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219)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4)

 

奉命保護妻子的兩個僕人,既勇敢又忠誠,且頗富心計。對於保護女子或小孩,都經驗十足。他們為了讓新娘放鬆緊繃的神經,盡揀些笑話來聊天。新娘與他們閒聊多時,談笑風生,幾乎將畏懼之心拋到了九霄雲外。

不覺間,新娘倦意萌生,便上床就寢。兩個僕人手執兵刃,坐於屋角的屏風後,弈起棋來。他們說話時儘量壓低嗓門,以免打攪到新娘。

 

新娘如嬰兒般沉沉睡去。但丑時一至,鈴聲又響,恐怖淒迷,令人膽喪。新娘一驚而醒,聽到那手鈴聲再度緩緩逼近………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anuary 30, 2021 at 9:36a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毀約》(3)

當晚,新娘打算早早睡下,不再去想恐怖的事。然而丑時一到,又是一陣激烈的犬吠聲,接著手鈴聲再度幽幽地從後花園裡響起。新娘想起身叫人,卻依然只是徒勞。那女子的黑影又飄進屋來,嘶聲喊道:

「滾出去!而且不能告訴任何人原因。如果妳對『他』說了,我會把妳撕成碎片!」

 

就在同一時刻,丈夫正躺在居城的乾草堆上,喃喃自語,想念著嬌妻。

天光破曉,又一個清晨來臨了,武士由主公的居城回到家中。

妻子一見到他,立刻跪倒在地,哀求道:…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anuary 18,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食夢貘》(下)

「我夢見自己站在四面都是白色高牆的屋子裡,但是在房間光禿禿的地板上沒有我的影子。我看到自己的屍體放在一張鐵床上,我是何時死的,是怎樣死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六七個女人坐在床邊,我完全不認識她們。她們既不年輕也不老,都穿著黑衣,我知道她們都是守靈人。她們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周圍也毫無聲息。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時候不早了。

 

「與此同時,我意識到房間裡有些莫可名狀的東西,讓我的心變得沉甸甸地──某種無色無臭、使人麻木的力量正擴散開來。守靈人開始心神不安地彼此交換著眼色。我知道她們也害怕了。她們一個接一個,悄無聲息地站起來,像影子般輕盈地離開了房間。只有我和我的屍體留在那裡。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anuary 11, 2021 at 8:25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食夢貘》(上)

「唉!我們的夜太短了,食夢貘還來不及吃掉我們的夢。」──古老的日本情歌

這種動物叫作「巴庫」,或者叫「貘」,牠有吃掉夢的特殊能力。很多地方對牠的這種能力都有過描述。我收藏的一本古書中說,雄性貘身體似馬、臉似獅子、鼻子和獠牙似象、額似犀牛、尾似母牛、足似虎。而雌性貘外形與雄性大為不同,但書中沒有具體說明兩者有何不同。在向古中國學習的年代裡,貘的畫像通常被掛在日本人的房中,據說畫像如同這種動物本身一樣,同樣具有善的力量。我的古書中還記載了關於這一風俗的軼聞:

 

在《將星錄》裡,人們傳說源賴光在東海之濱打獵時,曾遇到一頭身如動物,卻口吐人言的貘。源賴光說:…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January 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巨蠅的故事》(下)

那巨蠅一直盤繞不去,九兵衛不堪其擾,但礙於自己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不能殺生,便小心翼翼地捉住牠,放飛到屋外去。然而巨蠅過得片刻,又飛了回來。九兵衛只好又抓住牠,再次放飛出去。可是過了一會兒,大蠅還是飛回來了。九兵衛夫人感到其中必有情由。

「我想,」夫人說道:「會不會是阿玉呢?聽說過世的人,如果心中有執念放不下,就會從黃泉歸來,變成蟲類。」

 

九兵衛笑答:「好吧,既然你這麼說,咱們就來給牠做個記號。」

他再度抓住巨蠅,將其翅膀尾端用剪刀稍微剪去一小部分,然後把巨蠅帶到離家相當遠的地方放飛。…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19, 2020 at 4:25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巨蠅的故事》(上)

大約兩百多年前,在京都住著一位名叫飾屋九兵衛的商賈,他的店鋪開在寺町街上,位於島原路略為靠南的方向。九兵衛有一名侍女,喚作阿玉,老家在若狹國【註】。

九兵衛夫婦非常疼愛阿玉,對她視若己出。然而阿玉卻不像其他女孩那樣喜歡打扮,從不穿任何漂亮服飾。雖然夫人為她置辦了多件美麗的衣裳,但即使是休假的時候,她也穿著樸素的工作服外出。

 

就這樣,阿玉在九兵衛家中工作了五年。有一次,九兵衛問她,為什麼一直不註重自身的衣著打扮呢?

阿玉聽到這含蓄的責備,羞得面紅耳赤,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14,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癡女岡目的故事》(下)

八右衛門的雙親,為了此事特意前來探問,從談話中,他們依稀得知此病並非全因悲傷所致。父母商量了一下,勸兒子再婚,但八右衛門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堅稱絕不背棄與前妻的誓約。 

此後,八右衛門的病情日趨嚴重,族人均不再抱以希望,但他的母親依然不放棄,她堅信兒子肯定隱瞞了什麼事情。這天,她來到八右衛門的病榻前,涕淚交流地勸說兒子講出患病的真正原因。八右衛門經不住母親的苦苦哀求,終於說道: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13,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癡女岡目的故事》(上)

在土佐國【註】的名越,有一個富商權右衛門,他的女兒名叫岡目,芳齡二十二歲,嫁與二十五歲的八右衛門為妻。岡目對八右衛門情切戀深,但又多疑善妒,因此絕不允許任何女人接近夫君,否則便會打翻了醋罈子,撒潑大鬧。八右衛門也知妻子的秉性,從不在外拈花惹草。兩人倒也鶼鰈情深,過得頗為美滿。 

可惜好景不長,婚後不到兩年,岡目竟不幸染上了當時在土佐流行的惡疾。罹患此疾者,飲食難咽、煩悶難當,終日昏沉欲睡,夢魘時至。八右衛門雖多方延請名醫診治,依然毫無起色。岡目病體日衰,每況愈下,自知在世之日已然無多。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12,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生靈》(下)

六兵衛聽完這一席話,不知所措,他自然相信外甥所言句句是實,但實在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能夠說明外甥腦海中會為何出現陰影。 

須知,生靈的出現,要麼是因為強烈的愛,要麼就是由於極度的恨,除此之外,別無他途。而喜兵衛的妻子已經五十多歲了,外甥與她之間不可能有什麼愛情。那麼,換個角度思考,興許外甥做了什麼招人憎厭的事,才惹來了生靈?可是,外甥品行良好、禮貌謙恭、忠於職守,完全沒有可以挑剔責難的地方啊!

 

這一神秘事件讓六兵衛困惑不已,經過反覆考慮,他毅然決定將整件事都告訴老闆喜兵衛,請老闆來協助調查。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10, 2020 at 6:4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生靈》(上)

從前,在江戶靈岸島有一家大瓷器店,店東家是富商喜兵衛。長年以來,喜兵衛一直聘請一位名喚六兵衛的人做掌櫃,負責打理店裡的大小事務。六兵衛為人忠厚,盡心料理店務,使得瓷器店的生意蒸蒸日上。隨著客戶日益增多,六兵衛漸感人手不足,有點力不從心。他取得喜兵衛的許可後,聘請了自己的外甥,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來當助手。外甥曾經在大阪的瓷器店見習過,六兵衛認為他可以勝任這個工作。

 

外甥也是個手腳勤快、聰明能幹的人,雖然從商經驗尚不如舅舅,但他努力學習、待人熱忱,東家喜兵衛見了,十分高興,對他頗多讚賞。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December 7,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下)

轉瞬間,菩薩已經騎白象來到了寺廟前。雪白的大象昂首挺立,菩薩全身發出聖潔的光芒,就像山間的月色,皎潔神秘,妙不可言。 

高僧和小沙彌忙不迭地叩首膜拜,口中誦著佛經。突然獵人從高僧背後暴起發難,彎弓搭箭,拉個滿懷,「颼」地一箭,筆直地朝渾身散發白光的菩薩射去。這一箭正中菩薩的胸脯,幾根毛掉了下來。

 

驀地,天邊雷鳴電閃,一片炸雷聲中,白光消失了,奇景也隨之消失。寺廟前空無一物,只剩下無邊的黑暗。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5, 2020 at 4:17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常識》(上)

從前,在京都近郊有座愛宕山,一位得道高僧在此濳潛心修行,傾盡畢生心血,精研佛法。他居住的小寺廟遠離附近的村莊,因此無法得到日常的補給。但一些虔誠的村民,每個月都會定時給高僧送去米和蔬菜。



在這些虔誠的村民中,有一個時常在山上打獵的獵人。一天,這個獵人背了一袋米去送給高僧,高僧對他說: 

「施主,我必須告訴你一件奇異的事情,它就發生在上次和你見面之後。我真的不明白,如此神聖的事情,怎麼發生在如此卑微的我身上。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3,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下)

當天深夜,關內正在中川府邸的侍衛室內值夜,一個陌生的年輕武士,忽然無聲無息地躡了進來。他裝束華貴氣派,緩步走近關內,微一躬身,行禮道:「我叫式部兵內,初次拜訪,請多關照。您似乎不認得我了?」 

他話聲雖然低沉,但鏗鏘有力,字字句句直鑽入關內的耳裡。關內驚異地發現,這武士俊俏的臉,恍惚似曾相識。那淺淺的笑意、靈動的眼神、微張的嘴唇,還有輕蔑挑釁的神情,十足與白天被自己吞下肚的,茶碗裡的面孔一模一樣。 

關內冷靜地答道:「不,我向來都不認識你!」同時反問道:「斗膽請教,閣下到底是如何潛入此地的?」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5, 2020 at 3:25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茶碗之中》(上)

你是否曾經登上某個古塔的樓梯,在黑暗中拾階而上,四面掛滿蜘蛛網,一片漆黑之中,唯有你孤身一人?或者,你是否曾沿著海邊小徑,朝懸崖走去,只想在犬牙交錯的山邊轉角處,為自己尋覓一處歇腳之地?從文學觀點看來,這種體驗的情感價值藉助感覺的力量得以證實,而恰恰是那種銘刻於心的生動喚醒了這種感覺。 

在日本的古書中,奇怪地保留了某些結局的幻想空間,它能讓人產生與之相類似的情感體驗……也許作者偷懶;也許他與出版商發生了爭執;也許他突然被人從桌前喊走,再也沒有回來;也許他正在寫中間的某個句子時被死亡召喚。

 

但無人能告訴我們到底為什麼這些作品沒有完成……我舉一個典型的例子: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5, 2020 at 3:24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風俗》

他是個上了年紀、衣著整潔的禪宗僧人,擅長插花和一些古代的手藝。有時候他會來看望我。儘管他對很多舊信仰持反對態度,不相信預言與夢兆之類的東西,要求人們只相信佛法,但他的信徒們還是很愛他。持禪宗信仰的僧侶很少抱有懷疑論,但我這位方外之友卻頗有些搖擺不定。最近,我們在一起談論死亡,他給我講了些讓人毛骨悚然的事。 



「鬼神之事,我是有些懷疑的。」他說:
 

「有時會有施主告訴我看到了鬼,或者自己做了個奇怪的夢,不過稍加詢問,我就會發現這些事情從道理上都解釋得通。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3, 2020 at 1:30a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向日葵》(下)

這種情形沒有持續多久。當他唱出「今日」這個詞時,低沉沙啞的嗓子意外地變得渾厚而柔和,其美妙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更加不可思議的變化發生了,他的音色變得圓潤清亮,如同管風琴般音階豐富,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扼住了我。他施了什麼魔法?他發現了什麼秘密──

這個愁容滿面的流浪者?啊!這世界上再沒有誰能像這樣歌唱了吧?他的歌聲悠揚,漸漸低沉──

房屋、草地,所有眼前可見的東西都在我面前顫抖漂浮。我本能地,畏懼這個人。我幾乎有些恨他了,因為他的歌聲裡似乎有一種能夠控制我的力量。這讓我既憤怒又羞愧,臉都紅了。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24, 2020 at 9:14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死靈》

野本彌治右衛門是越前國【註】的地方官,在他去世後,其下屬串通起來,企圖蒙蔽他的親屬,侵吞遺產。



他們以野本負債累累,需要清償為藉口,將上司所有的金錢、貴重物品、傢俱等,全部巧取豪奪進了自己的荷包裡。然後偽造了一份呈報,污蔑野本早已資不抵債,財產悉數變賣後,尚不足以還債。
 

這份偽造的呈報,寄達到越前守護手中後,守護大為震怒,頒佈了一道放逐令,要將野本的遺孀和子女盡皆逐離越前國。野本一族由此受到拖累,在家主死後,跟著蒙受了不白之冤。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22, 2020 at 9:55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向日葵》(上)

他在屋後林木蔥鬱的小山上,羅伯特和我正在尋找仙人圈【註】。羅伯特八歲了,長得眉清目秀,而且非常聰明。我則剛滿七歲,對羅伯特敬畏有加。這是八月裡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溫暖的空氣中蕩漾著樹脂的清香。

我們沒找到仙人圈,卻在茂密的草叢中拾到了不少松果。我講了一個威爾士的古老故事給羅伯特聽,說是一個男人本想找個地方睡覺,無意間跑進了一個仙人圈裡,從此他消失了七年。等朋友們將他從魔法中解救出來後,他卻就此不吃不喝,也不能說話了。

 

「知道嗎,他們只吃針尖。」羅伯特說。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14, 2020 at 3: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力馬鹿》

他名叫「力馬鹿」,意思是力氣很大;但是,人們都叫他「頭腦簡單的馬鹿」,或者「傻大力」──因為他的心智永遠停留在孩童時代。就算在蚊帳裡點燃火柴,燒掉了整幢房子,看到火光沖天,他也會高興地直拍手。所以,大夥對他都很和善,誰也不願和一個傻子過不去。

 

力馬鹿長到十六歲時,已經是一個高大強壯的小夥子了。但他的智商還停留在兩歲的光景,一心只想著和稚童們幸福無憂地玩耍。鄰家那些稍大一點、四歲到七歲的孩子,都不願和他一起玩了,因為他無法理解歌謠和遊戲的內容。他最喜歡的玩具是掃帚柄,把它當成木馬,天天騎它……,一次可以玩上幾個鐘頭。…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October 12, 2020 at 3:00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蓬萊》(下)

不過,在蓬萊依然有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國的作家並沒有提及。我指的是蓬萊的空氣,此乃蓬萊所獨有的。因此,蓬萊的陽光比別處的陽光白得多,這種乳白色的光不會使人目眩,它極為清冽,卻又非常柔和。這種空氣非人世所有,它存在於很久很久以前,久得讓人想起來就心生懼意。它並非由氣體組成,而是由魂靈組成,由億萬代人的魂靈──那些與我們的思考方式完全不同的人的魂靈──組成的半透明的、巨大的物質。無論那個凡人吸入了這種空氣,他便將這些令人戰慄的魂靈帶入了自己的血液中。這些魂靈改變他的感覺,改造他的時空觀念,讓他如它們那樣去看、去感覺、去思考。按它們的看法,蓬萊可能是如下的樣子──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April 28, 2020 at 10:3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