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s Blog (195)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80)

他爬上桌子,借助帳子使勁一蕩,便上了窗子上面的木架。正當他站在那里,往他的口袋里裝火柴的時候,身上長著白羽毛的烏鴉從窗戶飛進來了。 

“咳,我終於來了,”遲鈍兒落在桌子上說,“我不能早點到這里,是因為今天我們烏鴉選舉了一位新的頭領代替黑旋風。”

 

“那你們選舉誰啦?”男孩子問道。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20, 2020 at 1:0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9)

不久,遲鈍兒把尼爾斯嚎格爾森放進一個沙坑的底部。男孩子翻身落地,滾到一邊,躺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似乎他已經是精疲力竭了。那麽多的烏鴉在他的周圍撲打著翅膀,就像颳起了風暴,但是他卻看也不看一眼。

 

“大拇指兒,”黑旋風說,“快起來!你要為我們做一件對你來說很容易的事。”

男孩子動也沒動,而是裝著睡著了。黑旋風叼住他的一隻胳膊,把他拖到沙坑中那個古老瓦罐跟前。

“起來,大拇指兒,”他說,“把這個罐子蓋打開!”…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9,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8)

黑旋風再次朝他轉過頭來,命令他閉嘴,但是馱著男孩子的遲鈍兒卻說:“讓他去說,這樣所有的小鳥就會認為,我們烏鴉也成了機靈幽默的鳥了。”

“噢,算了,他們又不是傻子,”黑旋風說,但是他自己也很贊賞這個意見,因為在這以後他任憑男孩子去喊去說,沒有制止他。

他們大部分時間是在森林和林地的上空飛行,但是森林的邊緣也有一些教堂、村莊和小茅屋。在一個地方,他們看到了一座漂亮古老的莊園。它背靠森林,面對湖泊,紅色的墻壁,尖尖的屋頂,庭院里植滿了楓樹,花園里長著大而茂密的茶囗子。一隻紫翅椋鳥站在風標頂部高聲歌唱,每一聲都傳進了在梨樹枝上鳥窩里孵蛋的耳朵里。…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8,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7)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在空中飛行的時候,以為斯康耐的土地看上去像一塊方格布。但是這個看上去像一塊破碎的地毯的地方會是哪兒呢?

他開始向自己提出一大堆疑問。為什麽他沒有騎在大白鵝的背上?為什麽有那麽一大群烏鴉圍著他飛行?為什麽他被扯來扯去,晃晃悠悠,總像是要被扔下去摔成碎片似的?



然後,他突然恍然大悟了。原來他是被幾隻烏鴉劫持了。白雄鵝還在海岸邊等著他,今天大雁們將飛到東耶特蘭去。他正被烏鴉們帶到西南方,這一點他是明白的,因為太陽在他的身後。他身下的大森林地毯肯定是斯莫蘭了。…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7,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6)第17章

正當他們眼巴巴地站在那里,望著瓦罐無計可施的時候,忽然聽到:

“要不要我下來幫你們烏鴉的忙呢?”



他們迅速擡起頭來,只見在大坑的邊上坐著一隻狐貍,正對著他們往下看。無論從毛色上還是從體形上,那是他們見到的最漂亮的狐貍之一。惟一的缺陷是他少了一隻耳朵。

“如果你想幫我們忙的話,”黑旋風說,“我們是不會拒絕的。”

與此同時,他和其他的烏鴉從大坑里飛了上來,然後狐貍縱身跳下坑去,一會兒對著瓦罐撕咬,一會兒又撕扯蓋子,但是他也沒有能夠把它打開。…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6,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5)第16章

16.烏鴉 瓦罐

在斯莫蘭西南角有一個名叫索耐爾布的地方,那里地勢平坦。如果有人在冬天冰雪覆蓋的時候看見那個地方,一定會以為積雪下面是休耕地、黑麥田和苜蓿地,就像一般平原地區那樣。但是,到了四月初,索耐爾布地區冰溶雪化的時候,人們就會看到原來積雪下面只是一些礫石覆蓋的乾燥荒漠、光禿禿的山崗和大片濕軟的沼澤地。當然,間或也有一些耕地,但是數量少得可憐,幾乎不值一提。人們還能見到一些灰色或紅色的小農舍深深地隱藏在樺樹林里,好像怕見人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5,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4)

“當時上帝正好在創造斯莫蘭,雖然一半還沒有完成,但是看上去這肯定將是一塊非常美麗、富饒的土地。上帝難以拒絕聖彼得,而且上帝還可能以為,一件事情既然已經有了那麽好的開端,別人總不至於把它毀壞吧。因此他說道:‘那好吧,既然你願意幹,就讓我們倆比試比試,看誰更善於做這項工作。你是一個新手,就在我已經開始的地方接著幹吧,我另外去創造一塊新的土地。’聖彼得立即同意了上帝的提議,他們就在兩個不同的地方開始工作了。

“上帝向南走了一段路,開始在那里創造斯康耐。上帝很快就完成了他的工作,過了一會兒他問聖彼得是不是也完成了,是不是願意來看看他的作品。‘我早就完成了,’聖彼得說道。從他的話音里可以聽出他對自己的工作是多麽的滿意。…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4,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3)

當男孩子飛越市區的時候,他看到城里多半是低矮的小房屋,間雜也保留著昔日留下來的幾幢築有山墻的高樓和教堂。那些高樓的墻壁是白堊粉刷的,既無畫棟雕梁,也沒有重油彩繪。不過,男孩子不久之前看到過那個沈沒在海底的城市,因此他能夠想像得出這些高樓昔日的豪華風采:有的墻壁上全雕刻著塑像,另一些是用黑白相間的大理石鑲嵌起來的。古老的教堂也是如此。它們多半已經屋頂塌傾,只剩下四壁殘垣。窗洞上空空如也,地面上雜草叢生,墻壁上爬滿了常春藤。但是,男孩子能夠想像出它們昔日的奢華,滿墻上都是雕像和圖畫,聖堂里設有裝飾華麗的祭壇和金光燦燦的十字架,牧師們身披嵌金線锦繡法衣在走動。

男孩子也看到了那些狹街窄巷,因為是節日的下午,街上一個人影也沒有。然而他卻能夠想像出昔日街上鮮衣美服的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熱鬧光景。而且他還能想像出五花八門的行業都在露天幹活,各個街頭巷尾都像是工匠雲集的露天大作坊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2)

活著的城市

四月十一日星期一

 

復活節第二天的下午,大雁們和大拇指兒又繼續飛行,他們來到了果特蘭島上空。 

他們身下的這個大海島地勢坦蕩,一望平疇。島上的土地也同斯康耐一樣阡陌成行,分成一個個方格子。島上有許多教堂和農莊。不同之處是這里耕地之間雜有更多的放牧草場,農莊大多是孤零零一幢房屋,四周沒有倉庫棚屋之類的附屬建築。那種主樓築有尖塔,華麗得像宮殿一樣,四周有大片園林的貴族莊園,這里一個也沒有。…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2,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1)

就在這時候,埃爾曼里奇先生醒了過來,並且走到了男孩子身邊。但是男孩子卻沒有聽見他走過來。白鸛埃爾曼里奇先生不得不用嘴喙去碰碰他,讓他知道身邊有人來了。

“我想你也同我一樣,方才在這里睡了一覺,”埃爾曼里奇先生說道。

 

“哦,埃爾曼里奇先生!”男孩子恍惚地呼喊起來,“方才還在這里的那座城市是哪一座城市呀?”

“你看見了一座城市?”白鸛愕然地反問道,“你大概是像我說的那樣,睡熟了還做了個好夢。”…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4, 2020 at 5:09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70)

男孩子腳不停步地往前走去。有一個商人甚至跨過櫃臺追了出來,把一些銀絲嵌織的綢緞和色彩斑斕的絲織壁毯鋪開在他的面前。男孩子樂不可支,不禁對他咯咯地笑了起來。唉,賣貨的商人呵,像他這樣一個身上莫名分文的窮光蛋,怎麽買得起這樣貴重的東西呢?他停住腳步,攤開空空的雙手,要讓大家都知道他身上一無所有,不要再來糾纏他了。

可是那個商人卻豎起了一根手指頭,連連朝他點頭,而且還把那一大堆貴重物品統統推到他的跟前。

“難道他的意思是,他所有這些東西要賣一個金幣?”男孩子捉摸起來。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December 1,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9)

倘若男孩子有充裕時間的話,他說不定能夠把這些手藝都學個七八成。他看到了兵器匠怎樣用鐵錘敲打出薄薄的護胸鐵甲。他看到了金銀首飾匠怎樣把寶石鑲嵌到戒指和手鐲上去。他看到了鐵匠怎樣鍛冶自己的鐵塊。他看到了鞋匠怎樣給紅色軟皮靴上鞋底。他看到了紡金線的匠人怎樣拉出細如髮丝的金線。他也看到了紡織匠人怎樣把金絲銀絲織到布面上去。

不過男孩子沒有時間久留。他只能匆匆向前跑去,盡量多看一些,免得錯過這一良機。

高高的城墻繞城而過,把整個城都圈在城墻之內,就像是莊園的圍墻把耕地圈起來一樣。在每條街巷的盡頭處,他都能見到這座雉諜林立、碉樓高聳的城墻。城墻上頭戴閃閃發光的鐵盔,身上鎧甲鋥亮的武士在遊弋巡查。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01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8)

男孩子打算先爬到一座沙丘上去看看海岸的內陸究竟是什麽樣子。他剛邁出一兩步路,腳上的木鞋鞋尖就踩到一個硬崩崩的東西,他彎下身去一看,原來在沙堆中埋著一枚小銅錢。那枚銅錢銅綠斑駁,銹蝕得幾乎穿孔了。它實在太破殘了,男孩子根本無意去揀起來,而是一腳把它踢開。

可是當他直起身來的時候,他完全驚呆了。就在離開他兩步的地方,赫然矗立起一座黑黢黢的城墻,城門洞旁邊還築有碉樓。

就在他彎下腰去之前,眼前還是一片波光瀲灩的大海,而轉眼之間竟然樹起了一道築有碉樓和雉諜的城墻。就在他眼皮底下,方才還有海藻纏綿,現在竟然大開著城門。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2:01a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7)

“他們劃著船來過好幾回,”大公羊回答說,“每回來的時候,狐貍都在山洞和地縫里躲了起來。農夫們找不到他們,沒法子開槍。”

 

“老人家,您總不見得想叫我這麽一個小得可憐的人兒,去對付那些連您和農夫們都制服不住的無法無天的傢伙吧。”

“有的人雖小但是心眼靈巧,照樣也能幹出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來,”大公羊若有所指地說道。…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5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6)

地獄洞

四月九日星期六

第二天大公羊背上馱著男孩子在島上四處轉悠,讓他看看島上的風景。這個島原來就是一塊巨大的岩石礁,四周峭崖壁立,頂部平坦,宛如一幢巨大的房屋。大公羊先帶著男孩子去看了看山頂上水草豐茂的草地。男孩子不得不承認,這個島似乎專門是為羊群生活而存在的。山上除了羊兒喜歡吃的酥油草和氣味芳香的青草之外,幾乎不長什麽別的雜草。…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5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5)

他走到洞口,將身子縮到一塊石頭背後去避避大風,就這樣睜眼守衛著。

男孩子在那里坐了半晌,大風暴似乎漸漸減弱了勢頭。天空開始清朗起來,月亮的清輝開始在波海上閃爍起來。男孩子走到洞口朝外看去。山洞在半山腰里,有一條又窄又陡的山路直通到洞口。他就在那里守候著狐貍。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4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4)

“我不能不負責任地讓你們睡過去,而不對你們說清楚這里非常不安全,”他說道,“所以我們如今無法款待客人借住留宿。”阿卡終於明白過來這是真情實況。“既然你們認為必須讓我們離開這里,我們就只好告辭了,”她說道,“但是你們不妨先告訴我們一下,究竟是什麽使你們這麽受折磨?我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甚至連我們到了哪里也弄不清楚。”

 

“這是小卡爾斯島,”公羊說道,“它在果特蘭島外面,在島上居住的只有羊和海鳥。”

 

“大概你們是野羊吧?”阿卡問道。…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3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3)

大雁發現除了卡克西之外沒有別人掉隊,他們就放心不少,因為卡克西年紀大而且頭腦聰明。她熟悉他們所有飛行的路線和習慣,她一定知道怎樣才能夠找到他們。

大雁們開始四處查看這個山洞。洞口還有一線朦朧的光線射進來,他們就借了這一點點亮光仔細環視,這個山洞又大又深,他們為能夠找到這樣一個舒適寬敞的地方歇息過夜而感到高興。就在這時候,有一隻大雁突然發現,在一處陰暗的角落里有幾個發亮的綠色光點。“那是眼睛,”阿卡驚呼起來,“這里面有大動物!”他們立即朝向洞口衝出去。可是大拇指兒的目力在黑暗中要比大雁們強得多,他向他們喊道:“不用跑,角落里是幾隻羊!”

 …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0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2)

這樣大雁又回到了大風暴之中,而風暴又把他們朝著外海卷過去。大雁拼命往回挣扎,而風暴卻一刻不停地勁吹,沒有給他們絲毫歇息的機會。他們望不見陸地的蹤影,看到的只是茫茫的大海。

他們又放大膽子降落在水面上,可是在波洶浪湧的搖蕩下沒過多久又都開始瞌睡起來。而他們瞌睡的時候,海豹又遊了過來。若不是老阿卡保持著警覺的話,他們恐怕就無一幸免了。

 

風暴持續了整整一天,對在這個季節飛回來的大批候鳥來說,它是一場飛來橫禍和浩劫。有不少鳥兒被風卷出了航向,降落在遠處海礁上被活活餓死,也有不少鳥兒精疲力竭,摔入海里被活活淹死。還有許多在陡崖峭壁上撞得粉身碎骨,也有許多成了海豹的果腹食物。…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0pm — No Comments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1)

“這也許會成為真事,你說的很有道理,”年輕的牧羊人敷衍道,“因為夏天的夜晚,島嶼上空顯得那麽深遠、那麽開闊,我簡直以為這個島嶼想要從大海里跳出來飛去哩。”

但是,那個年老的牧羊人在終於使那個年輕人搭腔說話之後,卻又不大聽他在講些什麽。“我真想知道,”他還是用那越來越低弱的聲音說道,“是不是有人能說個明白,為什麽在阿爾瓦萊特山上會有這樣的一種思念。我一生之中每天都有這種感覺。我想,每一個不得不到這里來謀出路的人都有著牽腸掛肚的思念。我真想知道,是不是還有別的人明白過來,這種苦苦的思念之所以會纏著大家,那是因為這個島是一隻蝴蝶,他在苦苦地思念著失去的翅膀。”



13
.小卡爾斯島…

Continue

Added by baku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4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