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主播's Blog (372)

傅抱石·中國畫的文人畫

中國的藝術思想,還是受著幾千年前的儒家道家思想的支配,直至今日,或亦不能說有了多大的變化。雖然洋風已吹了若干年,但大多數,還只是表面,只是某種極小限度的表面,對於傳統的一切,可謂依然故我,維護得相當周密的。所以中國畫的歷史,只有技法上的歧異,表現的最明顯,因此就把所以歧異的內在原因遮沒了。此外只是些畫人的傳記,和畫壇的故事,此外便沒有什麽。這種情形,在民國二十六年六月以前,決無例外。…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3, 2019 at 9:03pm — No Comments

蘆焚·陀螺的夢

隨手拈來了這個題目,意義上自己也還有些模糊,大有Inspiration的嫌疑。殆說是Inspiration,也確感到一些模糊的印象。以不大清楚的印象寫起來,總少不了刺手的;也未始不想到剽竊。世人多認剽竊是罪案,而我們真的板起面孔(啊!那可還了得!)審理起來,即令我們的子孫也還辨他不清。偷盜一事之所以在文學界不被重視,許是因為都與剽竊有難解的糾葛。但也不定冤枉好人。記得《陀螺》什麽的文章似有人做過,因為僅在書局廣告上瞥到,文章既沒有讀過,什麽裝束也未曾一會,想偷,書弄不到手,終極不過幻夢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3, 2019 at 9:03pm — No Comments

子欽·寧波灘簧

寧波灘簧土名叫做“串客”。最初原是農民們自己扮演自己欣賞的,現在雖有許多靠灘簧吃飯的人,住在鄉間,所謂“串客班”,有許多還是非職業的組織。

“串客”自清末便入禁例,原因是它“誨淫”。但禁盡管禁,演還是演。東錢湖西岸幾個漁民村落,每逢漁汛過後,打魚漢子回家歡樂的時節,演起“串客”來,一個村落,常接續演至幾十天。有許多地方若房屋遭火,火後須以“串客”謝火神,儼然一種成規。大概愈是所謂“不開通”的地方,演唱的愈多;開通地方,士紳多,警察易到,就演唱也只好偷偷摸摸地秘密進行了。年青的種田漢子,他們不但愛聽,且有許多想上臺唱給他人聽。趁閑暇學腔調,學姿勢,背唱辭,背“向口”,和他種戲迷沒有兩樣。他們利用著一點點的識字能力,從五六個銅子一冊的唱本上,學習戲中辭句。唱本中別字簡字俗字滿眼都是,他們全從聲音上去領會,論了解,卻比任何“讀書人”都迅速。…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une 1, 2019 at 9:32am — No Comments

葉聖陶·昆曲

昆曲本是吳方言區域里的產物,現今還有人在那里傳習。蘇州地方,曲社有好幾個,退休的官僚,現任的善堂董事,從課業練習簿的堆里溜出來的學校教員,專等冬季里開棧收租的中年田主少年田主,還有諸如此類的一些人,都是那幾個曲社里的社員。北平並不屬於吳方言區域,可是聽說也有曲社,又有私家聘請了教師學習的,在太太們能唱幾句昆曲算是一種時髦。除了這些“愛美的”唱曲家偶而登臺串演以外,“職業的”演唱家只有一個班子,這是唯一的班子了,就是上海大千世界的仙霓社。逢到星期日,沒有什麽事情來逼迫,我也偶而跑去,看他們演唱,消磨一個下午。…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May 16, 2019 at 8:19pm — No Comments

李輝英·驢皮影

故鄉從前每年的舊歷五月十三是廟會日子,廟會是白天,等到夜里就演驢皮影了。廟會才只一天,驢皮影卻要演上三夜:十一、十二、十三,三夜。影臺子搭在關帝廟前五丈遠的曠場上,臺口正對著山門。這三夜,兩扇朱紅的山門大敞著,使關老爺坐在正殿里一直可以看到影臺支出的影窗上。聽說這驢皮影是用以娛樂神爺們的。神爺們成年到頭盡在替眾生盡護衛之責,怎能不報答報答盛意呢。…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April 19, 2019 at 10:54pm — No Comments

姚廣濱·野臺戲

農村還沒演破產慘劇以前,在我的故鄉,人們最感快樂的時期要算是舊歷每年的正月間。這時田間沒有工作,天然給永遠不知辛苦的農民一個休息的機會,因而人們有工夫探探親,玩玩賭。可是最使人們興奮的卻是或遠或近的村子里演著的野臺戲。所以一臺野臺戲總可以有成千成萬的觀眾。演野臺戲的目的大概一半為酬神,一半為娛樂。而多在正月開演的原因,無非為利用人們正是有閑的機會。

我幼年的時候竟是一個野臺戲的迷戀者。無論距自己的村子多遠,只要聽到那里演戲,一定要求大人同我去看。鄉間的野臺戲確有一種特殊的風味,在其他任何娛樂場中是不能得到的,尤其在都市里。現在我回憶起來,還感到說不出的親切。…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April 19, 2019 at 11:12am — No Comments

林玉葉·秧歌

我底家鄉是在山東膠東半島上。這塊地方,物產也不豐富,商業也不發達。但因為它偏處一隅,年月還太平,所以就較山東其他各地富庶些。因此膠東民間底娛樂也較山東其他各地發達些。娛樂底種類最普通的是舊戲和秧歌兩種。差不多,每個村子每年都唱一次戲,像我們這樣的小鎮市,就每年照例唱兩次。但我現在所要說的是秧歌。…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March 31, 2019 at 11:44am — No Comments

朱今·我鄉的目蓮戲(下)

看了上面這一段敘述後,對於目蓮戲的形態和性質,我想大致可以明了的。下面再從其他的節目上,看看在目蓮戲上表現出來的大眾情緒是如何。

整個目蓮戲的節目編排,倒是經過相當的支配的,正戲和輕松的戲,互相間隔著,這給予演員的休息和觀眾精力的調劑,非常見功效。正戲除掉上面所說的目蓮、趕吊外,還有所設白馬駝金,是說一個人偷得了不少金銀後,就在那被偷的人家帶走一匹白馬給它駝了去;白馬駝了十里路,不走了,居然開口說起人話來,說是前一世曾經穿過他一雙草鞋的,今生替他駝了十里路的金銀,算還清了草鞋賬。偷兒聽了,心想一雙草鞋,要還我十里路賬,我白偷人家這許多金銀,將來怎麽還得了?一個轉念,自動地把金銀仍舊送回去,自己出家修行了。這節戲的名目,顯然是從《西遊記》上白馬駝經改編的,內容雖然提出些果報的事實,並以出家修行做結束,好像充滿佛教的氣氛,這比那些趕吊等等的節目,更其參雜了意識的修改和利用,也是顯然可見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March 14, 2019 at 12:21pm — No Comments

朱今·我鄉的目蓮戲(上)

我的故鄉,是江蘇省西南部的一個小縣,和安徽省郎溪縣毗連著,縣名叫做溧陽。目蓮戲就在郎溪溧陽一帶流行的。說是流行,其實只限於一兩個市鎮上,而且每年也只舉行次把次;因為演唱的歷史很久了,大家對於次把次的演唱,又是十分重視的,所以也就成為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目蓮戲的最大的特質,是它含有充分的神秘性。一般說起來,鄉村中平時舉行的社戲,大都總是為著敬神的;不過演出來的節目,卻集中在人的興趣上,所以為“神”的成分,究竟不如為“人”的成分多。至於目蓮戲,那就不同了,它雖然一樣吸引了許多的觀眾們,或許觀眾們要比社戲更加來得擁擠些,但是它的作用,可以說是完全屬於宗教性質的;具體地說,毋寧講它是大規模的禮醮和祈禱;它所表現的原始神鬼恐怖很強烈,因而造成演唱的環境中一種陰慘恐懼的氛圍來,這對於目蓮戲的本身,是增加不少莊嚴神秘的情緒的。…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March 14, 2019 at 12:18pm — No Comments

聞國新·燈棚紀勝

上元節是以燈著名的一個節氣。但在都市中我們所見到的是電燈光現映著的各色紙花牌樓,和由霓虹燈的線條里放射出的耀眼的晶光。像廊房頭條幾家燈店門口擺設著的各種動物形狀的紗燈、宮燈和八個一套的周圍由工筆繪成《西遊記》、《三國演義》故事的四角方燈,雖也美麗,卻究竟帶些貴族氣,遠沒有這僻野山村里的燈棚夠味兒。

說是燈棚,燈的種類並不多,只有兩種:一種是以長粗麻繩吊在棚頂上的四邊有硬木鑲框的玻璃燈,八個。樣子頗古老,記得畫得是二十四孝故事,那是用彩漆塗抹的一種粗笨畫法。一種是用竹篦做骨架的紗燈,形狀滾圓,徑約尺許,是拿三根長度相等的木棍沿著墻腳支在地上的,四個。顏色是紅紅的,土人又管它叫“氣死風”。這兩種燈都用蠟點燃,光焰不定。然而在這種氛圍里所呈露的一切,顯著極其素樸而帶些神秘性,這便是它的好處。…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20, 2019 at 10:18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以羊替牛

古時候,人們每到一定的日子,都要在祠廟里舉行一種祭祀儀式,以表示對神靈的虔誠、求得神靈的庇佑,這種祭祀儀式叫“祭鐘”。每逢祭鐘時,不是要殺一頭牛,就是要殺一只羊,然後將牛的頭或者羊的頭用大木盤子盛放在祭神的供桌上,人們就站在供桌前祈禱。

有一天,齊國都城里來了一個人,他牽著一頭牛從皇宮大殿前走過。這時,恰值齊宣王在大殿門口看見了,命人叫住那牽牛的人,便問道:“你打算把這頭牛牽到那里去呢?”那人回答說:“我要牽去宰了用來祭鐘。”

齊宣王聽了後,看了看那頭牛,然後說:“這頭牛本來沒有罪過呀,卻要白白地去死,看著它那嚇得顫顫抖抖、哆哆嗦嗦的樣子,我真不忍心看了。把它放了吧!”…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18, 2019 at 4:11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魯國少人才

魯哀公對拜見他的莊子深有感慨地說:“咱魯國儒士很多,唯獨缺少像先生這樣從事道術的人才。”

莊子聽了魯君的判斷,卻不以為然地持否定態度:“別說從事道術的人才少,就是儒士也很缺。”

魯哀公反問莊子:

“你看全魯國的臣民幾乎都穿戴儒者服裝,能說魯國少儒士嗎?”

莊子毫不留情地指出他在魯國的所見所聞:…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18, 2019 at 4:10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玉器和瓦罐

韓昭侯平時說話不大注意,往往在無意間將一些重大的機密事情泄露了出去,使得大臣們周密的計劃不能實施。大家對此很傷腦筋,卻又不好直言告訴韓昭侯。

有一位叫堂谿公的聰明人,自告奮勇到韓昭候那里去,對韓昭侯說:“假如這里有一隻玉做的酒器,價值千金,它的中間是空的,沒有底,它能盛水嗎?”韓昭侯說:“不能盛水。”堂豁公又說:“有一隻瓦罐子,很不值錢,但它不漏,你看,它能盛酒嗎?”韓昭侯說:“可以。”…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10, 2019 at 4:58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涸轍之魚

莊子家已經貧窮到揭不開鍋的地步了,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到監理河道的官吏家去借糧。

監河侯見莊子登門求助,爽快地答應借糧。他說:“可以,待我收到租稅後,馬上借你300兩銀子。”

莊子聽罷轉喜為怒,臉都氣得變了色。他忿然地對監河侯說:“我昨天趕路到府上來時,半路突聽呼救聲。環顧四周不見人影,再觀察周圍,原來是在乾涸的車轍里躺著一條鯽魚。”

莊子嘆了口氣接著說:“它見到我,像遇見救星般向我求救。據稱,這條鯽魚原住東海,不幸淪落車轍里,無力自拔,眼看快要乾死了。請求路人給點水,救救性命。”…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February 9, 2019 at 6:43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濫竽充數

古時候,齊國的國君齊宣王愛好音樂,尤其喜歡聽吹竽,手下有300個善於吹竽的樂師。齊宣王喜歡熱鬧,愛擺排場,總想在人前顯示做國君的威嚴,所以每次聽吹竽的時候,總是叫這300個人在一起合奏給他聽。

有個南郭先生聽說了齊宣王的這個癖好,覺得有機可乘,是個賺錢的好機會,就跑到齊宣王那里去,吹噓自己說:“大王啊,我是個有名的樂師,聽過我吹竽的人沒有不被感動的,就是鳥獸聽了也會翩翩起舞,花草聽了也會合著節拍顫動,我願把我的絕技獻給大王。”齊宣王聽得高興,不加考察,很痛快地收下了他,把他也編進那支300人的吹竽隊中。

這以後,南郭先生就隨那300人一塊兒合奏給齊宣王聽,和大家一樣拿優厚的薪水和豐厚的賞賜,心里得意極了。…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6pm — No Comments

王志之·說相聲(下)

這是以諷刺來取笑。此外還有抓著一點日常事件來瞎聊,一面說一面做,那種態度和舉動,在他們總會做得趣味風生。

“……什麽事情都有個一定的規矩,是絕不知亂的。譬如先生們每天早晨起床來,總是先把襪子穿上,再穿上褲子,穿汗衣,把臉洗了,口漱了,才把外衣穿上,帽子戴上,這才到穿衣鏡當前去看;絕沒有說一起床連什麽都不穿,就赤條條地跑去站在穿衣鏡當前………這是不合規矩的。”

“……譬如我們走路,照規矩總是出右腳左手向前,出左腳右手向前,要不這樣,多麽蹩扭?(說著,他就走給大家看)。走路的時候,兩只手不動也不成;站住了,手老是不停地搖晃也不好看。”…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22, 2019 at 3:26pm — No Comments

王志之·說相聲(中)

“黃先生”,那人忽然顯得很正經:“你這是幹什麽的?”

“你在問誰?”對方反問。

“就問你,黃先生。”

“我不姓黃!”

“你幹嗎又不姓黃呢?”

“我不姓黃就不姓黃!”對方顯得是生氣了:“告訴你說,我姓張。”

“啊,張先生,您貴姓呢?”…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22, 2019 at 3:26pm — No Comments

王志之·說相聲(上)

在茶館里,或是“扯誑埧”(即雜耍場)扯起一付不及方桌大小的籃布帳幕,一個人鑽進里面去,做出各種聲氣,這在我們家鄉——四川——叫做“相聲”。

這種“相聲”在性質上大概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葷的”,一種是“素的”——“暈的”是偏重在人類聲口的描述,“素的”則偏重在雀鳥和家畜的聲音模仿。…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22, 2019 at 3:25pm — No Comments

柯靈·酒

假如你向人提起紹興,也許他不知道這是一個歷史上的越國的古都,也許他沒聽說過山陰道上水秀山媚的勝景,也許他糊塗到這地方在中國哪一省也不大攪得清楚;可是他準會毫不含糊的告訴你:“唔,紹興的老酒頂有名。”

是的,說起紹興的黃酒,那實在比紹興的刑名師爺還著名,無論是雅人墨客,無論是販夫走卒,他們都有這常識:從老酒上知道的紹興。…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20, 2019 at 7:36pm — No Comments

賈祖璋 ·蜻蛉

蜻蛉是夏天最繁生的昆蟲,在水邊,在草地上,在天空中,隨處可以見到。尤其是傍晚或起陣頭雨的時候,每每合成大群,在天空回繞飛行。到了秋天,雖然不再見有這樣大群的飛行,但不是天氣極冷,也不會完全絕跡的。

在蜻蛉這一個名詞下,包括著許多種類,全世界所產有二千六百種,我國尚未經詳細調查,至少當有二、三百種。從分類上講,比較大形的一類叫做蜻蜓,小形的一類叫做蜻蛉,還有身體極纖細的一類叫做豆娘,比豆娘稍大的一類叫做水蜻蛉。豆娘和水蜻蛉前後翅同樣大小,常在比較陰暗的樹林中、草地上和水邊單獨飛行。蜻蜓和蜻蛉前翅較為狹長,能夠高飛,有幾種又能合群。…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18, 2019 at 8:2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