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
  • Belaga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Іле's Friends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Іле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Іле's Page

Latest Activity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1)

時間:2015年3月 問:姜廣平 答:鄭小瓊 關於鄭小瓊鄭小瓊:女,1980年6月生,四川南充人,2001年南下打工,有作品散見於《人民文學》《詩刊》《獨立》《活塞》等,出版詩集《女工記》《黃麻嶺》《鄭小瓊詩選》等十部,有作品譯成德、英、法、日、韓、西班牙語、土耳其語等語種。作品入選年度最佳詩歌、年度最佳散文詩、年度散文等選本,曾獲2006中國年度先鋒詩歌獎、華語傳媒獎年度新人提名、莊重文文學獎等獎項。…See More
Sep 8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姜丹丹·詩人雅各岱的詩與思之清醒(4)

在現代派將詩人的“卡里斯瑪”式的神話形象“祛魅”之後,“瞬間一代”繼續質疑“被詛咒的詩人”的挑釁和反叛的形象里現代性的自我崇拜,即基於尼采的“超人”理想之上的英雄化的“反諷”。雅各岱在詩歌里剝離了抒情詩人的神話屬性,將之表現為“必死者中的一個”,甚至是一個“無知者”,一個“貧窮的人”,透過這種表面否定的形式闡發了一種基於“清貧思想”的倫理和美學,一種非占有性的、超越將世界對象化的主客二分的思維方式。雅各岱在存在和書寫方式上都用一種清醒的“苛刻”尋求不偏不倚的“準確性”(lajustcSse),他把試圖超越有限的“緊張、迷醉和永恒的火光的生活理念”視作“或多或少虛假的、人為的沈醉”,反對超現實主義的“過度,暈眩和陶醉”;同樣,他清醒地質疑主體的“欲望”在語言層面的投射和“再現”的有限性,認為承載過於強的主體性的不恰切的語言是隔在人與世界之間的一道“屏障”,阻礙了我們傾聽事物原初的聲音。在語言的層面上,雅各岱從本質上質疑了詩的言說和意象與真實之間的關系:“意象遮蔽真實”,“言說是容易的,在紙面上寫下一些字/……所有的字都是用一樣的墨寫成的,/‘鮮花’(fleur)和‘畏懼’(pcur)幾乎…See More
Sep 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姜丹丹·詩人雅各岱的詩與思之清醒(3)

浪漫美學(從德國早期浪漫派詩人到海德格爾的詩化哲學)將有限與無限的“普遍分裂”取消,使之達到“絕對同一”。意大利詩人萊奧帕爾迪(Leopardi),一個生活在浪漫主義時代卻“反浪漫”的詩人,早在19世紀末就第一個清醒地批判了這種“形而上學”的詩學觀的虛幻性。雅各岱延續了萊奧帕爾蒂的清醒的詩學傳統,質疑這種“狂熱”,努力把詩歌植根在存在的有限性(la finitude)之中,立足於“有限的此在”。他明確指出“把詩歌和真正的生活放置在局限之外,放置在狂熱、過度、反抗和斷裂中是謬誤的”,應該讓詩歌“更自然、更含蓄地”在“生活的局限的內部”找到它的位置。在這層意義上,他反駁了建立“斷裂的需求”,“與過去,乃至與世界本身決裂”的現代詩歌傾向(在19世紀末以蘭波、馬拉美為代表,在20世紀以超現實主義達到極致)的拒絕。針對蘭波那句著名的不乏絕望的表述“真正的生活在他處”,雅各岱回應,“在此地此刻的真正的生活是可能的”。他尤其批評了愛爾蘭詩人喬治·威廉姆·羅素(Georges William…See More
Sep 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姜丹丹·詩人雅各岱的詩與思之清醒(2)

早在1952年,雅各岱就集中地閱讀了海德格爾有關詩歌與語言問題的著作,無疑,他深受海德格爾的“詩意的世界觀”的影響(這也是現代思想行動克服虛無主義找到的唯一途徑)也實踐著海德格爾的“世界-大地”的構想(他在詩里寫道:“現在,大地是我們的家園”)。但同時,在他身處的時代,一些詩歌理論家們指出了海德格爾詩學觀中的“理想主義”成分,也質疑他的形而上學批判的不徹底。在這種批評思潮的影響下,雅各岱很清醒地與這位哲學家的詩學觀保持批評的距離,認識到其中的某些局限性,即在“泛詩論”烏托邦的層面上,將詩人視作高於存在、守護存在的個體,將詩歌當作本體論的表述,將藝術的思辯理論作為“存在的思想”。雅各岱尤其指出,詩歌不是“存在的守護者”,詩人在世界中的存在方式也不應是“存在的牧羊人”。海德袼爾的這種觀念對法國詩歌創作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既有正面、也有負面的影響。雅各岱在他的詩歌評論中指出,有些現當代的法國詩人由此出發,將“存在的詩歌”淩駕於存在之上,退回到自我的哲思,不免成為“詩歌本身的詩人”;當詩人對於“存在”的發現有了過度的信念,這就會成為詩的言說中“致命的確信”,反而不如遺忘“存在”的思,“不如在對有…See More
Sep 4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姜丹丹·詩人雅各岱的詩與思之清醒(1)

第二次世界大戰引發歐洲文明的全面危機,整個社會陷入“虛無主義”的態度,分解和衰弱,喪失道德的勇氣,從柏拉圖和笛卡爾的思想發展而來的“理性主義”傳統徹底崩潰。在二戰後的法國,正如布爾迪厄所言,產生了“一系列的危機”。在1968年“五月風暴”中達到“頂點”。在文化危機的深刻影響下,戰後的法國文學進入“懷疑的時代”,從根本上質疑了文學的“烏托邦”和“理想主義”。具體到詩歌領域,超現實主義詩歌漸趨式微,在40年代末、50年代初開始創作的年青一代詩人如菲力浦·雅各岱(PhilippeJaccottet)、伊夫·博納富瓦(Yves Bonnefoy)、安德烈·杜·布歇(Andre Du Bouchet)和雅克,杜班(Jacques Dupin)等直面當代詩歌的危機處境,關注詩歌本體的重建,試圖在虛無主義的沙漠里為詩歌尋找新的出路,組成一個精神與詩學追求的同盟,被一些評論家稱為“瞬間一代”。自1946年定居法國的瑞士法語詩人雅各岱(1925~)尤其以其清醒的詩學思想在同時代詩人的“星座”中凸現出來,最終成為“從狂熱走向清醒”的戰後第一代法國詩人的傑出代表。…See More
Sep 3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帕斯:博爾赫斯,射手、弓箭和靶子(下)

二 一位可親可敬的人死去,總是不好受的。從我們出生那一刻起,我們就期待死亡,然後死亡總令我們感到意外。在這種情況下,那意料之中的,總是出乎意料之外,總是不應如此。雖然博爾赫斯是在八十六歲死去的,但還是死得太早了。任何人都死得太早,無論他年齡多少。我們也許可以把一句話顛倒過來說:我們所有人———老人和兒童、少年人和成年人———都是提早被摘的果實。博爾赫斯壽命長過另兩位受愛戴的阿根廷作家科爾塔薩和比安科,但是他比他們多活的那一段短暫時間,並不能安慰我對他逝世的惋惜。今天,博爾赫斯已成為他在我二十歲的時候的樣子:一些書,一部總著作。他發展了三種體裁:隨筆、詩和短篇小說。這種分類很武斷。他的隨筆讀起來像小說,他的小說讀起來像詩,他的詩讓人以為是隨筆。聯系三者的,是思想。因此,從隨筆家開始談起是有用的。博爾赫斯的氣質,是一種玄學的氣質。所以,他的吸引力具有理想主義的系統及其明晰的結構:貝克萊、萊布尼茲、斯賓諾莎、布拉德利、各種佛學。他還是一個頭腦異常清晰的人,這種清晰與一個被現實的彼岸所吸引的詩人的幻想融為一體,使得他忍不住對著理性那荒唐的建築發笑。所以,他向休謨和叔本華致敬,向莊子和第六帝國致…See More
Sep 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帕斯:博爾赫斯,射手、弓箭和靶子(上)

我在青年時代開始讀博爾赫斯,當時他還未成為國際著名作家。在那些年頭,他的名字是一群初出道者的暗號,讀他的作品則是少數幾位行家里手的秘密膜拜儀式。博爾赫斯是作家中的作家,我們經常通過那個年代的雜志追讀他。我從《南方》雜志連續數期讀到他一系列出色的短篇,這些短篇後來在1941年匯集成他的第一個小說集:《交叉小徑的花園》。我還保留著那個舊版本,藍色大理石花紋硬皮封面,白色標題字,以及那支用較黑的墨水繪出的箭,指向南方———與其說是地理上的,不如說是玄學上的南方。我一直讀著它,並默默與它的作者對話。作者消失在他的作品背後(這是在名聲把他變成一個受害形象之前的事):有時候我甚至會幻想博爾赫斯本身是一個虛構的人。 一 第一個懷著驚奇和熱情跟我提起博爾赫斯其人的,是阿方索·雷耶斯。他極敬重博爾赫斯。但他欣賞他嗎?他們的品味很不同。是那種把同行拉在一起的愉快的“反巧合”事件,使他們找到共同點:對博爾赫斯來說,這位墨西哥作家是散文大師;對雷耶斯來說,這位阿根廷作家是一個稀奇的人物,一個恰如其分的怪才。後來,1947年在巴黎,我最初幾位阿根廷朋友何塞·比安科、西爾維納·奧坎波和阿道弗·比奧伊·卡薩雷斯也都…See More
Aug 30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李永毅“朝向最高的虛構”——史蒂文斯詩歌中的自然觀念(下)

這種絕望促使他轉而求助於藝術想象的另外一種功能。如果說想象無法讓人掙脫意識的束縛,無法體驗到未被人類精神汙染的自然,因而無法真正理解自然,那它至少可以在藝術作品中將某種秩序賦予無序的世界,以自己的方式闡釋自然,撫慰人對終極存在的永恒渴望。在《彈藍色吉它的人》中,雖然“藍色吉他改變了事物的本來面目”,但“改變”即“創造”,想象能夠創造出“另一個”世界。(Stevens, 1954:165)在《吉維斯特的秩序觀念》中,人類無法在藝術中覆制自然這一事實不僅不是一種詛咒,反而是一種福分:“是她的聲音,讓天空/在消逝的黃昏里鮮明無比。/是她,量度著時辰的孤寂。/對於她歌唱其間的世界,她是/唯一的創造者。當她歌唱時,無論大海/曾有過怎樣的自我,它都化成了歌聲/所呈現的自我,因為是她創造了這一切。”(Stevens,…See More
Aug 28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李永毅“朝向最高的虛構”——史蒂文斯詩歌中的自然觀念(上)

一位老人 坐在松樹的影子里, 在中國。 他看見燕草, 藍的,白的, 在草地的邊緣 隨風而動。 他的長髯隨風而動。 松樹隨風而動。 於是,水從草上面 流過。 (Stevens,…See More
Aug 27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杜·格林拜恩: 詩歌及其秘密(下)

有哪位藝術家,有哪位詩人不應該感謝康德?他剝奪了詩人的行為能力,但他沒有使詩人失去魅力。詩人們總是位於思想史的陰面,在迷失方向的長期漂泊之後,除了返歸故土,難道他們還有什麽別的要求?在幾百年里,他們把詩藝術的自主擴建成了一種堡壘,並進一步擴建成了一種令外人難以進入的地下墓穴體系,這難道不令人驚嘆嗎?他們本人也許不知道,在墓穴的墻里,在縱橫交錯的墓道里究竟隱藏著什麽東西。在地下深處出現的也許只是詩人往昔自信的幽靈。每一位詩人都宣稱曾親眼見過那個幽靈。那里肯定有某種東西在活動。詩人在寫詩時,這種東西有時在他的顱頂下面打著節拍。一個模糊不清的、永遠也無法查明的謎,一個古老的家族秘密的殘余,每一位加入秘密會社的新人都嚴守這個秘密,都向下走進這個內心的迷宮。這也許就是還有詩人在不斷寫詩的主要原因。詩人冷對一切輕視,克服一切阻力,即使在當今這個信息時代依然筆耕不輟。詩能夠存續至今的真正原因就在於其隱晦性。 三…See More
Aug 26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杜·格林拜恩: 詩歌及其秘密(上)

一 追問詩歌和文學創作的意義,這種行為並不過分,因為每個人都會對意義作出不同的解釋。至少在今天,至少在我們這個緯度地區,提出意義這個問題是合理的。自從我們探討的對象即被我們稱作抒情詩的東西有了自我意識,自從它意識到自己是現代藝術的組成部分,就必須解決意義問題。對這個棘手的意義問題的回答,導致了文壇的分裂,從此眾說紛紜。詩人們在這個問題上總是搖擺不定,更不用說達成一致意見了。正常的懷疑屬於這個行業的自然法則。懷疑就是烙印在每個詩人額頭上的不可見標記。他為他的行為所作出的各種解釋,首先是為保守一個秘密服務的。無論這個秘密多麽曖昧不明,每個詩人都以他自己的方式嚴守秘密,都躲在它後面掩護自己。…See More
Aug 25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蘇薇星·散步詩學:讀詩人雅各岱 (下)

早春時節,途經果園,初放的杏花使詩人再度感懷,而這轉瞬即逝之美讓他覺得尤難捕捉。借用馬提約對雅各岱狀物文風的總結,上篇的描寫“無止境地從側面接近”,采用的是“一種由‘仿佛’、‘幾乎’、‘幾近’編織的文字”。真,對雅各岱而言,即便描寫,也是探問多於陳述;而探問呢,援引作者自己早年的話,須為之發明一種“加強條件語氣”,以傳達永存的更深的疑問。帶著沈迷的專注,詩人誠惶誠恐地再現著、小心翼翼地探問著: 花開得似乎更朦朧,更難覺察…… 一片剛剛泛白的霧,懸浮在尚且灰白的大地上…… 這陣白色的蜂鳴……可是“白色”已過分了, 讓人想起一層光潔的表面,回到白色光澤的意象。 那兒全無光澤(可也並不透明)。 又這般懸浮著,一如往年的春季;一陣涼爽的水汽; 一片霧靄,假如霧可以沒有濕度,不帶憂郁…… 某種難以名狀的東西…… 回想起來,印象最深的,是一種極度的輕盈, 全無光澤,懸浮在大地上……剛剛得以感知。 也許那畢竟還是像雪,像一片懸浮的雪雲……一陣雪的低語? 沒有重量,幾乎沒有形態,而每次都令人驚訝、沈醉……仿佛某一物停落在那兒。 一片星雲?田野深處,樹枝間,綴滿星星的雲朵?…See More
Aug 24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蘇薇星·散步詩學:讀詩人雅各岱 (中)

詩人不止一次提到,他夢想書寫一種“沒有意象的詩”,僅將事物樸實無華地呈現在它們彼此的關聯和所處的秩序中。《看不見的鳥兒》一文里,為了捕捉這散布空中、不約而同的純音,作者還是很快采納或者說嘗試了一連串的比喻意象:漁網、帳幔、噴泉、迎著清晨開啟的扇扇窗戶。緊接著,他質疑道,“可事情遠非如此。意象掩蓋了真實、誤導了視線……這一日,我聽到了我無從言說的,這一日里一無帳幔、噴泉、漁網、家宅。有一點我早已明白(顯然對我並未起作用):應將事物道出,僅此而已,各付其位,使之顯現。”雅各岱忌諱的、刻意回避的意象,顯然是指比喻意象,對其拒絕,意味著樸素地直呼其名,這並非易事: 可是,哪個字能道出我正在聆聽的聲響呢?……應稱之為“歌”、“音”,還是“鳴”?“歌”意味著某種旋律、意圖、此處不能印證的意義。“鳴”多了幾分感傷,與其發源地無邊的寧靜不甚相稱……“音”,過於擬人化,卻更真切。 “聲”,太模糊了。就這樣,還是給退回到種種意象。…See More
Aug 22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蘇薇星·散步詩學:讀詩人雅各岱 (上)

在二戰剛結束後的巴黎,新近從洛桑遷居此地的青年詩人菲力浦·雅各岱穿梭於博物館和圖書館,在古代西亞的神像、遺物前流連,在蘇美爾史詩的斷句殘篇中探尋。詩人感到時事之悲涼荒誕已不能引發他的文思,盼著通過溯源以找回詩歌本初的靈感。感動之余,期待的黎明並沒有從遠古文明的遺跡中幽顯,可是,偶爾信步鄉間,詩人卻驚詫於平凡的周邊世界: 我又一次, 比以往更強烈、更持久地醉心於外在世界。這個流動變幻之鄉讓我無法移開視線,對它沈思默想令我歡欣無比。簡直可以說這是個燦爛的圖景,盡管我的所見僅限於貧寒之地、尋常風物,遠非景色如畫。在我眼里,這個燦爛的圖景變得日益證明、飄逸,同時也愈加難以理解。這種滋潤心懷、令人欣悅的神秘像一只有力的手,將我再次推向詩的境界。越是撲朔迷離,我越是熱望著將它付諸語言,仿佛我在文字上的勞作會幫助我接近這一神秘,同時也使我自身的存在更為真切………See More
Aug 21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6)

我們在《東泉紀事》中捕捉到另一種驕傲形式。遊蕩者來無影去無蹤,帶著無名身份,神秘地居於旁觀者位置。他有一種非凡的洞察秘密、解讀秘密的能力。他穿透事物的表象,剝光人性的偽飾,令人想到彌爾頓《失落園》中“吐信的大蛇”式的邪惡。天堂之於他,成為“服從理性的消極存在”(15)。 ……看見了一個躺在巖石上的女孩,叉著退,正享受著陰風。她的身體好小啊,看上去十分肉緊,密不透風,同時也易於讓偷窺的目光打滑,掉進流水之中。但那只蜜蜂卻身懷利器,飛進了她的雙腿間,在那兒采蜜。……但緊跟著又有一只蜂鳥,心情翠綠,直通通飛過水面,也在那兒停留:雙翅搞刨了,扇個不停,猶如一架袖珍的直升機。……她長達半天的歡樂原是天賜,與水族何幹?而我是她這隱秘的歡樂的更為隱秘的分享者。我不禁自問:我有何能何德,第一次來到神女聚集的東泉,便窺見了這天人之際的秘密,並帶著這秘密,不涉足一片水,也不打濕身體上任何一英寸的皮膚,就這樣瞞天過海,懷藏更大的歡樂離開? ——宋煒《東泉紀事》 很顯然,宋煒潛入了人性中不可告人的一面。他借助一只蜜蜂和一只蜂鳥采擷了人性的隱秘成分。蜜蜂和蜂鳥的敘事安排是意味深長的。巴塔耶說:“從根本上來看,(…See More
Aug 20
Іле posted a blog post

一葦渡海·宋煒的故事會(5)

在這首詩的一種輕松、戲謔又無不閃現靈光的敘述中,我們需要注意兩個重要關聯:一是對時疫的敘述巧妙地借重了權力話語,使得時疫之於個人的感受性描述與時疫的社會生成機理的描述疊加並得以互指;二是薩斯與觀世音的關聯:一方面都是“高蹈的精靈”,感應其在又無可指認,另一方面二者又分處救贖與侵害的兩極,起念與絕念的兩極。很顯然,宋煒以獨特的感受力和表現力同化了這些成分從而也達成了波德萊爾的通感寫作模式。一個常識是時疫的空氣是不幹凈的,但宋煒卻“在這更加幹凈的空氣中”;…See More
Aug 19

Іле's Blog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2)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12:53pm 0 Comments

姜:他們不僅僅變成城市的陌生人,同時也變成了故鄉的陌生人。這樣的體驗,我們也有。現在都有。

鄭:他們的精神無處安放,比如我寫作《女工記》時,大部分女工進城,在城市無法立足,實際上故鄉的那個鄉村她們同樣也無法回去,這種無根狀態讓她們只能漂著,像無腳鳥一樣只能永遠在天空飛著。在2003年,我打工接近兩年多了,我所在的東莞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它的變化,感受到由鄉村向工業城市過渡的巨大力量,當時的東莞,在大量的工廠里會夾著一小片農業,我想寫一首詩來表達這種變化,我首先想到的便是橋,橋是一種隱喻,人行天橋連接著路的兩邊,我們何嘗不是走在這樣一座橋上,它幾乎構成了中國轉型的隱喻。

姜:詩歌里有這樣深刻隱喻與理性。難怪張莉那樣極口稱讚於你。…

Continue

鄭小瓊“我不斷探索著事物與語言的可能性”(1)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12:53pm 0 Comments

時間:2015年3月

問:姜廣平

答:鄭小瓊



關於鄭小瓊

鄭小瓊:女,1980年6月生,四川南充人,2001年南下打工,有作品散見於《人民文學》《詩刊》《獨立》《活塞》等,出版詩集《女工記》《黃麻嶺》《鄭小瓊詩選》等十部,有作品譯成德、英、法、日、韓、西班牙語、土耳其語等語種。作品入選年度最佳詩歌、年度最佳散文詩、年度散文等選本,曾獲2006中國年度先鋒詩歌獎、華語傳媒獎年度新人提名、莊重文文學獎等獎項。



導語:…

Continue

姜丹丹·詩人雅各岱的詩與思之清醒(3)

Posted on August 21, 2017 at 12:43pm 0 Comments

浪漫美學(從德國早期浪漫派詩人到海德格爾的詩化哲學)將有限與無限的“普遍分裂”取消,使之達到“絕對同一”。意大利詩人萊奧帕爾迪(Leopardi),一個生活在浪漫主義時代卻“反浪漫”的詩人,早在19世紀末就第一個清醒地批判了這種“形而上學”的詩學觀的虛幻性。雅各岱延續了萊奧帕爾蒂的清醒的詩學傳統,質疑這種“狂熱”,努力把詩歌植根在存在的有限性(la finitude)之中,立足於“有限的此在”。他明確指出“把詩歌和真正的生活放置在局限之外,放置在狂熱、過度、反抗和斷裂中是謬誤的”,應該讓詩歌“更自然、更含蓄地”在“生活的局限的內部”找到它的位置。在這層意義上,他反駁了建立“斷裂的需求”,“與過去,乃至與世界本身決裂”的現代詩歌傾向(在19世紀末以蘭波、馬拉美為代表,在20世紀以超現實主義達到極致)的拒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