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豐 婆鳳
  • Female
  • 彭亨淡馬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朋豐 婆鳳'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baku
  • ucun estutum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Récupérer
  • Tata Na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朋豐 婆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朋豐 婆鳳's Page

Latest Activity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20)

五年級進來入座。四分之三的桌子是空位,餐廳顯得相當寬敞。一班佔了三張桌子。從窗戶望出去,草地在閃閃發亮。那隻小羊駝一動不動地站在草叢里,兩耳直直地豎著,两隻濕潤的大眼睛凝視著遠方。“你以為沒有人看見,可我就看見你像個成年人那樣用胳膊肘開路,好在我身旁坐下。你以為不可能,可是當巴亞諾問誰打飯時,大家都喊‘奴隸’,我才說為什麽不是你們的爹媽,說說看為什麽?他們於是唱起‘哎呀呀’來。我看見你放下一隻手,差一點碰到我的膝蓋上。”八個像笛子似的尖嗓門繼續模仿女人的聲音,“哎呀呀”地唱著。幾個興奮過度的傢伙把拇指和食指捏攏,將麵包圈推向阿爾貝托。“我是兩性人?”阿爾貝托問道。“如果我脫下褲子,會怎麽樣?”“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奴隸”站起來給大家倒牛奶。眾人紛紛威脅說:“假如你倒少了,我們就把你給閹了!”阿爾貝托轉身問巴亞諾:“黑人,你的化學行嗎?” “不行。”“你提示我好嗎?要多少?”巴亞諾轉動著突出的魚眼睛,向四周不放心地看看,低聲說: “五封信。”“你媽媽呢?”阿爾貝托問,“她好嗎?”“還好。”巴亞諾說,“你要覺得合適,就告訴我。” “奴隸”剛剛坐下,伸手去拿麵包,阿羅斯畢德就在他手上…See More
10 hours ago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9)

接著,他向准尉佩索阿打了一個手勢。這是一個肌肉發達的矮個子混血種,他有一張食人猛獸般的大嘴巴。他的足球踢得十分出色,腳頭上頗為有力。佩索阿快步走過去,他微微一側身,飛起右腳,一道閃光從地上騰起,啪的一聲踢了出去。雷維亞立刻發出一聲哀叫。甘博亞命令這個士官生歸隊。然後,他說:“哎呀,佩索阿,你的力氣呢?你沒有踢動他呀!”這位准尉的臉色發白了。他那两隻斜眼緊盯在努涅斯身上。這一次他運足力氣用腳尖猛然一踢。那個士官生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彈出兩米,跌倒在地上。佩索阿忐忑不安地瞅瞅甘博亞。中尉微微一笑。士官生們笑了。努涅斯這時已經爬了起來,他用兩手揉揉屁股,也笑了。佩索阿再次用足力氣踢過去。烏里奧斯特是一班、也許是全校身體最結實的士官生。他微微叉開雙腿以便更好地保持平衡。這一腳飛去,他基本上沒動。 甘博亞命令說:“二班的三個人。”接著,輪到其他各班。到八班,九班和十班的時候,由於他們個子矮小,准尉一腳踢去,便一一滾到檢閱場里去了。甘博亞對任何人都沒有忘記發問,是站直角,還是罰六分。他對每個人都說了這麽一句:“你們可以自由選擇。”阿爾貝托只注意觀看前幾個站直角的,隨後便努力回憶最近那幾節化學課上的…See More
Thursday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8)

低沈的笑聲像波浪一樣傳遍整個連隊。甘博亞揚起臉,皺著眉頭——全連立刻肅靜下來。“我的意思是說,三年級的士官生們。”又是一陣笑聲,這次更為大膽。士官生們的面孔依舊保持嚴肅的神情,那笑聲發自胸腔,到了唇邊就已煞住,目光和表情卻毫無變化。甘博亞迅速把手叉到腰部,全隊立刻又安靜下來。隊列整齊得像刀切過一樣。准尉們直瞪著甘博亞,似乎個個服過安眠藥。“他今天情緒不錯。”巴亞諾低聲說道。 “各班班長,出列!”甘博亞下令道。最後這一句他加重了語氣。說話時,他的睫毛微微眨動著。連隊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甘博亞立刻向前跨進一步,他的眼睛緊盯著士官生們紋絲不動的行列。“把最後遲到的三名叫出隊伍。”他補充說道。 隊列里立刻響起一陣輕微的低語聲。各班班長手持紙筆,鑽進各自的排尾。嗡嗡聲顫抖著,仿佛一群飛蛾爭先恐後地躲避那粘蟲的紙片。阿爾貝托用眼睛的余光尋找著一班的犧牲品,他們是:烏里奧斯特、努涅斯、雷維亞。雷維亞一聲低語傳到他的耳中:“‘猴子’,你已經被關了一個月,再罰上六分又能把你怎麽樣呢?你的位置給我吧。”那個叫“猴子”的說:“要十個索爾。”“我沒有現錢。要是你同意,我先欠你的。”“不行,你自認倒霉吧。” …See More
Monday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7)

他微微一笑就走開了。阿爾貝托想:“他想做我的朋友。”他再度合上眼睛,精神卻很興奮:叠戈·費雷街的路面由於灑過水而閃閃發光,波爾塔小巷和奧喬蘭街的人行道上落滿了夜風吹下的樹葉。一個衣著華麗的青年走在那條街上,嘴里叼著一支吉士牌香煙。“我發誓今天一定要去玩妓女。”“還有七分鐘。”巴亞諾站在寢室門口,扯著嗓子大吼一聲。室內立刻騷動起來。生銹的雙層床吱吱咯咯地響起來,衣櫥的小門在軋軋作響。接著,鞋跟敲打著地面;兩人相撞或擦身而過,發出一陣陣嚓嚓聲。但是謾罵加威脅卻壓倒了任何一種聲音,仿佛居於濃煙之上的火舌。那眾多的喉嚨噴吐出一陣陣咒罵,不過並沒有固定明確的靶子,只是抽象地瞄準上帝、軍官和老娘。看來士官生之所以這樣做,與其說為了話中的含義,不如說為了罵聲中的音樂感。 阿爾貝托從床上跳下,穿上襪子和依然沒有鞋帶的靴子,張口罵了一句。他穿好鞋襪的時候,大部分士官生已經鋪好床,開始穿衣服。巴亞諾喊道:“‘奴隸’,唱點什麽聽聽。我洗臉的時候,願意聽你唱歌。”阿羅斯畢德吼起來:“值班的,有人偷了我的鞋帶。你有責任。你要受罰的,鬼東西。”有一個人說:“那是‘奴隸’幹的。我起誓,我看見了。”巴亞諾建議說:“應…See More
Nov 19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6)第一部·第二章

晨風吹進拉白爾拉區,把濃霧推向大海。萊昂西奧·普拉多軍事學校這塊地方,仿佛是一個剛打開窗戶的充滿煙霧的房間,逐漸明亮起來。這時,一個不知名的士兵出現在棚子門口,他一面打呵欠,一面揉眼睛,向士官生的宿舍走去。他手中握著的銅號,隨著身體一起擺動,在晨曦中閃著金光。他走到三年級的院子里,在四面距離相等的院中央站住。他那件深綠色的軍裝,在殘餘的霧氣里褪去了顏色。這個士兵看上去像個幽靈。他慢慢地行動起來:挺起胸膛,摩擦雙手,吐口唾沫,接著便吹響了軍號。隨後昂首聽著軍號的回音。幾分鐘後,傳來了三年級狗崽子們的謾罵聲。他們把由於夜晚結束而產生的憤怒全都發泄在他的身上。在漸漸遠去的罵聲中,他向四年級的宿舍走去。最後一班夜間哨兵從門口迎出來,他們從狗崽子們的起床聲中知道這個號兵要到了,於是便出來嘲笑他,罵他,有時還朝他扔石頭。 之後,號兵就轉身向五年級的院子走去。那里空無一人,他的步伐也格外有力。那里還沒有動靜,因為這些有經驗的學生都知道,從起床號到集合哨要十五分鐘,其中一半的時間可以泡在床上。號兵一路摩擦著雙手,吐著口水,回到棚子。三年級狗崽子們的憤怒、四年級士官生的火氣,絲毫嚇不住他,他幾乎不予理睬…See More
Nov 17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5)

真笨!我弟弟說,山里人是壞蛋,比什麽都壞。叛徒,膽小鬼,連心肝都是歪的。堵上他的嘴,婊子養的!甘博亞中尉,這里有人正在玩母雞。魯羅斯說,十點多了,快十點一刻了。你們看看有沒有哨兵?我也玩一個哨兵。你什麽東西都幹,我看你胃口不壞,你起誓,你沒玩過你那神聖的母親嗎?寢室里沒有哨兵,但是在二班可有,咱們不穿鞋出去吧。我要凍死了,說不定感冒了。我坦白,只要聽到哨聲,我拔腿就跑。咱們上樓梯吧,彎著腰,警衛室能看得見。真的嗎?咱們悄悄進寢室。“美洲豹”,鬼東西,你說什麽只有兩個哨兵?那邊有十多個侏儒呢。那麽跑嗎?誰?你知道哪個是他的床。你過去,我們不會玩別人的。這是第三隻雞了,你們沒聞到有股饞人的味道嗎?羽毛都掉了,我看它已經死了。死沒死?說呀!你總是幹得那麽快,還是僅僅玩母雞的時候如此。你們瞧瞧這個婊子,我想是那個山里人把它弄死的。我嗎?它沒法呼吸,所有的窟窿都堵死了。假如它還在動的話,我起誓那是在垂死挣扎。你們認為動物會有感覺嗎?感覺什麽?傻瓜,莫非它們有靈魂嗎?我是說它們會有快感嗎,就像女人那樣。瑪爾巴貝阿達那隻母狗跟女人一個樣。博阿,你真叫人噁心。瞧瞧你幹的那種事。喂,那娘兒們站起來了。它…See More
Nov 10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4)

把燈拿下來,臭蝙蝠!“美洲豹”來精神了,好像剛讓人玩過一樣。“美洲豹”,好了嗎?成功啦?成功啦?安靜點,切著我的手了,我得集中注意力。爪子,好了嗎?好了嗎?魯羅斯說:咱們玩那個胖子怎麽樣?誰?九班的那個胖子。你沒擰過他的屁股嗎?哎喲。這個主意不壞,可是他讓幹不讓幹?有人告訴我,拉尼亞斯值班的時候玩過他。哎喲,總算完了。那個可惡的東西問:好了嗎,好了嗎?誰頭一個?這麽亂哄哄的我可沒有興致了。這兒有根細線可以拴嘴巴。山里人,別鬆手,說不定它會飛掉。有自告奮勇的嗎?卡瓦抓住屁股;魯羅斯,別讓它的嘴巴動彈,無論如何也要把它堵住;我來捆住爪子。咱們最好還是抽簽吧,誰有火柴?把一根火柴的頭去掉,其他的火柴給我看一下,我是個老手了,別想弄虛作假。該輪到魯羅斯。喂,你知道它讓幹不讓幹呀?我可沒把握。這笑聲像是在啄什麽東西:“魯羅斯,我答應了,不過僅僅玩玩而已。”假如它不讓幹呢?安靜,好像是准尉來了。幸虧他從遠處過去了,我可是個男子漢。要是咱們玩准尉一下怎麽樣?那個可惡的東西說,博阿幹過母狗。他幹嗎不玩那個胖子呢,他至少是個人呀。他被關禁閉了,剛才我看見他在飯廳,正在飯桌上打低年級的八個狗崽子。也許它不…See More
Oct 16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3)

黑頭髮熟練地用腳把球截住,放在罰球點上,看好方向,舉腳猛踢,幾乎每球必中。蒂戈嘲笑說:“你這個漏勺,是個花蝴蝶罷了。這個球事先告訴你:右上角,重炮。”起初,阿爾貝托冷眼旁觀,他們也裝出視而不見的樣子。漸漸地阿爾貝托露出僅僅對體育本身感興趣的神情;蒂戈每次射中,或者普魯托接住球,他便像個行家那樣面不帶笑地點點頭。接著他又注意起兩人之間的玩笑來,臉上的表情也相應地有所變化。兩個玩球的人也不時地表示他們已承認他的光臨:兩人扭頭望望他,好像要請他來裁判。他們雙方通過目光、微笑和點頭,很快就建立起一種無聲的交流。突然,普魯托用腳擋住蒂戈的一個猛射。那球一下子飛得很遠,蒂戈連忙跑去撿球。普魯托擡頭望望阿爾貝托,招呼道:“你好。” “你好。”阿爾貝托答道。普魯托雙手插在口袋里,像職業運動員在比賽前那樣在原地跳動著,以便讓四肢靈活。“以後你就住在這里啦?”普魯托問道。 “嗯。我們是今天才搬來的。”普魯托點點頭。蒂戈這時已經把球撿了回來,他把足球扛在肩上,一隻手扶住它。他看看阿爾貝托,雙方相對一笑。普魯托瞅著蒂戈說: “剛搬來的,以後就在這里住下了。”“噢。”蒂戈應道。“你們都住在附近嗎?”阿爾貝托問道…See More
Oct 8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2)

德·拉·維多利亞大街的一部分稱做“快樂區”,這同樣的名字實在令人難堪。所以小夥子們只用“區里”二字。至於人家問哪個區,為了有別於米拉芙洛爾區七月二十八日區、雷杜多區、法國大道區、阿爾甘弗萊斯區,便說:叠戈。費雷阿爾貝托的家位於叠戈。費雷街左邊第二個街區的第三個門里。他見到這所住宅的時候正是夜間。那時他們剛剛把家具從聖伊希德羅大街搬到這里。他覺得這套房子比從前那套大得多,而且明顯地有兩個好處:他的臥室離開父母的房間遠得多;另外,這所住宅後面有座花園,父母大概會同意他養狗。但是,新房子也有不便利的地方。從前住在聖伊希德羅大街的時候,每天早晨有位同學的父親用車把他倆送到拉薩葉中學。今後,他就得乘直達快車,在威爾遜大街那一站下車了。從那里差不多要穿過十個街區才能到達阿里卡大街。盡管拉薩葉是體面人家子弟的學校,卻坐落在勃萊納區的中心,而這里恰恰是黑人與工人居住的所在。早晨,他只好起得更早一些;中午,就得邊吃邊去上學。他家在聖伊希德羅大街住的時候,對面有家書店,老板經常讓他在櫃臺後面閱讀《貝內卡斯》和《畢依金》,有時還允許他借回家看一天,不過,不能撕壞或弄髒。此外,遷居之後還剝奪了他一件頗有刺激性…See More
Sep 8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1)

“我沒有錢了。‘美洲豹’那小子是個強盜。”“我借給你一些好嗎?”“奴隸”問道。“你有錢?” “有一點。”“借給我二十索爾,可以嗎?”“二十索爾,可以。” 阿爾貝托拍了對方一下,說:“好極了,好極了。我一個銅板也沒有了。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可以用寫小說還賬。”“奴隸”低下頭說:“不。最好是用寫信。” “寫信?你?戀愛啦?”“還沒有。”“奴隸”說道,“不過將來也許會有的。”“好吧,夥計。我替你寫二十封。說定了,可是你得把她的信給我看看,了解一下風格嘛。” 幾間寢室好像又有了生氣。從五年級各班的宿舍里傳出腳步聲、開關衣櫥聲,甚至還有罵人聲。 “該交接班了。”阿爾貝托說,“咱們走吧。”他們走進寢室。阿爾貝托走到巴亞諾床邊,彎腰解下一根鞋帶,然後用雙手推推黑人。“你媽的,你媽的!”巴亞諾暴怒地叫起來。 “一點鐘了。該你的班了。”阿爾貝托說。“要是你提前叫醒我,我就揍你屁股。”寢室那一端,博阿在罵“奴隸”,他也是剛剛被叫醒的。 “步槍和手電在這里。”阿爾貝托說,“你如果願意,就繼續睡下去。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查哨的就在二班呢。”“真的嗎?”巴亞諾說著坐了起來。阿爾貝托走到自己床邊,開始脫衣服。 “這里…See More
Sep 1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0)

他倆來到本年級的走廊里。阿爾貝托用一隻手輕輕推推門,房門無聲地開了。他伸進腦袋,像隻窺探洞穴的野獸。漆黑的寢室里靜悄悄的。房門在他們身後關上了。“他會不會拔腿跑掉呢?他會不會發抖,會不會失聲哭起來。然後怎麽跑開呢?如果真的是‘美洲豹’拿了他的制服,他會急得出汗嗎?萬一現在電燈亮了,我怎麽脫身呢?”阿爾貝托的嘴唇貼近“奴隸”的面頰,低聲說:“到里面去。那邊有個離床遠的衣櫥。”“什麽?”“奴隸”問道,一動也不動。阿爾貝托說:“他媽的,過來!”他們踮著腳尖,像慢鏡頭動作那樣穿過房間,兩手向前探出,免得遇到障礙。“假若我是個瞎子,就把眼珠挖出來,對那個‘金腳’女人說,我把眼珠給你,賒給我一次吧。爸爸,好啦,別再去逛妓院了。算了吧,什麽除非死掉,否則不得擅離職守。”他們在衣櫥旁邊站住。阿爾貝托用手指摸索著櫥壁,然後把手伸進衣袋,掏出一把撬鎖的鐵鉤。他一隻手摸準掛鎖,閉上眼睛,咬緊了牙關。“萬一出事,我就說,中尉,我發誓,我是來取書的,因為明天要考化學。‘奴隸’,我發誓,我永遠不會原諒你那些眼淚,也不會原諒你為了一件軍裝宰了我。”那把鐵鉤伸進鎖孔,滑入鐵槽,勾了一下,向前動動,向後動動,向左動動,…See More
Aug 27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9)

“奴隸”說:“你並不愛打架。可是別人也不敢欺負你。”“我是裝瘋賣傻。這一手也管用,人家制不服你。假若你不張牙舞爪地自衛,馬上就會有人撲上來。”“你將來要做詩人嗎?”“奴隸”問道。 “你真是個傻瓜?…See More
Aug 5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8)

“是‘美洲豹’嗎?”沒有回答。阿爾貝托掏出手電——夜間哨兵除去步槍,還帶著手電,並需佩戴紫黑色的臂章——手電射出的光柱照在一張疲憊的臉上,照在柔和細嫩的皮膚上,照在由於膽怯而瞇縫起來的眼睛上。“你在這里幹什麽?” “奴隸”舉起一隻手擋住射來的光線。阿爾貝托於是關上手電。“我在站崗。”阿爾貝托笑起來,笑聲好像打嗝,在夜空里振蕩。過了片刻,這一味嘲弄而不帶笑意的聲音重新響起來。 “你是在替‘美洲豹’站崗。”阿爾貝托說道,“這真讓我掃興。”“奴隸”溫和地說:“你在模仿‘美洲豹’的笑聲。那大概更讓你掃興吧。”“我在模仿你媽。”阿爾貝托說著,把手中的步槍放在草地上,然後,豎起軍服翻領,搓搓雙手,在“奴隸”身旁坐下。“有煙嗎?” 一隻汗膩的手碰到他的手上,丟下一支兩頭已經掉空煙絲的香煙,就立刻縮了回去。阿爾貝托劃著一根火柴。“小心!”“奴隸”耳語道,“巡邏兵會看見你的。”“他媽的,燒手了。”阿爾貝托說了一聲。燈光閃爍的檢閱場伸展在他們的前方,好像濃霧籠罩下市中心的林蔭大道。 “你的煙為什麽能抽到今天?”阿爾貝托問他,“我最多抽到星期三就完了。”“我抽得不多。”你為什麽這樣窩囊?替‘美洲豹’站崗,你…See More
Jul 28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7)

阿爾貝托走到通向五年級宿舍的走廊。在這潮濕的夜晚,在濤聲震天的空間,他想像著水泥墻壁後面漆黑一團的寢室中,一個個蜷曲在床上的身體。“他大概在宿舍里,也許在哪個洗臉間里,可能在草地上。‘美洲豹’這個該死的,你鑽到什麽地方去了?”空蕩蕩的院子,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仿佛是村莊中央的一個小廣場。眼前一個崗哨也沒有。“他們一定在什麽地方聚賭。假如我有一個索爾,只要他媽的一個索爾,就可以賺到那二十索爾,也許會更多。‘美洲豹’大概在賭錢。希望他能把考試題先賒給我,我可以為他代寫情書和編寫小說。三年來,他什麽事情也沒有求過我,真他媽的奇怪。看來這回化學考試,我要砸鍋了。”他經過走廊,沒有遇到任何人,接著拐進一班和二班的宿舍。洗臉間里空無一人,其中一間散發著惡臭。他把別的寢室的洗臉間一一查過去。他那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響了一路,傳遍了整個宿舍。幸虧士官生們平靜或狂熱的呼吸沒有絲毫變化。走近五班的洗臉間之前,他站住了。有人在說夢話,在一長串含混不清的話里,勉強可以聽出一個女人的名字。“莉迪雅。莉迪雅?好像是那個阿雷基帕省人的女朋友,他的姑娘叫莉迪雅。他經常把收到的信和照片拿給我看。他對我訴說過心中的煩惱,他讓…See More
May 19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6)

“你不知道,除非死掉,否則不能擅離職守嗎?”到五米的地方,在他和英雄銅像之間,雷米希奧。瓦里納中尉兩手叉腰正在盯著他。“是,中尉。”“請教精神問題?你是個神經病!”阿爾貝托屏住呼吸聽著。雷米希奧。瓦里納中尉臉上那副怪模樣消失了。他咧開嘴巴,瞇縫著眼睛,前額上堆起了皺紋,接著,便哈哈笑起來:“你是個精神病人。到屋里值勤去吧。算你走運,這件事我不給你記在懲戒簿上。” “謝謝中尉。”阿爾貝托敬罷禮,轉過身去。倉促間,他看見了躬身坐在警衛室板凳上的那些士兵。他聽到身後在說:“真他媽的,我們又不是神父。”在他的左前方,矗立著三座水泥建築物:五年級的宿舍,然後是四年級的,最後是三年級狗崽子們的。再過去就是那冷冷清清、毫無生氣的體育場:足球場已經被茂密的雜草所淹沒,跑道上坑坑窪窪,木制的看臺由於潮濕而損壞了。體育場的遠處,經過一座破爛的建築物——士兵住的棚子之後,有一道灰色的院墻,至此,萊昂西奧。普拉多軍事學校的天地便到了盡頭。墻外的世界,是拉白爾拉區的大片曠野。“瓦里納那時要是低頭看見我腳上這雙靴子的話,那可……假如‘美洲豹’沒有弄到化學試題呢……就算他弄到了手,可是又不願意賣給我呢……如果我到‘…See More
May 15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6)

“你不知道,除非死掉,否則不能擅離職守嗎?”到五米的地方,在他和英雄銅像之間,雷米希奧。瓦里納中尉兩手叉腰正在盯著他。“是,中尉。”“請教精神問題?你是個神經病!”阿爾貝托屏住呼吸聽著。雷米希奧。瓦里納中尉臉上那副怪模樣消失了。他咧開嘴巴,瞇縫著眼睛,前額上堆起了皺紋,接著,便哈哈笑起來:“你是個精神病人。到屋里值勤去吧。算你走運,這件事我不給你記在懲戒簿上。” “謝謝中尉。”阿爾貝托敬罷禮,轉過身去。倉促間,他看見了躬身坐在警衛室板凳上的那些士兵。他聽到身後在說:“真他媽的,我們又不是神父。”在他的左前方,矗立著三座水泥建築物:五年級的宿舍,然後是四年級的,最後是三年級狗崽子們的。再過去就是那冷冷清清、毫無生氣的體育場:足球場已經被茂密的雜草所淹沒,跑道上坑坑窪窪,木制的看臺由於潮濕而損壞了。體育場的遠處,經過一座破爛的建築物——士兵住的棚子之後,有一道灰色的院墻,至此,萊昂西奧。普拉多軍事學校的天地便到了盡頭。墻外的世界,是拉白爾拉區的大片曠野。“瓦里納那時要是低頭看見我腳上這雙靴子的話,那可……假如‘美洲豹’沒有弄到化學試題呢……就算他弄到了手,可是又不願意賣給我呢……如果我到‘…See More
Apr 17

朋豐 婆鳳's Blog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20)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20 at 3:49pm 0 Comments

五年級進來入座。四分之三的桌子是空位,餐廳顯得相當寬敞。一班佔了三張桌子。從窗戶望出去,草地在閃閃發亮。那隻小羊駝一動不動地站在草叢里,兩耳直直地豎著,两隻濕潤的大眼睛凝視著遠方。“你以為沒有人看見,可我就看見你像個成年人那樣用胳膊肘開路,好在我身旁坐下。你以為不可能,可是當巴亞諾問誰打飯時,大家都喊‘奴隸’,我才說為什麽不是你們的爹媽,說說看為什麽?他們於是唱起‘哎呀呀’來。我看見你放下一隻手,差一點碰到我的膝蓋上。”八個像笛子似的尖嗓門繼續模仿女人的聲音,“哎呀呀”地唱著。幾個興奮過度的傢伙把拇指和食指捏攏,將麵包圈推向阿爾貝托。“我是兩性人?”阿爾貝托問道。“如果我脫下褲子,會怎麽樣?”“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奴隸”站起來給大家倒牛奶。眾人紛紛威脅說:“假如你倒少了,我們就把你給閹了!”阿爾貝托轉身問巴亞諾:“黑人,你的化學行嗎?”

 …

Continue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9)

Posted on November 21, 2020 at 11:00am 0 Comments

接著,他向准尉佩索阿打了一個手勢。這是一個肌肉發達的矮個子混血種,他有一張食人猛獸般的大嘴巴。他的足球踢得十分出色,腳頭上頗為有力。佩索阿快步走過去,他微微一側身,飛起右腳,一道閃光從地上騰起,啪的一聲踢了出去。雷維亞立刻發出一聲哀叫。甘博亞命令這個士官生歸隊。

然後,他說:“哎呀,佩索阿,你的力氣呢?你沒有踢動他呀!”

這位准尉的臉色發白了。他那两隻斜眼緊盯在努涅斯身上。這一次他運足力氣用腳尖猛然一踢。那個士官生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彈出兩米,跌倒在地上。佩索阿忐忑不安地瞅瞅甘博亞。中尉微微一笑。士官生們笑了。努涅斯這時已經爬了起來,他用兩手揉揉屁股,也笑了。佩索阿再次用足力氣踢過去。烏里奧斯特是一班、也許是全校身體最結實的士官生。他微微叉開雙腿以便更好地保持平衡。這一腳飛去,他基本上沒動。…

Continue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8)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0 at 11:03am 0 Comments

低沈的笑聲像波浪一樣傳遍整個連隊。甘博亞揚起臉,皺著眉頭——全連立刻肅靜下來。

“我的意思是說,三年級的士官生們。”

又是一陣笑聲,這次更為大膽。士官生們的面孔依舊保持嚴肅的神情,那笑聲發自胸腔,到了唇邊就已煞住,目光和表情卻毫無變化。甘博亞迅速把手叉到腰部,全隊立刻又安靜下來。隊列整齊得像刀切過一樣。准尉們直瞪著甘博亞,似乎個個服過安眠藥。“他今天情緒不錯。”巴亞諾低聲說道。

 

“各班班長,出列!”甘博亞下令道。…

Continue

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7)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0 at 10:59am 0 Comments

他微微一笑就走開了。阿爾貝托想:“他想做我的朋友。”他再度合上眼睛,精神卻很興奮:叠戈·費雷街的路面由於灑過水而閃閃發光,波爾塔小巷和奧喬蘭街的人行道上落滿了夜風吹下的樹葉。一個衣著華麗的青年走在那條街上,嘴里叼著一支吉士牌香煙。“我發誓今天一定要去玩妓女。”

“還有七分鐘。”巴亞諾站在寢室門口,扯著嗓子大吼一聲。室內立刻騷動起來。生銹的雙層床吱吱咯咯地響起來,衣櫥的小門在軋軋作響。接著,鞋跟敲打著地面;兩人相撞或擦身而過,發出一陣陣嚓嚓聲。但是謾罵加威脅卻壓倒了任何一種聲音,仿佛居於濃煙之上的火舌。那眾多的喉嚨噴吐出一陣陣咒罵,不過並沒有固定明確的靶子,只是抽象地瞄準上帝、軍官和老娘。看來士官生之所以這樣做,與其說為了話中的含義,不如說為了罵聲中的音樂感。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