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 Po Tsai Cave
  • Male
  • Gua Musang, Kelant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eung Po Tsai Cave's Friends

  • INGENIUM
  • Eamman Habibatah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eung Po Tsai Cave'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谷頻:《被埋藏的火種》

如果你砍伐下一排水杉林這隱密的火苗在陽光下尖銳我在屋子裏寫詩,大寒卻穿透厚墻落滿紙面,而溫暖像從未出生的孩子早已在體內恢復視力,善良的人們在遠處的光照裏突然藏起仇恨飛奔的火種是過時的徽章而它鑽進手心的力量是不容忽視的連樹枝上的烏雲也跟著燃燒起來其實你應該向大地的恩情獻媚,哪怕生活多麽無禮,請朝風向偏西的戶外大聲喊出:快下雪吧See More
10 hours ago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鳳鳴《柚子樹》

橋頭的柚子樹柚子花隨了流水青果留在樹上安心等待那個手執命運之剪的人決定誰長成柚子See More
yester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阿秋《老式自鳴鐘》

祖父將它帶回來後來父親換修了一次分針,秒針和兩個小齒輪它的聲音依然渾厚祖屋內,小花貓喜歡圍著祖母每次我都要很努力才可以看清舊木椅上什麽也沒有See More
Satur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明《南泥灣》

那是荒涼的從前,荒涼的腸胃敲著饑餓的大鼓荒涼的眼睛望著更遠的天邊在天邊在原始森林的後面誰能想到在狼豹黃羊的腳底下近萬畝土地從來沒有睜開過眼土好、水好、景色好把劉宗義高興得不得了南泥灣、南泥灣劉宗義跪倒在溪河邊……這是1941年1月初劉宗義是馬錫伍派出的兵馬錫伍是遵奉朱德的令朱德再寫信給武亭過了兩個月三五九旅過來了馬上騎著的是王震See More
Friday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藍藍《現在》

我寫字的手  擱在地板上的腳離陽臺一步遠。我是說:現在。已是秋天。我給你寫信。我說:現在。這現在我從沒有得到。親愛的,從沒有。See More
Jun 21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北野武《死了二萬人這件事》

災難並不是死了兩萬人或八萬人這樣一件事,而是死了一個人這件事,發生了兩萬次。See More
Jun 20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康雪:《蘑菇》

今日寒露。如果下點雨就好了往年這個時候,我們挎著籃子或桶走遍了每一片樅樹林。蘑菇不需要真的存在,在溫柔的俯身中我們與大地坦誠相待,並獲得一種生活之外的深情我們並沒有太多機會與天真的自己獨處。這蘑菇呀,可愛的、天賜的童年這神秘的孤獨我們有幸,在尋求中就得到滿足。See More
Jun 7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明《一念》

每個城市都有解放路都有人急著上車,接著是迷茫……這個人的眼睛落在報紙上偶爾也落在姑娘的後背,被姑娘解放還是拉著姑娘到迷茫的車上?國際消息的聲音更響,是另一輛汽車奔馳在餐廳、會堂與下雨的戰場。 戰場盡頭,陰郁的手指扣擊著冬天冰冷的額頭也扣擊在商店、汽油、畫報和廣場……我的額頭、這個人的額頭擱在車窗上他望著解放路口,這麽多人都急著上車接著是迷茫……See More
May 28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明《夜讀聖瓊·佩斯,和一首》

當聲音過於雄壯我們山東的青色毛驢都昂首啼出小號金色的光芒手推車滿載朝霞的旗袍驕傲地叉腿在缺水的田塍上高鐵如箭,從我們的夢想中一支支射出,把領先的錢幣一把把撒在祖先的大地上大海所有的浪谷都是歡呼沙漠上的沙子驕傲地湧向無盡的天邊天邊有日,有月,有璀璨的星星你我都笑,一個時代在必須歡笑的院墻中生機勃勃都向上擡頭,誰這時垂首,誰就不再有擡頭的時候 梁曉明, 出版詩集有 《開篇》《用小號把冬天全身吹亮》《印跡—— 梁曉明組詩與長詩》《憶長安—— 詩譯唐詩集》。曾獲《人民文學》建國四十五周年詩歌獎。獲中國新詩「百年百位新詩人物」稱號。2019 年獲名人堂 2018 年度十大詩人。現居浙江杭州。See More
May 1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明《四年級》

高尚者皆缺乏信念,而卑鄙者又都充滿狂熱的激情——葉芝 炊煙帶來了彎曲的四年級小學門口我踩死螞蟻和初生的憤怒,從此我的恐懼像河面永遠釣不完的閃亮小魚或者在貓口中結束,或者被鐵皮包裹公開在貨架上被饑餓的眼睛放肆的搜尋我的四年級是黃昏才敢飛出來的蝙蝠它振翅在溪畔、橋下、明清木樓上暗黑的屋檐它低低地養活自己在細小的蚊蠅中它孤單驚恐地逃避在天生可愛的孩子的彈弓中哦那些孩子,藥吃得太多,卻偏偏吃不壞身體他們鼻子鮮紅,長大後都住在酒吧把更大的彈弓架在破壞的肋骨上我被光明人類不承認的蝙蝠是我的童年,它也是我的現在此刻的天光在窗外亮起,但我的日子已經過到了五十年……孤燈。桌旁。光像親人佇立。 最孤寂的思索卻看到最遠的目光See More
May 1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5)

李儀:「個體詩學」,這個說法有意思,也很有道理。張嘉諺:詩學理論家周倫佑有一個說法:當今中國只有詩歌評論家,少見詩歌理論家,幾乎沒有成體系的詩學理論家。這確是警言!說明當下的「個體詩學」理論,大多未成形,仍然在路上。李儀:怎麼來探尋詩性?我總是認為談詩性要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問題。張嘉諺:是的,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這是人類的永恆之問。具體到我倆對話的語境,還是把「我」換成「詩」恰當些。詩與詩性雖然不是一碼事,但兩者最是緊密相關。什麼是詩?詩從何處來?詩往何處去?這些問題至今同樣沒有明確的共識。詩的一切質素都與詩性氣血相連,弄明白詩性的真實涵義,是所有與詩(文藝)相關繞不過去的起碼認知;而真要知道什麼是詩,也許應當首先明白什麼是詩性,這樣,「詩是什麼」這一千古難題,也就隨之大致清楚了。注意,我說的是「大致」。李儀:嗯,我也認為詩性意味著藝術性,詩性對一切文學藝術創作具有統攝作用,但唯有詩文體更強烈地表現出詩性的內涵,所以人們才說詩是文學中的文學,我想,作為繆斯女神皇冠上的明珠,發光的一定是這神聖的詩性。張嘉諺:是的。詩被稱為繆斯女神皇冠上的明珠,那明珠所發出的光彩,皆…See More
Feb 17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4)

李儀:剛才說到共性和個性,當然是對詩性表達的差異性區別,這是正常的。張嘉諺:詩(文學藝術)如何萌生,而後不斷生成,生生不息,是創作論中最令人興味盎然而迄今尚未十分清楚的創生機制。詩性是詩歌生生不息的內在基因,詩歌萌發、生成與生長的謎底,就在詩性構成的機制機理之中。詩性結構之有機體,神奇地隱藏著詩歌生生不息的全部秘密!李儀:實際上,我還有個考慮,詩就是人類面對萬物內心感應的衝動,這時候人類的思維形式是跳躍性的,也就是人們說的詩性思維,而這正是人類早期所具有的特殊思維方式,它不同於邏輯思維以及其他常規思維定式,具有跳躍性、悖常性的特徵。這樣,把內心感應和跳躍性思維這兩點明確出來,或可能夠探尋到詩性的秘密。我由此得到的啟示是,詩性是內心感應和詩性思維作用與語言的結果。當然這僅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是尋找詩性的一條路徑,但能不能從理論上對詩性給以辨識,我不能做出肯定。 張嘉諺:詩性思維對於詩歌的寫作與閱讀,當然是根本性的。但「詩性」與「詩性思維」畢竟不是相同概念,正如我們通常所見的詩性智慧、詩性精神、詩性文化、詩性傳統、詩性感受,詩性想像……(太多了!)等說法一樣,都不過是圍繞「詩性」的說辭而已…See More
Feb 1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3)

張嘉諺:詩由詩性所生發。中國漢字構造的奇妙,似乎已為我們點化了其中的某種隱秘。從字的「能指」——語音的角度,元的同音字就引人聯想。比如,「元」——「原、源、緣」,具體所指即詩的元性中隱匿著與宇宙萬事萬物原初同源而「因緣化合」的性能;為何宇宙自然萬千事物皆可「詩化」?其源(原因)蓋出於「緣」也。李儀:你認為「詩的元性因具始原性與根本性,具有詩性構成的先決意義」,不管是「元詩」「元性」,從起源上來探討詩性應該是一條正確之路了吧。張嘉諺:正確與否,最終取決於一種理論設想能否解釋它所面對的問題;換句話說,就是一種理論學說必須具有解答相應問題的實際效用。我本人研究詩學理論三十多年,對於「詩性」這個涉及所有詩歌(甚至所有文學藝術)與詩學(文藝學)理論的最中心最根本最重要的基礎概念,也是近年才真正有了較為清楚的把握。「詩性」如晶狀體一般,有多層多維結構,其內在的機制、機理性能決定了詩及文學藝術的多功能表現。這也許是基礎詩學理論研究的一個突破,終於將「詩性」這塊基石安放在中華本土詩學理論的基本構成之中。李儀:是的,詩性作為詩的最根本屬性,必定早已進入你的研究視野,冷板凳坐出「熱」成果,這是讓人欽佩的。…See More
Feb 13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李儀 張嘉諺《詩性:詩學根本》(1)

李儀:最近看了你寫的關於詩性的有關論述,深有同感。我雖然主要從事散文寫作,但這幾年也特別關注詩性問題。這主要是緣於人們在詩性認知上的混亂,比如許多詩人包括一些著名的作家雖然都會談到詩性,但對什麼是詩性卻很少追究,甚至把詩性與詩意混為一談,曹文軒在《詩性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文學品質》裡面談的就是詩意。「盤峰詩會」之後詩壇的種種亂象,表面看是「口語」之爭,實際上還是詩性問題。看來,詩性確實是一個必須正視的話題。知道你作為詩學理論的學者對詩性進行了深入的研究,所以很高興我們來一次對話,如能澄清一些問題,毫無疑問對詩學是有益的。 張嘉諺:要說明白詩性是什麼?的確太難了;弄清「如何才叫詩性?」這個涉及詩學/文藝學理論建設的根本問題,確是大有必要。如果把「詩性」視為詩與詩學理論的基礎,視為文藝學理論的一塊「基石」,那麼就必須予以充分的認識。無論人們對詩性怎麼說,說明白說清楚沒有,都可以理解;不管他們說得怎麼樣,都值得重視,值得尊重。 李儀:是的,這就像物理學的基礎理論,自愛因斯坦那個時代已經70年了,沒有重大突破,這將影響當代應用科技發展的空間。詩性也是這樣,我們說不清楚這個詩的核心問題,詩壇亂象也就…See More
Feb 9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白色蜻蜓》

初見的一刻我就被擊倒了 這輕盈、秀美與沈靜 都似曾相識 整個下午我都呆呆地 看她停立、舞動,飛走又回來 像遠天上的雲 那白色衣衫比秋風還薄 比初戀還暖 比淚水還清 終於,沒有任何先兆 她翩然離去 沒留下地址,無法找尋 許久以後,我仍站在原地 盯著溪邊空空的石面 不吭一聲 我想念一隻白色蜻蜓 想念多年以前悄悄離開的See More
Jan 15
Cheung Po Tsai Cave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春詩選《途中》

視線內閃過某種東西細小、眩目,像南方的紅豆但飛快地逝去了我驚訝於死神迅疾的腳步 幾個女孩,青春的面龐在左邊閃現恣意地揮灑爛漫的笑靨一朵正午的花,開放在身側潔凈的玻璃上 天上的河。多麼淡泊高遠讓人省略了雜樹與飛絮直接進入想像中最隱秘的部分更高處是橋,黝黑的橋身暗含一點金黃,遙遙地架向天際 一個少年在公路旁行走步履輕盈,不慌不忙進口汽車的速度也無法趕上See More
Jan 14

Cheung Po Tsai Cave's Blog

阿秋《老式自鳴鐘》

Posted on June 23, 2022 at 11:28am 0 Comments

祖父將它帶回來

後來父親換修了一次分針,秒針

和兩個小齒輪

它的聲音依然渾厚

祖屋內,小花貓喜歡圍著祖母

每次我都要很努力才可以看清

舊木椅上

什麽也沒有

北野武《死了二萬人這件事》

Posted on June 20, 2022 at 9:41am 0 Comments

災難並不是死了兩萬人或八萬人這樣一件事,

而是死了一個人這件事,

發生了兩萬次。

康雪:《蘑菇》

Posted on June 5, 2022 at 10:42pm 0 Comments

今日寒露。如果下點雨就好了

往年這個時候,我們挎著籃子或桶

走遍了每一片樅樹林。

蘑菇不需要真的存在,在溫柔的

俯身中

我們與大地坦誠相待,並獲得

一種生活之外的深情

我們並沒有太多機會與天真的自己…

Continue

谷頻:《被埋藏的火種》

Posted on June 3, 2022 at 10:00am 0 Comments

如果你砍伐下一排水杉林

這隱密的火苗在陽光下尖銳

我在屋子裏寫詩,大寒卻穿透厚墻

落滿紙面,而溫暖像從未出生的孩子

早已在體內恢復視力,善良的人們

在遠處的光照裏突然藏起仇恨

飛奔的火種是過時的徽章

而它鑽進手心的力量是不容忽視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