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s Blog (389)

梁實秋 ·中年(下)

別以為人到中年,就算完事。不。譬如登臨,人到中年像是攀躋到了最高峰。

回頭看看,一串串的小夥子正在“頭也不回、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細看看,路上有好多塊絆腳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青臉腫,有好多處陷阱,使自己做了若干年的井底蛙。回想從前,自己做過撲燈蛾,惹火焚身;自己做過撞窗戶紙的蒼蠅,一心想奔光明,結果落在粘蒼蠅的膠紙上!這種種景象的觀察,只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

施耐庵《水滸》序云:“人生三十未娶,不應再娶;四十未仕,不應再仕。”…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April 26, 2020 at 8:42pm — No Comments

周樹山·走過列維坦

朋友送給我一幅畫,畫面上夕暉透過蕭疏的林子照在融冰的小河上,積雪反射著玫瑰色的天光,天空滿佈著早春黃昏色彩濃烈的積云……朋友告訴我說,這是臨摹的一幅列維坦的畫。…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April 20, 2020 at 8:51pm — No Comments

梁實秋 ·中年(上)

鐘表上的時針是在慢慢的移動著的,移動的如此之慢,使你幾乎不感覺到它的移動。人的年紀也是這樣的,一年又一年,總有一天會驀然一驚,已經到了中年,到這時候大概有兩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訃聞不斷的來,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經先走一步,很煞風景,同時又會忽然覺得一大批一大批的青年小夥子在眼前出現,從前也不知是在什麽地方藏著的,如今一齊在你眼前搖晃,磕頭碰腦的盡是些昂然闊步、滿面春風的角色,都像是要去吃喜酒的樣子。自己的夥伴一個個的都入蟄了,把世界交給了青年人。所謂“耳畔頻聞故人死,眼前但見少年多”,正是一般人中年的寫照。…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April 20, 2020 at 5:34pm — No Comments

席慕蓉 ·種種可愛

作為一個小市民有種種令人生氣的事——但幸虧還有種種可愛,讓人忍不住的高興。

中華路有一家賣蜜豆冰的——蜜豆冰原來是屬於臺中的東西,但不知什麽時候臺北也都有了——門前有一幅對聯,對聯的字寫得普普通通,內容更談不上工整,卻是情婉意貼,令人勸容,上句是“我們是來自純樸的小鄉村”下句是“要做大臺北無名的耕耘者”。

店名就叫“無名蜜豆冰”。

臺北的可愛就在各行各業間平起平坐的大氣象。



永康街有一家賣面的,門面比攤子大,比店小,常在門口換廣告詞,冬天是“100℃的牛肉面”。…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21, 2020 at 9:28pm — No Comments

周仁忠·走向彼岸

也曾經歷過失落的痛楚,但我們從不把悔恨的舊夢重拾。既然秋天的落葉早已消融在我們生活的大地,化作滋養生命之樹常青的甘乳,又何必再去尋尋覓覓那份感傷的情懷?面對歲月之輪永不停歇的步履,沈浸往事只能傾斜心靈的天平,尋覓過去只能拾回塵封的夢幻。

作別西天縹緲的雲彩,我們步入情深意濃的黃昏。縱使失去皎潔的圓月,我們尚且擁有滿天閃爍的繁星。當我們還在溫柔的夢鄉中流連忘返,黎明已悄然來到身邊。生活贈與我們的是許許多多實實在在的豐富意蘊,我們豈能被人生的風風雨雨和雲遮霧繞迷蒙住雙眼?告別過去,正是為了珍惜現在和開拓未來。當我們把所有的痛苦與悲傷埋進昨天,我們便真正擁有了一個嶄新的今天。

人生本是由一連串的遺憾組成的。我們何必對生活中的遺憾耿耿於懷。面臨歲月之河,人生只有在向彼岸進取的征途中,才能煥發迷人的光彩。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18, 2019 at 1:37pm — No Comments

張抗抗·走過冬天(上)

小苗同志:收到你的來信,心里一直難以平靜。我知道你不需要空洞的勸說和安慰,那麽怎樣給你回信才能對你有哪怕一點點的用處呢?我猶豫了很久。

你初中畢業才17歲就當了兵,6年後退伍回鄉,又在鎮上獲得了固定的工作,應該說,你的經歷在你周圍的同伴們中間還是比較順利的。為什麽你竟然會陷於如此深切的絕望之中?即使由於某些原因你失去了工作,家庭婚姻關係也逐漸惡化,可你才29歲,究竟是什麽原因,使你這樣一顆年輕的心滋生了死的念頭?當然,我相信,生命的魅力就在於它只有一次。那種種不同的元素、細胞、基因組合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它消失了便再也不能復原。無論對於它自己還是對於別人都不可替代。大自然最終賦予了理性和智慧的人類,對於死亡更有一種超於動物本能之上的恐懼,因為只有他們真正懂得死亡意味著什麽。從古到今,“存在便是一切”的信條支持著人和人類度過了最危難的時刻,生的渴望創造了無數的奇跡。…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22pm — No Comments

柳松·總是拖拉怎麽辦

辦事拖拉是青年人常見的毛病。“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要想不荒廢歲月,幹出一番事業,就要克服拖拉這個習慣。

拖拉者的一個悲劇是,一方面夢想仙境中的玫瑰園出現,另一方面又忽略窗外盛開的玫瑰。昨天已成為歷史,明天僅是幻想,現實的玫瑰就是“今天”。拖拉所浪費的正是這寶貴的“今天”,這樣他的生活必然是:陷入焦慮壓力給人帶來一個又一個的焦慮,天天在著急上火中生活。

計劃失效“我一直打算……”,一些人表面上也象個實幹家,為自己確立目標制定計劃,但很少去落實。這漂亮的美好的計劃,會使人毫無作為。



問題成堆緊迫問題,在你最緊張的時候來搶你寶貴的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18pm — No Comments

吳善磊 ·走進生活

 “給我一個支撐點,我會把地球支起。”從古希臘哲人的名言中,讀出生活的幾分狂妄幾分自信。這是生活的魄力。

泰戈爾說,錯過太陽時,你在哭泣,那麽你也會錯過星星。在生活中抗爭後,哪怕滿身瘡痍,也該把無奈沈入心底。這是生活的哲理。

不能捨棄別人都有的,便得不到別人都沒有的。會生活的人失去的多,得到的更多。這是生活的固執。

能把心割碎分贈給他人,你會贏得更多的朋友,多一個朋友多一個世界。驀然回首,你已不再是孤寂的獨行人。這是生活的藝術。…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45pm — No Comments

張林·走向最高處界碑(下)

夏天還算好的,冬天山上的菜窖里可有戲看了:白菜凍到一塊了,得用鐵錘鋼釬一塊一塊打下來,跟打石頭一個樣。土豆不是用刀切開,而是用斧頭劈開……除夕的晚上,機務站開通了熱線電話,讓山下的家屬、孩子們給守山的親人拜年。教導員范三文7歲的女兒莉莉把電話打了上來,她開口就問:“爸爸,我的小白兔好嗎?”一個月前,莉莉將自己最心愛的小白兔托人給山上的爸爸帶去,說是看見了小白兔就等於看見了她和媽媽。哪知,小白兔一上到海拔5000米,渾身一陣抽搐,再也不動了。范三文不願用善意的謊言寬慰女兒,他說:“海拔太高,兔子……犧牲了。”莉莉在電話的那一端哭了,很傷心。范三文告訴女兒,昆侖山的女兒要堅強,叔叔們現在沒有一點菜了,還說說笑笑哩。…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43pm — No Comments

張林·走向最高處界碑(中)

半個月後,參與搶救李建群的戰士李維義、邵維寧終因腳部嚴重凍傷,各截去了一個腳趾。

現在,李建群每次上山,總要繞道二十多公里,給救命恩人們帶上幾把鮮菜、三五個蘋果。

缺氧的滋味海拔5000米的高度最缺什麽?氧氣。

每張黑紫的臉都在張大嘴喘氣,每個人的指甲、耳垂、嘴唇都呈現出奇怪的藍紫色,每個新到來的士兵都要使勁嘔吐。…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43pm — No Comments

張林·走向最高處界碑(上)

昆侖天路五把刀一座座界碑,默默地堅守在祖國的大西北。它們伴隨著那種隱含著殺氣的緘默,還有新藏公路上那令人心悸的“五把鋼刀”。車禍、洪水、雪崩、泥石流、高原猝死,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昆侖天路上的“五把鋼刀”。

翻過一座座雪山達阪,在一塊寫著“空岔口”的路碑前,停著輛軍車。我們過去問一位叫張軍的排長:“前面的路險嗎?”張軍把右邊只剩下半個的耳朵湊過來:“嘿嘿,瞧,半個耳朵就在這路上凍掉啦!”空喀山口的險峻果然名不虛傳,140公里搓板路,我們走了14個小時。淩晨2時,我們乘坐的兩臺車在海拔5000米的八一達阪上雙雙陷入冰河。沒有一點吃的,缺氧使我們死魚似的大張著嘴喘氣。利刃般的寒風嗖嗖地叫喚著扎痛了骨頭,我們蠶蛹似的披著被子,趟著冰水,哆哆嗦嗦地步行求救。…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30pm — No Comments

易敏·坐看雲起

我曾有一夥兒朋友,情趣相投,大家在一起玩得十分愜意。後來,其中一對有情人同墜愛河,大夥兒祝福他們終成眷屬。幾年過去了,朋友們各自在人海中沈浮,各有一份甘苦,卻再難得機會互相傾訴。



前不久,當年那對戀人中的男主角掛來電話,說他要過生日了,想借機邀故友一聚。“哎,”我忍不住問,“你們倆幾時結婚?”“很渺茫。”他淡淡地說。生日那天,所有的朋友都到齊了,唯獨不見主人的女友,當年那個愛情故事中的女主角。



面對大家驚詫的目光,主人平靜地一笑,“我沒有通知她,但她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朋友們都覺出了他的無奈與淡淡的悲哀,於是十分默契地不再追問。那天吃火鍋,氣氛也很火。…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26pm — No Comments

楊布打狗

從前,在一個不太出名的小山村,住著一戶姓楊的人家,靠在村旁種一片山地過日子。這戶人家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楊朱,小兒子叫楊布,兩兄弟一邊在家幫父母耕地、擔水,一邊勤讀詩書。這兄弟兩人都寫得一手好字,交了一批詩文朋友。

有一天,弟弟楊布穿著一身白色乾淨的衣服興致勃勃地出門訪友。在快到朋友家的路上,不料天空突然下起雨來了,雨越下越大,楊布正走在前不著村、後不落店的山間小道上,只好硬著頭皮頂著大雨,被淋得落湯雞似地跑到了朋友家。他們是經常在一起討論詩詞、評議字畫的好朋友,楊布在朋友家脫掉了被雨水淋濕了的白色外衣,穿上了朋友的一身黑色外套。朋友家里招待楊布吃過飯,兩人又談論了一會兒詩詞,評議了一會兒前人的字畫。他們越談越投機,越玩越開心,不覺天快黑下來了,楊布就把自已被雨水淋濕了的白色外衣晾在朋友家里,而自己就穿著朋友的一身黑色衣服告辭朋友回家。…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22pm — No Comments

獻鳩放生

古來有句俗話:“行善積德”。這句話是勸人多做好事,多做善事。遇到災荒年間,有些殷實人家為救那些饑寒交迫的災民免於餓死,捐米賑災,皆為積德之舉。太平年間,將魚、龜放遊到江河水池,將鳥放飛到大自然,叫“放生”,皆為積善之行。後來,有人在大年初一這天,把捉來的鳥雀放生,名之曰“愛生靈”。

春秋時期,晉國建都邯鄲。晉國有一個勢焰熏天的大臣趙簡子,他就喜歡在過年時讓老百姓替他捉斑鳩鳥送到他府中,讓他放生。



大年初一這天,邯鄲地方的老百姓能夠破例地紛紛擁進趙簡子的府第,他們都是來向趙簡子進獻斑鳩,好讓趙簡子放生的。趙簡子非常高興,對他們一個個都發給很優厚的賞賜。初一這天,從早到晚進獻斑鳩的人絡繹不絕。…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21pm — No Comments

三人成虎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19pm — No Comments

狐假虎威

有一天,一隻老虎正在深山老林里轉悠,突然發現了一隻狐貍,便迅速抓住了它,心想今天的午餐又可以美美地享受一頓了。

狐貍生性狡猾,它知道今天被老虎逮住以後,前景一定不妙,於是就編出一個謊言,對老虎說:“我是天帝派到山林中來當百獸之王的,你要是吃了我,天帝是不會饒恕你的。”

老虎對狐貍的話將信將疑,便問:“你當百獸之王,有何證據?”狐貍趕緊說:“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隨我到山林中去走一走,我讓你親眼看看百獸對我望而生畏的樣子。”

老虎想這倒也是個辦法,於是就讓狐貍在前面帶路,自己尾隨其後,一道向山林的深處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18pm — No Comments

畫鬼最易

春秋時期有一個很高明的畫家,這天被請來為齊王畫像。畫像過程中,齊王問畫家:“比較起來,什麽東西最難畫呢?”

畫家回答說:“活動的狗與馬,都是最難畫的,我也畫得不怎麽好。”

齊王又問道:“那什麽東西最容易畫呢?”

畫家說:“畫鬼最容易。”

“為什麽呢?”…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7, 2019 at 9:15pm — No Comments

傅抱石·中國畫的文人畫

中國的藝術思想,還是受著幾千年前的儒家道家思想的支配,直至今日,或亦不能說有了多大的變化。雖然洋風已吹了若干年,但大多數,還只是表面,只是某種極小限度的表面,對於傳統的一切,可謂依然故我,維護得相當周密的。所以中國畫的歷史,只有技法上的歧異,表現的最明顯,因此就把所以歧異的內在原因遮沒了。此外只是些畫人的傳記,和畫壇的故事,此外便沒有什麽。這種情形,在民國二十六年六月以前,決無例外。…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3, 2019 at 9:03pm — No Comments

蘆焚·陀螺的夢

隨手拈來了這個題目,意義上自己也還有些模糊,大有Inspiration的嫌疑。殆說是Inspiration,也確感到一些模糊的印象。以不大清楚的印象寫起來,總少不了刺手的;也未始不想到剽竊。世人多認剽竊是罪案,而我們真的板起面孔(啊!那可還了得!)審理起來,即令我們的子孫也還辨他不清。偷盜一事之所以在文學界不被重視,許是因為都與剽竊有難解的糾葛。但也不定冤枉好人。記得《陀螺》什麽的文章似有人做過,因為僅在書局廣告上瞥到,文章既沒有讀過,什麽裝束也未曾一會,想偷,書弄不到手,終極不過幻夢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3, 2019 at 9:03pm — No Comments

子欽·寧波灘簧

寧波灘簧土名叫做“串客”。最初原是農民們自己扮演自己欣賞的,現在雖有許多靠灘簧吃飯的人,住在鄉間,所謂“串客班”,有許多還是非職業的組織。

“串客”自清末便入禁例,原因是它“誨淫”。但禁盡管禁,演還是演。東錢湖西岸幾個漁民村落,每逢漁汛過後,打魚漢子回家歡樂的時節,演起“串客”來,一個村落,常接續演至幾十天。有許多地方若房屋遭火,火後須以“串客”謝火神,儼然一種成規。大概愈是所謂“不開通”的地方,演唱的愈多;開通地方,士紳多,警察易到,就演唱也只好偷偷摸摸地秘密進行了。年青的種田漢子,他們不但愛聽,且有許多想上臺唱給他人聽。趁閑暇學腔調,學姿勢,背唱辭,背“向口”,和他種戲迷沒有兩樣。他們利用著一點點的識字能力,從五六個銅子一冊的唱本上,學習戲中辭句。唱本中別字簡字俗字滿眼都是,他們全從聲音上去領會,論了解,卻比任何“讀書人”都迅速。…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1, 2019 at 9:32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