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Na
  • Female
  • Klias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ta N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Tata N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ta Na'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洗衣問題(下)

假如當年那可憐的洗衣婦有一挺機槍和一點兒炸藥的話,那她準能發大財。可惜她不明白其中的奧秘。在過去那些日子,一個洗衣婦洗一件襯衫只掙十二分之十分錢——也就是說,每洗一打衣服掙一毛錢。而今天最好的洗衣公司,也就是那些拒絕外人參觀其辦公場所,由一名全副武裝的衛兵把衣服押送回來的大公司,它們現在洗一件衣服的收費標準為一塊錢,特惠價為每洗一打衣服收十二元。 若是用以上標準計費,洗衣婦的收入可增加到原來的一百二十倍。而實際上,她的年收入只有五十元,她所代表的價值就這麽一丁點兒。要是當年人們知道她其實不止值這幾個錢的話,那她完全可能被某個老板招進洗衣公司,從她身上賺到的紅利完全可能像滿樹的越橘一般豐盛。…See More
May 10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洗衣問題(上)

——渴望回到有謙卑的洗衣婦的往日好時光…See More
May 9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下)

開頭有些科學家——如歡樂學院的胡皮特阿普教授——傾向於認為電可以取代煤而為人們提供能動力、熱量、光以及食物。但看來也不行。電也差不多耗盡了。芝加哥的引水渠已使尼亞加拉大瀑布的水位降低了十分之九英寸,當年白沫飛濺的瀑布水簾有一英尺厚的地方,如今只有十一又十分之九英寸了。…See More
Mar 2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上)

我一直都在讀報紙上的這樣一則令人心痛的聲明:全世界可以用來制造紙漿的木材只剩下4000,000,000,000層積了,再過五十年這些木材也會用光。然後就再也沒有紙漿了。所有這些紙漿都是誰耗掉的呢?我不知道。我敢說在我自己家里,除了吃早餐時用那麽一丁點餐巾紙,我們是根本不消耗什麽紙漿的。要命的地方在於再過五十年紙漿就用光了。從今往後五十年,以前紙漿樹密密麻麻直達天邊的地方,將變成一望無際的不毛之地,沒有人煙也沒有生氣,只剩下危石欲墜的禿禿石山,四下里一片死寂,唯一能聽見的只有水鳥的哀鳴,它們在一度是北美森林而今空空蕩蕩的空中兜圈子。不,我忘了。好像到那時已沒有水鳥了。在同一張報紙上我讀到:北美的水鳥在以驚人的速度消亡,再過四十年它們就絕種了。幾年以前,這個國家的某些地方還是黑壓壓地布滿了黑鴨、小水鴨和松雞之類,而今用於肉餅能招徠的火烈鳥每平方公里還不到一隻。再過一代人,這整塊大陸將會變成農場、田地和公路,而汽車將穿透每一個地方。 汽車,我說到它了嗎?恐怕我又弄錯了。四十年以後再也沒有汽車了。因為汽油用光了,這是確定無疑的。阿拉斯加的午夜城的格拉姆教授剛完成的計算表明,以我們目前的速度消耗…See More
Feb 23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我的梯子(我的魚塘 續篇)

《大西洋月刊》的寬容的讀者們會回想起來,一年以前我曾在這份備受推崇的期刊上寫過一篇文章記我的魚塘。我對那個坐落在林間窪地的小巧美麗、與世隔絕的地方進行了一番描述。我想,借助於言詞,我多少捕捉到了一點隨同落葉降臨塘面的秋的輝煌。我非常坦率地承認,據我所知那塘里根本就沒有魚。但是,我解釋過,我把這一實情隱瞞了,不過這對釣魚行家——我那些偶爾跑去朝我的鱒魚揮釣的朋友——毫無區別。他們都對塘周圍棒極了的環境印象很深,說從沒見過比它更適合釣鱒魚的了。即使整整一天釣不到一條魚,他們也照樣樂呵呵地在我的釣塔里品酒,同時頭頭是道地解釋釣不到魚的理由。 我現在才意識到,我壓根兒不應該在《大西洋月刊》發表那篇文章。我和編輯一定因此冒犯了某個兼管釣魚的神靈,復仇女神對我實施了報復。在冬天逝去、冰雪消融的時候,山洪暴發,洶湧的濁流沖決了堤壩,把水泥、木頭等等一古腦兒卷下了山澗。如今堤壩僅剩殘骸,上方是原先的魚塘——它已水乾見底,舉目所見唯有濕潤的雜草、陳年的腐木和坑坑窪窪的小泥坑,一條小溪有氣無力地從中間流過。 那些群魚怎麽樣了呢?跳掉了!全被沖到小溪下遊去了!現在我帶我的朋友們上那兒去,他們總要反反復復、一…See More
Dec 28, 2019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們被犯罪迷住了嗎?(下)

在我們所謂的文明國家里,人們已擯棄施加酷刑和觀看處決的樂趣。但是我們找到新的突破口,那同一種邪惡的本能找到了另外的宣泄渠道。既然我們已被禁止去觀看行刑和參與犯罪,我們讀一讀它們也是一大樂事兒。我們的龐大的新聞機構和電訊系統在這一方面給我們提供的大量機會,是我們的祖先們做夢都想不到的。想想看,關於對拉提馬和瑞德里施行的火刑,紐約第一流的報紙和電影界人士能做多少文章呢?看來是失去了一次好機會。 在我們現在的條件下,我們不必像兩個世紀以前的人那樣僅僅局限於我們的鄰居的罪行了。我們可以把它們從世界各地收集來。想當年他不得不時地靠絞刑過一把癮。現在我們每天就有一二十次這樣的機會,要是我們樂意把芬蘭人和列特人也加進來的話,過一百次癮都不難。 但是道德家——也就是敝人——不禁要問,這一切要把我們引向何方呢?這種對犯罪的持久癡迷,會給我們的心靈和性格造成什麽後果呢?很久以前有人這樣寫道—— 惡行這魔頭實在令人討厭,你真想恨它就得見它一面;但見得太多你會習以為常,會對它先忍後憐直至迷戀。 犯罪行為也是如此。成年累月地描述和細讀它,便會耳孺目染,腐蝕心靈——當然不是你的心靈。我親愛的讀者,因為你的心靈很堅…See More
Dec 27, 2019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們被犯罪迷住了嗎?(上)

大多數讀者都同意我的看法,覺得最近的報紙頗有些看頭。首先,上面登載著克利夫蘭新近發生的謀殺案,屍體被用快件郵到了外地。然後是短髮強盜的故事——報紙沒有說是男是女——那個暴徒搶劫了一整個地鐵站,卷走了售票處的所有現款。還有那個殺死岳母的惡漢的故事,他拒絕說明任何理由。還有那個十五歲的高中女生槍殺老師的事,她殺他是因為他企圖教她代數。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兩宗綁架案、三樁著名公民的失蹤案、兩起腐敗墮落案以及大大小小的銀行搶劫案和阿肯色州火車大事故。所有這一切加起來,使得早報頗值一讀。有了這麽一張報紙在手,早上乘街車去上班的就好辦了,好像片刻之間就到了目的地。 當然,報紙上也有發生在外國的謀殺案。但這些案子我一般是留到吃中飯時再看。我發現謀殺土耳其人、芬蘭人和列特人的案子,遠不如發生在本國本土的謀殺案那麽引人入勝。在我看來,裝在一個箱子從克利夫南寄走的一具屍體,勝過整整一卡車列特人的屍體。這一具屍體讓我更感興趣。把發生在國內和國外的案子全加在一起,我發現昨天的報紙有百分之三十的篇幅講的是不折不扣的犯罪。我覺得這幾乎創了一項紀錄,完全足以和蘇聯或黑暗時代的犯罪記錄媲美。我真懷疑黑暗時代是否有什麽能…See More
Dec 26, 2019

Tata Na's Blog

里柯克·洗衣問題(下)

Posted on May 8, 2020 at 9:55pm 0 Comments

假如當年那可憐的洗衣婦有一挺機槍和一點兒炸藥的話,那她準能發大財。可惜她不明白其中的奧秘。在過去那些日子,一個洗衣婦洗一件襯衫只掙十二分之十分錢——也就是說,每洗一打衣服掙一毛錢。而今天最好的洗衣公司,也就是那些拒絕外人參觀其辦公場所,由一名全副武裝的衛兵把衣服押送回來的大公司,它們現在洗一件衣服的收費標準為一塊錢,特惠價為每洗一打衣服收十二元。 

若是用以上標準計費,洗衣婦的收入可增加到原來的一百二十倍。而實際上,她的年收入只有五十元,她所代表的價值就這麽一丁點兒。要是當年人們知道她其實不止值這幾個錢的話,那她完全可能被某個老板招進洗衣公司,從她身上賺到的紅利完全可能像滿樹的越橘一般豐盛。…





Continue

里柯克·洗衣問題(上)

Posted on May 8, 2020 at 9:49pm 0 Comments

——渴望回到有謙卑的洗衣婦的往日好時光



很久以前,大概三四十年以前吧,那時候世界上有一種謙卑的人,叫做洗衣婦。她的用處很簡單,那就是:每隔一兩天露一次面,用大大的籃子把髒衣服帶走,把它們洗得雪白後再送回來。 

如今洗衣婦已經絕跡。她的位置已被聯合洗衣公司取代。她已經一去不回,但我希望她能回來。

 …

Continue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下)

Posted on March 2, 2020 at 9:32pm 0 Comments

開頭有些科學家——如歡樂學院的胡皮特阿普教授——傾向於認為電可以取代煤而為人們提供能動力、熱量、光以及食物。但看來也不行。電也差不多耗盡了。芝加哥的引水渠已使尼亞加拉大瀑布的水位降低了十分之九英寸,當年白沫飛濺的瀑布水簾有一英尺厚的地方,如今只有十一又十分之九英寸了。



假如我們把聖勞倫斯河攔截起來,把芝加哥引水渠攔截起來,把哈德遜河攔截起來——簡而言之,假如我們把整個大陸的水流上上下下攔截起來,或許我們還可以稍微維持久一點兒。但是結局已進入視野。再過四十年,最後一瓦電將會被耗盡,電器設備將會被擱進博物館,作為過去時代的古董供未來的孩子們參觀。…

Continue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上)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20 at 12:29am 0 Comments

我一直都在讀報紙上的這樣一則令人心痛的聲明:全世界可以用來制造紙漿的木材只剩下4000,000,000,000層積了,再過五十年這些木材也會用光。然後就再也沒有紙漿了。所有這些紙漿都是誰耗掉的呢?我不知道。我敢說在我自己家里,除了吃早餐時用那麽一丁點餐巾紙,我們是根本不消耗什麽紙漿的。

要命的地方在於再過五十年紙漿就用光了。從今往後五十年,以前紙漿樹密密麻麻直達天邊的地方,將變成一望無際的不毛之地,沒有人煙也沒有生氣,只剩下危石欲墜的禿禿石山,四下里一片死寂,唯一能聽見的只有水鳥的哀鳴,它們在一度是北美森林而今空空蕩蕩的空中兜圈子。…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