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21 Blog Posts (148)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下》



沈默是金的夢



冬天的狗咬著我的笑容。它在橋上。我赤裸著,戴著一頂有花朵的帽子,也拽走我那戴著一頂枯葉帽子的裸屍。




我有過很多愛人——我說,然而最美麗的是我在鏡子那邊的愛人。






復原的詞語…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31,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保羅·瓦樂希《純詩:一次演講的劄記》(上)

概括地說,純詩的問題是這樣:……我們所稱為“詩”的,實際上是由純詩的片段嵌在一篇講話中而構成的。一句很美的詩句是詩的很純的成分。人們把一句很美的詩句比作寶石,這個平庸的比喻表明了每個人都知道這種純的品質。

……純詩事實上是從觀察推斷出來的一種虛構的東西,它應能幫助我們弄清楚詩的總的概念,應能指導我們進行一項困難而重要的研究——研究語言與它對人們所產生的效果之間的各種各樣的關係。





也許說“純詩”,不如說“絕對的詩”好;它應被理解為一種探索——探索詞與詞之間的關係所引起的效果,或者毋寧說是詞語的各種聯想之間的關係所引起的效果;總之,這是對於由語言支配的整個感覺領域的探索。這個探索可以摸索著進行。一般就是這樣做的。但是將來有一天,也許這種探索能被有系統地進行,這並不是不可能的。…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31, 2021 at 5:30pm — No Comments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格蘭道爾的巢穴

(1357-1376行)

他們居住在神秘的處所,狼的老巢,

那裏是招風的絕域,險惡的沼澤地,

山澗流水在霧靄中向下奔瀉,

進入地下,形成一股洪流。

論路程那裏並不遙遠,

不久即見一個小湖出現眼前;

湖邊長著經霜的灌木、樹叢,…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31, 2021 at 8:30am — No Comments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中》

《名字與身影》



充滿陰影的童年之美,那在啞默的、令人愉快的手腕之間無法原諒的悲傷,雕像,我與我那色情的洞穴之間所進行的雙重獨白說出的事物,海盜們埋在我的復數的第一人稱裏的財寶,




另一件沒有期待的事情就是音樂和樹葉,那在背叛的形態中振顫的受難的樹葉,同時太美麗的本質從本質中來臨。




我們嘗試過原諒我們所做的事情,想象中的冒犯,幽靈般的失誤。通過霧靄,通過任何人,通過陰影,我們期待過。




我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尊重我的陰影的擁有者:那去除所有的名字和身影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30,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雨燕

雨燕張開它寬闊的翅膀,在屋子四周盤旋,歡唱。這就是心吧。



它使雷聲清脆,它在晴空播種。如果一旦觸及泥土,它將跌得粉碎。




它敏捷的回答是燕子,它厭惡親昵。高塔的邊緣又算什麽呢?




它棲息在最幽深的洞隙裏,誰也找不到像它那樣狹窄的地方。




漫長的充滿了亮光的夏天,他經過午夜的百葉窗潛入黑暗。




任何一雙眼睛都捕捉不到它。聽到它的鳴聲,才知道它的來臨。…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May 30,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奈莉·薩克斯: 山如是爬進

山如是爬進

我的窗戶。

愛是殘忍的,

把我的心帶進

你塵土的光輝裏。

我的血液變成憂郁的花崗石。

愛是殘忍的。

夜與死裏裏外外地建築

它們的國土——…

Continue

Added by 邊鄉 岸 on May 30,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夜》

夜,你的手沈重地放在我的眉際

我沒有雲朵般水銀的心臟,敢於承受

因你微妙的擠壓而加重的痛苦。

作為蛤蜊的女人,在海面上的一輪新月下

我看見你忌妒的眼神撲滅了海水的

磷光,在波浪持續的脈動中

舞蹈,我佇立,向外流淌

屈從如沙灘,血水與鹹澀的海水…

Continue

Added by Crna Gor on May 30,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貝奧武甫遺言

(2792—2820行)



年邁的國王忍著痛苦,望著財物說,

“為了跟前這些瑋寶明珠,

我要感謝那光榮的王,

感謝萬物的授與者和永恒的主,

在我臨死之前,能為自己的人民

獲得這麼多的財富!

既然我用自己的殘生換來這一切,…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30,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黃鸝

黃鸝飛進了黎明之都。

鳴聲之劍封住哀傷的床。


一切永不會終結。

1939年9月3日

Added by INGENIUM on May 29,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塞西爾特的海葬

勇敢的塞西爾特氣數已盡,

從這塵世投入主的庇護所。

活著時他是塞西爾丁人的朋友而受尊敬

長期治理這方地面;

如今親密的夥伴按照他生前的囑咐,

把他的屍體擡到海邊。

港口停泊著一隻船,它是酋長的財產,

船首裝飾珠光寶氣,這會正準備啟航,…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9,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否拒之歌-信徒登場

詩人已長年返回到父輩的虛無。所有熱愛他的人,你們別去叫醒他。若是燕子的翅翼在大地上不再有鏡子,你們就忘了這幸福。將痛苦揉烤成麵包的人,已隱沒在他淡紅色的嗜眠裏。

啊!美與真使你們在拯救的齊鳴聲中呈現眾多。

Added by INGENIUM on May 28,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上》



《夜間的歌手》




那死於她藍色衣裙的人在歌唱。死亡對沈醉的太陽的沈浸歌唱。她的歌聲裏有一件藍色衣裙,有一匹白馬,有一顆發出她死去的心跳回音的紋身的綠色之心。暴露在一切毀滅下面,她在一個就是她自己的被誤導的少女旁邊歌唱:好運的護身符。不顧嘴唇上的綠色霧靄和眼裏的灰色寒意,她的嗓音腐蝕那展開在玻璃杯所尋找的渴意和手之間的距離。她歌唱。






在《馬爾多蘿之歌》的一章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27,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85)第十三章 直覺:一個非解釋

有時候它會發生,只是有時候,而且很難得。那就是,如果你通過LSD有了一個瞥見,而又沒有對它上癮,那麽這個瞥見可以成為你追求更進一步的某些東西的你自己內在的一個渴望。所以,去試一次是好的,但是要知道在什麽地方停止、怎樣停止變得很困難。第一次旅行是好的,去經歷一次是好的,你會對一個不同的世界有所覺知並且開始去追尋它,你會因為它而去開始追尋的,但是那樣的話,它變得很難停下來。這就是問題。如果你能夠停止,那麽用一次LSD是好的,但是那個"如果"是一個偉大的條件。…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May 27, 2021 at 7:00pm — No Comments

辛波斯卡·為平庸的日常打開豐富的褶皺 (4)

閱讀占據了辛波斯卡的大量時間,也呼應著她平緩的生活節奏。1968 年開始,她為《文學生活》“非強制閱讀”撰寫書評,與雅蓋沃大學文學教授馬強格輪流供稿。1981 年,《文學生活》停刊,又為《選舉報》陸續寫過一些書評。她的書評行文不拘一格,隨著性情展開,輕鬆幽默,短小精悍,深為波蘭讀者喜愛。撰寫書評對一個書蟲來說是正中下懷的美差。她是那麽熱愛閱讀,甚至說過:“我很老派,我認為閱讀是人類迄今發明的最榮耀的事。”她還是翻譯家,精通法語,翻譯過不少法語詩歌,包括波德萊爾的《惡之花》。在自己的詩中,她會偶爾摻入一些法語詞。她那簡短的諾貝爾獎授獎答謝辭是用法語演說的。…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7,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紀弦《太魯谷》

進入山中,乃得到一種靜。

不是靜謐,不是寂靜,

或什麽靜悄悄的之類,

而就是一種東臺灣的靜。

高峰。瀑布。流泉。峭壁。峽谷。

在這裏,應有猿啼,狼嗥與鷹呼。

但我所傾聽良久而共鳴交響的

卻是那些古老巨大巖石之沈默。…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7, 2021 at 8:46am — No Comments

紀弦·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我的頭髮變成樹葉;兩腿變成樹根;

兩臂和十指成為枝條;十個足趾成為根鬚,

在泥土中伸延,吸收養料和水份。

總有一天,我變成一棵樹。

我也許開一些特別香的,白白的,小小的花,

結幾個紅紅的果子,那是吃了可以延年益壽的。…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7,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紀弦散文詩·在公園

三歲的孩子在公園,如小魚遊泳在大海。

他張著眼睛看,在萌芽的廣袤的草地上,如此迷茫,生疏,驚異而驚喜地。

他跑跑。他跳跳。他爬爬。幼小的心臟發育著。幼小的心靈發展著。

他向一個正在學步中的比他小些的女孩招招手。於是兩個不相識的母親,兩個不相識的父親都微笑了。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6,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石川啄木《事物的味道,我嚐得太早了》愛自己的歌(19)

五五



他那高大的身子

真是可憎呀,

到他面前說什麼話的時候。





五六



把我看作不中用的

歌人的人,

我向他借了錢。…





Continue

Added by ili 河 on May 25,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80)第三部 第2節

他躺在一張好像是行軍床那樣的床上,不過離地面很高,而且身上好像給綁住了,使他動彈不得。比平時更強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奧勃良站在旁邊,注意地低頭看著他。 

另外一邊站著一個穿白大褂的人,手中拿著打針的注射器。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y 25, 2021 at 9:22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四種惑魅

一 公牛

當你死時也決不是夜,

為吶喊的黑暗所包圍,

太陽懸於兩個相似的尖角。

惟有愛之獸,劍裏的真,

雙雙刺進所有人之間。



二 鱒魚

河岸,你們坍塌成飾物…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May 25,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4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