嗎?”崇慧用手指了指不遠處那被白雲繚繞著的山峰說:“主薄山高難見日,玉鏡峰前易曉人。”那士大夫順著崇慧的手向那兩座山峰看了看,似乎也就明白了祟慧對天柱山的情感所在了。又有一天,一個和尚來到崇…See More
May 19,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一宿覺和尚

自從六祖慧能在曹溪開宗演法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人前來向慧能問法。一般說來,這些人大多數都能得到最終的悟解,只是時間長短不一罷了。長則幾年甚至十幾年,短則幾日,甚至一夜之間就悟解開的。玄覺就被人稱為“一宿覺和尚”,可以說,他是慧能門下得到悟解時間最短的和尚。玄覺俗姓戴,永嘉(今浙江省內)人,很小的時候,就與其兄一同出家,開始是學習天臺教觀,覺得不能解決人生的大事,當從南方傳來慧能的頓悟之法後,玄覺立即前往廣東韶州曹溪寶林寺。玄覺走了半年之久,終於來到韶州曹溪寶林寺。當時他十分疲倦,手持一根錫杖,一副灰頭土臉。及至見到慧能,玄覺立刻就來了精神,然而他並不禮拜,只見他握著錫杖,繞著慧能的禪床走了三圈,然後就筆直地站在那里,等待慧能的發話。慧能簡單地問了幾句話後又說:“身為一個出家人,應當具備三千威儀和八萬細行,上座你是從哪里來,怎麽一副這種模樣?”玄覺仍然筆直地站在那里,說:“生死是大事,變化很迅速,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慧能說:“既然這樣,那為什麽不去領會無生無來的法旨,不去領會無速無慢的道理呢?”當時堂上有許多各路來的僧侶,大家都望著玄覺,看這個浙江來的和尚是否能接上六祖的禪機,看他到底能否…See More
May 16,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白居易與鳥窠禪師(下)

“是道林禪師嗎?”自居易雙手合十,深深地向那鳥窠致意。“呵,你是白家的兒子嗎?”那樹冠上的聲音突然又顯得陌生而唐突,頓時失去了先前的友好和溫馨。“是的,我姓白。”白居易答遭。“那麽,你父親姓什麽?”聽著這樣不合常理的問話,自居易的隨從們不高興了,世上哪有這樣問話的呢?然而白居易卻覺得,禪者的語言看似荒唐,但卻是拋卻傳統的觀念,從一個突兀之處讓聽者於猝不及防中思悟出別樣的道理,這正是禪者的風範。“姓什麽是不重要的,”白居易說。“那麽,什麽重要呢?”“樂天早聞禪師的大名,今天特來拜訪,是想請教禪師,什麽是真正的怫法?”樹上的禪師忽然從袖子里抽出一根細紗,爾後將那根細紗示於白居易說:“我這里沒有什麽佛法,這個倒是有的。”白居易一下子就明白了。禪師的意思是說,生活中一絲一縷,哪一處沒有佛的存在,何必特意追到這荒郊野林尋找佛法呢?白居易此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於是,他決定就此離去。然而他看了看那高踞於樹冠上的鳥窠,忽然就說:“禪師居住在這樣的地方,不覺得危險嗎?”那樹上的聲音說:“真正的危險不在這里,而在太守。”自居易說:“弟子位居太守,鎮守鎮江,上有朝廷皇恩,下有百姓擁戴,危險從何而來?”這時,…See More
May 13,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白居易與鳥窠禪師(上)

道林禪師是牛頭宗道欽的弟子。道林7歲那一年,隨父母第一次到一座寺廟里去燒香,當他一看見道欽禪師時,立即就吵著要跟師父出家做和尚。道欽禪師也很喜歡這個天然穎慧的孩子,征得他父母的同意,道林就來到寺廟里,跟隨道欽禪師學習佛法。到了12歲時那一年,師父才讓道林正式剃度,21歲時正式接受具足大戒,從而成為一名僧人。受戒後的道林一反常態,再也不肯住在寺廟里,他來到附近的一處樹林里,在一棵高大的松樹上搭上一座臨時的棚子,從此那里就成了他修道的所在。遠遠看去,那棚子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烏窠,於是,人們便又叫他鳥窠禪師。唐元和年中(806~820年),大詩人自居易出任杭州太守。白居易的時代,正是唐代從盛時走向衰敗的極端動蕩時期,像這一時期的大多數知識分子一樣,唯一能夠撫慰自居易身心的,也許就是超越世俗的佛教了。他自號香山居士,自說“予棲心釋梵,浪跡老莊”,他的傳記也說自己“居易儒學之外,尤通釋典”。他甚至還一本正經地拜了師父,師父即是禪宗馬祖道一的弟子香山如滿禪師。晚年的詩歌也總是帶著一種悠悠禪意,如“極樂世界清涼土,無諸惡道及眾苦;願如我身老病者,同生無量壽佛所。”讓人感覺這位以寫平民詩而著稱於世的大詩…See More
May 8,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菏澤神會見慧能

唐久視元年(700年),一代大師神秀應則天武皇的召請,前往長安入宮說法。直到臨行前的一天,神秀才將這一消息公之於眾。聽到這一消息,玉泉寺法堂里頓時一片沈寂,弟子們全都陷入失落之中。在一片惶惶然之中,惟有弟子神會面露喜色。只聽他高聲問道:“師父,你去京城後,我等弟子將何去何從?”神秀看了看法堂內所有的弟子,說:“凡有願意隨我北上者,可隨我同行,有不願隨我北上者,可前往廣東韶州投奔曹溪慧能大師。”誰都知道.曹溪慧能原為一介農夫,只是憑借著一首“菩提本無樹”的偈子,硬是奪走了本該由神秀鐵定的六祖衣缽。這些年,慧能在廣東韶州大弘頓悟法門,致使前往求法的人踏破了曹溪的門坎。現在,神秀大師讓弟子們前往投奔曹溪慧能,誰也不知道他話中的真實意旨。一時間法堂內陷入長久的沈寂之中。忽然,法堂的一角傳來高朗的叫聲:“就依師父之意,我決定即刻前往韶州投奔慧能大師。”說話者,神會是也。神會的話音剛落,立即招來一片譴責之聲。有說他目無師道,背叛宗祖的,有說他喪盡天良,叛變投敵的,總之,什麽難聽的話都有。然而神會依然面帶笑容,鎮定自若,一副風雨無侵、刀槍不入的神態。直到大師神秀發話說“神會之決定,原是由我的話頭而來…See More
May 5,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雲門文偃

文候第一次來到睦州,正是這一年的中秋節。晚燈閃爍,人流如織,街而上一片繁華.迷離的燈光下,遊人一群群聚集在臨河的街道上賞燈觀月。這情形與當初大詩人杜牧在睦州所寫的詩中情形很是相像:“秋半吳天霽,清凝萬里光。水聲侵笑語,嵐翠撲衣裳。”然而這一切繁華似乎都不屬於一個以清修為操守的僧人,此時的文候一步也不停留地向睦州的郊外走去。他是在三天前得到關於睦州道明和尚的一些情況的。這位參黃檗希運而得法的禪師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行為,據說其得法後突然離開寺院,在一處街角擺起了補鞋的攤子,因其俗姓陳,以至人稱陳蒲鞋。然而文偃憑空覺得,不管是陳蒲鞋也好,睦州道明也罷,他之此生,必將與這位行為古怪的禪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於是,他決定前來睦州,去開元寺參問這位非同尋常的禪師。文偃到達開元寺的時候,寺里止息的板子剛剛敲響,門頭僧正待關閉山門,文候就馬不停蹄地趕到了。他來不及安置好單位,就直奔睦州道明和尚的丈室而去。丈室的門緊閉著,文偃輕輕地敲了三下,從里面傳來睦州的咳嗽聲,接著,文偃就聽到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門終於啟開一條縫,從門縫里探出一個光光的腦袋,一個瘦小的老和尚從門里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說:“你要干什麽?”文…See More
May 2,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玄沙師備

午後的陽光火一樣炙烤著南臺大地,一條小船順著村前的小河,緩緩向下遊駛去。這是進入夏季以來,謝師備第一次走出家門。父親看到他將船推下水,以為他又將去釣魚,父親朝他叫著說,釣到魚可別再放掉了啊,吃不掉可以喂貓。謝師備自從7歲那年跟父親第一次下河,從此就迷上了垂釣。謝師備家境不錯,父母一心指望他好好讀書,將來在科舉中有所成就。但是,兒子自從迷上垂釣之後,再也無心讀書。謝師備說,讀書又有什麼用呢,做官又有什麼用呢,將來還不是都要死掉嗎?父母奇怪兒子會有這種奇怪的邏輯,但兒子不愛讀書,父母也不再勉強於他,對他迷戀垂釣,慢慢地也就聽之任之了。然而近兩年來,謝師備的性格越來越怪,先是將父母為他定好的婚劃一推再推,後來慢慢地對釣魚也失去了興趣。一有空,他總是和南臺寺里的僧人打成一片,儼然就是一名在家的僧侶。有人就說,謝家的獨生子要出家做和尚了。這話傳到父母的耳里,父母親急了。父母生養很遲,直到快40歲時才有了謝師備這樣一個兒子。他們還指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抱上一個大胖孫子,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兒子將來會是一個出家的僧侶。父親怕兒子真的有一天會走進寺里再也不肯出來,於是,70歲的老父親再次帶著兒子出門釣魚。父…See More
Apr 29,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丹霞天然(下)

時間飛快地流轉著,在那段時間里,年輕人不問、不說,也不離難屋,他似乎已經忘了他自幼熟讀的那些儒家的經典,忘了二十多年來一個又一個作官的夢想,他戴著方巾,腳踏耳鞋,在這座南臺寺里心甘情願地做著一名方外的僧人。他只是感到,原來他一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決定了他必定是一個明心見性的僧人。終於迎來了三年期滿的H子,那一天,石頭希遷和尚把所有的僧人都叫到法堂前,石頭和尚說:“今天要除大殿前的雜草,聽到了嗎?”所有的僧侶全都扛著鋤子到大殿前忙活去了,惟獨不見這碓屋里的年輕人。過了一會兒,人們看到這年輕人打來一盆熱水,當著石頭希遷的面認真地洗沫著。洗沫完畢,便端坐在希遷大師的面前。希迂蛻:“你要干什麽?”他回答說:“你不是說今天要除大殿前的草嗎?”希遷於是二話不說,讓人取來剃刀,當下就為年輕人舉行了剃度儀式。又過了一些日子,希遷大師將他召到面前說:“給你說戒好嗎?”他看了看大師,掉頭就走。從此消失在南嶽南臺寺。年輕人再次回到馬祖道一處的時候是一個深夜。第二天黎明,來上早課的僧侶們發現,三年前曾來過的那年輕人正騎在大殿里的佛像身上打著呼嚕。大家喚他也不醒,打他也不下來。僧侶們只好把這情況向馬大師匯報…See More
Apr 21, 20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Apr 19, 2019

Kaki Bukit's Blog

阿來·蘑菇(6)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9:36pm 0 Comments

另一個收購點放映最新錄像,免費,並供應茶水。第三個收購點別出心裁,給每一個售滿二十斤的人發一個玻璃骰子,五個一組,夠一組就擲一次看能否中獎,只要五顆均擲出同色同數,如紅色11111,綠色66666,等等,就能中萬元大獎。第四個收購點更出奇招。他們把冷藏車開到街上,車頂上裝了喇叭,車身上畫滿蘑菇。廣播的話只有一句:“既然本鎮建立以來除了飛鳥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從天上下來,就請大家積極參與,本公司能用成噸的蘑菇使飛機從天上下來!記住,成噸的蘑菇從每一隻開始。”父親告訴嘉措說,除了“文革”初期,鎮上從未有過這樣熱鬧得像是點得著火的日子。

 …

Continue

阿來·蘑菇(5)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7:53pm 0 Comments

“你偷電!”鍋里是去年的乾蘑菇。蘑菇的香氣里更濃烈的是紅燒豬肉罐頭。哈雷說蘑菇是去年存下的。去年他們就從科技情報所得到消息,說繼蟲草大戰,貝母大戰後又將爆發松茸大戰。於是就買了新鮮蘑菇,分離提取孢子體,試驗人工培植,但反復數次均告失敗。現在吃的就是那些蘑菇。哈雷一邊吃一邊給兩個朋友講顯微鏡下孢子體增生繁殖時的美妙情景。這些孢子體在無菌的試管中雪白漂亮,長成一簇簇非常類似珊瑚的東西。但卻不能入土,入土就死掉了。 

“那是你們技術不過關。”“日本人來作報告也說不能人工飼養。”吃完乾蘑菇,他們把湯也泡飯吃了。並且約好,蘑菇季節來臨時,自己去找一次。那時市價肯定叫人難以忍受,只好自己去找了。

 …

Continue

阿來·蘑菇(4)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7:51pm 0 Comments

他父親說:“不要擔心你媽的病。”然後去文化館跳舞,並被聘為交誼舞中老年培訓班的輔導員。他大學畢業當縣府秘書唯唯諾諾三十年,找了沒有文化的老婆。現在居然玩世不恭起來。這變化叫嘉措有點摸不著門道。他父親還說:蘑菇既然能治外國人的癌,也就能治中國人的哮喘,何況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他是中國的多數民族。

 

科委的朋友請嘉措吃飯。

 …

Continue

阿來·蘑菇(3)

Posted on January 24, 2020 at 7:50pm 0 Comments

但是,日本人並不直接來像販子一樣收購蘑菇。日本人把事情辦得很漂亮。按鎮上出版的報紙,日本人是來考察松茸資源。鎮上有線廣播網的口徑也與州報一致。日本人在州科委會堂舉行了一次有關松茸的科學報告。可惜翻譯過於缺乏生物學,特別是微生物學知識,聽了報告人們對松茸的價值仍然不甚了了。但報告里沒有的一些訊息——這幾天,訊息作為一種新的詞匯在鎮上開始廣泛使用——人們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說是代理商將把冷藏保鮮設備最好的車開來,收到松茸立即運往省城,然後上飛機直抵日本。說松茸有防癌作用。說奶油燒松茸在東京、大阪,乃至巴黎是一道價值數百美金的菜肴。就是沒有人從反面想,在此之前,鎮上人都吃這種兩三塊錢一市斤的東西。也未見誰就格外強壯,而且鎮上得癌的人好像比原來增多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