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
  • Belaga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Іле's Friends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Іле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Іле's Page

Latest Activity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松柏之質與蒲柳之姿——《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二

顧悅與簡文同年,而發早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對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質,經霜猶茂。” ——《世說新語•言語》…See More
Feb 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鎮定自若——《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一

謝太傅盤桓東山時,與孫興公諸人泛海戲。風起浪湧,孫、王諸人色並遽,便唱使還。太傅神情方王,吟嘯不言。舟人以公貌閑意說,猶去不止。既風轉急,浪猛,諸人皆喧動不坐。公徐云:“如此,將無歸?”眾人即承響而回。於是審其量,足以鎮安朝野。——《世說新語•雅量》謝安是一位讓無數人傾倒的政治家,既風流儒雅又穩健老練,既有瀟灑迷人的個性又有令人驚嘆的功業,是東晉中期政壇上的中流砥柱。他在朝主政時,“強敵寇境,邊書續至,梁、益不守,樊、鄧陷沒,安每鎮以和靖,禦以長策”。其實,他不僅能在棘手的軍國大事上“鎮以和靖”,即使平時遊賞時同樣也能鎮定自持。本文通過一次泛海遊玩活動,運用行動和語言,通過烘托和點染,生動地描寫了謝安作為一名政治家沈著鎮定的氣質、處變不驚的膽量和凝聚群雄的大家風度。與謝安一起泛海的是當時文藝、學術、宗教界名流,“孫興公諸人”包括書法家王羲之、文學家孫綽、玄學家許詢、高僧支道林等。要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縱一葉扁舟於藍色的大海,或談玄論道,或品詩論文,或扣舷長嘯,的確有說不盡的風雅。可是,天公偏不與這群名流雅士作美,他們剛剛船入海中就“風起云湧”,小舟在咆哮的海面上左顛右簸,孫綽、王羲…See More
Feb 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雅量與矯情 ——《世說新語》品讀之十

謝公與人圍棋,俄而謝玄淮上信至,看書竟,默然無言,徐向局。客問淮上利害,答曰:小兒輩大破賊。意色舉止,不異於常。——《世說新語•雅量》謝安四十多歲才出山為官,不過,他還棲遲衡門高臥東山時就有“公輔之望”,世家大族都焦急地期待他出仕,社會上早就流傳著“安石不出,將如蒼生何”的美談。果然,謝安不負眾望,出仕後軍政上都有不凡的建樹。東晉太元八年(383),前秦符堅總兵百萬南下入侵,晉前方“諸將敗退相繼”。敵軍次於淮淝,京城建康一片震恐,朝廷急忙加謝安征討大都督,國家存亡全系於一人。面對虎視眈眈的壓境強敵,謝安夷然無半點恐懼之色,還召集親朋觀看自己與侄謝玄下棋。他的棋藝本來劣於侄子,但此時謝玄由於憂心國事卻敗在叔父手下。一局剛罷,謝安即以謝玄為前鋒迎戰符堅。這則小品是說前方鏖戰方酣之際,總指揮謝安在京城下圍棋,“俄而謝玄淮上信至”。謝安“看書竟,默然無言,徐向局”。古人所說的“信”是指送信人,“書”才是指現在所說的“信”,“徐向局”就是慢慢轉向棋局。這幾句刻畫謝安沈著的個性可謂力透紙背。在軍情如火的當兒還有心思與人圍棋,已顯出他的從容不迫,淮上大軍前鋒送來了軍情報告,看後竟然“默然無言”,照樣…See More
Feb 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亂世英雄——《世說新語》品讀之九

曹公少時見喬玄,玄謂曰:“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實亂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賊。恨吾老矣,不見君富貴,當以子孫相累。”——《世說新語•識鑒》東漢末年,主荒政謬,國家的命運操縱於閹寺,一般士大夫羞與他們為伍,於是出現了“匹夫抗憤,處士橫議”的局面。“清議”是當時士人干政的主要手段,原先的人物品藻也因此具有新的社會意義,雖然它難免士人之間的相互標榜,但對腐敗的政治具有激濁揚清的作用:政府對官員的升降不得不顧忌“清議”的壓力,多少要聽聽社會清流的權威意見。人物品藻左右著一個人的政治前途,有名者步青云,無聞者委溝壑。一些未得到社會社會承認的士子盼望獲得品藻名流的正面評價。曹操在得勢之前就曾請許劭、喬玄品題。本文就是喬玄品評曹操的記載。喬玄是漢末著名政治家,史稱他“嚴明有才略”,以“長於知人”著稱於世。且看喬玄如何評價曹操——首先他認為曹操有能力承擔撥亂反正這一巨大的歷史使命:“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董卓之亂使國家四分五裂,連年戰火使生靈塗炭,國家必須統一,百姓渴望和平,民族要求強盛,而這一歷史的要求此時只有通過曹操才能實現,曹操是未來整頓干坤的人物,喬玄這幾句話…See More
Feb 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善人與惡人——《世說新語》品讀之八

殷中軍問:“自然無心於稟受,何以正善人少,惡人多?”諸人莫有言者。劉尹答曰:“譬如寫水著地,正自縱橫流漫,略無正方圓者。”一時絕嘆,以為名通。——《世說新語•文學》殷中軍就是清談名家的殷浩,劉尹就是辯才無礙的劉惔,因他曾官至丹陽尹常被稱為劉尹。“略無”和“正自”是當時的口語,分別是“全無”和“只是”的意思。殷浩遇上了劉惔可以說是“棋逢對手”,他們時常在一起相互戲謔調侃,在舌戰中斗機鋒逞雄辯。 “性本善”還是“性本惡”這個問題,在中國歷代文人學者中打了幾千年官司。有的認為人性本善,有的宣稱人性本惡,誰也不能說服誰。“性善”或“性惡”隱含著另一個同樣復雜的問題:萬物的存在形態是自然而然的,還是其他意誌支配的?素有辯才之稱的殷浩又向朋友挑起了這個難題:自然並無心接受其他外力的影響,為什麽正直的善人少,奸邪的惡人多?大家一時都被問傻了眼,沒有一個能對得上來。劉惔應聲回答說:“譬如瀉水著地,只是縱橫四處流淌,絕對沒有正方形或正圓形的。”人之生於世也像水之泄於地,難得形成正而且直的人。在座的人聽他這麽一說無不稱嘆,都認為這是至理名言。不過,這句“名言”未必道出了“至理”,語言的俏皮未必能保證內容的…See More
Jan 22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官與財——《世說新語》品讀之七

人有問殷中軍:“何以將得位而夢棺器,將得財而夢矢穢?”殷曰:“官本是臭腐,所以將得而夢棺屍;財醒糞土,所以將得而夢穢汙。”時人以為名通。——《世說新語•文學》文中的殷中軍就是東晉名流殷浩,官至建武將軍、揚州刺史、中軍將軍。殷浩在東晉前期以善清談浪得虛名,成為朝野眾望所歸的人物,“鹹謂教義由其興替,社稷俟以安危”,出仕前屏居墓所將近七年,當時士庶都對他寄以厚望,“於時擬之管、葛”,但一旦入掌朝政,拿不出任何良策振興朝綱;出總兵戎,落得個喪師辱國的下場,最後他自己也被廢為庶人。從事功的角度看,殷浩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但在思想的深度和對人生體驗的深度上,殷浩又是位得風氣之先的人物,不僅為“風流談論者所宗”,也能典型體現他那個時代的精神風貌。他鄙棄一切外在的虛榮、爵位,而高度肯定人自身的價值。他的政敵桓溫曾經問他說:“君何如我?”殷浩回答說:“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桓溫是手握重兵的梟雄,殷浩敢於公然藐視他,可見他的氣度、膽量與見識。本則小品寫殷浩“釋夢”。有人因怪夢而問他說:“為什麽將要得官就夢見棺材,將要發財就夢見屎糞?”殷浩的回答讓人叫絕:“官爵本來就是又臭又腐的東西,所以將得官時就…See More
Jan 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發現自我與發現自然——《世說新語》品讀之六

王子敬云:“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若秋冬之際,尤難為懷。” ——《世說新語•言語》 …See More
Jan 18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車公求教——《世說新語》品讀之五

孝武將講《孝經》,謝公兄弟與諸人私庭講習。車武子難苦問謝,謂袁羊曰:“不問則德音有遺,多問則重勞二謝。”袁曰:“必無此嫌。”車曰:“何以知爾?”袁曰:“何嘗見明鏡疲於屢照,清流憚於惠風?”——《世說新語•言語》 孝武即晉孝武帝司馬曜,晉簡文帝第三子,在位二十五年,連慣於歌功頌德的正史也說他“耽於酒色”。文中的謝公兄弟即謝安和謝石弟兄。車武子即車胤,自幼學習發憤刻苦,家貧不能點燈就聚螢讀書。袁羊前人說是袁喬小名,但袁喬隨桓溫平蜀後離開了人世,不可能與孝武帝時的車胤對話,也可能是袁虎之誤。孝武帝即位之初還想振作一番,裝模作樣地要學習儒家經典《孝經》。這下可忙壞了那些朝廷大臣,一時“仆射謝安侍坐,尚書陸納侍講,侍中卞耽執讀,黃門侍郎謝石、吏部侍郎袁宏執經,車胤與丹陽尹混摘句”,當時“中央政治局常委”全來侍候他讀《孝經》。車胤是一位學者型的朝官,對《孝經》中的疑難問題總要向謝安兄弟求教。文中的“難”就是現在所說的“不好意思”,“苦問”就是“沒完沒了地問”,這樣的次數一多他就覺得太打攪謝氏兄弟了,因而向好友袁羊傾吐內心的惶惑:“不問則德音有遺,多問則重勞二謝。”不問便錯過了學習的好機會,多問又怕…See More
Jan 1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南人與北人——《世說新語》品讀之四

褚季野語孫安國云:“北人學問,淵綜廣博。”孫答曰:“南人學問,清通簡要。”支道林聞之曰:“聖賢固所忘言。自中人以還,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牖中窺日。” ——《世說新語•文學》  我國自古以來素稱“地大物博”,現在看來,說自己“物博”實屬“窮人誇富”,說中國“地大”倒是名副其實。所謂“地大”並不僅僅具有地理學的意義,還隱含著東西南北不同的民俗與民情、不同的心理與性格——如北方人的粗獷,南方人的文雅;北方人的豪爽,南方人的細膩;關東大漢自不同於紹興師斧,塞北姑娘也有別於江南妹子。文學風格上的差異也非常明顯,中古時期北朝民歌質樸雄豪,南朝民歌輕盈婉轉:“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南朝民歌哪來如此恢弘大氣?“低頭弄蓮子,蓮子青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北朝民歌又何曾有這般溫婉清麗?那麽,在學問上南北有什麽區別呢?往大處說,容易流於空泛而不著邊際;往小處說,又可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要準確地說出南北學問的差異還真非易事,要說得形象更是“難於上青天”,要做到既能準確概括又能形象生動,那不是“神仙”…See More
Jan 1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兒女:父母的臉面?——《世說新語》品讀之三

謝太傅問諸子侄:“子弟亦何預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車騎答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階庭耳。” ——《世說新語•言語》 父母之愛是人間最聖潔的愛,望子成龍是古今普遍的情懷。從通常的情感深度上講,父母對子女之慈要超過子女對父母之孝。但是,兒女對父母一生中的成敗、毀譽、榮枯、祝福、生死等人事的影響較小,有許多名人的子孫都默默無聞,有許多不平凡的天才生出一些平庸的後代,有許多偉人甚至一輩子單身,人們絕不會因子孫不肖就貶低或否定他們自身的社會貢獻和歷史地位。愛因斯坦使世人折服的是相對論,而不是他有個天才的兒子;謝安流芳百世不是由於他那些子侄,而是由於他指揮淝水之戰的歷史功勛,由於他那高明的政治手腕,由於他那鎮定自若的氣度。既然子弟對於自己一生功業的關系不大,那人們為什麽個個都希望子弟成龍成鳳呢?老練的政治家謝安(即原文中的謝太傅)可能是對此也大惑不解,可能是要有意聽聽子侄們的看法,他神情迷惘地問身邊那些子侄說:“孩子們與自己的成敗榮辱有什麽相干,父母們為何總是想讓他們出人頭地?”文中的“預”就是“參與”、“與有關系”、“相干”的意思,“正欲”即“只是想”或“老是想”,佳當然就是…See More
Jan 1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身教與言教——《世說新語》品讀之二

謝公夫人教兒,問太傅:“那得初不見教兒?”答曰:“我常自教兒。”——《世說新語•德行》 謝安是東晉一代名相,在位期間東晉取得了淝水之戰的巨大勝利,生前位極人臣,死後追贈太傅。從這則小品可以看出,謝安夫婦在教育子女問題上的態度大不同:謝安夫人劉氏覺得教育子女應該常加訓導,謝安本人則認為教育子女應當以身作則。史書上說謝安極為重視後代的家教,“處家常以儀范訓子弟”,也就是說他常通過自己的儀表風范,讓成長中的子女們潛移默化。高臥東山的時候,謝安兄弟們的子女都送給他教養。且不說像謝安的這樣的世家大族,就是尋常百姓家誰不希望兒女成龍成鳳?可許多人到頭來事與願違,養成幾個渾渾噩噩的庸才還算八輩子福氣,沒準冒出個偷雞摸狗的梁上君子,甚至養出個搶騙行兇的敗類。《紅樓夢》中首《西江月》嘲諷賈寶玉說:“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淒涼;可憐辜負好時光,於國於家無望。 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絝與膏梁,莫效此兒形狀!”富二代“富貴不知樂業”,窮二人“貧窮難耐淒涼”,…See More
Jan 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八面玲瓏 ——《世說新語》品讀之一

“晉武帝每餉山濤恒少,謝太傅以問子弟。車騎答曰:‘當由欲者不多,而使與者忘少。’”——《世說新語•言語》山濤(字巨源)曹魏時“竹林七賢”之一,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中把他罵得狗血淋頭。因與司馬懿有親戚之舊,在司馬氏與曹氏爭權的過程中,他或明或暗地站在司馬氏一邊。晉武帝司馬炎篡魏稱帝後,山濤歷任吏部尚書等顯職。他在魏晉之際享有盛譽,當時大名士王戎把他譽為“璞玉渾金”。史稱他居官清謙儉樸,死後只有“舊第屋十間”。晉武帝一方面給他封以高官,一方面又僅給他薄祿,封官之高與賞賜之薄形成極大的反差。“天意從來高難問”,這引起晉朝官員們的濃厚興趣,大家紛紛猜測個中原因。一天,東晉一代重臣謝安(死後贈太傅)就此事“以問子弟”:何以“晉武帝每餉山濤恒少”?“餉”就是贈與或賞賜。對謝安這個問題有多種可能的答案——或者是由於晉武帝為人慳吝,封高官不過下道詔書,“打個白條”,好讓山濤去搜刮百姓以自肥,而自己則不必破費財物,賞厚禮卻不得不自掏腰包;或者是晉武帝老謀深算,在各大臣之間玩弄權力平衡,使居高官者得薄賞,處卑職者享重賜,讓朝中所有大臣都歡天喜地地為他效忠賣命;或者是山濤任職期間政績不佳,屍位素餐,身居高…See More
Jan 8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名士風流與語言藝術 ——《世說新語選註》前言(下)

士人們向內發現了自我,必然導致他們向外發現自然。品藻人物與留連山水相輔相成,有時二者直接熔為一體,仙境似的山水與神仙般的人物相映生輝:“王武子、孫子荊各言其土地人物之美。王云:‘其地坦而平,其水淡而清,其人廉且貞。’孫云:‘其山崔巍以嵯峨,其水浹渫而揚波,其人磊砢而英多。’”(《世說新語•言語》)在這之前,幾乎沒有人對自然美有如此細膩深刻的體驗:王子敬云:“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若秋冬之際,尤難為懷。”(《世說新語•言語》)顧長康從會稽還,人問山川之美,顧云:“千巖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云興霞蔚。”(《世說新語•言語》)王司州至吳興印渚中看,嘆曰:“非唯使人情開滌,亦覺日月清朗。”(《世說新語•言語》)只有優美高潔的心靈才可應接明麗澄凈的山水,對自然的寫實表現為對精神的寫意,大自然中的林泉高致直接展現為社會中士人的瀟灑出塵。《世說新語》表現魏晉士人的精神風貌,不是通過理論的概括,也不是通過整體的描述,而是通過具體歷史人物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來描繪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再通過眾多的形象來凸顯一代名士的風神,作者只是“實錄”主人公的三言兩語,便使所寫的人物神情畢…See More
Jan 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名士風流與語言藝術 ——《世說新語選註》前言(上)

明末著名小品文家王思任說:“今古風流,惟有晉代。至讀其正史,板質冗木,如工作瀛洲學士圖,面面肥皙,雖略具老少,而神情意態,十八人不甚分別。前宋劉義慶撰《世說新語》,專羅晉事,而映帶漢、魏間十數人,門戶自開,科條另定……小摘短拈,冷提忙點,每奏一語,幾欲起王、謝、桓、劉諸人之骨,一一呵活眼前,而毫無追憾者”(《世說新語序》)。傅雷先生在一封給兒子傅聰的信中也談到過類似的意見,他說魏晉的文采風流叫人神往不已,而《世說新語》堪稱這一代風神最生動的寫真。東漢末年,統治者自己種種殘忍卑劣的行徑,踐踏了他們自己所宣揚的那些悅耳動聽的王道,因而,隨著東漢帝國大廈的瓦解,對儒學的信仰也逐漸動搖,集中體現儒學教條的名教日益暴露出虛偽蒼白的面目,不佞之徒借仁義以行不義,竊國大盜借君臣之節以逞不臣之奸。人們突然發現,除了人自身的生生死死以外,過去一直恪守的儒家道德、操守、氣節通通都是騙人的把戲。這樣,再也沒有人膜拜外在於人的氣節、忠義、道德了,只有內在於人的氣質、才情、個性、風度才為大家所仰慕。以記述魏晉文人名士清談軼事為其主要內容的《世說新語》,生動地表現了這些士人對個體存在的肯定、珍惜、依戀和喟嘆,展現…See More
Jan 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名士風流與語言藝術 ——《世說新語選註》前言

明末著名小品文家王思任說:“今古風流,惟有晉代。至讀其正史,板質冗木,如工作瀛洲學士圖,面面肥皙,雖略具老少,而神情意態,十八人不甚分別。前宋劉義慶撰《世說新語》,專羅晉事,而映帶漢、魏間十數人,門戶自開,科條另定……小摘短拈,冷提忙點,每奏一語,幾欲起王、謝、桓、劉諸人之骨,一一呵活眼前,而毫無追憾者”(《世說新語序》)。傅雷先生在一封給兒子傅聰的信中也談到過類似的意見,他說魏晉的文采風流叫人神往不已,而《世說新語》堪稱這一代風神最生動的寫真。東漢末年,統治者自己種種殘忍卑劣的行徑,踐踏了他們自己所宣揚的那些悅耳動聽的王道,因而,隨著東漢帝國大廈的瓦解,對儒學的信仰也逐漸動搖,集中體現儒學教條的名教日益暴露出虛偽蒼白的面目,不佞之徒借仁義以行不義,竊國大盜借君臣之節以逞不臣之奸。人們突然發現,除了人自身的生生死死以外,過去一直恪守的儒家道德、操守、氣節通通都是騙人的把戲。這樣,再也沒有人膜拜外在於人的氣節、忠義、道德了,只有內在於人的氣質、才情、個性、風度才為大家所仰慕。以記述魏晉文人名士清談軼事為其主要內容的《世說新語》,生動地表現了這些士人對個體存在的肯定、珍惜、依戀和喟嘆,展現…See More
Jan 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4)

詩人北島敏銳地意識到“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即語言邊界)”,從而將現實的屏障與語言的邊界結合起來,具有歷史與語言的雙重深度。他進而闡釋第二句和第三句,“語言所具有的行為能力,是對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的挑戰。”[20]238明確地指出,詩人的私人語言具有對抗現實(即未來的歷史)/強權政治的可能性。饒有意味的是,如此鮮明的關於檢查制度的歷史性問題,本應對此更敏感的俄文版譯者卻說,“特朗斯特羅姆在詩里不涉及政治或者社會主題,他讓我們看到的只是現實。”[21]64表達貌似高妙,實則取締政治主題的存在,因為類似的內容不僅出現在《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之中,也出現在其他的詩篇之中,如《里斯本》、《東德的十一月》以及前面提及的部分作品。第三節的變化,首先是句尾都用了幹脆的句號,感情不再奔放而趨於冷峻。第二句,把偽裝成麥克風的竊聽器直接改為“竊聽器”,雖然表面的意義變得清晰,但是它的真實性和豐富性也被相應地取締了。相應的改變還有“墻上的”變為“墻壁內的”。一種偽裝的竊聽器和一種隱藏的竊聽器,事實與體驗皆有不同。翻譯或許只能顧及其中一種,而不能全都顧及。這就是版本多元化的意義之所在,尤其在涉及不同語種的雙關語的…See More
Nov 9, 2017

Іле's Blog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4)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5am 0 Comments

詩人北島敏銳地意識到“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即語言邊界)”,從而將現實的屏障與語言的邊界結合起來,具有歷史與語言的雙重深度。他進而闡釋第二句和第三句,“語言所具有的行為能力,是對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的挑戰。”[20]238明確地指出,詩人的私人語言具有對抗現實(即未來的歷史)/強權政治的可能性。

饒有意味的是,如此鮮明的關於檢查制度的歷史性問題,本應對此更敏感的俄文版譯者卻說,“特朗斯特羅姆在詩里不涉及政治或者社會主題,他讓我們看到的只是現實。”[21]64表達貌似高妙,實則取締政治主題的存在,因為類似的內容不僅出現在《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之中,也出現在其他的詩篇之中,如《里斯本》、《東德的十一月》以及前面提及的部分作品。…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3)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5am 0 Comments

4.修訂版2重新考慮節奏並且延伸歷史經驗

 

2011年12月底到2012年1月初,我在雲南大理參加“天問中國新詩新年峰會”期間,與李笠面對面探討特朗斯特羅姆的作品。他說他仍在修訂10月份的修訂譯本(即上面提到的譯本,下面簡稱“修訂版1”)。1月7日,他通過電子郵件給我發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修訂版2——

 

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幹癟。而我不能寫的

像一只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2)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4am 0 Comments

全詩只有9行,卻被特朗斯特羅姆分成3個相對獨立的詩節。在詩歌的形式構成中,詩節比段落具有更強的封閉性和獨立性,它使極為簡短的9行詩具有了更長的時空停頓。讀者完全可以從中體會到特朗斯特羅姆的嚴肅、隱忍與遲滯。…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1)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3am 0 Comments

在歷史與語言的交匯之中——以特朗斯特羅姆的中文譯本個案為中心

摘要:本文通過比較由於譯者李笠反覆修訂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中文譯本而生成的四種版本之間的文本差異,闡釋特朗斯特羅姆的詩歌寫作不僅具有歷史性,且以多種隱蔽的語言方式呈現,進而論述詩歌翻譯之中歷史性與創造性的具體表現。同時揭示,這種歷史與語言的雙重交匯其實正是我們“通向現實的新途徑”。這一新途徑,既直接通向我們處身其中的新鮮而荒謬的社會現實,也曲折地通向我們朝思暮想的新鮮而特殊的藝術境界。

 

1.對特朗斯特羅姆的翻譯、誤讀及其歷史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