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篷樂勢力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開篷樂勢力's Friends

  • Copil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ili 河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Gifts Received

Gift

開篷樂勢力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開篷樂勢力's Page

Latest Activity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9)

清代中葉以後,外患頻仍,最早面對的是鴉片戰爭。鴉片戰爭雖然距普通百姓沒有那麽近,但也能在日常生活中打上烙印。陳蘊蓮嫁武進左晨,「中歲隨夫婿官津門」[17](P394),在天津,正逢鴉片戰爭之役,集中多有記載。陳蘊蓮向有大志,在《題程夫人從軍圖》中,她這樣說:「男兒生世間,功業封王侯。女兒處閨閣,有志不得酬。讀書空是破萬卷,焉能簪筆登瀛洲。胸懷韜略復何用,焉能帷幄參軍謀。」[17](P415)對於社會對女性所做的限制深致不滿,但這並不妨礙她關心家國之事。鴉片戰爭爆發時,雖然身在天津,相距遙遠,但她一直密切關注。如定海之戰,終於以失敗告終,她寫有《聞定海復陷》一詩,緊接著又有《聞寧波警》《聞京口警》等作品。似乎是為了證實她的憂患意識,鴉片戰爭的烽火也從南方燒到北方,觸及她的生活。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後,1858年5月20日,英法聯軍炮轟大沽炮臺,不久大沽失陷。5月26日,英法聯軍溯白河而上,侵入天津城郊。在這種情況下,陳蘊蓮從天津避往保陽(即保定),這客遊中的客遊,使得她別有感觸,寫有《旅夜抒懷》三絕句(題註:「津門示警,避居保陽」),分別題為《看劍》、《縫衣》和《夜寒》,如下: 漂泊誰憐淚…See More
Sep 28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8)

徐燦有著較強的家國意識,對於丈夫陳之遴的降清,心中不以為然,但作為女子,在那個特定的時代,也無法選擇,於是,心中有很多苦悶。這些苦悶,連同山河破碎的悲憤,都在其行旅詩中有所體現。如《舟行有感三首》: 幾曲芙蓉浦,淩風恐易過。流連情不淺,指顧恨偏多。雁外孤檣落,霞邊眾岫羅。不須歌玉樹,秋袂久滂沱。西楚牙旗盛,南徐戰艦連。蓬蒿萬竈在,興廢一帆前。磷碧熒霜岸,楓晴灼遠天。遙遙更行邁,哀笛起川。嗚咽邗溝水,汀回晚系舟。江都無綺業,建業有迷樓。月皎鴻秋吊,花紅鹿晝遊。蕪墟腥未歇,杵血滿寒流。[27](P231) 這是在大運河中行船,經過揚州所寫。雖然帶有懷古的性質,但一則說「不須歌玉樹,秋袂久滂沱」,再則說「蕪墟腥未歇,杵血滿寒流」,不僅是對王朝興廢再三致意,而且有著深沈的現實之感,是對明清易代的深深感喟。文學史上往往把徐燦和李清照相提並論,但二人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李清照的時代尚可以避居江南,而徐燦則面臨著徹底的亡國,因此,在她的作品中,也就不時展現出一種茫茫無所歸的感覺,如《登樓》:「高閣哀弦咽晚風,斷雲收盡碧天空。河山舉目何曾異,歲月催人自不同。幾日羽書來薊北,千群浴鐵下江東。余生尚想岩…See More
Sep 24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7)

有時候,所謂奇,也包括僻。王德宜是松江人,嫁給巡撫汪新之子,曾和丈夫一起隨侍公公遠赴貴州,「凡山川所經歷,古跡所憑吊,以及花鳥蟲魚,俱發為有韻之言」[40](P1070)。王德宜在貴州所寫的詩,最著名的是《黔中吟》七律十首,其中寫了自己從江南來到貴州的種種心情,並對當地獨特的風土民情作了細致的描寫。 如「尋螺天漏山堆墨,繞郭嵐迷霧隱花」(第一首);「苗女掃妝垂辮發,黔山積鐵哆唅砑」(第二首);「雲根人語畬初斫,銅鼓龍鳴雨又來」(第四首);「象教苗傳持貝葉,羊皮人只辨鸚車」(第六首);「僰人資食桄榔面,吏驛風傳芍藥羹」(第七首);「居民當暑無糸希服,犵狫肩輿盡卉裳」(第八首)。[40](P1089-1090)…See More
Sep 22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6)

這一類的作品一方面寫出了二人政治上的功業,另一方面,更為強調的是他們心靈的相知,其中當然帶有女詩人們的深深感喟。 四…See More
Sep 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5)

行旅中,固然可以感受帝王將相,朝代興衰,但由於女詩人的文人屬性,她們往往也會對文人的命運特別感興趣。著名詩人汪端是杭州人,她的詩中對和杭州有關的歷代著名文人多有表現,如《蘇公祠》《龍井謁秦少遊祠》《水磨頭吊姜白石》《南湖吊張功甫》《鐵冶嶺尋楊廉夫讀書處》《西馬塍訪句曲外史張伯雨故居》《南屏山調太白山人孫太初》《寶康巷訪朱淑真故居》等。 離開杭州後,來到蘇州,她寫了《石湖別墅吊範致能》;來到紹興,她寫了《寄題陸放翁快閣》;來到無錫,她寫了《梁溪謁倪元鎮祠》;來到丹陽,她寫了《過丹陽丁卯橋吊許渾》;來到揚州,她寫了《竹西亭吊杜樊川》。對於範成大,她贊美其「清遊記得邀詞客,檀板銀箏譜暗香」,寫姜夔在範成大石湖做客,創作出《暗香》《疏影》的一段佳話。姜夔由於得範成大的知遇,所以才能不僅在生活上有所依靠,而且文學上也能取得更大成就,汪端顯然對此非常稱賞。…See More
Sep 13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4)

錢孟鈿的丈夫崔龍見,乾隆二十六年(1761)辛巳恩科進士,授陜西南鄭縣知縣,調富平縣。歷官杭州府同知、湖北荊州府知府、四川順慶府知府。官至湖北荊宜施道。錢孟鈿顯然常常隨夫赴任,因此以詩歌的形式,記載了在自己六十年的生命中,「隨夫宦天涯,秦越楚蜀遍」的歷程。大散關位於陜西寶雞市南郊,自古是川陜咽喉。 詩先寫在陜西的陸路之行,然後重點寫在長江沿三峽而下,或在錢塘遇潮,或在九江阻風。對行旅的這些記載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突出其險。照理說,旅途之中,不可能只有險途,沒有坦途,只有危急,沒有從容,但作者筆下的景物有著集中的指向,顯然有著刻意的選擇。或者,她是用這樣的方式,暗示其丈夫行走宦途的艱難。 這也讓我們想起了姜夔著名的《昔遊詩》。姜夔以大篇聯章的方式,所記述的場景多是奇險者,以此表達行走江湖之苦,並暗示國家社會的危局。錢孟鈿的作品在氣象上當然無法和姜夔的相比,但其思路卻可以互相參照。 三…See More
Sep 9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3)

行旅所開闊的視野,不僅有認識山川,也有認識民情。尤其是對於閨秀來說,畢竟她們中的很多人有著一定的社會地位,對於下層生活所知較少,因此,有些所見所聞不免引起很大的心靈震撼,而這種震撼,往往也會加深她們對旅途艱難的理解。如陳蘊蓮《長清道中》: 驅車適千里,陂陀少平陸。倏如鳶墮溪,又若猱升木。仰觀接青冥,俯視駭心目。去地已千尺,路轉幾百曲。怪樹生龍鱗,空岩轉羊角。無令塵汙人,其奈風翻撲。黃沙集成嶺,亂石疊作屋。居民半瘤癭,村姬更粗俗。無由辨頸腮,闊領裁衣服。言語盡侏儷,形骸間磽禿。不知彼蒼意,賦此一何酷。行行長清道,輒作數日惡。茅店薄暮投,留客少粥。堆盤具蔥薤,裹飯進藜藿。雲此歲欠收,山家少旨蓄。卻之勿復進,所至因休沐。在山泉水清,渴飲意已足。明發新泰郊,好與清景逐。[17](P446) 長清在濟南西,南接泰安,地處泰山隆起邊緣。這首詩主要寫了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自然景觀,二是山民長相,三是當地飲食。對於一個江陰閨秀來說,自小生活在江南,嫁給武進左晨後,仍然基本上是居住在江南,如今穿行在山東的山里,感受就太不一樣。山路的崎嶇暫且不提,她碰到的山民,多是脖頸粗大,可能是由於缺碘而導致的甲狀腺疾…See More
Sep 3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2)

嚴辰為其妹嚴永華的集子作序時,談到其妹的成就,也這樣說:「大凡女子,閑置深閨,老死牖下,不知乾端坤倪是何景象。即終身把卷吟哦,只如候蟲之鳴,不知有穴外事。若吾妹生長滇黔,隨父兄宦轍所至,於滇之三地,黔之上下遊,跋涉幾遍。搜奇抉險,悉發於詩。……迨於歸後,隨軺四出,東則曾經滄海,北則親睹皇居,西則遠及炎荒,南則溯洄天塹。出處廿四年,往還數萬裏。到處雙旌攬勝,雙管留題,以巾幗而獲江山之助。」[9](P787)「巾幗而獲江山之助」和包蘭瑛所說的「山川雄壯助詩情」[10](P1505)是一個道理,這就把劉勰的話,賦予了符合後世情境的轉換,是從一個特定層面對女性詩歌創作的思考,也是把女性的詩歌創作活動與士大夫的傳統聯系到了一起。 不妨看看駱綺蘭的《四十感懷》: 人生百年間,世事若朝露。修短盡在天,窮通總隨遇。況受女子身,尺寸謹跬步。苦樂由他人,己復何所與。我今已四十,元髮欲化素。自念髫齡時,偏解愛詞賦。上窺秦漢文,下讀唐宋句。窮年徒矻矻,頗似一韋布。遠遊雖莫遂,吳越適幾度。泛月西子湖,探梅鄧尉路。情隨山水遙,疾中煙霞痼。[11](P632) 這首詩中有兩個方面特別值得註意。第一,她特別道出了自己…See More
Aug 3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1)

內容提要:清代女性生活空間不斷擴大,其詩歌創作增添了新的內容,尤以行旅詩最為突出。女性行旅多是隨宦,旅途的艱難,奇僻的感受,流亡的傷懷,使清代女性行旅詩打上了時代的印痕。清代女詩人還借助題畫、遊仙和夢境等神遊的方式去釋放精神,這也成為行旅詩的重要補充。一…See More
Aug 28
開篷樂勢力 commented on 開篷樂勢力's album
Thumbnail

愛墾藝廊 ~~ 家居情趣主題館

"真見:看不見得放開的人事物。 Deep Meaning Picture: The Arts of Knowing Is Knowing to Ignore."
Dec 7, 2021
開篷樂勢力 commented on 開篷樂勢力's photo
Thumbnail

Hey! Let's go drinking !by Seiji Mamiya

"陳明發詩想《杠桿》玩這遊戲要格外的專注,比藝人在舞臺上對自己的要求更大些。要不,樂極生悲的皮肉之痛,往往不是一回,而是兩回。而且,被罵「還不知死」和被笑「笨得要死」,機率一樣的高。 玩法很簡單,一塊磚頭,加上一塊長方形的木板,就能樂上好幾個小時。九寸高的空心磚最理想,打中央擱上一塊木板。原理和蹺蹺板是一樣的。靠著木板與磚頭結合的杠桿原理,木板一頭的人落下,另一頭的人就翹高。與蹺蹺板不同的是,木板與磚頭只是空置著,二者之間沒有鎖緊的穩固支點。…"
Oct 29, 20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賞析郭沫若《小品六章》

賞析這六章小品,體現了郭沫若早期文學創作風格的另一面。郭沫若《女神》中的詩篇絕大多數都是激情澎湃,恢弘雄偉,具有一種驚雷駭電般的壯美氣勢。而這些小品卻含蓄蘊藉,清新俊逸,具有一種江風霽月般的雋秀風韻。這種清新雋秀的風格是怎樣形成的呢?首先看它的題材。六則小品都沒有涉及重大的歷史事件、尖銳的矛盾鬥爭,而是選取了一些細小的事物(薔薇、山茶等)、淡雅的風景畫(夕暮的景色、雨前的景象等)及精微的生活片斷(理髮、築墓)等,這種題材本身就是纖巧的、輕倩的,它是一些優美的“詩料”,經過作者的精心釀製,很自然地成了詩意蔥蘢的佳作。如《白髮》中寫了三年前在一家理髮店中年輕姑娘給他理髮時,發現他頭上一莖白髮,立刻給他拔去的情景。這對於一般人來說,很可能看作是不屑一談的小事。可是作者出於詩人的慧眼,覺察到這是別有意趣的“詩料”,對它作了匠心獨運的藝術處理。年輕姑娘象征了愛情;…See More
Oct 6, 20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郭沫若《小品六章》の 路畔的薔薇

清晨往松林裏去散步,我在林蔭路畔發見了一束被人遺棄了的薔薇。薔薇的花色還是鮮艷的,一朵紫紅,一朵嫩紅,一朵是病黃的象牙色中帶著幾分血暈。我把薔薇拾在手裏了。青翠的葉上已經凝集著細密的露珠,這顯然是昨夜被人遺棄了的。這是可憐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的欺紿? 還是不幸的青年受了輕狂的婦人的玩弄呢?昨晚上甜蜜的私語,今朝的冷清的露珠……我把薔薇拿到家裏來了,我想找個花瓶來供養它。花瓶我沒有,我在一隻墻角上尋著了一個斷了頸子的盛酒的土瓶。——薔薇喲,我雖然不能供養你以春酒,但我要供養你以清潔的流泉,清潔的素心。你在這破土瓶中雖然不免要淒淒寂寂地飄零,但比遺棄在路旁被人踐踏了的好吧?See More
Sep 28, 20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郭沫若《小品六章》の 夕暮

我攜著三個孩子在屋後草場中嬉戲著的時候,夕陽正燒著海上的天壁,眉痕的新月已經出現在鮮紅的雲縫裏了。草場中牧放著的幾條黃牛,不時曳著悠長的鳴聲,好像在叫它們的主人快來牽它們回去。我們的兩匹母雞和幾隻雞雛,先先後後地從鄰寺的墓地裏跑回來了。立在廚房門內的孩子們的母親向門外的沙地上撒了一握米粒出來。母雞們咯咯咯地叫起來了,雞雛們也啁啁地爭食起來了。——“今年的成績真好呢,竟養大了十隻。”歡愉的音波,在金色的暮靄中游泳。See More
Sep 27, 20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郭沫若《小品六章》の 山茶花

昨晚從山上回來,采了幾串茨實、幾簇秋楂、幾枝蓓蕾著的山茶。我把它們投插在一個鐵壺裏面,掛在壁間。鮮紅的楂子和嫩黃的茨實襯著濃碧的山茶葉——這是怎麽也不能描畫出的一種風味。黑色的鐵壺更和苔衣深厚的巖骨一樣了。今早剛從熟睡裏醒來時,小小的一室裏漾著一種清香的不知名的花氣。這是從什麽地方吹來的呀?——原來鐵壺中投插著的山茶,竟開了四朵白色的鮮花!啊,清秋活在我壺裏了!See More
Sep 25, 2021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郭沫若《小品六章》の 水墨畫

天空一片灰暗,沒有絲毫的日光。海水的藍色濃得驚人,舐岸的微波吐出群魚喋噏的聲韻。這是暴風雨欲來時的先兆。海中的島嶼和烏木的雕刻一樣靜凝著了。我攜著中食的飯匣向沙岸上走來,在一隻泊系著的漁舟裏面坐著。一種淡白無味的淒涼的情趣——我把飯匣打開,又閉上了。 回頭望見松原裏的一座孤寂的火葬場。紅磚砌成的高聳的煙囪口上,冒出了一筆灰白色的飄忽的輕煙……See More
Sep 22, 2021

開篷樂勢力'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開篷樂勢力'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開篷樂勢力's Blog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9)

Posted on September 28, 2022 at 12:30am 0 Comments

清代中葉以後,外患頻仍,最早面對的是鴉片戰爭。鴉片戰爭雖然距普通百姓沒有那麽近,但也能在日常生活中打上烙印。陳蘊蓮嫁武進左晨,「中歲隨夫婿官津門」[17](P394),在天津,正逢鴉片戰爭之役,集中多有記載。



陳蘊蓮向有大志,在《題程夫人從軍圖》中,她這樣說:「男兒生世間,功業封王侯。女兒處閨閣,有志不得酬。讀書空是破萬卷,焉能簪筆登瀛洲。胸懷韜略復何用,焉能帷幄參軍謀。」…

Continue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8)

Posted on September 23, 2022 at 10:49am 0 Comments

徐燦有著較強的家國意識,對於丈夫陳之遴的降清,心中不以為然,但作為女子,在那個特定的時代,也無法選擇,於是,心中有很多苦悶。這些苦悶,連同山河破碎的悲憤,都在其行旅詩中有所體現。如《舟行有感三首》:

 

幾曲芙蓉浦,淩風恐易過。

流連情不淺,指顧恨偏多。

雁外孤檣落,霞邊眾岫羅。

不須歌玉樹,秋袂久滂沱。

西楚牙旗盛,南徐戰艦連。…

Continue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7)

Posted on September 21, 2022 at 1:53pm 0 Comments

有時候,所謂奇,也包括僻。王德宜是松江人,嫁給巡撫汪新之子,曾和丈夫一起隨侍公公遠赴貴州,「凡山川所經歷,古跡所憑吊,以及花鳥蟲魚,俱發為有韻之言」[40](P1070)。王德宜在貴州所寫的詩,最著名的是《黔中吟》七律十首,其中寫了自己從江南來到貴州的種種心情,並對當地獨特的風土民情作了細致的描寫。



如「尋螺天漏山堆墨,繞郭嵐迷霧隱花」(第一首);「苗女掃妝垂辮發,黔山積鐵哆唅砑」(第二首);「雲根人語畬初斫,銅鼓龍鳴雨又來」(第四首);「象教苗傳持貝葉,羊皮人只辨鸚車」(第六首);「僰人資食桄榔面,吏驛風傳芍藥羹」(第七首);「居民當暑無糸希服,犵狫肩輿盡卉裳」(第八首)。[40](P1089-1090)…



Continue

張宏生·山川、旅途與詩思(6)

Posted on September 20, 2022 at 12:30pm 0 Comments

這一類的作品一方面寫出了二人政治上的功業,另一方面,更為強調的是他們心靈的相知,其中當然帶有女詩人們的深深感喟。

 

四 山川之美與詩思之妙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