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古詩:亡靈起身,歌唱太陽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9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ooi on Sunday


名家點評《洛神賦》

沈約:以《洛神》比陳思他賦,有似異手之作,故知天機啟,則律呂自調,六情滯,則音律頓舛也。(《南齊書》卷五十二《陸厥傳》)


鍾嶸:骨氣奇高,詞采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粲溢今古,卓爾不群,嗟呼!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音樂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爾懷鉛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余輝以自燭。(《詩品》)


劉克莊:《洛神賦》,子建寓言也,好事者乃造甄后以實之。使果有之,當見誅於黃初之朝矣。唐彥謙云:“驚鴻瞥過遊龍去,虛惱陳王一事無。”似為子建分疏者。(《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一百七十三)



王世貞:
“頩薄怒以自持,曾不可乎犯干”“目略微盼,精彩相授,志態橫出,不可勝記”,此玉之賦神女也。“意密體疏,俯仰異觀,含喜微笑,竊視流盼”,此玉之賦登徒也。“神光離合,乍陰乍陽,進止難期,若徃若還,轉盼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此子建之賦神女也。其妙處在意而不在象。然本之屈氏“滿堂兮美人,忽與余兮目成”,“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余兮善窈窕”,變法而為之者也(《藝苑卮言》)


何焯:植既不得於君,因濟洛川作為此賦,托辭宓妃以寄心文帝,其亦屈子之志也。(《義門讀書記》卷一)


馬位:《洛神賦》大似《九歌》。(《秋窗隨筆》)



朱乾:
按《文選·洛神賦》註載子建感甄事,極為荒謬……然則《洛神》一賦,乃其悲君臣之道否,哀骨肉之分離,托為神人永絕之詞,潛處太陰,寄心君王,貞女之死靡他,忠臣有死無貳之志,小說家附會“感甄”,李善不知而誤采之,不獨汙前人之行,亦且汙後人之口。(《樂府正義》卷十四)


潘德輿:即《洛神》一賦,亦純是愛君戀闕之詞。其賦以“朝京師,還濟洛川”入手,以“潛處於太陰,寄心於君王”收場,情詞亦至易見矣。蓋魏文性殘刻而薄宗支,子建遭讒謗而多哀懼,故形於詩者非一,而此亦其類也。首陳容色以表其才,次言性修以表其德,繼以狐疑為憂,終以交結為願,豈非詩人諷托之常言哉?不解註此賦者,何以闌入甄后一事,致使忠愛之苦心,誣為禽獸之惡行,千古奇冤,莫大於此。予久持此論,後見近人張君若需《題陳思王墓》詩云:“白馬詩篇悲逐客,驚鴻詞賦比湘君。”卓識鴻議,瞽論一空,極快事也。(《養一齋詩話》卷二)



丁晏:
又擬宋玉之辭為《洛神賦》,托之宓妃神女,寄心君王,猶屈子之志也。而俗說乃誣為“感甄”,豈不謬哉! 余嘗嘆陳王忠孝之性,溢於楮墨,為古今詩人之冠,靈均以後,一人而已。(《曹集詮評》附錄)


劉熙載:曹子建《洛神賦》出於《湘君》、《湘夫人》,而屈子深遠矣。(《藝概》卷三)



後世影響


《洛神賦》可以看作是漢代鋪排大賦,向六朝抒情小賦轉化的橋梁,在歷史上有著非常廣泛而深遠的影響。晉代大書法家王獻之和大畫家顧愷之,都曾將《洛神賦》的神采風貌形諸楮墨,為書苑和畫壇增添了不可多得的精品。到了南宋和元明時期,一些劇作家又將其搬上了舞臺,汪道昆的《陳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齣。至於歷代作家以此為題材,見詠於詩詞歌賦者,則更是多得難以數計。可見曹植《洛神賦》的藝術魅力,是經久不衰的。 

Comment by moooi on Saturday


曹植《洛神賦》本意

關於此《洛神賦》的本意,歷來有較大爭議,當前主要有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感甄說


這種觀點認為,曹植《洛神賦》中的“洛神”指的就是自己的嫂嫂甄氏。這種觀點來源於《文選》李善註引《東觀漢記》。


曹植天賦異稟,博聞強記,十歲左右便能撰寫詩賦,頗得曹操及其幕僚的贊賞。當時曹操正醉心於他的霸業,曹丕也授有官職,而曹植則因年紀尚小、又生性不喜爭戰,遂得以與甄妃朝夕相處,進而生出一段情意。

曹操死後,曹丕於漢獻帝二十六年(220年),登上帝位,建立魏國,定都洛陽,是為魏文帝。甄氏被封為妃。因色衰失寵,最後慘死,據說死時以糠塞口,以髮遮面,十分淒慘。

甄后死的那年,曹植到洛陽朝見哥哥。甄后生的太子曹叡陪皇叔吃飯。曹植看著侄子,想起甄后之死,心中酸楚無比。

飯後,曹丕遂將甄后的遺物玉鏤金帶枕送給了曹植。曹植睹物思人,在返回封地時,夜宿舟中,恍惚之間,遙見甄妃淩波禦風而來,曹植一驚而醒,原來是南柯一夢。回到鄄城,曹植腦海裏還在翻騰著與甄後洛水相遇的情景,於是文思激蕩,寫了一篇《感甄賦》。魏明帝曹叡繼位八年後(234年),為避母名諱,遂改為《洛神賦》。由於此賦的影響,加上人們感動於曹植與甄氏的戀愛悲劇,故老相傳,就把甄后認定成洛神了。



第二種觀點:君臣大義說


這種觀點認為認為,所謂的“洛神”並不是甄氏,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沒有發生過戀情。宋人劉克莊說,這是好事之人乃“造甄后之事以實之”。明人王世貞又說:“令洛神見之,未免笑子建(曹植字)傖父耳。”清代又有何焯、朱乾、潘德輿、丁晏、張雲等人,反對洛神即甄氏說。把他們的論點綜合起來,大概有如下幾點:


第一,納甄氏時曹丕18歲,甄氏23歲,而曹植僅13歲。

對於一個比自己年長十歲的已婚女子,曹植不太可能有過多的想法。丕與植兄弟之間因為政治的鬥爭,本來就很緊張,《感甄賦》若是為甄氏而寫,豈不是色膽包天,不怕掉腦袋了嗎?


第二,圖謀兄妻,這是“禽獸之惡行”,

“其有汙其兄之妻而其兄晏然,汙其兄子(指明帝)之母而兄子晏然,況身為帝王者乎?”從曹植的為人看,雖也有行為放任、不拘禮法,但絕不會做出類叔嫂私通等有違倫理的事來。


第三,叔嫂情的傳說

始自唐代李善註引《記》,此前400多年並無此說。而李善在《記》中所說的文帝曹丕向曹植展示甄后之枕,並把此枕賜給曹植,“里老所不為”,何況是帝王呢?極不合情理,顯然屬無稽之談。


第四,《感甄賦》確有其文

但“甄”並不是甄后之“甄”,而是鄄城之“鄄” 。 “鄄” 與“甄”通。曹植在寫這篇賦前一年,任鄄城王。題名“感甄”實際是曹植在感傷身為鄄城王的自己。


第五,《感甄賦》一文,是“托詞宓妃以寄心文帝”

“其亦屈子之志也”,“純是愛君戀闕之詞”,就是說賦中所說的“長寄心於君王”。曹植在賦中已表明“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是有感於宋玉的《神女賦》《高唐賦》兩篇賦而作。可能是寫給其兄魏文帝曹丕的。隱喻君臣大義說較為流行。



第三種觀點:亡妻崔氏說


上述兩種觀點一直以來都占據著主流,後來學術界出現了另一種觀點,認為洛《洛神賦》所描寫的其實是曹植的亡妻崔氏。崔氏為名士崔琰兄之女,嫁給曹植為妻室,後因穿衣太過華麗被曹操所殺(《三國誌》裴松之註引《世語》曰:植妻衣繡,太祖登臺見之,以違製令,還家賜死)。

之後好多年,曹植都沒續正室。《洛神賦》其實是曹植懷念當年與妻崔氏一同度過的美好時光有感而作,其形象鮮明而具體,絕不似由想象。其中“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四句,是埋怨妻子為何當年拋下自己獨自去了,使得此刻“人神之道殊”,天人兩隔。

“雖潛處於太陽,長寄心於君王”是模擬崔氏心理描寫,雖然處於陰間,但心裏還是掛念著曹植。“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匏瓜本是一個整體,如今分而無匹,牽牛織女本是一對,如今只剩自己一人,都是反映由成對而分開的情形,來形容曹植與崔氏及其合適,而來形容甄氏實為不妥。 


作者簡介:曹植(192—232),字子建,三國魏譙(今安徽亳州)人。曹操子。封陳王,謚曰思,故世稱陳思王。自稱“生乎亂,長乎軍”。天資聰穎,才思敏捷,深得曹操賞愛,幾乎被立為太子,終因“任性而行,不自雕勵,飲酒不節”而失寵。其創作以建安二十五年為界,分為前後兩期。前期詩歌主要是歌唱他的理想和抱負,後期詩歌主要是表達由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所激起的悲憤。他是建安文學成就最高者,是第一位大力寫作五言詩的文人,現存詩歌九十餘首。宋人輯有《曹子建集》,今又有《曹植集校註》。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18, 2021 at 10:00pm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1


復仇者不折鏌干,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莊子


一支素燭,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現在看不見蜜。蜜在罐裏,他坐在榻上。但他充滿了蜜的感覺,濃,稠。他嗓子裏並不泛出酸味。他的胃口很好。他一生沒有嘔吐過幾回。一生,一生該是多久呀?我這是一生了麼?沒有關係,這是個很普通的口頭語。

誰都說:“我這一生……”就像那和尚吧,——和尚一定是常常吃這種野蜂蜜。他的眼睛瞇了瞇,因為燭火跳,跳著一堆影子。他笑了一下:他心裏對和尚有了一個稱呼,“蜂蜜和尚”。這也難怪,因為蜂蜜、和尚,後面隱了“一生”兩個字。明天辭行的時候,我當真叫他一聲,他會怎麼樣呢?和尚倒有了一個稱呼了。我呢?他會稱呼我什麼?該不是“寶劍客人”吧(他看到和尚一眼就看到他的劍)。這蜂蜜——他想起來的時候一路聽見蜜蜂叫。是的,有蜜蜂。蜜蜂真不少(叫得一座山都浮動了起來)。

現在,殘餘的聲音還在他的耳朵裏。從這裏開始了我今天的晚上,而明天又從這裏接連下去。人生真是說不清。他忽然覺得這是秋天,從蜜蜂的聲音裏。從聲音裏他感到一身輕爽。不錯,普天下此刻寫滿了一個“秋”。他想象和尚去找蜂蜜。一大片山花。


和尚站在一片花的前面,實在是好看極了,和尚摘花。大殿上的銅缽裏有花,開得真好,冉冉的,像是從缽裏升起一蓬霧。他喜歡這個和尚。

和尚出去了。單舉著一隻手,後退了幾步,既不拘禮,又似有情。和尚你一定是自自然然地行了無數次這樣的禮了。和尚放下蠟燭,說了幾句話,不外是廟宇偏僻,沒有什麼可以招待;山高,風大氣候涼,早早安息。和尚不說,他也聽見。和尚說了,他可沒有聽。他盡著看這和尚。他起身為禮,和尚飄然而去。雙袖飄飄,像一隻大蝴蝶。

他在心裏畫不出和尚的樣子。他想和尚如果不是把頭剃光,他該有一頭多好的白髮。一頭亮亮的白髮在他的心裏閃耀著。

白髮的和尚呀。

他是想起了他的白了髮的母親。



山裏的夜來得真快!日入群動息,真是靜極了。他一路走來,就覺得一片安靜。可是山裏和路上迥然不同。他走進小山村,小蒙舍裏有孩子讀書聲,馬的鈴鐺,連枷敲在豆稭上。小路上的新牛糞發散著熱氣,白雲從草垛邊緩緩移過,一個梳辮子的小姑娘穿著一件銀紅色的衫子……可是原來描寫著靜的,現在全表示著動。他甚至想過自己做一個貨郎來給這個山村添加一點聲音的,這一會可不能在這萬山之間撥浪浪搖他的小鼓。


貨郎的撥浪鼓在小石橋前搖,那是他的家。他知道,他想的是他的母親。而投在母親的線條裏著了色的忽然又是他的妹妹。他真願意有那麼一個妹妹,像他在這個山村裏剛才見到的。穿著銀紅色的衫子,在門前井邊打水。青石的井欄。井邊一架小紅花。

她想摘一朵,聽見母親紡車聲音,覺得該回家了,天不早了,就說:“我明天一早來摘你。你在那兒,我記得!”她可以給旅行人指路:“山上有個廟,廟裏和尚好,你可以去借宿。”小姑娘和旅行人都走了,剩下一口井。他們走了一會,井欄上的餘滴還叮叮咚咚地落回井裏。村邊的大烏桕樹黑黑的。夜開始向它合過來。磨麥子的石碾呼呼的聲音停止在一點上。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16, 2021 at 3:32pm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2

想起這個妹妹時,他母親是一頭烏青的頭髮。他多願意摘一朵紅花給母親戴上。可是他從來沒見過母親戴過一朵花。就是這一朵沒有戴上的花決定了他的命運。

母親呀,我沒有看見你的老。

於是他的母親有一副年輕的眉眼而戴了一頭白髮。多少年來這一頭白髮在他心裏亮。



他真願意有那麼一個妹妹。


可是他沒有妹妹,他沒有!


他的現在,母親的過去。母親在時間裏停留。她還是那樣年輕,就像那個摘花的小姑娘,像他的妹妹。他可是老多了,他的臉上刻了很多歲月。



他在相似的風景裏做了不同的人物。風景不殊,他改變風景多少?現在他在山上,在許多山裏的一座小廟裏,許多小廟裏的一個小小的禪房裏。


多少日子以來,他向上,又向上;升高,降低一點,又升得更高。他爬的山太多了。山越來越高,山頭和山頭擠得越來越緊。路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模糊。他仿佛看到自己,一個小小的人,向前傾側著身體,一步一步,在蒼青赭赤之間的一條微微的白道上走。低頭,又擡頭。看看天,又看看路。路像一條長線,無窮無盡地向前面畫過去。雲過來,他在影子裏;雲過去,他亮了。他的衣裾上沾了蒲公英的絨絮,他帶它們到遠方去。有時一開眼,一隻鷹橫掠過他的視野。山把所有的變化都留在身上,於是顯得亙古不變。他想:山呀,你們走得越來越快,我可是隻能一個勁地這樣走。及至走進那個村子,他向上一看,決定上山借宿一宵,明天該折回去了。這是一條線的盡頭了,再往前沒有路了。


他闔了一會眼。他幾乎睡著了,幾乎做了一個夢。青苔的氣味,乾草的氣味。風化的石頭在他的身下酥裂,發出聲音,且發出氣味。小草的葉子窸窣彈了一下,蹦出了一個蚱蜢。從很遠的地方飄來一根鳥毛,近了,更近了,終於為一根枸杞截住。他斷定這是一根黑色的。一塊卵石從山頂上滾下去,滾下去,滾下去,落進山下的深潭裏。從極低的地方傳來一聲牛鳴。反芻的聲音(牛的下巴磨動,淡紅色的舌頭),升上來,為一陣風卷走了。蟲蛀著老楝樹,一片葉子嘗到了苦味,它打了一個寒噤。一個松球裂開了,寒氣伸入了鱗瓣。魚呀,活在多高的水裏,你還是不睡?再見,青苔的陰濕;再見,乾草的松軟;再見,你硌在胛骨下抵出一塊酸的石頭。老和尚敲磬。現在,旅行人要睡了,放鬆他的眉頭,散開嘴邊的紋,解開臉上的結,讓肩膊平攤,腿腳舒展。

燭火什麼時候滅了。是他吹熄的?


他包在無邊的夜的中心,像一枚果仁包在果核裏。



老和尚敲著磬。


水上的夢是漂浮的。山裏的夢掙扎著飛出去。


他夢見他對著一面壁直的黑暗,他自己也變細,變長。他想超出黑暗,可是黑暗無窮地高,看也看不盡地高呀。他轉了一個方向,還是這樣。再轉,一樣。再轉,一樣。一樣,一樣,一樣是壁直而平,黑暗。他累了,像一根長線似的落在地上。“你軟一點,圓一點嘛!”於是黑暗成了一朵蓮花。他在蓮花的一層又一層瓣子裏。他多小呀,他找不到自己了。他貼著黑的蓮花作了一次周遊。丁——,蓮花上出現一顆星,淡綠的,如磷火,旋起旋滅。餘光靄靄,歸於寂無。丁——,又一聲。


那是和尚在做晚課,一聲一聲敲他的磬。他追隨,又等待,看看到底多久敲一次。漸漸地,和尚那裏敲一聲,他心裏也敲一聲,不前不後,自然應節。“這會兒我若是有一口磬,我也是一個和尚。”佛殿上一盞像是就要熄滅,永不熄滅的燈。冉冉的,缽裏的花。一炷香,香煙裊裊,漸漸散失。可是香氣透入了一切,無往不在。他很想去看看和尚。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15, 2021 at 5:36pm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3

和尚,你想必不寂寞? 

客人,你說的寂寞的意思是疲倦?你也許還不疲倦?

客人的手輕輕地觸到自己的劍。這口劍,他天天握著,總覺得有一分生疏;到他好像忘了它的時候,方知道是如何之親切。劍呀,不是你屬於我,我其實是屬於你的。和尚,你敲磬,誰也不能把你的磬的聲音收集起來吧?你的禪房裏住過多少客人?我在這裏過了我的一夜。我過了各色的夜。我這一夜算在所有的夜的裏面,還是把它當作各種夜之外的一個夜呢?好了,太陽一出,就是白天。明天我要走。

太陽曬著港口,把鹽味敷到塢邊的楊樹的葉片上。海是綠的,腥的。

一隻不知名的大果子,有頭顱那樣大,正在腐爛。

貝殼在沙粒裏逐漸變成石灰。

浪花的白沫上飛著一隻鳥,僅僅一隻。太陽落下去了。

黃昏的光映在多少人的額頭上,在他們的額頭上塗了一半金。

多少人逼向三角洲的尖端。又轉身,分散。

人看遠處如煙。

自在煙裏,看帆篷遠去。

來了一船瓜,一船顏色和欲望。


一船是石頭,比賽著棱角。也許——

一船鳥,一船百合花。

深巷賣杏花。駱駝。

駱駝的鈴聲在柳煙中搖蕩。鴨子叫,一隻通紅的蜻蜓。

慘綠色的雨前的磷火。

一城燈!


嗨,客人!

客人,這僅僅是一夜。


你的餓,你的渴,餓後的飽餐,渴中得飲,一天的疲倦和疲倦的消除,各種床,各種方言,各種疾病,勝於記得,你一一把它們忘卻了。你不覺得失望,也沒有希望。你經過了哪裏,將去到哪裏?你,一個小小的人,向前傾側著身體,在黃青赭赤之間的一條微微的白道上走著。你是否為自己所感動?

“但是我知道我並不想在這裏出家!”

他為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這座廟有一種什麼東西使他不安。他像瞞著自己似的想了想那座佛殿。這和尚好怪!和尚是一個,蒲團是兩個。一個蒲團是和尚自己的,那一個呢?佛案上的經卷也有兩份。而他現在住的禪房,分明也不是和尚住的。


這間屋,他一進來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墻極白,極平,一切都是既方且直,嚴厲而逼人。而在方與直之中有一件東西就顯得非常的圓。不可移動,不可更改。這件東西是黑的。白與黑之間劃出分明界限。這是一頂極大的竹笠。笠子本不是這顏色,它發黃,轉褐,最後就成了黑的。笠頂有一個寶塔形的銅頂,顏色也發黑了,——一兩處銹出了綠花。這頂笠子使旅行人覺得不舒服。什麼人戴了這樣一頂笠子呢?拔出劍,他走出禪房。


他舞他的劍。


自從他接過這柄劍,從無一天荒廢過。不論在荒村野店,驛站郵亭,雲碓茅蓬裏,廢棄的磚瓦窯中,每日晨昏,他都要舞一回劍。每一次對他都是新的刺激,新的體驗。他是在舞他自己,他的愛和恨。最高的興奮,最大的快樂,最洶湧的激情。他沈酣於他的舞弄之中。

把劍收住,他一驚,有人呼吸。

“是我。舞得好劍。”

是和尚!和尚離得好近。我差點沒殺了他。

旅行人一身都是力量,一直貫注到指尖。一半驕傲,一半反抗,他大聲地喊:


“我要走遍所有的路。”


他看看和尚,和尚的眼睛好亮!他看著這雙眼睛裏有沒有譏刺。和尚如果激怒了他,他會殺了和尚。然而和尚站得穩穩的,並沒有為他的聲音和神情所撼動,他平平靜靜,清清朗朗地說:

“很好。有人還要從沒有路的地方走過去。”

萬山百靜之中有一種聲音,丁丁然,堅決地,從容地,從一個深深的地方迸出來。


這旅行人是一個遺腹子。父親被仇人殺了,擡回家來,只剩一口氣。父親用手指蘸著自己的血寫下了仇人的名字,就死了。母親拾起了他留下的劍。劍在旅行人手裏。仇人的名字在他的手臂上。到他長到能夠得到井邊的那架紅花的時候,母親交給他父親的劍,在他的手臂上刺了父親的仇人的名字,塗了藍。他就離開了家,按手臂上那個藍色的姓名去找那個人,為父親報仇。

不過他一生中沒有叫過一聲父親。他沒有聽見過自己叫父親的聲音。

父親和仇人,他一樣想不出是什麼樣子。如果仇人遇見他,倒是會認出來的:小時候村裏人都說他長得像父親。然而他現在連自己是什麼樣子都不清楚了。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13, 2021 at 10:18pm


汪曾祺散文詩《復仇》4


真的,有一天找到那個仇人,他只有一劍把他殺了。他說不出一句話。他跟他說什麼呢?想不出,只有不說。

有時候他更願意自己被仇人殺了。

有時候他對仇人很有好感。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就是那個仇人。既然仇人的名字幾乎代替了他自己的名字,他可不是借了那個名字而存在的麼?仇人死了呢?


然而他依然到處查訪這個名字。


“你們知道這個人麼?”

“不知道。”

“聽說過麼?”

“沒有。”


……


“但是我一定是要報仇的!”

“我知道,我跟你的距離一天天近了。我走的每一步,都向著你。”

“只要我碰到你,我一定會認出你,一看,就知道是你,不會錯!”

“即使我一生找不到你,我這一生是找你的了!”


他為自己這一句的聲音掉了淚,為他的悲哀而悲哀了。


天一亮,他跑近一個絕壁。回過頭來,他才看見天,蒼碧嶙峋,不可抗拒的力量壓下來,使他呼吸急促,臉色發青,兩股緊貼,汗出如漿。他感覺到他的劍。劍在背上,很重。而從絕壁的裏面,從地心裏,發出丁丁的聲音,堅決而從容。

他走進絕壁。好黑。半天,他什麼也看不見。退出來?不!他像是浸在冰水裏。他的眼睛漸漸能看見面前一兩尺的地方。他站了一會,調勻了呼吸。叮,一聲,一個火花,赤紅的。,又一個。風從洞口吹進來,吹在他的背上。面前飄來了冷氣,不可形容的陰森。咽了一口唾沫。他往裏走。他聽見自己跫跫足音,這個聲音鼓勵他,教他走得穩當,不踉蹌。越走越窄,他得弓著身子。他直視前面,一個又一個火花爆出來。好了,到了頭:

 

一堆長髮。長頭髮蓋著一個人。匍匐著,一手鏨子,一手鐵錘,低著頭,正在開鑿膝前的方寸。他一定是聽見來人的腳步聲了,他不回頭,繼續開鑿。鏨子從下向上移動著。一個又一個火花。他的手舉起,舉起。旅行人看見兩隻僧衣的袖子。他的披到腰下的長髮搖動著。他舉起,舉起,旅行人看見他的手。這雙手!奇瘦,瘦到露骨,都是筋。旅行人後退了一步。和尚回了一下頭。一雙熾熱的眼睛,從披紛的長髮後面閃了出來。旅行人木然。舉起,舉起,火花,火花。再來一個,火花!他差一點暈過去:和尚的手臂上赫然有三個字,針刺的,塗了藍的,是他的父親的名字!

一時,他什麼也看不見了,只看見那三個字。一筆一畫,他在心裏描了那三個字。,一個火花。隨著火花,字跳動一下。時間在洞外飛逝。一卷白雲掠過洞口。他簡直忘記自己背上的劍了,或者,他自己整個消失,只剩下這口劍了。他縮小,縮小,以至於沒有了。然後,又回來,回來,好,他的臉色由青轉紅,他自己充滿於軀體。劍!他拔劍在手。


忽然他相信他的母親一定已經死了。


鏗的一聲。

他的劍落回鞘裏。第一朵銹。

他看了看腳下,腳下是新開鑿的痕跡。在他腳前,擺著另一副錘鏨。


他俯身,拾起錘鏨。和尚稍為往旁邊挪過一點,給他騰出地方。

兩滴眼淚閃在廟裏白髮的和尚的眼睛裏。

有一天,兩副鏨子同時鑿在虛空裏。第一線由另一面射進來的光。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8, 2021 at 8:09pm


喬治桑散文詩《威尼斯之夜》

威尼斯藍天的嫵媚和夜空的可愛,是無法用語言來描繪的。在那明凈的夜晚,湖面水平如鏡,連星星的倒影也不會有絲毫顫動。泛舟湖心,四周一片蔚藍、寧靜,真是水天一色,使人如入甜美欲睡的綺麗夢境一般;空氣是那麼清新,潔凈,擡頭望去,這兒的星星似乎遠比我們法蘭西北部夜空中的星星要多。我發現,由於夜空到處布滿星辰,那深藍色都變得暗淡了,融入了一片星輝。

如果你想領略一番這兒獨有的清新和恬靜,你可以在這迷人的夜晚去皇家花園附近,沿著大理石臺階往下,直到運河邊上。要是那裏鍍金的柵欄已經關上,那你可以乘坐一種名叫岡多拉獨特風格的威尼斯小艇,緩緩蕩去,到那夕陽餘溫尚未散盡的石板小路旁,那裏就不再會有人來打擾你的寧靜。晚風從鍛樹頂上輕輕吹過,把片片花瓣灑落在水面上,天竺葵和三葉草淡淡的芳香一陣陣向你襲來。聖瑪利亞教堂那雪花石膏的圓頂,和螺旋形的尖塔在夜空中高高地聳立著,周圍的一切,包括作為威尼斯三絕的碧水、藍天和色調明麗的大理石,都給抹上了一層薄薄的銀輝。當聖馬可大教堂頂樓上的鐘聲在空中徐徐迴蕩時,就會有一種難以言傳的平靜感透入你的靈魂,使你覺得整個身心都已溶化,在那足以忘掉一切的安謐和靜止之中了。


註:喬治·桑(法語:Georges Sand,1804年-1876年),原名阿芒蒂娜-露西爾-奧蘿爾·迪潘(法語:Amantine-Lucile-Aurore Dupin),是19世紀法國小說家、劇作家、文學評論家、報紙撰稿人。她是一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作家,著有68部長篇小說,50部各式著作其中包括中篇小說、短篇小說、戲劇和政治文本。喬治桑的愛情生活、男性著裝和1829年開始使用的男性化的筆名在當時引起很多爭議。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7, 2021 at 3:34pm


屠格涅夫散文詩《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地方,某個時間,我讀過一首詩。這首詩很快被我遺忘了——除了第一句依舊刻在我的記憶深處。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現在是冬季,窗戶玻璃上結了一層白白的霜,我縮起身子,坐在房間某個角落,昏暗的房間裏點燃著一支蠟燭。那句詩歌不斷地在我腦海中回響,回響——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於是我看見自己在俄羅斯鄉間的小樓前,站在矮矮的窗玻璃下張望。夏季的黃昏慢慢地融化,黑夜浸透進來,溫暖的空氣中彌漫著水犀草和菩提樹的芳香。在窗邊,一個年輕的女孩身子依著手臂坐著,頭歇在肩膀上。她靜默而專注地望著天空,似乎在尋找新升起的星星。夢幻一般坦然、充滿靈氣的的眼神;好像是提問似的微張著雙唇,充滿感人的天真;胸口一起一伏平穩地呼吸。她依舊在生長,依舊尚未被觸及,年輕精致的臉有種純真而又溫和的感動。我不敢上前對話,但對她的感覺是如此親切,我的心止不住地悸動!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而此時此刻,我身處的房間卻是越來越暗。蠟燭燒歪了,愈發地黯淡,在低矮的天花板上映出閃閃爍爍的影子,飄忽不定。窗外因霜凍發出不愉快的吱呀聲,那般沈悶,屋內有人輕聲哀嘆著年華老去的無奈……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我眼前又出現了另外的景象。我聽見了鄉間生活愉快的樂章。兩個亞麻色頭髮的腦袋靠在一起,四只靈動的大眼睛看著我,紅撲撲的臉蛋兒似乎在下一秒就會露出微笑。他們的手親昵地握在一起,年輕的聲音碰撞出優美的音樂,如一串銀鈴一般此起彼伏。再遠一點,在房間的一角,有一架鋼琴,許許多多年輕的手,無章法地在琴鍵上飛舞,彈奏。一曲蘭納的華爾茲並不能掩蓋家傳的老茶壺發出的嘶嘶聲,還有氤氳在上空的煙氣……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蠟燭閃爍了最後一下,頑強的發出最後的微弱光芒,絕望地熄滅了。有人止不住地咳嗽,抽動心肺,發出蒼老的聲音,一聲聲撕扯著我的靈魂,我禁不住裹緊了衣服,但寒冷無孔不入,滲透到我的骨髓。我的老狗蜷起身子,想把溫暖緊緊包裹起來,但這一切無濟於事,它在我的腳邊發抖。我唯一的伴侶啊,我好冷,冷得血液就要結冰……而我看見的一切景色,此時都死了……死了……

“多麼美艷,多麼鮮亮的玫瑰……” (一八七八年九月)

 

【導讀】暗夜中的希望——玫瑰

在寒冷的夜晚哪來的玫瑰,它存在於作者的記憶裏,是作者在寒冷而令人窒息的冬夜裏的希望。這希望是那樣的實在而具體,它就是俄羅斯漂亮、天真而又活潑的少女,這少女有著菩提樹的芳香和菩提一樣的心腸,純真而又溫和,而且她還在生長,這就是俄羅斯民族的希望,在她的身上閃耀著道德的光芒,具有基督所具有的情懷。這希望還是紅撲撲的臉蛋兒露出微笑的少年,盡管他們彈出的琴聲雜亂無章,但是在作者聽來卻是那樣優美動聽,因為他們年輕而又活力,在加上老茶壺發出的嘶嘶聲,更使人在古老的俄羅斯大地上生發出生活的希望。而且這希望對作者來說是那麼的強烈,盡管血液冷得就要結冰,作者還是不斷地想起那美艷而又鮮亮的玫瑰。作者為了突出這種情感採用了反復的修辭手法,使同一個句子反復出現,這就使作者的感情得到了強化,同時,這個句子也把文章有機地分割成幾個部分,並且這幾個部分又按時間順序來組合,隨著夜色越來越深,天氣越來越冷,作者的感情越來越強烈。這希望不是基於個人的,而是基於俄羅斯的,這足見作者的滿腔的愛國情懷和深厚的民族感情。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4, 2021 at 8:04pm


舒婷·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我是你河邊上破舊的老水車,

數百年來紡著疲憊的歌;

我是你額上熏黑的礦燈,

照你在歷史的隧洞里蝸行摸索

我是乾癟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灘上的駁船

把纖繩深深

勒進你的肩膊,

——祖國啊!

我是貧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輩輩

痛苦的希望啊,

是“飛天”袖間

千百年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祖國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剛從神話的蛛網里掙脫;

我是你雪被下古蓮的胚芽;

我是你掛著眼淚的笑渦;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線;

是緋紅的黎明

正在噴薄;

—— 祖國啊!

我是你的十億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萬平方的總和;

你以傷痕累累的乳房

餵養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 沸騰的我;

那就從我的血肉之軀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饒、你的榮光、你的自由;

—— 祖國啊,

我親愛的祖國! 

Comment by moooi on July 1, 2021 at 10:11pm


賞析舒婷的《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創作背景

舒婷是在中國正遭受十年浩劫的動亂中成長的。她初中畢業後即下鄉插隊,後又當過工人。在國家蒙難、人民遭殃的混亂歲月,備嚐艱辛的舒婷,內心的迷惘、痛苦可想而知;“四人幫”粉碎了,她又是何等的滿懷喜悅!

197812月,中國迎來了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19794月,詩人面對祖國擺脫苦難、正欲奮飛的情景,以自己獨有的抒情方式寫下了此詩。 

主題思想

愛國是此詩的主題。提起祖國,人們往往會想起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四大發明、地大物博……以一種貌似豪放實則空洞的虛假,去歌頌祖國的強盛偉大。作者則反其道而為之,獨辟蹊徑,直面祖國災難深重的古老歷史及其嚴峻的現實,構造一幅幅流動凝重的畫面,配之以舒緩深沈的節奏,把祖國比擬為傷痕累累的母親,以赤子之情向母親傾訴內心的痛苦,表達為祖國的未來而獻身的激情和決心。

在詩人的心中,祖國不再是大而空的抽像,而是飽經滄桑的過去、貧窮凋敝的現實與緋紅黎明希望的交織體。作為抒情主體,詩人既是生長在祖國母親懷抱里的一個簡單的個體,又是與祖國一同經受苦難屈辱、一同掙脫羈絆、一同走向希望的統一體。

在此詩中,有詩人對於祖國災難歷史、嚴峻現實的哀痛;亦有對祖國擺脫苦難、正欲奮飛的歡悅,更表達了詩人對祖國深沈而熱烈的愛,以及詩人作為經歷挫折的一代青年,與祖國共呼吸共命運,以自己的血汗去換取祖國富饒、榮光、自由的心聲。 


層次結構

此詩宛如一曲多聲部的交響曲,共分四節,自然地顯示出詩歌思想層次和感情段落的分明。

首節回顧祖國古老沈重的歷史,以“河邊上破舊的老水車”“額上熏黑的礦燈”“乾癟的稻穗”“失修的路基”“淤灘上的駁船”等五個典型的意象,生動形像地刻畫了祖國災難深重的過去。表現出祖國母親在逆境中堅毅、頑強的形像,節末一句“祖國啊!”表達對祖國母親貧窮落後的理解和對她頑強不屈精神的深深嘆服。


次節過渡,內容上同前節,也是描寫祖國的過去,但角度不同,直抒胸臆,表明祖國的“貧窮”“悲哀”,同時也孕育著“希望”和“花朵”。 是貧窮悲哀和痛苦的希望把“我”和祖國緊緊連在一起,節末一句“祖國啊!”表達出哀怨的深情。

第三節描寫現實,以“簇新的理想”“古蓮的胚芽”“掛著眼淚的笑窩”“雪白的起跑線”“緋紅的黎明”等一系列密集的意象,表達了剛從“大躍進”“文革”的噩夢中蘇醒過來,實事求是,思想解放後的那種“帶淚的笑”。 走過艱難和曲折,在新的時代來臨之際,“我”將帶著“簇新的理想”和祖國一起奮飛和奔跑,節末的一句“祖國啊!”表達了詩人的希望和歡欣。至此,感情的基調已由低沈緩慢開始上揚。


末節展望未來,表達詩人對祖國深沈而熱烈的愛。曾經迷惘的“我”,經過深思,如今情感已沸騰,“我”願意為祖國的富饒、榮光和自由奉獻“我”的血肉之軀。篇末的“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使全詩的感情達到高潮,形成全詩的最強音。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