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gabat
  • Male
  • Kopet Dag Mountain
  • Turkmen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Ashgaba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Kaki Bukit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Ashgab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shgab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10)

筆削書法之言外意旨,如何考求?上引元趙汸《春秋屬辭·假筆削以行權》標榜二語,最為知言:「以其所書,推見其所不書;以其所不書,推見其所書」,通全書前後觀之,或類比、對比相關史事,或聯結、綰合相關之文辭,或書或不書,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或筆或削之間,就全書而考察之,彼此互發其藴,互顯其義,可比事以指義,亦可約文而見義(76)。由此觀之,比事屬辭之法,堪作為傳統敘事詮釋解讀之利器與津梁。古典小說之敘事,固淵源於史家筆法;而史家筆法,又宗法《春秋》書法。推本溯源,中國敘事傳統,自以「屬辭比事」之《春秋》教為祖始(77)。世所謂書、不書,言、不言,稱、不稱者,即指《春秋》之或筆或削而言。正如上文所引章學誠稱「史之大原本乎《春秋》,《春秋》之義昭乎筆削」,誠哉斯言!前文曾稱引清章學誠《文史通義·答客問》,謂「筆削之義,不僅事具始末,文成規矩」而已,欲藉比事屬辭之《春秋》教,成就一家之言者,「必有詳人之所略,異人之所同,重人之所輕,而忽人之所謹」;而且,「有以獨斷於一心」。由此觀之,或詳或略,或異或同,或重或輕,或忽或謹,出於作者之獨斷與別裁,是一家之言之所由生,故從中可知歷史哲學、歷史識見。推…See More
Sep 30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9)

裴松之注《三國誌》,鳩集傳記,增廣異聞,上搜舊聞,傍摭遺逸。此猶孔子作《春秋》,以魯史記為藍本;司馬遷纂修《史記》,以金匱石室之書、天下遺文古事為底本。待《史記》書成,與所本之傳記佚聞相較,自然互有異同、詳略、重輕、曲直、晦明、損益。吾人對讀參照、折中取舍,而文心可以求索,史義呼之欲出,史觀昭然若揭。就歷史編纂學而言,從文獻取舍到成一家言之間,書法將隨或筆或削,或因或革,而生發或異或同、或詳或略、或重或輕、或晦或明、或曲或直、或損或益之殊異。而假筆削去取以見褒貶、勸懲,實胎源於《春秋》書法。裴松之《三國誌注》,廣征博引當時圖書文獻,作為筆削取舍、因革損益之資材。陳壽時代較早,範曄與裴松之時代相近。範著《後漢書》,裴著《三國誌注》時,《三國誌》所征引之圖書應尚在。趙翼《廿二史劄記》稱:「壽及松之、蔚宗等,當時已皆閱過。其不取者,必自有說。今轉欲據此偶然流傳之一二本,以駁壽之書,多見其不知量也。」(68)裴松之編著《三國誌注》時,可見之文獻在五十種以上。今考索《三國誌注》所引書,或取而筆之於書,或削而不取。於是趙翼斷定「其不取者,必自有說」,誠然!孔子取資《魯史春秋》,而成一萬六千五百餘言…See More
Sep 2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8)

清人黃恩彤《三國書法》曾探論《三國誌》或書或不書、削略弗書等議題,頗具代表性,其言曰:「(裴松之)不知壽書之略,略所當略也。所引書,壽非不知之,特削而弗書耳,非脫漏也。史家之例,有書,有不書,一斷以義而已。今裴氏繁征博引,而寡所取義,非惟不知壽,亦不知史也。」(58)黃恩彤批評裴松之「繁征博引,而寡所取義」,則就史家對文獻之筆削去取而言之。說《三國誌》有簡略處、有刪削處,實即史家「或書」「或不書」之史例,亦即《春秋》或筆或削、或詳或略之書法表現。《三國誌》有據事直書者,有曲筆諱書者,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或筆或削之際,藉此可見陳壽褒貶勸懲之史義。清李漁序《三國誌演義》云:「《三國》一書,因陳壽一誌擴而為傳,仿佛《左氏》之傳《麟經》。」(59)羅貫中《三國誌演義》所演義者,為陳壽《三國誌》;猶《左傳》以歷史敘事,解釋《春秋》經,亦即所謂「以史傳經」(60)。舉凡能成一家之言者,必有筆削取舍於其間。(二)筆削見義與《三國誌注》諸書之敘事書法自《春秋》以下,史著所以成一家之言者,必有著作者獨斷之別識心裁,《孟子》稱為「義」;「有書,有不書,一斷以義」;或筆,或削,皆以「義」之別識心裁為依歸…See More
Sep 25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7)

通觀《三國誌》全書,再翻檢三國傳世文獻,然後知文昭甄皇后之死因,《三國誌》「崇飾虛文」「假為之辭」,如大惡之曲筆諱書者然。何以如此?筆者以為:忌諱敘事之書法,有所謂詭辭謬稱者(51),筆法近似反常合道,即《公羊傳》所謂「實與而文不與」,或「文與而實不與」(52)。抑揚予奪之史家筆法,詭辭謬稱之忌諱書法,可以引發讀者之疑竇,興起探究真相之興味,此史家之繆巧與詭計。宮闈隱秘,謎團難窺,破解真相,史家出以忌諱敘事,或可作破譯之津梁。筆削昭義之書法,形之於外,則有或書,或不書;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諸名目。筆而書之,則有詳書、重書、大書、特書之倫。從或書、或不書,或筆、或削之互發其蘊,互顯其義,而微辭隱義可知,史觀、史義可考。趙翼《廿二史劄記》論《三國誌》多有「不書」之例,如:魏明帝太和二年,蜀諸葛亮攻天水、南安、安定三郡,魏遣曹真、張合,大破之於街亭,《魏紀》固已大書特書矣。是年冬,亮又圍陳倉、斬魏將王雙,則不書;三年,亮遣陳式攻克武郡、陰平二郡,亦不書。以及四年,蜀將魏延大破魏雍州刺史郭淮於陽溪。五年,亮出軍祁山,司馬懿遣張合來救,合被殺,亦皆不書。並《郭淮傳》,亦無與魏延交戰之事。此…See More
Sep 23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6)

陳壽《三國誌》之史觀,以曹魏為正統,在「外文綺交,內義脈注」之引導下,排比史事、連屬辭文,而皆以史義為依歸。陳壽為蜀人,《三國誌》往往寄寓鄉邦情結,對於魏帝之死亡與襲位,既以「不書」為史法,於是形成書例。以此類推,《蜀誌》於「蜀、吳二主之死與襲,亦不書」。不過,或書,或不書,「必記明魏之年號」,示「正統之在魏」。削而不書,一也;或以見正統,或以別親疏。陳壽之守經達權,有如此者。孔子作《春秋》,藉或筆或削,比其事而屬其辭,以體現褒貶勸懲之書法。趙翼身為史家,想必嫻熟能詳。其論陳壽《三國誌·魏本紀》,運用回護諱書者頗多。蓋本僖公二十八年《春秋》經書「天王狩於河陽」,所揭示曲筆諱書之書法。趙翼云:《春秋》書:「天王狩於河陽。」不言晉侯所召,而以為天子巡狩。既已開掩護之法,然此特為尊者諱也。……自陳壽作《魏本紀》,多所回護……以後宋、齊、梁、陳諸書,悉奉為成式,直以為作史之法固應如是。……至高貴鄉公之被弒也……司馬昭實為弒君之首,乃《魏誌》但書「高貴鄉公卒,年二十」,絕不見被弒之跡。……本紀如此,又無列傳散見其事,此尤曲筆之甚者矣。(45)《左傳》以歷史敘事解經,稱:「是會也,晉侯召王。以諸侯…See More
Sep 21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5)

《春秋》,由其事、其文、其義三位一體組織而成。孔子「竊取之」之義,可以藉由「其事」「其文」體現出來。衡以《禮記·經解》「屬辭比事,《春秋》教也」(34)之提示,知比事與屬辭,即是《孟子》之其事、其文。排比史事,可以顯示指義;連屬辭文,亦可以呈現史義。同理可推,陳壽《三國誌》之成書,無論尊曹魏,或宗蜀漢,亦皆可持《春秋》之教——以屬辭比事之法,辯證《三國誌》之史義與文心。《三國誌》一書,敘魏蜀吳紛爭鼎立之史事。其中,或因政治立場,或緣鄉邦情結,「為有所刺譏褒諱挹損之文辭」,往往不可以書見。修纂史書,雖有難言之隱,亦不得不表述;若逢忌諱之事,亦不得不處理,故孔子《春秋》往往變文示義,遂有「推見至隱」「忌諱不書」諸書法(25)。陳壽纂修《三國誌》,對於上述之《春秋》書法,多所轉化運用。清代何焯、趙翼、黃恩彤諸家,曾略做揭示。陳壽《三國誌·魏書》甘露五年,書「五月己醜,高貴鄉公卒」(36)。實宗法孔子作《春秋》,書「卒」不書「薨」之忌諱書法,既不沒其事實,又有所褒貶勸懲(37)。清何焯《義門讀書記》贊揚《三國誌》之書法,以為「其猶有良史之風歟」,其言曰:《公羊傳》曰:「公薨何以不地?不忍言也。…See More
Sep 19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4)

敘事一詞,作「敘」,為初形本義。漢許慎《說文解字》云:「敘,次第也。從攴餘聲。」(26)於是,「敘」字,引申即兼涵位次、主次、調整、安排、設計之意。中國傳統敘事學之範疇,「敘」之本字已概括無遺。敘事一詞,作「敘」,為本字正字。或作「序」事,則為同音通假字(27)。中國傳統敘事學,著眼於「敘」(序),多於關注「事」。換言之,較著眼於位次、主次、安排、設計之「法」。筆者近著如《比事屬辭與古文義法——方苞「經術兼文章」考論》《屬辭比事與〈春秋〉詮釋學》,論說《春秋》《左傳》《公羊傳》《春秋繁露》《史記》《漢書》諸史籍,其「言有物」之「義」,大多推見以至隱;往往藉由「言有序」之「法」以表述之。《左傳》《史記》諸史傳之著書立說,大抵暗合上引朱熹所提「《春秋》以形而下者,說上那形而上者去」之原則。義,形而上,不可說、不能說、不好說、不便說;由於「法以義起」「法隨義變」,故史學論著、小說評點,多以說「法」、示「法」,作為金針度人之津筏。讀者自當舍筏登岸,即器以求道。除了毛宗崗《讀〈三國誌〉法》外,清金聖嘆《讀第五才子書法》稱「《水滸傳》章有章法,句有句法,字有字法」,提示研讀《水滸傳》之許多文法,如…See More
Sep 17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3)

《左傳》先經、後經、依經、錯經,「隨義而發」之解經方式,後世衍變成為一種敘事模式。若此之比,即陳平原《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所謂「史傳」傳統。毛宗崗《讀〈三國誌〉法》,推崇《三國》書乃文章之最妙者,論及三國故事之起始與終結,參差與錯落。《左傳》以歷史敘事解經,其先經、後經、依經、錯經之敘事傳統,顯然可以前後輝映,相互發明。其言曰:三國必有所自始,則始之以漢帝。敘三國不自三國終也,三國必有所自終,則終之以晉國。劉備以帝冑而續統,則有宗室如……以陪之。曹操以強臣而專制,則有廢立如……以陪之。孫權以方侯而分鼎,則有僭號如……,稱雄如……,割據如……以陪之。劉備、曹操於第一回出名,而孫權則於第七回方出名。曹氏之定許都在第十一回,孫氏之定江東在第十二回,而劉氏之取西川則在六十回後。假令今作稗官,欲平空擬以三國之事,勢必劈頭便敘三人,三人便各據一國。有能如是之繞乎其前,出乎其後,多方以盤旋乎其左右者哉?(23)唐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云:「傳或先經為文,以始後經之事;或後經為文,以終前經之義。或依經之言,以辨此經之理;或錯經為文,以合此經之異,皆隨義所在而為之。」(24)羅貫中《三國誌演義》,所…See More
Sep 15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2)

清章學誠《文史通義·答客問》,提示《春秋》筆削與中國史學之淵源,筆削見義為敘事傳統之要法。其中論說詳略、異同、重輕、忽謹之辯證關係,可作屬辭比事《春秋》書法之具體揭示。其言曰:史之大原,本乎《春秋》。《春秋》之義,昭乎筆削。筆削之義,不僅事具始末,文成規矩已也。以夫子「義則竊取」之旨觀之,固將綱紀天下,推明大道。所以通古今之變,而成一家之言者,必有詳人之所略,異人之所同,重人之所輕,而忽人之所謹,繩墨之所不可得而拘,類例之所不可得而泥,而後微茫杪忽之際,有以獨斷於一心。(13)章學誠提示:詳略、異同、重輕、忽謹之依違取捨,即是獨斷別裁、一家之言、歷史哲學、歷史識見之所由生。史料文獻經由「獨斷於一心」之筆削取舍,於是有書,有不書。筆而書之者,又有「詳略、異同、重輕、忽謹」之筆法,以及曲直、顯晦、有無、虛實,乃至於忌諱、回護諸寫作手法。上引章學誠稱:「筆削之義,不僅事具始末,文成規矩已也。」事具始末,指比事;文成規矩,指屬辭。元趙汸《春秋屬辭》論筆削,以筆而書之,削而不書互文見義。明湛若水《春秋正傳·序》:「筆,以言乎其所書也。削,以言乎其所去也。」(14)比事與屬辭之法,為筆而書之諸法之…See More
Sep 14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1)

筆削原指史料的刪存去取,乃歷史編纂學之必要步驟。筆與削彼此互發其蘊,互顯其義。筆而書之,排比史事可顯意,連屬辭文亦能見義。《春秋》筆削書法,一變為屬辭比事之《春秋》教,再變為詳略、異同、重輕、忽謹、先後、因變之史法,三變為曲直、顯晦、有無、虛實、忌諱、回護之義法。或筆或削,大抵出於作者之獨斷與別裁,為一家之言所由生,藉此探索文心、史識、史觀、歷史哲學,可謂順理成章。方苞會通經史古文,提倡義法,強調法以義起,法隨義變,為中國傳統敘事學著重筆削見義、比事屬辭之「法」提供了學理依據。《春秋》《左傳》等史籍「言有物」之義,大多推見以至隱,往往藉由「言有序」之「法」以表述。古典小說與戲劇敘事淵源於史傳,筆削書法,自可作為解讀《三國誌》《三國誌注》《三國誌演義》等史傳、小說、戲劇敘事之津梁與法門。國斯坦福大學王靖宇教授發表有關《左傳》敘事文的論文①,以比較文學的視角,借鑒西方的敘事學,來解讀《左傳》。然而《左傳》以歷史敘事解經,與淵源於小說的西方敘事學顯然有別。二者可進行比較研究,恐不宜以敘事學為詮釋解讀之利器。王教授相關論述,影響兩岸三地敘事學之認知既深且遠②。二十年來,運用西方小說敘事學觀點,…See More
Sep 10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周新國·多維視域下的口述歷史(下)

21世紀以來,中國大陸口述史規範化工作不斷推進,各類口述史成果疊出,湧現不少影視作品形式的口述史記錄,如中央電視臺的《大家》《大國工匠》《國家記憶》《超級工程》等節目,以及省市電視臺的口述史欄目,如西藏電視臺的《西藏百萬農奴翻身口述》、新疆電視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口述史》、南京電視臺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口述》等。與此同時,一批口述史著作也相繼問世。代表性著作有:國家圖書館「中國記憶」項目中的《風雨平生:馮其庸口述自傳》《我的抗聯歲月:東北抗日聯軍戰士口述史》、定宜莊的《老北京人的口述歷史》、王文章主編的「中國民間藝術傳承人口述史叢書」、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組織采訪的系列作品如《吳德口述:十年風雨紀事——我在北京工作的一些經歷》、王俊義和丁東主編的《口述歷史》、左玉河主編的「中華口述歷史叢書」、江蘇省政協文史委員會主編的《南京長江大橋:親歷、親見、親聞實錄》、朱慶葆等主編的《我的高考:南京大學1977、1978級考生口述實錄》、胡波主編的《孫中山研究口述史》、孫麗萍主編的《口述大寨史:150位大寨人說大寨》、熊月之撰稿的《姜義華口述歷史》、彭劍整理的《章開沅口述自傳》等。在各地…See More
Sep 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周新國·多維視域下的口述歷史(中)

三是後期整理編輯,歸檔存檔規範。中華口述歷史研究會模本對後期整理編輯概括為九項工作,其中整理編輯六項、存檔歸檔三項。 國圖模本寫為「資料整理與加工」,具體為六項工作,即:1.口述史資料記錄標識號;2.視頻、音頻、照片整理;3.口述史文稿整理;4.制作口述史成片;5.其他文獻的保存與備份;6.形成工作卷宗。文化部非遺模本的整理編輯則分為:搜集資料整理、采集資料整理、原始資料復制備份、制作文獻片、制作綜述片、形成工作卷宗、復制保存建檔七項。 三者相比,「非遺傳承人」強調制作文獻片,突出「非遺傳承人」的口述采訪的特點。在後期整理和歸檔存檔階段,國圖模本增列了審核,包括資料提交、審核內容與形式、審核報告、項目延期或終止以及成果的使用。文化部非遺模本則列為驗收內容、驗收人、驗收形式、驗收報告和資料提交等五項。上述要求皆符合各自特點和實際,共同促成了口述史工作規範的全面適用。…See More
Sep 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周新國·多維視域下的口述歷史(上)

20世紀80年代,中國大陸口述史開始起步。起步階段的主要工作是介紹西方口述史相關著作,只有少部分專家開展口述史訪談實踐。三四十年過去了,如今從城市到鄉村、從單位到個人,廣大口述史工作者將國家記憶和民族、民眾記憶融為一體,正在構建中國口述史的百花園。 伴隨著中國口述史研究的起步和發展,口述史的規範化工作也從無到有。進入21世紀以來,各類口述史工作規範紛紛出現,推動了中國大陸口述史工作規範的本土化。本文著重對筆者所見的、由相關機構主導制定的、具有代表性的三種口述史工作規範化的模本做一分析,以求正於學界。…See More
Sep 3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趙世瑜:祖先記憶、家園像徵與族群歷史(15)

另一條軌跡則是在清末民初開始出現的,一方面,初步喪失了可以同化一切異族優越感的中國有了亡國滅種的威脅;另一方面,西方達爾文的單線進化論和近代民族國家概念也開始傳入中國,影響到許多知識精英的思想。對於那些地方的知識精英來說,他們便開始利用自己手中的文化權力,對傳統的資源加以改造,他們希望把大槐樹從一個老家的或中原漢族的象征,改造成為一個國族的(national)象征。 本來任憑樹倒寺塌,人們並沒有對這些象征多加關注,本地的文獻對此也只字不提,但自此時起,他們開始重新發掘這些象征的意義,重建那些有象征意義的實物,在地方文獻上記錄有關史實,然後他們再通過碑記或者誌書點明其意義所在。甚至有個民間傳說把自己說成是軒轅黃帝的後代,而黃帝也是洪洞某地的人。應該說,在本文所舉的那些傳說中,其內容看不出與後面這條軌跡有多大的聯系,特別是許多傳說的主體部分也與洪洞大槐樹關係不很直接,因此,我個人不主張說,這些傳說是在這時大批制造出來的(但也不會早於清代中葉),但是這些傳說的廣泛傳布,一定與這個時期、與知識精英的推波助瀾有關。…See More
Dec 26, 2020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趙世瑜:祖先記憶、家園像徵與族群歷史(14)

另外使我感興趣的是這段話里提到中原大地“異類逼處,華族衰微”,這使我想到女真人和蒙古人在淮河以北的生活,這對於北方人來說,又是像魏晉南北朝那樣的一個族群混雜的時代。我們在金、元時期北方的文集、墓誌等資料中,看到大量女真人、色目人、蒙古人與漢人通婚的記載;我們也知道明朝在重新確立漢族正統的過程中,對蒙古等北方少數民族采取了鄙夷、甚至壓制的態度,特別是在有明一代,國家一直對蒙古人十分警惕和防範,這就更加劇了族群之間的緊張關係。因此這里的所謂“土著”中,不清楚自己有沒有一個真正漢族祖先的族系恐怕不在少數。我們幾乎沒有在族譜中見到說自己有女真或者蒙古人祖先的記錄。(48)…See More
Dec 22, 2020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趙世瑜:祖先記憶、家園像徵與族群歷史(13)

類似的表述如賀椿壽《古碑保障說》曰:“余竊嘆槐樹之古跡,其關乎民族紀念,以保障我邑人者,甚重且巨。”柳容《增廣山右洪洞大槐樹誌序》感嘆:“於戲!現值大同世界,一本散為萬殊,四海皆是同胞。民族合群,共同奮鬥,異族罔敢侵略,同種日躋富強。遐邇交稱曰:古大槐樹關係種族,楊國爭光,晉乘生色。”大槐樹已經不再只是山西移民的家園象征,而成為在現代化進程中凝聚整個中華民族的象征,它的意義被提升到團結民族、抵禦外侮的高度,成為現代民族主義話語(nationalist…See More
Dec 18, 2020

Ashgabat's Blog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10)

Posted on September 28, 2022 at 12:00pm 0 Comments

筆削書法之言外意旨,如何考求?上引元趙汸《春秋屬辭·假筆削以行權》標榜二語,最為知言:「以其所書,推見其所不書;以其所不書,推見其所書」,通全書前後觀之,或類比、對比相關史事,或聯結、綰合相關之文辭,或書或不書,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或筆或削之間,就全書而考察之,彼此互發其藴,互顯其義,可比事以指義,亦可約文而見義(76)。由此觀之,比事屬辭之法,堪作為傳統敘事詮釋解讀之利器與津梁。古典小說之敘事,固淵源於史家筆法;而史家筆法,又宗法《春秋》書法。推本溯源,中國敘事傳統,自以「屬辭比事」之《春秋》教為祖始(77)。世所謂書、不書,言、不言,稱、不稱者,即指《春秋》之或筆或削而言。正如上文所引章學誠稱「史之大原本乎《春秋》,《春秋》之義昭乎筆削」,誠哉斯言!…

Continue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9)

Posted on September 26, 2022 at 6:13pm 0 Comments

裴松之注《三國誌》,鳩集傳記,增廣異聞,上搜舊聞,傍摭遺逸。此猶孔子作《春秋》,以魯史記為藍本;司馬遷纂修《史記》,以金匱石室之書、天下遺文古事為底本。待《史記》書成,與所本之傳記佚聞相較,自然互有異同、詳略、重輕、曲直、晦明、損益。吾人對讀參照、折中取舍,而文心可以求索,史義呼之欲出,史觀昭然若揭。就歷史編纂學而言,從文獻取舍到成一家言之間,書法將隨或筆或削,或因或革,而生發或異或同、或詳或略、或重或輕、或晦或明、或曲或直、或損或益之殊異。而假筆削去取以見褒貶、勸懲,實胎源於《春秋》書法。…

Continue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8)

Posted on September 23, 2022 at 10:50am 0 Comments

清人黃恩彤《三國書法》曾探論《三國誌》或書或不書、削略弗書等議題,頗具代表性,其言曰:「(裴松之)不知壽書之略,略所當略也。所引書,壽非不知之,特削而弗書耳,非脫漏也。史家之例,有書,有不書,一斷以義而已。今裴氏繁征博引,而寡所取義,非惟不知壽,亦不知史也。」(58)黃恩彤批評裴松之「繁征博引,而寡所取義」,則就史家對文獻之筆削去取而言之。說《三國誌》有簡略處、有刪削處,實即史家「或書」「或不書」之史例,亦即《春秋》或筆或削、或詳或略之書法表現。《三國誌》有據事直書者,有曲筆諱書者,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或筆或削之際,藉此可見陳壽褒貶勸懲之史義。…

Continue

張高評《春秋》筆削見義與傳統敘事學(7)

Posted on September 22, 2022 at 9:30am 0 Comments

通觀《三國誌》全書,再翻檢三國傳世文獻,然後知文昭甄皇后之死因,《三國誌》「崇飾虛文」「假為之辭」,如大惡之曲筆諱書者然。何以如此?筆者以為:忌諱敘事之書法,有所謂詭辭謬稱者(51),筆法近似反常合道,即《公羊傳》所謂「實與而文不與」,或「文與而實不與」(52)。抑揚予奪之史家筆法,詭辭謬稱之忌諱書法,可以引發讀者之疑竇,興起探究真相之興味,此史家之繆巧與詭計。宮闈隱秘,謎團難窺,破解真相,史家出以忌諱敘事,或可作破譯之津梁。

筆削昭義之書法,形之於外,則有或書,或不書;或言,或不言;或稱,或不稱諸名目。筆而書之,則有詳書、重書、大書、特書之倫。從或書、或不書,或筆、或削之互發其蘊,互顯其義,而微辭隱義可知,史觀、史義可考。趙翼《廿二史劄記》論《三國誌》多有「不書」之例,如:…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