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
  • Belaga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Іле's Friends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Іле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Іле's Page

Latest Activity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4)

詩人北島敏銳地意識到“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即語言邊界)”,從而將現實的屏障與語言的邊界結合起來,具有歷史與語言的雙重深度。他進而闡釋第二句和第三句,“語言所具有的行為能力,是對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的挑戰。”[20]238明確地指出,詩人的私人語言具有對抗現實(即未來的歷史)/強權政治的可能性。饒有意味的是,如此鮮明的關於檢查制度的歷史性問題,本應對此更敏感的俄文版譯者卻說,“特朗斯特羅姆在詩里不涉及政治或者社會主題,他讓我們看到的只是現實。”[21]64表達貌似高妙,實則取締政治主題的存在,因為類似的內容不僅出現在《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之中,也出現在其他的詩篇之中,如《里斯本》、《東德的十一月》以及前面提及的部分作品。第三節的變化,首先是句尾都用了幹脆的句號,感情不再奔放而趨於冷峻。第二句,把偽裝成麥克風的竊聽器直接改為“竊聽器”,雖然表面的意義變得清晰,但是它的真實性和豐富性也被相應地取締了。相應的改變還有“墻上的”變為“墻壁內的”。一種偽裝的竊聽器和一種隱藏的竊聽器,事實與體驗皆有不同。翻譯或許只能顧及其中一種,而不能全都顧及。這就是版本多元化的意義之所在,尤其在涉及不同語種的雙關語的…See More
Nov 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3)

4.修訂版2重新考慮節奏並且延伸歷史經驗 2011年12月底到2012年1月初,我在雲南大理參加“天問中國新詩新年峰會”期間,與李笠面對面探討特朗斯特羅姆的作品。他說他仍在修訂10月份的修訂譯本(即上面提到的譯本,下面簡稱“修訂版1”)。1月7日,他通過電子郵件給我發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修訂版2—— 一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幹癟。而我不能寫的像一只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最後滑行著從夜空里消失二信落到檢查官手中。他打開燈燈光下,我的言詞像鐵欄上的猴子飛躥抖動身子,靜靜站立,露出牙齒!三請讀句外之意。我們將在兩百年後相會!那時旅館墻上的麥克風已被遺忘我們終於得以安睡,化成一塊塊正長石。① 第一節中,第一句的句式與修訂版1相同。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修訂版1第一句與原版第一句,句式是有微妙變化的:原版“給你的信如此……”,修訂版1則是“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增加“寫得”兩字,實際上延緩了節奏。此外,明顯的變化是:修訂版2以“幹癟”一詞替換了修訂版1的“枯澀”。“枯澀”是枯燥不流暢或者幹燥不潤滑的意思,“幹癟”則是幹而收縮與不豐滿或者內容貧乏枯燥無味的意思,二者語義接近而所強調的形式側面(每個詞匯突出…See More
Nov 8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2)

全詩只有9行,卻被特朗斯特羅姆分成3個相對獨立的詩節。在詩歌的形式構成中,詩節比段落具有更強的封閉性和獨立性,它使極為簡短的9行詩具有了更長的時空停頓。讀者完全可以從中體會到特朗斯特羅姆的嚴肅、隱忍與遲滯。第一節中,“給你的信如此簡短。”這個“簡短”想必就是《思舊賦》的簡短。在這樣一個具有強烈控制性的蘇聯環境里,存在兩種表達:一種是不能隨意發言,另外一種就是不能多說。即使可以說,也只能選擇無關緊要的內容,如同特朗斯特羅姆說過的“枯乏無味的信”。這里的“簡短”明顯是指第二種情況。“而我不能寫的/就像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最後穿越夜空消失”。不能書寫的內容只能消失,不論消失在自己的嘴巴里,肚子里,心里,還是消失在“夜空”之中。“夜空”的含義與黑暗的含義關聯,而關於古老飛船的比喻則顯得有些深奧。飛船是自由的,它代替或者搭載人類飛行,而古老的飛行或許與古老的自由之夢相關。在這樣的環境里,自由之夢僅僅“膨脹”了一下然後消逝。無奈與微弱的努力都是可以觸摸的,它或許只是存身於“膨脹”這樣的詞語選擇之中。第二節中,“信落在檢察官的手上。”這是特朗斯特羅姆想象的或者猜測的情景,也可能是歷史事實,如同德國…See More
Nov 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1)

在歷史與語言的交匯之中——以特朗斯特羅姆的中文譯本個案為中心摘要:本文通過比較由於譯者李笠反覆修訂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中文譯本而生成的四種版本之間的文本差異,闡釋特朗斯特羅姆的詩歌寫作不僅具有歷史性,且以多種隱蔽的語言方式呈現,進而論述詩歌翻譯之中歷史性與創造性的具體表現。同時揭示,這種歷史與語言的雙重交匯其實正是我們“通向現實的新途徑”。這一新途徑,既直接通向我們處身其中的新鮮而荒謬的社會現實,也曲折地通向我們朝思暮想的新鮮而特殊的藝術境界。 1.對特朗斯特羅姆的翻譯、誤讀及其歷史性 在2011年12月10日的諾貝爾晚宴上,莫妮卡·特朗斯特羅姆代表她的丈夫,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瑞典詩人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致辭。在感謝“所有的翻譯者”之後,莫妮卡說:“翻譯詩歌的唯一現實基礎,那應該被稱為愛。”[1]2我不想據此討論翻譯倫理之中存在的具體問題,雖然這個問題在當代中國變得越來越焦灼,而只把莫妮卡的認識和感情,作為研究“翻譯特朗斯特羅姆的詩”這一課題的個人動機,進而吸引讀者關注從這一課題之中引申出來的語言和歷史之間的邏輯關系問題。正如莫妮卡的其他描述,特朗斯特羅姆不僅受益於翻…See More
Nov 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8)

四姜:《魏國記》可能是你的詩中鮮見的歷史題材,但是,我還是讀出了當下的節奏,讀出了鄭小瓊的那種節奏。這里有純正的詩歌技術,借著“歷史敘事”,打通的對接的是今天的中國。這同樣是你的真正的轉型。鄭:2005年我認識了民間先鋒詩歌團體活塞的詩人,這是一個先鋒詩歌群體,這個群體大部份人寫很長的詩歌,而我個人也寫了很多長詩,《魏國記》是那時候的作品。當時我學會了上網,通過網絡我的視野開闊了許多,我跟夢亦非、老刀、活塞群體等詩人交流詩歌技藝,跟竹青等人交流對現實、對打工群體不公的看法,我想在詩歌中完整地表達這種感受,我想到中國戰國時代的氣息,於是我想寫一系列《七國記》的長詩,《魏國記》只是其中的一首。在這首詩中我采用反諷手法,以古喻今的方式來表達我對現實的看法,實際上在這首詩之前,我寫過一首給詩人周發星的詩《內心的坡度》,在第二年寫了給詩人夢亦非的詩《恥辱》,這兩首給詩人朋友的長詩也采用了這種詩歌節奏,或借歷史,或者借與朋友們的交談,來表達我對今天的中國的看法。姜:當然,如果回到詩歌史的語境,還是有人認為:北島、海子、汪國真、以及鄭小瓊,這幾個名字足以構成三十年來中國詩歌史敘事的不同章節,只是這些…See More
Nov 2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7)

姜:女工,過去我們稱謂其為打工妹,你也曾是其中的一員。現在,你顯然已經成功地成為一個詩人,並因此而走出了這一群體。大多數打工妹的命運仍然不會有太太的改變,或者說,我們只能寄希望於現在或未來的一些改變?你對這樣的狀況如何看呢?是否還是如同你面對媒體時的話:她們找不到可以預期的未來。 鄭:是的,這也是我跟另外一部份人寫女工立場完全不同的地方,比如有一部分人寫女工,她們會寫女工如何的辛苦卻很幸福,有的成為了老板,像《快樂的葡萄》中表達的那樣。也許可以舉一個或者更多從打工妹到企業家或者其他成功者的例子,這些成功者的勵志新聞時時出沒在我們的視野中,出沒在另外一部份人寫女工的作品中。而我卻關注大多數的普通者,她們遭遇的一切。對於大多數農民工來說,他們的努力是如此地無力,無論他們如何地掙紮,他們的青春與生命,都會被拖入一個巨大的泥淖之中。無法改變的現實像泥淖一樣將他們的青春、夢想、希望吞噬,他們曾有過的不屈服命運的念頭,也這樣被消除掉了,他們變得平庸,服從了命運。他們的一切努力在現實面前都顯得那樣徒然無力。這種現實讓人變成了機器,不斷被物化,被命運的無力感折磨。雖然有少數的成功者作為一朵朵鮮花點綴著…See More
Oct 24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6)

姜:但在《鄭小瓊詩選》里,像《小鎮》,顯然已經涉及到關於“輕”的主題。還有,你的《情詩百首》,也已經不再是工業題材與流水線上的沈吟。這樣,我又便想問一句,你想設定多少詩歌主題呢?你想開拓出多大的詩歌疆域?鄭:《小鎮》等幾首寫鄉村的作品應該來自於《鄭小瓊詩選》的前一本詩集《兩個村莊》,《鄭小瓊詩選》出版時,林賢治老師從我以前出版的幾本詩集中選用了一部分。2007年,我出版了這本詩集,這應該是我第的一本詩集。在這之前出版過一本散文集《夜晚的深度》。《兩個村莊》寫於2006年,當時我回故鄉,寫了一部有關於鄉村的詩集,屬於鄉土田園的詩集。姜:這可能跟你的出生有關。你說到底還是來自於鄉村。鄭:我出生於鄉村,對小鎮充滿了情感,幼時趕集便是上小鎮,小鎮留給我太多的記憶,比如殺豬屠牛的肉鋪、從小鎮上穿行而過的河流、破舊的雜貨店、青石板、小旅館……它們是那樣的美好與溫暖,後來我在散文詩集《疼與痛》中寫了一首《邊野小鎮》,在詩集《純種植物》中也寫了一首《小鎮》,收集在《純種植物》中的小鎮是寫我跟女工友回江西小鎮上的感受,它屬於異鄉的小鎮,有一股鄉愁與懷舊氣息。2006年當我完成了《兩個村莊》之後,我寫了一…See More
Oct 2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5)

姜:與之相關,“水”的意象也在你的詩歌中隆重亮相。“水”確實可以展現農民工身份的焦灼以及無根的漂泊感和內心的無助、迷茫的情愫。《河流》《水流》《完整的黑暗》《流水線》都寫出了水的極具農民工生態的品質,《零點雨水》中將女工比作“零點的雨水”,在漆黑的夜空無聲地“漂泊”,固執地要為自己尋找一個家。這些詩篇都有著直擊人心的沖擊力。這是你的“重”。鄭:很高興你提到了《零點雨水》,實際這個意象也是來自我的打工生活。在五金廠一般是白班與夜班交替,一個月里,有半個月是白班,有半個月是夜班,各十二個小時,零點是工廠夜宵時間,我們從車間到食堂吃飯,當我們帶著疲倦與勞累從車間出來,外面正在下雨,雨水本來是柔軟的,但是面對一個在異鄉孤寂而疲倦的人,面對冬夜的寒冷,面對四周嘈雜的機器,面對各種制品,面對黑暗中的一切,只有冰冷的雨水是如此清晰地敲在臉上,它如此之重地敲在一個漂泊者的內心,面對漫長的夜班與睡意,只有此時的雨水才能澆醒日漸麻木的睡意,在冷的冬夜,它不停地敲打、交錯著,給漂泊的打工者內心以安慰,也許只有雨水才能安慰一個深夜在異鄉的打工者的漂泊感與內心的無助與迷茫,它們跟我一樣,都是深夜還沒有睡眠的漂泊…See More
Oct 2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4)

姜:有很多論者認為你的詩歌意象是那麽陌生。但其實在你那里,這些不但一點都不陌生,而且你是熟稔於心,每天都在工業化、信息化的生產線上。只不過,在你的工作與生活的領域,鮮有人將這些記錄下來並作為文學形式。我們可不可以說,過去,我們的文學與我們的文學讀者,其實是忽略甚至忘記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群。當然,我說忽略與忘記似乎也欠妥貼。不知道怎麽說,說不好,這得由你說。鄭:是的,我很同意你的判斷,我們的工作與生活的領域,鮮有人將這些記錄下來並作為文學形式。想想我們現在很多作家也會有各種形式的深入生活,走進工廠,走進村莊什麽,這種淺層次的采風,導致其作品往往是路過一瞥式的產物。我想起中國文壇上另一樁往事,吳伯簫老師的《菜園小記》里種菜是多麽美好的事,後來一些年青人寫信給他,說種菜並沒有吳老師寫的那樣浪漫等,實際上你問菜農種菜的感受與吳老師寫的種菜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吳老師也種菜,菜農也種菜,兩者做同樣的事情。實際上很多作家,有寫工業化、流水線等的題材的作品,但是他們的作品完全與我們寫的不一樣,也許他們也寫到工人、工廠、制造,但是他們無法感受我們像一顆螺釘一樣每天站在機台十二個小時或者更長時間的感受…See More
Oct 19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3)

二姜:我再一次發現了另一個有意義的話題。從題材出發,我們的小說家也好,詩人也好,其實是題材決定了的。只不過,文學從題材出發,走向了對人的塑造,也完成了對人的指引和對人的熏染。我這里想問一點,你擁有的這些題材,其實都可以寫成小說。你的文學表現力,也足以能夠使你成為優秀的小說家,可你為什麽選擇了詩歌呢?鄭:2003年是我寫作的一個分水線,從2001年開始創作,到2002年認識詩人周發星,他寄給我大量的先鋒詩人的詩及詩歌民刊,在認識他之前,我基本是寫些鄉愁的感受,寫鄉村田園與親情,海上、周倫佑、廖亦武等人的詩歌帶給我莫名的興奮。這幾位詩人都創作了大量的長詩,我也開始試著寫作長詩。我曾寫過幾個小說,包括一部長篇小說,那部長篇小說我曾寄給了張守剛,張守剛來東莞時將那部小說帶給了我,給了我一些鼓勵。寫小說還是寫詩歌,我一直在兩者之間徘徊。我在2004年還寫過一些以鄉土田園為主的散文,這些散文我收集整理後,出版了第一本書《夜晚的深度》。那一年,我第一次因為文學去了湖南,參加第三屆散文詩筆會,這是一個在中國散文詩界很有影響的筆會,在筆會里我認識了一批詩人,然後便決定自己以後的創作還是以詩歌為主。在20…See More
Oct 1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2)

姜:他們不僅僅變成城市的陌生人,同時也變成了故鄉的陌生人。這樣的體驗,我們也有。現在都有。鄭:他們的精神無處安放,比如我寫作《女工記》時,大部分女工進城,在城市無法立足,實際上故鄉的那個鄉村她們同樣也無法回去,這種無根狀態讓她們只能漂著,像無腳鳥一樣只能永遠在天空飛著。在2003年,我打工接近兩年多了,我所在的東莞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它的變化,感受到由鄉村向工業城市過渡的巨大力量,當時的東莞,在大量的工廠里會夾著一小片農業,我想寫一首詩來表達這種變化,我首先想到的便是橋,橋是一種隱喻,人行天橋連接著路的兩邊,我們何嘗不是走在這樣一座橋上,它幾乎構成了中國轉型的隱喻。姜:詩歌里有這樣深刻隱喻與理性。難怪張莉那樣極口稱讚於你。鄭:實際上《人行天橋》這首詩長詩,我在詩歌形式上也采用了類似“橋”的形式,在這首詩的ABC節中我用大量現實描述了工業化的種種欲望,在123節中我用的是精神的、靈魂的、宗教的、歷史的、傳統的典故與用語表達,它們象征著此岸與彼岸,需要用一座橋來連接。姜:看來,有些人的判斷是失誤的。一來,你是用心寫詩的,絕不只是埋怨與牢騷。二來,你的構思,也決定了你詩歌的品質。這第二點也是我…See More
Sep 15

Іле's Blog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4)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5am 0 Comments

詩人北島敏銳地意識到“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即語言邊界)”,從而將現實的屏障與語言的邊界結合起來,具有歷史與語言的雙重深度。他進而闡釋第二句和第三句,“語言所具有的行為能力,是對檢查員所代表的防線的挑戰。”[20]238明確地指出,詩人的私人語言具有對抗現實(即未來的歷史)/強權政治的可能性。

饒有意味的是,如此鮮明的關於檢查制度的歷史性問題,本應對此更敏感的俄文版譯者卻說,“特朗斯特羅姆在詩里不涉及政治或者社會主題,他讓我們看到的只是現實。”[21]64表達貌似高妙,實則取締政治主題的存在,因為類似的內容不僅出現在《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之中,也出現在其他的詩篇之中,如《里斯本》、《東德的十一月》以及前面提及的部分作品。…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3)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5am 0 Comments

4.修訂版2重新考慮節奏並且延伸歷史經驗

 

2011年12月底到2012年1月初,我在雲南大理參加“天問中國新詩新年峰會”期間,與李笠面對面探討特朗斯特羅姆的作品。他說他仍在修訂10月份的修訂譯本(即上面提到的譯本,下面簡稱“修訂版1”)。1月7日,他通過電子郵件給我發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修訂版2——

 

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幹癟。而我不能寫的

像一只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2)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4am 0 Comments

全詩只有9行,卻被特朗斯特羅姆分成3個相對獨立的詩節。在詩歌的形式構成中,詩節比段落具有更強的封閉性和獨立性,它使極為簡短的9行詩具有了更長的時空停頓。讀者完全可以從中體會到特朗斯特羅姆的嚴肅、隱忍與遲滯。…

Continue

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1)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1:13am 0 Comments

在歷史與語言的交匯之中——以特朗斯特羅姆的中文譯本個案為中心

摘要:本文通過比較由於譯者李笠反覆修訂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中文譯本而生成的四種版本之間的文本差異,闡釋特朗斯特羅姆的詩歌寫作不僅具有歷史性,且以多種隱蔽的語言方式呈現,進而論述詩歌翻譯之中歷史性與創造性的具體表現。同時揭示,這種歷史與語言的雙重交匯其實正是我們“通向現實的新途徑”。這一新途徑,既直接通向我們處身其中的新鮮而荒謬的社會現實,也曲折地通向我們朝思暮想的新鮮而特殊的藝術境界。

 

1.對特朗斯特羅姆的翻譯、誤讀及其歷史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