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河畔
  • Male
  • Surakarta,Jav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梭羅河畔'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梭羅河畔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梭羅河畔's Page

Latest Activity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5)

漸漸離小山不到二百米達了,號兵竟又莫名其妙地吹起衝鋒號來:帝大丹,帝大丹!帝……「殺!」弟兄們莫名其妙地跟著減「殺!」一股勁三四連人都到了小山的底下。山上並沒有一個敵人。大家越弄越莫名其妙了。營長騎著一匹黑馬從後面趕了上來。白郎林手槍擎得高高的,像督戰的神氣。於是,弟兄們又都趕著衝到了小山的頂上。「到底是一回什麼事呀?媽的!」大家都定神地朝小山底下一望,那下面:— —天哪!那是一些什麼東西呢?一片狂闊的海,——人的海!都給擠在這山下的 一條谷子口裡。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一大群,一大群!……有的還牽著牛, 拉著羊,有的肩著破碎不堪的行囊、鍋竈,……哭娘呼爺地在亂竄亂跑,一面舉著 倉皇駭急的目光,不住地朝小山上面打望著。「是老百姓嗎?這樣多呀!」大家都奇怪起來。接著又是一個衝鋒,三四連人都衝到了小山的下面。老百姓們像翻騰著的大海中的波浪,不顧性命地向谷子的外面奔逃。孩子,婦…See More
Sep 25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4)

隊伍又迅速地轉過了好幾個村莊。路上,荒涼得差不多同原始時代一樣。沒有人,沒有任何生物。老百姓的屋子裡全空的,有好一些已經完全倒塌下來了;要不然就只有一團烏黑的痕跡。這,大約是老百姓們在臨行的時候下著很大的決心的表 呢。沒有了絲毫的東西懸掛在他們的心坎裡,走起路來是多麼的暢快啊!「你看!他們寧肯這樣下決心地掃數跟著別人一同走,倒不願留在這兒長住著。 這就完全是為了那麼些個原因啊!」李海三時常很鄭重地,偷偷地指著沿路所見到 的各種情形,一樣一樣地告訴給王大炮聽。到正午,太陽簡直燒得弟兄們無法可施了,有好些都暈倒下來。口中吐出許多 雪樣的唾沫,一直到面顏灰白,完全停歇了他們的呼吸為止。「天哪!」好容易才有命令下來:教停住在一個比較陰涼的小山底下吃午飯。三下午,天上畢竟浮起了幾片白雲,曠野不時還有微微的南風吹動,天氣好像是 比較陰涼得多多了。弟兄們都透回了幾口問氣,重新地放開著大步,奔逐著這無止境的征程。曠野裡簡直越走越荒涼得不成世界啊!漸漸地,連一座不大十分完整的蘆葦屋…See More
Sep 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3)

第三天,……第四天,……仍舊沒有看見傳下來出發的命令,天氣已經漸漸地熱得令人難熬了。兵舍裡一股一股的臭氣蒸發出來,弟兄們盡都感受著一陣陣噁心和頭痛。汗也涔涔地流下來,衣服都像給浸濕在水裡。「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老子……」要不是李海三壓制他一下,王大炮簡直就想在這兵舍裡造起反來。其他的弟兄們也都是一樣,面部都掛上了異常憤怒的表情。雖然連長和排長都 來告訴過他們了:「只等上面一有不必出發了的命令下來時,就可以放你們走出兵舍。」但他們都仍舊還是那麼憤憤不平的。趙得勝聽見連長說或者還有可以不出發的希望,他的心中立刻就活動了許多, 他又將那張請長假的紙條從乾糧袋裡拿出來了,他準備再求班長給他遞上去。「班,班長!假如真的不再出發的話,我,我要求你老人家「你又來了!你又來了!你!——你!」趙得勝一嚇,又連忙戰戰兢兢地把那隻拿紙條兒的手縮了回來。帶著可憐的,…See More
Jul 2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2)

李海三一句一句地逼上去,王大炮可逼得沈默了。他把他那兩隻龐大的眼珠子 向四圍打望了一回,然後又將那片快要沈沒了下去的太陽光牢牢地盯住。「真的呢?」他想,「趙得勝原來不曾想過要出來當兵啦!……他雖然不曾幹過農民協會,但據他自己說,他從前也還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農民呢!……譬如說: 像我自己這樣的人嗎!……」他沒有閒心再往下想了。他突然地把視線變了一回,昂著頭,將牙門咬得硼緊, 然後又用手很鄭重地在李海三的肩上拍了一下:「老李!你說的,如果上火線時,是不是一定會遇著那班人呢?」「上火線?你老這樣性急做什麼啊!」李海三又對他笑了一笑。他的臉兒窘得更紅了。他想起他在特務連裡當了四年老爺兵,從沒有打過一次仗,不由的又朝李海三望了一下。雖然他的話兒是給李海三窘住了:但他總覺得他的心裡,還有一件什麼東西哽著,他須得吐出來,他須向李海三問個明白。李海三是當過十多年兵的老軍戶,而且還被那班人俘虜去過兩回, 見識比他自己高得多,所以李海三的一切都和他說得來。自從他由旅部特務連調到 這三團一營三連來當班長以後,漸漸地,他倆都好像是走上了那麼一條路道。他還…See More
Jul 13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夜哨線》(1)

一隊伍停駐在這接近敵人區的小市鎮上,已經三天了,明天,聽說又要開上前線 去。趙得勝的心裡非常難過,滿臉急得通紅的。兩隻眼睛夾著,嘴巴癟得有點像剛 剛出水的鮎魚;涎沫均勻地從兩邊嘴巴上流下來,一線一線地掉落在地上。他好容易找著了劉上士,央告著替他代寫了一張請長假的紙條兒。準備再找班長,轉遞到值星官和連長那兒去。大約是快要開差了的原故呢,晚飯後班長和副班長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趙得勝急得在草地上亂竄亂呼。「你找誰呀,小憨子?」趙得勝回頭一望,三班楊班長正跟著在他的後面裝鬼臉兒。趙得勝很吃力地笑 了一下:「我,我尋不到我們的班長,他,他,……」「那邊不是李海三同王大炮嗎?你這蠢東西!」楊班長用手朝西面的破牆邊指了一指。趙得勝笑也來不及笑地朝那邊飛跑了過 去。他瞧著,班長同副班長正在那牆角下說得蠻起勁的。「什麼事情呀,小憨子?」王班長的聲音老有那麼大,像戲臺上的花臉一樣。「我,我,我,……」趙得勝的心裡有點不好意思了。「你又要請長假嗎?」「我,我,報告班長!……我,……」「你真是一個蠢東西呀!」班長像欲發脾氣般地站起來了,趙得勝連忙嚇得退下幾步。他有點怕班長,他…See More
Jul 1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8)

六入夜,梁局長從縣城裡請求了一營大兵親自趕來,曹家壟只剩了一團冷靜的空氣。據偵探的報告:「亂民已經和雪峰山的匪人取了聯絡,陳字嶺、張家蛇、嚴坪 寺周圍百餘里都沒有了人煙,統統逃到雪峰山去了。」梁局長急得雙腳亂跳,三四天中損失了一百多團丁和槍械不算,還弄得縱橫這樣遠沒有人煙。自己的飯碗敲碎,回到總局裡去更交不了差。憤怒地,他展望著這淩亂的原野,心火一陣陣地往上冒。再看看這一營大兵, 自家非常惋惜地感覺得無用武之地,猛然他發出來一個報復似的命令:「四面散開,把大小的茅瓦屋統統給我放它一把火!媽媽的,斷絕他們的歸路!半個時辰之後,紅光瀰漫了天空。壟中沈靜了的空氣,又隨著火花的閃爍而漸 形活躍起來。1933年6月10日作於上海,9月17日修正。See More
Jul 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7)

大家立刻回轉頭來,高鼻子大爹一手提著一個男子,一手提著一個女人,笑嘻嘻地向大家一摔!「呀!王滌新你這狗入的還沒有死嗎?」林道三跑上來一腳,踢去五六尺遠!「唔,救……」「這是一個妖精,媽媽的,幹死她!」「哈哈!」「媽媽的,誰要幹這臭婊子!拍!——」一個大巴掌打在花大姐的臉上。「哈哈!帶到那邊去!綁在那三個團丁一起!」大家又是一陣搜索!一個老太婆跑出來,手戰動地敲著木魚,回中「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地唸着。「這要死的老東西!」僅僅鄙夷地罵了一句,並沒有人去理會她。大家搜著,仍舊沒有捉到何八爺!失望的,沒有一個人肯離開這個莊子。「不要急,你們讓我來問她!」高鼻子大爹笑嘻嘻地說。「告訴我,花大姐! 你說出來我救你的性命:你家的爺躲在哪裡?」「老爹爹!只要你老人家救我,我肯說。不過,放了我,還要放了他!……」…See More
Jun 1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6)

何八爺哭喪似的。梁局長從容地喝了一口茶,眼睛仰望著天花板出神地想著。 半晌,他才漸漸地把頭低下來,朝著何八爺皺了一皺眉頭,很輕聲地說道:「就是這樣吧!我暫時交給你四個人,八翁,你先回去,把那幾個主使的傢夥先抓下來。假如事情鬧大了,我立刻就調人來救你的急!」「謝謝你!」失望地,何八爺領著四個老槍似的團丁垂頭喪氣地跑回來,天色已經漸漸地烏黑起來了。是四更時分,在雲普叔的家裡:立秋拖著疲倦的身子從外面歸來,正和雲普叔說不到三五句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門聲音!自己的病差不多好全了,為著體恤兒子的疲勞起見,雲普叔自告奮勇地跑去開門:「誰?哪一個?……」「我!」聽不出是誰的聲音,雲普叔連忙將一扇大門打開了!瞧著:衝進來一大群人!為首的是何八爺家裡當差的高瓜子,後面跟著三四個背盒子炮的團丁。「什麼事呀,小高瓜子?」雲普叔沒有得到回話,他們一齊衝進了房中!「就是他,他叫曹立秋!」高瓜子伸手向立秋指著,四個團丁一齊跑上去抓住他,將盒子炮牢牢地對住他…See More
May 2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5)

四因為要等李三爹,何八爺老早就爬起來了,一個人在房中不耐焦灼地迴旋著; 心頭一陣陣的憤慨,像烈火似地燃燒著他的全身。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今年收租的 事情會弄出這樣多的枝枝節節出來。自己手下的一些人真是太沒有用了,平常都只會說大話,吹牛皮,等到事情到 了要緊的關頭,竟沒有一點兒用處,甚至於連自己的身子也都保不牢。何八爺惱恨 極了,在這些人身上越想越加使他心急!突然地,花大姐打扮得妖精似地從裡面跑出來,輕輕地從八爺的身邊擦過,八 爺順口喝了一下:「哪裡去?大清早打扮得妖精似的!」「不,不是的!老太太說:後面王滌新痛得很可憐,昨晚叫了一通夜,她老人 家要我去看看,是不是他那條膀子真會斷?叫得那樣怪傷心的!……」「媽媽的,嘿!讓他去好了,這種東西!事情就壞在他一個人手裡!」花大姐瞟了他一眼,仍舊悄悄地跑了過去。何八爺的心中恨恨地又反覆思量一 番,這一次的事情弄得潑湯,完全是自己用錯了人的原故。早曉得王滌新這東西這 樣草包似的無用,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那些重大的責任交給他。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呢? 事情已經糟得如此一塌糊塗了!恨著,他只想能夠找出一個補救的辦法來。迎面,李三爹跨進門來了,八爺連…See More
May 11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葉紫《火》(4)

雲普叔的身體差不多又要倒將下來了,他硬想閉上眼睛不看這吃人的世界,可 是,他不可能呀!他這一次的氣太受足了,無論如何,他不能帶著這一肚皮氣到棺材裡去。他還要活著,他還要留著這條老命兒在世界上多看幾年:看你們這班搶谷子的強人還能夠橫行到什麼時候?他不再想恨立秋了。倒反只恨他自己早些不該不聽立秋的話來,以致弄得倉裡空空的,白辛苦一場給人家搶去,氣出來這一場大病。兒子終究是自家的兒子,終究是回護自己的人;世界上決沒有那樣的蠢材,會將自家的十個手指兒向外邊跪折!相信了這一點,雲普叔漸漸地變成了愛護立秋的人,他希望立秋早一些出去, 早一些回來,多告訴他一些別人不請打租飯和不納租谷的情況。「是的,蠢就只蠢了我!叩了他媽媽的千萬個頭,結果仍舊是自己打開倉門, 給他們搶個乾乾淨淨!」雲普叔每一次聽到兒子從外面回來,告訴他一些別人聯合不納租谷的情況時,他總是這樣恨恨地自家向自家責罵著。天又差不多要黑了,兒子立秋還不見回來,雲普叔一步移一步地摸進到房裡,…See More
Apr 23

梭羅河畔'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梭羅河畔's Blog

葉紫《夜哨線》(7)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0:28pm 0 Comments

這時,在離破廟前二百米達的步哨線上,趙得勝他正持著槍兒在那裡垂頭喪氣 地站立著。他的五臟中,像不知道有一件什麼東西給人家咬去了一塊,那樣創痛的使他渾身都感到淒惶,戰慄!……漸漸地,全部都失掉了主持!他把一切的事情, 統統收集了到他自己的印像裡面來,像翻騰著的車輪似的,不住地在他的腦際裡旋 轉:

「三年來當兵的苦況,每次的作戰,行軍,……豪直的王班長,親暱的李海三, 長假,老百姓,牽牛的老頭兒,父親,母親,妻子,欺人仗勢的民團!……」

什麼事情都齊集著,都像有一道電流通過在他自己的上下全身,酸痛得木雞似 的,使他一動都不能動了。他再忍心地把白天的事件逐一地回想著,他的身心戰動 得快要暈倒了下來:…

Continue

葉紫《夜哨線》(6)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0:27pm 0 Comments

「綁起來!」

趙得勝和其他的弟兄們都亡魂失魄了,他們望望自已被綁著的兩個班長,又望望滿山滿谷的老百姓,他們可不知道怎樣著才是路兒。

隨即,連排長們又舉起槍來,復誦著營長的命令:

「將亂民們統統驅逐到谷子的外面去。誰敢反抗命令,惑亂軍心:——格殺忽論!」

弟兄們都相對著瞪瞪眼,無可奈何地只得橫下心來將老百姓們亂驅亂趕。

「我家大姐兒呀!」…

Continue

葉紫《夜哨線》(5)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0:26pm 0 Comments

漸漸離小山不到二百米達了,號兵竟又莫名其妙地吹起衝鋒號來:

帝大丹,帝大丹!帝……

「殺!」

弟兄們莫名其妙地跟著減「殺!」一股勁三四連人都到了小山的底下。

山上並沒有一個敵人。

大家越弄越莫名其妙了。營長騎著一匹黑馬從後面趕了上來。白郎林手槍擎得高高的,像督戰的神氣。

於是,弟兄們又都趕著衝到了小山的頂上。…

Continue

葉紫《夜哨線》(4)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0:24pm 0 Comments

隊伍又迅速地轉過了好幾個村莊。路上,荒涼得差不多同原始時代一樣。沒有人,沒有任何生物。老百姓的屋子裡全空的,有好一些已經完全倒塌下來了;要不然就只有一團烏黑的痕跡。這,大約是老百姓們在臨行的時候下著很大的決心的表 呢。沒有了絲毫的東西懸掛在他們的心坎裡,走起路來是多麼的暢快啊!

「你看!他們寧肯這樣下決心地掃數跟著別人一同走,倒不願留在這兒長住著。 這就完全是為了那麼些個原因啊!」李海三時常很鄭重地,偷偷地指著沿路所見到 的各種情形,一樣一樣地告訴給王大炮聽。

到正午,太陽簡直燒得弟兄們無法可施了,有好些都暈倒下來。口中吐出許多 雪樣的唾沫,一直到面顏灰白,完全停歇了他們的呼吸為止。

「天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