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
  • Male
  • Yangon
  • Myanmar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ásná duše'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Uta no kabe
  • desafinado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triste chateau
  • 寧靜心
  • 文創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Krásná duš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ásná duše'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仿佛 四月里的思緒,白楊樹枝升起於是不覺間 黃昏降臨 花紋精致而細密,精細的網格凝固了仿佛瓷盤上刻意描繪的圖案 當可愛的畫家把它在玻璃的表面描繪他的心中記住瞬間的力量忘卻痛苦的死亡。 1909年 (晴朗李寒 譯)…See More
Tuesday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讓我閃開,以溫柔的恐懼轉向平原的空曠,天空的圓周讓我頭暈。 我向空氣請求,我的僕人也都在等著盡力等著消息;我已準備好了——它永不開始,沿著遠航之弧形。 我已準備好走向可以擁有更多天空的地方,但是這明亮的渴望現在已不能將我從尚且年輕的沃羅涅日山坡釋放到明亮的、全人類的托斯堪納拱頂。(1) 1937.1.18,沃羅涅日 Voronezh…See More
Apr 3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穿過基輔》

  穿過基輔,穿過魔鬼大街,  一個婦女試圖找到她的丈夫。  我們曾有一次見到她,  面色蠟黃,雙眼乾枯。   吉普賽人不會給這個美人占卜。  音樂廳也早已忘了它的樂器。  大街上倒著一些死馬。  居民區到處散發著腐臭味。   紅軍拖拽著傷員,  乘最後一輛街車匆匆離開,  一個穿血汙軍大衣的人喊道:  “別擔心,我們還會回來!”   1937.5,沃羅涅日(王家新譯)奧西普·艾米里耶維奇·曼德爾施塔姆(1891——1938)是俄羅斯白銀時代(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著名詩人、散文家、詩歌理論家。他從很早便顯露出詩歌才華,曾積極參與以詩人古米廖夫(阿赫瑪托娃的丈夫)為發起人的“阿克梅”派運動,並成為其重要詩人之一。他早期的作品受法國象征主義影響,後轉向新古典主義,並漸漸形成自己詩歌特有的風格:形式嚴謹,格律嚴整,優雅的古典韻味中充滿了濃厚的歷史文明氣息和深刻的道德意識,並具有強烈的悲劇意味。因此,詩評家把他的詩稱為“詩中的詩”。詩人一生命運坎坷,長期失業,居無定所,在三十年代創作高峰時,被指控犯有反革命罪,兩次被捕,長年流放,多次自殺未遂,1937年12月27日死於遠東符拉迪沃斯托克的…See More
Apr 29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曾經,眼晴……》

曾經,眼晴比磨過的鐮刀還要鋒利——在瞳孔中,一隻布谷鳥,一滴露水。 現在,在充滿的光流量中,它勉力辨認著一道黑暗、孤單的星系。 1937.2.8-9,沃羅涅日…See More
Apr 27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SILENTIUM*

她還未曾降生,她是音樂,是詞匯因此她是一切生靈難以割裂的聯系。 大海的胸膛平靜地呼吸但是,白晝閃耀,如同瘋子泡沫樣的白丁香插於深藍色的容器里。 但願我的雙唇能獲得那最原始的寂靜,仿佛水晶般的音符,帶著與生俱來的純凈。 請在浪花中停留,阿弗洛蒂忒而讓詞匯,回到音樂之中讓心靈,為心靈而愧疚,並與最初的生命交融! 1910年,1935年 *SILENTIUM, 標題為拉丁語,“寂靜”的意思。…See More
Apr 25
Krásná duše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文學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曼德爾施塔姆(OSIP…"
Apr 24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東北一寸一寸向下沈淪 の 違法亂紀

雪地行軍,如大浪中浮沈。冷,人如生了銹的鐵。我讀到神話,共軍入關,七日不眠,三日不食,冰上赤足行走三百里,零下四十五度照常出操。我不相信,他們也無須我相信。他們匱乏艱苦到極點,士氣仍然很高,能征慣戰,無論如何這是奇跡。毛澤東用兵如神,練兵也如神,其中的神秘性猶待揭開。無可奈何,有一個國軍將領嗟嘆:他們怎麽沒凍死!真是天亡我也,他們怎麽凍不死!大家猜想,出關第一個冬天,共軍可能凍死許多人,野狗常從雪後的路側和田野裏扒出屍體來,那穿白衣的(翻穿軍服)的都是共軍。可是直到現在,我沒有看到有關的資料或聽到傳說,征人苦寒也還很少進入以內戰為背景的小說詩歌。…See More
Dec 30,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東北一寸一寸向下沈淪 の 保安團

第三個原因是成立許多保安團。…See More
Dec 28,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6,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東北一寸一寸向下沈淪 の 傷兵

國軍的軍紀變壞,憲兵隊冷衙變熱,民眾紛紛前來投訴,要求制止軍人欺壓。憲兵巡查沿途取締違紀事項,每天帶回整頁記錄,有時加上需要“帶隊處理”的軍人。郭偉班長專門負責處理這些案子,我是他的助手,往往忙到三更半夜才得休息。軍紀是怎麽變壞的呢?第一個原因是傷兵增加。軍隊作戰,官兵當然有傷亡。傷者先由野戰醫院緊急治療,轉到後方醫院繼續治療,他們或因留下後遺症,不能再上戰場,或因心灰意冷,不願再上戰場,千方百計保留傷員的身份長期留院,於是後方醫院兼有收容所的性質。好萊塢出品的電影裏有一場戲,炸掉一條腿的大兵和炸瞎一隻眼的大兵額手相慶:“對我們來說,戰爭已經過去,我們可以回家了!”國軍的傷兵無家可歸,你兩條腿離家,怎麽能一條腿回去?而且戰爭對他們並未過去,他們的家鄉在解放區,缺一條腿或瞎一隻眼,正是他殘害人民的罪證,不能掩飾,無法原諒。這些人逗留戲院,遊蕩街頭,心理不平衡,見誰跟誰生氣。那時社會歧視“殘廢”的人,多少民間故事以嘲笑他們為題材,連兒童都以捉弄聾啞為樂。那時,基督教認為殘廢是上帝的懲罰,佛教認為殘廢是前世的業報。中國人把殘廢改成殘障,再改成肢體障礙,花了四十年的時間。四十年前,給殘障的人讓…See More
Dec 25,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東北一寸一寸向下沈淪 の 常敗軍

第四個原因是國軍常打敗仗。 春盡夏來秋又至,共軍連番發動攻勢,國軍打了好幾次敗仗,撤出好多據點。敗兵入城,自以為“入死”、“出生”,高人一等。這時,首批出關作戰的精銳開疆拓土,越走越遠,後續部隊在訓練、裝備、教育程度各方面都次一檔,基層官兵的舊習氣比較深,壞習慣比較多,他們不但擾民,也和友軍衝突,也和憲兵衝突。他們的長官多半有“家傳”的統馭學,以包庇縱容部下的違紀行為來營造個人威望,維持士氣。向來敗兵難惹,即使是史可法,也只是一句“悍卒逢人欲弄戈”了事。後來,終於有一天,他們用衝鋒槍向憲兵開火。…See More
Dec 23,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品

有人說,以上種種都出自中共文宣,中共改造了或者汙染了國民黨治下的意識形態。如果中共真有偌大能耐,咱們也服了,他也許像破壞鐵路一樣,自己起個頭,拔掉幾顆釘,以後靠鐵軌枕木本身的壓力自動進行。那時候我也對新式軍服有“看法”,年輕人當然喜歡新衣服,我用今天的語言述說當年心情,新式軍服受美軍影響,設計比較“人性化”,但是它“顛覆”了國軍陸軍的形象。陸軍的光榮史是北伐和抗戰,戰史留下許多照片,英雄健兒頭戴窄邊帽(野戰小帽),身穿中山裝改造的上衣,打著綁腿,這個造型和戰史一同深入人心,上面附著多少人勝利的信心和英雄崇拜。忽然換成大盤帽,好像一陣風隨時可以吹掉,窄腰身大褲腳,帽子上繡著嘉禾,上校帽檐有金色梅花,將官帽上有金箍,三分像征衫,七分像戲裝,從服飾上看,陸軍和它的光榮史脫離了。再看眼前的戰爭,陸軍自從穿上這套明盔亮甲以後,怎麽總是打敗仗,有時全軍覆沒,有時全軍投降,人們對這套新衣服很難產生敬意好感。我覺得這些都是寫文章的好材料,可是我的文章一篇一篇寄出去無人采用,我的作家夢受到嚴重打擊。那時我的心思全在如何寫成一篇文章,我的喜怒哀樂全由文章是否見報所左右,時而欣然,時而茫然,時而興致勃然,時…See More
Dec 21,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歴史名詞

時下臺灣青少年的新生語言,稱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九年出生的人為“五年級生”,稱一九七○年到一九七九年出生的人為“六年級生”。我生於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算是個“一年級生”吧,正在述說“三年級”的故事。在學校裏,二年級的學生看不懂七年級、八年級的功課,需要解說;人生往往相反,七年級、八年級的學生沒見過四年級的功課,好奇,陌生,隔閡。                                                                                                 …See More
Dec 16,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滿紙荒唐見人心

國共內戰打到一九四八年,國軍在兩個主力決戰的戰場上都告失敗,東北只剩下長春、沈陽、錦州,山東只剩下濟南、青島、煙臺、臨沂。眼見反攻無望,堅守也難持久,河北戰場唇齒相依,這時候也只剩下北平、天津、新保安、塘沽。 形勢日非,倘若由作家構想情節,我們人人垂頭喪氣,惶惶不安。然而我們那個承辦後勤軍運補給的辦公室裏,卻經常出現亢奮的情緒,哄堂的笑聲。秦皇島到沈陽的火車已全線不通,押運員閑來無事,暢談他們所見所聞。他們講述國軍投降或敗退的情狀痛快淋漓,共軍征集民工兩萬六千人,以兩晝夜工夫,將錦州到山海關之間的鐵軌全部翻轉,他們嬉笑述說,如欣賞一幕鬧劇。他們的情緒感染整個辦公室的人,大家愛聽,如同接受一個免費的娛樂節目。…See More
Dec 12,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天津中共戰俘營半月記(5)

世事總是如此,又是如此,千千萬萬小人物的命運系於大人物一念之間。必須說,中共這一著高明!國軍退守臺灣,大陸失敗的教訓深刻難忘,萬事防諜當先,盡力布置一個無菌室,那千千萬萬“匪區來歸官兵”跟有潔癖的人吃一鍋飯,難免動輒得咎,軍政機構疑人也要用,用人也要疑,額外消耗多少元氣。 我們在俘虜營過陰曆年,萬年曆顯示,那是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歲次己丑。事後推想,那時他們已經決定釋放我們了,所以停止一切爭取吸收的工作。大約是為了留些“去思”,過年這天午餐加菜,質量豐富,一個高官騎著馬帶著秧歌隊出現,據說是團政委。我第一次看見扭秧歌,身段步伐很像家鄉人“踩高蹺”,親切,可是無論如何你不能拿它當做中國的“國風”。他們唱的是“今年一九四九年,今年是個解放年,鑼鼓喧天鬧得歡,我給大家來拜年”。先是縱隊繞行,然後橫隊排開,唱到最後一句,全體向我們鞠躬,我又覺得折煞。 團政委登臺訓話,我用我的一隻眼睛努力看他,希望看得清、記得牢。他的氣質複雜,我當時用三句成語概括記下:文質彬彬,威風凜凜,陰氣沈沈。我被俘以後見到的解放軍人,跟我在抗戰時期見到的共產黨人完全不同,前者比較陰沈。…See More
Nov 25, 20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天津中共戰俘營半月記(3)

下一步是分配住宿的地方,我們住在地主留下的空屋裏,屋裏沒有任何家具,大概是“階級鬥爭”取走了一切浮財。每一棟房屋都沒有門,應該是民夫拆下門做擔架去支援前方的戰爭。每一棟房屋也沒有窗欞,這就奇怪了,我想不出理由來。既然門窗“洞”開,解放軍戰士管理俘虜,要看要聽,十分方便。夜間風雪出入自如,仿佛回到抗戰時期流亡學生的生活。 我必須說,解放軍管理俘虜還算和善寬鬆,夥食也不壞,一天兩餐,菜裏有肉。當然我們仍然要踏灰跳火,早晨起床以後,第一件事情是集體跑步,這時,住在這個村子裏的俘虜全員到齊,有兩百人左右,解放軍駐紮的武力大約是兩個班,果然以一當十。跑步之後,大家在廣場集合,班長登臺教唱,第一天學的是“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這天夜裏降了一場淺淺的雪,天公慈悲,沒颳大風,早晨白云折射天光,總算晴了。第二天學的是“換槍換槍快換槍,蔣介石,運輸大隊長,送來大批美國槍”。我聽了不覺一笑,也不知他們有幽默感,還是我有幽默感。…See More
Nov 15, 2020

Krásná duše's Blog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曾經,眼晴……》

Posted on April 27, 2021 at 11:00am 0 Comments

曾經,眼晴比磨過的鐮刀還要鋒利——

在瞳孔中,一隻布谷鳥,一滴露水。

 

現在,在充滿的光流量中,它勉力辨認著

一道黑暗、孤單的星系。

 

1937.2.8-9,沃羅涅日…

Continue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

Posted on April 26, 2021 at 9:27pm 0 Comments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

仿佛 四月里的思緒,

白楊樹枝升起

於是不覺間 黃昏降臨

 

花紋精致而細密,

精細的網格凝固了

仿佛瓷盤上

刻意描繪的圖案…

Continue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SILENTIUM*

Posted on April 24, 2021 at 12:30pm 0 Comments

她還未曾降生,

她是音樂,是詞匯

因此她是一切生靈

難以割裂的聯系。

 

大海的胸膛平靜地呼吸

但是,白晝閃耀,如同瘋子

泡沫樣的白丁香

插於深藍色的容器里。…

Continue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

Posted on April 6, 2021 at 3:30pm 0 Comments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

讓我閃開,以溫柔的恐懼

轉向平原的空曠,

天空的圓周讓我頭暈。

 

我向空氣請求,我的僕人

也都在等著盡力等著消息;

我已準備好了——它永不開始,沿著…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