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墾文創慕課》推薦精彩文獻,歡迎學習: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57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June 6, 2024 at 10:02am

以文化軟實力涵養科技硬實力

對創新和科學文化的思考有歷史性、地域性兩個維度。

各國正在塑造怎樣的科學文化?中國加快推進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需要怎樣的科學文化?9月9日上午,2023浦江創新論壇·創新文化論壇將在東郊賓館舉行。時隔幾年,文化論壇回歸浦江創新論壇,探討科技創新背後的文化土壤,關注中國新時代創新文化建設。這場論壇邀請到哪些演講嘉賓?他們將與觀眾分享哪些研究成果和觀點?記者采訪了本次論壇承辦方的專家,讓讀者對論壇亮點先睹為快。

兩個維度看科學和創新文化

2023浦江創新論壇·創新文化論壇的主題為「追光:創新的精神與動力」,由科學技術部和上海市政府主辦,科技日報社、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上海市科技工作黨委、上海市科委、同濟大學、解放日報社、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承辦。

為何確立這一主題?承辦方的詮釋是:科學文化是科學技術發展和創新的精神土壤和動力之源。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在勇攀科技高峰的道路上形成了各具地方特色的科學文化。「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鑑而豐富」。中西科學文化交流的先驅徐光啟曾發出感慨:「欲求超勝,必先會通。」交流、會通,是科學文化的基本內涵。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持續深入發展。培育與時俱進的科學文化是各國科技發展的重要力量,因此,一些思考與研討正當其時——各國正在塑造怎樣的科學文化?中國加快推進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需要怎樣的科學文化?本次論壇邀請多位國內外專家,圍繞科學文化這一議題展開探討,以促進科學文化的互鑑。

「我們對於科學文化和創新文化的思考與研討,有歷史性、地域性兩個維度。」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李輝研究員說,歷史性維度聚焦中國,從明代上海人徐光啟推動中西文化交流、引進歐洲科學技術,到近現代中國對西方先進科學技術的學習和追趕,再到改革開放後科技的快速發展……在這一進程中,中國的科學文化和創新文化是如何發展的?如今,我國正在加快推進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這一歷史使命需要怎樣的科學和創新文化土壤?

除了歷史性維度,地域性也是此次論壇的一個維度:本屆浦江創新論壇主賓國巴西、創新的國度以色列、科技領先國家英國……多個國家以及來自本屆浦江創新論壇主賓省湖北的專家將發表主旨演講,並參與圓桌討論,探討自己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科學和創新文化。(原題:以文化軟實力涵養科技硬實力;来源: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2023-09-14)


延續閱讀:

電影達人
札哈哈蒂:房子能浮起來嗎?07
史蒂格勒後種系發生

陳明發:從五行資產到智慧資本
鬼崇拜與真實體驗的魔幻之域
錢老構建和開拓了中國的思維科學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陳明發(舒靈)的詩《寂寞》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June 5, 2024 at 5:31pm

(續上)讓觀眾感悟科學文化的內涵

通過演講和對話,觀眾會感受到科學文化的基本內涵——開放、交流和會通。李輝表示,這種內涵與本屆浦江創新論壇的主題「開放的創新生態:創新與全球鏈接」契合,中國打造全球開放的創新生態,必須厚植開放、交流和會通的科學文化,這也是舉辦此次文化論壇的意義所在。

論壇上,科學技術部黨組成員、科技日報社社長張碧湧將發表題為《以創新文化軟實力涵養科技硬實力》的演講,揭示創新文化與科技創新的關聯。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原部長呂薇研究員的演講主題是《全民科學素質與科學文化》,分析提高全民科學素質與科技發展的關係。

作為主賓國代表,巴西科學技術創新部副秘書長奧索裡奧·科埃略·吉馬良斯·內托將發表題為《巴西國家創新體系中的技術轉移》的演講。說起巴西,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足球和桑巴,這個金磚國家其實在科技創新方面也實力不俗,在農牧業、綠色能源、納米科技等領域有較強的科研優勢,所以奧索里奧副秘書長的演講值得關注。

牛津大學工程科學系與古典藝術系雙聘教授唐娜·寇茲的演講題目是《開放與鏈接:互聯網技術助推文化遺產全球共享》。唐娜致力於利用互聯網技術,讓全球各大博物館的數字藏品關聯在一起,從而以更多元、立體的方式呈現在公眾面前。通過她的演講,觀眾將更深入地了解新技術在文化遺產傳播方面的價值。唐娜的工作很好地體現了科學文化的開放、交流和會通。(原題:以文化軟實力涵養科技硬實力;来源: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2023-09-14)


當下再思考「李約瑟之問」
「李約瑟之問」是研究中國科學和創新文化繞不開的一個問題,由英國學者李約瑟提出:中國古代對人類科技發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貢獻,為什麼近代科學和工業革命沒有在中國誕生?相關研究統計顯示:從6世紀到17世紀初,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中國所佔比例一直在54%以上,然而到了19世紀,驟降為只佔0.4%。這個巨大的落差,讓李約瑟覺得不可思議。

論壇上,劍橋李約瑟研究所所長梅建軍將作《「李約瑟之問」與文明互鑑的意義》演講,討論李約瑟提出的「文明滴定」與「文明互鑑」的意義相通。對不同文明進行比較、分析的觀點,可以為新時代中國創新文化建設提供啟發。

以色列未來學家阿迪·約菲將帶來對科技未來發展趨勢的思考。她把以色列獨特的創新文化與未來思維方法相結合,自2006年以來,一直為企業提供服務,為其所處行業提供量身定制的發展方向預測,幫助企業為未來做好准備。

阿迪·約菲阿迪·約菲

作為歐盟的代表,西班牙赫羅納大學教授阿爾伯特·薩巴特·科爾將與觀眾分享《歐盟視角的數據和人工智能系統的倫理自我評估》。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飛速發展,我們的社會文化、法律法規、管理制度等正在做出適應性改變,這位西班牙學者的演講令人關注。

作為浦江創新論壇的舉辦城市,上海的科學和創新文化有什麼特點?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國際科學史研究院通訊院士紀志剛將以徐光啟和李善蘭為聚焦點,講述《幾何原本》在中國的兩次翻譯,詮釋「文明交流互鑑是推動歷史進步的重要動力」。他的演講會提供歷史上科學文化的土壤催生創新的精彩案例,揭示西方科學文化參與構建海派文化的歷史邏輯。

論壇的最後一個環節是圓桌討論。在中國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原常務副院長王元的主持下,巴西科學技術創新部副秘書長奧索裡奧、中國科協宣傳文化部部長郭哲、以色列未來學家阿迪、湖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袁北星、教育部基地上海師范大學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將展開一場跨地域對話,引發觀眾對論壇主題的進一步思考。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28, 2024 at 12:35pm

《三體》掀熱話 Netflix勢成串流股王者?

(原載:https://hk.finance.yahoo.com 更新日期: 2024年4月1日)

《三體》是內地著名科幻小說,今次再掀全球熱話主要是由於串流平台Netflix (NFLX)將其改編為劇集。

由小說改編做網劇的《三體》成為了網絡熱話,而且因有不同版本引起討論,在這股熱潮下,串流股有無機會再炒高?

《三體》Netflix版熱播

《三體》是內地著名科幻小說,今次再掀全球熱話主要是由於串流平台Netflix(NFLX)將其改編為劇集,而去年1月已有一套騰訊版的《三體》登場,所以在中港兩地就引起了對兩個版本的比較,看哪個更貼近原著,並附以不同角度分析。雖然Netflix版被指有不少重要情節被大改動,但作為劇集看對其他地方的人依然有吸引力,所以《三體》在Netflix多個地區的播放榜都擠身前幾位。

一套具話題性的熱門劇集的確可以幫助平台上客,而付費會員數目是平台增長的關鍵。作為契機,串流平台股會否再次彈起?

Netflix 股價接近歷史高位

要數追劇熱的受惠者自然是播《三體》的平台Netflix。實際上,Netflix重新攀登上2021年近701美元的歷史高位頂峰只是差很短距離,上周五(29日)收報607.3美元,即只要再升約15.4%左右就到。Netflix近兩年股價表現也有力回升,2023年升65.1%,2024年年初至今則升了24.7%,跑贏了標普500指數今年一成的升幅。

(编註: 21.5.2024 每股640 美元。)

Netflix股價之所以有表現,主要是因為用戶再有增長,而且管理層定下的策略也兌現,所以支持股價上揚。去年第四季業績,收入88.33億美元,按年增長12.5%,超預期的87.2億美元;純利9.38億美元,每股盈利2.11美元。在用戶增長方面,按年增12.8%,按季增5.3%。2023財年的營運利潤率達21%,超過20%目標。自由現金流達69億美元。此外,公司預期透過加價等方法,今年首季業績都傾向樂觀,收入按年增長13.2%,較去年第四季加速。營運利潤率為26.2%,亦保持擴張。Netflix下次在4月18日就會派成績表,所以打算買都要考慮業績因素。

Netflix股價之所以有表現,主要是因為用戶再有增長,而且管理層定下的策略也兌現,所以支持股價上揚。

Disney+ 有Taylor Swift

在Netflix外,另一隻具潛力的串流股要數迪士尼(DIS),公司2024年年初至今升幅達35.5%。去年第四季,迪士尼收入按年大致持平,達235.5億美元,稍稍低於237.1億美元。經調整每股盈利按年升23%至1.22美元,遠高於市場預期的0.99美元。迪士尼的收入增長雖然欠動力,但在削減成本及提高效率支持下,盈利能力提升。

Disney+現正熱播Taylor Swift 的熱門演唱會電影《Taylor Swift: The Eras Tour, Taylor's Version》。

包括Disney+、Disney+Hotstar及Hulu的串流業務是關注重點,上季收入按年升15%至55.5億美元,而營運虧損由9.84億美元按年大幅收窄至1.38億美元,主要受惠加價,而且廣告費也有增長。管理層目標在2024財年結束前串流業務開始能有盈利,如能實現相信能刺激迪士尼股價走勢。

不過,要留意4月3日迪士尼會舉行股東會投票,維權投資者Trian Fund Management想提名Nelson Peltz及另一人為董事(編註:已贁北),另Blackwells都想提名3人為董事。董事局潛在變動對公司是一項變數,因此短綫不妨等投票後作部署。

愛墾编註:

創意有價:國際市場更有價;而國際市場少不了跨界(包括跨國)的視野與創造力。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20, 2024 at 4:32pm

文創第三儲存·内容創作生產

出版服務

書籍
期刊
音像
數字出版
電子出版
其他出版

廣播影視内容製作

影像製作
錄音

創作表演服務

文藝創作與表演
羣體文體活動
其他文化藝術

數字内容服務

動漫
遊戲數字内容服務
互聯網遊戲
多媒體、遊戲動漫軟件開發
增值電訊文化服務
其他數字文化内容

内容保存服務

文物館
圖書館
檔案館
博物館
文物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存
紀念館
烈士陵园

工藝美術品製造

雕塑工藝品
金属工藝品
漆器工藝品
天然植物纖維編織
抽纱刺绣工藝品製造
地毯、掛毯製造
珠寳首飾及有關物件
其他工藝美術及禮儀用品製造

藝術陶瓷製造

陳設藝術陶瓷製造
園藝陶瓷製造

                                                                                  (網照:日本漆器)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12, 2024 at 9:41am

Urry·觀光客的凝視

『Tourist Gaze』和『Staged Authenticity』一樣,是旅游社會學最著名的概念。同名書籍出版於1990年,2002年再版,2011年出版叫做Tourist Gaze 3.0。這個書名,就充分反映了John Urry的個性:學術和業界,誰也不落下,傳統與時尚,我志在兼得。想想Dean Mac Cannell的the tourist副標題叫做A new theory of the leisure class,一看就仍是在經典社會學框架內。真有意思。

我只看了3.0,對於『tourist gaze』之前的理解在各種文獻中接觸到,無非是借福柯的gaze來寫旅游者,觀光客的凝視是社會建構而成,觀光經驗的建構來自符號的消費與收集,觀光客的凝視是符號化的凝視,有浪漫的/個人的,也有集體的。Urry 特別強調了旅游中的視覺經驗(vision),更強調gazer- gazee之間社會權力關係的操作(operate)與展演(display/performance)。所以我在看3.0之前的預估是,這會是本很理論的書。但結果,我更願意用「接地氣」來形容。對於Giddens和Urry的閱讀,對「好的英國學者是什麼樣的氣質」有些直觀感受,非常經驗主義,非常實用,但是不至於沒有反思,庸俗或者沒有關懷,但是你要想在裡面找到「激情,想像力,創造力」是會失望的,大概這樣。

3.0的前言裡有兩個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是他提了1990,2002以來,到第三版2011年,「旅游」在世界范圍內有幾個新趨勢,1)旅游一則是現代人反思的方式(通過旅游反思),一則本身變成了反思的對象;2)亞洲(特別是中國)的中產游客數量劇增,對整個全球旅游業的圖景有影響,(p25中國90年代出現的西方世界主題公園和21世紀越來越多的在全世界的中國游客);3)圍繞旅游的象征signs制造仍然更加關注;4)販賣「生活方式」的跨國公司(brand producers, Nike,Gap, easyJet, Body Shop, Hilton, Starbucks, p28)以更深刻的方式繼續影響著旅游業。之所以出現這幾個趨勢,我自己的理解是,一則是旅游與日常生活關係更緊密,界限更模糊(increasing similarities between behaviours that are 『home』 and 『away』),「儀式化」程度降低;二則是互聯網的出現和全球化進程的深入,以下還會涉及。作者:讓我想個名字,Tourist Gaze 3.0 讀後,2014-11-20 豆瓣)

延續閱讀

《旅人的凝視》

家居旅行·符號消費IP

札哈哈蒂:房子能浮起來嗎?12

陳明發的詩《夜雨》

文創庫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10, 2024 at 10:26pm

第二個值得注意的,是3.0較之前兩版的增刪,主要是對新趨勢和『tourist gaze』這個理論提出受到的批評/挑戰的回應。套用原話,the concept of the tourist gaze receives more theoretical consideration, including its 『darker』 sides,具體指p15: power relations between gazer and gazee within tourism performances, different forms of photographic surveillance and the changing climates that the global tourist gaze seems to generate) . Three new chapters examine the tourist gaze in relation to photography and digitization, recent analyses of embodied performances within tourism theory and research, and the various risks of tourism.

所以3.0共有九章,分別是theories,mass tourism,economy,working under gaze, changing tourist culture, vision and photography, place, building and design, performance, risk and future。下面主要是就每章的核心問題和對我的研究有價值的點展開探討。

第一章Theory.首先還是介紹了為什麼要用『gaze』這個詞,『highlights that looking is a learned ability and that the pure and innocent eye is a myth』。把「個人行為」背後的「社會機制」揭露出來,是所有社會學研究的第一步。Urry說『to depict vision as natural or the product of atomized individuals naturalizes its social and historical nature, and the power relations of looking』。但是真的,我看完整本書,都沒覺得他對power relation的分析有很多,多透徹,在他的體系裡,這不是重點。甚至,從p97 we have so far conceptualized the tourist gaze as being distinct from other social activities and occurring at particular places for specific periods of time這句話來看,他其實是把tourist gaze等於tourism的。

而且,他應該也不想把自己變成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在關於「mass tourist」(more or less emptied of meaning, a commercialized cliché)是不是只會消費,是不是cultural dope的問題上,他也用了福柯彌散的權力觀,甚至Fiske的文化觀,這個跟MacCannell始終批判的立場完全不同。

「旅游」的社會意義一則體現在越來越龐大的人群,即從individual travelers to 『mass society tourist』,從而圍繞旅游業發展出來一套成熟完整的系統,或者說,這套系統也是現代社會有機部分。Urry為「大眾旅游」的出現劃定的1840年特別有意思,在此之前,『travel was expected to play a key role in the cognitive and perceptual education of the male English upper class』.18世紀的英國,人們有一年一度休假,去做生意也去countryside度假,,但是19世紀以前,除了上層,很少有人(中下層)為了做生意或工作以外的原因出門。p6:…it is this which is the central characteristic of mass tourism in modern societies, namely that much of the population in most years travels somewhere else to gaze upon it and stay there for reasons basically unconnected with work.換言之,旅游行為是作為「休閒」的一種,從日常生活裡分離出來。研究旅游,是研究一群人在特定時空的特定(消費)行為。

第二種完全不同的分析旅游的視角是,旅游者可以作為「現代人」整體的一個比喻metaphor,人在旅游中的狀況,反而「更能」說明人在現代社會中的狀況,這跟研究瘋癲,自殺等所有社會越軌的邏輯是一樣的。潛在的邏輯是,因為旅游離開日常(routine;regulated,organized work),離開家(home),所以更能體現日常normal society中的某種特征。而在這個問題上,我看到現在,最哲學的思辨,莫過於「旅游反映了現代人如何處理『不同』」這個命題。「值得旅游」的前提,總是「不同」,所以整個旅游系統,就是現代社會處理「不同/他者」的一種方式,看起來最溫和,不起眼的方式,其實是把他者的他者性馴化甚至吞噬(Mac Cannell),或者,作為旅游者(消費者),你對「不同」不承擔責任,所以鮑曼才會說,『the tourist is bad news for morality』。(但是如何處理『不同』,著重點還是在於自己-他人關係,這跟我想通過研究背包客來研究他們的『自我』還是有一點偏差,只是提醒自己)

所有關於背包客的社會學研究,都想走第二條路,從朝聖者pilgrim開始,到nomad,vagabond,明顯都是借這群人比喻整個社會現象,而我研究中國的背包客,也無非是為「轉型社會中的中國年輕人」這個整體,找個代表性意象而已,這跟做富士康工廠中的80後工人,有本質性的不同。

Urry對旅游研究的理論梳理並無新奇,從Boorstin 『pseudo-event』,『environ-mental bubble』這些對大眾旅游著名的批評開始,到MacCannell的『staged authenticity』。 MacCannell把所有旅游者都比喻成現代社會版本的朝聖者,動機是對真實性的尋求,對於Boosrstin和MacCannell之間的關係,Urry這句說的特別好p11「MacCannell argues that 『psuedo-event』 result from the social relations of tourism and not from an individualistic search for the inauthentic」。所以M的理論是從「個人」層面上升到了社會。而rite-de-passage,是把關注點放在旅游者本身。

對MacCannell的兩點挑戰,第一「尋找真實性」並不一定是所有旅游者的動機,「尋找不同」(out of ordinary)才是;「不同」並不意味著「真實在別處」,可能意味著刺激,新鮮;第二,post –tourists在乎的不是「本質性」,而是「體驗」和「快感」,這就根本不在乎舞台真實或者表演之類的,重要的是「我的體驗」,而「交友」也是重要動機之一。這兩點都對我的研究有重要的啟發,因為我的研究對象,我都將其frame為「熟練的大眾旅游者」(experienced mass tourists),在這個意義上,真不真實,在動機裡真的不是特別重要的成分。這一切,都是因為「旅游」這件事的意涵在過去幾個世紀發生了變化。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9, 2024 at 9:48am

接下來,Urry回顧了自己理論的來源,他把1840界定為this is the moment when the 『tourist gaze』,理由主要是大眾交通(collective travel);旅游意願(the desire for travel);和照相術的出現與普及(the techniques of photographic reproduction),這三點奇跡般的同步結合。涉及旅游的話語(discourse),在19頁列舉了些: education, health, group solidarity, pleasure and play, heritage and memory, nation.而比較新興的旅游,包括一些「國際盛事」的創造(p21)和adventure tourism(冒險旅游)等等。

Mobile world一小節是全球化時代旅游發生的一些變化,主要是初版的1990年,全球化究竟意味著什麼還不清晰。今天,『time-space compression』下,倒是沒有跡象說virtual and imaginative travel 會代替corporeal travel,但是不同旅游方式modes of travel之間的差異縮小(p23 de-differentiated) (這也就是「背包客」要和「大眾旅游者」進行身份區別越來越困難的原因)


第二章mass tourism主要是回答why did the tourist gaze develop among this industrial working class in the north of England? what revolution in experience, thinking and perception led to such novel and momentous modes of social practice?


這一章節中,industrial working class始終是活動的主體,收入增加,城市化使得城市擁擠(1901年,英國80%的人口生活在town以上的行政區域),使得人們有逃離擁擠的欲望;整個社會的rationalism帶給旅游系統的規范化成熟化(Thomas Cook對商業旅游發展的巨大貢獻);而且工作效率增加的前提下,有時間給制度性休假p35。


特有意思的是,我看到1860年代,基於工廠,pubs, churches, clubs的集體度假甚至是「馴化工人」的一種手段的時候,甚至笑出來,這跟中國歷史上「工會組織旅游」不是一模一樣嘛(p36 a particularly significant feature of such holiday making was that it should be collective, factory, whole neighborhood。另外就是旅游地的發展,或者一個地方發展成為何種旅游地resort hierarchy),在英國的語境下,除了scenic attractiveness外,還取決於land ownership pattern。是小塊土地各自為王,還是土地通過買賣整合成大塊,極大影響了當地形象的呈現。


當旅游還沒有進入大眾時代時,所有的景點都還在南邊(傳統貴族,倫敦所在),19世紀後期,北部崛起。


20世紀英國的改變是,私家車擁有量上升,飛機的democratization,各種各樣的休閒運動俱樂部,holiday camps(家庭為主,且以孩子為主),海邊度假的興起,holiday-with-pay movement(1945年法案生效)。

這章相當於是在回顧英國大眾旅游發展歷史,很多不熟悉的地名和歷史時期,不過倒是幫我回憶起在巴斯的旅游經歷,有些意思。

第三章economy主要是把旅游作為一個產業放在世界經濟變化的背景下談,一則是從Fordist mass consumption 到post-Fordist differentiated consumption的背景(p51)下,旅游業發生哪些變化;第二是旅游對世界經濟(本國經濟)的影響。


「旅游為什麼可以帶來經濟效益」?Urry用了Colin Campbell於1987年的The Romantic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Modern Consumerism的觀點,即imaginative pleasure-seeking是驅動因素,Urry覺得旅游業的發展特別適合。但是對Campbell的兩個批評是,第一欲望不是autonomous的,Campbell沒有強調媒體,廣告等對欲望的塑造,;第二是他忽略了福特時代(生產中心,標准化消費)到後福特時代(消費中心,個性化)的這個資本主義社會轉變。


把旅游帶入大眾化時代,要特別提一個人Thomas Cook,大概是天才般的營銷人員吧,發明了今天還在用的優惠券,旅游套餐,guidebook,介紹去一個地方哪些該看,值得看……p52 TC realized that 『mass tourism』 has to be socially and materially invented and organized through producer expertise…Cook turned expensive, risky, unpredictable and time-consuming individual travel into a highly organized, systematized and predictable social activity for the masses, based upon expert knowledge. (Brendon, 1991)


後福特時代的文化工業,特別要提 『experience economy』,以及這個現象最好的案例——迪斯尼化disneyization. Ritzer當年用麥當勞化來概括福特主義的精髓,Bryman用迪斯尼來指代variety and different對於後福特主義時代的消費的重要性。

全球化情境下的變化,一個是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tourist sites(p55),英國是傳統鄉村,法國是浪漫都市……; 一個是independent travel的增長;p56 with increased leisure time people,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are increasingly moving away from the standardized package holiday and seeking many more forms of leisure activity, including independent travel (Desforges, 1998)…Urry將其歸因在Web2.0的興起; p57 the internet makes possible a 『networked economy』..make the tourism 『product』 more individual and flexible.而且,網絡是個大社區,open online participatory culture (electronic word-of-mouth), 59 highlights how consumers have become part of the production process.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5, 2024 at 8:52pm

這章第三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站在國家層面,旅游業是不是可以作為發展經濟的一種手段,如果是,要注意的利弊是什麼」。p63 特別提到中國作為一個例子,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in China in the late 1960s the state sought to prevent the growth of tourism. when this changed in the mid-1970s, western visitors were so unusual that they were often applauded as celebrities. But by 2020 China is forecasted to be the world's leading tourist destination and tourist-generating country.而且,tourism is a striking symbol of post-war reconstruction.

「發展旅游業有哪些黑暗面」?(旅游)色情業,「落後和原始的形象以吸引觀看者」,資源浪費(迪拜作為例子)是三個最重要的problem。所以Urry最後問得好,development for whom?

第四章 working under gaze 中,又提到了在experience economy中,後福特主義時期的消費者要求得到「個性化,親切真實」服務的問題,只是這章的重點放在了hospitality industry從業人員身上,Arlie Russell Hochschild在The Managed Heart:Commercialization of Human Feeling一書中對空服人員flight attendant的研究堪稱經典(1983年出版,2003再版,2012年三版)。

背包客在這個問題上的特殊之處在於,他不把自己定位為「消費者」,所以老是想去看「後台」,也要求人家以後台對待TA,但是對從事在服務業的人員來說,要求「真實,emotional」恰恰是「精密的表演,關於真實的表演」,比「一般性表演」還累。p80 『the smile needs to appear authentic with the competent service performer smiling personally』.

批判者的觀點是後福特主義時代的服務業使得從業人員alienate from one‘s true feelings and identity,但是Urry倒是用實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有些在旅游行業做研究的人發現,有些飯店工資低,發展前景也不好,但是做的人很開心,那是因為他們並不把工作當成工作,而是生活的一部分,聽起來非常不資本主義,但是,是的。

p95 提到背包客作為游客和「臨時打工者」(或自助者)的角色,challenge the binary opposition between host and guest.

第五章 changing tourist culture 主要是把旅游現象放在了more wide-ranging structural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s within contemporary societies下,而第三章只講了經濟。這個跟我的研究關系很密切,因為我就是把年輕背包客放在社會轉型的背景下談。

1980,1990年代以來最大的changing culture就是modern 與postmodern的糾纏。Urry的說法是「現代是一個不斷制造差異,並且結構化差異的過程」,p98 modernism, then, is to be understood as a process of differentiation, especially as we have seen here, of the differentiation between the various cultural spheres both horizontally and vertically。後現代(pp98-99),恰恰相反,是de-differentiation,文化的東西不再有hierarchy,不再有光暈,觀眾的參與方法,參與度都得到提升,而且甚至連the distinction between 『representations』 and 『reality』 都值得質疑。

於旅游而言,在現代(mass production-mass consumption)框架下,是把旅游者同等對待,打包放到一個個造好的package,運到一個個市場中,這是大生產時代,是大眾消費時代,是Thomas Cook的時代,消費者是homogeneous mass(p101 central to the modern is the view of the public as a homogeneous mass and that there is a realm of values serving to unify the mass. Within tourism, the idea of the modern is reflected in the attempt to treat people within a socially differentiated site as similar to each other, with common tastes and characteristics, albeit with those being determined by the providers of the service in question.),

後現代中的旅游,是anti-auratic和anti-elitism的,人們不再追求高雅藝術和日常生活之間的等級森嚴界限分明,而是popular pleasure,被旅游地的形象復制品包圍著,消費著這些復制品。這個過程,可以用照相術取代繪畫理解。

但是,Urry又指出,後現代的消費者,需要被差異對待。p102 part of postmodernism's hostility to authority is the opposition felt by many to mass treatment. Rather, people appear to want to be treated in a more differentiated manner…這就是前幾章說的emotional economy,「喊每個客人的名字,而不是他們的編號」。

好了,自相矛盾問題來了,前面不是還說現代社會不是制造差異嗎,mass production-mass consumption時代下差異在哪裡?如果說,所謂「現代」是生產社會,大規模生產,無差別對待消費者,即「麥當勞化」,但是社會結構方面,又是分工和社會階層壁壘的深化,即「差別化」,稍微有點說得通。

延續閱讀:

愛墾慕課·文創篇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4, 2024 at 3:49pm

這個意義下的情況就是,不同社會階層享有著完全不同的「旅游」體驗。那這到底是「差異化」還是「無差異化」?而且,不同階層享有不同的旅游體驗,放到今天難道就不成立了?百萬富豪的背包旅行和月薪三千的背包旅行,到底異同在哪裡,值得深究。

進一步地,後現代盡管挑戰高雅文化通俗文化之間的界限,去光暈化(攝影術相對繪畫,其實這也發生在「現代」啊),但是在消費層面要求個性服務,即差別化,迪斯尼化。由此,「去差別化」顯然也不能概括後現代的特質。

所以,Urry在這部分用「差別化-去差別化」來界定「現代-後現代」,是不恰當的,各個相面是沖突的。

不管怎麼說,接著往下講。從現代到後現代,特別是文化上的轉變,背後的social force到底是什麼?Urry的觀點是工人階級的分化和中產階級的細化(數量壯大)(p102 the weakened collective powers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the heightened powers of the service and other middle classes have generated a widespread audience for new cultural forms and particularly for what some term 『post-tourism』)

對於這幫中產階級的消費問題,Urry用了Bourdieu在Distinction(1984)的分析,各個階層所做的就是不斷加強界限和壁壘。p102 in such struggles a central role is played by cultural institutions, especially education and the media.而文化領域的生產規則是不同於經濟領域的 (its own logic, currency and rate)教育和媒體對於文化領域的資本再生產有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這兩個行業的從業人員被布迪厄稱為service class,他們不佔有經濟資本比如土地,行業准入依賴的是教育,言行,布迪厄對service class(服務階層,包括知識分子,媒體從業人員)的評論是,他們在旅游中因此尋求the culturally most legitimate and economically cheapest practices的活動,也故意挑戰工作和休閒這種傳統界限,比如在工作時穿的很休閒。

在這群人中,又尤其要注意those whose work is predominately symbolic,比如廣告,媒體p103,注意他們對fashion和style的追求。這群「新興中產」未必被「傳統知識分子」,old cultural-capital establishment接受,所以會對嚴肅文化,高雅文化有一種挑戰,也對傳統文化資本「去神秘化」,他們創造的文化都是travel faster,在「今日先鋒」與「第二天就爛大街」之間迅速轉換著。這就造成了一種奇異的混雜(stylistic melting-pot),新舊,懷舊與未來風,自然與人工……

進一步地,布迪厄認為這群人和old petiti bourgeoistie對pleasure的理解有很大不同,老式中產以「節制」為美,為道德,新中產則不同,they urge a morality of pleasure as a duty.而且求新求變。

Urry認為媒體對「去差異化」的文化影響至深,用梅羅維茨的觀點說p105 the media and new media are significant in reducing the importance of separate and distinct system of information and pleasure.

而追溯這群新中產的成長,回到1960年代,他們的青春期充滿反叛和權威的衰落,而且介於青少年和成人之間的那段時間又拉長了(an immensely extended luminal zone derived from the decline in parental authority and the extension of the period when one is neither child nor adult. (Martin, 1982))所以媒體界,文化界的很多規則都重寫了。這群人極為矛盾,又懷舊,又崇尚新的。一方面是the loss of historical sense,一方面是媒體發達圖景下的three-minute culture. 不斷換台,immediate consumption purchase。

這群人的品味對旅游業的影響巨大,首先是在旅游地問題上,the prioritization of 『culture』 over a particular construction of 『nature』 or 『natural desire』.其次,要求使用的東西「純自然」。特別值得注意的是,80年代末, Independent報紙發起的 『Campaign for Real Holidays』,說旅游被現成的系統綁架,號召不去那些重度商業化的地方,real holiday makers依賴盡量少的旅游機構。但是這種提倡其實也很快被大旅游公司收編,「我們提供一對一服務」。

在這個80年代末發起的運動中,有很多值得強調的地方,p108travel rather than tourism, individual choice, avoiding the package holidaymaker, the need to be an educated traveler, and a global operation that permits individual care and attention.他們對 『real』或者 『natural』的強調其實無甚新奇,也和當時的鄉村保護運動結合在一起,和農業,工業在英國社會中的角色發生變化有關。對鄉村的迷戀,本身就是時代變遷的一個符號,p109 there is a relationship here between postmodernism and this current obsession with the countryside. the attractions of the countryside derive in part from the disillusionment with the modern。是戰後對「現代性」的祛魅和反思。但是,鄉村作為tourist gaze, normally has erased from it farm machinery, labourers, tractors, motorways…這個現象就是MacCannell說的將東西「博物館化」,這不再是一個生產性,創造性場所,empty。但是另一方面,也有組織專門experience it physically的活動p111

但是他這段引的文獻全是80年代的,必須考慮的是三十年後的適用度如何。(下續)

延續閱讀:

陳明發(舒靈)的詩《夜雨》

Comment by 文創 庫 on May 3, 2024 at 9:10am

《旅人的凝視》(續)

早在1985年,Feifer就提出post-tourism,而後旅遊有三個特點,第一,後旅遊不用「親身體驗」,因為發達的媒體網絡和豐富的意象;第二,不在乎什麽高雅文化,嚴肅目的,「the world is a stage and the post-tourist can delight in the multitude of games to be played.第三,p114 “most important, the post-tourist knows they are a tourist and tourism is a series of games with multiple texts and no single, authentic tourist experience.

在這一切過程中,本來應該「親身體驗」的tourism迅速地被mediated。p116 tourist gaze and media gaze highly overlap and reinforce each other.甚至出現了「虛幻與現實的倒轉」,先有哈利波特和魔戒這樣的虛幻作品,再有哈利波特主題園和新西蘭作為旅遊地的大熱。

Urry自己在這一章的總結中,說有三個重點,”de-differentiations between multiple domains; the proliferating middle-class taste wars and many aspects of the mediatising of tourism”,而p118 “we ended with exploring the notion of the 「post-tourist」 involving de-differentiation between the everyday and tourism”.

 

第六章place, building and design,很明顯這章是在談「旅遊空間」。除卻說現代城市規劃如何把「被觀看」「適合遊覽」的因素考慮進來(購物村,民俗區……),以及分析一類特別的景點——博物館;我更感興趣的是「誰」以「何種方式」穿越了空間?由本雅明思想發展而來的Flaneur是一個很著名的概念,在城市中的遊蕩者,觀看者,161 the flaneur was the modern hero, able to travel, to arrive, to gaze, to move on, to be anonymous, to be in a luminal zone,這個不具名的人,穿越的空間,是被鮑曼稱為public, but not civic的空間,比如車站,機場。

MacCannell筆下對「博物館,民俗村」等旅遊空間的討論,重點在「意義的缺失」上,這是現代體系馴化他者的他者性otherness of the other的證據,而活動在其中的人,「原住民」不僅是表演者,這個空間,這一切都是非生產性,非創造性的,而且提供了environmental bubble,旅遊者只是和旅遊者在一起,根本無所謂真實;Urry提到Hewsion的論述,即保護遺產活動不過是利益集團為了賺更多的錢,但是Urry不同意,我前面也說了,他的文化觀是Fiske的,他說文化遺產保護運動的參與者,本身就有普通人,是bottom-up的過程;並且,在博物館,民俗村,各種地方參觀的遊客,是有能動性的,他們的decode是多樣性的。現代博物館重視互動設計,就是「寓教於樂」,提升人們的參與度。

話已至此,這個爭論就變成了社會學了「structure-agency」之間關係的爭論了,相信前者的,站在mass society,相信後者的,站在吉登斯reflexivity。

但另一種評述space的思路是鮑曼的,就是大量為「遊客」準備的空間,比如shopping mall, airport, 是加強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還是削弱了?鮑曼的回答是後者,他甚至用流浪者和旅遊者來隱喻整個後現代世界的人類狀況,這種「我只是經過」「我們只是消費關係」的關係,bad news for morality.

 

第七章vision and photography是比較給我驚喜的一章。它圍繞三個問題,第一,「視覺」如何在各器官中「脫穎而出」,成為現代社會最倚賴的器官;第二,照相術的發明與普及(popularisation),這是關於「記憶」和「形象」的一次革命,也是對時空的一次改寫;第三,照相術的數字化。

「視覺的霸權化」,Urry歸因於從16世紀開始的科學研究過程,「眼睛」在「觀察」「實驗」中的核心作用,在照相術出現以前,上層旅遊隨身攜帶的Claude glasses就是frame自然的證據。

1840年照相術的出現,是Urry把tourist gaze定在這個時間段的重要因素,而照相術的根本魅力在於「毫不費力地把時空固定下來」,由此「objectify the world as an exhibition」。照相術和人類「超越時空」願望相呼應,由此大大改變了這個時代的圖景。1859年,Oliver Wendall發明了更為便捷的照相機。值得註意的是,早期的照相術和相片以代替旅遊的方式滿足了人們旅行的欲望,而不是激發,在這個意義上,柯達Kodak的出現是革命性的。1880年代末,柯達的出現p170”re-made and re-scripted photography as leisurely family-centred performance”.換言之,是柯達「教會了人們如何在鏡頭面前共度時光」,並且教會人們利用鏡頭給體驗賦予意義p179 tourist places are woven into the webs of stories and narratives that people produce as they construct and sustain their social identities (Hsiu-yen Yeh,2009)。旅遊進一步私人化,家庭化。因為關於柯達的這部分講得太好,我覺得在寫中國旅遊史的部分,必須把照相機這部分加進來。而「背包客」的攝像,一定程度上其實是「反柯達」的,他們獨來獨往,不熱衷於被拍,也不熱衷於共度時光。所以很有意思。鑒於照相術的「廉價」「方便」,和大眾旅遊一樣,「民主化」的同時擺脫不了「庸俗」的罪名,所以p187 it is unsurprising to see the unproductive tourist-traveller dichotomy postioned around photography.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