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數據才厲害
  • Male
  • Yerevan
  • Armen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厚數據才厲害'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Suyuu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Qyzylorda
  • 未知 非可怕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se.gamat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厚數據才厲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厚數據才厲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3)

福州食品的味道,大抵重糖;有幾家真正福州館子裏燒出來的雞鴨四件,簡直是同蜜餞的罐頭一樣,不雜入一粒鹽花。因此福州人的牙齒,十人九壞。有一次去看三賽樂的閩劇,看見臺上演戲的人,個個都是滿口金黃;回頭更向左右的觀眾一看,婦女子的嘴裏也大半鑲著全副的金色牙齒。於是天黃黃,地黃黃,弄得我這一向就痛恨金牙齒的偏執狂者,幾乎想放聲大哭,以為福州人故意在和我搗亂。將這些脫嫌糖重的食味除起,若論到酒,則福州的那一種土黃酒,也還勉強可以喝得。周亮工所記的玉帶春、梨花白、藍家酒、碧霞酒、蓮鬚白、河清、雙夾、西施紅、狀元紅等,我都不曾喝過,所以不敢品評。只有會城各處在賣的雞老(酪)酒,顏色卻和紹酒一樣的紅似琥珀,味道略苦,喝多了覺得頭痛。聽說這是以一生雞,懸之酒中,等雞肉雞骨都化了後,然後開壇飲用的酒,自然也是越陳越好。福州酒店外面,都寫酒庫兩字,發賣叫發扛,也是新奇得很的名稱。以紅糟釀的甜酒,味道有點像上海的甜白酒,不過顏色桃紅,當是西施紅等名目出處的由來。莆田的荔枝酒,顏色深紅帶黑,味甘甜如西班牙的寶德紅葡萄,雖則名貴,但我卻終不喜歡。福州一般宴客,喝的總還是紹興花雕,價錢極貴,斤量又不足,而酒味也淡似…See More
Jun 1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2)

蠣房並不是福州獨有的特產,但福建的蠣房,卻比江浙沿海一帶所產的,特別的肥嫩清潔。正二三月間,沿路的攤頭店裏,到處都堆滿著這淡藍色的水包肉;價錢的廉,味道的鮮,比到東坡在嶺南所貪食的蠔,當然只會得超過。可惜蘇公不曾到閩海去謫居,否則,陽羨之田,可以不買,蘇氏子孫,或將永寓在三山二塔之下,也說不定。福州人叫蠣房作“地衣”,略帶“挨”字的尾聲,寫起字來,我想只有“蚳”字,可以當得。在清初的時候,江瑤柱似乎還沒有現在那麽的通行,所以周亮工再三的稱道,譽為逸品。在目下的福州,江瑤柱卻並沒有人提起了,魚翅席上,缺少不得的,倒是一種類似寧波橫腳蟹的蟳蟹,福州人叫作“新恩”,《閩小紀》裏所說的虎蟳,大約就是此物。據福州人說,蟳肉最滋補,也最容易消化,所以產婦病人以及體弱的人,往往愛吃。但由對蟹類素無好感的我看來,卻仍讃成周亮工之言,終覺得質粗味劣,遠不及蚌與蠣房或香螺的來得乾脆。福州海味的種類,除上述的三種以外,原也很多很多;但是別地方也有,我們平常在上海也常常吃得到的東西,記下來也沒有什麽價值,所以不說。至於與海錯相對的山珍哩,卻更是可以乾制,可以輸出的東西,益發的沒有記述的必要了,所以在這裏只想說…See More
Apr 26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1)

福州的食品,向來就很為外省人所賞識;前十餘年在北平,說起私家的廚子,我們總同聲一致的讃成劉崧生先生和林宗孟先生家裏的蔬菜的可口。當時宣武門外的忠信堂正在流行,而這忠信堂的主人,就系舊日劉家的廚子,曾經做過清室的禦廚房的。上海的小有天以及現在早已歇業了的消間別墅,在粵菜還沒有征服上海之先,也曾盛行過一時。麵食裏的伊府麵,聽說還是汀州伊墨卿太守的創作;太守住揚州日久,與袁子才也時相往來,可惜他沒有像隨園老人那麽的好事,留下一本食譜來,教給我們以烹調之法;否則,這一個福建薩伐郎(Savarin)的榮譽,也早就可以馳名海外了。福建菜的所以會這樣著名,而實際上卻也實在是豐盛不過的原因,第一、當然是由於天然物產的富足。福建全省,東南並海,西北多山,所以山珍海味,一例的都賤如泥沙。聽說沿海的居民,不必憂慮饑餓,大海潮回,只消上海濱去走走,就可以拾一籃海貨來充作食品。又加以地氣溫暖,土質腴厚,森林蔬菜,隨處都可以培植,隨時都可以採擷。一年四季,筍類菜類,常是不斷;野菜的味道,吃起來又比別處的來得鮮甜。福建既有了這樣豐富的天產,再加上以在外省各地遊宦營商者的數目的眾多,作料採從本地,烹制學自外方,五味調…See More
Apr 16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雨》

周作人先生名其書齋曰“苦雨”,恰正與東坡的“喜雨亭”名相反。其實,北方的雨,卻都可喜,因其難得之故。像今年那麽的水災,也並不是雨多的必然結果;我們應該責備治河的人,不事先預防,只曉得糊塗搪塞,虛糜國帑,一旦有事,就互相推諉,但救目前。人生萬事,總得有個變換,方覺有趣;生之於死,喜之於悲,都是如此,推及天時,又何嘗不然?無雨哪能見晴之可愛,沒有夜也將看不出晝之光明。我生長江南,按理是應該不喜歡雨的;但春日暝曚,花枝枯竭的時候,得幾點微雨,又是一件多麽可愛的事情!“小樓一夜聽春雨”,“杏花春雨江南”,“天街細雨潤如酥”,從前的詩人,早就先我說過了。夏天的雨,可以殺暑,可以潤禾,它的價值的大,更可以不必再說。而秋雨的霏微淒冷,又是別一種境地,昔人所謂“雨到深秋易作霖,蕭蕭難會此時心”的詩句,就在說秋雨的耐人尋味。至於秋女士的“秋雨秋風愁煞人”的一聲長嘆,乃別有懷抱者的托辭,人自愁耳,何關雨事。三冬的寒雨,愛的人恐怕不多。但“江關雁聲來渺渺,燈昏宮漏聽沈沈”的妙處,若非身歷其境者決領悟不到。記得曾賓谷曾以《詩品》中語名詩,叫作《賞雨茅屋齋詩集》。他的詩境如何,我不曉得,但“賞雨茅屋”這四個字,…See More
Jan 21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記閩中的風雅》

到了福州,一眨眼間,已經快兩個月了。環境換了一換,耳之所聞,目之所見,果然都是新奇的事物,因而想寫點什麽的心思,也日日在頭腦裏轉。可是上自十幾年不見的舊友起,下至不曾見過面的此間的大學生中學生止,來和我談談,問我以印象感想的朋友,一天到晚,總有一二十起。應接尚且不暇,自然更沒有坐下來執筆的工夫。可是在半夜裏,在侵晨早起的一點兩點鐘中間,忙裏偷閑,也曾為《宇宙風》、《論語》等雜誌寫過好幾次短稿。我常以為寫印象記宜於速,要趁它的新鮮味還不曾失去光輝中間;但寫介紹、批評、分析的文字,宜於遲,愈觀察得透愈有把握。而現在的我的經驗哩,卻正介在兩者之間,所以落筆覺得更加困難了一點。在這裏只能在皮相的觀察上,加以一味本身的行動,寫些似記事又似介紹之類的文字,倒還不覺得費力,所以先從福建的文化談起。福建的文化,萌芽於唐,極盛於宋,以後五六百年,就一直的傳下來,沒有斷過。宋史浩帥閩中,鋪了仙霞嶺的石級,以便行人;於是閩浙的交通便利了,文化也隨之而輸入。朱熹的父親朱松,自安徽婺源來閩北作政和縣尉,所以朱子就生在松溪。朱松歿,朱子就父執白水劉致中勉之,籍溪胡原仲憲,屏山劉彥沖翚,及延平李文靖願中等學,後來又…See More
Jan 20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住所的話》

自以為青山到處可埋骨的飄泊慣的流人,一到了中年,也頗以沒有一個歸宿為可慮;近來常常有求田問舍之心,在看書倦了之後,或夜半醒來,第二次再睡不著的枕上。尤其是春雨蕭條的暮春,或風吹枯木的秋晚,看看天空,每會作賞雨茅屋及江南黃葉村舍的夢想;遊子思鄉,飛鴻倦旅,把人一年年弄得意氣消沈的這時間的威力,實在是可怕,實在是可恨。從前很喜歡旅行,並且特別喜歡向沒有火車飛機輪船等近代交通利器的偏僻地方去旅行。一步一步的緩步著,向四面絕對不曾見過的山川風物回視著,一刻有一刻的變化,一步有一步的境界。到了地曠人稀的地方,你更可以高歌低唱,袒裼裸裎,把社會上的虛偽的禮節,謹嚴的態度,一齊洗去。人與自然,合而為一,大地高天,形成屋宇。蠛蠓蟻虱,不覺其微,五岳昆侖,也不見其大。偶或遇見些茅篷泥壁的人家,遇見些性情純樸的農牧,聽他們談些極不相干的私事,更可以和他們一道的悲,一道的喜。半歲的雞娘,新生一蛋,其樂也融融,與國王年老,誕生獨子時的歡喜,並無什麽分別。黃牛吃草,嚼斷了麥穗數莖,今年的收獲,怕要減去一勺,其悲也戚戚,與國破家亡的流離慘苦,相差也不十分遠。至於有山有水的地方呢,看看雲容岩影的變化,聽聽大浪嚙磯的…See More
Jan 17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北航短信》

人力車夫,鐵路工人,輪船火夫,機匠,農民,巡警,兵士,以及廚子,雜役之類,不管你氣候是在百度上的熱,或冰點下的冷,何嘗能夠拋棄一小時的職務?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我輩,還要說到避寒避暑,實在也太不知足。可是,我無官守,我無恒業,一個四大皆空,長年病廢的惰民,在這裏,也有他的自得之處,就是同候鳥一樣,只教翅膀完全,便能享受著南來北往的高飛的自由。六日,七日的幾天,東南風日夜不斷,在上海,早晚只有八十幾度的溫度,我們以為從此可以漸漸地涼冷下去了,青島可以不去,匡廬也何必再登,勉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籌來的幾個日用的金錢,還是在上海花花吧,究竟要經濟些。可是八日平平,到了九日,水銀柱又上升出了百度,飯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穩,連屋內陰處,坐的地方,都變得火缸一樣,這可非逃避不可了,於是乎就踏上輪船,做了三等Deck的嗟來之客。…See More
Jan 16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婿鄉年節》

一看到了婿鄉的兩字,或者大家都要聯想到淳于髡的賣身投靠上去。我可沒有坐吃老婆飯的福分,不過杭州兩字實在用膩了,改作婿鄉,庶幾可以換一換新鮮;所以先要從杭州舊曆年底老婆所做的種種事情說起。第一,是年底的做粽子與棗餅。我說:“這些東西,做它作啥!”老婆說:“橫豎是沒有錢過年了,要用索性用它一個精光,糴兩斗糯米來玩玩,比買航空券總好些。”於是乎就有了粽子與棗餅。第二,是年三十晚上的請客。我說:“請什麽客呢?到杭州來吃他們幾頓,不是應該的麽?”老婆說:“你以為他們都是你丈母娘──據風雅的先生們說,似乎應該稱作泰水的──屋裏的人麽?禮尚往來,吃人家的吃得那麽多,不回請一次,倒好意思?”於是乎就請客。酒是杭州的來得賤,菜只教自己做做,也不算貴,麻煩的,是客人來之前屋裏廚下的那一種兵荒撩亂的樣子。年三十的午後,廚下頭刀兵齊舉,屋子裏火辣煙熏,我一個人坐在客廳上吃悶酒。一位剛從歐洲回來的同鄉,從旅舍裏來看我,見了我的悶悶的神氣,弄得他說話也不敢高聲。小孩兒下學回來了,一進門就吵得厲害,我打了他們兩個嘴巴。這位剛從文明國裏回來的紳士,更看得難受了,臨行時便悄悄留下了一封鈔票,預備著救一救我當日的急。其實…See More
Jan 10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北平的四季》(下)

我曾於這一種大雪時晴的傍晚,和幾位朋友,跨上跛驢,出西直門上駱駝莊去過一夜。北平郊外的一片大雪地,無數枯樹林,以及西山隱隱現現的不少白峰頭,和時時吹來的幾陣雪樣的西北風,所給與人的印象,實在是深刻,偉大,神秘到了不可以言語來形容。直到了十餘年後的現在,我一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會得打一個寒顫而吐一口清氣,如同在釣魚臺溪旁立著的一瞬間一樣。北國的冬宵,更是一個特別適合於看書,寫信,追思過去,與作閑談說廢話的絕妙時間。記得當時我們弟兄三人,都住在北京,每到了冬天的晚上,總不遠千里地走攏來聚在一道,會談少年時候在故鄉所遇所見的事事物物。小孩們上床去了,傭人們也都去睡覺了,我們弟兄三個,還會得再加一次煤再加一次煤地長談下去。有幾宵因為屋外面風緊天寒之故,到了後半夜的一二點鐘的時候,便不約而同地會說出索性坐坐到天亮的話來。像這一種可寶貴的記憶,像這一種最深沈的情調,本來也就是一生中不能夠多享受幾次的曇花佳境,可是若不是在北平的冬天的夜裏,那趣味也一定不會得像如此的悠長。總而言之,北平的冬季,是想賞識賞識北方異味者之唯一的機會;這一季裏的好處,這一季裏的瑣事雜憶,若要詳細地寫起來,總也有一部《帝京景物…See More
Jan 6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北平的四季》(上)

對於一個已經化為異物的故人,追懷起來,總要先想到他或她的好處;隨後再慢慢的想想,則覺得當時所感到的一切壞處,也會變作很可尋味的一些紀念,在回憶裏開花。關於一個曾經住過的舊地,覺得此生再也不會第二次去長住了,身處入了遠離的一角,向這方向的雲天遙望一下,回想起來的,自然也同樣地只是它的好處。中國的大都會,我前半生住過的地方,原也不在少數;可是當一個人靜下來回想起從前,上海的鬧熱,南京的遼闊,廣州的烏煙瘴氣,漢口武昌的雜亂無章,甚至於青島的清幽,福州的秀麗,以及杭州的沈著,總歸都還比不上北京──我住在那裏的時候,當然還是北京──的典麗堂皇,幽閑清妙。先說人的分子吧,在當時的北京──民國十一二年前後──上自軍財閥政客名優起,中經學者名人,文士美女教育家,下而至於負販拉車鋪小攤的人,都可以談談,都有一藝之長,而無憎人之貌;就是由薦頭店薦來的老媽子,除上炕者是當然以外,也總是衣冠楚楚,看起來不覺得會令人討嫌。…See More
Jan 3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寂寞的春朝》

大約是年齡大了一點的緣故吧?近來簡直不想行動,只愛在南窗下坐著曬曬太陽,看看舊籍,吃點容易消化的點心。今年春暖,不到廢曆的正月,梅花早已開謝,盆裏的水仙花,也已經香到了十分之八了。因為自家想避靜,連元旦應該去拜年的幾家親戚人家都懶得去。飯後瞌睡一醒,自然只好翻翻書架,檢出幾本正當一點的書來閱讀。順手一抽,卻抽著了一部退補齋刻的陳龍川的文集。一冊一冊的翻閱下去,覺得中國的現狀,同南宋當時,實在還是一樣。外患的叠來,朝廷的蒙昧,百姓的無智,志士的悲哽,在這中華民國的二十四年,和孝宗的乾道淳熙,的確也沒有什麽絕大的差別,從前有人吊岳飛說:“憐他絕代英雄將,爭不遲生付孝宗!”但是陳同甫的《中興五論》,上孝宗皇帝的《三書》,畢竟又有點什麽影響?讀讀古書,比比現代,在我原是消磨春晝的最上法門。但是且讀且想,想到了後來,自家對自家,也覺得起了反感。在這樣好的春日,又當這樣有為的壯年,我難道也只能同陳龍川一樣,做點悲歌慷慨的空文,就算了結了麽?但是一上書不報,再上,三上書也不報的時候,究竟一條獨木,也支不起大廈來的。為免去精神的浪費,為避掉親友的來擾,我還是拖著雙腳,走上城隍山去看熱鬧去。自從遷到杭州…See More
Jan 1, 2020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二十二年的旅行》

編者出的這一個題目,範圍實在大得很。先自室內旅行起,以至世界旅行,星球、月球旅行等,在實際上,在空想上,二十二年中,大約總有許多人試過的無疑。編者把這題目來分給我,想來是因為我在二十二年秋天,上浙東去旅行過一次的緣故;但這一次旅行的結果,已經為杭江鐵路局寫了兩篇旅行記──一名《杭江小歷紀程》,一…See More
Dec 18, 2019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記風雨茅廬》

自家想有一所房子的心願,已經起了好幾年了;明明知道創造欲是好,所有欲是壞的事情,但一輪到了自己的頭上,總覺得衣食住行四件大事之中的最低限度的享有,是不可以不保住的。我衣並不要錦繡,食也自甘於藜藿,可是住的房子,代步的車子,或者至少也必須一雙襪子與鞋子的限度,總得有了才能說話。況且從前曾有一位朋友勸過我說,一個人既生下了地,一塊地卻不可以沒有,活著可以住住立立,或者睡睡坐坐,死了便可以挖一個洞,將己身來埋葬;當然這還是沒有火葬,沒有公墓以前的時代的話。自搬到杭州來住後,於不意之中,承友人之情,居然弄到了一塊地,從此葬的問題總算解決了;但是住呢,佔據的還是別人家的房子。去年春季,寫了一篇短短的應景而不希望有什麽結果的文章,說自己只想有一所小小的住宅;可是發表了不久,就來了…See More
Nov 29, 2019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Sep 8, 2019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范佳來:何帆—厭倦大經濟 愛上小趨勢(3)

澎湃新聞:您對范家小學的教育模式是否存在擔憂?它會成為孤本嗎?何帆:我對范家小學最大的擔心,是他們只有小學,你怎麽讓這樣的教育理念延續下去?大家對教育的理念、體制有非常大的誤解,絕大多數家長都想著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小學、最好的中學、最好的大學,我覺得這代父母的孩子以後會後悔。他們花了這麽多的資源、時間和精力,但是效果呢?范家小學這樣的學校不是孤本,在背後有一些共性的邏輯值得探討:首先,農村小學的硬件設施普遍比我們想像的更好;第二,很多農村學校不是以升學率為唯一指標,很多學校更專注於教會孩子如何做人。當我們到城裏的時候,老師更多會說,我有哪個學生考試很出色,到哈佛大學做教授。但在農村學校,談到這些去工廠打工的孩子,老師們眼中流露的依舊是自豪和喜悅:他們覺得,只要能做一個好員工、好家長、好丈夫、好妻子,都是我培養出的優秀人才。 澎湃新聞:如何看待這一代教育競爭?…See More
Jul 28, 2019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范佳來:何帆—厭倦大經濟 愛上小趨勢(2)

澎湃新聞:在過去幾年,互聯網行業就好像來自草原的遊牧民族,兵強馬壯,快速擊穿了傳統產業的護城河,您覺得這樣迅猛的發展還會持續下去嗎?何帆:互聯網行業精通面對消費者的技術,但疏於生產流程、生產工藝的技術。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未來將出現幾個趨勢:首先是流量越來越稀缺,資本越來越值錢;其次,BAT這樣的互聯網企業將變成生態鏈中的鯨魚,吞噬著新入場的創業者,空間愈加狹窄,從這個意味而言,互聯網可能變成夕陽產業。隨著5G時代的到來,會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地塑造互聯網產業的變化,我預測在2021年、2022年可能出現重大的技術變革。越是重大的技術革命,持續的時間會越長,現在的企業可以依靠軟件的優勢,未來的世界屬於硬件和軟件都有優勢的企業,例如蘋果公司。 澎湃新聞:未來10年內,中國經濟最大的機遇在哪裏?…See More
Jul 23, 2019

厚數據才厲害's Blog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3)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11:52pm 0 Comments

福州食品的味道,大抵重糖;有幾家真正福州館子裏燒出來的雞鴨四件,簡直是同蜜餞的罐頭一樣,不雜入一粒鹽花。因此福州人的牙齒,十人九壞。有一次去看三賽樂的閩劇,看見臺上演戲的人,個個都是滿口金黃;回頭更向左右的觀眾一看,婦女子的嘴裏也大半鑲著全副的金色牙齒。於是天黃黃,地黃黃,弄得我這一向就痛恨金牙齒的偏執狂者,幾乎想放聲大哭,以為福州人故意在和我搗亂。…

Continue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2)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11:50pm 0 Comments

蠣房並不是福州獨有的特產,但福建的蠣房,卻比江浙沿海一帶所產的,特別的肥嫩清潔。正二三月間,沿路的攤頭店裏,到處都堆滿著這淡藍色的水包肉;價錢的廉,味道的鮮,比到東坡在嶺南所貪食的蠔,當然只會得超過。可惜蘇公不曾到閩海去謫居,否則,陽羨之田,可以不買,蘇氏子孫,或將永寓在三山二塔之下,也說不定。福州人叫蠣房作“地衣”,略帶“挨”字的尾聲,寫起字來,我想只有“蚳”字,可以當得。

在清初的時候,江瑤柱似乎還沒有現在那麽的通行,所以周亮工再三的稱道,譽為逸品。在目下的福州,江瑤柱卻並沒有人提起了,魚翅席上,缺少不得的,倒是一種類似寧波橫腳蟹的蟳蟹,福州人叫作“新恩”,《閩小紀》裏所說的虎蟳,大約就是此物。據福州人說,蟳肉最滋補,也最容易消化,所以產婦病人以及體弱的人,往往愛吃。但由對蟹類素無好感的我看來,卻仍讃成周亮工之言,終覺得質粗味劣,遠不及蚌與蠣房或香螺的來得乾脆。…

Continue

郁達夫《飲食男女在福州》(1)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11:48pm 0 Comments

福州的食品,向來就很為外省人所賞識;前十餘年在北平,說起私家的廚子,我們總同聲一致的讃成劉崧生先生和林宗孟先生家裏的蔬菜的可口。當時宣武門外的忠信堂正在流行,而這忠信堂的主人,就系舊日劉家的廚子,曾經做過清室的禦廚房的。上海的小有天以及現在早已歇業了的消間別墅,在粵菜還沒有征服上海之先,也曾盛行過一時。麵食裏的伊府麵,聽說還是汀州伊墨卿太守的創作;太守住揚州日久,與袁子才也時相往來,可惜他沒有像隨園老人那麽的好事,留下一本食譜來,教給我們以烹調之法;否則,這一個福建薩伐郎(Savarin)的榮譽,也早就可以馳名海外了。…

Continue

郁達夫《雨》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11:44pm 0 Comments

周作人先生名其書齋曰“苦雨”,恰正與東坡的“喜雨亭”名相反。其實,北方的雨,卻都可喜,因其難得之故。像今年那麽的水災,也並不是雨多的必然結果;我們應該責備治河的人,不事先預防,只曉得糊塗搪塞,虛糜國帑,一旦有事,就互相推諉,但救目前。人生萬事,總得有個變換,方覺有趣;生之於死,喜之於悲,都是如此,推及天時,又何嘗不然?無雨哪能見晴之可愛,沒有夜也將看不出晝之光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