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71)

男孩子又朝四周看了看,人眼所見的是一座大教堂在晚霞中熠熠生輝。那座教堂有三個高聳入雲的尖塔、莊嚴肅穆的大門和浮雕眾多的墻壁。“這里也許住著一位主教和他手下的牧師吧?”他說道。“猜得差不多,”渡鴉回答說,“早先這里曾經住過一個同國王一樣威勢顯赫的大主教。時到今日雖然還有個大主教住在里面,但是掌管全國國家大事的卻再也不是他嘍。”“這些我就猜不出來啦,”男孩子說道。“讓我來告訴你,現在居住和管轄這座城市的是知識,”渡鴉說道,“你所看到的那四周大片大片的建築物都是為了知識和有知識的人興建的。”男孩子幾乎難於相信這些話。“來呀,你不妨親眼看看,”渡鴉說道。隨後他們就各處漫遊,參觀了這些大樓房。樓房的不少窗戶是打開著的,男孩子可以朝里面看到許多地方。他不得不承認渡鴉說得對。巴塔基帶他參觀了那個從地下室到屋頂都放滿了書籍的大圖書館。他把男孩子帶領到那座引為驕傲的大學主樓,帶他看了那些美侖美美的報告大廳。他馱著男孩子飛過被命名為古斯塔夫大樓的舊校舍,男孩子透過窗子看到里面陳列的許多動物標本。他們飛過培育著各種奇花異卉、珍稀植物的大溫室,還特意到那個長長的望遠鏡筒指向天空的天文觀察臺上去遊覽了一番。他們…See More
yester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70)

大學生回到家里,心情沈重而身體疲怠,幾乎連坐都坐不住了。他煮點茶喝了就上床睡覺。當他蒙起被子蓋住腦袋的時候,他不禁自怨自艾起來,想到今天早上還是那麼運氣高照,而現在卻自己把美好的前途葬送了大半。自己的旦夕禍福畢竟還是可以忍受的。“最糟糕的是我將會因曾經給別人造成不幸而終生懊惱,”他痛心疾首地反思。他以為那一夜將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豈料,他的腦袋剛一挨著枕頭就呼呼沈睡過去了,他連身邊櫃子上的床頭燈都沒有關掉。迎春節就在此時,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當大學生呼呼沈睡的時候,一個身穿黃色皮褲、綠色背心,頭戴白色尖帽的小人兒,站在靠近大學生住的閣樓的一幢房子的屋頂上。他自思自忖,要是他換個位置,成了那個在床上睡覺的大學生的話,他會感到非常幸福。兩三個小時之前,還逍遙自在地躺在埃考爾松德附近的一叢金盞蓮上憩息的尼爾斯·豪格爾森,現在卻來到了烏普薩拉,這完全是由於渡鴉巴塔基蠱惑他出來冒險的緣故。男孩子自己本來並沒有到這里來的想法。他正躺在草叢里仰望著晴空的時候,他看到渡鴉巴塔基從隨風飄曳的雲彩里鑽了出來。男孩子本來想盡量躲開他,但是巴塔基早已看到了他,轉眼間就落在金盞蓬叢中,同大拇指兒攀談起來,就好像他…See More
Jun 1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9)

他說完就匆忙走開了。大學生一直盯著他的背影,似乎想把他叫回來,但是他又後悔起來,便改變了主意,回家去了。他回到家里立即換上日常衣衫,跑出去尋找那些失落的手稿。他在馬路上、廣場上和樹叢里到處尋找。他闖進了人家的庭院,甚至跑到了郊外,可是他連一頁都未能尋找到。他找了幾個小時之後,肚子餓極了,不得不去吃晚飯,但是在餐館里又碰到了那個老留級大學生。那一個走了過來,詢問他對那本書的看法。“唔,我今天晚上登門拜訪,再談談這本書,”他搪塞說道。他在完全肯定手稿無法尋找回來之前,不肯承認自己把手稿弄丟了。對方一聽臉變得刷白。“記住,要是寫得不行,你就乾脆把手稿燒掉好了,”他說完轉身就走。這個可憐的人兒現在完全肯定了,大學生對他寫的那部書很不滿意。大學生又重新跑到市區里去找,一直找到天黑下來,也一無所獲。他在回家的路上碰到幾個同學。“你到哪兒去了,為什麼連迎春節都沒有來過呀?”“喔唷,已經是迎春節啦,”大學生說道,“我完全忘記掉了。”當他站著和同學們講話的時候,一個他鍾愛的年輕姑娘從他身邊走過。她連正眼都沒有對他瞅一眼,就同另外一個男大學生一邊說著話一邊走過去,而且還對那個人親昵地嬌笑。大學生這才記起來…See More
Jun 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8)

這位大學生非常熱愛本鄉本上,覺得烏普薩拉這個城市要比別的城市好得多,因此他自然對老留級大學生怎樣描寫這個城市感到十分好奇,想先讀為快。“唔,與其要我老是牽腸掛肚惦記著這件事,倒不如把他的歷史書馬上就看一遍。”他喃喃地自言自語,“在考試之前最後一分鐘復習功課那是白費功夫。到了教授面前也不見得會考得成績更好一些。”大學生連頭也不擡,一口氣把那部手稿通讀了一遍。他看完之後拍案稱快。“真是不錯,”他說道,“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呵。這本書出版了,他也就要走運啦。我要去告訴他這本書寫得非常出色,這真是一樁令人愉快的事。”他把四散淩亂的稿紙收集起來,堆疊得整整齊齊放在桌上。就在他整理堆疊手稿的時候,他聽見了掛鐘報時的響聲。“喔唷,快來不及到教授那里去了。”他呼叫了一聲,立即跑到閣樓上的一間更衣室里去取他的黑衣服。就像通常發生的一樣,愈是手忙腳亂,鎖和鑰匙就愈擰不動,他耽誤了大半晌才回來。等到他踏到門檻上,往房間里一看,他大叫起來。方才他慌慌張張走出去沒有隨手把門關上,而書桌邊上的窗戶也是開著的。一陣強大的穿堂風吹過來,手稿就在大學生眼前一頁一頁地飄出窗外。他一個箭步跨過去,用手緊緊按住,但是剩下的…See More
Jun 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7)

“這時候各個省份方才明白了事情的究竟,盡管他們都不大開心,但是卻不得不承認烏普蘭把一切安排得很週到。“‘你真是精打細算,白手起家呀,’各個省份異口同聲地贊美說,‘你真是我們當中最精明、最能幹的。’“‘多謝你們的誇獎,’烏普蘭笑吟吟地說道,‘既然如此,我只好當仁不讓,把國王和首都統統接到我這里來了。’“其他的省份又不開心了,不過他們既然已經作了決定,便只好照著執行了。“於是首都設在烏普蘭,國王也居住在這里。烏普蘭成了全國最重要的省份。世間的事情再公道不過啦,聰明能幹可以使乞丐變成王侯,這個道理直到現在還是如此。”35.在烏普薩拉…See More
May 30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6)

“烏普蘭省道謝過後,去把石丘刨出來了。然後又動身到布胡斯蘭省。他在那里被允許往口袋里裝多少寸草不長的小岩石島嶼都可以。‘那些玩意兒看上去一點不起眼,可是用來擋擋海風卻未嘗不可,’布胡斯蘭省說道,‘因為你和我一樣都靠著大海,那些玩意兒肯定會對你有好處的。’“烏普蘭省對別人送給他東西心里由衷地感謝不盡,雖然他在各地得到的都是別人想扔掉的東西,他卻照收不誤。豐姆蘭省扔給他一塊高原。西孟蘭省給了他一截山脈。東耶特蘭省把考爾莫頓荒原割了一塊給他。斯莫蘭省幾乎用沼澤地、石冢和荒漠塞滿了他的口袋。“瑟姆蘭省啥也不肯多給,只施捨了梅拉倫湖的幾個岬灣。達拉那省也是這樣,一點不給他土地,只問了問烏普蘭省願不願光拿一截達爾河走。“奈爾蓋省輪在最後面,硬著頭皮把耶爾瑪湖岸邊的幾塊潮濕草地送給了他,這樣他的口袋裝得滿滿的,他覺得不消再到別處去了。“烏普蘭省一回到家里,就把乞討來的東西統統倒出來。他不禁啞然失笑,面前堆了一大堆別人扔掉的亂七八糟的廢物,真不知道怎樣才能夠使這些施捨來的垃圾變為有用之物。他連連嘆息,苦思冥想起來。“時光一年又一年過去了,烏普蘭省在家里精心佈置,最後總算按照自己的心願把一切收拾停當。“…See More
May 2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5)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縱身往前一個長竄,猛撲過去,毫不費力地就把狐貍撲倒在地。因為看門狗並沒有被拴住,男孩子已經把狗頸脖的鐵鎖鏈解開了。他們撕咬了一會兒,很快就決出了勝負。看門狗以勝利者的姿勢耀武揚威地站著,而狐貍卻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哼,你敢動一動,”看門狗大吼一聲,“你敢動,我就一口咬死你。”他叼起狐貍的後頸脖,把他拖到了狗窩里。男孩子拿著掛狗的鏈子走過來,在狐貍脖子上繞了兩圈,把他牢牢地拴在那里。當男孩子把他拴起來的時候,狐貍不得不規規矩矩地趴著,一動也不敢動。“現在我希望,狐貍斯密爾,你要做一隻出色的看門狗了,”男孩子做完這一切以後說道。34.烏普蘭的故事五月五日星期四第二天大雨總算停了,但是整個上午還是狂風颳個不停,湖水仍舊不斷泛濫出去。可是到了下午天氣突然大變,一下子收燥放晴,成了晴朗熙和、全無半點風信的大好天。男孩子悠然自得地躺在一大叢怒放的金盞花里仰望著天空。這時有兩個小學生一手捧著書本,一手提著飯籃,沿著湖岸蜿蜒的小徑走了過來。他們步履蹣跚,似乎有一肚子心事。當他們走到尼爾斯·豪格爾森面前時,他們在兩塊石頭上一屁股坐了下來,相互訴說他們的苦衷。“唉,媽媽要是聽說我們今…See More
May 2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4)

狐貍已經追到男孩子身後,完全有把握逮住他了。突然男孩子往旁邊一閃,扭頭就朝岬灣奔過去。狐貍沖勢很猛,來不及收住腳步,待到返過身來,又同男孩子相差了幾步路。男孩子不等他追趕上來,便趕緊奔跑到兩個已經一整天呆在湖面上打撈東西到這麼晚才準備回家的男人的身邊。那兩個男人又疲倦又發困,盡管男孩子和狐貍就在他們眼底下跑來跑去,可是他們卻啥也沒有注意到。男孩子也並不打算同他們講話,開口尋求幫助,而只想跟在他們身邊走。“狐貍諒必不敢一直竄到人面前來吧,”他想道。但是過了不久,他就聽到狐貍的前爪刨地皮的響聲,那隻狐貍還是追過來了。唔,狐貍大概估計那兩個人會不留神把他錯看成狗,因為狗才敢大搖大擺跑到人的面前。“喂,你瞧,偷偷地跟在我們身後的是一隻什麼樣的狗?”有一個男人這樣發問說,“它跟得我們這樣近,像是想要咬人哪。”“滾開!你跟在後面幹啥!”另外那個男人大喝一聲,一腳把狐貍踢到了路對面。狐貍爬起來之後,仍舊緊隨不捨地跟在那兩個男人身後,但是不敢湊近,總是在兩三步開外。男人們很快就走到佃戶區,一起走進了一幢農舍里。男孩子打算跟進去,但是他走到屋前的門廊上,看到有一隻身披長毛、樣子威武的大狗從窩里竄出來歡迎…See More
May 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3)

天鵝王后斯奴弗里遊過去勸阻她手下的天鵝,達克拉這才轉過身來要同阿卡攀談。不料斯奴弗里遊回來,她滿臉怒容。“喂,你能不能叫他們住嘴!”天鵝王朝她喊道。“那邊來了一隻白色的大雁,”斯奴弗里沒好氣地說道,“看上去真叫人噁心。他們生氣我一點也不奇怪。”“一隻白色的大雁?”達克拉說道,“莫非瘋了不成,這種咄咄怪事怎麼會發生?你們一定看花了眼。”雄鵝莫頓身邊的包圍圈收縮得愈來愈小了,阿卡和其他大雁想遊到他的身邊去,但是他們被推來推去,根本擠不到雄鵝面前去。那隻老天鵝王的力氣要比別的天鵝大得多。他趕緊遊過去,把那些天鵝推得落花流水,闖開了一條通到白鵝那里去的路。但是他親眼目睹水面上確實有一隻白色大雁,他也像別的天鵝一樣勃然大怒。他忿忿地大呼小喊,徑直朝著雄鵝莫頓撲了過去,從他身上啄下幾根羽毛。“我要教訓教訓你這隻大雁,你怎麼敢打扮成這副怪模樣跑到天鵝群里來出醜,”他高聲叫嚷說。“快飛,雄鵝莫頓!快飛,快飛!”阿卡喊道,因為她知道,要不然天鵝會把大雄鵝的每一根羽毛都撥光。“快飛吧,快飛吧!”大拇指兒也喊起來。但是雄鵝被天鵝圍困得死死的,張不開翅膀。天鵝們從四面八方把強有力的嘴喙伸過來啄他的羽毛。雄鵝莫…See More
May 1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2)

快要靠近天鵝的時候,阿卡停下來看看跟在後面的大雁們是不是排成了筆直的一字長蛇陣,中間行距相隔是否勻稱。“趕快遊過來排列整齊,”她吩咐說,“不要盯著天鵝呆看,好像你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美麗的動物,不管他們對你們說些什麼難聽話都不要在意。”阿卡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拜訪那對年邁的天鵝王夫婦了。他們對阿卡這樣一隻有淵博知識、有很大名望的鳥總是以禮相待。但是她很膩味從圍聚在他們周圍的大鵝中間穿過去。在她從天鵝身邊遊過的時候,她覺得自己是多麼的瘦小和難看,這種感覺以前是從未有過的。有些天鵝還說一些挖苦話,罵她是灰傢伙或者窮光蛋。對於這類譏嘲,最聰明的辦法就是佯裝沒有聽見。這一次似乎倒是異乎尋常地順利。天鵝們一聲不吭地閃開在兩旁,大雁們就像從一條兩邊有白色大鳥歡迎的大街上走過一樣。為了向這些陌生來客表示親熱,天鵝們還撲撲扇動像風帆一樣的翅膀,這場面真是十分壯觀。他們竟連一句挖苦話都沒有說,這不免使得阿卡感到奇怪。“唔,諒必是達克拉知道了他們的壞毛病,所以關照過他們不許再粗野無禮,”這隻領頭雁想道。可是正當天鵝們努力保持禮儀周全的時候,他們忽然一眼瞅見了大雁隊列末尾的白雄鵝,這一下天鵝當中一片嘩然,驚叫和怒…See More
Nov 8,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1)

葉爾斯塔灣的天鵝整個梅拉倫湖地區最安全的水鳥棲息場所是葉爾斯塔灣,它是埃考爾松德灣最靠里的部分,而這個灣又是北樺樹島灣的一部分,而那個灣又是梅拉倫湖伸進烏普蘭省的狹長部分中的第二個大灣,這樣灣中套灣自然就十分安寧。葉爾斯塔灣湖岸平坦,湖水很淺,蘆葦叢生,就像陶根湖一樣,雖則它不像陶根湖那樣以水鳥之湖聞名遐邇,但是它也是個環境優美的水鳥樂園,因為它多年來一直被列為國家保護對象。那里有大批天鵝棲聚,而且古老的王室領地埃考爾松德灣就在附近。因此王室禁止在此地的一切狩獵活動,免得天鵝受到打擾和驚嚇。阿卡一接到那個口信,聽說天鵝有難需要相幫,便義不容辭地飛速趕到葉爾斯塔灣。那天傍晚她帶領著雁群到了那里,一眼就看到災難委實不輕。天鵝築起的大窩被風連根拔起,在狂風中滴溜溜地卷過岬灣。有些窩巢已經殘破不堪,有的被颳得底兒朝天,早已產在窩里的鵝蛋沈到了湖底里,白花花的一個個都可以看得見。阿卡在岬灣里落下來的時候,居住在那里的所有天鵝都聚集在最適合於躲風的東岸。盡管他們在大水泛濫中橫遭折磨,可是他們那股狂狷傲世之氣一點也沒有減少,而且他們也不流露出絲毫悲傷和頹唐。“千般煩惱,百種憂愁,那里值得!”他們自嘲…See More
Nov 3,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0)

農民們把存放在地勢低矮的小島上的乾草和乾樹葉趕緊運到岸上。漁民們收拾起了圍魚用的大網和拖網,免得它們被洪水卷走。各個渡口都擠滿了面色焦急的乘客,所有要趕著回家或者急著出門的人都心急如焚地想趕在洪水還沒有來到之前能不被阻攔地趕路。在靠斯德哥爾摩這一帶,湖岸上夏季別墅鱗次櫛比,人們也是最忙碌的。別墅大多坐落在較高的地方,不會有多少危險,但是每幢別墅旁邊都有停泊船隻的棧橋和更衣木棚,那些東西必須拆下來運到安全的地方。但是梅拉倫湖水溢堤漫出的壞消息不僅使人類恐慌,而且也使得湖邊的動物惶惶不可終日。在湖岸樹叢里生了蛋的野鴨,還有靠湖岸居住,而且窩里有崽的田鼠和鼩鼱也都憂心忡忡。甚至那傲慢的天鵝也擔心他們的窩和鵝蛋被沖掉。他們的擔心決非多餘,因為梅拉倫湖的湖水每時每刻都在節節上漲。湖水漫溢出來,淹沒了湖岸上的槲樹和花槍樹的下半部樹幹。菜園也浸泡在水里,栽種著的姜蒜都摻混在一起成了一汪味道特別的泥漿濃湯。黑麥地的地勢很低,受到的損失也最慘重。湖水一連好幾天節節上漲,格里普斯哥爾摩①島四周地勢低窪的草地被水淹沒了。島上的那座大宮殿同陸地的聯系被切斷了。它同陸地之間已經不再是一衣帶水,而是被寬闊的水面隔…See More
Oct 31,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59)[第33章]

33.水災五月一日到四日一連幾天,梅拉倫湖以北一帶地方的天氣十分嚇人。天色鉛灰,狂風怒號,大雨不停地斜打下來。盡管人們和牲畜都知道春天已經來到,並不因為這樣的壞天氣而受到阻撓,但他們還是覺得這樣的天氣叫人忍受不了。大雨下了整整一天,雲杉樹林里的積雪全被泡得融化掉了。春潮來到了。各個農莊庭院里的大小水潭,田野里所有涓涓細流的渠溝,一齊咕嘟咕嘟冒著泡漲滿了水,甚至連沼澤地和窪地也陡然春水高漲,洶湧澎湃起來,似乎都恨不得趕快行動起來,好讓百川千河奔歸大海。大小溪流里的水滾滾而來,灌注進梅拉倫湖的各條支流里,而各條支流本身也洪水高漲,朝梅拉倫湖里灌進了許許多多的水。可是比這更糟糕的是,烏普蘭和伯爾斯拉格那的所有小湖水塘都幾乎在同一天里冰封破碎、湖水解凍。於是各條河流里平添了大小冰塊,河水漲得高及河岸。暴漲的河水一齊湧進梅拉倫湖,不消多久,湖里就滿得難以再容得下,咆哮的湖水朝泄水口沖去。但是泄水口諾斯特羅姆河偏偏是一條窄細的水道,根本無法把那麼多的水一下子排泄出去。再加上那時候通常颳的又是猛烈的東風,海水朝河里倒灌過來,形成了一道屏障,阻礙了淡水傾瀉到波羅的海里去。各條河流都不理會下遊是不是能夠…See More
Oct 26,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58)

那一天在嘎格耐夫,大家在做禮拜之前要先為一個死者舉行葬禮。送葬的隊伍到教堂的時間晚了很多,葬禮又拖長了不少時間,所以當大雁們飛到這里的時候有些人還沒有走進教堂,幾個婦女還在教堂的庭院里踱來踱去看自己家的墳墓。她們身穿翠綠色緊身圍腰,露出兩隻朱紅色的長袖子,頭上紮著五彩繽紛的圍巾。“親愛的阿卡大嬸,請飛得慢一點,”男孩子又央求說,“我想看看這些農莊主婦。”大雁們覺得他的要求十分在理,就低飛下來,在教堂墓地上來回盤旋了三回。那些農莊主婦在近處看來醜妍如何是很難說的,但是男孩子穿過墓地上的樹蔭看下來,覺得她們個個都像含芳吐蕊、明艷照人的花朵一樣。“噴噴噴,她們全都那麼嬌嫩美麗,就好像都是在國王的禦花園溫室里長大的,”他這樣想道。可是在戛格耐夫也找不到一塊泥土露在積雪外面的地方,大雁們無可奈何,只好朝南往弗盧達飛去。大雁們飛到弗盧達的時候,那里的人們仍舊還留在教堂里沒有走,因為那天做完禮拜之後要舉行婚禮。參加婚禮的來賓們都站在教堂門口等候著。那位新娘停停玉立地站在那里,編起來的一頭秀髮頂端束著一個金色小王冠,頭上和頸上掛滿了光華理班的首飾,手捧著大束美麗的鮮花,曳地的婚紗裙上拖著長長的綢帶。那…See More
Oct 25,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57)[第32章]

32.在教堂附近五月一日星期日男孩子第二天早上睡醒了覺從雄鵝翅膀底下鑽出來,站到冰上一看,不禁咯咯地笑個不停。原來夜里下了一場漫天大雪,而且還在不斷地下著。天空之中大朵大朵雪花紛飛灑落,仿佛是無數鵝毛在隨風盤旋飄舞。在錫利延湖面上已經有了幾公分厚的積雪,湖岸上一片白茫茫。大雁們身上積滿了雪,看起來好像一個個小雪球一樣。阿卡、亞克西和卡克西不時抖一下身上的積雪,但是他們看到大雪下個不停時,又趕緊把腦袋藏到翅膀底下去了。他們一定在想,這樣壞的天氣,除了睡覺之外再也沒有法子做更多的事情了。男孩子一想他們做得很對,也就鑽到雄鵝翅膀底下去睡覺了。又過了幾個小時,男孩子被雷特維克灣教堂做禮拜的鐘聲驚醒過來。當時已經雪霽天青,但是凜冽的北風勁吹,湖面上寒冷刺骨,叫人凍得受不了。他非常高興的是大雁們終於抖掉身上的積雪,飛向陸地去覓食了。那一天雷特維克灣教堂為年滿十五歲的男女少年舉行堅信禮。參加堅信禮的孩子們早早就來到教堂,三兩成群地站在門外聊天。他們身上都穿著嶄新筆挺的漂亮衣服。“親愛的阿卡大嬸,請飛得慢一點,”男孩子喊道,“讓我看看這些年輕人!”領頭雁覺得他的要求挺在理,便盡量飛得低一些,繞著教堂飛…See More
Oct 22, 20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56)

下一年我不得不再出門掙錢去。那次我到斯德哥爾摩郊外的皇室馬廄總管莊園的一家飯店里幹雜活。那年正好在莊園附近舉行野戰演習,飯店老板在一輛大篷車上搭起了野外鍋竈,給那些當兵的做飯吃,我就被派去當廚娘照管這一攤夥食。有件事情我就算活到一百歲也終生難忘,那就是國王奧斯卡一世曾駕臨那里。我還有幸為他用牛角號吹小曲。國王陛下出手真大方,一下子就恩賜了我兩枚銀幣。後來一連幾個夏天我都在布隆灣當遊船的劃船手,往返於阿爾巴奴和哈卡之間。那是我最掙錢的年月。我們船上帶著牛角號,有時候遊客們自己劃船,讓我給他們吹牛角號聽。秋天劃船季節結束後,我就到烏普蘭去,在農莊里幫忙打場。通常聖誕節以前我就回家去,身上可以帶上差不多一百枚銀幣。再說我幫人家打場還能掙到一點糧食,父親就趕著雪橇在冰上馱回去。你們想想,若不是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出門在外幫工掙錢,那麽一家老小就無法過日子了。因為我們自己地里打的糧食在聖誕節早就吃得光光的了,那時大家種土豆的還很少。自己糧食一吃光就不得不出高價向商人買糧食吃,那些年頭一桶黑麥要賣到三十枚銀幣,燕麥賣到十五枚銀幣一桶,大家非得盤算來盤算去省著點吃糧食。我記得有幾回我們都是用一頭奶牛去換…See More
Jun 8, 2023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71)

Posted on May 14, 2024 at 5:30pm 0 Comments

男孩子又朝四周看了看,人眼所見的是一座大教堂在晚霞中熠熠生輝。那座教堂有三個高聳入雲的尖塔、莊嚴肅穆的大門和浮雕眾多的墻壁。“這里也許住著一位主教和他手下的牧師吧?”他說道。

“猜得差不多,”渡鴉回答說,“早先這里曾經住過一個同國王一樣威勢顯赫的大主教。時到今日雖然還有個大主教住在里面,但是掌管全國國家大事的卻再也不是他嘍。”

“這些我就猜不出來啦,”男孩子說道。

“讓我來告訴你,現在居住和管轄這座城市的是知識,”渡鴉說道,“你所看到的那四周大片大片的建築物都是為了知識和有知識的人興建的。”…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70)

Posted on May 13, 2024 at 9:30am 0 Comments

大學生回到家里,心情沈重而身體疲怠,幾乎連坐都坐不住了。他煮點茶喝了就上床睡覺。當他蒙起被子蓋住腦袋的時候,他不禁自怨自艾起來,想到今天早上還是那麼運氣高照,而現在卻自己把美好的前途葬送了大半。自己的旦夕禍福畢竟還是可以忍受的。“最糟糕的是我將會因曾經給別人造成不幸而終生懊惱,”他痛心疾首地反思。

他以為那一夜將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豈料,他的腦袋剛一挨著枕頭就呼呼沈睡過去了,他連身邊櫃子上的床頭燈都沒有關掉。

迎春節…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9)

Posted on May 7, 2024 at 9:00am 0 Comments

他說完就匆忙走開了。大學生一直盯著他的背影,似乎想把他叫回來,但是他又後悔起來,便改變了主意,回家去了。

他回到家里立即換上日常衣衫,跑出去尋找那些失落的手稿。他在馬路上、廣場上和樹叢里到處尋找。他闖進了人家的庭院,甚至跑到了郊外,可是他連一頁都未能尋找到。

他找了幾個小時之後,肚子餓極了,不得不去吃晚飯,但是在餐館里又碰到了那個老留級大學生。那一個走了過來,詢問他對那本書的看法。“唔,我今天晚上登門拜訪,再談談這本書,”他搪塞說道。他在完全肯定手稿無法尋找回來之前,不肯承認自己把手稿弄丟了。對方一聽臉變得刷白。“記住,要是寫得不行,你就乾脆把手稿燒掉好了,”他說完轉身就走。這個可憐的人兒現在完全肯定了,大學生對他寫的那部書很不滿意。…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8)

Posted on May 4, 2024 at 2:30am 0 Comments

這位大學生非常熱愛本鄉本上,覺得烏普薩拉這個城市要比別的城市好得多,因此他自然對老留級大學生怎樣描寫這個城市感到十分好奇,想先讀為快。“唔,與其要我老是牽腸掛肚惦記著這件事,倒不如把他的歷史書馬上就看一遍。”他喃喃地自言自語,“在考試之前最後一分鐘復習功課那是白費功夫。到了教授面前也不見得會考得成績更好一些。”

大學生連頭也不擡,一口氣把那部手稿通讀了一遍。他看完之後拍案稱快。“真是不錯,”他說道,“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呵。這本書出版了,他也就要走運啦。我要去告訴他這本書寫得非常出色,這真是一樁令人愉快的事。”

他把四散淩亂的稿紙收集起來,堆疊得整整齊齊放在桌上。就在他整理堆疊手稿的時候,他聽見了掛鐘報時的響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