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4)

漢子——那麼,你借我一條褲子!巡士——我只有這一條褲子,借給了你,自己不成樣子了。(竭力的擺脫著,)不要胡鬧!放手!漢子——(揪住巡士的頸子,)我一定要跟你去!巡士——(窘急,)不成!漢子——那麼,我不放你走!巡士——你要怎麼樣呢?漢子——我要你帶我到局裡去!巡士——這真是……帶你去做什麼用呢?不要搗亂了。放手!要不然……(竭力的掙扎。)漢子——(揪得更緊,)要不然,我不能探親,也不能做人了。二斤南棗,斤半白糖……你放走了他,我和你拚命……巡士——(掙扎著,)不要搗亂了!放手!要不然……要不然……(說著,一面摸出警笛,狂吹起來。)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作。(1)本篇在收入本書前沒有在報刊上發表過。(2)莊子(約前369—前286)名周,戰國時宋國人,曾為漆園吏,我國古代思想家,道家思想的代表人物。他的著作流傳至今的有《莊子》三十三篇;本篇的材料主要即采自《莊子·至樂》中的一個寓言:「莊子之楚,見空髑髏,然有形,以馬捶,因而問之曰:『夫子貪生失理,而為此乎?將子有亡國之事,斧鉞之誅,而為此乎?將子有不善之行,愧遺父母妻子之丑,而為此乎?將子有凍餒之患,而為此乎?將子之春秋,故及此乎?』於是語卒…See More
Nov 7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3)

巡士——(且跑且喊,)帶住他!不要放!(他跑近來,是一個魯國大漢,身材高大,制服制帽,手執警棍,面赤無須。)帶住他!這舅子!……漢子——(又揪緊了莊子,)帶住他!這舅子!……(巡士跑到,抓住莊子的衣領,一手舉起警棍來。漢子放手,微彎了身子,兩手掩著小肚。)莊子——(托住警棍,歪著頭,)這算什麼?巡士——這算什麼?哼!你自己還不明白?莊子——(憤怒,)怎麼叫了你來,你倒來抓我?巡士——什麼?莊子——我吹了警笛……巡士——你搶了人家的衣服,還自己吹警笛,這昏蛋!莊子——我是過路的,見他死在這裡,救了他,他倒纏住我,說我拿了他的東西了。你看看我的樣子,可是搶人東西的?巡士——(收回警棍,)「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到局裡去罷。莊子——那可不成。我得趕路,見楚王去。巡士——(吃驚,鬆手,細看了莊子的臉,)那麼,您是漆……莊子——(高興起來,)不錯!我正是漆園吏莊周。您怎麼知道的?巡士——咱們的局長這幾天就常常提起您老,說您老要上楚國發財去了,也許從這裡經過的。敝局長也是一位隱士,帶便兼辦一點差使,很愛讀您老的文章,讀《齊物論》,什麼「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真寫得有勁,…See More
Nov 3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2)

漢子——故事嗎?有的。昨天,阿二嫂就和七太婆吵嘴。莊子——還欠大!漢子——還欠大?……那麼,楊小三旌表了孝子……莊子——旌表了孝子,確也是一件大事情……不過還是很難查考……(想了一想,)再沒有什麼更大的事情,使大家因此鬧了起來的了嗎?漢子——鬧了起來?……(想著,)哦,有有!那還是三四個月前頭,因為孩子們的魂靈,要攝去墊鹿台腳了(12),真嚇得大家雞飛狗走,趕忙做起符袋來,給孩子們帶上……莊子——(出驚,)鹿台?什麼時候的鹿台?漢子——就是三四個月前頭動工的鹿台。莊子——那麼,你是紂王的時候死的?這真了不得,你已經死了五百多年了。漢子——(有點發怒,)先生,我和你還是初會,不要開玩笑罷。我不過在這兒睡了一忽,什麼死了五百多年。我是有正經事,探親去的。快還我的衣服,包裹和傘子。我沒有陪你玩笑的工夫。莊子——慢慢的,慢慢的,且讓我來研究一下。你是怎麼睡著的呀?漢子——怎麼睡著的嗎?(想著,)我早上走到這地方,好像頭頂上轟的一聲,眼前一黑,就睡著了。莊子——疼嗎?漢子——好像沒有疼。莊子——哦……(想了一想,)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在商朝的紂王的時候,獨個兒走到這地方,卻遇著了斷路強盜,從…See More
Oct 3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1)

(一大片荒地。處處有些土岡,最高的不過六七尺。沒有樹木。遍地都是雜亂的蓬草;草間有一條人馬踏成的路徑。離路不遠,有一個水溜。遠處望見房屋。)莊子(2)——(黑瘦面皮,花白的絡腮鬍子,道冠(3),布袍,拿著馬鞭,上。)出門沒有水喝,一下子就覺得口渴。口渴可不是玩意兒呀,真不如化為蝴蝶。可是這裡也沒有花兒呀,……哦!海子(4)在這裡了,運氣,運氣!(他跑到水溜旁邊,撥開浮萍,用手掬起水來,喝了十幾口。)唔,好了。慢慢的上路。(走著,向四處看,)阿呀!一個髑髏。這是怎的?(用馬鞭在蓬草間撥了一撥,敲著,說:)您是貪生怕死,倒行逆施,成了這樣的呢?(橐橐。)還是失掉地盤,吃著板刀,成了這樣的呢?(橐橐。)還是鬧得一榻糊塗,對不起父母妻子,成了這樣的呢?(橐橐。)您不知道自殺是弱者的行為(5)嗎?(橐橐橐!)還是您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成了這樣的呢?(橐橐。)還是年紀老了,活該死掉,成了這樣的呢?(橐橐。)還是……唉,這倒是我糊塗,好像在做戲了。那裡會回答。好在離楚國已經不遠,用不著忙,還是請司命大神(6)復他的形,生他的肉,和他談談閒天,再給他重回家鄉,骨肉團聚罷。(放下馬鞭,朝著東方,拱兩手向…See More
Oct 2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3)

三有一日,天氣很寒冷,卻聽到一點喧囂,那是禁軍終於殺到了,因為他們等候著望不見火光和煙塵的時候,所以到得遲。他們左邊一柄黃斧頭,右邊一柄黑斧頭,後面一柄極大極古的大纛,躲躲閃閃的攻到女媧死屍的旁邊,卻並不見有什麼動靜。他們就在死屍的肚皮上紮了寨,因為這一處最膏腴,他們檢選這些事是很伶俐的。然而他們卻突然變了口風,說惟有他們是女媧的嫡派,同時也就改換了大纛旗上的科斗字,寫道「女媧氏之腸」。(16)落在海岸上的老道士也傳了無數代了。他臨死的時候,才將仙山被巨鰲背到海上這一件要聞傳授徒弟,徒弟又傳給徒孫,後來一個方士想討好,竟去奏聞了秦始皇,秦始皇便教方士去尋去(17)。方士尋不到仙山,秦始皇終於死掉了;漢武帝又教尋,也一樣的沒有影(18)。大約巨鰲們是並沒有懂得女媧的話的,那時不過偶而湊巧的點了點頭。模模胡胡的背了一程之後,大家便走散去睡覺,仙山也就跟著沉下了,所以直到現在,總沒有人看見半座神仙山,至多也不外乎發見了若干野蠻島。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作。===============================================================(1)本篇最初發表…See More
Oct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2)

伊噓一口氣,心地較為輕鬆了,再轉過眼光來看自己的身邊,流水已經退得不少,處處也露出廣闊的土石,石縫裡又嵌著許多東西,有的是直挺挺的了,有的卻還在動。伊瞥見有一個正在白著眼睛呆看伊;那是遍身多用鐵片包起來的,臉上的神情似乎很失望而且害怕。「那是怎麼一回事呢?」伊順便的問。「嗚呼,天降喪。」那一個便淒涼可憐的說,「顓頊不道,抗我後,我後躬行天討,戰於郊,天不祐德,我師反走,……」(9)「什麼?」伊向來沒有聽過這類話,非常詫異了。「我師反走,我後爰以厥首觸不周之山(10),折天柱,絕地維,我後亦殂落。嗚呼,是實惟……」「夠了夠了,我不懂你的意思。」伊轉過臉去了,卻又看見一個高興而且驕傲的臉,也多用鐵片包了全身的。「那是怎麼一回事呢?」伊到此時才知道這些小東西竟會變這麼花樣不同的臉,所以也想問出別樣的可懂的答話來。「人心不古,康回實有豕心,覷天位,我後躬行天討,戰於郊,天實祐德,我師攻戰無敵,殛康回於不周之山。」(11)「什麼?」伊大約仍然沒有懂。「人心不古,……」「夠了夠了,又是這一套!」伊氣得從兩頰立刻紅到耳根,火速背轉頭,另外去尋覓,好容易才看見一個不包鐵片的東西,身子精光,帶著傷痕還在…See More
Oct 2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1)

一女媧(2)忽然醒來了。伊(3)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麼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麼不足,又覺得有什麼太多了。煽動的和風,暖暾的將伊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粉紅的天空中,曲曲折折的漂著許多條石綠色的浮雲,星便在那後面忽明忽滅的[目夾]眼。天邊的血紅的雲彩裡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然而伊並不理會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地上都嫩綠了,便是不很換葉的松柏也顯得格外的嬌嫩。桃紅和青白色的斗大的雜花,在眼前還分明,到遠處可就成為斑斕的煙靄了。「唉唉,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無聊過!」伊想著,猛然間站立起來了,擎上那非常圓滿而精力洋溢的臂膊,向天打一個欠伸,天空便突然失了色,化為神異的肉紅,暫時再也辨不出伊所在的處所。伊在這肉紅色的天地間走到海邊,全身的曲線都消融在淡玫瑰似的光海裡,直到身中央才濃成一段純白。波濤都驚異,起伏得很有秩序了,然而浪花濺在伊身上。這純白的影子在海水裡動搖,彷彿全體都正在四面八方的迸散。但伊自己並沒有見,只是不由的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帶水的軟泥來,同時又揉捏幾回,便有一個和自己差…See More
Oct 1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4)

(3)關於老聃接見孔丘時的情形,《莊子·田子方》中記有如下的傳說:「孔子見老聃,老聃新沐,方將被發而干,□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見曰:『丘也眩與?其信然與?向者先生形體,掘(倔)若槁木,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然,晉代司馬彪註:「不動貌。」(4)庚桑楚老聃弟子。《莊子·庚桑楚》中說:「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壘之山。」據司馬彪注,「役」就是門徒、弟子。(5)關於孔丘兩次見老聃的傳說,《莊子·天運》中有如下的描寫:「孔子謂老聃曰:『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久矣,孰(熟)知其故矣。以奸(干)者七十二君,論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跡,一君無所[金句]用。甚矣夫,人之難說也,道之難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也。夫六經,先王之陳跡也,豈其所以跡哉?今子之所言,猶跡也;夫跡,履之所出,而跡豈履哉?夫白[兒鳥]之相視,眸子不運而風化;蟲,雄鳴於上風,雌應於下風而風化;類,自為雌雄,故風化。性不可易,命不可變,時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驛道,無自而不可;失焉者,無自而可。』孔子不出,三月,復見,曰:『丘得之矣。烏鵲孺,魚傅沫…See More
Oct 17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3)

第二天早晨,天氣有些陰沉沉,老子覺得心裡不舒適,不過仍須編講義,因為他急於要出關,而出關,卻須把講義交卷。他看一眼面前的一大堆木札,似乎覺得更加不舒適了。然而他還是不動聲色,靜靜的坐下去,寫起來。回憶著昨天的話,想一想,寫一句。那時眼鏡還沒有發明,他的老花眼睛細得好像一條線,很費力;除去喝白開水和吃餑餑的時間,寫了整整一天半,也不過五千個大字。「為了出關,我看這也敷衍得過去了。」他想。於是取了繩子,穿起木札來,計兩串,扶著拄杖,到關尹喜的公事房裡去交稿,並且聲明他立刻要走的意思。關尹喜非常高興,非常感謝,又非常惋惜,堅留他多住一些時,但看見留不住,便換了一副悲哀的臉相,答應了,命令巡警給青牛加鞍。一面自己親手從架子上挑出一包鹽,一包胡麻,十五個餑餑來,裝在一個充公的白布口袋裡送給老子做路上的糧食。並且聲明:這是因為他是老作家,所以非常優待,假如他年紀青,餑餑就只能有十個了。(23)老子再三稱謝,收了口袋,和大家走下城樓,到得關口,還要牽著青牛走路;關尹喜竭力勸他上牛,遜讓一番之後,終於也騎上去了。作過別,撥轉牛頭,便向峻阪的大路上慢慢的走去。不多久,牛就放開了腳步。大家在關口目送著,去…See More
Oct 14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2)

老子又笑了起來,向庚桑楚張開嘴:「你看:我牙齒還有嗎?」他問。「沒有了。」庚桑楚回答說。「舌頭還在嗎?」「在的。」「懂了沒有?」「先生的意思是說:硬的早掉,軟的卻在嗎?」(12)「你說的對。我看你也還不如收拾收拾,回家看看你的老婆去罷。但先給我的那匹青牛(13)刷一下,鞍韉曬一下。我明天一早就要騎的。」老子到了函谷關(14),沒有直走通到關口的大道,卻把青牛一勒,轉入岔路,在城根下慢慢的繞著。他想爬城。城牆倒並不高,只要站在牛背上,將身一聳,是勉強爬得上的;但是青牛留在城裡,卻沒法搬出城外去。倘要搬,得用起重機,無奈這時魯般和墨翟(15)還都沒有出世,老子自己也想不到會有這玩意。總而言之:他用盡哲學的腦筋,只是一個沒有法。然而他更料不到當他彎進岔路的時候,已經給探子望見,立刻去報告了關官。所以繞不到七八丈路,一群人馬就從後面追來了。那個探子躍馬當先,其次是關官,就是關尹喜(16),還帶著四個巡警和兩個簽子手(17)。「站住!」幾個人大叫著。老子連忙勒住青牛,自己是一動也不動,好像一段呆木頭。「阿呀!」關官一衝上前,看見了老子的臉,就驚叫了一聲,即刻滾鞍下馬,打著拱,說道:「我道是誰,原…See More
Oct 13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出關(1)

老子(2)毫無動靜的坐著,好像一段呆木頭。(3)「先生,孔丘又來了!」他的學生庚桑楚(4),不耐煩似的走進來,輕輕的說。「請……」「先生,您好嗎?」孔子極恭敬的行著禮,一面說。「我總是這樣子,」老子答道。「您怎麼樣?所有這裡的藏書,都看過了罷?」「都看過了。不過……」孔子很有些焦躁模樣,這是他從來所沒有的。「我研究《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很長久了,夠熟透了。去拜見了七十二位主子,誰也不採用。人可真是難得說明白呵。還是『道』的難以說明白呢?」「你還算運氣的哩,」老子說,「沒有遇著能幹的主子。六經這玩藝兒,只是先王的陳跡呀。那裡是弄出跡來的東西呢?你的話,可是和跡一樣的。跡是鞋子踏成的,但跡難道就是鞋子嗎?」停了一會,又接著說道:「白[兒鳥]們只要瞧著,眼珠子動也不動,然而自然有孕;蟲呢,雄的在上風叫,雌的在下風應,自然有孕;類是一身上兼具雌雄的,所以自然有孕。性,是不能改的;命,是不能換的;時,是不能留的;道,是不能塞的。只要得了道,什麼都行,可是如果失掉了,那就什麼都不行。」(5)孔子好像受了當頭一棒,亡魂失魄的坐著,恰如一段呆木頭。大約過了八分鐘,…See More
Oct 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4)

羿懶懶地將射日弓靠在堂門上,走進屋裡去。使女們也一齊跟著他。「唉,」羿坐下,歎一口氣,「那麼,你們的太太就永遠一個人快樂了。她竟忍心撇了我獨自飛昇?莫非看得我老起來了?但她上月還說:並不算老,若以老人自居,是思想的墮落。」「這一定不是的。」女乙說,「有人說老爺還是一個戰士。」「有時看去簡直好像藝術家。」女辛說。「放屁!——不過烏老鴉的炸醬麵確也不好吃,難怪她忍不住……。」「那豹皮褥子脫毛的地方,我去剪一點靠牆的腳上的皮來補一補罷,怪不好看的。」女辛就往房裡走。「且慢,」羿說著,想了一想,「那倒不忙。我實在餓極了,還是趕快去做一盤辣子雞,烙五斤餅來,給我吃了好睡覺。明天再去找那道士要一服仙藥,吃了追上去罷。女庚,你去吩咐王升,叫他量四升白豆餵馬!」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作。===============================================================(1)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北京《莽原》半月刊第二卷第二期。(2)羿亦稱夷羿,我國古代傳說中善射的英雄。據古書記載,帝□時有羿,堯時和夏代太康時也有羿,他們都以善射著稱,而事跡又往往混為…See More
Oct 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3)

三還沒有走完高粱田,天色已經昏黑;藍的空中現出明星來,長庚在西方格外燦爛。馬只能認著白色的田塍走,而且早已筋疲力竭,自然走得更慢了。幸而月亮卻在天際漸漸吐出銀白的清輝。「討厭!」羿聽到自己的肚子裡骨碌骨碌地響了一陣,便在馬上焦躁了起來。「偏是謀生忙,便偏是多碰到些無聊事,白費工夫!」他將兩腿在馬肚子上一磕,催它快走,但馬卻只將後半身一扭,照舊地慢騰騰。「嫦娥一定生氣了,你看今天多麼晚。」他想。「說不定要裝怎樣的臉給我看哩。但幸而有這一隻小母雞,可以引她高興。我只要說:太太,這是我來回跑了二百里路才找來的。不,不好,這話似乎太逞能。」他望見人家的燈火已在前面,一高興便不再想下去了。馬也不待鞭策,自然飛奔。圓的雪白的月亮照著前途,涼風吹臉,真是比大獵回來時還有趣。馬自然而然地停在垃圾堆邊;羿一看,彷彿覺得異樣,不知怎地似乎家裡亂毿毿。迎出來的也只有一個趙富。「怎的?王升呢?」他奇怪地問。「王升到姚家找太太去了。」「什麼?太太到姚家去了麼?」羿還呆坐在馬上,問。「喳……。」他一面答應著,一面去接馬韁和馬鞭。羿這才爬下馬來,跨進門,想了一想,又回過頭去問道——「不是等不迭了,自己上飯館去了麼?…See More
Oct 3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2)

「我今天打算到遠地方去尋食物去,回來也許晚一些。看太太醒後,用過早點心,有些高興的時候,你便去稟告,說晚飯請她等一等,對不起得很。記得麼?你說:對不起得很。」他快步出門,跨上馬,將站班的家將們扔在腦後,不一會便跑出村莊了。前面是天天走熟的高粱田,他毫不注意,早知道什麼也沒有的。加上兩鞭,一徑飛奔前去,一氣就跑了六十里上下,望見前面有一簇很茂盛的樹林,馬也喘氣不迭,渾身流汗,自然慢下去了。大約又走了十多里,這才接近樹林,然而滿眼是胡蜂,粉蝶,螞蟻,蚱蜢,那裡有一點禽獸的蹤跡。他望見這一塊新地方時,本以為至少總可以有一兩匹狐兒兔兒的,現在才知道又是夢想。他只得繞出樹林,看那後面卻又是碧綠的高粱田,遠處散點著幾間小小的土屋。風和日暖,鴉雀無聲。「倒楣!」他盡量地大叫了一聲,出出悶氣。但再前行了十多步,他即刻心花怒放了,遠遠地望見一間土屋外面的平地上,的確停著一匹飛禽,一步一啄,像是很大的鴿子。他慌忙拈弓搭箭,引滿弦,將手一放,那箭便流星般出去了。這是無須遲疑的,向來有發必中;他只要策馬跟著箭路飛跑前去,便可以拾得獵物。誰知道他將要臨近,卻已有一個老婆子捧著帶箭的大鴿子,大聲嚷著,正對著他的馬…See More
Sep 2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奔月(1)

一聰明的牲口確乎知道人意,剛剛望見宅門,那馬便立刻放緩腳步了,並且和它背上的主人同時垂了頭,一步一頓,像搗米一樣。暮靄籠罩了大宅,鄰屋上都騰起濃黑的炊煙,已經是晚飯時候。家將們聽得馬蹄聲,早已迎了出來,都在宅門外垂著手直挺挺地站著。羿(2)在垃圾堆邊懶懶地下了馬,家將們便接過韁繩和鞭子去。他剛要跨進大門,低頭看看掛在腰間的滿壺的簇新的箭和網裡的三匹烏老鴉和一匹射碎了的小麻雀,心裡就非常躊躕。但到底硬著頭皮,大踏步走進去了;箭在壺裡豁朗豁朗地響著。剛到內院,他便見嫦娥(3)在圓窗裡探了一探頭。他知道她眼睛快,一定早瞧見那幾匹烏鴉的了,不覺一嚇,腳步登時也一停,——但只得往裡走。使女們都迎出來,給他卸了弓箭,解下網兜。他彷彿覺得她們都在苦笑。「太太……。」他擦過手臉,走進內房去,一面叫。嫦娥正在看著圓窗外的暮天,慢慢回過頭來,似理不理的向他看了一眼,沒有答應。這種情形,羿倒久已習慣的了,至少已有一年多。他仍舊走近去,坐在對面的鋪著脫毛的舊豹皮的木榻上,搔著頭皮,支支梧梧地說——「今天的運氣仍舊不見佳,還是只有烏鴉……。」「哼!」嫦娥將柳眉一揚,忽然站起來,風似的往外走,嘴裡咕嚕著,「又是烏…See More
Sep 1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4)

(4)墨子(約前468—前376)名翟,春秋戰國之際魯國人,曾為宋國大夫,我國古代思想家,墨家學派的創始者。他主張「兼愛」,反對戰爭,具有「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孟軻語)的精神。他的著作有流傳至今的《墨子》共五十三篇,其中大半是他的弟子所記述的。《非攻》這篇小說主要即取材於《墨子·公輸》,原文如下:「公輸盤為楚造雲梯之械,成,將以攻宋。子墨子聞之,起於齊(按齊應作魯),行十日十夜而至於郢。見公輸盤,公輸盤曰:『夫子何命焉為?』子墨子曰:『北方有侮臣,願借子殺之。』公輸盤不說(悅)。子墨子曰:『請獻十金。』公輸盤曰:『吾義固不殺人。』子墨子起,再拜曰:『請說之。吾從北方,聞子為梯,將以攻宋,宋何罪之有?荊國(按即楚國)有餘於地,而不足於民,殺所不足,而爭所有餘,不可謂智;宋無罪而攻之;不可謂仁;知而不爭,不可謂忠;爭而不得,不可謂強;義不殺少而殺眾,不可謂知類。』公輸盤服。子墨子曰:『然乎,不已乎?』公輸盤曰:『不可,吾既已言之王矣。』子墨子曰:『胡不見我於王?』公輸盤曰:『諾。』子墨子見王,曰:『今有人於此,捨其文軒,鄰有敝而欲竊之;捨其錦繡,鄰有短褐而欲竊之;捨其粱肉,鄰有糠糟而…See More
Sep 10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4)

Posted on November 3, 2018 at 12:48am 0 Comments

漢子——那麼,你借我一條褲子!

巡士——我只有這一條褲子,借給了你,自己不成樣子了。(竭力的擺脫著,)不要胡鬧!放手!

漢子——(揪住巡士的頸子,)我一定要跟你去!

巡士——(窘急,)不成!

漢子——那麼,我不放你走!

巡士——你要怎麼樣呢?

漢子——我要你帶我到局裡去!…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3)

Posted on October 23, 2018 at 12:09am 0 Comments

有一日,天氣很寒冷,卻聽到一點喧囂,那是禁軍終於殺到了,因為他們等候著望不見火光和煙塵的時候,所以到得遲。他們左邊一柄黃斧頭,右邊一柄黑斧頭,後面一柄極大極古的大纛,躲躲閃閃的攻到女媧死屍的旁邊,卻並不見有什麼動靜。他們就在死屍的肚皮上紮了寨,因為這一處最膏腴,他們檢選這些事是很伶俐的。然而他們卻突然變了口風,說惟有他們是女媧的嫡派,同時也就改換了大纛旗上的科斗字,寫道「女媧氏之腸」。(16)落在海岸上的老道士也傳了無數代了。他臨死的時候,才將仙山被巨鰲背到海上這一件要聞傳授徒弟,徒弟又傳給徒孫,後來一個方士想討好,竟去奏聞了秦始皇,秦始皇便教方士去尋去(17)。

方士尋不到仙山,秦始皇終於死掉了;漢武帝又教尋,也一樣的沒有影(18)。…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2)

Posted on October 19, 2018 at 1:56pm 0 Comments

伊噓一口氣,心地較為輕鬆了,再轉過眼光來看自己的身邊,流水已經退得不少,處處也露出廣闊的土石,石縫裡又嵌著許多東西,有的是直挺挺的了,有的卻還在動。伊瞥見有一個正在白著眼睛呆看伊;那是遍身多用鐵片包起來的,臉上的神情似乎很失望而且害怕。

「那是怎麼一回事呢?」伊順便的問。

「嗚呼,天降喪。」那一個便淒涼可憐的說,「顓頊不道,抗我後,我後躬行天討,戰於郊,天不祐德,我師反走,……」(9)「什麼?」伊向來沒有聽過這類話,非常詫異了。

「我師反走,我後爰以厥首觸不周之山(10),折天柱,絕地維,我後亦殂落。嗚呼,是實惟……」…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補天(1)

Posted on October 16, 2018 at 3:02pm 0 Comments

女媧(2)忽然醒來了。

伊(3)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麼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麼不足,又覺得有什麼太多了。煽動的和風,暖暾的將伊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

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

粉紅的天空中,曲曲折折的漂著許多條石綠色的浮雲,星便在那後面忽明忽滅的[目夾]眼。天邊的血紅的雲彩裡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然而伊並不理會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