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3)排湖水

過了不多一會兒,鸊鷉鸟窝靠岸了,但是那個小船工沒有下來,而是一動不動地縮著身子坐在窩里的樹枝和草稈中間。雅洛也站在那里幾乎一動都不動,他由於擔心來救他的人被發現而嚇得目瞪口呆了。 緊接著發生的事便是一群大雁朝他們飛了過來。雅洛也從驚呆中恢復了神志,大聲向他們發出警告,但是他們沒有理會,在淺灘上空來回飛了好幾次。他們飛得很高,一直保持在射程之外。但是長工卻受不住誘惑,對他們開了好幾槍。槍聲剛一響,男孩子便飛快地跑上岸來,從刀鞘中抽出一把小刀,幾下子就割破了套在雅洛身上的絆網。 “雅洛,在他重新裝彈之前趕快飛走!”他叫道,他自己也迅速跑回鸊鷉鳥窩,撐篙離岸。 獵人一直盯著那群大雁,所以沒有發現雅洛已被放走;但賽薩爾對剛才發生的情況卻看得一清二楚。雅洛剛要振翅起飛,他就竄上前去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雅洛慘叫著,但剛剛為雅洛松綁的小人兒極為鎮靜地對賽薩爾說: “要是你真的像你外表上看起來那樣剛正不阿的話,那麽,你肯定不願讓一隻好鳥坐在這里當囮子,誘使其他鳥類遭殃。” 賽薩爾聽了這些話以後,上唇一動猙獰地笑了笑,但是過了一會兒還是把雅洛放開了。“飛走吧,雅洛!”他說,“你太善良了,不應該讓你當囮…See More
Jan 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2)野鴨囮子

四月十七日星期日幾天以後,雅洛已經康復,能夠在屋子里飛來飛去了。這時,女主人撫摸他的次數比以往更多了,那個小男孩跑到院子里為他采集了剛長出的嫩草葉。每當女主人撫摸他時,雅洛總是想,盡管他現在已經很強健,隨時都可以飛到陶庚湖上,但他卻不願意離開這里的人,他很樂意終生留在他們身邊。但是有一天一大早,女主人在雅洛的身上套了一個繩圈或絆子之類的東西,使他的翅膀不能飛行,然後把他交給了那位在院子里發現他的長工。長工把他夾在腋下就到陶庚湖上去了。 雅洛養病期間,湖面上的冰已經化完了。湖岸上和小島上還有去年殘留下來的乾枯的秋葉,但各種水生植物已在水中深處開始紮根,綠色的芽尖已冒出水面,現在差不多所有的候鳥都已回來了,麻鷸從蘆葦里伸出了彎嘴,鵬鵬帶著新頸環到處遊逛,沙錐鳥正在運草築巢。 長工跳上一隻小駁船,把雅洛放在艙底,就開始把船撐到湖面上。現在習慣於對人類往好里想的雅洛,對隨船同去的賽薩爾說,他非常感激長工把他帶到湖上來。但長工用不著把他拴得那麽緊,因為他沒有要飛掉的打算。對此,賽薩爾只字不答。那天早晨他一直沒有說話。 惟一使雅洛感到奇怪的是長工隨身帶著獵槍。他不能相信農莊上這些善良的人竟會開槍打…See More
Jan 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9)

在陶庚湖的蘆葦叢中住著數不清的鳥,而且隨著棲身的好地方為大家所知,越來越多的鳥匯聚到這里來。最先在那里定居的是綠頭鴨,至今仍有上千隻,但是他們不再擁有整個湖泊,而是不得不與天鵝、鸊鷉、骨頂雞、白嘴潛鳥、翹鼻麻鴨等其他鳥類分享了。陶庚湖無疑是全國最大最出名的鳥湖。鳥類都為有這樣一個棲身的好地方而感到非常幸福。但是不知道他們對蘆葦叢和泥濘湖岸的主權還能維持多久,因為人們至今沒有忘記陶庚湖佔著大片肥沃的良田,並且不時地提出排幹湖水的方案。一旦這些方案付諸實施,成千上萬的水鳥就要被迫遷移。在尼爾斯·豪洛爾森隨著大雁們周遊全國的時候,陶庚湖上住著一隻名叫雅洛的綠頭鴨。這是一隻小鴨,出生後只過了一個夏天、一個秋天和一個冬天。現在是他度過的第一個春天。他剛剛從北部非洲歸來,到達陶庚湖時正值好季節,湖面上還結著冰。一天晚上,他和另外幾隻小鴨在湖面上互相追逐玩耍。一個獵人向他們放了幾槍,結果雅洛的胸部中了彈。他以為他要死了,但是為了不讓開槍的人抓到他,他還是拼命地向遠處飛。他不知道他是在朝什麽方向飛,只是一個勁兒地向前飛。當他精疲力竭再也飛不動的時候,他已經離開陶庚湖上空,飛進了內陸一段距離,落在湖畔一…See More
Dec 26,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8)19.大鳥湖·綠頭鴨雅洛

那些工廠的東邊就是延切平市,坐落在城市最理想的位置。狹長的維特恩湖東西兩邊的沙岸都很陡峭,但是在湖的正南方沙墻已經塌落,好像開了一個大門,讓人們到湖里去。在大門的正中央正好是延切平市,左右兩邊都是山,背靠孟克湖,面對維特恩湖。大雁們在狹長的延切平市上空飛過時,依然像在農村一樣喧叫。但在城里沒有一個人對他們喊叫。他們也沒有指望城里的居民會停下來對他們喊叫。他們沿著維特恩湖岸繼續向前飛行,不久就到了薩納療養院。有幾個病人在遊廊上盡情地享受著春天清新的空氣,這時他們聽到了大雁們的叫聲。“你們要到哪里去?你們要到哪里去?”其中一個病人用微弱的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問道。“我們要到既沒有痛苦也沒有疾病的地方去!”男孩子回答說。“帶我們一塊兒去吧!”病人們說。“今年不行!”男孩子回答,“今年不行!”他們又向前飛了一段就到了胡斯克瓦爾那。它坐落在一個山谷里,周圍環繞著陡峭壯麗的山巒。一條小河從高處一瀉而下,形成細長的瀑布。山腳下建造了許多作坊和工廠,山谷的谷底遍地都是工人住宅,房屋周圍是花園和草地,谷底中央是學校。大雁們飛過那里時,學校正好在打鈴,一大群兒童排著隊從教室里出來。他們人數很多,整個校園里都擠…See More
Dec 20,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7)

正是維特恩湖使北面的景色錦繡如畫,風光旖旎,因為好像那道藍色的光從湖中升起,又撒向大地。森林、小山、屋頂以及坐落在維持思湖畔的延切平市的塔頂,處在一片淡藍色的光環中,看上去讓人賞心說目。男孩子想,如果天空中也有國家的話,那麽它們肯定也是像這樣藍色的,他認為他對天堂是什麽樣子似乎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當天晚些時候,大雁群繼續飛行,他們朝著藍色峽谷飛去。他們心情愉快,歡天喜地,一路上高聲呼叫,大聲喧鬧,凡是有耳朵的人都會聽到他們的喊叫聲。人春以來,這是居住在這個地區的人見到的第一個真正的春天。在這之前,春天一直是在風雨中度過的。現在天氣突然晴朗,人們對夏天的溫暖和翠綠的森林的向往使得他們難於安心工作。當大雁群在高高的天空歡快地、自由自在地飛過時,沒有一個人不停下手中的活擡頭仰望他們。這天最先看見大雁的是塔山的礦工,他們正在一個礦井口挖礦石。當他們聽到大雁的叫聲時,停止了挖礦,其中的一個人向大雁們喊道:“你們要去哪里?你們要去哪里?”大雁們沒有聽懂他說的話,但是男孩子從白雄鵝的背上探下身子,替他們回答道:“我們要到既沒有鎬也沒有錘的地方去。”礦工們聽到這些話,還以為是他們自己的願望使大雁的叫聲…See More
Dec 15,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6)18 從塔山到胡斯克瓦爾那

屋子里並不像他所想像的那樣破爛不堪。屋里有許多有美國親戚的人家里常有的東西。在一個角落里放著一把美國轉椅;窗前桌子上鋪著顏色鮮艷的長毛絨臺布;床上有一床很漂亮的棉被;墻上掛著精致的雕花鏡框,里邊放著離開家鄉、出門在外的孩子們和孫兒們的照片;櫃櫥上擺著大花瓶和一對燭臺,上面插著兩根很粗的螺旋形蠟燭。 男孩子找到了一盒火柴,點燃了蠟燭。這並不是因為他需要更多的亮光,而是因為他覺得這是悼念死去的人的一種禮節。 然後,他走到死者跟前,合上了她的雙眼,將她的雙手交叉著放在胸前,又把她披散在臉上的銀髮整理好。 他再也不覺得害怕了。他從內心里為她不得不在孤寂和對孩子們的思念中度過晚年而感到深深難過和哀傷。他無論如何在這一夜是要守在屍體身旁的。 他找出了一本聖歌集,坐下低聲念了幾段贊美詩,但是剛唸了一半,他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唉,父母竟會如此想念自己的孩子!這一點他以前是一無所知的。想一想,一旦孩子們不在身邊,生活對他們似乎失去了意義!想一想,倘若家中的父母也像這位老婦人想念自己的孩子一樣想念他,他該如何是好呢? 這一想法使他樂不可支,可是他又不敢相信,因為他從來就不是那…See More
Dec 11,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5)

但是,孩子們長大以後,卻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想法。他們不想呆在家里,而是遠涉重洋,跑到異國他鄉去了。他們的母親從來沒有從他們那兒得到任何幫助。有幾個孩子在離家之前結了婚,但卻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家里。那些孩子又像女主人自己的孩子一樣,天天跟著她到牛棚來,幫著照料牛群,他們都是懂事的孩子。到了晚上,女主人累得有時一邊擠牛奶一邊打瞌睡,但是只要一想起他們,她就會立刻振作起精神來。 “只要他們長大了,”她說著搖搖腦袋,以便趕走倦意,“我也就有好日子過了。” 但是那些孩子長大以後,就到他們在國外的父母親那里去了。沒有一個回來,也沒有一個留在老家,只剩下女主人孤零零一個人呆在農莊上。 也許她從來沒有要求他們留下來和她呆在一起。“你想想,大紅牛,他們能出去闖世面,而且日子又過得不錯,我能要求他們留下來嗎?”她常常會站在老牛身邊這樣說,“在斯莫蘭這里,他們能夠期待的只是貧困。” 但是當最後一個小孫子離她而去之後,她完全垮了,一下子背駝了,頭髮也灰白了,走起路來踉踉蹌蹌,似乎沒有力氣再來回走動了。她不再幹活了,也無心去管理農莊,而是任其荒蕪。她也不再修繕房屋,賣掉了公牛和母牛。她只留下了那頭正與大拇指兒說話的…See More
Dec 8,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4)

他爬上幾級臺階,吃力地翻過一個門檻,來到了門廊。屋子的門關著,但是門下面的一個角卻給去掉了一大塊,以便讓貓進進出出。這樣,男孩子可以毫不費力地看清屋子里面的一切。 他剛向里面看了一眼,就吃了一驚,趕緊把頭縮了回來。一位頭髮灰白的老婦人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她既不動也不呻吟,臉色白得出奇,就像有一個無形的月亮把慘白的光投到了她的臉上似的。 男孩子想起他外祖父死的時候,臉色也是這樣白得出奇。他立刻明白,躺在里面地板上的那位老婦人肯定是死了。死神是那麽急速地降臨到她的身上,她甚至來不及爬到床上去。 當他想到,在漆黑的深夜里自己只身一人和一個死人在一起時,他嚇得魂不附體,轉身奔下臺階,一口氣跑回了牛棚。 他把屋里看到的情況告訴了母牛,她聽後停止了吃草。 “這麽說,我的女主人死了,”她說,“那麽我也快完了。” “總會有人來照顧你的。”男孩子安慰地說。 “唉,你不知道,”母牛說,“我的年齡早比一般情況下被送去屠宰的牛大一倍了。既然屋里的那位老婦人再也不能來照料我了,我活不活已無所謂了。” 有那麽一會兒功夫,她沒有再說一句話,但是男孩子察覺到,她顯然沒有睡也沒有吃。不多久,她又開始說話了。 “她是躺在…See More
Nov 30,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3)

白雄鵝選擇了鄧芬作為他的旅行夥伴,他們懷著為大拇指兒提心吊膽的不安心情到處飛行。在飛行途中,他們聽到一隻鷗鳥站在樹梢上又哭又叫地說,有一個自稱被烏鴉劫持的人譏笑過他。他們上前向鶇鳥打聽,鶇鳥把那個自稱被烏鴉劫持的人的去向告訴了他們。後來他們又先後遇到了一隻斑鳩、一隻椋鳥和一隻野鴨,他們都埋怨有一個壞蛋擾亂了他們唱歌。那個傢伙自稱是被烏鴉抓走的人、被烏鴉搶走的人和被烏鴉偷走的人。他們就這樣一直追蹤大拇指兒到索耐爾布縣的荒漠上,最後找到了他。 雄鵝和鄧芬找到大拇指兒後,為了及時趕到塔山,立即向北飛去。但是路途還很遙遠,還沒有等他們見到塔山頂,夜色就降臨到了他們的頭上。 “只要我們明天趕到塔山,那麽我們的麻煩就沒有了。”男孩子想著,往乾草堆深處鑽去,以便睡得更暖和點。與此同時,母牛在圈里一刻不停地嘮叨、埋怨。然後,她突然同男孩子說起話來了。 “我已經不中用了,”母牛說,“沒有人為我擠奶也沒有人為我刷毛。我的槽里沒有過夜的飼料,身下沒有人為我鋪床。我的女主人黃昏時曾來過,為我安排這一切,但是她病得很厲害,來後不久就又回屋去了,後來再也沒有回來。” “可惜我人小又沒有力氣,”男孩子說,“我想我幫…See More
Nov 27,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2)

那位沒有睡覺的旅行者發現牛棚並未空著的時候,停在門口,完全驚呆了。但他很快就看清,里面只有一頭母牛和三四隻雞,他便又重新鼓起了勇氣。 “我們是三個可憐的旅行者,想找個狐貍偷襲不著、人抓不到的地方過夜,”他說,“不知道這里對我們合適不合適。” “我覺得再也合適不過了,”母牛說,“說實話,墻壁是有點破,但狐貍還不至於膽敢鑽進來。這里除了一位老太大外,沒有別人,而她是決不會來抓人的。可是,你們到底是什麽人?”她繼續問道,同時回過頭來看看來客。 “我叫尼爾斯·豪格爾森,家住西威曼豪格,現在被施妖術成了小精靈,”第一位旅行者說,“隨我同來的還有我經常乘騎的一隻家鵝,另外還有一隻灰雁。” “這樣的稀客以前可從來沒有到過我這里,”母牛說,“歡迎你們的到來,盡管我個人希望是我的女主人來給我送晚餐。” 男孩子把雄鵝和灰雁領進了那個相當大的牛棚,把他們安置在一個空著的牛棚里,他們倆很快就睡著了。他用乾草為自己鋪了一個小床,希望他也和他們一樣能很快入睡。 但他怎麽也睡不著,因為那頭沒有吃上晚飯的可憐的母牛一刻也不能保持安靜。她搖晃著鈴鐺,在牛圈里轉來轉去,不停地埋怨說她餓得難受。男孩子連打個盹都不可能,只得…See More
Nov 24,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1)17 老農婦

四月十四日星期四 三個疲憊不堪的旅行者,在一個晚上較晚的時候,還在外面尋找過夜的地方。他們來到的是斯莫蘭北部一個貧瘠、荒蕪的地方。但是像他們想找的那種休息地,照理還是應該找得到的,因為他們並不是尋求柔軟的床鋪和舒適的房間的那種嬌生慣養的人。 “如果在這些此起彼伏的山梁中,有一座山峰既高又陡,使得狐貍爬不上去,那麽我們就會有一個很好的睡覺的地方了。”其中的一位說。 “這眾多的沼澤,只要有一個沒有結冰,而且泥濘潮濕,狐貍不敢上去,那就是個過夜的好地方。”第二位也說。 “我們路過那麽多的大湖,如果有一個湖的湖面上的冰與湖岸不相連,這樣狐貍到不了冰上,那麽我們就找到了我們正在尋找的地方了。”第三位說。 最糟糕的是,太陽落山以後,其中的兩位旅行者已經困得不行了,每時每刻都會倒在地上睡過去。第三個還能保持清醒,但隨著夜暮的臨近,他也變得越來越不安了。 “我們來到了一個湖泊和沼澤都結冰的地方,狐貍可以到處行走,這是我們的不幸。在其他地方冰早就融化了,而現在我們卻到了斯莫蘭最寒冷的地方,春天還沒有來臨。我們不知道我們怎樣才能找到一個睡覺的地方。除非我能找到一個安全可靠的地方,要不然等不到天亮,狐貍斯密…See More
Nov 18,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0)

他爬上桌子,借助帳子使勁一蕩,便上了窗子上面的木架。正當他站在那里,往他的口袋里裝火柴的時候,身上長著白羽毛的烏鴉從窗戶飛進來了。 “咳,我終於來了,”遲鈍兒落在桌子上說,“我不能早點到這里,是因為今天我們烏鴉選舉了一位新的頭領代替黑旋風。” “那你們選舉誰啦?”男孩子問道。 “嗯,我們選了一隻不允許進行掠奪和從事不法活動的烏鴉。我們選擇了過去被稱為遲鈍兒的白羽卡爾木。”他回答道,同時挺直身子使自己看起來完全像個君主的架勢。 “這是一個絕好的選擇,”尼爾斯說,向他表示祝賀。 “你也許應該祝我運氣好。”卡爾木說,接著他就向男孩子講述了過去他與黑旋風和隨風飄相處的日子。 正在這時,男孩子聽到窗外有一種他覺得很熟悉的聲音。 “他是在這里嗎?”狐貍問道。 “是的,他就藏在里邊,”有一隻烏鴉回答說。 “小心,大拇指兒!”卡爾木喊道。“隨風飄和狐貍正站在窗外,狐貍想要吃掉你。” 他還沒有來得及多說一句,狐貍斯密爾已經朝窗子猛沖過來。腐朽的舊窗欞子被撞斷了,轉眼間斯密爾已經站在了窗子下的桌子上。白羽卡爾木還沒有來得及飛開,就被他一口咬死了。然後他又跳到地上,四處尋找男孩子。 男孩子想藏到一大團線後面…See More
Jan 5,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9)

不久,遲鈍兒把尼爾斯嚎格爾森放進一個沙坑的底部。男孩子翻身落地,滾到一邊,躺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似乎他已經是精疲力竭了。那麽多的烏鴉在他的周圍撲打著翅膀,就像颳起了風暴,但是他卻看也不看一眼。 “大拇指兒,”黑旋風說,“快起來!你要為我們做一件對你來說很容易的事。”男孩子動也沒動,而是裝著睡著了。黑旋風叼住他的一隻胳膊,把他拖到沙坑中那個古老瓦罐跟前。“起來,大拇指兒,”他說,“把這個罐子蓋打開!”“你為什麽不讓我睡覺?”男孩子說,“我實在太累了,今晚什麽也不想幹。等到明天再說吧!” “把瓦罐蓋打開!”黑旋風邊說邊搖晃著他,這時男孩子坐起來,仔細端詳那個瓦罐。“我一個窮小孩怎麽能打開這樣一個瓦罐呢?這瓦罐簡直和我一般大。”“打開,”黑旋風再次命令道,“否則對你沒有好處!”男孩子站起身來,踉踉蹌蹌地走到瓦罐跟前,在蓋子上胡亂摸索了幾下,便又垂下了手。“我平時不是這樣虛弱無力的,”他說,“只要你們讓我睡到明天早晨,我想我一定有辦法把蓋子打開。”但是黑旋風卻已經不耐煩了,他沖上前去,對著男孩子的腿就啄。男孩子不能容忍一隻烏鴉這樣對待他,他猛地掙脫對方,迅速向後退了兩三步,從刀鞘里抽出小刀對準了…See More
Jan 3,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8)

黑旋風再次朝他轉過頭來,命令他閉嘴,但是馱著男孩子的遲鈍兒卻說:“讓他去說,這樣所有的小鳥就會認為,我們烏鴉也成了機靈幽默的鳥了。”“噢,算了,他們又不是傻子,”黑旋風說,但是他自己也很贊賞這個意見,因為在這以後他任憑男孩子去喊去說,沒有制止他。他們大部分時間是在森林和林地的上空飛行,但是森林的邊緣也有一些教堂、村莊和小茅屋。在一個地方,他們看到了一座漂亮古老的莊園。它背靠森林,面對湖泊,紅色的墻壁,尖尖的屋頂,庭院里植滿了楓樹,花園里長著大而茂密的茶囗子。一隻紫翅椋鳥站在風標頂部高聲歌唱,每一聲都傳進了在梨樹枝上鳥窩里孵蛋的耳朵里。“我們有四個漂亮的小蛋,”椋鳥唱道。“我們有四個漂亮的小圓蛋。我們滿窩里都是優良、出色的好蛋。”當椋鳥唱到第一千遍的時候,男孩子正好隨著烏鴉飛到這個莊園的上空,他把雙手放到嘴上成圓筒形,然後大聲喊道:“喜鵲會來搶走的!喜鵲會來搶走的!”“是誰在嚇唬我?”椋鳥一邊問一邊不安地扇動翅膀。“是一個被烏鴉劫持的人在嚇唬你!”小男孩說。這一次烏鴉的頭領沒有試圖制止他,相反,他和整群烏鴉都覺得很有趣,因此滿意地喳喳叫了起來。他們越是往內陸方向飛,那里的湖泊越大,島嶼和…See More
Jan 2, 20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7)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在空中飛行的時候,以為斯康耐的土地看上去像一塊方格布。但是這個看上去像一塊破碎的地毯的地方會是哪兒呢?他開始向自己提出一大堆疑問。為什麽他沒有騎在大白鵝的背上?為什麽有那麽一大群烏鴉圍著他飛行?為什麽他被扯來扯去,晃晃悠悠,總像是要被扔下去摔成碎片似的?然後,他突然恍然大悟了。原來他是被幾隻烏鴉劫持了。白雄鵝還在海岸邊等著他,今天大雁們將飛到東耶特蘭去。他正被烏鴉們帶到西南方,這一點他是明白的,因為太陽在他的身後。他身下的大森林地毯肯定是斯莫蘭了。“我現在不能照顧白雄鵝了,他會不會出什麽事?”男孩子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他開始向烏鴉們大聲呼喊,要他們立刻把他帶回大雁們的身邊。而對他自己,他卻一點兒也不擔心。他認為烏鴉們把他搶走純粹是出於惡作劇。烏鴉們毫不理會他的大聲呼喊,還是和原來一樣快速向前飛去。不一會兒,其中的一隻烏鴉撲打著翅膀示意說:“注意!危險!”接著,他們就一頭扎進了一個杉樹林里,穿過茂密的樹枝,落在地上,把男孩子放在一棵枝葉茂密的杉樹下,把他藏得嚴嚴實實,連遊隼也發現不了他。五十隻烏鴉把他團團圍住,用尖尖的嘴對著他,以防他逃跑。“烏鴉們,你們現在也許應該讓我知…See More
Dec 27, 2020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6)第17章

正當他們眼巴巴地站在那里,望著瓦罐無計可施的時候,忽然聽到:“要不要我下來幫你們烏鴉的忙呢?”他們迅速擡起頭來,只見在大坑的邊上坐著一隻狐貍,正對著他們往下看。無論從毛色上還是從體形上,那是他們見到的最漂亮的狐貍之一。惟一的缺陷是他少了一隻耳朵。“如果你想幫我們忙的話,”黑旋風說,“我們是不會拒絕的。”與此同時,他和其他的烏鴉從大坑里飛了上來,然後狐貍縱身跳下坑去,一會兒對著瓦罐撕咬,一會兒又撕扯蓋子,但是他也沒有能夠把它打開。“那你能清出里面裝的是什麽東西嗎?”黑旋風說。狐貍把瓦罐滾來滾去,並仔細傾聽里面的聲音。“里面裝的肯定是銀幣,”他說。這可大大超出了烏鴉們的意料。“你認為里面會是銀幣嗎?”他們問道,同時露出了一副饞相,急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說來也怪,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銀幣更使烏鴉歡悅的東西了。“你們聽聽里邊叮叮咚咚的響聲吧!”狐貍說著又把瓦罐滾了一遍。“只是我不知道我們怎麽樣才能得到這些錢。”“是的,看來是不可能了,”烏鴉們說。狐貍站在那里,一邊把頭在左腿上來回蹭,一邊思考著。也許他現在可以借助烏鴉的力量把那個一直沒有抓到手的小人兒弄到手。“對!我知道有一個人能替你們打開這個瓦…See More
Dec 25, 2020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3)排湖水

Posted on November 21, 2021 at 1:30pm 0 Comments

過了不多一會兒,鸊鷉鸟窝靠岸了,但是那個小船工沒有下來,而是一動不動地縮著身子坐在窩里的樹枝和草稈中間。雅洛也站在那里幾乎一動都不動,他由於擔心來救他的人被發現而嚇得目瞪口呆了。 

緊接著發生的事便是一群大雁朝他們飛了過來。雅洛也從驚呆中恢復了神志,大聲向他們發出警告,但是他們沒有理會,在淺灘上空來回飛了好幾次。他們飛得很高,一直保持在射程之外。但是長工卻受不住誘惑,對他們開了好幾槍。槍聲剛一響,男孩子便飛快地跑上岸來,從刀鞘中抽出一把小刀,幾下子就割破了套在雅洛身上的絆網。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2)野鴨囮子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21 at 1:00pm 0 Comments

四月十七日星期日

幾天以後,雅洛已經康復,能夠在屋子里飛來飛去了。這時,女主人撫摸他的次數比以往更多了,那個小男孩跑到院子里為他采集了剛長出的嫩草葉。每當女主人撫摸他時,雅洛總是想,盡管他現在已經很強健,隨時都可以飛到陶庚湖上,但他卻不願意離開這里的人,他很樂意終生留在他們身邊。

但是有一天一大早,女主人在雅洛的身上套了一個繩圈或絆子之類的東西,使他的翅膀不能飛行,然後把他交給了那位在院子里發現他的長工。長工把他夾在腋下就到陶庚湖上去了。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1)

Posted on November 18, 2021 at 1:00pm 0 Comments

雅洛聽了貓的這番話氣得像蛇一樣嘶嘶大叫。

“你簡直像骨頂雞一樣壞透了!”他衝著克勞維娜尖聲叫道,“你只是想激起我對人類的仇恨。我不相信他們會做那樣的事。他們也一定知道陶庚湖是綠頭鴨的財產。他們為什麽要使那麽多的綠頭鴨無家可歸,遭受不幸呢?你把這一切告訴我,肯定是想嚇唬我。我真希望老鷹高爾果能把你撕成碎片!我也希望女主人把你的鬍鬚剪掉。”

但雅洛的大叫大鬧並沒有使克勞維娜閉上嘴巴。

“這麽說,你認為我是在瞎說啦,”她說,“那麽你問問賽薩爾吧,他昨天晚上也在屋里。賽薩爾是從來不撒謊的。”…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9)

Posted on November 15, 2021 at 11:30pm 0 Comments

在陶庚湖的蘆葦叢中住著數不清的鳥,而且隨著棲身的好地方為大家所知,越來越多的鳥匯聚到這里來。最先在那里定居的是綠頭鴨,至今仍有上千隻,但是他們不再擁有整個湖泊,而是不得不與天鵝、鸊鷉、骨頂雞、白嘴潛鳥、翹鼻麻鴨等其他鳥類分享了。

陶庚湖無疑是全國最大最出名的鳥湖。鳥類都為有這樣一個棲身的好地方而感到非常幸福。但是不知道他們對蘆葦叢和泥濘湖岸的主權還能維持多久,因為人們至今沒有忘記陶庚湖佔著大片肥沃的良田,並且不時地提出排幹湖水的方案。一旦這些方案付諸實施,成千上萬的水鳥就要被迫遷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