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9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Thursday

如果我是人蛇集團我也付錢給那些非政府組織叫他們多講人權。

很多人其實不知道我在加入政黨之前其實有參與過非政府組織。曾經在人民之聲(SUARAM)做過幾個月的工,在念大專的時候也被亞洲清廉選舉聯盟 (ANFREL)邀請成為柬埔寨大選觀察員(當時我才20歲),過後10多年也常參與各種大小研討會,其中瑪利亞陳等婦女組織的活動也出席甚多,過後還在德國基金會的平臺上組織了東南亞青年運動組織(YPSEA),我就是起草章程的其中一位。

我們在非政府組織的訓練下都很機械式地回應各種國際議題特別是民主、人權和自由。可是從來沒有去思考事情的淵源和實在的商業掛鉤。由於各種非政府組織的資金都是歐美來的,只要每年寫好報告去一趟熱內瓦,明年資金就會繼續進來,薪水無憂。既然老板是歐美人,那你應該知道如何寫報告咯!


目前談論最熱烈的課題非羅興亞 “難民”莫屬。非政府組織的思考方式就是,他們“逃難”來到你的國家,我們應該收留他們,給予他們權力.

首先要理清的是,他們是不是難民,他們是哪國的難民?如果說緬甸也不對,他們都是從孟加拉跑去緬甸的。

其二,當這些“難民”在當地屠戮村莊,掠奪百姓資源的時候, 那些非政府組織又幹了些什麽?有譴責“難民”嗎?當緬甸政府反擊的時候,那些正義的組織大力討伐緬甸政府。

其三,孟加拉沒有戰爭,也有提供地方給他們居留,他們如何就成為了“難民”?他們自己選擇離開,對其它國而言就是偷渡客!報館有必要重新研究對這群人的用詞。

其四,他們每個上船的都需付Rm15k, 如果有15k本來就可以在當地好好生活了。一個人頭15,一船500人,一個月幾千人,賺死人蛇集團。如果我是人蛇集團我也付錢給那些非政府組織叫他們多講人權。政府越通融,就會有越多的偷渡客,人蛇集團就天天財源滾滾!

其五,這群人雖窮,但是生育率驚人。現在是一家三口幾年後一家五口,到時沒飯吃或生病了,誰來負擔他們的費用?那些大喊人權的組織和政治人物有提出方案嗎?

非政府組織的職員坐在冷氣房,一年出國幾次匯報,搞一兩次學習營就收工,哪裏知道與羅興亞人住在兩隔壁的感受;那裏知道那些老板給工作他們做而換來一頓報復只因老板不同意他們的要求;這些組織的人更加不知道他們家有慶典時可以買頭牛在街上或公共草場就這樣宰殺,過後把內臟直接丟入溝渠,留下一灘血腥現場給其他居民處理。

所以我認為馬來西亞政府已經仁至義盡,給了食物和水就必需把他們送走。抗疫期間看似立場堅定,希望政府嚴管,不然過後人蛇集團稍微塞一些錢,他們又整船整船順利上岸。(轉載自jenice lee臉書)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11, 2022 at 4:56pm


衙門修法


經濟條件不允許再升你們的酬勞了。但我們可以修一條法,幫忙增加你們的收入。那些大狀師會是你們的市場經理,他們早從那些囚犯家裏人財兩得,很多都被榨乾了。修了法,方便他們實現諾言,讓他們看起來更像是正人君子,他們會連喝花酒的時間都拿來替你們做營銷。說到底,衙門也不外是講故事的地方,所以它是一個最大、最具伸縮性的舞臺。其他的要看自己的造化了。精英不應該是拿拐杖的階層,像那些蠻夷——噢,對不起,忘記了那原來是你們的鄉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31, 2022 at 10:22am


火·群眾與權力

奠定了他作為一名偉大作家地位的《群眾與權力》中,卡內蒂曾經說到,群體的功利性「是一團包裹一切的火焰,將人們從對相互接近的恐懼中解放出來,只要他們還能夠找到一個共同的目標」。「火焰」成了貫穿卡內蒂幾十年來思考的一個核心意像。卡內蒂的多部作品都反映了這個主題。比如在他的小說《迷惘》(原名為《康德著火了》)里,「火」成了一個終局性的結果:主人公吉恩愛書成癖,聚書萬卷,但是與一場陰謀有關的婚姻卷走了他的房產和藏書,雖然後來吉恩的弟弟幫流離失所的哥哥恢復了這一切,但他已成驚弓之鳥,每日提心吊膽唯恐厄運再來,終於在一個白日夢魘之後,堆積起全部藏書,自焚而死。作為文學作品,很難說這里的「火」與散落在卡內蒂其他作品里的「火」有何種關聯,可以肯定的是,卡內蒂自己也看作是「生命中的常數」的「火」有著豐富的內涵。法國哲學家巴什拉在他的名著《火的精神分析》中,從理性精神分析的角度對普羅米修斯情結、恩培多克勒情結等進行分析,描述了火的原始形像與生死本能精神的關係,得出了最高的「火」是生命的純潔化的結論。由是觀之,在卡內蒂那里,火不但意味著權力、毀滅、顛覆,而且意味著生死。
(白龍·卡內蒂的秘密心臟)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7, 2022 at 4:44pm

電視媒體如何經營災難新聞資源?

看見沙巴青團運為MH370失踪班機的239位乘客和機組人員祈福

而且有各族青年參與,令人深深感動


事發以後,大家看見馬來西亞人紛紛在掏出心靈的善良能量

也看見一小部分人在他們的既定議程下

完完全全把人命的可貴、機上人士的家人的感受

踐踏在自己的腳下;不僅渾水摸魚、趁火打劫

在在消費這個議題;更蓄意在製造謠言或助傳妖言

某電視台一眾新聞主播的態度是很明顯的

已經被證實不正確的所謂“據外國權威人士透露”的信息

居然仍然被當著天大“新聞”加以渲染

只是在最後輕輕一句“某某已經否認有此事”

作為“客觀、平衡報導的”掩飾

既然已經被推翻、否認,為何又大事渲染?

只能說他們完全不關心這宗事件本身

而是把這宗事件當著他們服務其既定議程的餌

大家都關心這事,好,他們就借這事來“證明”

他們所不爽的人有多無能、多可笑

別人無能、可笑;他們或他們的主子就似乎很行、很值得崇拜

一群連地方垃圾與水供都管理得一塌糊塗的人

居然有“本事”指導美國、中國等國家的專家

怎樣分析雷達、看衛星,尋找消失的飛機

(March 14, 2014 愛墾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6, 2022 at 3:35pm

看看誰笑到最後:不管是鄙薄還是景仰,卡內蒂的觀測方向都是人性的某些細部,一旦把它們顯微放大,謙謙君子也成了猙獰怪物。他很早就決定以觀察人群為畢生事業,他的青年時代覆蓋了奧地利民主隨著魏瑪共和的動蕩而日趨衰落,最終被納粹帝國吞並的全過程,但在回憶錄里我們看不到多少現實政治關懷。他在乎的只是「人」。

1927年7月15日,那個改變了他一生的日子里,大批維也納工人為了兩名被一審處死的工人同胞舉行暴動,火燒司法大廈。卡內蒂看到了軍警的槍彈,看到呻吟倒下的人,後來還把混亂的氛圍寫進了《迷惘》,但他得出的結論無涉階級話語,他只關心「群眾運動」自身的客觀邏輯:「肯定有人率先喊出了『去司法大廈』。但知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並不重要,因為每一個聽到這呼聲的人都將它傳給了其他人,沒有遲疑,沒有顧慮,沒有考慮,沒有停留,沒有推延,每個人都將它向同一個方向傳遞。」如此解剖起來,所有集體運動都可以抽掉其政治、階級、種族、宗教背景,化約為一份標本。《群眾與權力》就是這樣一把解剖刀的產物。(雲也退:卡內蒂·我改不了我的不寬容)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23, 2022 at 11:54pm

陳明發《濾思場》28
奧威爾在小說《1984》中沈痛提醒:很多讓人如癡如醉的“反對派”,其實不過是獨裁者安排出來讓百姓解解悶的角色。(21.5.2022 臉書)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6, 2022 at 12:07am


陳明發〈“破壞性創新”〉

最近在讀一部翻譯書《話語權的世紀角力》(原名:The Ideas Industry), 從中能推敲到美國目前的亂局(從而造成全球前景的不可預測)來源。這部書提到美國“理念市場”本身的“自由商貿”(生意本質),一方面當然是成就了所謂的多元化的“思想產品”,但也給別有盤算的政治人物帶來新的戰略工具。其中,便提到“破壞性創新”的商業概念,如何培植眼前看來毫無經濟利益的新創想(如Grab),然後借用網絡工藝的功能去取代原有的市場(如計程車行業)。政治人物從中取得靈感,讓美國不管哪一政黨都把Destructive Innovation列入了不明言的政綱,從而塑造了新的政治生態。所以,2010年以來,許多國家發生了小黨派推到了老政權(如烏克蘭),都是他們從中操弄各種新工藝與“新理念”的結果。“亂世出英雄”,哪裏有亂,美國就是Solution Provider的“英雄”。在市场學裏,這叫Creating the Need。這樣的所謂“智取”、“大格局”,讓人文教育最初所提倡的一切,變成面對Grab的計程車。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y 13, 2022 at 12:44am

南海起飛

沙巴邦國與砂拉越邦國


角色是什麽?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6, 2022 at 3:22pm

陳明發《美女政治》

有的政黨為何一直很「火」「紅」?據聞是他們才智過人,擅長吸引人的眼球。


某次補選,他們派個不合格的女律師上陣,說她是"美女殺手"。

這位"美女殺手"雖沒中選,卻當真做了殺手。

人家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她偏偏「女人就是要為難女人」,硬是鳩佔鵲巢,搶了某女同胞身為黨權貴/議員的丈夫。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19, 2022 at 9:08pm


陳明發《閉着眼賣舆情管理》


首相早上已經大發過詩情,高聲朗誦過他是赤誠的「巫統之子」;并表示他已經清晰聽見了基層的心聲。也就是趁柔佛州選大勝,黨聲望處於最高峯的此刻,要盡早舉行全國大選。

偏偏到了夜裏,還有電視臺又在賣輿情管理服務,拉了所謂的時評家,一副給反對黨出謀獻略,大格局、出奇訣的溜進洞模樣,大談首相有三張皇牌,可以挫挫一些黨領導的銳氣:

一是把H室搬出來阻擋解散國會的建議;

二是等待F庭派被送去双溪毛糯坐牢;

三是結合F對黨的實力阻擋解散國會。

現在大家看清楚了,什麼叫著輿情管理,可以徹底不理首相具體地有言在先的事實,就照來稿宣教就是。

聽他們溜進洞上身的自爽口氣,好像H室和法庭是他們隨時可以派遣的對象。

其實,就只有讓F對黨介入,才是他們最忠誠的議程。
(19.3.2022)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