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很後現代
  • Male
  • 民都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不是 很後現代'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Crna Gor
  • Copil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ili 河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不是 很後現代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不是 很後現代'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Sep 11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7)

3.互聯網中個體時間的維護與失控人們在互聯網使用過程中建立的「數字親密」改變著他們對時間的觀點和實踐。卡斯特用「無時間的時間」(timelesstime)概括互聯網對社會生活的進程壓縮,意指互聯網時代中傳統時間特征及「序列感」的解構。這是一種「網絡化導致的社會生活節奏加快而發生的新的時間壓縮」[43]。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個體在傳統時間秩序解構中的主體能動性。不少被訪者都表示,他們在互聯網實踐中的「數字親密」體驗中呈現出越來越明顯的行動「例行化」特征,即通過上網具體行動的日常例行化模式的建立,從而使得「線上時間」更明確、可控。這種上網行動的「例行化」特征在很多被訪者的表述里都有所涉及,不僅構成了一種上網「習慣」的延續,而且體現出行動者與互聯網主動相連的行動意圖,也體現著對個人時間的控制和管理。「我發現我每天上網打開的軟件就那麽幾個,雖然不多,但是每天不看看就不舒服。雖然有時候什麽也沒看到,也沒收獲啥,但是打開看看這個動作很重要。我會感覺有一種安全感。怎麽說呢,感覺就像上了發條一樣。不過看完後也就不想了,反而能與手機保持距離。」(WX-2)與此同時,網絡的虛擬性、互動性、海量信息等特征使得…See More
Sep 9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6)

「我每天玩遊戲的話肯定有兩個小時......現在已經離不開手機了。不過我真的不喜歡手機。我覺得它很可怕的,就好像脖子上套個狗鏈一樣,誰想找我,使勁一拽就可以找到我。我感覺互聯網的發展使我身上的枷鎖被套得更緊了。我不是用手機上網娛樂,而是被它用來娛樂的。」(LDD-3)傳統的那種線性的、指向未來的時間觀正在轉變成更加關注當下的「即時時間觀」[37]。卡斯特用「非序列化時間」概括互聯網時代的時間存在方式。與傳統社會相比,網絡社會的時間秩序變得更加模糊和多元。過去那種可以度量、可以預測、不可逆轉的線性時間正遭到挫折[38]。人們在與互聯網的「數字親密」體驗中消解傳統工業社會中「時間—事項」的固有次序和功能化安排。加之互聯網經濟中力圖創造的「技術黏性」就是要吸引與保留用戶[39],這在某種程度上使得人們無感於時間的流逝;…See More
Sep 5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4)

4.線上時間互聯網技術對生產、生活領域的全面滲透已經成為現代人的基本生活現實。在「網絡化轉型」的背景下,個人、群體、組織,甚至是整個人類社會生活,都呈現出一種不同程度的「移師網絡」的發展態勢[22]。一個龐大的「數字化世界」不僅改變著傳統的人際交往關係,而且也建構著互聯網與人的關係,即一種隨時可及、深度滲透的「數字親密」。關於「數字親密」的提法,通常有兩個維度:一個是指人與互聯網之間的頻繁、持續、深度的聯結關係,在具體的行為上體現為生活的諸多方面已經逐漸離不開互聯網及其相關技術和平臺;…See More
Aug 31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5)

三、研究方法傳統的時間研究經常采用量化研究的方法對工作時間、休閑時間、時間制度、時間運用等問題進行研究。之後,受當代社會學的日常生活轉向思潮的啟發,學者們越來越重視時間與日常生活實踐的內在關聯性。日常生活的時空被認為是在實踐中「得心應手」「司空見慣」、非反思和習慣化的世界,是一個被人們所熟悉和不斷重復的時空[31]。應該說,以時間為基準,在獨特敘事中理解人的細微、切身的狀況,日常生活蘊含著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核心問題和基礎問題[32]。從方法選擇來說,日常生活轉向的社會學研究注重研究者與被研究者「主體間性」(intersubjectivity)關係的建立;…See More
Aug 30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Aug 28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2)

二、文獻綜述傳統社會學在很長一段時間忽視了對「時間」的主題化研究。然而,早在涂爾幹時代,時間作為「集體生活的自然節奏」已經成為學界的共識[6]。之後,索羅金和默頓指出,社會時間是集體行動的產物,體現著社會群體行動的節奏。通過群體交往和實踐,時間的「社會性」得以建立。它往往與一定的群體文化和價值觀相聯系。社會時間具有集體性,這對於群體活動的節奏及其歸屬具有重要意義[7]。這些觀點為時間的理論和經驗研究奠定了堅實基礎。在此後二十多年,社會學對時間的研究部分地停頓下來。直到古爾維奇側重於對社會時間異質性的分析,把社會時間區分為「宏觀社會時間」和「微觀社會時間」,並指出時間有著多種多樣的尺度和層次[8]。之後,格羅森、穆爾和雷索哈齊等學者進一步論述和發展了社會時間的相關理論,且奠定了時間在社會學視野中的獨立研究範疇。盧曼以時間為社會理論的基礎,側重於系統的反思性和系統的自我再生。在他看來,時間自身及其概念化是通過社會文化進化機制而改變的。統一、均質的現代社會時間制度降低了社會系統的複雜性[9]。吉登斯從社會本體論的角度指出時間和空間對於社會科學是極為基本的問題。現代人的時間綿延感來自日常生活的…See More
Aug 26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1)

摘要:隨著當代社會學的日常生活轉向,「時間」日益成為理解人們日常生活和社會發展的重要維度和主題。本文依托一項針對青年群體的質性研究,從日常生活出發,了解和呈現移動互聯時代青年群體建構並實踐著的,與互聯網技術頻繁、深度聯結的「數字親密」如何影響他們對「時間」的建構及體驗; 他們又呈現出怎樣的能動性去應對互聯網時代時間秩序的確立; 從而思考在互聯網時代的時間困境中,人與技術、個人與社會的關係。 一、研究源起及問題的提出 時間,是人類社會古老而重要的命題。人類對時間的追問從未停止過。一千多年前,古羅馬的神學家奧古斯丁就曾發出感嘆:「時間究竟是什麽? 沒有人問我,我倒清楚; 有人問我,我想說明,便茫然不解了」[1]。這一看似簡單實際上卻難以回答的問題,卻與人類的文明發展和日常生活緊密相關。時間作為純粹的知識,以絕對和一維的特征貫穿於人類歷史[2]。時間不僅是所有客觀事物存續的天然屬性,而且也是所有與「人」相關要素的存在表征。對自然界而言,時間意味著「晝夜交替、草木榮枯、萬物生死」,它是客觀現實的一個固有組成部分;…See More
Aug 24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10)(结论与书目)

但里爾克的價值也正在於,他作為“貧困時代的詩人”,以自己的詩的歷程現身說法地展示了“詩人何為”這一荷爾德林早已提出的問題,他以自己的詩性精神的命運體現了一切詩中永恒的“命運性”,這就是:必須向語言本身突圍。 注釋:[1]海德格爾,《詩人何為》,載《林中路》,孫周興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97年,第274頁。下引此文只於句末注明頁碼。[2]"Weltalter",或"Weltzeit",孫譯作“世界時代”,似未達意。[3]"Dichtertum",孫譯作“詩人總體”,似不確。[4]譯文據MartinHeidegger:Holzwege,VittorioKlostermann。FrankfurtamMain,1950,S。268,有改動。[5]參看拙文:《論殘雪:1988年》,載《聖殿的傾圮——殘雪之謎》,貴州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03頁。又參看拙文:《殘雪與卡夫卡》,載《新批判主義》,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203頁;第202頁。[6]譯自上述德文本第270—271頁,參看孫周興中譯本第279頁。[7]譯自上述德文本第273頁,參看孫周興譯本第281—282頁。[8]康德也說過,每…See More
Aug 22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9)

此在(Dasein)當然也只是一種存在者。但當里爾克把它與“歌唱”視為同一的時,此在就在與“存在的家”——語言打交道了。所以海德格爾說:“吟唱(Singen)意味著:歸屬到存在者本身的區域中去。這一區域作為語言之本質乃是存在本身。”(第323頁)真正的存在本身(而不是傳統形而上學意義上的“存在”即存在者)在里爾克這里已經呼之欲出了,他說:“但我們何時存在?”海德格爾緊緊追問:“何時我們如此這般存在,以至我們的存在就是歌唱,而且此種歌吟並非四處回響,而倒真正是一種吟唱,它的發聲並不依賴一個最終的抵達者,而是在發聲之際即已消散,從而只有那被吟唱者本身才成其本質。”(第323—324頁,有改動)。發聲只不過是“一口氣”,但它不是普通的氣息,而是“在真理中吟唱”,所以它“無所為”,它是“上帝的輕嘆”和一陣飄拂而過的“風”。它雖然飄拂而過,但如赫爾德所言,它“寄托著人性的一切,那在大地上的人所曾思考過和意欲過的一切,做過和將做的一切”(第324頁)。所以,雖然在里爾克這里,詩性精神的突圍只達到存在者和世界性此在的整體,但他“畢竟詩意地道明了,誰是那種冒險更甚於生命的冒險者”,即:“冒險更甚者是詩…See More
Aug 20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8)

在這種意義上,“語言是存在的家”,“我們是通過不斷地穿行於這個家中而通達存在者的”(第316頁)。“不斷穿行”意味著這個家不是一個靜止“在場”的處所,而是一種生動的“道說(Sagen)”活動。存在的每一步自我超越都依靠語言的突破,所以冒存在之險也就是“冒語言之險”。當海德格爾說“語言的本質既非意謂所能窮盡,語言也決不是某種符號和密碼”時,他反駁的不僅是語言分析哲學的語言觀,而且無意中也捎帶擊中了中國傳統“言不盡意”的語言觀:他所主張的毋寧是“意不盡言”。語言不依賴於任何存在者,相反,一切存在者都依賴於語言所劃出的區域而得以存在,“唯有在這一區域中,從對象及其表象的領域到心靈空間之最內在領域的回歸才是可完成的”(第317頁)。例如,“制造活動的對象事物”及科技理性的計算邏輯所形成的主客二分的形而上學,最初就是由於“道說”的需要而產生出來的,而對心靈的“回憶”所形成的另一種形而上學(“心靈的邏輯”)也是如此,但這兩種形而上學(大致相當於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都只把語言當作工具。只是在後一種形而上學中觸及到了世界內在空間,因而觸及到了人的本質,即人憑借語言道說來冒險創造安全,這就有希望翻上“存…See More
Aug 19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7)

里爾克把這種內心空間的超時空性與“死”的思想聯系在一起,認為這才是人的最合適的庇護之所,因為它正是人在外部世界(和死亡)的“規律”的威脅面前所看到的人自身內部世界中的安身立命的“基礎”。不過,里爾克的這種思維的模式仍然是把外部世界和內心世界對立起來的模式。“即便是里爾克,也沒有對世界內在空間的空間性作更深的思考,甚至也沒有追問,給予世界之在場以居留之所的世界內在空間究竟是否隨著這種在場而建基於一種時間性,這種時間性的本質性的時間與本質性的空間一起構成了那種時—空的原始統一體,而存在本身就是作為這種時—空成其本質的。”(第313頁)這就是里爾克的(以及以尼采為最後代表的)形而上學主體哲學的缺陷。四當然,在海德格爾看來,從笛卡爾到尼采的主體性哲學雖然並沒有解決世界存在的問題,因而也沒有解決“詩人何為”即人類最終的安身立命的問題,但作為一個過程、一條“道路”,它畢竟對這一問題作了某些“暗示”。這是一條“向內深入”(Er-innerung,也可譯為“回憶”)之路,它“使表象之對象的內在性進入心靈空間內的在場之中”(第313頁)。主體性哲學被它自身的對象性思維方式逼上了一條向內深入的自救之路,從…See More
Aug 16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6)

正是這種自覺的危機意識才使我們不得不返回到自然生命[12],但前提卻是:“敞開者本身必定已經以那種我們能夠使它獲得無庇護性的方式而使我們轉向它了”(第306頁,有改動)。里爾克自詡這種方式能夠使無庇護狀態“在最廣闊的範圍內”得到“肯定”,從而抵禦一切使我們封閉的“規律”;海德格爾卻指出這個“最廣闊的範圍”並不是真正的敞開者,而不過是“全部存在者”(自然、生命等等),因而它也不是真正的存在(雖然被誤認為“存在”)。在這里我們“經驗不到存在的任何本質”,哪怕他把存在命名為“敢冒一切險的冒險”。不過,這種把存在者整體當作存在本身的誤會並不是起於里爾克,它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巴門尼德把存在稱之為“一”並想象為“球形”(Sphaere,亦有“範圍”之意)的思想。但這種“存在”只不過意味著“在場”,“在其中遮蔽的是:它來自使在場者本身成其本質的無蔽狀態”(第307頁,有改動)。只是在巴門尼德那里,這個“球形”並沒有被對象化地加以表象,而是可以被思考為“在解蔽著和照亮著的一的意義上的存在者之存在”(第307頁),即還保留著從“存在”方面來思考(從而達到“解蔽”)的維度;相反,里爾克卻是“著眼於這個球…See More
Aug 13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5)

三必須注意,上述荷爾德林的兩句詩中,詩人並沒有許諾“有救”(這是孫周興的翻譯,似不妥),而是說“生出(waechst)…See More
Aug 11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4)

海德格爾是這樣解釋里爾克所謂使動植物處於冒險中的“陰沈之趣”的:“陰沈”(Dumpf)的意思是“被抑郁”(gedaempft),但里爾克不是從消極的意義上,而是從好的意義上看待這種被抑郁的,即“指其根基深而有承擔者的特性的東西”,例如“對我們來說花之存在是偉大的”(第292頁)。但這樣一來,人對於動植物的超出(“冒險更甚”)就恰好成了人的可鄙之處了[9]。人伴隨冒險而前行就是為了獲得自己的安全,即要一貫地貫徹自己(dasSichdurchsetzen),於是他就去制造、訂造、改造、擺放自然,使之“對象化”(Vergegenstaendlichung)成為置於自己面前的“表象”,這在現代人身上得到了集中的體現。…See More
Aug 9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芒:從詩向語言的突圍——讀《詩人何為》(3)

絕對的冒險和一般被拋入的冒險(如自然任由眾生在“陰沈之趣”中冒險)不同,正如“求意志的意志”(derWillezumWillen)與一般的意志(意願)不同一樣。這就是人和一切動植物的本質區別。然而,里爾克(以及尼采)仍然只是在傳統形而上學的意義上來思考自然、存在和意志,所以“這一意志的本質依然蔽而不顯”。海德格爾說:“里爾克的這首詩根本沒有直接道說存在者的基礎,也即沒有直接道說作為絕對冒險的存在”,它只是“通過談論被冒險者而間接地告訴我們有關冒險的一些事”(第285頁,譯文有改動)。換言之,“被冒險者”還只是“伴隨冒險而一同前行”,它當然是憑借自己的意志,但卻“被扣留於”意志和這意志的冒險之中,在其中,意志和冒險的真正基礎、即支撐這場冒險的“天平”的東西始終藏而不露。所以“被冒險者”從根本說來不是由自己去冒險的,他“因此是無憂煩的,是無憂無慮的,也即是安全的”,他“安全地居於冒險之中”(第286頁)。人為什麽會有冒險的意志,是什麽決定他願意去冒險,這仍然未被思及,所以他沒有“煩”或“操心”(Sorge),而是一任自己的意願為所欲為,有如尼采的“快樂的科學”。所以,里爾克的“重力”雖然並…See More
Aug 7

不是 很後現代's Blog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8)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22 at 11:41am 0 Comments

「我沒有太多可以幹的事情。不上網還能幹什麽? 反正上網現在也不貴,流量越來越便宜。如果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我可以不上網,有的時候(在網上)也真是沒什麽可以幹的了。但網絡的優點就是每天都有新的東西。總能找點東西看。」(WX-4)

所以,如果僅僅將個體的時間體驗與互聯網的「線上」實踐相聯而忽視了「線下」的社會處境,就容易滑向「技術決定論」,從而將時間體驗和實踐的改變僅僅放在技術革新之下,而不是社會發展之中。事實上,技術是「內嵌」於社會發展之中的。技術及其設備的使用並不會直接決定我們的時間體驗和實踐,而是諸如社會階層地位、城鄉時空位置、組織管理制度等因素共同作用,形成了我們在互聯網時代「數字親密」生活現狀下的時間觀點和實踐。

 …

Continue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7)

Posted on September 9, 2022 at 10:04am 0 Comments

3.互聯網中個體時間的維護與失控

人們在互聯網使用過程中建立的「數字親密」改變著他們對時間的觀點和實踐。卡斯特用「無時間的時間」…

Continue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6)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22 at 3:00pm 0 Comments

「我每天玩遊戲的話肯定有兩個小時......現在已經離不開手機了。不過我真的不喜歡手機。我覺得它很可怕的,就好像脖子上套個狗鏈一樣,誰想找我,使勁一拽就可以找到我。我感覺互聯網的發展使我身上的枷鎖被套得更緊了。我不是用手機上網娛樂,而是被它用來娛樂的。」(LDD-3)

傳統的那種線性的、指向未來的時間觀正在轉變成更加關注當下的「即時時間觀」[37]。卡斯特用「非序列化時間」概括互聯網時代的時間存在方式。與傳統社會相比,網絡社會的時間秩序變得更加模糊和多元。過去那種可以度量、可以預測、不可逆轉的線性時間正遭到挫折…

Continue

王昕:時間維度下的「數字親密」——基於青年群體互聯網實踐的質性研究(5)

Posted on August 29, 2022 at 11:12pm 0 Comments

三、研究方法

傳統的時間研究經常采用量化研究的方法對工作時間、休閑時間、時間制度、時間運用等問題進行研究。之後,受當代社會學的日常生活轉向思潮的啟發,學者們越來越重視時間與日常生活實踐的內在關聯性。日常生活的時空被認為是在實踐中「得心應手」「司空見慣」、非反思和習慣化的世界,是一個被人們所熟悉和不斷重復的時空[31]。應該說,以時間為基準,在獨特敘事中理解人的細微、切身的狀況,日常生活蘊含著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核心問題和基礎問題[32]。

從方法選擇來說,日常生活轉向的社會學研究注重研究者與被研究者「主體間性」(intersubjectivity)關係的建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