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
  • Belaga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Іле'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Іле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Іле's Page

Latest Activity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詠矚自若——《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五

羊綏第二子孚,少有俊才,與謝益壽相好,嘗早往謝許,未食。俄而王齊、王睹來。既先不相識,王向席有不悅色,欲使羊去。羊了不眄,唯腳委幾上,詠矚自若。謝與王敘寒溫數語畢,還與羊談賞,王方悟其奇,乃合共語。須臾食下,二王都不得餐,唯屬羊不暇。羊不大應對之,而盛進食,食畢便退。遂苦相留,羊義不住,直云:”向者不得從命,中國尚虛。”二王是孝伯兩弟。——《世說新語•雅量》 也許是長期看教科書的結果,我們總以為魏晉士族多是些紈絝子弟,能拿出來炫耀的只有門第,能夠鎮得住人只有爵位,他們本人都是一些不辨菽麥不知春秋的笨伯。其實,魏晉士族固然看重門第,但更傾倒個人的氣質、風度和才情,對那些才藻新奇的文才,析理精湛的辯才,幹練冷靜的幹才,氣宇恢弘的大才,和那些風流倜儻的美男子,不論出身貴賤和地位高低,士族子弟對他們都會由衷景仰和欣羨,願意屈尊甚至俯就與他們交往。東晉支道林和許詢,一為僧人,一為隱士,憑他們的才氣結交天子,友於王侯。古人還不像今人這樣俗不可耐,只懂得對官和錢磕頭。這則小品中的主人公羊孚,他父親羊綏只是個中書侍郎,羊孚本人也只是個太尉參軍,出身既不高貴,權勢也不顯赫,他以自己的“俊才”“…See More
Aug 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豈能長久——《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四

王導、溫嶠俱見明帝,帝問溫嶠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溫未答頃,王曰:”溫嶠年少未諳,臣為陛下陳之。”王乃具敘宣王創業之始,誅夷名族,寵樹同己,及文王之末高貴鄉公事。明帝聞之,復面著床曰:” 若如公言,祚安得長!”…See More
Jul 2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憎不匿善——《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三

郗超與謝玄不善。苻堅將問晉鼎,既已狼噬梁、岐,又虎視淮陰矣。於時朝議遣玄北討,人間頗有異同之論。唯超曰:” 是必濟事。吾昔嘗與共在桓宣武府,見使才皆盡,雖履屐之間,亦得其任。以此推之,容必能立勛。” 元勛既舉,時人鹹嘆超之先覺,又重其不以愛憎匿善。——《世說新語•識鑒》 郗超與謝玄都出身於東晉顯貴豪門,又都以其出群才華和迷人個性見稱士林,超既卓犖不羈又善玄言,玄同樣也舉止不凡且語驚四座。他們曾經同在桓溫幕下任職,不幸的是,一個雞籠里容不下兩隻叫雞公,二人很有點像油和水,放在一塊卻合不到一塊。不過,他們兩人的“不善” 並沒有發展成“交惡” ,彼此都在交際場合不失君子風度,更難能可貴的是,郗超在國難當頭的時刻拋棄私人恩怨,客觀地肯定和舉薦與自己有隙的對手。 “ 苻堅將問晉鼎,既已狼噬梁、岐,又虎視淮陰矣。” 苻堅是十六國時期前秦皇帝,建元十九年(公元383年)率七十萬大軍攻晉,“問晉鼎” 表明來者不善,“既……又……” 說明軍情如火。只有雄才才能扭轉戰局。朝廷決議派謝玄北上討敵,社會上對此議論紛紛,很多人不看好謝玄的軍事才能,“唯超曰”…See More
Jul 24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豈以五男易一女? ——《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二

樂令女適大將軍成都王穎。王兄長沙王執權於洛,遂構兵相圖。長沙王親近小人,遠外君子,凡在朝者,人懷危懼。樂令既允朝望,加有婚親,群小讒於長沙。長沙嘗問樂令,樂令神色自若,徐答曰:”豈以五男易一女?”由是釋然,無復疑慮。——《世說新語•言語》 晉武帝司馬炎死後,晉初分封各地的同姓王紛紛起兵爭權,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八王之亂”,它是統治階層內部為了爭奪皇位而骨肉相殘的醜劇。亂的起因是惠帝妻賈后與外戚楊駿爭權,以楊駿被殺告終。賈后以汝南王司馬亮輔政,再唆使楚王司馬瑋殺亮,司馬亮的屍骨未寒,她又借刀幹掉了司馬瑋。趙王司馬倫於是起兵討賈后,這次賈后自己掉了腦袋,還牽連讓惠帝丟了皇位。趙王倫自己剛剛坐上龍椅,齊王冏、成都王穎就聯合起兵殺倫,接下來是冏專擅朝政。長沙王乂又興兵殺冏,自己再重復冏的故事,司馬穎聯合河間王顒殺掉乂,乂很快也重演了冏的悲劇。除了賈后和楊駿是外姓人,這場殺戮是司馬氏兄弟之間的血拼。由此可以窺見權力對人腐蝕的極限,也可以窺見人性是如何陰暗。這則小品寫的是成都王司馬穎與長沙王司馬乂廝殺之際,朝廷重臣樂廣與司馬乂的一次智慧較量。樂廣的女兒嫁給了司馬穎,廣本人在朝廷又深孚眾望,這引起了…See More
Jul 2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巧舌如簧——《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一

 晉武帝始登阼,探策得“ 一” 。王者世數,系此多少。帝既不說,群臣失色,莫能有言者。侍中裴楷進曰:“臣聞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 帝說,群臣嘆服。——《世說新語 •言語》 這則小品沒有通常所說的“思想內容” ,只是表現了魏晉名士那種奉承逢迎的本領,那種隨機應變的能力,那種伶俐輕巧的口才。他們能把圓的說成方,將曲的描繪成直,在任何場合都不會出現僵局,在任何時候都能討得主子的歡心。文中的“阼” 是大堂前東西的臺階,登阼指皇帝登基。晉武帝司馬炎是晉朝的開國皇帝,登基那天抽簽只抽到一個“一” 字,按當時說法,“王者世數,系此多少” ,他司馬氏能做多少世代皇帝就看這次抽簽的數目,而他抽到的只是一個不吉利的“ 一” ,這豈不是說晉朝司馬氏的天下要一世而亡嗎?一下子所有人都被驚呆,全場的氣氛完全凝固:“帝既不說,群臣失色,莫能有言者。”如何才能讓皇上龍顏大悅?如何才能消除大家心頭的狐疑?問題的關鍵是怎樣解釋這個“一”…See More
Jul 1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名士風流——《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

諸名士共至洛水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戲樂乎?” 王曰:“裴仆射善談名理,混混有雅致;張茂先論《史》《漢》,靡靡可聽;我與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超玄著。” ——《世說新語•言語》 這則小品通過名士在洛水遊樂,生動地展現了魏晉士族精神生活的一個側影,印證了顧炎武《日知錄》中的名言——” 名士風流,盛於洛下” 。參加這次“洛水戲樂的” 名士” ,包括王衍、王戎、樂廣、裴頠、張華,他們全是西晉的社會名流和政壇的顯要,其中每個人都享高位、有盛名、善清談。這些名士們處處都要講究派頭與品位,談話要風趣優雅,思維要敏捷活躍,精神要超脫玄遠,哪怕是娛樂遊玩也不能稍涉鄙俗。洛水就是流經當時京城洛陽的洛河。為了品味這篇小品的神韻,我們還得依次介紹一下文中的出場人物。樂廣是著名的玄學家和學者,歷官中書侍郎、太子中庶子、河南尹、尚書令等職,人稱“樂令” 。史家說樂廣為政無為而治,在任時見不出什麽政績,離職後人們才懷念他的遺愛。他最為為稱道的是善清談,“每以約言析理,以厭人之心” 。《晉書》本傳說“廣與王衍俱宅心事外,名重於時。故天下言風流者,謂王、樂為稱首焉”…See More
May 2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小時了了——《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九

孔文舉年十歲,隨父到洛。時李元禮有盛名,為司隸校尉。詣門者,皆俊才 , 有清稱及中表親戚,乃通。文舉至門,謂吏曰:” 我是李府君親。”  既通,前坐。元禮問曰:” 君與仆有何親?” 對曰:” 昔先君仲尼與君先人伯陽有師資之尊,是仆與君奕世為通好也。”  元禮及賓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陳韙後至,人以其語語之,韙曰:”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文舉曰:” 想君小時,必當了了。” 韙大踧踖。——《世說新語•言語》 “ 三歲知老”  是古人的經驗之談。孔融小時出語敏捷機智,老來文章照樣嬉笑怒罵,語有鋒棱。先說一件他晚年與曹操書信往還的趣事。曹操在官渡之戰打敗袁紹後,將袁紹兒媳甄氏賜給兒子曹丕,孔融一得知此事便馬上給曹操寫信:” 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  曹操一時沒有悟出他語中帶刺,連忙問他典出何處,孔融回答說:” 以今度之,想當然耳。” 輕蔑憤激之情出之以調侃嘲戲之語,一世之雄曹操當時肯定也被弄得 “大踧踖” 。這則小品通過李膺、陳韙、孔融三人的對話,來表現孔融小時的聰明才智。文章先說 “李元禮(膺)有盛名” ,現在的官兒又是司隸校尉”…See More
Mar 2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子敬首過——《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八

王子敬病篤,道家上章,應首過,問子敬:“由來有何異同得失?”子敬云:“不覺有余事,惟憶與郗家離婚。”…See More
Jan 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活法——《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七

庾公乘馬有的盧,或語令賣去。庾云:“賣之必有買者,即當害其主,寧可不安己而移於他人哉?昔孫叔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古之美談,效之,不亦達乎?”…See More
Dec 23, 20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華王優劣——《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六

華歆、王朗俱乘船避難,有一人欲依附,歆輒難之。朗曰:“幸尚寬,何為不可?”後賊追至,王欲舍所攜人。歆曰:“本所以疑,正為此耳。既已納其自托,寧可以急相棄邪?”遂攜拯如初。世以此定華、王優劣。——《世說新語•德行》 魏晉之際人物月旦之風特甚,其時的士人往往飾容止而盛言談,通過小廉曲謹以邀時譽。華歆和王朗都是漢末魏初的名士,二人在改朝換代時都是“識時務”的“俊傑”,在疾風聚雨中都是隨風轉舵的高手,都從漢朝的“忠臣”搖身一變就成了魏國的“元老”,華歆入魏官至太尉,王朗仕魏官至司徒。雖然無恥地賣身投靠他們並無二樣,但在矯情偽飾方面華歆比王朗更技高一籌。《世說新語•德行》篇載,“華歆遇子弟甚整,雖閑室之內,嚴若朝典”,對待自己的子侄晚輩也十分嚴謹端莊,即使在自己家里也像上朝一樣嚴肅,華歆這些“行為藝術”不僅贏得了社會的掌聲,連王朗也對他有樣學樣:“王朗每以識度推華歆。歆蠟日嘗集子侄燕飲,王亦學之。有人向張華說此事,張曰:‘王之學華,皆是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遠。’”倒是阮籍眼光敏銳,他看不慣華歆之流矯揉造作的醜態,他在《詠懷》之六十七首中揭露他們的偽善面目:“洪生資制度,被服正有常。尊卑設次序,事…See More
Apr 23, 20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管寧割席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五

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又嘗同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書如故,歆廢書出看。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See More
Apr 21, 20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木猶如此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二

桓公北征經金城,見前為瑯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世說新語•言語》 …See More
Apr 19, 20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器度——《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四

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車不停軌,鸞不輟軛;詣黃叔度,乃彌日信宿。人問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澄之不清,擾之不濁,其器深廣,難測量也。” ——《世說新語•德行》 …See More
Apr 16, 20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年在桑榆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三

謝太傅語王右軍曰:“中年傷於哀樂,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賴絲竹陶寫。恒恐兒輩覺,損欣樂之趣。” ——《世說新語•言語》 …See More
Apr 12, 2019

Іле's Blog

戴建業:詠矚自若——《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五

Posted on July 29, 2020 at 4:57pm 0 Comments

羊綏第二子孚,少有俊才,與謝益壽相好,嘗早往謝許,未食。俄而王齊、王睹來。既先不相識,王向席有不悅色,欲使羊去。羊了不眄,唯腳委幾上,詠矚自若。謝與王敘寒溫數語畢,還與羊談賞,王方悟其奇,乃合共語。須臾食下,二王都不得餐,唯屬羊不暇。羊不大應對之,而盛進食,食畢便退。遂苦相留,羊義不住,直云:”向者不得從命,中國尚虛。”二王是孝伯兩弟。——《世說新語•雅量》

 …

Continue

戴建業:憎不匿善——《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三

Posted on July 24, 2020 at 12:58pm 0 Comments

郗超與謝玄不善。苻堅將問晉鼎,既已狼噬梁、岐,又虎視淮陰矣。於時朝議遣玄北討,人間頗有異同之論。唯超曰: 是必濟事。吾昔嘗與共在桓宣武府,見使才皆盡,雖履屐之間,亦得其任。以此推之,容必能立勛。 元勛既舉,時人鹹嘆超之先覺,又重其不以愛憎匿善。——《世說新語識鑒》

 

郗超與謝玄都出身於東晉顯貴豪門,又都以其出群才華和迷人個性見稱士林,超既卓犖不羈又善玄言,玄同樣也舉止不凡且語驚四座。他們曾經同在桓溫幕下任職,不幸的是,一個雞籠里容不下兩隻叫雞公,二人很有點像油和水,放在一塊卻合不到一塊。…

Continue

戴建業:豈以五男易一女? ——《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二

Posted on July 22, 2020 at 10:04pm 0 Comments

樂令女適大將軍成都王穎。王兄長沙王執權於洛,遂構兵相圖。長沙王親近小人,遠外君子,凡在朝者,人懷危懼。樂令既允朝望,加有婚親,群小讒於長沙。長沙嘗問樂令,樂令神色自若,徐答曰:”豈以五男易一女?”由是釋然,無復疑慮。——《世說新語•言語》

 …

Continue

戴建業:豈能長久——《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四

Posted on July 20, 2020 at 10:30am 0 Comments

王導、溫嶠俱見明帝,帝問溫嶠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溫未答頃,王曰:”溫嶠年少未諳,臣為陛下陳之。”王乃具敘宣王創業之始,誅夷名族,寵樹同己,及文王之末高貴鄉公事。明帝聞之,復面著床曰:” 若如公言,祚安得長!” ——《世說新語•尤悔》

 

晉“祚安得長”這句話,不是發自晉朝“階級敵人”的惡毒詛咒,而是出自晉明帝司馬紹的擔憂。司馬紹是東晉第二任皇帝,他享國的時間比晉祚更短——在龍椅上僅僅坐了四年,壽命僅僅二十七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