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下)

含怨而死的人所留下的約誓,具有超自然的神秘力量,這在當時是被廣泛認知的。女子死後,銅鏡果然被順利地熔化了,青銅大鐘亦隨之順利鑄成。人們想起女子的遺書所言,對此深信不疑,便蜂擁到寺裡,個個都想試試看能否將大鐘敲破。他們使盡吃奶的力氣,拼命地搖撼鐘槌,沉重清脆的鐘聲響徹四方,無時或歇。事實證明,那大鐘的品質也實在是好,無論多麼猛烈的撞擊,都不能損其分毫。 儘管如此,在「敲破大鐘者,可得大富貴」之言激勵下的人們,是不會輕易氣餒的。日復一日,由早至晚,從四面八方湧來的人潮,依然前仆後繼地不停敲鐘。僧人們不堪其擾,屢次勸阻均告無效,鐘聲變成了痛苦的折磨。 終於,忍無可忍之下,住持下令,讓僧人們將造成巨大困擾的青銅大鐘抬到懸崖邊,推了下去。萬丈深淵下,是幽暗的沼澤,將大鐘徹底吞噬,鐘聲也就此成了絕響──這個古老相傳的軼聞,被稱為「無間山鏡與鐘的傳說」。 時至今日,對於某種因精神作用而導致的,難以置信的效果的信仰,在日本依然是個古老神秘的存在。這種信仰很難表述,只能用「される」這個詞來稍加形容。這個詞本身也無法用英語中的詞彙來充分表現,因為它與許多種關於模仿的魔法有關,也與許多密教裡的信仰行為的施行…See More
Tuesda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上)

鏡と鐘と 八個世紀之前,在遠江國【注一】的無間山上有座寺院,寺裡的僧人們想在正殿裡安放一口青銅大鐘。為此,住持發出佈告,希望女施主們能踴躍捐贈青銅鏡,襄助寺裡打造一口青銅大鐘。 (小泉八雲按:甚至到了今天,在日本某些寺廟的院子裡,你還可能看到為了這一目的而收集來的,堆積如山的青銅古鏡。我所見過的擁有最多青銅古鏡的寺廟,是位於九州博多的一所淨土宗寺廟,這裡的銅鏡是為了鑄造高達三十三尺的阿彌陀像而募捐來的。) 那時候,無間山上住著一位年輕的農夫之妻,為了回應熔鏡鑄鐘的號召,將自己的銅鏡捐了出去。然而,銅鏡剛剛捐出,她就後悔了。她想起母親曾經告訴她,這面鏡子不單是她母親所有,還是由祖母、曾祖母、高祖母等先人,世代相傳下來的。此鏡承載了家族太多的記憶,並映照過諸多幸福的笑靨,實在是彌足珍貴。 可是銅鏡既已捐出,絕無再討回之理。當然,她可以給寺院送去一定數目的金錢,用以贖回傳家之寶。但她很窮,根本拿不出足夠的錢來。因此,她只好天天跑到寺院去,透過隔離的柵欄,在高高堆積的幾百面銅鏡裡,極目搜尋自家的那面鏡子。寶鏡的背面雕刻有象徵吉祥長壽的松竹梅圖案,一眼就能認出。每當此時,她總會回想起母親第一次將…See More
Sunda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下)

對於阿貞臨死前所說的不可思議之事,長尾無時無刻不在回味思索。為了不負阿貞的在天之靈,他嚴肅地提筆寫下一紙婚約,並摁下手印:「如果阿貞藉由他人的軀體歸來,無論是誰,我都一定會與其結為夫妻。」隨後,鄭重地將婚約密封好,藏於阿貞的靈位牌旁邊。 然而,長尾畢竟是家中的獨子,肩負傳續香火之責,結婚是必須的。迫於家人不斷催逼的壓力,長尾不得不屈服,迎娶了父親挑選的一個女子為妻。婚後,長尾依然每天都到阿貞的靈位牌前祭拜。他對阿貞的愛慕之心,並不因為時光的流逝而稍有遞減。儘管阿貞的一顰一笑,早已如夢般消逝,黯淡在他的記憶深處。 歲月如梭,就這樣過了好多年。 這些年頭裡,似乎所有的噩運,都降臨到長尾的頭上。雙親、妻子、唯一的幼子,相繼與他陰陽永隔。天地雖大,長尾卻已是舉目無親,孤零零地一個人生活在這世界上。為了忘卻喪親之痛,他決定離開空空如也的家,踏上旅途,雲遊四海。 一日,行經伊香保村。此地四面環山,以溫泉名聞遐邇,水汽氤氳、風景優美。長尾決定在此多留數日,賞玩景致,遂到當地的客棧投宿。客棧裡,有一位年輕的女侍,長尾和她雖只是初次見面,卻不知為何,一看到這女子,他的心就「撲通撲通」直跳。更奇的是,細看…See More
Jun 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上)

お貞の話 很久很久以前,在越前國的新潟【注一】,住著一位叫長尾長生的年輕人。 長尾是一個醫生的兒子,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培養,準備繼承父親的職業。他在幼年時,訂下了一門婚約,女方是父親一位好友的女兒──阿貞。雙方家長約定,只要長尾一完成學業,立即為兩人操辦婚禮。 可惜天不遂人願。阿貞在十五歲時,竟不幸得了肺癆【注二】。在當時,這可是不治之症,無藥可醫。健康狀況日益惡化的阿貞,明白自己時日無多,便想在臨終前,與長尾見最後一面。 悲容滿面的長尾來到阿貞的床前跪著,泣不成聲。阿貞憔悴而消瘦,對他說: 「長尾殿【注三】,我的未婚夫啊,我倆自幼姻緣早定,本想年尾即行合巹之禮。怎料我染此絕症,命在頃刻,死神已在彼岸召喚我。縱然我能多活些日子,也只是給他人徒增煩惱。如此羸弱的身子,已註定我不能成為一個好妻子!請原諒我自私地過早離去,原本我是多麼希望能永遠陪伴在你身邊呀!──不過,請別難過,我堅信,我們會再度相逢的。」 「是的,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長尾真切地說道:「到那時,我們會在極樂淨土重逢,再無別離之苦。」 「不,不是!」阿貞面色蒼白,虛弱地說:「我指的不是極樂淨土,而是現世。我們命中註定,會在現世…See More
May 2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鴛鴦

おしどり在陸奧國【注】的田村鄉一帶,有位名喚村上的放鷹獵人住在那兒。有一天,他照常出門打獵,卻徒勞無功,沮喪而返。歸途中,需要在赤沼川乘船渡河。就在等船的工夫,一對相偕相伴的戲水鴛鴦,映入了村上的眼簾。儘管明知獵殺鴛鴦是不吉利的事情,會遭到報應,但連續多日一無所獲的村上,實在是太饑餓了,便張弓搭箭,瞄準那對鴛鴦射去。「嗖」地一聲,利箭貫穿了雄鴛鴦,驚惶的雌鴛鴦慌忙向較遠岸上的藺草叢裡逃去,登時不見了蹤影。村上將死掉的雄鴛鴦帶回家,烹為佳餚,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當晚,村上做了一個淒涼可怕的夢。夢中,一個清麗婉約的女子走進屋來,站在他的枕邊低聲啜泣。其聲哀絕悲慟,村上聞之,只覺肝腸欲斷。 那女子對著他,憤恨地大聲質問道: 「為什麼……啊?你為什麼要殺死他?他做了什麼錯事嗎?在赤沼川,我倆比翼雙飛,過著幸福的日子──可你卻殘忍地殺死他!到底他犯了什麼不可恕的罪,你要殺害他?你知道自己所做的蠢事,是多麼無情、狠毒嗎?……就連我,你也想殺掉。──可是夫君既逝,我也不願苟活於世……我來此,就是想告訴你這事罷了。」 語畢,女子又潸然淚下,哀聲之淒苦痛切,直滲入村上的骨髓裡。 女子一邊悲泣,一邊吟起了…See More
May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乳母櫻

乳母ざくら 三百年前,在伊予國【注一】溫泉郡的朝美村裡,住著一位名叫德兵衛的大善人。這德兵衛是村里及周邊最有錢的財主,家資萬貫,卻並不恃財驕橫,因此頗受村人愛戴,村人一致推舉他做了村長。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德兵衛到了四十歲,還未嘗過身為人父的滋味。為擺脫膝下無人承歡之苦,德兵衛和妻子常到朝美村著名的西法寺裡,向不動明王燒香許願,期望求得一子半女。 正所謂「心誠則靈」。這一年,德兵衛夫妻如願以償,妻子懷胎十月,產下一女。女娃兒生得粉嫩可愛,人見人誇,德兵衛替她取名「小露」。因為母親的奶水不足,德兵衛便請了位喚作阿袖的女子,來當小露的乳母。 …See More
May 2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計略

かけひき 已經定好了,死刑就在屋敷【注一】執行。因此那個男人被押了過來,跪在一片空曠的沙地上,那裡有一條用踏腳石鋪成的小路,如同你現在還能在日式庭院中看到的一樣。他的胳膊被反綁在身後,家臣在桶中裝滿了水,又在米袋裡裝滿了石頭。他們將米袋堆在那跪著的人四周,擠得他無法動彈。屋敷的主人來了,見到這般安排,對家臣們的工作很滿意,便未置一詞。 突然,那個罪人對主人大聲喊道: 「尊貴的先生啊,我並非有意犯下這致命的過錯。我是因為太愚蠢,才犯下了這個罪過。都是因為命定的報應,我才生得這麼蠢,我才不得不犯錯。但是殺掉一個蠢人,就是您在犯錯了──犯下這種錯是會遭到報應的。如果你殺掉我,我肯定會報復的──冤冤相報,罪惡必將由罪惡來償還……」 任何懷著強烈的怨恨而被殺死的人,他的鬼魂必定會來找兇手復仇。主人明白這一點。 他溫和親切地回答道: 「等你死了之後,倒是可以如你所想的那樣,讓我們感到畏懼。不過,我們並不相信你所說的話。因此,你能在被砍頭後,給我們一點關於你強烈怨恨的證明嗎?」 「我一定會的!」那人回答。 「很好,」主人抽出太刀,說道:「現在我就要砍下你的頭。在你面前有一塊踏腳石。等你的頭顱被砍下後…See More
May 2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3)

芳一雙手觸地,深深地行了一禮,以示答謝。一個女侍牽著他的手,帶他走到門口,再由那個武士將他送回寺院的走廊上。兩人相互道別分手。 芳一回到寺裡時,天已大亮,但誰也沒注意到他。因為住持自己回來得也很晚,以為芳一自去睡了。 對於昨晚發生的奇事,芳一未向任何人說起。白天,他稍事休息;到了子夜,那武士如約前來,引領他來到貴客雲集的府邸彈唱平家曲。和上回一樣,芳一的獻藝再次博得了齊聲讚嘆。 但是,這次有個小沙彌留意到他離開了寺院。當芳一在清晨歸來時,隨即被住持喚去談話。住持面帶慍色,語重心長地對芳一說道: 「芳一君,我們都很為你擔心啊!你眼睛不方便,還在半夜裡獨自出門,這樣太危險了!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可以差遣一個僕人照顧你啊。芳一,你晚上究竟上那裡去了?」 芳一閃爍其詞,搪塞道:「請您原諒,我有些私事要處理,並且只能在晚上辦,無法安排在其他時間。」 看著芳一蒼白的臉色,住持驚訝更甚於痛惜。他覺得事有蹊蹺,芳一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他心頭湧起一個不祥的預感,擔心這個目盲青年可能被什麼妖魔惡靈給纏住了。於是他不再追問,暗中囑咐寺院的雜役監視芳一的一舉一動。如果芳一晚上再溜出寺院,就立即尾隨其後,…See More
May 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2)

不久,武士停住腳步,芳一仔細聆聽左右,感覺好像是到了一扇大門前。他有點奇怪:方圓百里,除了阿彌陀寺正門外,怎會另有如此巨大的門呢?真是蹊蹺。 「開門!」武士喊道。跟著傳來了門閂拉開的聲音。武士牽著芳一走進門裡,穿過寬闊的庭院,好像又在某個門口停了下來。武士大聲喊道: 「裡面的人,還不快點出來迎接?我把芳一帶來了!」 登時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屏風滑動聲、門禁開啟聲,以及女性交頭接耳的談話聲。從女子的言談中,芳一判斷她們肯定都是大公卿府裡的女侍。但到底自己身處何地,仍然不知。不過也沒時間容他多想了,他被攙扶著走上石階,一級又一級,到了最後一級時,被命令脫掉草鞋。一名女侍牽著芳一的手,引領他走過一長段精心灑掃過的光滑地板,繞過曲折的轉角走廊,通過數不清的隔扇門,終於,來到了一個地鋪柔席、異香不絕的地方,似乎是一間寬敞的大廳。 芳一感到眾多貴人正聚集於此,因為他聽到只有高級絲綢才會發出的沙沙摩擦聲,就像森林中風拂葉落的聲音。四周有很多人在低聲交談,說的都是宮廷裡的文雅敬語。 有人在芳一面前鋪上一張柔軟的坐墊,芳一坐了上去,調好琵琶的音弦。一個蒼老的女聲說道: 「現在就開始彈,唱一段平家的故事吧…See More
Apr 1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1)

耳なし芳一 【注一】 距今七百多年前,在下關海峽的壇之浦海灣,平家一族與源氏一族之間長期的爭鬥【注二】,終於畫上了句號。平家在這最後的決戰中全軍覆沒,幼帝安德天皇與平家滿門俱喪生於此役。此後的七百餘年間,平家的怨靈就一直在壇之浦及附近的海邊徘徊遊蕩……我在另一篇作品裡【注三】講過,在那裡有一種奇怪的蟹,它們被稱為「平家蟹」,背上可以看到酷似人臉的花紋。傳說這些就是平家武士的亡魂所變。 許多怪異的事陸續發生在這一帶的海岸邊。每當夜幕降臨,漆黑的壇之浦海面上總有數不清的青白色光球在燃燒,或者盤旋在浪濤之上飛舞──漁夫們管這叫「魔之火」或「鬼火」。風起時,海上還會傳來淒厲的號叫聲,彷彿千軍萬馬正在呐喊廝殺,喧囂擾攘。 據說在較早前,平家亡靈的狂躁、恐怖尤盛於今時。它們會在半夜裡從夜航的船邊突然冒出,把船弄沉;在海邊游泳的人一個不小心,也會被平家亡靈拖入海底溺死。 地方上的民眾為了平息這些鬼魂作祟,就在赤間關建了一座阿彌陀寺。寺院造好後,又依傍海岸為投海的幼帝和平家重臣們設了墓地,立起墓碑,並定期舉辦佛事,替往生者祈冥福、求平安。自從佛寺和墓地建好後,平家亡靈比以前稍微平靜了些,但仍然時不時會…See More
Feb 20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下)

自從大洪水以來便被分隔在兩個世界裡的東西方,由於地理上的隔絕造成了文化上的隔膜,單從物質層面進行溝通,想要相互深入瞭解,基本是不可能的。西方人真想瞭解東方,第一必須懷有客觀的無利害衝突的心態;第二必須具備詩人般的同情之心。要不然,單從物質方面是不能抓住東方人的心的。歷來到過東方的諸多西洋觀察家中,能真正做到同東方文明水乳交融的,只有小泉八雲等寥寥數人。受了東方民族與宗教充滿魅力的文化影響,小泉八雲從民俗與情感方面入手,去解釋、透視日本人的靈魂。當時的日本正大踏步地走在全盤西化的路上,全民沉迷於物資追求與享受中,傳統的習俗、風土、民情逐漸喪失。對於許多日本人而言,小泉八雲質樸的描寫恰好保存了在這個工業化進程中被丟棄的大和民族的特色,客觀上起到了發掘並保護傳統的作用。小泉八雲雖然不是日本本土人,卻比日本人更加鍾愛和瞭解日本文化。他曾經聲言:「我在日本喜愛的是整體的日本人民,這個國家裡貧窮質樸的大多數人……我喜愛他們的神、他們的風俗、他們的衣著、他們的房屋、他們的迷信、他們的過失……」從他的大量著作裡可以看出,他對日本文化的傾心,完全出自強烈而真摯的感情。因此,他的作品更容易為日本人民所接受…See More
Feb 1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上)

本文作者王新禧:小泉八雲《怪談》(譯者)一、小泉八雲這個人 今天,在中國提起小泉八雲這個名字,有不少人可能會感到陌生。這位與馬克‧吐溫、契訶夫、左拉、莫泊桑等大文豪身處同一時代的作家,身後卻略顯寂寥。然而,小泉八雲之於日本民間文學的光大、之於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卻有著了不起的貢獻與成就。 小泉八雲,愛爾蘭裔希臘人,本名拉夫卡迪奧‧赫恩(Lafcadio Hearn),一八五○年生於希臘的聖毛拉島(Santa…See More
Feb 1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4)

漢子——那麼,你借我一條褲子!巡士——我只有這一條褲子,借給了你,自己不成樣子了。(竭力的擺脫著,)不要胡鬧!放手!漢子——(揪住巡士的頸子,)我一定要跟你去!巡士——(窘急,)不成!漢子——那麼,我不放你走!巡士——你要怎麼樣呢?漢子——我要你帶我到局裡去!巡士——這真是……帶你去做什麼用呢?不要搗亂了。放手!要不然……(竭力的掙扎。)漢子——(揪得更緊,)要不然,我不能探親,也不能做人了。二斤南棗,斤半白糖……你放走了他,我和你拚命……巡士——(掙扎著,)不要搗亂了!放手!要不然……要不然……(說著,一面摸出警笛,狂吹起來。)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作。(1)本篇在收入本書前沒有在報刊上發表過。(2)莊子(約前369—前286)名周,戰國時宋國人,曾為漆園吏,我國古代思想家,道家思想的代表人物。他的著作流傳至今的有《莊子》三十三篇;本篇的材料主要即采自《莊子·至樂》中的一個寓言:「莊子之楚,見空髑髏,然有形,以馬捶,因而問之曰:『夫子貪生失理,而為此乎?將子有亡國之事,斧鉞之誅,而為此乎?將子有不善之行,愧遺父母妻子之丑,而為此乎?將子有凍餒之患,而為此乎?將子之春秋,故及此乎?』於是語卒…See More
Nov 7, 201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3)

巡士——(且跑且喊,)帶住他!不要放!(他跑近來,是一個魯國大漢,身材高大,制服制帽,手執警棍,面赤無須。)帶住他!這舅子!……漢子——(又揪緊了莊子,)帶住他!這舅子!……(巡士跑到,抓住莊子的衣領,一手舉起警棍來。漢子放手,微彎了身子,兩手掩著小肚。)莊子——(托住警棍,歪著頭,)這算什麼?巡士——這算什麼?哼!你自己還不明白?莊子——(憤怒,)怎麼叫了你來,你倒來抓我?巡士——什麼?莊子——我吹了警笛……巡士——你搶了人家的衣服,還自己吹警笛,這昏蛋!莊子——我是過路的,見他死在這裡,救了他,他倒纏住我,說我拿了他的東西了。你看看我的樣子,可是搶人東西的?巡士——(收回警棍,)「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到局裡去罷。莊子——那可不成。我得趕路,見楚王去。巡士——(吃驚,鬆手,細看了莊子的臉,)那麼,您是漆……莊子——(高興起來,)不錯!我正是漆園吏莊周。您怎麼知道的?巡士——咱們的局長這幾天就常常提起您老,說您老要上楚國發財去了,也許從這裡經過的。敝局長也是一位隱士,帶便兼辦一點差使,很愛讀您老的文章,讀《齊物論》,什麼「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真寫得有勁,…See More
Nov 3, 201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起死(2)

漢子——故事嗎?有的。昨天,阿二嫂就和七太婆吵嘴。莊子——還欠大!漢子——還欠大?……那麼,楊小三旌表了孝子……莊子——旌表了孝子,確也是一件大事情……不過還是很難查考……(想了一想,)再沒有什麼更大的事情,使大家因此鬧了起來的了嗎?漢子——鬧了起來?……(想著,)哦,有有!那還是三四個月前頭,因為孩子們的魂靈,要攝去墊鹿台腳了(12),真嚇得大家雞飛狗走,趕忙做起符袋來,給孩子們帶上……莊子——(出驚,)鹿台?什麼時候的鹿台?漢子——就是三四個月前頭動工的鹿台。莊子——那麼,你是紂王的時候死的?這真了不得,你已經死了五百多年了。漢子——(有點發怒,)先生,我和你還是初會,不要開玩笑罷。我不過在這兒睡了一忽,什麼死了五百多年。我是有正經事,探親去的。快還我的衣服,包裹和傘子。我沒有陪你玩笑的工夫。莊子——慢慢的,慢慢的,且讓我來研究一下。你是怎麼睡著的呀?漢子——怎麼睡著的嗎?(想著,)我早上走到這地方,好像頭頂上轟的一聲,眼前一黑,就睡著了。莊子——疼嗎?漢子——好像沒有疼。莊子——哦……(想了一想,)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在商朝的紂王的時候,獨個兒走到這地方,卻遇著了斷路強盜,從…See More
Oct 31, 2018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下)

Posted on June 22, 2019 at 7:13am 0 Comments

含怨而死的人所留下的約誓,具有超自然的神秘力量,這在當時是被廣泛認知的。女子死後,銅鏡果然被順利地熔化了,青銅大鐘亦隨之順利鑄成。人們想起女子的遺書所言,對此深信不疑,便蜂擁到寺裡,個個都想試試看能否將大鐘敲破。他們使盡吃奶的力氣,拼命地搖撼鐘槌,沉重清脆的鐘聲響徹四方,無時或歇。事實證明,那大鐘的品質也實在是好,無論多麼猛烈的撞擊,都不能損其分毫。

 

儘管如此,在「敲破大鐘者,可得大富貴」之言激勵下的人們,是不會輕易氣餒的。日復一日,由早至晚,從四面八方湧來的人潮,依然前仆後繼地不停敲鐘。僧人們不堪其擾,屢次勸阻均告無效,鐘聲變成了痛苦的折磨。 …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鏡與鐘(上)

Posted on June 22, 2019 at 7:13am 0 Comments

鏡と鐘と

 

八個世紀之前,在遠江國【注一】的無間山上有座寺院,寺裡的僧人們想在正殿裡安放一口青銅大鐘。為此,住持發出佈告,希望女施主們能踴躍捐贈青銅鏡,襄助寺裡打造一口青銅大鐘。 

(小泉八雲按:甚至到了今天,在日本某些寺廟的院子裡,你還可能看到為了這一目的而收集來的,堆積如山的青銅古鏡。我所見過的擁有最多青銅古鏡的寺廟,是位於九州博多的一所淨土宗寺廟,這裡的銅鏡是為了鑄造高達三十三尺的阿彌陀像而募捐來的。)…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鴛鴦

Posted on May 24, 2019 at 6:43am 0 Comments

おしどり

在陸奧國【注】的田村鄉一帶,有位名喚村上的放鷹獵人住在那兒。有一天,他照常出門打獵,卻徒勞無功,沮喪而返。歸途中,需要在赤沼川乘船渡河。就在等船的工夫,一對相偕相伴的戲水鴛鴦,映入了村上的眼簾。儘管明知獵殺鴛鴦是不吉利的事情,會遭到報應,但連續多日一無所獲的村上,實在是太饑餓了,便張弓搭箭,瞄準那對鴛鴦射去。「嗖」地一聲,利箭貫穿了雄鴛鴦,驚惶的雌鴛鴦慌忙向較遠岸上的藺草叢裡逃去,登時不見了蹤影。村上將死掉的雄鴛鴦帶回家,烹為佳餚,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

Continue

小泉八雲《怪談》乳母櫻

Posted on May 16, 2019 at 10:09pm 0 Comments

乳母ざくら

 

三百年前,在伊予國【注一】溫泉郡的朝美村裡,住著一位名叫德兵衛的大善人。這德兵衛是村里及周邊最有錢的財主,家資萬貫,卻並不恃財驕橫,因此頗受村人愛戴,村人一致推舉他做了村長。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德兵衛到了四十歲,還未嘗過身為人父的滋味。為擺脫膝下無人承歡之苦,德兵衛和妻子常到朝美村著名的西法寺裡,向不動明王燒香許願,期望求得一子半女。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