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毀約》(4)

 

奉命保護妻子的兩個僕人,既勇敢又忠誠,且頗富心計。對於保護女子或小孩,都經驗十足。他們為了讓新娘放鬆緊繃的神經,盡揀些笑話來聊天。新娘與他們閒聊多時,談笑風生,幾乎將畏懼之心拋到了九霄雲外。

不覺間,新娘倦意萌生,便上床就寢。兩個僕人手執兵刃,坐於屋角的屏風後,弈起棋來。他們說話時儘量壓低嗓門,以免打攪到新娘。

 

新娘如嬰兒般沉沉睡去。但丑時一至,鈴聲又響,恐怖淒迷,令人膽喪。新娘一驚而醒,聽到那手鈴聲再度緩緩逼近……

新娘大聲尖叫,急忙跳下床,飛快跑到屋角找尋兩個僕人。但屋裡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了,只剩一片死寂。僕人坐在棋盤前動彈不得,兩眼茫然地互相對視。新娘拼命的搖幌他們,但他們就像被冰封雪凍了一般,紋絲不動。

 

事後,兩個僕人憶起,他們確曾聽到手鈴聲,也聽到新娘聲嘶力竭的呼喊,並且感覺到她試圖要搖醒他們。可是,在那段時間裡,他們無論如何無法動彈,無法說話,五官五覺竟然完全陷入麻痹狀態。

黎明時分,晨曦微現,武士值班歸來。他剛踏進屋,便覺事態不妙,慌忙奔入寢室,但見油燈將熄未熄,妻子躺在血泊裡,頭顱已不翼而飛。屋角的棋盤前,弈局未半,兩個僕人呆坐著,似乎已昏沉睡去。主人大喊數聲,才將兩人驚醒。他們見到床邊的慘狀,驚得面如土色,趴在地板上瑟瑟戰慄。

 

妻子的頭顱到那兒去了?武士遍尋不獲。他仔細地查看斷頭處,發現頭顱並非利器斬落,而被活生生地擰了下來。這手段真是太殘忍了。

武士與僕人一路追蹤血跡,從寢室來到走廊。那血跡在走廊轉角處,點點滴滴散落,直拖曳到外門。三人又沿著血跡,尋至後花園裡。跨過草叢,穿越沙地,循著栽滿鷲尾花的水塘邊,來到杉木與翠竹的濃蔭下。就在轉彎的當口,冷不防,「倏」地一下,一個嘴裡發出蝙蝠般吱吱怪叫聲的妖怪,跳了出來,與武士等人撞了個正著。

這妖怪,正是已入土許久的武士前妻。她從墓前跳了出來,一手搖著手鈴,一手提著顆血淋淋的人頭……霎時間,武士等三人都呆住了。

 

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個僕人最先反應過來,他一面口誦佛咒,一面拔出太刀,猛劈向女妖。女妖猝不及防,立時被砍翻在地。她的白色壽衣、骨骸、頭髮,頃刻間化為了齏粉;墓碑也「轟」地炸開,碎片四射。而那隻小手鈴,掉落到地上,仍叮叮噹噹,餘音不絕。

緊接著,女妖只剩下骨頭的右手,從手腕處斷裂開來,五指還牢牢抓著鮮血淋漓的人頭,就像金蟹的大鉗夾住水果不放一樣,擰扭撕扯著獵物……

 

(小泉八雲按:「真是個可怕的故事!」當我將這個怪談講給朋友聽後,他喟然長嘆道。我說:「那女妖要是存心報仇的話,也應該針對毀約的丈夫才是啊!」「男人們都是這麼想,」朋友回答道:「但這並非女人的想法……」他是對的。)

 

【註一】 戒名,原本是僧侶出家剃度時,由師父授予的「修行名字」,用來表示發誓嚴守戒律。而去世後才冠上的「死後戒名」,是在江戶時代「寺請制度」下誕生的。人死以後,都要取一個戒名刻在墓碑上,能否得到堂皇出色的戒名,成為衡量一個人社會地位的標準。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