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佳
  • Female
  • 柔佛加亨新村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李蕙佳'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Passion for Form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Tata Na
  • 心勢 紀
  • 寧靜心
  • Pabango
  • 文創 庫
  • 文學 庫
  • 美食 庫
  • Dhuup
  • 不是 很後現代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李蕙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李蕙佳's Page

Latest Activity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愛德華·托馬斯:貓頭鷹

我走下山坡,餓了,但不至於餓死;冷了,然而我身體中蘊藏的熱氣足以抵擋北風;累了,可正是因此休息似乎是屋頂下最甜蜜的事。 然後我在旅館裏用餐,烤火,歇息,才發覺自己剛才是多麽餓,冷,累。夜的一切被擋在門外,只能聽見有隻貓頭鷹在叫,叫得何等淒悲, 這陣叫喊顫動在山頂,悠長,嘹亮,並非歡快的歌,也非歡快的理由,只不過在我投宿那夜讓我懂得我逃脫了什麽,而其他人卻沒有。 我的食物有滋味,歇息也有滋味,但也能清醒,因為貓頭鷹的嘶喊袒露出所有士兵和窮人的心聲,他們躺在群星下,毫無歡欣可言。 作者:愛德華·托馬斯譯者:呂鵬来源:PoemWikiSee More
yesterday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愛德華·托馬斯:家(1)

並非終局:別的卻也沒有更多。甜蜜的夏與粗糲的冬我都愛過,還有友誼與愛情,人群與獨處:但我明白它們:我並非累了;它們的意義我都明白。現在,我會再一次回家。可我該怎樣返回?這是我的傷悲。那片土地,我的家園,我也從未見到;沒有旅行者談起過它,縱然他走了那麽遠。可我能否發現它?我害怕在那裏我的歡樂,或我的痛苦,是夢想著回到這裏,回到過往的那些事情。記憶之病,雖然輕微卻難治愈,帶來更糟更混雜的劇痛甚於回憶那些美好不:我回不去了,即便能回我也不願。直到失明降臨,我必須等待並且無視那些不美好。作者: 愛德華·托馬斯譯者:照朗来源:PoemWikSee More
Saturday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愛德華·托馬斯:挖掘

今天我只用氣味思考,——枯死的葉子、蕨類、野胡蘿蔔籽和四方的芥末地散發出的氣味; 當鐵鍬砍傷樹根、玫瑰、醋栗、懸鉤子、羊角芹、大黃或芹菜時升起的種種氣息; 還有從一團篝火飄來的煙味,枯死、荒廢和有害的東西都被篝火焚燒,然後都帶有甜味。 能聞氣味,能壓碎黑暗的土塊,這就夠了,此時知更鳥再次唱起秋日之樂的悲歌。 作者:愛德華·托馬斯譯者:呂鵬来源:PoemWikiSee More
Friday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這正是我想要的……》

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我終於成了一個無用的人。賣幾本沒人讀的書,寫幾句無人看的字。 ——這正是我想要的! 我終於使自己長成了一棵不開花,不結果,尖刺遍身的廢木。 我知道,本為稗草,哪敢與優質小麥,高產水稻為伍?親愛的吃貨們,請也別再惦記我的肉了! 甘於圈養的畜類足以滿足你們饕餮的肚腹,更何況你們還善於以舌尖和利齒誘殺同類。 我躥出豬籠,跳出羊欄,打野食,飲清流,我寧願讓自己的骨頭和血肉交給虎狼,獅豹,也不願白白地贈送給同類。 讓我就腐爛在荒野山林,去供養一株自開自滅的小花吧。 ——這正是我想要的。 2015.04.28晴朗李寒簡介:詩人,譯者,生於1970年10月。原籍河北河間,現居石家莊。賣書為生,獨立寫作,自由翻譯。See More
Dec 9,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良晨》

我走累了,坐於叢林之畔歇息,沒有什麽事,值得我在這樣一個美好的清晨憂慮和奔忙。 黎明的爽風攜來花草的清香,楸樹結出如絲的豆莢,松樹加深著濃密的綠意。 鳶尾花停止了歌唱,那又怎麽樣? 一大清早,我就遇見了成群的月季、蜀葵、波斯菊和鼠尾草,它們燦然的笑臉,讓我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 (我似乎天生喜歡掉隊,總會忘記趕路,而輕易沈迷於路邊繁花的顏色與芬芳。) 一早上啊,我就被這麽多喜鵲、戴勝、斑鳩、灰雀的鳴叫聲包圍,甚至它們在枝葉間的爭吵都悅耳動聽。 如今還有什麽想不開的? 太陽已經照臨生命的右肩,你只需盡享人世這短暫的自由。光影在身邊流轉,時間放慢了速度,仿佛有大把的時光容你虛擲。  走吧,時候不早了!且慢,一隻小小的細腰蜂忽然落上了右手的無名指上,我擔心一起身,眼前的良辰美景,便會紛然破碎…… 2015.05.28晨散記於東環公園。…See More
Dec 1,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初 夏》

二月蘭都熄滅了,現在林間空地上,盛開的是石竹,蒲公英,石榴,苦苣,酢漿草,刺兒菜。今天,還看到了第一朵綻放的萱草,金黃耀眼。平生第一次看到了開花的七葉樹, 在樹杪之上,像玲瓏的花塔。紫荊結了豆莢,核桃,杏子還是綠皮的,像青澀的二楞子。那一大片蛇莓熟透了,點點紅艷地誘人,我偷偷摘下,品嘗了三枚, 酸甜,入口融化,牙齒間只留下咯吱咯吱的籽粒。 這片林子是一群灰喜鵲的領地,作為一個陌生的闖入者,我讓它們感到緊張不安,它們在我頭頂的樹枝上,拍打著翅膀,嘶啞地鳴叫,噴射出糞便,我聽得出,那叫聲中充滿恐懼與憤怒。每次從這裏走過,我總是加快腳步,直到把我趕到林地邊緣,它們才會罷休。我曾在心裏向它們保證, 對任何人,都不會泄露這片林子的所在。 2015.05.25散記See More
Nov 21,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陽光被細密的枝葉……》

陽光被細密的枝葉又過濾了一遍,斑駁的光影讓穿過林間的小徑像繡上了明暗閃爍的花紋。地上這些謙卑的花草,開了,謝了,才不在乎有沒有人欣賞。 我的腳步,在晨風中乾淨,輕盈,那林外的車流喧嘩,和我有什麽關係? 速朽與永恒,不過如此。 仇恨與迷戀,不過如此。誰能說得清,生是短暫的清醒,死,是漫長的昏寐?  晨風吹過樹林,吹透了我虛長了四十多年的肉體,也沒有忽略任何一片葉子。在廣闊的塵世,我的愛與恨,顯得多麽偏狹和幼稚! 2015.05.20草稿See More
Nov 17,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夏晨》

時間進入六月,晨光早早透過窗簾把我喚醒,哦,當然,還有那些由稀疏到密集的鳥鳴。我起身到陽臺上給花澆水,剪掉敗葉,從我的五樓,眺望一下不遠處的田野,白楊大道和靜謐的村落。 又是一年,麥子收割盡了,閃亮的麥茬,為什麽總會讓我的心再一次感到陣痛? 而我的鬍子比它們生長得還要快,在剃鬚刀的嗡鳴中,我收割著空虛,收割著一點一點的衰老。 過不了多久,玉米長起來了,青紗帳重新綠波蕩漾,在盛夏的蟬鳴聲中,我的心,會再次被時光的利刃刺痛。 2015.06.15晨記See More
Nov 6,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生活小區》

清晨,叫醒我的,是對面窗口籠中那一對白色的斑鳩;黃昏時,從臨街的那間小門診裏,常常會飄出煎熬中草藥的苦香。 隔壁有個孩子,每逢周末都會練習鋼琴,開始磕磕絆絆,現在已能流暢地彈奏《長江之歌》。小區裏孩子那麽多,我至今不知道,她是哪一個。  從外面歸來,在一家的窗子下,我總會停留片刻,有只小貓喜歡蹲坐在那裏,瞪著憂郁的眼睛朝外張望,我每次都要和它打個招呼。 看到單元門口堆滿了雜物,聽到錘子和電鋸陣陣響起,我知道,又走了一家舊戶,搬來了新的鄰居。今天,這家門口停了長排迎親的喜車,明天,那家門前擺滿了花圈挽帳,響起哀樂。 來來去去,我都沒認清他們是誰。 時常啊,我會被樓下小女孩兒的哭啼吵醒,還聽到她的媽媽有時是勸慰,有時是呵斥。偶爾樓上傳來那對仇人般夫妻的吵罵,和乒乒乓乓的摔打, 間或夜半時分也能聽到床榻吱嘎,女子呻吟……  而我和妻子,每日書堆間吃飯,睡眠,在自己狹小的王國裏,勞動,做夢,生活平淡,清靜而自足。黃昏時,我們到樓下散步,說話, 汽車已經填滿了樓間的縫隙,我們不得不側身走過。 2015.05.27晨草稿See More
Nov 4, 2021
李蕙佳 posted blog posts
Oct 30,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晴朗李寒《華北平原》—— 致敬姚爺

1黎明的平原上沒有風。小滿剛過,正是麥子灌漿的季節。我看見,遼闊的原野上,只有一個農人彎腰在麥田裏,用鐵鍬平整著壟溝,在他的身後,機井裏抽出的水,沿著溝渠正清亮地向著這邊流來。 再澆上一遍水,麥子就該熟了。 2麥芒又黃了些,一片片,從遠處看,仿佛被晨光照亮。麥田上空,是燕子翻飛,麻雀爭鳴,喜鵲拍打著翅膀,間或是遠處村莊傳來的一兩聲犬吠雞鳴。這麽多的聲響交織在平原上,加深了它的寂靜。 3這個時節,如果你蹲在地頭,眼看著,麥粒就會一點點兒漲滿,麥芒子炸開,像等候臨產的孕婦,讓人有些激動,又有些焦灼。不過,你稍微一走神兒,整片麥子刷拉拉就會變得金黃,到那時節,從洋溢著芳香的麥子地裏,飛出雲雀的歌唱……2015.05.24草稿See More
Oct 29, 2021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赫塔·米勒《低地》墓前悼詞(下)

葬禮致辭人的紐扣眼里別著一支巴掌大的玫瑰。花朵纖柔如絲。他站到我身邊,從上衣口袋里抽出一隻手。手握成拳頭。他想把手指抻直,卻沒成功。痛苦讓他的眼睛腫脹。他自顧自地低聲哭泣起來。 戰爭中和老鄉沒法合得來,他說。那些人不聽命令。 然後,葬禮致辭人搬起塊沈重的石頭,壓在棺材上面。 現在,一個胖男人站到我身邊。他長了顆水囊袋一樣的腦袋,看不到臉。 你老子睡了我老婆好多年,他說,他在我喝醉時勒索我,還偷我的錢。 他一屁股坐在石頭上。 接著,一個滿臉皺紋的乾瘦女人走向我,她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對我呸了一聲。 遺體告別會設在墓地的另一頭。我順著自己的身體往下看,吃了一驚,因為人們正盯著我的胸。我感到冷。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我。眼睛空洞。眼皮底下的瞳孔刺人。男人們的肩頭扛著步槍,女人們把唸珠撥拉得劈啪響。 致辭人撕拉著他的玫瑰。他扯下一片血紅的花瓣,吃了下去。 他給我打了個手勢。我知道,我現在必須要發表演講。所有人都看著我。 我一個詞都想不起來。那些眼睛穿過我的喉嚨,鑽進我的腦子。我把手伸到嘴邊,咬破手指。手指上能看到牙齒的嚙痕。我的牙齒很熱。鮮血從嘴角流出,流到肩上。 風撕開我連衣裙的一隻袖子。它飄蕩…See More
Nov 27, 2020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赫塔·米勒《低地》墓前悼詞(上)

站臺上,火車噴著蒸氣,親人們追著它跑過來。每一步,他們都高高揚起胳膊,揮舞。 一個年輕的男人站在車窗後。窗玻璃的下沿到他的腋下。他在胸前持著一束白色碎花,神情呆滯。 一個年輕女人把一個臉色蒼白的孩子從火車站拽出去。女人是個駝背。 火車開進戰爭。 我啪的一聲關掉電視。 父親躺在房間正中的棺材里。房間四壁掛滿照片,看不到墻。 一張照片中,父親扶著一把椅子,他只有椅子的一半高。 他穿著長袍,彎腿站著,腿上滿是肉褶子。梨形的腦袋上光禿禿的。 另一張照片上,父親做了新郎。人們只能看到他半個前胸。另一半被母親手里的一束白色碎花擋住。他們的頭緊緊挨著,耳垂碰到一起。 又一張照片上,父親筆直地站在一道籬笆前面。高幫鞋踩著積雪。雪太白了,父親看起來像站在虛空中。他的手揚過頭頂,在打招呼。上衣領子上有些符號。 它旁邊的照片上,父親肩扛鋤頭。身後一根高高的玉米稈,伸向天空。父親頭戴圓邊帽。帽檐下寬寬的陰影,遮住了他的臉。 下一張照片中,父親坐在貨車的方向盤前。車上載滿了中。每週他都把牛送進城里的屠宰場。父親瘦削的臉棱角分明。 每一張照片中,父親都定格在一個姿勢。每一張照片中,父親似乎都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See More
Nov 26, 2020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赫塔·米勒《低地》我的一家

我的母親是個一聲不吭的女人。 我的外祖母患有白內障。她一隻眼睛有白內障,另一隻得了青光眼。 我的外祖父患有陰囊疝。 我的父親和另一個女人還有另一個孩子。我不認識那另一個女人和另一個孩子。那另一個孩子比我年長,所以人們說,我才是另一個男人的孩子。 我的父親在聖誕節的時候給那另一個孩子送禮物,對我母親說,那另一個孩子是另一個男人的。 新年里,郵遞員總是給我送來一個裝著一百列伊的信封,他說,這是聖誕老人送來的。但是我母親說,我並不是另一個男人的孩子。 人們說,我的外祖母是因為我外祖父有田地才跟他結婚的,她愛的是另一個男人,她最好還是和另一個男人結婚,因為她和我外祖父的血緣關係太近,這分明是亂倫。 另一些人說,我的母親是另一個男人的孩子,我的舅舅是另一個男人的孩子,但不是那同一個男人,而是又一個。 因此另一個孩子的外祖父是我的外祖父,人們說,我的外祖父是另一個孩子的外祖父,但不是那同一個孩子的,而是又一個的,我的曾外祖母很早就死於一場輕微感冒,但這和正常死亡不太一樣,就是說,她是自殺的。 另一些人說,這和生病不太一樣,和自殺不太一樣,就是說,她是被殺的。 我的曾外祖父在她死後立刻娶了另一個女人…See More
Nov 19, 2020
李蕙佳 posted a blog post

赫塔·米勒《回顧時如何感知虛構》(7)

第二天早上四點我去了火車站,要回市里去。天漆黑,狗汪汪叫著,好像這個村子就是一個賊。候車室里點著燈。壁報上獨裁者的臉望著我。臉上沾滿了蒼蠅屎。他有太陽斑。從夏天開始壁報就沒換過了。我坐在一條長凳上。我有段時間停在獨裁者的雀斑前,也曾穿過這房間。現在我坐在長凳上,看見地上有好多好多青蛙。它們不是安安靜靜地蹲著,而是淫蕩地把後腿擺在身後。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隻青蛙。在我的記憶中差不多有數百隻。數目肯定是很多的,我坐在長凳上都感到噁心。我看見青蛙從我自己寫的句子中鑽出來。我聽到這些話:“每個移民來的人都帶了青蛙”、“我聽到媽媽的德國青蛙。它在我睡著後呱呱叫著”。我想虛構已經追趕上了我。現在青蛙從我的句子中鑽出來,在我的生活中緩緩爬動。我的恐懼大過了我自己,因為我確信我所虛構的都是真實的,會變成現實,會堵死我的生活。我寫下的每句話會給我畫上條紋。我知道我無法忍受。 我從候車廳出來,進入黑暗中。我不知道再去哪里。也不知道車什麽時候來,是否發出汽笛聲。我也不知道我會如何登上火車,因為我在行駛的火車的廁所里又看見自己。我在廁所里嘔吐,直到車到達市區。從小小的窗戶里我看到了幾乎全是光禿禿的田地。 青蛙的…See More
Nov 17, 2020

李蕙佳's Blog

愛德華·托馬斯:貓頭鷹

Posted on May 14, 2022 at 10:40pm 0 Comments

我走下山坡,餓了,但不至於餓死;

冷了,然而我身體中蘊藏的熱氣

足以抵擋北風;累了,可正是因此

休息似乎是屋頂下最甜蜜的事。



然後我在旅館裏用餐,烤火,歇息,

才發覺自己剛才是多麽餓,冷,累。

夜的一切被擋在門外,只能聽見…

Continue

愛德華·托馬斯:挖掘

Posted on May 13, 2022 at 9:56am 0 Comments

今天我只用氣味

思考,——枯死的葉子、蕨類、

野胡蘿蔔籽和四方的芥末地

散發出的氣味;



當鐵鍬砍傷

樹根、玫瑰、醋栗、懸鉤子、

羊角芹、大黃或芹菜時

升起的種種氣息;…



Continue

愛德華·托馬斯:家(1)

Posted on May 12, 2022 at 11:21pm 0 Comments

並非終局:別的卻也沒有更多。

甜蜜的夏與粗糲的冬

我都愛過,還有友誼與愛情,

人群與獨處:



但我明白它們:我並非累了;

它們的意義我都明白。

現在,我會再一次

回家。可我該怎樣返回?…



Continue

晴朗李寒《這正是我想要的……》

Posted on December 9, 2021 at 10:11am 0 Comments

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我

終於成了一個無用的人。

賣幾本沒人讀的書,寫幾句

無人看的字。

 

——這正是我想要的!

 

我終於使自己長成了

一棵不開花,不結果,…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