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安藝之助的夢》(3)

碧海揚帆,一路無話,坐船順利抵達萊州島。島民們聞訊,紛紛聚集在岸邊的沙灘上,歡迎總督大人駕臨。 安藝之助履新伊始,即勤政愛民,事必躬親。頭三年,他在幾位能吏輔佐下,將主要精力放在制定律法規章上,讓一切都有法可循,有章可依。等一切都步入正軌後,萊州島逐漸政通人和、欣欣向榮起來。從此,安藝之助除了按照傳統參加一些祭典儀式外,並無特別需要關注的事宜了。領地內不再有疾病與貧窮,土地肥沃,物產豐饒;百姓安居樂業,遵紀守法。人人都盛讚安藝之助治理有方、功德無量。 就這樣,安藝之助統領萊州二十年,加上最初的三年,他在島上度過了二十三年的歲月。他和公主幸福恩愛,哀傷的陰影從不曾侵入他們的生活。 然而,就在第二十四年,一個不幸的變故降臨了。為安藝之助生下五男二女的愛妻,在這一年因病去世了。安藝之助悲慟不已,在番凌江畔為妻子舉行了盛大的葬禮,將她葬於風景清幽的山頂上,並立下一塊石刻墓碑。 安藝之助對愛妻的亡故,始終難以釋懷,漸感人生無趣,興味索然,遂生厭世之心。 常世國王聞知安藝之助傷悼亡妻,肝腸寸斷,已幾不欲生的消息,急忙派了一位使者來到萊州。使者致哀後,對安藝之助說道: 「常世國王有旨:令萊州總督即刻…See More
10 hours ago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安藝之助的夢》(2)

待安藝之助用過茶點後,適才那兩位紫衣嚮導再度趨身近前,躬身致禮,畢恭畢敬地輪番說道: 「我等特來向您稟明……此次恭迎尊駕至此的原因是……敝國國王希望能招您為駙馬……而且,您今日就要與公主殿下成婚……我等即刻帶您覲見君上……君上早已恭候您多時了……不過,請尊駕先換上已訂製好的朝服。」 說完,兩人一起走到一個鑲金大衣櫃前,打開櫃門,從中選出各式做工精細的頭冠、束腰、朝服等,服侍安藝之助穿戴整齊。經過這一番打扮,安藝之助上上下下煥然一新,儼然一副駙馬爺的氣派。 一切打點就緒,安藝之助離開待客室,來到了正殿之上。 常世國國王頭黑冠,身著黃袍,端坐於御座上。左右兩邊的文武百官如寺廟裡的塑像般,神情肅穆,凝然不動。 安藝之助走到正殿中央,跪倒在地,向國王三叩首行禮。國王面色慈和,親切地說道: 「孤家召你來此的目的,想你盡已知曉,孤要將唯一的女兒下嫁與你。婚禮即刻舉行。」 國王此言方畢,喜樂隨即奏響,一長列美麗的宮娥從羅帳魚貫而出,引著安藝之助步向新房,公主已在房中等候多時。 那新房面積甚大,眾多的達官顯貴早已齊聚於此,共同見證這場王室大婚。大夥一看到安藝之助,紛紛上前致禮道賀。安藝之助拱手相謝,而…See More
Tuesda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安藝之助的夢》(1)

在大和國【註二】十市郡一帶,住著一位名叫宮田安藝之助的鄉士。 (小泉八雲按:在此,我必須告訴各位:所謂鄉士,是日本封建時代,相對上士、藩士而言,地位很低的武士階級。他們擁有的領地石數相當少,還要自己參與農事。) 安藝之助家的後院裡,有一株大古杉樹,參天而起、枝繁葉茂。每逢酷暑盛夏,安藝之助就躲到古杉樹的樹蔭下納涼休憩。這日午後,他邀了兩位同為鄉士的朋友,在古杉樹下飲酒閒談。夏日炎炎最易使人萌生倦意,又兼酒意上湧,安藝之助漸感疲乏,昏沉欲睡,便向朋友道了聲歉,就地躺倒在樹下睡了過去。朦朦朧朧間,做了一個夢: 他夢見自己躺在後院裡,隱約看到一列壯觀排場的隊伍──好似那些大官出巡一般──正越過附近的山丘,緩緩向此處行來。於是他趕忙起身,想瞧個究竟。 隊伍漸行漸近,果然堂皇富麗,安藝之助前所未見。走在最前面的,是幾個衣飾華麗的年輕僕從,拉著雕龍漆鳳的豪華宮車,宮車冠蓋上垂下長長的寶藍色絲絛,顯得貴氣十足。 車隊行至安藝之助家門口,緩緩停下,一位氣度不凡的男子──顯然是這群人的為首者,越眾而出,向安藝之助深一躬,說道: 「請恕敝人冒昧。我乃常世國之臣子,敝國國王令我來此奉上敬安,並恭迎貴殿造訪敝…See More
Nov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下)

轉瞬間,菩薩已經騎白象來到了寺廟前。雪白的大象昂首挺立,菩薩全身發出聖潔的光芒,就像山間的月色,皎潔神秘,妙不可言。 高僧和小沙彌忙不迭地叩首膜拜,口中誦著佛經。突然獵人從高僧背後暴起發難,彎弓搭箭,拉個滿懷,「颼」地一箭,筆直地朝渾身散發白光的菩薩射去。這一箭正中菩薩的胸脯,幾根毛掉了下來。 驀地,天邊雷鳴電閃,一片炸雷聲中,白光消失了,奇景也隨之消失。寺廟前空無一物,只剩下無邊的黑暗。 「哦,可悲的人!」高憎語調中充滿羞愧和失望,顫抖地哭喊道:「你這卑鄙無恥的邪徒,你做了些什麼啊?你到底做了些什麼啊?」 獵人毫不介意高僧的責備與抱怨,禮貌地說道: 「尊敬的大師,請您冷靜下來,聽我說。您也許會覺得,能親眼見到普賢菩薩,是憑著經年累月的修行。但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也只有您能見到菩薩,我和小沙彌是絕對見不到的。 「因為,凡人由於無識與慧根淺簿,與神佛顯聖是無緣的。而您作為高僧,潛心修習佛學,受到了佛的啟示,卻有可能見到菩薩的真身。但我只是個無知的獵人,謀生的手段就是殺戮,而這個職業在菩薩看來是不容許的。那麼,我又怎麼可能看見菩薩呢? 「然而,我和小沙彌卻一起見到了您所能見到的聖景。所以,…See More
Nov 17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上)

從前,在京都近郊有座愛宕山,一位得道高僧在此濳潛心修行,傾盡畢生心血,精研佛法。他居住的小寺廟遠離附近的村莊,因此無法得到日常的補給。但一些虔誠的村民,每個月都會定時給高僧送去米和蔬菜。…See More
Nov 1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下)

當天深夜,關內正在中川府邸的侍衛室內值夜,一個陌生的年輕武士,忽然無聲無息地躡了進來。他裝束華貴氣派,緩步走近關內,微一躬身,行禮道:「我叫式部兵內,初次拜訪,請多關照。您似乎不認得我了?」 他話聲雖然低沉,但鏗鏘有力,字字句句直鑽入關內的耳裡。關內驚異地發現,這武士俊俏的臉,恍惚似曾相識。那淺淺的笑意、靈動的眼神、微張的嘴唇,還有輕蔑挑釁的神情,十足與白天被自己吞下肚的,茶碗裡的面孔一模一樣。 關內冷靜地答道:「不,我向來都不認識你!」同時反問道:「斗膽請教,閣下到底是如何潛入此地的?」 要知大名的府邸,無論晝夜均戒備森嚴,除非守衛者疏忽,否則若無人引領,想潛入府邸中是絕無可能之事。 「呀,難道你真的不認識我了?」來訪者靠得更近了,以一種堅定的聲音說道:「是的,你沒有認出我!現在你必須承擔今晨對我造成的致命傷害的後果。」 關內聞言,立即拔出腰間的肋差【註三】,向那武士的咽喉戳去,但是刀鋒似乎沒有刺中要害。闖入者悄然從他側面滑到臥室牆邊,變成影子穿牆而去。如同燭光穿越燈籠紙一般,竟沒有在牆壁上留下任何痕跡。 第二天,關內將這件令人疑竇叢生的事情,告訴給同僚們。同僚們都大為震驚,昨夜發生…See More
Nov 1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上)

你是否曾經登上某個古塔的樓梯,在黑暗中拾階而上,四面掛滿蜘蛛網,一片漆黑之中,唯有你孤身一人?或者,你是否曾沿著海邊小徑,朝懸崖走去,只想在犬牙交錯的山邊轉角處,為自己尋覓一處歇腳之地?從文學觀點看來,這種體驗的情感價值藉助感覺的力量得以證實,而恰恰是那種銘刻於心的生動喚醒了這種感覺。 在日本的古書中,奇怪地保留了某些結局的幻想空間,它能讓人產生與之相類似的情感體驗……也許作者偷懶;也許他與出版商發生了爭執;也許他突然被人從桌前喊走,再也沒有回來;也許他正在寫中間的某個句子時被死亡召喚。 但無人能告訴我們到底為什麼這些作品沒有完成……我舉一個典型的例子: 大約在二百二十多年前的元和【註一】三年(西元一六一七年)元月四日,佐渡國【註二】的大名中川氏,帶著侍衛們進行新年巡視,路經江戶治下的本鄉白山時,見山腳下有一家茶屋,一干人等便入內飲茶歇息。中川隨行的部屬裡,有一個名叫關內的近衛武士,感到非常口渴,自己斟了滿滿一大碗茶,端起來舉到唇邊,正要喝下。突然,瞥見茶碗中竟然有一張清秀的面孔,浮現於透明澄黃的茶水之上。關內大驚失色,慌忙扭頭四顧,但並無一人在他身旁。 茶碗中出現的那張臉,從髮式上看…See More
Nov 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風俗》

他是個上了年紀、衣著整潔的禪宗僧人,擅長插花和一些古代的手藝。有時候他會來看望我。儘管他對很多舊信仰持反對態度,不相信預言與夢兆之類的東西,要求人們只相信佛法,但他的信徒們還是很愛他。持禪宗信仰的僧侶很少抱有懷疑論,但我這位方外之友卻頗有些搖擺不定。最近,我們在一起談論死亡,他給我講了些讓人毛骨悚然的事。  「鬼神之事,我是有些懷疑的。」他說: 「有時會有施主告訴我看到了鬼,或者自己做了個奇怪的夢,不過稍加詢問,我就會發現這些事情從道理上都解釋得通。 …See More
Nov 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向日葵》(下)

這種情形沒有持續多久。當他唱出「今日」這個詞時,低沉沙啞的嗓子意外地變得渾厚而柔和,其美妙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更加不可思議的變化發生了,他的音色變得圓潤清亮,如同管風琴般音階豐富,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扼住了我。他施了什麼魔法?他發現了什麼秘密──這個愁容滿面的流浪者?啊!這世界上再沒有誰能像這樣歌唱了吧?他的歌聲悠揚,漸漸低沉──房屋、草地,所有眼前可見的東西都在我面前顫抖漂浮。我本能地,畏懼這個人。我幾乎有些恨他了,因為他的歌聲裡似乎有一種能夠控制我的力量。這讓我既憤怒又羞愧,臉都紅了。 那個豎琴師拿了六便士,連聲謝謝都也沒有說就大步離開了。 羅伯特憂鬱地說: 「他的音樂都快讓我哭了。」這話使我的頭腦更加混亂。 「但是我覺得他肯定是個流浪漢。流浪漢是壞人,他們都是男巫。我們還是回樹林裡去吧。」 我們又爬上山,蹲在松樹下光影斑駁的草地上,俯視著遠方的小鎮和大海。不過我們沒有像開始那樣玩鬧了:那男巫的魔音影響了我們。 「或許他是個小妖精,」我壯起膽子說:「要不就是個仙人?」 「不,」羅伯特說:「他只是個流浪漢,而且說不定是個壞人。你知道,他們會偷小孩。」 「要是他到這兒來,我們該怎麼辦?」我…See More
Oct 2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向日葵》(上)

他在屋後林木蔥鬱的小山上,羅伯特和我正在尋找仙人圈【註】。羅伯特八歲了,長得眉清目秀,而且非常聰明。我則剛滿七歲,對羅伯特敬畏有加。這是八月裡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溫暖的空氣中蕩漾著樹脂的清香。我們沒找到仙人圈,卻在茂密的草叢中拾到了不少松果。我講了一個威爾士的古老故事給羅伯特聽,說是一個男人本想找個地方睡覺,無意間跑進了一個仙人圈裡,從此他消失了七年。等朋友們將他從魔法中解救出來後,他卻就此不吃不喝,也不能說話了。 「知道嗎,他們只吃針尖。」羅伯特說。 「誰?」我問。 「小妖精。」羅伯特回答。 他的話讓我既驚訝又害怕,一時靜默無言。但是羅伯特又突然喊了起來: 「那兒有個豎琴師!他朝這座房子走過來了!」 我們跑下山坡去聽豎琴彈奏。那個豎琴師並不像圖畫書中風塵僕僕的遊吟詩人,而是個黝黑強壯、衣衫濫褸的流浪漢,擰一起的黑眉下閃爍著一雙粗野的黑眼睛。與其說他像個遊吟詩人,倒不如說他像個磚瓦匠呢──他的衣服還是燈心絨的! 「假如他打算用威爾士語唱,那就太妙了。不是嗎?」羅伯特低聲說。 我對此不以為然,一言不發。豎琴師將豎琴──一個龐大的樂器──擺在我們的門階上,用他骯髒的手指掃過琴面,發出響亮的…See More
Oct 24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死靈》

野本彌治右衛門是越前國【註】的地方官,在他去世後,其下屬串通起來,企圖蒙蔽他的親屬,侵吞遺產。…See More
Oct 2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力馬鹿》

他名叫「力馬鹿」,意思是力氣很大;但是,人們都叫他「頭腦簡單的馬鹿」,或者「傻大力」──因為他的心智永遠停留在孩童時代。就算在蚊帳裡點燃火柴,燒掉了整幢房子,看到火光沖天,他也會高興地直拍手。所以,大夥對他都很和善,誰也不願和一個傻子過不去。 力馬鹿長到十六歲時,已經是一個高大強壯的小夥子了。但他的智商還停留在兩歲的光景,一心只想著和稚童們幸福無憂地玩耍。鄰家那些稍大一點、四歲到七歲的孩子,都不願和他一起玩了,因為他無法理解歌謠和遊戲的內容。他最喜歡的玩具是掃帚柄,把它當成木馬,天天騎它……,一次可以玩上幾個鐘頭。…See More
Oct 1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十六櫻

在伊予國的和氣郡,有一株歷盡滄桑的老櫻樹,聲名遠揚,被人們稱為「十六櫻」。這一名字的由來,乃是因為此樹開花的日子,都在每年舊曆的一月十六日──並且僅開這一天。本來櫻樹的自然習性,是要等春季才開花,而此樹卻在如此大寒的時節裡綻放花蕊,實在令人驚奇。其實,在這株老樹裡,棲住著某人的魂靈,方才導致「十六櫻」並不藉由自身的生命力而開花。 那人是伊予國的武士。這株櫻樹,原先生長於武士的庭院內,通常在三月底或四月初開花。當武士還是個孩子時,經常在樹下玩耍。他的父母、祖父母和列祖列宗們,伴著櫻樹的一次又一次花開花落,度過了了漫長的年月,盡皆壽過百歲。每逢春季來臨,他們就在色彩明豔的長紙箋上,書寫下讚頌櫻樹的和歌。後來,武士自己也活到耄耋高壽,子女們個個都先他而去。這世上除了老櫻樹外,再也沒有能令孤獨的老人喜愛的事物了。不料,某年的夏天,這株老櫻樹竟然枯萎而死了。 老櫻樹的凋亡,讓老人極度悲傷。好心的街坊鄰里們,找了株長勢喜人的幼櫻樹,種在老人的庭院裡,希望能藉此安慰老人。老人強作歡顏,向鄰居們道謝。然而實際上,他太喜愛以前那株老櫻樹了,天底下任何事物,都已經無法寬慰他內心失樹的哀痛。 老人冥思苦想,…See More
Oct 14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青柳的故事(5)

在一片喜氣洋洋的祝福中,友忠和青柳舉行了隆重的婚禮。細川政元和各位大臣們,紛紛拿出貴重的禮物,饋贈給這對新人。 流年似水,眨眼間,友忠和青柳已經成婚五年了。孰料天有不測風雲,一日清晨,青柳正與丈夫聊著家庭瑣事,猛地,她慘呼一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隨即面色蒼白,全身僵硬。片刻後,青柳有氣無力地對友忠說道: 「夫君,請原宥我適才粗魯的喊聲──但那疼痛實在來得太突然了。唉!你我之姻緣,實乃前世宿因所定,我本以為這份美好的感情,會生生世世延續下去,讓我們永遠都在一起。可惜,如今緣分己盡,我們再也不能長相廝守了。你以後要殷勤佛事。我……我就要離開人間了。」 「啊,別胡說了!」友忠驚愕地安慰道:「親愛的,只是些小毛病,你躺下歇會兒,很快就會沒事的。」 「不,不是的!」青柳說: 「我的確就快死了。事到如今,也沒必要瞞著你了。夫君,實際上我並不是人類,我是個柳樹精魂──靈魂是柳樹的靈魂,心也是柳樹的心。 「就在此刻,有人正在砍我的樹幹,那是我力量所不能阻止的。我要死了。別哭,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請你快……快為我唸佛經吧!快……啊……」 在友忠的哭泣聲中,青柳扭過了頭,把臉隱藏在袖子下。緊接著,她的…See More
Jul 3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蓬萊》(下)

不過,在蓬萊依然有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國的作家並沒有提及。我指的是蓬萊的空氣,此乃蓬萊所獨有的。因此,蓬萊的陽光比別處的陽光白得多,這種乳白色的光不會使人目眩,它極為清冽,卻又非常柔和。這種空氣非人世所有,它存在於很久很久以前,久得讓人想起來就心生懼意。它並非由氣體組成,而是由魂靈組成,由億萬代人的魂靈──那些與我們的思考方式完全不同的人的魂靈──組成的半透明的、巨大的物質。無論那個凡人吸入了這種空氣,他便將這些令人戰慄的魂靈帶入了自己的血液中。這些魂靈改變他的感覺,改造他的時空觀念,讓他如它們那樣去看、去感覺、去思考。按它們的看法,蓬萊可能是如下的樣子── 因為在蓬萊沒有邪惡,所以人心永遠不會變老。由於心永遠年輕,蓬萊的人自生至死都在微笑──除了神靈將悲哀送給他們時。他們會掩住臉龐,直到悲哀消失。蓬萊的人們彼此間充滿了愛和信任,如同一家人一般。女人的聲音婉轉似鳥鳴,因為她們的靈魂如同鳥兒般輕盈;少女們嬉戲時搖動的雙袖,就像寬大柔和的鳥翼在鼓動。在蓬萊,人們只需躲避悲哀,因為他們無需羞愧;人們出門無需上鎖,因為這裡沒有賊;無論日夜,家家門戶大開,因為人們無需畏懼。儘管此處的人們是凡人…See More
May 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蓬萊》(上)

晴空湛藍高遠,海天間薄霧迷離。春日這美妙的清晨時光。天空與大海,一望無際,蔚藍浩瀚。前方,波浪閃著銀光,水面捲著漩渦,即便更遠處目力難及,色彩也毫無變化。碧海藍天幽渺交織,融為一色。水平線杳不可見,唯見蒼穹如蓋,跨越宇宙上空,愈遠愈深。在那遼闊深藍中,隱約可見一座宮殿的高塔,它有著高高突出的屋頂、月牙般的曲線,散發著奇妙而古老的光影,在陽光映照下宛若遙遠的記憶般悠遠…… 我所描繪的是一幅畫,那是一幅掛在我屋內牆上的日本絲絹長軸。它的名字叫《蜃気樓》,意為「海市蜃樓」。不會錯的,那的確是一個海市蜃樓。那兒有蓬萊聖地幽微的人口,有龍王新月形的宮殿。儘管此畫出自今日的日本畫師之手,但它所描繪的,依然是兩千一百年前的中國式風情。大部分中國的古書,都是這樣描繪蓬萊的:蓬萊無死無憂無寒冬。這兒的花朵永不凋謝,果實也從不墜落。如果有人能嚐到這種果實,那怕只嚐上一口,就再也不會感到饑渴。在蓬萊生長著被施過法的異卉「青靈芝」、「六合葵」和「萬根湯」,它們能治癒所有的疾病。這裡還生長著仙草「養神子」,它能起死回生;這種仙草只能用一種喝了就能永保青春的仙水來灌溉。蓬萊的人吃飯用的碗極小極小,但碗裡的飯無論怎…See More
May 4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下)

Posted on November 15, 2020 at 4:17pm 0 Comments

轉瞬間,菩薩已經騎白象來到了寺廟前。雪白的大象昂首挺立,菩薩全身發出聖潔的光芒,就像山間的月色,皎潔神秘,妙不可言。 

高僧和小沙彌忙不迭地叩首膜拜,口中誦著佛經。突然獵人從高僧背後暴起發難,彎弓搭箭,拉個滿懷,「颼」地一箭,筆直地朝渾身散發白光的菩薩射去。這一箭正中菩薩的胸脯,幾根毛掉了下來。

 

驀地,天邊雷鳴電閃,一片炸雷聲中,白光消失了,奇景也隨之消失。寺廟前空無一物,只剩下無邊的黑暗。 …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上)

Posted on November 13,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從前,在京都近郊有座愛宕山,一位得道高僧在此濳潛心修行,傾盡畢生心血,精研佛法。他居住的小寺廟遠離附近的村莊,因此無法得到日常的補給。但一些虔誠的村民,每個月都會定時給高僧送去米和蔬菜。



在這些虔誠的村民中,有一個時常在山上打獵的獵人。一天,這個獵人背了一袋米去送給高僧,高僧對他說: 

「施主,我必須告訴你一件奇異的事情,它就發生在上次和你見面之後。我真的不明白,如此神聖的事情,怎麼發生在如此卑微的我身上。

 …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下)

Posted on November 5, 2020 at 3:25pm 0 Comments

當天深夜,關內正在中川府邸的侍衛室內值夜,一個陌生的年輕武士,忽然無聲無息地躡了進來。他裝束華貴氣派,緩步走近關內,微一躬身,行禮道:「我叫式部兵內,初次拜訪,請多關照。您似乎不認得我了?」 

他話聲雖然低沉,但鏗鏘有力,字字句句直鑽入關內的耳裡。關內驚異地發現,這武士俊俏的臉,恍惚似曾相識。那淺淺的笑意、靈動的眼神、微張的嘴唇,還有輕蔑挑釁的神情,十足與白天被自己吞下肚的,茶碗裡的面孔一模一樣。 

關內冷靜地答道:「不,我向來都不認識你!」同時反問道:「斗膽請教,閣下到底是如何潛入此地的?」

 …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上)

Posted on November 5, 2020 at 3:24pm 0 Comments

你是否曾經登上某個古塔的樓梯,在黑暗中拾階而上,四面掛滿蜘蛛網,一片漆黑之中,唯有你孤身一人?或者,你是否曾沿著海邊小徑,朝懸崖走去,只想在犬牙交錯的山邊轉角處,為自己尋覓一處歇腳之地?從文學觀點看來,這種體驗的情感價值藉助感覺的力量得以證實,而恰恰是那種銘刻於心的生動喚醒了這種感覺。 

在日本的古書中,奇怪地保留了某些結局的幻想空間,它能讓人產生與之相類似的情感體驗……也許作者偷懶;也許他與出版商發生了爭執;也許他突然被人從桌前喊走,再也沒有回來;也許他正在寫中間的某個句子時被死亡召喚。

 

但無人能告訴我們到底為什麼這些作品沒有完成……我舉一個典型的例子: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