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s Blog (164)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0)

男孩子安安穩穩坐在木頭帽子底下,側耳聆聽他們的交談。他聽他們講到,為了建造和裝備每一艘從這里駛出去的艦隻,人們是如何在這個地方辛勞苦幹和頑強奮鬥的。他聽他們講到為了造出這些戰艦,人們是如何不避艱險甘冒生命和流血的危險,不惜獻出最後一枚銅板,還有那些富有天才的人物如何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和全部心血都傾注在改進和完善這些艦隻的設計制造之中,而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源源生產出這些軍艦,因而充實了保衛祖國的國防力量。男孩子聽著聽著,不止一次地眼淚奪眶而出。他覺得能夠聆聽到這樣精彩的介紹真是不虛此行,心里充滿了高興。…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9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9)

他們進入造船廠里面,但見一個規模巨大的港口,由一條一條的棧橋劃分成許多泊位。在這些泊位里,停泊著許多軍艦。在這麽近處觀看它們,它們遠比男孩子從天上往下看時更顯得是龐然大物,更加威風凜凜。“唉呀,難怪我方才把它們誤認為是海里的妖怪啦,”男孩子暗暗想道。

“你看,我們從哪里著手搜查最合適,羅森博姆?”青銅大漢問道。

 

“像他那樣的小個子諒必最容易躲藏在船隻模型陳列室里,”木頭人回答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8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7)

男孩子沿著大街往前奔跑,一邊側耳傾聽著身後的腳步聲。他愈來愈肯定,後面跟上來的就是那個青銅大漢。地面在震抖,房屋在晃動,除了青銅大漢之外,別人是不會有這樣沈重的腳步的。男孩子忽然想到自己方才還朝他說過一句不好聽的話,便不禁心里害怕起來。他連頭都不敢回一下,不敢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是那個青銅大漢。

“他大概只是下來到處走走,散散心的,”男孩子暗自思忖說,“他不見得因為我說了那句話就同我過不去,反正我說那句話一點惡意都沒有。”

男孩子本來打算一直往前走去尋找造船廠的,可是這會兒卻拐進了一條朝東去的街道,他想先把那個跟在他背後走的人甩掉了再說。…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6)

這究竟是哪個城市呢?嗯,男孩子終於想出來啦,因為他看到了那麽多軍艦。他從小就喜歡船,雖說他只能在大路旁邊的水溝里玩玩紙做的船。不過,他畢竟知道,能夠有那麽多軍艦停泊的地方不會是別的城市,一定是卡爾斯克魯納。

男孩子的外祖父曾經是海軍艦隊里的一名老水兵。在他生前,他每天不離口地對男孩提到卡爾斯克魯納,向他講述那個修造戰艦的造船廠,還有城里其他值得參觀的名勝。男孩子有一種返回家鄉的親切感,他非常高興自己能夠來到這個曾經聽得那麽多的地方。

是在阿卡降落到那兩座鐘樓之一的平頂上之前,他只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那些瞭望塔和用來封鎖港口的火力工事,還有造船廠里的許多建築物。…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5)

9.卡爾斯克魯納

四月二日星期六

這是在卡爾斯克魯納的一個傍晚,月亮已經開起,皎潔的清輝照亮了大地。一切都是那麽愜意,天氣爽適宜人,四周一片靜謐。白天早些時候曾經有過大風大雨,人們大概都以為壞天氣還沒有過去,所以大街小巷幾乎都空無一人。

就在這座城市萬籟無聲之中,大雁阿卡率領她的雁群飛過威姆島和龐塔爾嶼朝向這邊飛過來了。他們在這麽晚的時候還翺翔在空中,是因為想要在礁石上尋找一個安全的棲息過夜的地方。他們不敢在平地上停留,因為無論他們降落到哪里都會遭受到狐貍斯密爾的侵襲。…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2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8)

男孩子樂滋滋地看著木頭人,看得出了神,連有人在背後追趕他這回事也都忘到腦後去啦。可是不消片刻,他又聽到了沈重的腳步聲,那個青銅大漢也從大街拐彎過來,正朝著教堂廣場走來。啊呀,他也追到這里來啦,那叫男孩子往哪里逃呢?

就在這刻不容緩的關頭,他看到木頭人朝著他彎下腰來,伸出了又寬大又厚實的手。要說不相信木頭人是出自好意,那是不可能的,男孩子便縱身跳到那手掌上。木頭人掀開自己的帽子,把男孩子塞到帽子底下。

真是千鈞一發呵!男孩子剛剛躲藏好,木頭人剛剛把手臂放回原處,青銅大漢就來到了木頭人的面前。他把手杖往地上搗了搗,木頭人就在小凳上晃悠起來。然後,青銅大漢用強硬而鏗鏘作響的聲音問道:“喂,你是什麽人?”…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4)

不妨先看看大海吧!在遠處它是浩蕩渺茫,一望無際,除了翻卷起灰色的波浪之外什麽事情也不幹。在靠近陸地時,大海碰到了第一塊礁石,便向它大顯淫威,摧殘了一切綠色草木,把它變得同自己一樣光禿禿和灰暗難看。大海又碰到了另一塊礁石,這塊礁石也厄運難逃。然後,它又碰到了另一塊礁石。不消說,也沒有什麽兩樣,那塊礁石被剝掉全身衣衫並且被搶劫一空,就像落到強盜手里一般。但是越到後來,礁石反而越發密集了。於是大海才開始明白過來,原來陸地把自己最小的孩子全都派出來求饒來了。大海情面難卻,越是靠近陸地就越發心平氣和。它把浪頭翻滾得不那麽高,把狂濤緩和下來,使得罅隙和溝壕里的小草和灌木得以幸存下來。它又把自己分成了一些很小的海峽和岬灣,到了最後同陸地真正相接的時候,它一點危險都沒有了,甚至於小船都敢出海去。大海變得這洋澄澈碧藍,這樣和顏悅色,恐怕連它自己都難以認識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0, 2020 at 8:14pm — No Comments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3)

倘若這一天不是那麽早的早春季節就好了,那麽夜鶯就會回到尤爾坡風景區來了,他們可以一連幾個夜里都放開嗓子盡情歌唱水獺格里佩怎樣同漩渦作生死搏鬥。有好幾次,水獺被漩渦的狂瀾卷走並且沈入了河底,但是他堅持不懈地奮力挣扎著重新浮到水面上來。他終於從漩渦側面泅遊過去,爬上了石頭,漸漸向大雁們逼近。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拼死泅渡,真是值得夜鶯們大加歌頌的。

斯密爾盡其所能地密切注視著水獺的前進過程。到了後來,他總算看到水獺快要爬到大雁們的身邊了。就在這個關頭,他猛聽得一聲淒厲揪心的尖叫,水獺仰面朝天翻倒過去,墜進了水中,像一隻沒有睜開眼睛的貓崽那樣聽憑急流把他卷走了。緊接著傳來了一陣大雁劇烈地拍動翅膀的聲音,他們都衝天而起,又飛開去尋找新的棲身之地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6, 2020 at 10:35pm — No Comments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3)

倘若這一天不是那麽早的早春季節就好了,那麽夜鶯就會回到尤爾坡風景區來了,他們可以一連幾個夜里都放開嗓子盡情歌唱水獺格里佩怎樣同漩渦作生死搏鬥。有好幾次,水獺被漩渦的狂瀾卷走並且沈入了河底,但是他堅持不懈地奮力挣扎著重新浮到水面上來。他終於從漩渦側面泅遊過去,爬上了石頭,漸漸向大雁們逼近。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拼死泅渡,真是值得夜鶯們大加歌頌的。

斯密爾盡其所能地密切注視著水獺的前進過程。到了後來,他總算看到水獺快要爬到大雁們的身邊了。就在這個關頭,他猛聽得一聲淒厲揪心的尖叫,水獺仰面朝天翻倒過去,墜進了水中,像一隻沒有睜開眼睛的貓崽那樣聽憑急流把他卷走了。緊接著傳來了一陣大雁劇烈地拍動翅膀的聲音,他們都衝天而起,又飛開去尋找新的棲身之地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5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2)

“我的動作一點不笨拙,你可不能埋怨我,”紫貂申辯道,“我已經爬到了最底下的那一根樹枝上,蹲在那里盤算著怎樣撲上去才能把一大批大雁統統撕個粉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大小同松鼠差不多的小人兒突然竄了出來,用那麽大的力氣朝我腦袋上砸過來一塊石頭,我就被打得掉進了河里,在我來得及從河里爬起來之前,那群大雁已經……”

可是紫貂不必再多費口舌了,因為已經沒有人聽了,狐貍斯密爾早就轉身追趕大雁去了。

在這時候,阿卡朝南面飛去,尋找新的住宿地。落日熔金,餘輝脈脈,而在另一邊天際卻已經高高掛起了半圓形的新月,所以她還能夠看得見東西。更幸運的是,她對這一帶的地形了如指掌,因為她在每年春天飛越波羅的海時,曾不止一次地順風隨勢來到過布萊金厄。…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42am — No Comments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1)

斯密爾站在山峁上放眼眺望,遠遠地從上往下打量著那群大雁,“唉,你趁早放棄追蹤他們的想法算啦,”他自言自語道,“那麽陡削的山坡你爬不下去,那麽湍急的河流你無法涉水過去,況且山腳下沒有絲毫陸地可以通到他們露宿的地方去。那些大雁們對你來說是太精明了。你今後再也不要癡心妄想去抓這些獵物了。”

斯密爾眼巴巴地看著追逐已久的獵物,只可惜功虧一簣,無法把他們弄到手,然而他仍然同其他的狐貍一樣,總是賊心不死。所以,他趴在山峁最邊沿處,目不轉睛地盯住了大雁們。他趴在那里看的時候不由得回想起他們使他遭受的一切苦楚和淩辱。哼,就是由於這批傢伙搗亂,他才被放逐出斯康耐省,如今不得不到貧困的布萊金厄省來闖一條生路。他趴在那里越想心里越惱火。他恨得牙癢癢,心想就算他自己無法把他們生吞活剝,也但願他們早點送掉性命。…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38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0)

“姑且不論這個傳說究竟是不是無稽之談,布萊金厄海邊確實可以見到許多島嶼和礁石。那些島嶼和礁石就是那個巨人原先扔下去的大石頭。

“可以注意的是,一直到現在鮭魚都沿著布萊金厄的大小河流逆水而上,穿過瀑布和湖泊,折來繞去來到斯莫蘭省。

“那個巨人真是值得布萊金厄省的居民大大感激和好好敬仰,因為直到今天還有許多人是依靠在急流里捕撈鮭魚和在礁石島嶼上開鑿石頭為生的。”



8
.在羅納比河的河岸



四月一日星期五…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28am — No Comments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9)

“在這一過程中,三個梯級之間出現了巨大的差別。最高的那一層梯級,也就是離斯莫蘭省最近的那個,多半覆蓋著小石礫的貧瘠的泥土,那里除了白樺樹、稠李樹和雲杉之類能耐住高原地帶寒冷缺水的條件的樹木之外,其他樹木全都成活不了。只消看看在森林中間開墾耕作的田地是那麽狹窄,那里的人們建造的房舍是那麽低矮窄小,還有教堂與教堂之間的距離是那麽遙遠,人們就非常容易明白那里有多麽荒涼貧窮了。

“中間的那一層土質比較好,而且也沒有受到嚴寒的約束,所以人們馬上就看到那里的樹木都長得比較高大,而且品種也名貴一些。那里長著楓樹、槲樹、心葉根、白樺樹和榛樹,但是偏偏不長針葉松。更加顯而易見的是,那里耕地非常之多,而且人們建造起更大更美觀的房屋。中間那一層梯級上有許許多多教堂,它們周圍還有很大的村莊。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這里都比最高的那一層更加富饒和美麗。…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25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8)第7章.有三個梯級的臺階

於是那兩隻貓頭鷹就一齊飛走了。男孩子興奮得忍不住把小尖帽拋到空中。他放開嗓門,高聲歡呼說:“只要我照顧好雄鵝,讓他平安無事地回到家的話,那麽我就可以重新變成人啦!好啊!好啊!那時候我可以重新變成人啦!”

盡管他放開喉嚨大呼小喊地歡呼,可奇怪的是居住在房屋里的那些人卻絲毫聽不到動靜。既然他們聽不見他的說話聲,他也就不再多逗留,便邁開雙腿,大步流星地朝著大雁們棲息的潮濕的沼澤地走去。

 

7.有三個梯級的臺階…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24am — No Comments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7)

隨後他又走過一個小店鋪。店鋪門口停著一部紅顏色的播種機。他停下腳步,對它左看右瞧,最後忍不住爬到駕駛艙里去坐坐。他坐定之後,把兩片嘴唇咂得吧啦、吧啦直響,假裝正在開動這部播種機。他心里不禁在想,要是真的能夠開這樣漂亮的機器的話,那該有多麽愜意呀。有一會兒功夫,他忘記了自己現在的模樣。可是他忽然又想起來了,便趕緊從機器上跳了下來。他心里的不安變得越來越強烈了。倘若一直在動物中間生活下去的話,那麽必定會喪失許多美好的東西。人類畢竟是非常聰明能幹,不同於別的動物的。

他走過郵政局,心里想起了各式各樣的報紙,這些報紙每天都把世界各地的新聞送到人們的眼前。他看到藥房和醫生的住宅時,便想到人類的力量真巨大,居然可以同疾病和死亡作鬥爭。他走過教堂時,就想到人類建造教堂是為了傾聽有關人世塵寰以外的另一個世界的情形,傾聽有關上帝、復活和永生的福音。他越是往前走,就越捨不得人類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23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6)

然而在天空飛行的那段時間里,他們一直咬緊牙關硬撐著。到了下午很晚的時候,他們終於在一塊大沼澤地中央的一棵矮小松樹下面降落。那里的一切都是又潮濕又冰涼的,有些土丘還覆蓋著積雪,而另外一些土丘則浸泡在半化不化的冰水之中,露出了光禿禿的丘頂。就在那時候,他也沒有感到氣餒,而是情緒飽滿地跑來跑去尋找蔓越橘和凍僵了的野紅莓。但是夜幕降臨了,黑暗嚴絲密縫地裹住了一切,以至於連男孩子那樣敏銳的眼睛望出去,也是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見。荒野變得異乎尋常地可怕。男孩子躺在雄鵝翅膀底下,渾身濕漉漉、冷冰冰的,難受得無法睡著。他一會兒聽到劈里啪啦的聲音和窸窸窣窣的響聲,一會兒聽到躡手躡腳的腳步聲,一會兒又聽到恫嚇威脅的吼聲。他聽到那麽多可怕的聲音,簡直害怕極了,不知道怎麽辦才可以擺脫。他必須走,到有火和燈光的地方去,這樣他才不至於被活活嚇死。…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19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5)

所有的大雁都這樣不停地鳴叫,只有在時不時地向那隻大白鵝指點他們飛行路線上的地面標誌時才不得不停一下。這段飛行路線的地面標誌是林德羅德山的光禿禿的山坡、烏威斯哥爾摩的大莊園、克里斯田城的教堂鐘樓、位於烏普曼那湖和伊芙湖之間狹長地帶的貝克森林的王室領地,還有羅斯山的峭壁斷崖。…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15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4)第6章·在下雨天里

松雞的表演剛一結束,來自海克貝爾卡的馬鹿開始登場獻技,表演他們的角鬥。有好幾對馬鹿同時進行角鬥。他們彼此死命地用頭頂撞,鹿角劈劈啪啪地敲打在一起,鹿角上的枝叉錯綜交叉在一起。他們都力圖迫使對方往後倒退。石南草叢下的泥土被他們的腳蹄踩得揚起一股股煙塵。他們嘴里呼哧呼哧像冒煙似的不斷往外吐氣,從喉嚨里擠出了嚇人的咆哮,泛著泡沫的唾液從嘴角一直流到了前腫上。…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15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3)

山兔們蹦蹦跳跳地退場之後,輪到森林里的鳥類大松雞上場表演了。幾百隻身披色彩斑斕的深褐色羽毛、長著鮮紅色眉毛的紅嘴松雞跳到長在遊戲場地中央的一棵大槲樹上。棲在最高的那根樹枝上的那隻松雞鼓起了羽毛,垂下了翅膀,還翹起了尾巴,這樣貼身的雪白羽絨也讓大家看得清楚了。隨後他伸長了頸脖,從憋足了氣而漲得發粗的咽喉里,發出了兩三聲深沈渾厚的啼鳴:“喔呀,喔呀,喔呀!”他再多幾聲就鳴叫不出來了,只是在咽喉深處咕嗜咕嗜了幾下。於是他便閉起雙目,悄聲細氣地叫道:“嘻嘻!嘻嘻!嘻嘻!多麽好聽啊!嘻嘻!嘻嘻!嘻嘻!”他就這樣自鳴得意,沈湎在自我陶醉的歡說之中,根本不理會周圍在發生什麽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25, 2019 at 9:13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2)

他的話音剛落,阿卡就轉過頭來詢問白鸛把大拇指兒帶到庫拉山去是否合適。“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像相信自己那樣地相信他。”她又補了一句。白鸛馬上就急切地說可以讓大拇指兒跟著一起去。“您當然應該帶上大拇指兒一起上庫拉山啦,”他說道,“他昨天晚上為了我們那麽勞累受苦,我們應該報答他,知恩圖報是使我們大吉大利的好事情。我對昨晚有失禮儀的舉止深感內疚,因此務必要由我親自把他一直馱到遊戲場地。”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受到聰明非凡、本事超群的能人誇獎的滋味更為美好的事情了。男孩子覺得自己從來不曾像聽到大雁和白鸛誇獎他的時候那樣高興過。…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November 3, 2019 at 9:1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