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愛爾蘭〕薩繆爾·貝克特:一個黑夜

發現他伏地趴著;沒有誰惦記他,沒有誰尋找他。一位老婦人發現了他。大概說來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漫無目標地尋找野花,僅僅是黃顏色的。一心盼著野花卻意外碰見他伏在那兒,他面孔朝地兩臂伸展,身穿大衣盡管不合時宜;挨著屍體隱約露出一長排紐扣從頭到尾緊扣著他。各種紐扣形狀相異大小不一。裙子穿得略高但仍然拖地拖曳。乍看也吻合。頭顱近旁斜躺著一頂帽子,從帽邊帽頂便看得出來他身著略呈綠色衣服趴著並不太顯眼。從遠處再瞅上一眼只見得那個白色頭顱。她是否以往在什麽地方見過他,在他腳的某個部位見過。她全身衣著烏黑,長長的裙邊在草地裏拖曳著。天色已暗,現在她是否該離去走進東方。這是她的影子過去常走的方向。一條漫長的黑影。這是出生羊羔的時節,可並不見羊羔。她望不到一頭;假設碰巧有第三者路過他只能見到軀體。起初一眼是那位老婦人站立的軀體,走近再一瞧軀體就地趴著。乍看也吻合。荒野,老婦人一身黑服一動也不動。身軀在地上文風不動。黑色臂上端是黃顏色的;白發在草地間;東方在夜晚動彈不得。天氣,天空晝夜陰雲密布,西北偏西的邊角終於露出了太陽。要雨水嗎?要使你願意下幾顆雨滴,要使你願意清晨下幾顆雨滴。就此說定。這是很久以前的事…See More
yesterda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波蘭〕顯克微支:二草原

有兩片土地相並的排著,正如兩個極大的草原,中間只有一條明麗的小河將他們分開。這河的兩邊,在某一地點漸漸的分離,便造成一個淺的渡口——一個盛著安靜清澈的水的小河。 “人們可以看見清澈河流下的黃金色的底,從那裏長出荷花的梗,在光輝的水面上開花;紅色的蝴蝶繞著紅白的花飛舞;在水邊的棕櫚樹和光明的空氣中間,鳥類叫著,仿佛銀鈴一樣。這是從這邊到那邊去——從生之原往死之原去的渡口。這兩面都是那至高全能的梵天所創造,他命令善的毗濕奴主宰生之國,智的濕縛主宰死之國。他又說道,”你們各自隨意去做。“ 在屬於毗濕奴的國內,生命便沸湧出來。太陽開始出沒,晝夜也出現了,大海也漲落起來;天上有雲走著,滿含著雨;在地上生出樹林,許多的人、獸和鳥也都出來了。那善神創造愛,使一切生物能夠繁衍子孫,他又命令愛,叫他同時便是幸福。這時候梵天叫毗濕奴去,對他說道:“在地上你不能想出比這更好的了,天上又已經由我造成,你可以暫且休息,讓那所創造的,便是你所稱為人的,獨自去紡生命的紗吧。” 毗濕奴依了梵天的命令,於是人們開始照管自己了。從他們善的思想裏,生出了喜悅;從惡的思想裏,又生出了悲哀。他們很驚異的看到這生活並不是無間的喜…See More
Sep 13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德國〕庫森別格爾:輕蔑的一瞥

電話鈴響了,警察局長拿起聽筒——“餵!” “我是克爾齊警長。剛才有一位過路人輕蔑地瞧我。” “或許你弄錯了吧,”警察局長要他考慮一下,“幾乎每個碰上警察的人都感到心虛,不敢正視。這看起來就像是輕蔑。” “不,”警長說,“不是這麽回事。他輕蔑地打量我,從制服、帽一直到皮靴。” “你為什麽沒有把他抓起來?” “當時我楞住了。在我想到這是侮辱的時候,那人已經不見了。” “你還認得出他來嗎?” “肯定,他蓄的是紅胡子。” “你現在覺得怎麽樣?” “相當難受。” “堅持一下,我叫人來換班。” 警察局長打開了話筒。他派出一輛救護車到克爾齊那個區去,同時命令把所有蓄紅胡子的公民抓起來。配備有無線電話器的巡警隊接到命令的時候,正在值勤。兩個人正在試驗哪一輛車跑得快,另外兩個人在酒館裏慶賀店主的生日,三個人幫著一個同事搬家,其余的人在街上買東西。但一聽到事情的經過,他們就急忙驅車直奔市中心區。他們封鎖了一條又一條街道,逐戶搜查。他們跑進商店、飯館、住宅,凡找到一個紅胡子,就把他拖走。到處交通停頓。警報的鳴叫聲使居民驚惶不安,謠言風傳:這次搜捕的目標是一個大殺人犯。圍捕剛開始了幾小時,虜獲可觀:五十八個紅…See More
Sep 1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德國〕沃爾夫岡。波爾契特:夜裏老鼠是睡覺的

在孤零零的墻上開著一個窗洞,那張開的大口像是在打呵欠,被夕陽的余暉照射,呈現出一片又藍又紅的色彩。一團團塵雲在東斜西歪的煙囪殘臂之間閃閃發光。瓦礫片堆成的荒野發著楞。他閉著眼睛。突然眼前更暗了,他覺得有人走了過來,正站在他面前,黑,躡手躡腳。這下他們發現我了!他想。但是他瞇起雙眼只看到兩條套著破舊褲子的腿,彎曲得相當厲害,以致於他的目光能從它們中間穿過去。他壯著膽子順著褲腿往上瞄了一眼,認出這是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手裏拿著一把小刀和一只籃子,指尖上沾著些土。你在這兒睡覺啊?那人邊問邊俯視著他亂蓬蓬的頭發。於爾根瞇起眼睛,他的眼光從這人的兩腿當中穿過,瞧著太陽,說:不,我沒睡,我要守在這兒。那人點點頭:是這樣,為了這個,你帶著大棍子對嗎?對。於爾根勇敢地回答,同時握緊了棍子。你在守著什麽吶?這我不能說。他雙手緊緊攥著那根棍子。是守著錢,對嗎?那人放下籃子,在褲子臀部上來回擦著小刀。不,根本就不是為了錢,於爾根輕蔑地說,完全是另外一樣東西。哦,那是什麽呢?我不能講,反正是別的東西。好,不說,那我也就不告訴你籃子裏裝的什麽?那人用腳踢了一下籃子,啪地合上小刀。哼,籃子裏裝的什麽我會猜,於爾根…See More
Sep 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庫普林:快樂

一個大皇帝召他國中的許多詩人和哲人到他的面前。他用這個難題問他們:“怎樣才是快樂了?”第一個人慌忙答道:“是這樣,要常常能看見上帝般的臉上的光輝,還要永遠感覺。” 大皇帝冷冷地說道:“挖去他的眼睛。換一個上來。” 第二個上前高聲奏道:“有權力才是快樂。您大皇帝陛下,是快樂的。” 但是皇帝答了他一個苦笑說:“不相幹,我身子害病,可沒有權力去醫好他。拔去他的鼻子,這個光棍。換一個。” 接著上來的害怕地說道:“快樂就是財產。” 但是皇帝答他說:“我很富有,卻偏是我問這句話。給你一塊黃金和你的頭一樣重好不好?” “啊呀,陛下!” “你應該得的。替他在頭上縛一塊黃金和他的頭一樣重,把這個叫花子拋在海裏。” 皇帝焦躁著喊道:“第四個。” 於是有一個人穿著襤褸的衣服、火紅著眼睛匍匐上前,吃吃的說道:“唉!至聰明的陛下!我盼望得很少。我很餓,給了我滿足,我就可以快樂了,要跑遍天下的去傳揚陛下的仁德。” 皇帝很嫌惡的說:“餵他,他若飽死了的時候,報給我知道。” 又另外上來了兩個,一個是壯健的運動家,玫瑰紅的肌膚,低平的額頭。他嘆息一聲說道:“快樂是在詩的中間哩。” 還有一個是枯瘦憔悴的詩人,兩頰正在發燒…See More
Sep 7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契訶夫:變色龍

巡官奧楚蔑夫洛①穿著新的軍大衣,手裏提著一個小包,穿過市場的廣場。他身後跟著一個火紅頭發的巡警,端著一個篩子,那上面盛滿了沒收來的醋栗。四下裏一片寂靜……廣揚上一個人也沒有……商店和飯館的敞開的門口無精打采地面對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張開,就跟許多饑餓的嘴巴一樣;在那些門口附近,就連一個乞丐也沒有。 “好哇,你咬人,該死的東西!”奧楚蔑夫洛忽然聽見了喊叫聲。 “夥伴們,別放走它!這年月咬人可不行!逮住它!哎喲……哎喲!”傳來了狗的尖叫聲。奧楚蔑夫洛往那邊一瞧,看見商人彼楚金的木柴場裏跑出來一條狗,用三條腿一顛一顛地跑著,不住地回頭瞧。它身後跟著追來一個人,穿著漿硬的花布襯衫和敞著懷的坎肩。他追它,身子往前一探,撲倒在地上,抓住了狗的後腿,於是又傳來狗的尖叫聲和人的吶喊聲:“別放走它!”帶著睡意的臉從商店裏探出來,木柴場四周很快地聚了一群人,仿佛從地底下鉆出來的一樣。 “仿佛出亂子了,長官!……”巡警說。奧楚蔑夫洛把身子微微向左一轉,往人群那邊走去。在木柴場門口,他看見前面已經提到的那個敞開了坎肩前襟的人舉起右手,把一根血淋淋的手指頭伸給那群人看。在他那半醉的臉上好像出現這樣的神氣:“我要揭…See More
Sep 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契訶夫·在郵局裏

前幾天我們去給我們的老郵政局長斯拉德科別爾喬夫的年輕妻子送殯。那個美人下葬以後,我們按照祖輩和父輩的風俗回到郵局裏去“追悼”。臨到薄餅端上來,那個老鰥夫可就哀哀地哭了,說道:“這些薄餅跟去世的人一樣的紅噴噴。一樣的漂亮!一模一樣喲!” “是的,”追悼的人同意道。 “您那位太太的的確確是美人兒……頭一號的女人!”就是啊。……大家一瞧見她就暗暗吃驚。……可是,諸位先生,我愛她,倒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性子溫和。這兩點都是女人天生來的東西,在下層社會裏也常常容易碰到。我愛她是因為她有另外一種精神品質。真是這樣的,那個亡人,求主讓她升天堂吧——我愛她是因為她盡管生性活潑、輕浮,可是對自己的丈夫卻忠心,雖然她剛二十歲,我快要滿六十了,她卻忠心得很!她對我這個老頭子真忠心!“教堂執事正在跟我們一塊兒吃飯,這時候把他的懷疑用響亮的哼哼聲和咳嗽聲表現出來了。 “這是說您不相信吧?”鰥夫對他說。 “倒不是我不相信,”教堂執事慌了,“是這樣的。……如今年輕的女人可能是非常那個的……什麽幽會啦、用橄欖油加雞蛋拌點辣作料啦……” “您疑心,那我來給您證明就是!我是使用種種方法來維系她的忠心的,那就是說,使用戰略…See More
Sep 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高爾基:幻想曲

在我房間窗外面的花園裏,一群麻雀在洋槐和白樺的光禿的樹枝上跳來跳去和熱鬧的交談著,而且鄰家房頂的馬頭形木雕上,蹲著一只令人尊敬的烏鴉,他一面傾聽這些灰塗塗的小鳥兒的談話,一面妄自尊大地搖晃著頭。充滿陽光和暖的空氣,把每一種聲音都送進我的房間:我聽見溪水急急的潺潺的奔流聲,我聽見樹枝輕輕的簌簌聲,我能聽懂,那對鴿子在我的窗檐上正在咕咕地絮語著什麽,——於是隨著空氣的吹蕩,春天的音樂就流進我的心房。 “唧唧——唧!”一只老麻雀在對他的同伴說。 “我們終於又等到了春天的來臨……難道不是嗎?唧唧——唧唧!” “烏哇——是事實,烏哇——是事實!”烏鴉優雅地伸長脖子,表示了意見。我很熟悉這個持重的鳥兒,她講話一向簡短扼要,而且都不外是肯定的意思。她像大多數烏鴉一樣,天生愚蠢,而又膽小得很。然而,她在社會上占有一個美好的地位,每年冬天她都要為那些可憐的寒鴉和老鴿子舉行某些“慈善”活動。我也熟悉麻雀,雖然就外表來說,他好像是輕浮的,甚至是個自由主義者,但在本質上,他卻是種頗為精明的鳥兒。他在烏鴉旁邊跳來跳去,裝出尊敬的樣子,但在內心的深處,他很知道烏鴉的身份,並且在任何時候都免不了要講上兩段關於她的不…See More
Sep 3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赫爾岑·路過

…有一次我從鄉下去莫斯科,在某個省城裏待了兩天。第二天早晨一個農民的妻子來見我,那農民是從我們家領地上到這裏來經商的。她著急得不得了:丈夫已經坐了六個月的牢,她聽到風聲,說快要判刑了。我把案情詢問了一遍;他所犯的罪並不嚴重。 我曾經認識法院的一個副院長,他是一個世界上最正直的人,同時又是個大怪物;我徑自出發到刑庭去找他;當時還沒有開庭;我那小老頭,面目慈祥,戴著藍眼鏡,獨個兒坐著在看厚得嚇人的卷宗。我跟他已經三年不見,他看到我很高興,這倒也不是因為我們彼此特別相愛,而是因為在闊別之後,看到熟識的面孔總是很高興的。我把我的來由告訴了他,他命令把卷宗調來;判決書已經準備好,但是我請他註意到某些“減輕案情的情節”,他同意有可能從輕量刑。向他表示過感謝以後,我禁不住友好地抓著他的手說道:“符拉基米爾。雅科夫列維奇,要是我沒有來,沒有請您把卷宗重新看一遍,那農民不是會受到過重的懲罰了嗎?” “有什麽辦法呢,老兄,”那老頭把藍眼鏡推到額頭上,回答道,“我的良心是清白的;我不看過全部卷宗,從來不在定罪書上簽字,但是我得承認,我怕去尋找減輕案情的情由,就像怕火一樣。” “嗯,倒是既無法責備您寬大無邊,…See More
Sep 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俄羅斯〕屠格涅夫·門檻

我看見一所大的建築。正面的一道窄門大大的開著。門裏是濃密的暗霧。高高的門檻前面站著一個女郎……一個俄羅斯的女郎。深暗的濃霧裏吹著雪風,從建築的深處透出來一股冷氣,同時還有一個緩慢的,重濁的聲音。 “呵,你想跨進門檻來做什麽?你知道裏面有什麽東西在等著你?” “我知道,”女郎這樣回答。 “寒冷,饑餓,憎恨,嘲笑,輕視,侮辱,監獄,疾病,甚至於死亡?” “我知道。” “和人疏遠,完全的孤獨?” “我知道,我準備好了。我願意忍受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打擊。” “不僅是你的敵人,而且你的親戚,你的朋友都給你這些痛苦,這引起打擊。” “是……便是他們給我這些,我也要忍受。” “好。你準備犧牲嗎?” “是。” “這是無名的犧牲!你會滅亡,甚至沒有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尊崇地紀念你。” “我不要人感激,我不要人憐憫。我也不要聲名。” “你還準備去犯罪?”女郎低下了她的頭。“我也準備去犯罪……”裏面的聲音暫時停住了。過後又說出這樣的話語:“你知道將來在困苦中你會否認你現在有的這信仰,你會以為你是白白地浪費了你的年輕的生命?” “這一層我也知道。我只求你放我進去。” “進來吧。” 女郎跨進了門檻。一幅厚…See More
Sep 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法國〕安妮。索蒙·退休的女人

阿爾貝特。普呂沃小姐剛剛榮獲一枚鍍金的銀質勛章,這是為了表彰她三十年如一日,在經濟學校教學上表現出的勤勤懇懇、盡心盡力的工作態度。隔著手提皮包柔軟的羊皮(這提包是在重大的日子裏才用的),她又一次撫摩著裝著珍寶的小方匣子。她輕輕拍著已經松弛起皺的雙頰(為了這種場合,她臉上厚厚塗了一層粉),舌頭猛地向上一擡就把戴歪的假牙舔正了。 這個星期一是個節日,也是阿爾貝特。普呂沃頭一個自由的星期一。她剛剛到了退休的年齡。那些辛苦操勞的日子對她來說不久就將成為甜蜜的回憶:備課、批改作業、天天上七小時的課。課堂上,她常常要維持秩序,斥責那些不服管的學生。(白費勁!)她們用一個手指頭亂敲打打字機的按鍵。 “加爾班小姐,不要傻笑,如果你認為你的學習好壞並不重要,那你去彈鋼琴好了!”她對這些事並不感到遺憾。 從今以後,埃利亞娜。加爾班可以在做速記練習時放聲大笑了,阿爾貝特。普呂沃不會再看見她了,也不會再見到畢業班的其他同學和六年級的小同學(她們剛剛進入會計系學習),不會再見到傻裏傻氣,但又不使人感到討厭的女校長和其他老師們了,那是些傲慢的、裝腔作勢的女人。這是在星期一下午,上算術課的時候,為阿爾貝特。普呂沃授…See More
Aug 3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法國〕波特萊爾·窮人的眼

唉!你要知道我今天何以恨你。在你要理解這,或者比我說給你聽,更不容易了;因為你是,我想,在世界上所能尋到的女性的隔閡的最美的標本。我們一同過了一個長日子,——而在我卻還是覺得很短!我們互相應許,我們當想同一的思想,我們的兩個靈魂當成為一個靈魂;——一個夢,並沒有什麽新奇,不過人人都夢見,卻沒有人實驗過。在晚間你有點倦了;你在一條街角上的新咖啡店外邊坐下,雖然還在石灰塗飾,已經顯示它的未曾完成的華美了。那咖啡店輝煌了。那煤氣燈自己便發出新開張的所有熱力,用了它的全力照著墻壁的炫目的白鏡上的閃樂的玻璃片,檐下與柱上窪形裝飾的貼金,肥面頰的侍者用力拉住了帶索的狗,貴婦人們笑那屈著站在腕上的鷹,仙女與女神頭上頂著果物包子與野味,許多赫貝與伽尼美臺①伸長臂膊,拿甜酒的小瓶與雜色的冰塔;歷史與神話的全體合並起來,造成一個饕餮者的樂園。正對著我們,在街道中間,站著一個人,大約四十歲年紀,有著困倦的臉與灰色的須,一手攙著一個孩子,另一只手抱著一個還不能走的孱弱的小孩。他是替代保姆職務,帶了他的小孩們,受用夜間的空氣。他們都穿著破衣,三個臉都非常嚴肅,六只眼睛註視著新咖啡店,一樣的驚奇,但應了年紀顯出不…See More
Aug 2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法國〕都德·兩所客店

在七月中某一天的午後我從納劍歸來。酷熱低低地壓罩著大地,白熱的大道向前延伸,直伸至目力不及的地處,那是一條塵埃滿布的道路,臥在橄欖林和槲樹林的園地間,臥在金輝四射的太陽下,沒有一塊樹蔭,沒有一絲風息。只覺得燥熱的空氣在振蕩著,遠處揚起草蟲尖銳的鳴聲,一種急迫的、瘋狂的音樂,好像就是那無際的振蕩的回響。我已經在這沙漠中走了兩個小時了;突然有一片白色的房子在我面前浮現出來,和道塵土的顏色相襯而更顯。這就是所謂聖維桑的換馬處;五六家農舍,紅屋脊的長倉房,和一條幹了的水槽;在枯憔的無花果的矮林中,那小村落的邊界上有兩所大客店,靜立在街的兩旁彼此對望著。這兩所客店極貼近,但其中卻有一種奇怪的反襯。大道的那一邊,是一所高大的新建築,盡是熱鬧、生動的氣象,門都敞著,門前停著驛車,汗氣蒸騰的馬已卸下了轡頭,遠客們在短狹的墻蔭覆著大道旁酣飲。庭院裏擠滿了騾馬和車輛;車夫在棚下躺著,候那夜間的涼氣;屋裏溢出狂暴的呼號,詛咒。酒杯在叮地相碰,拳頭在亂擊著桌子,瓶塞不息地砰發,臺球在滾著。還有一種愉快的,清脆的歌聲超出一切雜喧之上,唱得窗戶都顫動:美麗的小瑪葛汀和明媚的清晨同醒了,手提燦爛的銀瓶輕盈地走向井邊…See More
Aug 2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法國〕都德·知事下鄉

知事先生出巡去了。馭者導前,仆從隨後,一輛知事衙門的四輪輕車,威風凜凜地,一直奔向共阿非的地方巡視去。因為這一天,是個重要的紀念日,不比等閑,所以知事先生,打扮得分外莊嚴。你看他身披繡花的禮服,頭頂折疊的小冠,褲子兩旁,貼著銀色的徽帶,連著一把嵌螺細柄的指揮刀,閃閃地在那裏發光,……在他的膝上,還安著一個皮面印花的大護書。知事先生端坐四輪車內,面上堆著些愁容,只管向那皮面印花的大護書出神;他一路想,幾時他到了那共阿非,見了那共阿非的百姓們,總免不了要有一番漂亮而動聽的演說:“諸位先生,諸位同事們……”知事先生,把這兩句話,周而復始地,足足念了二十余次:“諸位先生,諸位同事們……”可是總生不出下文。這兩句話的下文,差不多斷絕了……四輪車內的空氣,熱不可當!……那共阿非道上的灰塵,在正午的陽光下,興奮奔騰地跳舞,甚至於對面的人,都被他障了……那道旁的樹林,一齊遮著白灰,只聽得整千整萬的蟬聲,遙遙地在那裏問答……知事先生,正在納悶的當兒,忽然之間,擡頭一望,瞥見了一叢小的櫧樹林,在那山坡的腳下,招展著樹枝,笑嘻嘻地歡迎他。一叢小的櫧樹林,招展著樹枝,在那裏歡迎他,好像說:“快來,快來,知事先…See More
Aug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法國〕米歇爾·杜尼葉:魯賓遜·克魯索補遺

“它原來就在那兒!那兒,你們看見了嗎?就在特立尼達島上的洋面上,北緯九點二二度。不可能弄錯!”醉漢用又臟又黑的指著敲頭一張到處浸染著油漬、殘破不堪的地圖,他每一聲急切的肯定都引得圍在我們桌邊的漁民和碼頭工人的一陣哄堂大笑。大家都認識他,對他刮目相看。他是本地民間傳說的一部分。我們請他來一起喝上幾盅,聽他扯著嘶啞的嗓子敘述幾段自己的故事,至於他的冒險經歷,就像許多冒險一樣,驚險出奇而又令人傷感。四十年前,像許多人一樣,他在大海中消失了。人們將他的名字和其他船員的名字一起刻在教堂裏;爾後,大家就忘卻了。但還不至於認不出他來。二十二年以後,他和一個黑人一起又重新出現了。毛發蓬亂,粗野剛烈。他信口道來的故事就足以使人目瞪口呆。他的船在海上遇難後,他是惟一的幸存者,孤身漂落到一個只有山羊和鸚鵡的荒島上;據他說,他從吃人的蠻族那裏救出這個黑人則是後來的事了。終於,一艘英國雙桅桿帆船收留了他們,他重歸故裏。在這之前,他還靠各種買賣積攢了一小筆資財,這在當時的加勒比海群島真是舉手之勞。所有的人都為他的歸來而慶賀。他娶了一位足以當他女兒的年輕姑娘,此後,從表面上看,正常的生活便好像覆蓋了反復無常的命運女…See More
Aug 2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美國〕貝爾。考夫曼:公園裏的星期天

接近傍晚的陽光依然溫煦怡人,而市聲塵囂被公園密密叢叢的樹阻擋在外。她把書放在椅子上,拿下太陽眼鏡,心滿意足地舒了一口氣。莫登正在看“時代周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他們三歲大的兒子賴瑞在沙坑裏玩;和風輕輕撩起發絲,拂過她的面頰。已是星期天下午五點半,公園角落裏的遊戲場地差不多沒有人了。秋千和蹺蹺板一動也不動地被遺棄在那兒,滑梯上也沒有人,只有兩個小男孩肩並肩蹲在沙坑裏專心地玩。多美好啊,她想,幾乎為了這份安詳的感覺微笑起來。他們應該多出來曬曬太陽,莫登的膚色那麽蒼白,整個禮拜都關在灰灰暗暗工廠似的大學裏。她充滿愛意地握緊他的手臂,眼光瞧著賴瑞,他微微皺著眉頭,專心挖掘渠道的神情,令她十分愉快。另外那個小男孩忽然站了起來,很快地揮動一下他胖嘟嘟的小手,鏟了一把沙撒在賴瑞身上,還好沒撒到他的頭。賴瑞繼續挖,那小男孩依然舉著鏟子,面無表情麻木地站著。 “不可以,不可以,小弟弟。” 她朝他搖了搖手指,一邊尋找那孩子的媽媽或保姆。 “我們不可以丟沙子,因為沙子可能會跑進眼睛,弄壞眼睛。我們要規規矩矩地在這個沙坑裏玩。” 那男孩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帶著期盼的表情望著她。他年紀與賴瑞相當,體重大約重了…See More
Aug 23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美國〕波特:魔法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9:06pm 0 Comments

再說,白朗沙太太,我實在高興在這裏服侍您和你們一家人,因為在這裏什麽都清清白白,以前我可給一個花院子做了許久工——也許您還不懂得什麽叫花院子吧?自然啦……不過誰都會聽說過的,只是遲一點早一點罷了。唉,太太,什麽地方有工作我就去什麽地方呀,所以在那個地方,我還是辛辛苦苦的一天做到晚,我看見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出奇得簡直叫您不相信,我實在也不想告訴您,要不是為了趁一邊替您梳頭,一邊也許好替您解悶。

 

您得原諒我多嘴,也算我活該,偏碰巧聽見您對那個洗衣服的女工說,也許是有人在您的襯衫上弄了鬼,害得它們一洗就破。話又說回來,那個地方有一個姑娘,一個怪可憐的小東西,瘦瘦的,可是叫所有來這裏的男人都十分喜歡,您也就明白她跟開這院子的那個女人不會合得來。

 …

Continue

〔丹麥〕凱爾德。阿貝爾:大理石鴿子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9:03pm 0 Comments

祖母做油煎餅的訣竅是:兩磅面粉、一磅砂糖、八個……八個雞蛋?……不,六個就差不多了,一百二十五克黃油,兩調羹奶油、一點氨粉和一些碎檸檬皮,然後只消這麽一弄,再放到清油裏,放到豬油裏也成,現在它們變成淡褐色了,瞧,這就是油煎餅。油煎餅、猶太餅、褐色的點心以及小蛋糕和大糕點,美味得讓人倒胃口的,所有食物上都放滿了杏仁,地板上到處是白砂糖和罐頭盒蓋子。日歷告訴人們,聖誕節即將來臨了。我的天哪,還有八天就是聖誕節了!喔,對了,您知道嗎,等您盼來了聖誕前夜,也就精疲力盡了。聖誕節那天您就會吃膩了鵝肉,聖誕節第二天,聖誕樹的松針撒落一地,聖誕節第三天簡直就令人詛咒了。

 

“哼,您倒說得輕巧。”

 …

Continue

〔美國〕厄尼斯特。海明威:雨中的貓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9:02pm 0 Comments

旅店裏只歇著兩個美國人。他們進出房間上下樓梯時,身邊掠過的人一個也不認識。他們的房間在二樓,面對著海。也對著小公園與戰爭紀念碑。小公園中有高大的棕櫚樹與綠色的長椅。天氣晴朗時總有個帶著畫架的藝術家。藝術家喜歡棕櫚的模樣與對著小公園與海面的旅店的亮麗色彩。意大利人老遠地前來瞻仰戰爭紀念碑。紀念碑是青銅鑄的,在雨中發亮。天下著雨,雨自棕櫚樹間滴落,雨水積在碎石路上的坑洞裏。海水在雨中湧起一道長線,退回到海灘,沖回來又在雨中湧起一道長線。戰爭紀念碑旁廣場上的車輛都已開走。廣場對面餐館的門口,站著一名侍者朝著空空的廣場探望。美國太太立在窗前往外觀望。外面,就在他們的窗下,有只貓蹲伏在一張滴水的綠色桌子下頭。貓緊緊縮作一團好不讓雨水滴濕。

 

“我下去把那只貓咪帶上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