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青柳的故事(1)

日本文明年間(一四六九─一四八六)【註一】,能登國【註二】守護畠山義統的屬下有位年輕武士,名喚友忠。友忠雖然生於越前國,但自小就進入能登守護的藩邸做了貼身內侍。在主公的監督教導下,他勤勉向上,精修武藝,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武士和主公的得力助手,深受主公畠山義統的賞識。再加上友忠生性隨和,俊朗英偉,風度與修養俱佳,因此極受朋友們欽佩推愛。友忠二十歲時,接到主公的一道密令:出使京都,覲見幕府管領細川政元【註三】。去京都的途中將會經過越前,友忠獲准可以順道回家探望守寡的老母。當他啟程時,正是一年裡最寒冷的日子,道路上佈滿冰霜雪凌,他的坐騎雖然駿逸非凡,卻也只能步步緩行。馳了一整天,穿過一個山口,已來到山區。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根本找不到地方過夜。天色又漸漸暗了,友忠人困馬乏,不由得心急起來。凜冽的寒風越刮越急,暴風雪馬上就要來了。就在進退維谷之際,友忠意外地發現,不遠處的小山頂上竟然有間茅草屋,屋旁三株柳樹低垂絲絛,隨風輕拂。友忠急忙策馬奔了過去,用力敲打緊閉的木門。「吱咯」一聲,門開了,一位老嫗探出臉來,上下打量著這個英俊的陌生人,說道:「哦,年輕人,這麼糟糕的天氣還趕路啊?不嫌棄的話…See More
Jan 1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雪女(下)

說完這些話後,兩人默默無語,緩步同行。可是正如諺語所言:「若是有情時,眼睛也會說話。」他們四目交投,眉目傳情,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等到回到村裡時,兩顆心已被情絲緊緊相連,彼此難捨難分了。巳之吉邀請雪子去家裡坐坐,雪子猶豫了一會兒,嬌羞地答應了,便和巳之吉一起回家。巳之吉的母親熱情地歡迎雪子,還煮了熱騰騰的可口飯菜招待她。雪子舉止得體,老母親相當滿意,對她愛憐不已,就極力勸說她莫去江戶,不如留在這裡。在此情勢下,雪子也就順水推舟,應承了下來。之後,她就自然而然地入了門,嫁給了巳之吉。婚後的雪子真是個好媳婦,將裡裡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條,小倆口恩愛異常。五年後,巳之吉的母親臨死前,還留下遺言對雪子讚不絕口。…See More
Dec 23,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雪女(上)

武藏國【注】的某村莊裡,住著兩個樵夫:茂作和巳之吉。在我們這個故事開始的時候,茂作已經老態龍鍾,而他的徒弟巳之吉則是個年僅十八歲的後生。每天,他們都一起到離村子二里遠的森林中伐木。途中,要經過一條寬廣的大河,只有一個渡口可供坐船過河。雖然在渡口的附近,也曾多次搭架過木橋,但每次河水氾濫,橋就總被洪水沖毀。因此,這條河上一直沒有橋。此事發生在一個寒冷的傍晚,茂作與巳之吉在歸途中遇到了猛烈的暴風雪。他們頂風冒雪,來到渡口,卻發現船夫已經把小船拉上了岸,人也離開了河邊,不知到那裡避風雪去了。幸好渡口旁有間船夫搭的臨時小屋,兩人急忙躲了進去。能在如此惡劣的天氣下找到個擋風避雪的地方,也算夠幸運的了。小屋裡沒有火盆,無法生火取暖。陋室除了兩張榻榻米和一個門之外,連窗戶也沒有。茂作與巳之吉把門緊緊閂死後,便披上簑衣,躺到榻榻米上休息。起初,還不覺得有多冷,他們心想暴風雪也許很快就會過去。年邁的茂作躺下不一會就著了,但巳之吉卻翻來覆去怎麼都不能入眠。他聽著屋外呼嘯的風雪不斷拍打在門板上的聲音,心情煩躁之至。河水洶湧地上漲,小屋就像在大海中搖晃的一葉孤舟,發出嘰嘰嘎嘎的聲響。真是可怕的暴風雪啊,彷彿連…See More
Dec 21,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被埋葬的秘密

很久以前,在丹波國【注】住著一位名叫稻村屋源助的富商。他有個女兒,喚作阿園。阿園生得乖巧美麗,討人憐愛。源助覺得,如果僅僅讓女兒在鄉下由迂腐的老學究教導,未免太可惜了。於是,他派了幾位可靠的僕從,護送阿園去京都,讓她向京都的名門閨秀學習上流社會的優雅談吐、得體禮儀。學成歸來後,阿園嫁給了父親的朋友,同為商人的長良屋。小倆口在一起度過了三年多溫馨幸福的時光,還生了一個兒子。那曾想天有不測風雲,婚後第四年,阿園卻染病不治,撒手人寰了。在阿園下葬後的當晚,她的兒子忽然神神秘秘地對家人說:「母親回來了,就在摟上的房間裡。她微笑地望著我,卻無法開口說話。我好害怕,所以趕忙跑下摟來了。」於是,家裡的大人們紛紛跑上樓,半信半疑地到阿園的房間裡查看。藉著屋內神龕前的燈燭發出的微弱亮光,他們竟然真的見到了已死的阿園,登時被嚇得呆若木雞,僵在當地。 阿園站在置放自己首飾和衣服的櫥櫃前,頭部與肩膀的輪廓十分清晰,但自腰部而下逐漸模糊,甚至於消逝不見──就像在鏡中的幻影、水中的倒影般,朦朧透明。 家人們非常恐懼,爭先恐後地逃下樓,而後聚集在樓下七嘴八舌地商討對策。阿園的婆婆說: 「女人啊,總捨不得自己收藏的小…See More
Dec 19,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4)

那頭還咬著僧袍的袖子不鬆口,差役將袖子從回龍的肩膀上撕下來,呈上公堂。老法官來回翻轉頭顱,細細檢查,發現在脖子的頸背處,有幾道奇怪的紅印。他連忙招呼同僚們過來,大家一齊細觀,都沒有找到脖子邊緣有被利器砍斫的痕跡。相反,那紅印彷彿落葉從枝頭自然地掉落,光滑平整。 老法官道: 「現在,我確信這和尚說的是實話。這是一個轆轤首,《南方異物志》裡有記載,真正的轆轤首的頸背處,能夠看到紅色的印跡。這就是它的特徵:你們看,紅印可不是畫上去的。自古相傳,這種妖怪向來住在甲斐國的山裡……不過,大師,」他轉向回龍問道:「您可真了不起啊,您顯示出了少數僧人才有的勇氣。您不像是一般的僧人,更像個武士。您以前也屬於武士階層吧?」「您猜對了,大人。」回龍說道:「出家為僧前,我一直手持武器征戰沙場。那時候,我從不畏懼任何人,也不怕妖魔鬼怪。我的俗家名字,叫磯貝平太左衛門武連,或許你們當中有人聽過。」聽到他的名字,堂上登時傳來陣陣敬畏的驚嘆聲。原來不少人還記得磯貝武連的事蹟。回龍立刻發現他已置身於朋友當中,不再是個犯人了。這種氛圍說明官吏們正以兄弟般的情誼對他表達欽佩之情。他們友善地護送回龍去了大名的府邸,大名對他熱…See More
Dec 17,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3)

那樵夫的頭顱說道:「哎呀,這個半夜來的行腳僧,長得多肥啊!要是吃了他,咱們的肚子早就飽了……我太蠢了,不該跟他講那些話──讓他為了我的懺悔而去念什麼佛經。只要他在唸經,咱們就沒法靠近他。不過天快亮了,說不定他已經睡熟了……你們誰去屋子裡看看那傢伙在幹什麼。」…See More
Dec 16,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2)

回龍和他的嚮導走進茅屋,看到了四個人,有男有女,正圍在屋中間的爐火旁烤手。見到回龍,他們都向他鞠躬致意,禮數周全。回龍頗感奇怪,這些人這麼窮,又住得如此偏遠,怎麼會懂得優雅的禮節呢?他心下自語:「看來肯定有那位懂規矩的人,教過他們這些禮數。」等大家都向他致禮之後,他轉向那個樵夫,也就是主人,說道:「從您的談吐和您家人的彬彬有禮來看,我想您不是一個樵夫。也許您以前是個有身份的人?」…See More
Dec 12,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1)

大約五百多年前,有一個武士,名叫磯貝平太左衛門武連,是九州大名【注二】菊池氏的家臣。磯貝武連的祖先英勇尚武,磯貝也繼承了先輩們的尚武精神,勤練武藝、身強力壯。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他就在劍術、射箭和長槍上,擊敗了授業恩師,顯示出勇武嫺熟的武士才能。此後,在「永享之亂」【注三】中,磯貝武連又屢立戰功,威名顯赫。但後來菊池氏沒落,磯貝失去了主家,雖然他輕而易舉地就能投侍另一位大名,可他並不貪戀自我的功名,內心依然忠於前主家菊池氏。抱著「忠臣不仕二主」的念頭,他甘願放棄了世俗的一切,削髮出家,成為一名行腳僧,法號回龍。儘管身披僧袍,但回龍仍保有武士的勇敢與熱忱。當年他藐視危險,如今依然故我。無論什麼季節,他都風雨無阻地四處傳法,沒有其他的僧人敢這麼做。那是個暴力橫行、無法無天的時代,單身行者,即便是僧侶,在路上的安全也毫無保障。在回龍大師的首次長途旅程中,他曾經去過甲斐國【注四】。那天晚上,他孤身一人,翻越甲斐的群山,四周漆黑一片,抬眼不見人煙。他見夜色已深,就想在星光下度過漫漫長夜,正好路邊有一片草地,便和衣躺倒休憩。此時此地,也顧不得舒服與否,就算一塊光禿禿的岩石,對他來說也是一張好床,松…See More
Dec 8,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食人鬼 (下)

夢窗默然半晌,詢問道:「在村前的山上,不是有一位老和尚嗎?難道他從來不為亡者誦經?」「什麼老和尚?」屋主頗感詫異,反問道。「昨日傍晚老僧就是得他指點,才找到貴村投宿的。」夢窗說:「我本欲在那山上的廟裡寄宿一晚,不料被他一口回絕。幸而他還指引了來此的路徑。」村民們聞言面面相覷,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沉默良久之後,屋主才說道: 「大師,向來都不曾有什麼廟在那座山上。祖祖輩輩居住於此的村民們,也從來沒見到過什麼老和尚。」 夢窗見屋主如說,便不再多問。很顯然,這裡的村民們已經被傳聞中的妖怪給嚇住了。於是夢窗索性辭行,向村人請教了道路,再帶上些食物,打定主意再去山上的那座小廟瞧瞧,以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受了誆騙。他毫不費勁地就找到了小廟,這回,那個老和尚非常有禮貌地邀請他進廟。夢窗剛踏進廟門,老和尚就畢恭畢敬地躬身行禮,惶恐地說道:「慚愧,慚愧!真是慚愧萬分!」夢窗趕忙回禮,說:「方丈,您無須為昨日婉拒貧僧一事介懷。多虧您的指點,貧僧方能在那村中受到殷勤招待。貧僧感激不盡,今番特來致謝。」「老衲實是無法容留他人在此過夜,慚愧之至啊!」老和尚說道:「因為,我擔心被人窺破了真面目。大師,您昨晚所見到的那個…See More
Dec 3,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食人鬼 (上)

昔時,禪宗有道高僧夢窗國師【注一】,曾孤身一人雲遊至美濃國【注二】化緣。美濃嶺脈綿延、山道崎嶇,夢窗不知不覺在山裡迷了路。他彷徨良久,始終尋不到出山的路徑,又找不到鄉人指引,失望之下,見黃昏已過,只得盤算著留在山中過夜,待次晨再覓出路。日影西沉,粼粼餘暉中,夢窗突然望見山頂上有座孤零零的小廟,頗為陳舊,似乎荒廢己久,急忙趕了過去。破廟裡住著個年邁的老和尚,夢窗懇求他讓自己寄宿一晚,不料老和尚卻毫不猶豫地嚴詞拒絕了。不過,他另外給夢窗指點了一個去處,鄰近的山谷裡有個小村子,在那裡或許能找到食宿的地方。夢窗無可奈何,唯有依照老和尚的指點,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個村子,村裡零散住著大概十一二戶人家。村民們聞知夢窗來意,欣然地帶他來到村長家。夢窗甫一進門,就見四五十個男子圍坐在正廳中,似乎正商議著什麼。隨即有人上前,將夢窗領到了隔壁的一個小屋裡,屋內被褥、乾糧俱全。夢窗此時已非常疲乏,飽餐一頓後,躺倒便睡,不久就進入了夢鄉。子夜時分,突地從隔壁屋中傳來陣陣嚎哭聲,夢窗一驚而醒。過得片刻,紙門被輕輕拉開,一個後生提著燈籠進到屋裡,謙恭地行了一禮,說道:「大師,深夜叨擾,在下實感不安。您風塵僕僕前來投…See More
Nov 18,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貉

在東京的赤坂大道上,有條坡道名為「紀國坂」──代表的含義是「紀伊國的斜坡」。為什麼要把這斜坡叫這個名字,我並不清楚,也許是因為紀州侯的藩府曾經建邸於此的緣故吧。在這坡道的一側,有一道從古老年代留存下來的壕溝,既深且寬。溝上的土堤長滿青草,蜿蜒攀昇直通公園;而坡道的另一側,則一路伸展至皇宮巍峨宏大的高牆下。在以前沒有街燈和人力車的時代,一到天黑,此地就變得冷冷清清,寂靜無聲。因此,晚歸的行人,日落後寧可多繞幾里彎路,也不願單獨爬上紀國坂。傳說,這其實是因為貉常在附近出沒而造成的。最後一個看見貉的人,是住在京橋的一位年邁商人,而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以下就是他講的故事:…See More
Nov 16,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下)

含怨而死的人所留下的約誓,具有超自然的神秘力量,這在當時是被廣泛認知的。女子死後,銅鏡果然被順利地熔化了,青銅大鐘亦隨之順利鑄成。人們想起女子的遺書所言,對此深信不疑,便蜂擁到寺裡,個個都想試試看能否將大鐘敲破。他們使盡吃奶的力氣,拼命地搖撼鐘槌,沉重清脆的鐘聲響徹四方,無時或歇。事實證明,那大鐘的品質也實在是好,無論多麼猛烈的撞擊,都不能損其分毫。 儘管如此,在「敲破大鐘者,可得大富貴」之言激勵下的人們,是不會輕易氣餒的。日復一日,由早至晚,從四面八方湧來的人潮,依然前仆後繼地不停敲鐘。僧人們不堪其擾,屢次勸阻均告無效,鐘聲變成了痛苦的折磨。 終於,忍無可忍之下,住持下令,讓僧人們將造成巨大困擾的青銅大鐘抬到懸崖邊,推了下去。萬丈深淵下,是幽暗的沼澤,將大鐘徹底吞噬,鐘聲也就此成了絕響──這個古老相傳的軼聞,被稱為「無間山鏡與鐘的傳說」。 時至今日,對於某種因精神作用而導致的,難以置信的效果的信仰,在日本依然是個古老神秘的存在。這種信仰很難表述,只能用「される」這個詞來稍加形容。這個詞本身也無法用英語中的詞彙來充分表現,因為它與許多種關於模仿的魔法有關,也與許多密教裡的信仰行為的施行…See More
Jun 25,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上)

鏡と鐘と 八個世紀之前,在遠江國【注一】的無間山上有座寺院,寺裡的僧人們想在正殿裡安放一口青銅大鐘。為此,住持發出佈告,希望女施主們能踴躍捐贈青銅鏡,襄助寺裡打造一口青銅大鐘。 (小泉八雲按:甚至到了今天,在日本某些寺廟的院子裡,你還可能看到為了這一目的而收集來的,堆積如山的青銅古鏡。我所見過的擁有最多青銅古鏡的寺廟,是位於九州博多的一所淨土宗寺廟,這裡的銅鏡是為了鑄造高達三十三尺的阿彌陀像而募捐來的。) 那時候,無間山上住著一位年輕的農夫之妻,為了回應熔鏡鑄鐘的號召,將自己的銅鏡捐了出去。然而,銅鏡剛剛捐出,她就後悔了。她想起母親曾經告訴她,這面鏡子不單是她母親所有,還是由祖母、曾祖母、高祖母等先人,世代相傳下來的。此鏡承載了家族太多的記憶,並映照過諸多幸福的笑靨,實在是彌足珍貴。 可是銅鏡既已捐出,絕無再討回之理。當然,她可以給寺院送去一定數目的金錢,用以贖回傳家之寶。但她很窮,根本拿不出足夠的錢來。因此,她只好天天跑到寺院去,透過隔離的柵欄,在高高堆積的幾百面銅鏡裡,極目搜尋自家的那面鏡子。寶鏡的背面雕刻有象徵吉祥長壽的松竹梅圖案,一眼就能認出。每當此時,她總會回想起母親第一次將…See More
Jun 23,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下)

對於阿貞臨死前所說的不可思議之事,長尾無時無刻不在回味思索。為了不負阿貞的在天之靈,他嚴肅地提筆寫下一紙婚約,並摁下手印:「如果阿貞藉由他人的軀體歸來,無論是誰,我都一定會與其結為夫妻。」隨後,鄭重地將婚約密封好,藏於阿貞的靈位牌旁邊。 然而,長尾畢竟是家中的獨子,肩負傳續香火之責,結婚是必須的。迫於家人不斷催逼的壓力,長尾不得不屈服,迎娶了父親挑選的一個女子為妻。婚後,長尾依然每天都到阿貞的靈位牌前祭拜。他對阿貞的愛慕之心,並不因為時光的流逝而稍有遞減。儘管阿貞的一顰一笑,早已如夢般消逝,黯淡在他的記憶深處。 歲月如梭,就這樣過了好多年。 這些年頭裡,似乎所有的噩運,都降臨到長尾的頭上。雙親、妻子、唯一的幼子,相繼與他陰陽永隔。天地雖大,長尾卻已是舉目無親,孤零零地一個人生活在這世界上。為了忘卻喪親之痛,他決定離開空空如也的家,踏上旅途,雲遊四海。 一日,行經伊香保村。此地四面環山,以溫泉名聞遐邇,水汽氤氳、風景優美。長尾決定在此多留數日,賞玩景致,遂到當地的客棧投宿。客棧裡,有一位年輕的女侍,長尾和她雖只是初次見面,卻不知為何,一看到這女子,他的心就「撲通撲通」直跳。更奇的是,細看…See More
Jun 9,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上)

お貞の話 很久很久以前,在越前國的新潟【注一】,住著一位叫長尾長生的年輕人。 長尾是一個醫生的兒子,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培養,準備繼承父親的職業。他在幼年時,訂下了一門婚約,女方是父親一位好友的女兒──阿貞。雙方家長約定,只要長尾一完成學業,立即為兩人操辦婚禮。 可惜天不遂人願。阿貞在十五歲時,竟不幸得了肺癆【注二】。在當時,這可是不治之症,無藥可醫。健康狀況日益惡化的阿貞,明白自己時日無多,便想在臨終前,與長尾見最後一面。 悲容滿面的長尾來到阿貞的床前跪著,泣不成聲。阿貞憔悴而消瘦,對他說: 「長尾殿【注三】,我的未婚夫啊,我倆自幼姻緣早定,本想年尾即行合巹之禮。怎料我染此絕症,命在頃刻,死神已在彼岸召喚我。縱然我能多活些日子,也只是給他人徒增煩惱。如此羸弱的身子,已註定我不能成為一個好妻子!請原諒我自私地過早離去,原本我是多麼希望能永遠陪伴在你身邊呀!──不過,請別難過,我堅信,我們會再度相逢的。」 「是的,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長尾真切地說道:「到那時,我們會在極樂淨土重逢,再無別離之苦。」 「不,不是!」阿貞面色蒼白,虛弱地說:「我指的不是極樂淨土,而是現世。我們命中註定,會在現世…See More
May 28, 20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鴛鴦

おしどり在陸奧國【注】的田村鄉一帶,有位名喚村上的放鷹獵人住在那兒。有一天,他照常出門打獵,卻徒勞無功,沮喪而返。歸途中,需要在赤沼川乘船渡河。就在等船的工夫,一對相偕相伴的戲水鴛鴦,映入了村上的眼簾。儘管明知獵殺鴛鴦是不吉利的事情,會遭到報應,但連續多日一無所獲的村上,實在是太饑餓了,便張弓搭箭,瞄準那對鴛鴦射去。「嗖」地一聲,利箭貫穿了雄鴛鴦,驚惶的雌鴛鴦慌忙向較遠岸上的藺草叢裡逃去,登時不見了蹤影。村上將死掉的雄鴛鴦帶回家,烹為佳餚,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當晚,村上做了一個淒涼可怕的夢。夢中,一個清麗婉約的女子走進屋來,站在他的枕邊低聲啜泣。其聲哀絕悲慟,村上聞之,只覺肝腸欲斷。 那女子對著他,憤恨地大聲質問道: 「為什麼……啊?你為什麼要殺死他?他做了什麼錯事嗎?在赤沼川,我倆比翼雙飛,過著幸福的日子──可你卻殘忍地殺死他!到底他犯了什麼不可恕的罪,你要殺害他?你知道自己所做的蠢事,是多麼無情、狠毒嗎?……就連我,你也想殺掉。──可是夫君既逝,我也不願苟活於世……我來此,就是想告訴你這事罷了。」 語畢,女子又潸然淚下,哀聲之淒苦痛切,直滲入村上的骨髓裡。 女子一邊悲泣,一邊吟起了…See More
May 26, 2019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小泉八雲《怪談》青柳的故事(1)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2:33pm 0 Comments

日本文明年間(一四六九─一四八六)【註一】,能登國【註二】守護畠山義統的屬下有位年輕武士,名喚友忠。友忠雖然生於越前國,但自小就進入能登守護的藩邸做了貼身內侍。在主公的監督教導下,他勤勉向上,精修武藝,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武士和主公的得力助手,深受主公畠山義統的賞識。再加上友忠生性隨和,俊朗英偉,風度與修養俱佳,因此極受朋友們欽佩推愛。

友忠二十歲時,接到主公的一道密令:出使京都,覲見幕府管領細川政元【註三】。去京都的途中將會經過越前,友忠獲准可以順道回家探望守寡的老母。

當他啟程時,正是一年裡最寒冷的日子,道路上佈滿冰霜雪凌,他的坐騎雖然駿逸非凡,卻也只能步步緩行。馳了一整天,穿過一個山口,已來到山區。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根本找不到地方過夜。天色又漸漸暗了,友忠人困馬乏,不由得心急起來。…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雪女(下)

Posted on December 23, 2019 at 10:42pm 0 Comments

說完這些話後,兩人默默無語,緩步同行。可是正如諺語所言:「若是有情時,眼睛也會說話。」他們四目交投,眉目傳情,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等到回到村裡時,兩顆心已被情絲緊緊相連,彼此難捨難分了。巳之吉邀請雪子去家裡坐坐,雪子猶豫了一會兒,嬌羞地答應了,便和巳之吉一起回家。

巳之吉的母親熱情地歡迎雪子,還煮了熱騰騰的可口飯菜招待她。雪子舉止得體,老母親相當滿意,對她愛憐不已,就極力勸說她莫去江戶,不如留在這裡。在此情勢下,雪子也就順水推舟,應承了下來。之後,她就自然而然地入了門,嫁給了巳之吉。

婚後的雪子真是個好媳婦,將裡裡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條,小倆口恩愛異常。五年後,巳之吉的母親臨死前,還留下遺言對雪子讚不絕口。…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雪女(上)

Posted on December 19, 2019 at 7:23pm 0 Comments

武藏國【注】的某村莊裡,住著兩個樵夫:茂作和巳之吉。在我們這個故事開始的時候,茂作已經老態龍鍾,而他的徒弟巳之吉則是個年僅十八歲的後生。每天,他們都一起到離村子二里遠的森林中伐木。途中,要經過一條寬廣的大河,只有一個渡口可供坐船過河。雖然在渡口的附近,也曾多次搭架過木橋,但每次河水氾濫,橋就總被洪水沖毀。因此,這條河上一直沒有橋。

此事發生在一個寒冷的傍晚,茂作與巳之吉在歸途中遇到了猛烈的暴風雪。他們頂風冒雪,來到渡口,卻發現船夫已經把小船拉上了岸,人也離開了河邊,不知到那裡避風雪去了。幸好渡口旁有間船夫搭的臨時小屋,兩人急忙躲了進去。能在如此惡劣的天氣下找到個擋風避雪的地方,也算夠幸運的了。…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被埋葬的秘密

Posted on December 17, 2019 at 6:49pm 0 Comments

很久以前,在丹波國【注】住著一位名叫稻村屋源助的富商。他有個女兒,喚作阿園。阿園生得乖巧美麗,討人憐愛。源助覺得,如果僅僅讓女兒在鄉下由迂腐的老學究教導,未免太可惜了。於是,他派了幾位可靠的僕從,護送阿園去京都,讓她向京都的名門閨秀學習上流社會的優雅談吐、得體禮儀。

學成歸來後,阿園嫁給了父親的朋友,同為商人的長良屋。小倆口在一起度過了三年多溫馨幸福的時光,還生了一個兒子。那曾想天有不測風雲,婚後第四年,阿園卻染病不治,撒手人寰了。

在阿園下葬後的當晚,她的兒子忽然神神秘秘地對家人說:

「母親回來了,就在摟上的房間裡。她微笑地望著我,卻無法開口說話。我好害怕,所以趕忙跑下摟來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