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4)

三 奉命保護妻子的兩個僕人,既勇敢又忠誠,且頗富心計。對於保護女子或小孩,都經驗十足。他們為了讓新娘放鬆緊繃的神經,盡揀些笑話來聊天。新娘與他們閒聊多時,談笑風生,幾乎將畏懼之心拋到了九霄雲外。不覺間,新娘倦意萌生,便上床就寢。兩個僕人手執兵刃,坐於屋角的屏風後,弈起棋來。他們說話時儘量壓低嗓門,以免打攪到新娘。 新娘如嬰兒般沉沉睡去。但丑時一至,鈴聲又響,恐怖淒迷,令人膽喪。新娘一驚而醒,聽到那手鈴聲再度緩緩逼近……新娘大聲尖叫,急忙跳下床,飛快跑到屋角找尋兩個僕人。但屋裡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了,只剩一片死寂。僕人坐在棋盤前動彈不得,兩眼茫然地互相對視。新娘拼命的搖幌他們,但他們就像被冰封雪凍了一般,紋絲不動。 事後,兩個僕人憶起,他們確曾聽到手鈴聲,也聽到新娘聲嘶力竭的呼喊,並且感覺到她試圖要搖醒他們。可是,在那段時間裡,他們無論如何無法動彈,無法說話,五官五覺竟然完全陷入麻痹狀態。黎明時分,晨曦微現,武士值班歸來。他剛踏進屋,便覺事態不妙,慌忙奔入寢室,但見油燈將熄未熄,妻子躺在血泊裡,頭顱已不翼而飛。屋角的棋盤前,弈局未半,兩個僕人呆坐著,似乎已昏沉睡去。主人大喊數聲,才將兩人驚醒…See More
Feb 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3)

當晚,新娘打算早早睡下,不再去想恐怖的事。然而丑時一到,又是一陣激烈的犬吠聲,接著手鈴聲再度幽幽地從後花園裡響起。新娘想起身叫人,卻依然只是徒勞。那女子的黑影又飄進屋來,嘶聲喊道:「滾出去!而且不能告訴任何人原因。如果妳對『他』說了,我會把妳撕成碎片!」 就在同一時刻,丈夫正躺在居城的乾草堆上,喃喃自語,想念著嬌妻。天光破曉,又一個清晨來臨了,武士由主公的居城回到家中。妻子一見到他,立刻跪倒在地,哀求道:「求求你!讓我回娘家吧!雖然提這種要求十分無禮,但我再也無法忍受了,請允許我回娘家吧!」 「這裡有什麼事令妳不快嗎?」丈夫大感意外,訝異地問道:「我不在時,誰冒犯妳了?」「沒那回事──」妻子嗚咽著回答:「每個人都待我很好……只是,我無法再做您的妻子了,我必須離開……」 「親愛的!」丈夫驚呼道:「要是在這個家裡,妳感受不到幸福,那可真令我難過。真是搞不懂,既然沒有人虧待妳,為什麼非得離開呢?難道,難道妳心裡有了別人,想跟我離婚?」妻子淚眼汪汪,渾身戰慄,哭道:「若不離婚,我會死的!」 丈夫沉默不語,凝神思索妻子為何會說出如此奇怪的話。片刻後,他不動聲色地說道:「就這樣讓妳回娘家,那些愛嚼…See More
Jan 3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2)

然而,妻子亡故尚不足一年,親朋好友們便已接二連三地頻繁登門,勸說丈夫再婚另娶。他們眾口一詞,都說:「你還年輕得很,又是數代單傳,連個兒子也沒有,將來靠誰來祭拜宗祠,延續家族的香火?再娶個妻子,是你的責任所在啊!」 起初,丈夫對再婚的勸說都一一予以婉拒,但最後實在架不住親朋的輪番說服,終於答應再娶一房妻室,新娘是位年方十七歲的少女。儘管丈夫午夜夢迴之際,也常常會為了葬在後花園裡的前妻,而深深自責,但他與新婚妻子兩情相悅,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二 新婚燕爾,平平安她過了一個星期。在此期間,沒有發生任何破壞新娘婚姻幸福的事。第七天晚上,身為武士的丈夫,必須到主公所在的居城去值夜班。這是他們第一次分開,孤單的新娘心裡忐忑不安,卻又說不出原因,但覺有絲絲恐怖的寒意正蔓延開來。 暮靄四合,天色漸暗。新娘上床之後,輾轉反側,總是難以安寢。周圍的空氣突然變得壓抑起來,彷彿風雨欲來前的寧靜,沉重得令人窒息。大約丑時時分,新娘聽到屋外傳來陣陣響鈴聲──是出家人化緣時的鈴聲。她十分驚訝,三更半夜竟然還有僧人在化緣?真是奇事。隔了半晌,鈴聲止歇,四周恢復了寂靜。可是過得片刻,鈴聲又再度響起,並漸趨漸近。很明顯,…See More
Jan 2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1)

一 「我還不能死,」奄奄一息的妻子說道:「還有一件苦惱的事,牽掛在我心頭。我想知道,在這個家裡,取代我位子的女人會是誰?」「親愛的,」哀傷的丈夫嘆息著答道:「在這個家裡面,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妳的位置。我絕對不會再娶了。」 說這句話時,丈夫的的確確是發乎內心的,因為他與即將棄世的妻子恩愛逾恆,早已心無旁顧。「以武士的信譽擔保?」妻子淺淺一笑,虛弱地問道。「以武士的信譽擔保!」丈夫輕撫妻子蒼白的面龐,斬釘截鐵地回答。 「那麼我就放心啦!」妻子笑道:「把我葬在後花園裡,好嗎?就埋在我倆當年一齊種的那棵梅樹下,我很久以前就想死後長眠在那兒了。倘若你背約再婚,我在墓裡會看到的。現在,請你再次立下誓言,絕不再娶另一個女人過門。不要遲疑了,立刻答應我的心願吧……記住,一定要把我埋在後花園裡。這樣我才能時時聽見你的聲音。等到了春天,也才能看見花開!」 「一定按妳的願望辦!」丈夫答應著:「不過,現在別提什麼安葬的事,妳的病還是有希望的。」「不!」妻子說道:「今天清晨,我就會死去……請你務必將我葬在後花園裡。」 「我會的,一定會的!」丈夫哽咽道:「就在咱們種的梅樹下,我會為妳造一個幽雅的香塚。」「能再給我…See More
Jan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守約》(下)

「母親大人。」 沒有回應,丈部轉向赤穴,說道: 「母親大人今晚有點累了,所以先去睡了。我馬上去喚醒她。」 赤穴搖搖頭,做了個制止的手勢。 丈部道:「好的,就照您的意思辦。」說罷,溫酒鋪席,將菜肴一樣樣端上桌來。赤穴卻不去碰菜肴和酒,只靜默不語,以袖掩面,似有厭惡腥味之狀。 片刻之後,赤穴長嘆一口氣,終於開口。他生怕吵醒了老人家,壓低聲音與丈部道: 「現在,我必須告訴你今日遲歸的原因了。當我回到出雲國時,發現那裡的人,幾乎都忘記了前主公鹽治掃部介的恩惠,只顧著千方百計討好篡位者──尼子經久【註四】。尼子經久侵佔了富田城,而我的堂弟赤穴丹治,也已在富田城中做了尼子經久的家臣。當我去拜訪他時,他極力勸我投效尼子經久,並做了引薦。我佯作聽從丹治的勸說,近身隨於經久,細察其言行為人──經久雖有萬夫不當之勇,善於統兵領將,但卻多疑善忌,無一心腹家臣。我思想久居無益,便向經久言明與賢弟的菊花之約,吐露將要離開之意。誰想經久聽了,勃然大怒,命丹治將我軟禁於宅內,直至今日。」  「直至今日?」丈部大惑不解,詫異道:「富田城離這兒有好幾百里呢!」 「是的,」赤穴答道,「我憂心如焚,心想今日若不能如期赴約,…See More
Jan 2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守約》(上)

「我應該初秋就會回來。」數百年前,旅居他鄉的赤穴宗右衛門和義結金蘭的弟弟丈部左門告別時,這樣說道。 那時是春季,地點是播磨國【註二】的加古驛。赤穴是來自出雲【註三】的武士,他想去拜訪自己的出生地。 丈部說道: 「你的故鄉出雲,是八朵祥雲昇起的地方,離此山遙水遠,這也許會讓承諾歸來的日子變得難以確定。但是,如果我們能約定一個具體的日子,事情就好辦多了。我將準備好歡迎的酒宴,在家門口遙望你的歸來。」 「為什麼要那樣?」赤穴道:「旅行對我而言已是家常便飯,我完全可以預知要花多長時間到達某地。我向你保證,在初秋某個日子一定會回到這裡。好吧,我們就約定重陽節那天吧!」 「也就是九月的第九天嘍。」丈部說道:「那時菊花盛開,我們聚在一起賞菊品酒,該是多麼愜意啊!那麼,在九月的第九天,你保證會回來嗎?」 「九月的第九天,一定回來!」赤穴毅然答道。 隨後兄弟倆揮手道別,赤穴大踏步離開了播磨國加古驛,丈部左門和他的母親含淚目送赤穴遠去。 「太陽和月亮都不會在旅途上停留。」這是一句古日本的諺語。光陰似箭,枝頭茱萸泛紅,籬下野菊爭豔,轉眼秋季已至。九月初九一大早,丈部就做好了迎接義兄的準備。他沽來美酒、備下佳…See More
Jan 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食夢貘》(下)

「我夢見自己站在四面都是白色高牆的屋子裡,但是在房間光禿禿的地板上沒有我的影子。我看到自己的屍體放在一張鐵床上,我是何時死的,是怎樣死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六七個女人坐在床邊,我完全不認識她們。她們既不年輕也不老,都穿著黑衣,我知道她們都是守靈人。她們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周圍也毫無聲息。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時候不早了。 「與此同時,我意識到房間裡有些莫可名狀的東西,讓我的心變得沉甸甸地──某種無色無臭、使人麻木的力量正擴散開來。守靈人開始心神不安地彼此交換著眼色。我知道她們也害怕了。她們一個接一個,悄無聲息地站起來,像影子般輕盈地離開了房間。只有我和我的屍體留在那裡。 「燈依然亮著,但四周的恐怖氣氛卻越來越沉重了。守靈的人們一感到這種氣息就溜走了。但是我覺得尚有餘裕可供逃離,所以我認為自己還能稍稍耽誤一會兒,一種可怕的好奇心促使我再留一會兒:我想看看自己的屍體,仔細檢查檢查。我走近它,看著它。我心裡很奇怪,因為它看起來太長了,長得太不自然了。「然後我覺得它的一隻眼皮似乎在顫動。但是我想這種感覺可能是燈光搖動所造成的。我慢慢地、謹慎地彎下腰,因為我怕這雙眼睛突然睜開。 「『這就是我…See More
Jan 1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食夢貘》(上)

「唉!我們的夜太短了,食夢貘還來不及吃掉我們的夢。」──古老的日本情歌這種動物叫作「巴庫」,或者叫「貘」,牠有吃掉夢的特殊能力。很多地方對牠的這種能力都有過描述。我收藏的一本古書中說,雄性貘身體似馬、臉似獅子、鼻子和獠牙似象、額似犀牛、尾似母牛、足似虎。而雌性貘外形與雄性大為不同,但書中沒有具體說明兩者有何不同。在向古中國學習的年代裡,貘的畫像通常被掛在日本人的房中,據說畫像如同這種動物本身一樣,同樣具有善的力量。我的古書中還記載了關於這一風俗的軼聞: 在《將星錄》裡,人們傳說源賴光在東海之濱打獵時,曾遇到一頭身如動物,卻口吐人言的貘。源賴光說:「既然世界和平寧靜,為什麼還有妖精存在?如果需要貘來消滅邪惡的鬼怪的話,那麼我們就應該把貘的畫像掛在屋內的牆上。這樣,就算邪惡的妖怪出現,也不能為非作歹了。」 接下來是一長串惡靈的名字和它們出現時的徵兆: 當母雞生下了軟殼蛋時,會有名叫「颱風妖」的魔物出現。當見到糾纏在一起的蛇時,會有名叫「禁足」的魔物出現。當看到狗跑起來耳朵翻捲在後邊,會有名叫「大洋」的魔物出現。 當見到狐狸口出人言,會有名叫「葛崴鼠」的魔物出現。當看到男人的衣服上沾染了血跡…See More
Jan 1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忠五郎的故事》(下)

「從此後的每個夜晚,我都依約去橋邊找那女子,她也如約在橋邊等我,然後帶我潛入水底,到大宮殿裡幽會歡好,如此過了五個多月。今晚,她肯定仍在老地方等著我。如果見不到她,我寧可死掉。因此,我現在必須動身了。求求你,老朋友,千萬別把這件事洩露給別人。」 年長的同僚聽完這故事後,驚訝異常,他深知忠五郎為人誠實,所言定然不虛,這一遭遇有可能是幻覺,而此類幻覺皆由外來邪力所致。如果忠五郎真的是被邪魔所蠱惑,輕率地給他意見,反而對他危害更甚。於是,老同僚親切地說道:「請放心吧,只要你能平安無事,我絕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去吧,去見那個女子吧。不過還是要注意點,我擔心你似乎被什麼邪物給迷惑住了。」 忠五郎對老同僚的忠告,僅報以淡然一笑,便匆忙離去。然而幾個時辰後,他又垂頭喪氣地回來了。老同僚奇怪地問道:「怎麼?你沒遇到她?」 「不,她不在那兒。」忠五郎搖頭道:「這還是她第一次失約呢!我相信再也見不到她了。我犯了錯,竟然把秘密告訴給你,以致毀了誓約,這真是太愚蠢了!」老同僚試圖安慰他,卻也是枉然。 突然,忠五郎癱倒在地,口吐白沫,仿佛得了瘧疾般,頭和腳都直打寒戰。這時,寺廟的晨鐘敲響了,忠五郎強撐著想要站…See More
Jan 1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忠五郎的故事》(中)

「我聽了這話,呆立當場,不知該如何答覆她。但心裡其實早就神魂顛倒樂意得很。來到橋下後,女子仍然拉著我的衣袖不放,並且在我耳旁悄聲說道:『請跟我來。』於是我們便一直沿著河堤向下走,越走水越深,漸漸淹到了腰際。我害怕起來,正打算掉頭回去,女子微笑著挽住我的手,說:『跟著我,您完全不必害怕!』「不知怎地,我被她一挽住,立時全身乏力,身不由己地被她拖著往河底走去,那情形就像在夢中一樣。我只覺得眼睛、耳朵、鼻子都被水淹塞了,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到,就這樣暈了過去。 「等到醒來時,我發覺自己身處一個豪華的大宮殿裡,四周亮如白晝,且乾燥暖和,一點也感不到濡濕寒冷。我不知道這是那兒,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來的。女子牽著我的手,穿過一間又一間房。這數之不盡的房間裡,每間都空蕩蕩地,而且盡皆富麗堂皇。不久,我們來到一間極盡奢華的大客房裡,客房盡頭處的壁龕前面,點燃著整齊的燭臺,一桌盛宴旁鋪著綉緞織錦的坐墊,卻不見賓客的踪影。 「女子請我在壁龕前的席位上坐定,自己也在對面坐下,說道:『這裡便是小女子的家了。貴殿願意和我一起生活在這裡嗎?』她嬌笑著問我話,我感到世上再也沒有什麼能比這笑聲更美妙了,登時脫口而出…See More
Jan 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忠五郎的故事》(上)

德川時代,江戶小石川住著一位名喚鈴木的「旗本」【註一】。他的府邸坐落於江戶河岸邊,距離中野橋不遠。在鈴木的家臣裡,有個下級武士,名叫忠五郎,他風度翩翩、和善可親、聰明機警,在同僚中頗受好評。忠五郎在鈴木屬下已侍奉多年,操守良好,從未有過錯失。但是最近,另外一些武士發現忠五郎每晚都要偷溜出去,直到黎明將至才回來。剛開始,同僚們礙於情面,並未對忠五郎的怪異行為進行干涉。大家認為他這麼做,或許是有著不得已的苦衷。而且忠五郎的夜出,也並未影響到正常的工作。 然而,日復一日,忠五郎的身子骨越來越差,面色也愈發蒼白。同僚們都很擔心,均覺此事大有蹊蹺,便決意查個究竟。一天傍晚,正當忠五郎又要從府邸裡偷溜出去時,一位年長的同僚喚住了他,將他拉到一邊,說道:「忠五郎,我的朋友,你最近天天晚上都不知去向,直到清晨才回來,其實這件事大家早就知道了。看看你自己吧,臉色這麼差,我們都很擔心。你是不是交了什麼損友,把身子給搞壞了?除非你能對自己的行為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們就有責任把這件事稟告給主公。──當然,無論何時,我們都是你的同僚手足,情誼深厚。但你要理解,你已經違反了府中的規矩,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們可…See More
Jan 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雉雞》(下)

「父親確實是盲了一隻眼睛,是右眼。這隻雉雞也是右眼失明。看來,牠果真是父親了。瞧,父親也時常這樣睜著單眼瞅著我們哩……真是可憐啊,牠現在心裡一定在想,『如今我是隻任人宰割的雉雞,與其讓獵人捉去殺了,還不如窩在兒子家裡討點吃的。』哈哈,你昨晚做的夢,竟然真的應驗了。」 說著,他轉過頭,朝妻子露出一臉猙獰的笑,就在妻子的眼皮底下,活生生地擰斷了雄雉的脖頸。 目睹如此獸行,妻子勃然變色,大聲尖叫道: 「啊!你,你這個惡徒!魔鬼!只有擁有魔鬼般黑心的人,才會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來……我嫁給你這個惡徒為妻,倒不如死了乾淨。」 丟下這憤恨的咒罵,妻子連木屐也來不及穿,就破門而出,奔向屋外。丈夫試圖拉住她的衣袖,被她奮力甩開了。她邊跑邊哭,赤足狂奔,直到跑進鎮子裡的莊頭家,才停了下來。 在莊頭面前,妻子涕泗交流,將自己昨晚做的夢、今早怎樣救下那隻雉雞,以及丈夫如何擰死雉雞等事,全部原原本本地向莊頭稟明。莊頭聽完,一面和藹地安撫她,一面頒下命令,緝拿她丈夫到案。 次日,丈夫被帶上大堂審問,他對殘殺雉雞一事供認不諱。於是罪名成立,莊頭宣判道: 「唯有心靈邪惡之輩,方能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吾之莊園,人…See More
Dec 28, 202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雉雞》(上)

從前,在尾張國【註一】的富山,有一對年輕的夫婦,住在荒涼幽寂的深山裡。 一天晚上,妻子做了個離奇的夢,多年前已經去世的公公,在夢裡對她說:「明天,我將會有性命之憂,妳一定要盡力救我!」 翌晨,妻子把這事告知丈夫,夫妻倆都大感驚奇,商量了起來。他們一致認為,這肯定是過世的老父遇到了什麼難事,才前來託夢。但那句含糊不清、指示不明的話,到底所指何事,兩人都茫無頭緒。 早飯後,丈夫出外辦事,妻子留在屋裡織布。不久,她被屋外一陣陣的呼喝之聲驚起,急忙跑出家門,定睛一看,只見本地莊頭【註二】正帶著一群跟班在狩獵,漸漸地靠近自己家。 妻子正眺望之際,一隻雄雉突地飛身掠過,迅速地鑽進了屋裡。霎時間,妻子想起了那場夢。「難道,難道這隻雉雞就是公公?」她暗暗思忖:「不管怎樣,我還是先救救牠吧!」於是,妻子眼疾手快地抓住雄雉,把牠塞入一個空米桶裡,再蓋上桶蓋。 片刻之後,莊頭的幾個跟班擁進屋裡,詢問妻子是否瞧見過那隻雉雞。妻子鼓足勇氣,大膽地搖頭否認。但其中一名獵人卻堅決斷言,那隻雉雞的的確確是飛進這間屋子裡的。這夥人便東搜西找,翻遍了每個角落,卻沒有人想到要打米桶來看一看。 最後,他們四處搜索無果,猜想雉…See More
Dec 23, 202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巨蠅的故事》(下)

那巨蠅一直盤繞不去,九兵衛不堪其擾,但礙於自己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不能殺生,便小心翼翼地捉住牠,放飛到屋外去。然而巨蠅過得片刻,又飛了回來。九兵衛只好又抓住牠,再次放飛出去。可是過了一會兒,大蠅還是飛回來了。九兵衛夫人感到其中必有情由。「我想,」夫人說道:「會不會是阿玉呢?聽說過世的人,如果心中有執念放不下,就會從黃泉歸來,變成蟲類。」 九兵衛笑答:「好吧,既然你這麼說,咱們就來給牠做個記號。」他再度抓住巨蠅,將其翅膀尾端用剪刀稍微剪去一小部分,然後把巨蠅帶到離家相當遠的地方放飛。 第二天,巨蠅竟然又飛回來了。九兵衛對此迷惑不解,覺得巨蠅屢屢回到自己家,可能有幽靈在作祟。為此,他再一次抓住巨蠅,用油漆將牠的全身及翅膀全都塗得紅彤彤的,帶到距離上次更遙遠的地界放飛。兩天之後,渾身塗滿紅漆的巨蠅再度飛回。至此,九兵衛終於相信了:「沒錯,肯定是阿玉這孩子。可是,她回來想幹什麼呢?」 夫人猛然醒悟,說道:「哎喲!她還有三十兩銀子託我保管著呢。看來,她是想讓咱們把這三十兩銀子拿出來,到寺裡替她做場法事。要知道,阿玉向來都很重視來生的。」 話音剛落,巨蠅「吧嗒」一聲從窗戶上掉了下來。九兵衛連忙拾起牠…See More
Dec 21, 202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巨蠅的故事》(上)

大約兩百多年前,在京都住著一位名叫飾屋九兵衛的商賈,他的店鋪開在寺町街上,位於島原路略為靠南的方向。九兵衛有一名侍女,喚作阿玉,老家在若狹國【註】。九兵衛夫婦非常疼愛阿玉,對她視若己出。然而阿玉卻不像其他女孩那樣喜歡打扮,從不穿任何漂亮服飾。雖然夫人為她置辦了多件美麗的衣裳,但即使是休假的時候,她也穿著樸素的工作服外出。 就這樣,阿玉在九兵衛家中工作了五年。有一次,九兵衛問她,為什麼一直不註重自身的衣著打扮呢?阿玉聽到這含蓄的責備,羞得面紅耳赤,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雙親過世之時,我年紀尚幼,又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姐妹。因此,雙親的後事全由我一人承擔。但孤苦伶仃的我,那裡有錢處理後事呢?於是我暗下決心,一定要籌到足夠的錢,將雙親的靈位安放到常樂寺裡,在那兒舉行超度亡靈的儀式。所以我儘量省吃儉用,無論是花錢還是穿衣,都考慮再三。大概是我太過節儉,令老爺感到我疏於儀態了。但現在,我已經存夠了一百兩銀子,無須再過分節儉。日後,我會穿著體面地出現在老爺面前。懇請老爺原諒阿玉此前的粗疏和無禮。」 阿玉的直言坦白,令九兵衛大為感動。他大聲稱讚阿玉是個孝順的好女孩,並親切地保證,此後阿玉可以隨心所欲地…See More
Dec 20, 202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癡女岡目的故事》(下)

八右衛門的雙親,為了此事特意前來探問,從談話中,他們依稀得知此病並非全因悲傷所致。父母商量了一下,勸兒子再婚,但八右衛門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堅稱絕不背棄與前妻的誓約。 此後,八右衛門的病情日趨嚴重,族人均不再抱以希望,但他的母親依然不放棄,她堅信兒子肯定隱瞞了什麼事情。這天,她來到八右衛門的病榻前,涕淚交流地勸說兒子講出患病的真正原因。八右衛門經不住母親的苦苦哀求,終於說道: 「母親大人,此事無論對您或是任何人,都頗難啟齒。恐怕我說了,您也不信。事實上,由於岡目在另一個世界裡仍然對我念念不忘,使得她無法投胎轉世,因此,從入土安葬後開始,每天晚上她都會回來睡在我身邊。有時我很懷疑她是否真的去世了?除了說話時低聲細語外,她的臉龐、她的舉止,竟和生前絕無二致。 「岡目時常叮囑我,不可將她回來的事情說出去。或許她是希望能與我共赴黃泉吧!倘若我孑然一身,隨她而去自然不妨。可是,正如母親您所教導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我首先要盡到的,是作為人子的責任。 「母親大人,現在我已將真相全部告訴您了。每天晚上,當我要躺下睡覺時,岡目就會回來,直到次日黎明寺裡的晨鐘響起,她才飄然而去。」 八右衛門的母親聽完事…See More
Dec 18, 2020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4)

Posted on January 30, 2021 at 9:36am 0 Comments

 

奉命保護妻子的兩個僕人,既勇敢又忠誠,且頗富心計。對於保護女子或小孩,都經驗十足。他們為了讓新娘放鬆緊繃的神經,盡揀些笑話來聊天。新娘與他們閒聊多時,談笑風生,幾乎將畏懼之心拋到了九霄雲外。

不覺間,新娘倦意萌生,便上床就寢。兩個僕人手執兵刃,坐於屋角的屏風後,弈起棋來。他們說話時儘量壓低嗓門,以免打攪到新娘。

 

新娘如嬰兒般沉沉睡去。但丑時一至,鈴聲又響,恐怖淒迷,令人膽喪。新娘一驚而醒,聽到那手鈴聲再度緩緩逼近………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3)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1 at 5:00pm 0 Comments

當晚,新娘打算早早睡下,不再去想恐怖的事。然而丑時一到,又是一陣激烈的犬吠聲,接著手鈴聲再度幽幽地從後花園裡響起。新娘想起身叫人,卻依然只是徒勞。那女子的黑影又飄進屋來,嘶聲喊道:

「滾出去!而且不能告訴任何人原因。如果妳對『他』說了,我會把妳撕成碎片!」

 

就在同一時刻,丈夫正躺在居城的乾草堆上,喃喃自語,想念著嬌妻。

天光破曉,又一個清晨來臨了,武士由主公的居城回到家中。

妻子一見到他,立刻跪倒在地,哀求道:…

Continue

小泉八雲《食夢貘》(下)

Posted on January 11, 2021 at 8:25pm 0 Comments

「我夢見自己站在四面都是白色高牆的屋子裡,但是在房間光禿禿的地板上沒有我的影子。我看到自己的屍體放在一張鐵床上,我是何時死的,是怎樣死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六七個女人坐在床邊,我完全不認識她們。她們既不年輕也不老,都穿著黑衣,我知道她們都是守靈人。她們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周圍也毫無聲息。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時候不早了。

 

「與此同時,我意識到房間裡有些莫可名狀的東西,讓我的心變得沉甸甸地──某種無色無臭、使人麻木的力量正擴散開來。守靈人開始心神不安地彼此交換著眼色。我知道她們也害怕了。她們一個接一個,悄無聲息地站起來,像影子般輕盈地離開了房間。只有我和我的屍體留在那裡。

 …

Continue

小泉八雲《食夢貘》(上)

Posted on January 9,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唉!我們的夜太短了,食夢貘還來不及吃掉我們的夢。」──古老的日本情歌

這種動物叫作「巴庫」,或者叫「貘」,牠有吃掉夢的特殊能力。很多地方對牠的這種能力都有過描述。我收藏的一本古書中說,雄性貘身體似馬、臉似獅子、鼻子和獠牙似象、額似犀牛、尾似母牛、足似虎。而雌性貘外形與雄性大為不同,但書中沒有具體說明兩者有何不同。在向古中國學習的年代裡,貘的畫像通常被掛在日本人的房中,據說畫像如同這種動物本身一樣,同樣具有善的力量。我的古書中還記載了關於這一風俗的軼聞:

 

在《將星錄》裡,人們傳說源賴光在東海之濱打獵時,曾遇到一頭身如動物,卻口吐人言的貘。源賴光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