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河畔
  • Male
  • Surakarta,Jav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梭羅河畔's Friends

  • Sindumin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梭羅河畔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梭羅河畔's Page

Latest Activity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井基次郎《櫻樹下》

櫻樹下埋了屍體!這是可以相信的,因為櫻花會開得那麼美,真叫人難以相信。我不相信那美,所以這兩三天很是不安。不過,現在終於懂了。櫻樹下埋了屍體。這是可以相信的。不知為什麼,在我每晚回家的路上,竟像千里眼那樣想起我房間里許多用具中最薄的小玩意兒——安全剃刀的刀刃——你說不懂——我也同樣不懂——想來一切都一樣。不論什麼樹,一旦到了盛開狀態,就會向周圍散發一種神秘氣氛,宛如陀螺旋轉到完全靜止時清澄無比,像優美的音樂演奏往往伴隨某種幻覺,像灼熱的生殖幻化出光圈。都是會觸動人心、不可思議、鮮活生動的美。可是,昨天,前天,讓我的心陰郁無比的也是它。我覺得那種美不能相信,反而不安、憂郁起來,覺得很空虛。可是,我現在終於懂了。你可以想像一下,把屍體一具一具埋在這開得絢麗爛漫的櫻樹下。這樣你大概就可以了解讓我這樣不安的是什麼了。馬一般的屍體、貓狗一般的屍體,還有像人一樣的屍體,都腐爛,長了蛆蟲,惡臭難聞;滴上水晶一般的液體,櫻樹根像貪婪的章魚,擁抱著它,聚集海葵食管般的毛根吸取那液體。是什麼造出那樣的花瓣?是什麼生成那樣的花蕊?我仿佛看見毛根吸取水晶般的液體排成沈靜的行列,像夢一樣在纖維管中往上爬行。——…See More
Dec 26,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安部公房《棒》

悶熱,一個六月的星期日……我在人群擁擠的車站前百貨公司的屋頂上,一面照顧兩個孩子,一面俯視雨後浮腫的街道。看到人剛離去後通風管和樓梯間的空隙,立刻擠過去,依序抱起孩子,孩子很快就看膩,反而自己全神貫注。其實,並沒有特別的事。老實說,趴在欄桿上的,大人比孩子多。孩子大都很快就厭膩,吵著說要回去,卻像妨害工作似的,受到斥責;茫茫然把手擱在欄桿上支著臉頰的都是大人。當然,也許會有一些內疚的愉悅,不過,這也不成問題。我只茫茫然而已。至少並不認為有事後回憶的必要。也許因為空氣潮濕,我竟然焦躁異常,對孩子發脾氣。大孩子以憤怒般的聲音叫喊:“爸爸……”我仿佛想逃離這聲音似的,不由得探出了上半身。不過,只是心境上如此而已,並不覺得危險。身體輕輕浮在空中,一面聽著呼喚“爸爸!”的叫聲,一面開始往下墮落。不知是落下時變成這樣,還是變成這樣之後才落下,總之,發覺時,我已變成一根棒,不粗不細,適於拿在手中,約一米長,很直。第三次呼叫“爸爸”的聲音發出了。下面人行道的人潮剛好動了一動,留出了空隙。我朝那空隙旋轉著直落下去,發出乾枯尖銳的聲響,反跳起來,碰到樹木,插在人行道與汽車道間的窪處。大家很生氣地睨視上方。…See More
Dec 24,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史五妻

史五的妻子徐氏,是定遠人,平日裏她溫順賢良,通情達理,對丈夫忠貞不二。 元代末年,史五做百夫長。到了至正十二年五月,突然有兇殘強暴的敵人攻至定遠縣,史五在保衛家鄉的巷戰中不幸犧牲。 噩耗傳來,其妻徐氏,大哭不止,痛不欲生。 第二天,敵人被擊退。徐氏在極度悲哀之中,去尋找她的丈夫於積屍之中。那倒在地上的戰死的屍體,渾身上下淌滿了血跡,分不清誰是誰。徐氏想起她的丈夫曾常常在身上佩帶一繡囊,於是仔細查辨才找到丈夫的屍體。她俯下身去,用嘴吮掉丈夫手足及繡囊上的血,把丈夫屍體運回家中。徐氏讓匠人打一個特別大的棺材,別人都很奇怪,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等到棺材造好以後,徐氏沐浴整裝,吊死在丈夫屍體旁邊。鄉人認為她大節大義,異常欽佩之,並把她與其夫同棺而葬,令其夫婦在一處。徐氏時年僅僅二十八歲。See More
Oct 21,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王氏婦

至元十三年的冬天,元朝軍隊渡過江來,到達天臺。有一個千戶擄掠到一個婦人王氏,她的丈夫家是臨海人。此婦容貌艷麗,身材苗條,美色傾倒眾人。千戶為之神魂顛倒,殺盡了她的公公婆婆及丈夫,想要強迫王氏嫁給他,但王氏不肯。 冬去春來,在第二年春天的時候,千戶驅使王氏與他一道北行。到嶸縣清風嶺,王氏仰天暗嘆道:“我知道自己用什麼辦法去死了。”隨即咬破拇指,在崖石上用血題詩道: 君王無道妾當災,棄女拋男逐馬來。夫面不知何日見,妾身料得幾時回?兩行清淚頻偷滴,一片愁眉鎖不開。回首故山看漸遠,存亡兩字實哀哉。 寫完,就跳崖而死。 後來,楊廉夫路過這裏,有感於此事,他題詩道: 介馬馱馱百里程,清風嶺上血書成。只應劉阮桃花水,不似已陵漢水清。 這以後許久許久,楊廉夫膝下竟無一子。一天夜裏,他夢見一個婦人對他說:“你知道你為什麼沒有後代嗎?”楊廉夫說:“不知道”。婦人說:“你還記得你為節女王氏所題的詩嗎?你雖然不能損害節婦的名譽,但你的心卻傷於刻薄。你毀謗節義,罪行不輕,上天懲罰你,所以斷絕你的後嗣。” 楊廉夫於夢中醒來,非常悔恨,於是重作一首詩道。 …See More
Oct 19,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徐君寶妻

宋朝末年,嶽州徐君寶的妻子某氏,不幸被虜搶到杭州,把她安置在韓薪王府中。從岳州到杭州一共幾千里地,在押解徐君寶妻的途中,虜幾次想欺侮她,但終於被她以巧計戰勝,這才幸免遭受淩辱。 徐君寶妻生得非常漂亮,姿色迷人,就因為這,虜才不忍心把她殺掉。有一天,虜氣勢兇兇,怒不可遏,馬上就要徐君寶妻委身於他。某氏估計這回是難以擺脫他了,就說:“你等我祭奠完先夫,然後再做你的媳婦也不晚呵。君生個什麼氣呢。’獷虜聽了她的話,大喜,就答應了。 這時,徐君寶妻認真地梳洗打扮,焚香禱告。當拜祝完畢,她悲憤地拿起筆來,在墻壁上題《滿庭芳》詞一首,然後義無反顧地跳進池中,以死殉節。這首《滿庭芳》詞道:  漢上繁華,江南人物,尚遺宜政風流。綠窗朱戶,十里爛銀鉤。一旦刀兵齊舉,放旗擁,百萬貌琳。長驅入歌臺舞榭,風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載,黃章文物,掃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猶客南州。破鑒徐郎何在?空惆悵,相見無由。從今後了夢魂千里,夜夜岳陽樓。See More
Oct 10,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狄阿毛妻

高氏,是嘉定狄阿毛的妻子。她與狄阿毛成婚剛剛一個月,狄阿毛就患痛疽,高氏為他吸吮去痛疽的毒計,但依然不見好,不久就死去了。高氏抱著丈夫的屍體,失聲坳哭,悲哀異常,三天裏不喝一口水,不進一粒米。 狄阿毛家貧窮,買不起棺材,只好火葬。當火燒得熾烈之時,高氏突然躍入火中,想與丈夫一同死去,婆婆趕緊把她救出來。高氏恨不得跟從丈夫到陰間地府,她發瘋般地拿起丈夫的骨頭吞咬起來。見此情狀,父母驚異萬分,著急起來,他們想方設法要趕快把她再嫁人,恐怕稍微延誤,高氏就將為夫死去。可萬萬沒想到這話竟讓高氏給聽到了,她回到房中就剪掉頭髮,當晚竟然上吊身亡。 See More
Oct 3,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泖湖謝氏

泖湖謝氏,是松江一個大戶人家的媳婦。國初時,其家犯殺頭之罪,被勾銷戶籍,行將滿門抄斬。因謝氏姿色艷麗,美麗動人,幸免一死。把她配給象奴為妻。 謝氏知此事,就對象奴說道:“等我祭莫完亡夫,再跟你成婚。”象奴信以為真,就答應了她。而謝氏卻整飾裝束,攜帶酒飯,到武定橋失聲坳哭,祭奠亡夫,她在悲痛中賦詩道; 不忍將身配象奴,自攜麥飯祭亡夫。岑朝武定橋頭死,一劍清風滿帝都。 於是拔劍自刎而死。 See More
Sep 24,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惠士玄妻

惠士玄病得很厲害,他的妻子王氏說:“我聽說有病的人,其糞便若是苦味,那就要痊愈了。”於是王氏竟嚐了惠士玄的糞便,是甜的,王氏的臉色難看,越發擔憂。 一天,惠士玄囑咐王氏說:“我的病不見好轉,恐怕是快不行了。我死後,你要好好照料前妾所生的那個兒子,等到他稍微長大點時,你就再改嫁吧。”王氏難過地說:“你怎麽能說這種話呢?千萬別這樣講。” 幾天以後,惠士玄真的不行了,病重身亡。等到給他下葬的時候,王氏難以控制心中的悲哀,蓬首垢面,大哭不止,竟在丈夫的墳墓旁駐了下來。她總是把前妾的兒子帶在身邊,給他吃給他喝,間寒問暖,百般調護,恐怕有不周到的地方。然而,禍不單行,過一年多,妾的兒子也死去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王氏頓足捶胸道:“天呵,再沒有什麽希望了!”於是在其丈夫墓側上吊自盡了。See More
Sep 18,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申屠氏

宋朝長樂人申屠氏,是申屠虔的女兒。她長大後,美麗而嬌艷,羨慕孟光的為人,給自己起名叫希光。她頗有天資,聰穎異常,十八歲能屬文,讀書一過,即能成誦。沒有人不誇獎她的。申屠氏的兄長去海上打魚,她作一首詩送哥哥道: 生計持竿二十年,茫茫此去水連天。往來酒灑臨江廟,晝夜燈明過海船。霧裏鳴螺分港釣,浪中拋纜枕箱眠。莫辭一掉風波險,平地風波更可憐。 申屠氏的父親非常喜歡他這才貌雙全的女兒,有許多人來提親,他都不答應,絕不將女兒輕易許人。申屠氏二十歲的時候,有個叫董昌的秀才,才華橫溢,溫文爾雅,申屠虔非常賞識他,就把希光嫁給了董昌。希光離開娘家臨行前,作留別詩雲: 女伴門前望,風帆不可留。岸鳴燕葉雨,江醉葬花秋。百歲身為累,孤雲世共浮。淚隨流水去,一夜到間州。…See More
Sep 13,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從二姑

從二姑,是宣化里人從必達的女兒,她性情隨和,待人和睦,心地善良,樸實真誠,鄉裏的人沒有不誇她的。長大後,她與趙地結為夫婦。趙、從兩家都是種田的人,未曾聽說醒誡的話。 日子在不知不覺中就打發過去了,轉眼間,小兩口已經結婚六年多。這一年,不幸的事發生了。趙地患病,眼看著就要死了。 他在生命彌留之際,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妻子,什麽話也說不出來。從二姑見此,哭泣著說:“你千萬不要不放心我呵,我一定與君同穴!”於是趙驄才閉目死去。從二姑趴在丈夫的屍體上大聲坳哭,幾次哭昏過去。她的婆婆極力勸說安慰她,她也聽不進去,發誓要以死殉節。 婆婆看從二姑這個樣子,就盼咐一個老婢女暗中看護他。從二姑明白婆婆的意思,雖說她想盡量節制自己,卻怎麽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哀。 等到把趙驄下葬以後,從二姑早早晚晚都持漿飯去趙驄墳上哭奠丈夫。聽到她哭聲的人無不為之感動,也硬咽落淚。 沒過多久,從二姑私下與她的老婢女說:“往後你一定要好好地侍奉我的婆婆,代我盡一份孝心。我不能再侍侯她老人家了,我的丈夫在螟螟地府間等我,已許多天了。今日我要到黃泉去投奔丈夫,我死也無憾矣。”說完,她就不再進食。…See More
Sep 11,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金三妻

昆山有一個姓楊的船師,平素與一個姓金的人相處得很好。這姓金的人死了,留下個兒子金三,十七、八歲,生活非常貧寒,眼看著就要討飯吃。楊見此很可憐他,就把他招回家中收養。時間一長,楊家夫婦因為金三有力氣又勤勞,特別喜歡他。楊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年齡與金三相仿,楊就把女兒嫁給了金三。 結婚以後一年多,生下個女娃,不幸的是沒幾天就病死了。金三哭女兒哭得甚哀,憂傷成疾,一天天贏弱消瘦下來。楊家夫婦看金三這個樣子,開始悔恨,整日罵罵咧咧,嘮嘮叨叨,對金三很不滿。 有一天,他們劃船沿江而行,當船停泊在一個孤島下的時候,楊對金三說:“船中缺少點柴禾,不能做飯,你去岸上拾點枯枝來燒火。”金三趕緊上岸。誰也沒想到楊家竟丟下金三掛帆開船了。 金三背著幹柴回來,看船不在了。他才明白楊家撇下了自己。他對江拗哭,想跳江而死。但又一想,到島中或許會遇見人,有可能救自己一條命。於是他轉身走進樹林,行到一個地方,見有戈戟森森,排列在那裏,令人驚愕害怕。金三慢慢地察看著,沒有什麽動靜,他又漸漸走近了發間,寂無一人。只有八個大箱子,裝滿了東西,封著蓋兒,也不知所盛何物。金三想,這恐怕是強盜劫掠的財物,暫時放在這裏。金三就…See More
Sep 9,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盧夫人

盧夫人是房玄齡的妻子。房玄齡未顯貴時,曾得一場重病,幾乎要死去。 病中的房玄齡時妻子說:“我的病很重,危在旦夕。你還年輕,不能守寡一輩子,對後來的丈夫,你也要好好侍奉他。”盧夫人聽了,飲泣不止,入帷中,荊下一隻眼睛給玄齡看,表明她絕無二心,房玄齡感動不已。待等玄齡大病痊愈以後,始終以禮相待盧夫人,終生不變。 梁公夫人嫉妒心極強,心眼兒特別小。太宗要賜給梁公美女,梁公再三推辭,拒不接受。皇帝讓皇后召見夫人,告訴她“騰妾之流,今有常制。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優詔。”這番話對梁公夫人仍不起作用,她執意不改。於是,皇帝派人對她說:“如果你不嫉妒,你就能夠得生; 如果你嫉妒,你就只有一死矣。”並派人送去一杯酒給梁公夫人道:“你若依然心懷妒嫉,可飲這杯雞酒。” 其實,那杯中所盛不是雞酒。夫人拿過酒杯,一舉便盡,毫無為難之處。皇帝事後說:“這種情景,連我都不敢看,更何況房玄齡了!” 人們說房玄齡特別怕媳婦; 但有誰知道他是感激妻子的剔目之情呵。See More
Aug 23,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羅敷

邯鄲秦氏女,名叫羅敷,她長得非常漂亮,是遠近聞名的美麗姑娘。她嫁給了同縣人王仁,王仁為趙王家令。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裏,羅敷到田間去采桑。趙王登臺看見了這迷人的窈窕女子,不禁喜上眉梢,於是置辦酒席想要將羅敷奪到手。羅敷看出了趙王的意思,她不動聲地一邊彈起美妙的古箏,一邊唱起《陌上桑》之歌,來委婉地拒絕趙王,趙王也很知趣,於是不再對羅敷有非分之想。這《陌上桑》歌的第一段是這樣的: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數。羅數喜蠶桑,采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系,掛枝為籠鉤。頭上僑墮髻,耳中明月珠。細綺為下裙,紫綺為上福。行者見羅數,下擔將說須。少年見羅數,脫帽若帕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數。 第二段是這樣的:  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腳踢。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妹。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使君謝羅敷;“寧可共載不?”羅敷前致辭:“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 羅敷自有夫!” 第三段是這祥的; …See More
Aug 20,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王世名妻

王世名是武義人,他的父親被其族兄王俊毆打致死。此事已訴訟於法庭,而王世名這時竟然傷殘父親的屍體,又停止了此案的訴訟。王俊聽從家族尊者的建議,翻地給王世名來酬謝他。王世名每年一定把這塊地所獲之值封好藏起來,別人不知道。王世名與其族兄俊也友好地來往,沒有違背禮節的地方。 過了一段時間,王世名私下鑄劍,在劍上鏤刻“報仇”二字,自己佩帶身上。他又畫父親的肖像,並在旁邊畫一名持劍的人。若逢人間起這事,他就說:“從前古人出遊一定要佩劍的。” 物換星移,時光在慢慢地流逝。四、五年後的一天,王世名抱著兒子,與妻子俞一起在江畔上行走,他對妻子說:“有了這個孩子呱呱落地,王家就後世有人,我們也不辱祖先。我所以能夠隱忍到今天,是有我的志向的。現在是實現我願望的時候了,也是我的死日。今上有老母親,下有小嬰兒,全靠你照顧了。”於是,他持劍出走,在蝴蝶山下斬下仇人俊的頭顱。之後他又回來拜見母親,說:“兒子為父報仇,行將死去,再不能侍奉您老人家於膝下了。”他把其所封藏的那田中之值及寶劍交給母親,讓母親千萬多多保重,然後轉身走出家門,去到縣衙門自首請罪。 事一傳開,人們都現出驚訝與哀痛的神色。縣尹陳君為之心傷,他把王…See More
Aug 18,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李妙惠(下)

後來,盧某科舉考試名列榜首,捷音傳到揚州,其父母才知道兒子還活著,但事已至此,什麽都來不及了。 弘治元年,纂修憲廟實錄,派姑蘇人進士杜子開到江右采集資料,因沒有呈報上來,又使盧某去催促之。盧某路過家中,知道妻子已又嫁人,心雖難過,但恐怕父母傷心,也不敢說什麽,但也不忍心另作計議,便離家上路了。他從鎮江出來,登金山,看見金山寺壁上所題之詩,不由地氣喳起來。 他問寺僧這詩是誰題的,寺僧說:“曾有婆媳路過此地,留題去了。”盧某把詩抄錄下來,離開這裏。到江右,他悄悄地把這件事告訴了徐方伯,並問他怎麽辦,徐方伯說:“這江上每天要過一千多條船,你怎麽才能一一察看呢?縱然找到了李妙惠,名聲也不雅。我看還是以計找人好。” 於是就挑選一名最機靈狡黯的臺隸,告訴他其中原委,讓他熟誦那金山寺壁上之詩,然後駕一小艇,沿鹽船上下歌此詩而過。三天以後,忽聽一條船中有個女子啟窗喚逆:“這首詩是從哪裏得米的?”臺隸上前告訴她是奉盧某之命,歌詩尋人。 李妙惠大吃一驚,說;…See More
Jul 25, 2020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馮夢龍《情史》李妙惠(上)

揚州姑娘李妙惠,嫁給同里舉人盧某為妻。盧為科舉考試發憤學習,和他的朋友一起到帷西山寺廟中,刻苦讀書。他斷絕了一切雜念,與世人不再來往,家中也杳無其消息。 成化二十年,一個與盧某同名的人在京城死去,鄉人誤傳為盧某亡故。家人聞此噩耗,如雷轟頂,悲痛難言。 沒過多長時間,莊稼遭災,鬧起大饑荒。維揚以北,家家不能自給,吃不飽,穿不暖,李妙惠也在貧困中過著守寡的孤苦日子。父母不忍她年歲輕輕,就這樣郁郁寡歡地生活下去,欲奪其志,想讓她再嫁人,但李妙惠說什麽也不答應,強迫她也不行。 臨川鹽商謝能博的兒子啟,聽說李妙惠美麗而賢德,就拿著彩禮向她求婚。李妙惠堅決不依,為保貞節,她兩次自繳,公公和婆婆非常擔心。李妙惠的母親也與鄰居大嬸一道百般勸誘開導她,怕她再尋短見,對她看護更嚴密了。而李妙惠的父親當時正在外地教鄉學。任憑大家怎麽勸說,李妙惠心仍不改,她日夜哀聲哭泣,聽到的人無不為之落淚。李妙惠心中明白,她要想不嫁人是不可能的,於是就勉強依從了。她又給父親寫信,與之告別,言詞頗為淒慘。 李妙惠到了謝家,更加篤誠地格守貞節。謝啟的繼母也是揚州人,與李妙惠有瓜葛。李妙惠就給她跪下請求說,願以自己的區區之命,終…See More
Jul 24, 2020

梭羅河畔'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梭羅河畔's Blog

井基次郎《櫻樹下》

Posted on December 23, 2020 at 1:30am 0 Comments

馮夢龍《情史》史五妻

Posted on October 20, 2020 at 9:06pm 0 Comments

史五的妻子徐氏,是定遠人,平日裏她溫順賢良,通情達理,對丈夫忠貞不二。 

元代末年,史五做百夫長。到了至正十二年五月,突然有兇殘強暴的敵人攻至定遠縣,史五在保衛家鄉的巷戰中不幸犧牲。

 

噩耗傳來,其妻徐氏,大哭不止,痛不欲生。

 …

Continue

馮夢龍《情史》王氏婦

Posted on October 19, 2020 at 9:21am 0 Comments

至元十三年的冬天,元朝軍隊渡過江來,到達天臺。有一個千戶擄掠到一個婦人王氏,她的丈夫家是臨海人。此婦容貌艷麗,身材苗條,美色傾倒眾人。千戶為之神魂顛倒,殺盡了她的公公婆婆及丈夫,想要強迫王氏嫁給他,但王氏不肯。

 

冬去春來,在第二年春天的時候,千戶驅使王氏與他一道北行。到嶸縣清風嶺,王氏仰天暗嘆道:“我知道自己用什麼辦法去死了。”隨即咬破拇指,在崖石上用血題詩道:

 

君王無道妾當災,棄女拋男逐馬來。

夫面不知何日見,妾身料得幾時回?…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