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mensional Man
  • Female
  • Jerlun,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1 Dimensional Man'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Dramedy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1 Dimensional Ma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1 Dimensional Man's Page

Latest Activit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秋》

廣袤的原野上。傍晚,溝壑中有薄霧冉冉升起;跑累了的馬放慢了步子。每一個黃昏都使我陶醉,仿佛我是第一次聞到了大地的氣息。這樣的時刻,我愛獨自坐在林邊的陡坡上,四處鋪滿落葉。我諦聽那遠遠傳來的耕作的歌,凝視著夕陽在原野的盡頭緩緩睡去。濕潤的季節,諾曼底多雨的土地……漫步——荊棘叢生但並不崎嶇的曠野——突出的峭壁——森林——冰凍的小河。樹蔭下的憩息,聊天——深褐色的蕨。唉,草原,為什麽我們的旅途中見不著你?我們多麽想騎馬穿越你呵。我們沒有這樣想過嗎?(整個草原都讓森林給圍住了。) 薛菲譯 安德烈·紀德(1869-1951)法國著名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說《田園交響曲》、《偽幣制造者》等,散文詩集《人間食糧》等。194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為了他廣包性的與有藝術質地的著作,在這些著作中,他以無所畏懼的對真理的熱愛,並以敏銳的心理學洞察力,呈現了人性的種種問題與處境”。See More
yesterda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 《喜悅,喜悅的淚水》

“喜悅,喜悅,喜悅的淚水呵……”你淩駕於人間那種種痛苦和喜悅之上,是的,我預感到這令人炫目的喜悅。我無法到達那塊巖石呵,那名叫幸福的巖石……但要不是最終將趨之於它,那我明白我的一生便將流於虛幻……可是主啊,你對拋棄了欲念的純潔的靈魂卻說:“從此有福了,”那可是你神聖的話語:“死在主懷里的從此有福了。”那麽說我必須等到死嗎?我的信念在這兒動搖了。主啊,我竭盡全力向你呼喊。我是身處黑夜等待著黎明。我呼喊你一直呼喊到死。寬恕我的心吧。我突然渴望起幸福來了……要不,我該自信我已得到它了嗎?猶如一隻急切不安的小鳥,與其說報曉,還不如說是呼喚日出,在拂曉前啼囀,我該不等到夜色闌珊就歌唱嗎?薛菲譯See More
Frida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給娜塔那埃拉》

娜塔那埃拉,你無法想像酣飲日光的後果!持久不斷的熱會帶來何等的肉體陶醉!橄欖枝橫在半空,山崗之上是沓遠的藍天。咖啡館門外傳來悠揚的笛聲。阿爾及爾顯得如此炎熱,充滿節日的歡樂,使我不得不想離開它三天。來到布麗塔,我發現那兒正值橙花怒放……拂曉,我便出門散步;雖沒注視什麽,卻看清了一切。在我內心深處孕育和合成的那支交響樂並非來自我的聽覺,而是來自我的感覺。隨著時光的流逝,我的激動緩和了。 薛菲譯See More
Jul 2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欲望,美麗的欲望》

欲望!美麗的欲望!我將給你們帶回壓碎的葡萄,我將再次斟滿你們巨大的酒杯,讓我回家吧——但願你們陶醉而睡去時,我能戴上纏有紅緞帶的長春藤花冠,遮住我前額的憂傷!薛菲譯 See More
Jul 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有時候》

有時候,當一隻小鳥鳴囀,或者一陣風刮過樹杈,或者一條狗吠叫在遠處農家,我都要久久地傾聽,緘默無語,我的靈魂飛向過去,直至被遺忘的千百年前,我眼中,小鳥和飄拂的風,完全一樣,都是我的兄弟。我的靈魂是一棵樹,一頭獸,一朵雲彩。轉化不停,輪迴不已,你向我提問。我能回答什麽?張佩芬譯See More
May 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別再等待》

別再等待,別再等待啦!哦,堵塞的道路,已經輪到我了,我要超越你!陽光告訴我,欲望就是我最好的向導。今天早晨,一切都那麽惹我喜愛。無數閃爍的光線凝聚在我的心頭。我以種種細微的“感觸”來編織那奇妙的衣衫:神衝著我微笑,我也以微笑回答。誰說偉大的伴已經死去?我透過呼出的水汽見到了他。我的嘴唇也迎向他。今天早上,他不是悄悄說過:“您還等什麽?”用思想和雙手把一切帷幔都拉開,直到眼前呈現的只有一片光明,一片赤裸。 薛菲譯See More
Apr 29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夢》

永遠總是這同一個夢:一棵紅花盛開的栗樹,一座花園,滿是夏日鮮花,一所老屋孤零零聳立園前。那靜靜花園所在的地方,母親曾把繈褓中的我輕搖,也許——日子已經太久——花園、老屋和栗樹已不復存在.也許那里已是一片草地,鋤犁和釘耙來來往往,家鄉,花園,老屋和栗樹,一無所有,只剩下我的夢。 張佩芬譯See More
Apr 1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獻身》

哦,我的體內的全部血管是怎樣開放更香的花,自從我認識你;瞧,我走得更加輕快,更加筆直,而你卻只是等待——你到底是誰?瞧,我感到,我怎樣遠離自己,我怎樣一葉一葉地把故我失掉。只有你的微笑完全像明星,在你的、又在我的上空照耀。縱觀我童年時代,還無以名之的那些像水一樣閃耀的一切,我要以你命名,在祭臺之旁,祭臺上面點的燈是你的頭髮,裝飾的輕鬆的花環是你的乳房。錢春綺譯See More
Apr 8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弄瞎我的眼睛……》

弄瞎我的眼睛:我還能看見你,塞住我的耳朵:我還能聽到你,沒有雙足,我還能走到你那里,沒有嘴,我也還能對你宣誓。打斷我的臂膀,我還能用我的心,像用我的手一樣,把你抓牢,撳住我的心,額上的脈管還會跳,你如果放火燒毀我的額頭,我就用我的血液將年承受。 錢春綺譯See More
Apr 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傍晚的對話》

你為何像做夢般望那被雲遮掩的景色?我把我的心交給你的美麗的手里。它是如此充滿了說不出來的幸福,如此熱烈——難道你沒有感覺到?你露著冷淡的微笑把它還給了我。靜靜的苦痛……它不作聲。它冰涼了。 錢春綺譯See More
Apr 4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美好的世界》

無論年老或年輕時,我始終感覺到:黑夜里,一座山,陽臺上一個沈默的女性,月光下略有起伏的一條白色的路,從我懷著眷念的軀體里奪走了恐懼的心。啊,火熱的世界,啊,你這位陽臺上白皙的女性,山谷里吠叫的狗,滾滾遠去的火車,你們始終是我最甜蜜的幻想和夢境,啊,盡管你們撒謊,盡管你們騙得我好不傷心。我常常嘗試踏上通往可怕的“現實”的道路,那是官吏、法律、時髦和金錢行市主宰的地方,但我始終孤獨地逃跑,既死亡又感到獲得了解放,返回那幻夢與令人幸福的癡愚如清泉噴湧的地方。黑夜里樹間悶熱的風,黝黑的吉普塞女人,充滿愚蠢的眷念和詩人的芳香的世界,你的閃電使我震顫,我聽到你的聲音在呼喚,我永遠沈醉在其中的美好世界。 錢春綺譯See More
Mar 30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七月的孩子》

我們,七月里出生的孩子,喜愛白茉莉花的清香,我們沿著繁茂的花園遊逛,靜靜地耽於沈重的夢里.大紅的罌粟花是我們的同胞,它在麥田里,灼熱的墻上,閃爍著顫巍巍的紅光,然後,它的花瓣被風颳掉.我們的生涯也要像七月之夜,背著幻夢,把它的輪舞跳完熱衷於夢想和熱烈的收獲節,手拿著麥穗和紅罌粟的花環. 錢春綺譯 赫爾曼·黑塞(1877-1962)20世紀著名的德語作家和詩人,生於德國,晚年入瑞士籍。著有詩集《浪漫主義之歌》,小說《在輪下》、《荒原狼》等。1946年獲諾貝爾文學獎。See More
Mar 22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白雲》

瞧,她們又在蔚藍的天空里飄蕩,仿佛是被遺忘了的美妙的歌調一樣!只有在風塵之中跋涉過長途的旅程,懂得漂泊者的甘苦的人才能了解她們。我愛那白色的浮雲,我愛太陽、風和海,因為她們是無家可歸者的姊妹和使者。 錢春綺譯See More
Mar 19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霧中》

在霧中散步真是奇妙!一木一石都很孤獨,沒一棵樹看到別棵樹,棵棵都很孤獨。當我的生活明朗之時,我在世上有很多友人,如今,由於大霧彌漫,再也看不到任何人。確實,不認識黑暗的人,決不能稱為明智之士,難擺脫的黑暗悄悄地把他跟一切人隔離。在霧中散步真是奇妙!人生就是孑然獨處。沒一個人了解別人,人人都很孤獨。 錢春綺譯See More
Mar 4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王海桑·我是你流浪過的一個地方 (14)

23 最終我必將接受現實 但我知道—— 生活一思索都是疑問 唱出來才是歌 我選擇後者 24 下一個一千年,如果有 如果我可以再一次做人,而遇上你 我要掙很多錢,在水邊,買一幢 有玫瑰花有咖啡的房子 然後娶你為妻—— 月光是我們的,水聲是我們的 我們純潔地做愛 慢慢講美麗的故事 然後養一百個漂亮的孩子 圍著我,圍著你 而這一次,我一生對不起你 因為我是個如此住在夢中的人有一天,當我死了,想到你會流淚 我已如此幸福。真想告訴你 你是我一生中的一件最美好的事 當你死了,當你回到落葉化成的泥土 我將認出你,我的心將挨著你 不聲不響,你知道是我,我知道是你See More
Feb 1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王海桑·我是你流浪過的一個地方 (13)

21 我不曾愛過你 我只是擔心你的一生 只是想知道你在那兒很好 想著你已經找到幸福 如果我說過愛你,請原諒我 我只是無法忍住傷心 於是你終於離開 可你離開得已經太遲 22 我的心無法安慰 我的心需要忘記 所以我要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去忘記一個人 去忘記一些事 然後回來,以雙手進入生活See More
Feb 11

1 Dimensional Man's Blog

安德烈·紀德詩選 《喜悅,喜悅的淚水》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喜悅,喜悅,喜悅的淚水呵……”

你淩駕於人間那種種痛苦和喜悅之上,是的,我預感到這令人炫目的喜悅。我無法到達那塊巖石呵,那名叫幸福的巖石……但要不是最終將趨之於它,那我明白我的一生便將流於虛幻……可是主啊,你對拋棄了欲念的純潔的靈魂卻說:“從此有福了,”那可是你神聖的話語:“死在主懷里的從此有福了。”那麽說我必須等到死嗎?我的信念在這兒動搖了。主啊,我竭盡全力向你呼喊。我是身處黑夜等待著黎明。我呼喊你一直呼喊到死。寬恕我的心吧。

我突然渴望起幸福來了……要不,我該自信我已得到它了嗎?猶如一隻急切不安的小鳥,與其說報曉,還不如說是呼喚日出,在拂曉前啼囀,我該不等到夜色闌珊就歌唱嗎?

薛菲譯

安德烈·紀德詩選《秋》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廣袤的原野上。傍晚,溝壑中有薄霧冉冉升起;跑累了的馬放慢了步子。每一個黃昏都使我陶醉,仿佛我是第一次聞到了大地的氣息。這樣的時刻,我愛獨自坐在林邊的陡坡上,四處鋪滿落葉。我諦聽那遠遠傳來的耕作的歌,凝視著夕陽在原野的盡頭緩緩睡去。

濕潤的季節,諾曼底多雨的土地……

漫步——荊棘叢生但並不崎嶇的曠野——突出的峭壁——森林——冰凍的小河。樹蔭下的憩息,聊天——深褐色的蕨。

唉,草原,為什麽我們的旅途中見不著你?我們多麽想騎馬穿越你呵。我們沒有這樣想過嗎?

(整個草原都讓森林給圍住了。)…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詩選《給娜塔那埃拉》

Posted on July 22, 2020 at 10:53pm 0 Comments

娜塔那埃拉,你無法想像酣飲日光的後果!持久不斷的熱會帶來何等的肉體陶醉!橄欖枝橫在半空,山崗之上是沓遠的藍天。咖啡館門外傳來悠揚的笛聲。阿爾及爾顯得如此炎熱,充滿節日的歡樂,使我不得不想離開它三天。來到布麗塔,我發現那兒正值橙花怒放……

拂曉,我便出門散步;雖沒注視什麽,卻看清了一切。在我內心深處孕育和合成的那支交響樂並非來自我的聽覺,而是來自我的感覺。隨著時光的流逝,我的激動緩和了。


薛菲譯

安德烈·紀德詩選《欲望,美麗的欲望》

Posted on July 22, 2020 at 10:48pm 0 Comments

欲望!美麗的欲望!我將給你們帶回壓碎的葡萄,我將再次斟滿你們巨大的酒杯,讓我回家吧——但願你們陶醉而睡去時,我能戴上纏有紅緞帶的長春藤花冠,遮住我前額的憂傷!

薛菲譯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