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mensional Man
  • Female
  • Jerlun,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1 Dimensional Man's Friends

  • Sindumin
  • Malacca 皇京港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Dramedy

Gifts Received

Gift

1 Dimensional Ma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1 Dimensional Man's Page

Latest Activit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11

她聽了一下。客廳的門開著;大廳的門開著;聽起來好像臥室的門也開著;而樓梯平台上的窗肯定開著,因爲那是她自己開的。窗必須開著,門必須關起來——就這麽簡單的事兒,難道他們就沒人記得住?她常常在晚上走進女僕的房間,發現窗戶都關著,屋子像烤爐一樣密不透風。只有那個瑞士姑娘瑪麗的房間是個例外,她甯可不洗澡也不能沒有新鮮空氣。在家鄉,她曾經說過:“那些山巒多麽美麗。”她的父親正在遠方奄奄待斃,拉姆齊夫人知道。他就要離開他的子女,讓他們當孤兒了。她一邊責備婢女,一邊示範(該怎麽鋪床,怎麽開窗,像一個法國女人一樣,把雙手一會兒合攏,一會兒伸開),在這個姑娘說話的時候,她身旁所有的被褥都悄悄地自動折疊好了,就像一隻鳥兒在陽光下飛翔了一陣之後,它的翅膀悄悄地自己收攏,它的藍色的羽毛一下子由明亮的藍鋼色變成了淡紫。她默默地站在那兒,因爲沒話可說。他患了喉癌。她在回想——她如何站在那兒,那姑娘又如何說,“家鄉的山巒多麽美麗”,但是沒有希望,無論如何沒有希望。她感到一陣煩躁,厲聲對詹姆斯說:“站著別動。別不耐煩。”他馬上明白她是真的發火了,就把腿站直了讓她量。燈塔看守人索爾萊的小男孩可能個兒要比詹姆斯矮小得多,…See More
Jan 27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10

“傑斯潑!”班克斯先生說。他們轉身朝椋鳥飛越平台的方向走去,尾隨著空中驚散疾飛的鳥群,穿過了高高的籬笆的缺口,一直走到拉姆齊先生跟前。他憂郁地對著他們哼了一聲。“誰又闖禍啦!”正在吟詩的拉姆齊先生完全沈浸在自我陶醉之中,他的雙眸激動得閃閃發光,他那憂郁而緊張的挑戰的目光,現在突然和他們的目光相遇了,互相凝視了片刻,在快要認出他們的一刹那間,他顫抖了;于是他想舉起手來遮住臉龐,但手剛舉到一半,又停了下來,好像在急躁的、羞愧的痛苦之中,他要閃避、甩開他們正常的目光,好像他懇求他們把明知不可避免的事兒延宕片刻,好像他的吟誦被人打岔所引起的孩子氣的憤恨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甚至在他被人撞見的一刹那間,他也沒有徹底垮下來,而是決心要執著于這種痛快的情緒,這種既使他羞愧又使他沈醉的不合規範的狂熱吟誦——他突然轉過身去,砰地一聲對著他們關上了他私室的門。莉麗·布里斯庫和班克斯先生不安地仰望天空,發現剛才被傑斯潑的槍聲驚散的那群椋鳥,正棲息在那幾棵榆樹的樹梢上。5拉姆齊夫人擡起頭,望見威廉·班克斯和莉麗經過窗前。“如果明兒天不放晴,”她說,“還有後天呢。現在……”她邊說邊在心里思忖:莉麗那雙斜…See More
Jan 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9

這位莉麗·布里斯庫會怎麽想?誰能不注意到他身上滋長起來的那些壞習慣?也許是怪癖,是弱點?如此有才華的人物,竟然會處于如此低下的精神境界,實在令人吃驚——不過這句話太苛刻了——他竟然如此依賴于人們的贊揚。“噢,但是,”莉麗說,“想一想他的工作吧!”每當她“想起他的工作”,她總是在想像中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面前一張廚房里用的大桌子。這是安德魯幹的好事。她問他,他爸爸寫的書是講什麽的。“主體、客體與真實之本質,”安德魯說。她說,老天爺,她可不懂那是什麽意思。“那末妳就想像一下,廚房里有張桌子,”他對她說,“而妳卻不在那兒。”[4]因此,現在每當她想起拉姆齊先生的工作,她眼前總會浮現出一張擦洗乾淨的廚桌。目前它就懸浮在一棵梨樹的桠杈上,因爲他們已經來到了果園。她費勁地努力集中思想,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有銀色節疤的樹皮上,或者那魚形的樹葉上,而是集中在一張廚桌的幻影上,一張那種擦洗乾淨的木板桌子,帶著節節疤疤的木紋,完整紮實就是它多年來所顯示的優點,現在它就四腳朝天地懸空在那兒。當然囉,如果把美麗的黃昏,火紅的晚霞,湛藍的海水和銀色的樹皮濃縮成一張白色的四條腿的桌子,如果一個人老是這樣看到事物生硬的…See More
Jan 19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8

他們倆站在那兒微笑。他們先是被奔騰的波濤,後來又被一艘破浪疾駛的帆船激起了一種共同的歡樂感覺。那條帆船在海灣里劃開一道彎曲的波痕,停了下來,船身顫抖著,讓它的風帆降落;然後,出于一種要使這幅畫面完整的自然本能,在注視了帆船的迅速活動之後,他們倆遙望遠處的沙丘,他們剛才所感到的歡樂蕩然無存,一種憂傷的情緒油然而起——因爲那畫面還有不足之處,因爲遠處的景色似乎要比觀景者多活一百萬年(莉麗想道),早在那時,這片景色就已經在和俯瞰著沈睡的大地的天空娓娓交談了。望著遠處的沙丘,威廉·班克斯想起了拉姆齊:想起了在威斯特摩蘭的一條小徑,想起了拉姆齊,帶著那種似乎是他的本色的寂寞孤僻,獨自一人沿著那條道路踯躅。他的散步突然被打斷了,威廉·班克斯回想起來(這肯定是由于某種確實發生過的意外事件),被一隻伸出翅膀來保護一窩雞雛的老母雞打斷了。拉姆齊停下腳步,用手杖指著老母雞說“漂亮——漂亮”,一束奇異的光照進了他的心窩。班克斯想道,那表明他性情質樸,同情弱者,但是,他好像覺得,也就是在那條岔道上,就在那兒,他們的友誼中斷了。在那以後,拉姆齊結了婚。後來出于某種原因,他們的友誼的核心消失了。他說不出這究竟是誰…See More
Jan 1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7

拉姆齊先生凝視著他們。他目光盯著他們,卻好像沒見到他們。那使他們倆覺得有點尴尬。他們倆無意之中看到了他們本來沒想到會看見的事情。他們侵犯了別人的隱私。因此,莉麗想道,班克斯先生可能是想找個借口躲開,走到聽不見拉姆齊先生吟詩的地方去,所以他幾乎馬上就說,有點兒涼飕飕的,建議去散散步。對,她願意去散步。然而,她對她的畫又戀戀不舍地望了一眼。茄瑪娜花呈鮮豔的紫色;那牆壁潔白耀眼。既然她看到它們是這般模樣,如果她不把它們畫成青紫和潔白,她就會覺得問心有愧,盡管自從畫家龐思福特先生來過之後,把一切都看成是蒼白、雅致而半透明的,已成爲一種時尚。然而,在顔色底下還有形態。當她注視之時,她可以把這一切看得如此清楚,如此確有把握;正當她握筆在手,那片景色就整個兒變了樣。就在她要把那心目中的畫面移植到畫布上去的頃刻之間,那些魔鬼纏上了她,往往幾乎叫她掉下眼淚,並且使這個把概念變成作品的過程和一個小孩穿過一條黑暗的弄堂一樣可怕。這就是她經常的感覺——她得和概念與現實之間的可怕差距抗爭,來保持她的勇氣,並且說,“這就是我所見到的景象;這就是我所見到的景象,”借此抓住她的視覺印象的一些可憐的殘餘,把它揣在胸前,…See More
Jan 14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6

他們停止了談話,那就是她情緒突然變化的原因。過了一秒鍾,她就從那種神經緊張的狀態中解脫出來,好像爲了補償她剛才那種不必要的感情損耗,她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她感到冷漠、有趣,甚至有點兒幸災樂禍,她猜測的結論是:可憐的查爾士·塔斯萊已經被她的丈夫駁得體無完膚。這對她說來是無關緊要的。如果她的丈夫需要犧牲品的話(而且他確實需要),她很高興把剛才和她的小兒子過不去的查爾士·塔斯萊交給他處置。她擡起頭,又靜聽了片刻,好像她在等待某種聽慣了的聲音,某種規則的、機械的聲音;後來,她聽到了某種有節奏的聲音,一半像說話,一半像吟詩;她的丈夫一面在平台上來回踯躅,一面發出某種介乎感慨和歌詠之間的聲調;她的心情又感到寬慰了,她肯定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就重新低頭注視放在膝上的那本商品說明書,找出一幅六刃折刀的圖片,詹姆斯得非常小心,才能把它剪下來。突然間一聲大叫,好像出自半睡半醒的夢遊者之口:“冒著槍林彈雨”[2]或者諸如此類的詩句,在她耳際強烈地震響,使她提心吊膽地轉過身來環顧四周,看看是否有人聽見他的喊聲。她很高興地發現只有莉麗·布里斯庫在場;那可沒什麽關係。但是,看到那位姑娘站在草坪邊緣繪畫,這使她想起,她…See More
Jan 8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5

那片景色,她停下了腳步,睜大了變得更加灰暗的眼睛說道,正是她的丈夫所最喜愛的。她沈默了片刻。現在,她說,藝術家們已經來到了這兒。果然,離他們僅僅數步之遙,就站著一位畫家,他頭戴巴拿馬草帽,足登黃色皮靴,嚴肅、溫和、專注;盡管有十來個男孩在圍觀,他紅潤的圓臉上流露出怡然自得、心滿意足的表情;他凝視著前方的景色,每望一眼,就把畫筆的筆尖蘸一下調色板上一堆堆綠色或粉紅色的柔軟顔料。自從三年前畫家龐思福特先生來過之後,她說,所有的畫兒全是這般模樣:一片暗綠色的海水,點綴著幾艘檸檬黃的帆船,而在海灘上是穿著粉紅色衣裙的婦女。當他們走過的時候,她審慎地瞥視那幅畫。她祖母的朋友們,她說,作起畫來可煞費苦心;他們先把顔料混和,然後研磨,再罩上濕布,使顔色保持滋潤。因此,塔斯萊先生猜想,她的意思是要他看出那個人畫得馬馬虎虎。人家是這樣說的吧?那些色彩不協調?是這樣說的吧?有一種異乎尋常的感情,在這次散步過程中不斷地發展著;當他在花園里要替拉姆齊夫人拿手提包的時候,這感情就開始萌發了;在城里,當他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她的時候,這感情已經增強了;在這異常的感情影響之下,他看到自己的形象和他向來熟悉的一切事物…See More
Dec 31, 20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4

在他們走向漁村的那條路上,拉姆齊夫人說,要是卡邁克爾先生沒締結那不幸的婚姻,他本來可以成爲一位大哲學家。她端端正正撐著那把黑色的陽傘,帶著一種難以描摹的、有所期待的神態向前走,就像她要去會見在街角等待她的什麽人似的。她透露了卡邁克爾先生的身世:他在牛津與一位姑娘陷入了情網,很早就結了婚;身無分文,去了印度;翻譯了一點詩歌,“我相信那挺美;”他想給男孩子們教點波斯文或梵文,可那又頂什麽事?——結果他就躺在那兒草地上,就像他們剛才見到的那副模樣。塔斯萊受寵若驚;他一貫受人冷待,拉姆齊夫人把這些話都給他說了,使他大爲寬懷。他又恢復了自信。拉姆齊夫人獨具慧眼,竟然能賞識在窮困潦倒之中的男子的高度才華,並且承認所有當妻子的——她並不責怪那位姑娘,並且相信他們的結合曾經是幸福的——都要順從地支持她們丈夫的工作。她使塔斯萊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豪感,他想,要是他們坐出租汽車的話,他情願自己來付車費。他可以給她拿著那個小小的手提包嗎?不,不,她說,她總是自個兒拿著它…See More
Dec 25, 20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3

剛吃完飯,拉姆齊夫婦的八個兒女就像小鹿一般悄悄地溜走了,他們躲進了自己的臥室,那兒才是他們自己的小天地,在整幢屋子里,再也沒有別的隱蔽之處,可以讓他們展開爭論了,他們在那兒把各種事情都一樁樁地議論一番:塔斯萊的領帶;一八三二年的英國議會選舉法修正案;海鷗與蝴蝶;各種人物等等。孩子們的臥室就在屋子的頂樓,各室之間僅有一板之隔,每一聲腳步響都清晰可聞,當孩子們喋喋不休地爭論之時,陽光照進了這一間間小閣樓,那瑞士姑娘[1]正在爲她住在格立森山谷身患癌症奄奄一息的父親低聲啜泣,陽光把房間里的球拍、法蘭絨襯衣、草帽、墨水瓶、顔料罐、甲蟲和小鳥腦殼都照亮了,陽光照射到一條條釘在牆上的海藻,使它們散發出一股鹽分和水草的味兒,在海水浴後用過的、黏著沙礫的毛巾上,也帶有這種氣味。爭吵,分歧,意見不合,各種偏見交織在人生的每一絲纖維之中;啊,爲什麽孩子們小小年紀就已經開始爭論不休?拉姆齊夫人不禁爲之歎息。他們實在太喜歡評頭品足了,她的孩子們。他們簡直胡說八道,荒唐透頂。她拉著詹姆斯的手,離開了餐室;只有他不願和哥哥姐姐們一塊兒走開,總是依傍著母親。她覺得簡直有點兒荒謬——天曉得,人們的分歧已經夠多的了,他…See More
Dec 24, 20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2

“胡說,”拉姆齊夫人十分嚴厲地說。他們從她那兒學到了誇大其詞的習慣,他們暗示(那倒也的確是事實)她邀請了太多的客人,甚至別墅里都住不下了,不得不把一些客人安置到城里去;撇開這些不談,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對她的客人無禮,尤其是對那些一貧如洗的青年男子,她的丈夫說他們“才藝超群”,他們是他的崇拜者,是到這兒來度假期的。她的確把所有的異性都置于她的卵翼之下,對他們愛護備至;她自己也說不上來,這是爲了什麽原因,也許是因爲他們的騎士風度、英勇剛毅,也許是因爲他們簽訂了條約、統治了印度、控制了金融,顯示了非凡的氣魄;歸根結蒂,還是爲了他們對她的態度,一種孩子氣的信賴和崇敬;沒有一個女人會對此漠然置之而不是欣然接受;一位上了年紀的婦女,可以坦然接受青年男子的這種敬慕之情而不失身分,要是年輕姑娘受到這種崇拜,那可是一場災難——謝天謝地,她的女兒們可千萬別受到這種崇拜!——一位姑娘不會刻骨銘心地感受它的價值和內涵!她回過身來嚴厲地訓斥南希。塔斯萊先生並未追隨他們,她說。他是被邀請來的。他們得想個辦法來解決所有的問題。也許會有更簡單的辦法,更省力的辦法,她歎息道。她在鏡中看到自己灰白的頭髮、憔悴的面容,才五十…See More
Dec 22, 20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1, 20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一封來信》

一封關於春小麥,關於紅醋栗樹叢、櫻桃樹的來信,一封我的老母親的來信,那是以顫抖的手寫下的粗糙的信啊!字字句句都是三葉草地,熟透的黑麥和開花的田野,都是她長年管理著的遠遠近近的一切事物。在上帝可靠的保護下,陽光照耀著那些毗鄰的農舍,清徹悅耳的鐘聲歡快地敲著降和平於世界。在那花園的香氣中,在薰衣草和晚禱歌的氣息中,在星期日的一片寧靜里,她寫信給我。總是日日夜夜的忙碌,總是沒有休息,在遠方的我知道——哦,神秘!——這是無窮無盡的。 選自《幸運人的路》(1921) 石琴娥雷抒雁譯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1891-1974)瑞典詩人、劇作家和小說家。1940年當選為瑞典科學院院士,1951年“由於作品中為人類面臨的永恒的疑難尋求解答所表現出的藝術活力和真正獨立的見解”而榮獲諾貝爾文學獎金。拉格克維斯特的作品注重探討人生的意義,堅信人類定能戰勝邪惡,內容大多是善與惡的鬥爭。他是瑞典文學中最重要的表現主義作家。主要作品有詩集《苦悶》(1916)、《幸運人的路》(1921)、《傍晚大地》(1953),小說《絞刑吏》(1934)、《侏儒》(1944)、《巴拉巴》(1950)和《西比爾》(1956)等。See More
Feb 26, 20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誰在我童年時代從窗戶旁經過》

誰在我童年時代從窗戶旁經過,往玻璃窗上呵著氣,在我的童年,在那深深的沒有星光的夜晚,是誰走過。他用手指在窗戶上作了一個記號,在濕淋的玻璃上,用他柔嫩的手指,沈思著往前走。留下我單獨一個人,永遠。我怎麽能猜出這個記號,那潮濕的呵氣中的記號。它停得那樣短暫,短得不足以猜出,永遠、永遠猜不出的記號。早晨起來窗框是清爽的,我看到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一切都是那樣陌生,在窗後,我的靈魂多麽孤獨和恐懼。是誰走過了,經過我童年深深的夜晚,留下我單獨一個人,永遠。 選自《傍晚大地》(1953)石琴娥雷抒雁譯See More
Feb 20, 20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當你用溫柔的手……》

當你用溫柔的手合上我的眼睛我的周圍都是光明像在一個充滿陽光的國度你想把我淹沒在黃昏中而一切變得光明!你所贈與我的一切都是光明,僅是光明。 北島譯See More
Feb 2, 20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苦悶》

苦悶,苦悶是我的遺產,我的喉嚨的傷口,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如今那佈滿泡沫的天空凝結在夜的粗糙的手裏;如今那森林和堅硬的高地荒涼地升起,倚著那低矮的蒼穹。一切是多麽艱難,多麽僵化、陰郁和沈寂!在這遮暗的空間我到處摸索感到手指碰上懸崖那銳利的邊緣我劃破向上伸出的雙手在冰凍的殘雲上,直到它們淌血。哦,我扯掉手指上的指甲,我劃破極度疼痛的雙手在高地和遮暗了的森林上,在天空的黑鐵上,在寒冷的土地上!苦悶,苦悶是我的遺產,我的喉嚨的傷口,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北島譯See More
Jan 31, 20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詩選《風在四點驟然刮起》

風在四點驟然颳起風在四點驟然颳起,撞擊著在生與死之間擺動的鐘鈴這里,在死亡的夢幻國土中混亂的爭鬥出現了蘇醒的迴音它究竟是夢呢還是其他 ?當逐漸變暗的河面競是一張流著汗和淚的臉時我的目光穿越漸暗的河水營地的篝火與異國的長矛一起晃動。這兒,越過死亡的另一河流韃靼族的騎兵搖晃著他們的矛頭。 綠豆 譯See More
Jan 23, 2021

1 Dimensional Man's Blog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11

Posted on January 6, 2023 at 10:00pm 0 Comments

她聽了一下。客廳的門開著;大廳的門開著;聽起來好像臥室的門也開著;而樓梯平台上的窗肯定開著,因爲那是她自己開的。窗必須開著,門必須關起來——就這麽簡單的事兒,難道他們就沒人記得住?她常常在晚上走進女僕的房間,發現窗戶都關著,屋子像烤爐一樣密不透風。只有那個瑞士姑娘瑪麗的房間是個例外,她甯可不洗澡也不能沒有新鮮空氣。在家鄉,她曾經說過:“那些山巒多麽美麗。”她的父親正在遠方奄奄待斃,拉姆齊夫人知道。他就要離開他的子女,讓他們當孤兒了。她一邊責備婢女,一邊示範(該怎麽鋪床,怎麽開窗,像一個法國女人一樣,把雙手一會兒合攏,一會兒伸開),在這個姑娘說話的時候,她身旁所有的被褥都悄悄地自動折疊好了,就像一隻鳥兒在陽光下飛翔了一陣之後,它的翅膀悄悄地自己收攏,它的藍色的羽毛一下子由明亮的藍鋼色變成了淡紫。她默默地站在那兒,因爲沒話可說。他患了喉癌。她在回想——她如何站在那兒,那姑娘又如何說,“家鄉的山巒多麽美麗”,但是沒有希望,無論如何沒有希望。她感到一陣煩躁,厲聲對詹姆斯說:…

Continue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10

Posted on January 5, 2023 at 9:30pm 0 Comments

“傑斯潑!”班克斯先生說。他們轉身朝椋鳥飛越平台的方向走去,尾隨著空中驚散疾飛的鳥群,穿過了高高的籬笆的缺口,一直走到拉姆齊先生跟前。他憂郁地對著他們哼了一聲。“誰又闖禍啦!”…

Continue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9

Posted on January 4, 2023 at 9:30pm 0 Comments

這位莉麗·布里斯庫會怎麽想?誰能不注意到他身上滋長起來的那些壞習慣?也許是怪癖,是弱點?如此有才華的人物,竟然會處于如此低下的精神境界,實在令人吃驚——不過這句話太苛刻了——他竟然如此依賴于人們的贊揚。

“噢,但是,”莉麗說,“想一想他的工作吧!”

每當她“想起他的工作”,她總是在想像中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面前一張廚房里用的大桌子。這是安德魯幹的好事。她問他,他爸爸寫的書是講什麽的。“主體、客體與真實之本質,”安德魯說。她說,老天爺,她可不懂那是什麽意思。“那末妳就想像一下,廚房里有張桌子,”他對她說,“而妳卻不在那兒。”[4]…

Continue

弗吉尼亞·伍爾芙:到燈塔去 8

Posted on January 3, 2023 at 9:30pm 0 Comments

他們倆站在那兒微笑。他們先是被奔騰的波濤,後來又被一艘破浪疾駛的帆船激起了一種共同的歡樂感覺。那條帆船在海灣里劃開一道彎曲的波痕,停了下來,船身顫抖著,讓它的風帆降落;然後,出于一種要使這幅畫面完整的自然本能,在注視了帆船的迅速活動之後,他們倆遙望遠處的沙丘,他們剛才所感到的歡樂蕩然無存,一種憂傷的情緒油然而起——因爲那畫面還有不足之處,因爲遠處的景色似乎要比觀景者多活一百萬年(莉麗想道),早在那時,這片景色就已經在和俯瞰著沈睡的大地的天空娓娓交談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