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Pabango
  • 文學 庫
  • 慕課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真像瘋人院

下午兩點多了,我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瑪麗亞來叫我:“喂,出來吃飯,你在睡嗎?”我開門出來,看見瑪麗亞和勞瑞正預備出去。他們說:“走,我們請你出去吃飯。”我看看別人,搖搖頭,我一向最羞於做特殊人物,我說:“他們呢?”瑪麗亞生氣了,她說:“你怎麽搞的,你去不就得了。”我說:“謝謝!我留在這里。”他們笑笑說:“隨你便吧,等一下有飯送來給你們吃。”過了一下飯來了,吃得很好,跟臺北鴻霖餐廳一百二十元的菜差不多,我剛吃了消炎片,也吃不下很多,所以送給別人吃了。剛吃完勞瑞回來了,又帶了一大塊烤肝給我吃,我吃下了,免得再不識擡舉,他們要生氣。整個下午就在等待中過去,每一次電話鈴響,我就心跳,但是沒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在客廳看時裝雜誌。看了快十本,覺得女人真麻煩,這種無聊透頂的時裝也值得這麽多人花腦筋。(我大概真是心情不好,平日我很喜歡看新衣服的。)沒事做,又去墻上掛著的世界地圖臺灣的位置上寫下:“我是這里來的。”又去拿水灑花盆內的花,又去躺了一會,又照鏡子梳梳頭,又數了一遍我的錢,又去鎖住的大廈內每個房間看看有些什麽玩意兒。總之,什麽事都做完了,移民局的電話還不來。瑪麗亞看我無聊透了,她說:“你要不要畫圖…See More
Wednes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復仇者

有一個警官問我:“你們臺灣有沒有外國電視長片?”我說有,叫《復仇者》。我又多講了一遍《復仇者》,眼睛狠狠的瞪著他們。瑪麗亞說:“你很會用雙關語,你仍在生氣,因為你被留在這里了是不是?復仇者,復仇者,誰是你敵人來著?”我不響。事實上從早晨排隊開始,被拒入境,到我被騙上警車,(先騙我去喝咖啡。)到不許打電話,到上洗手間都由瑪麗亞陪著,到叫我換制服,到現在沒有東西給我吃——我表面上裝得不在乎,事實上我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總堅持人活著除了吃飽穿暖之外,起碼的受人尊重,也尊重他人,是我們這個社會共存下去的原則。雖然我在拘留所里沒有受到虐待,但他們將我如此不公平的扣下來,使我喪失了僅有的一點尊嚴,我不會很快淡忘這事的。我不想再看電視,走到另一間去,里面還真不錯,國內青年朋友有興趣來觀光觀光,不妨照我乘機的方法進來玩一玩。另外房間內有一個北非孩子,有一個希臘學生,有一個奧國學生。我抽了一支煙,他們都看著我,我以為他們看不慣女孩子抽煙,後來一想不對,他們大概很久沒有煙抽了,我將煙拿出來全部分掉了。瑪麗亞靠在門口看我,她很不贊成的說:“你太笨了,你煙分完了就買不到了,也不知自己要待多久。”這些話是…See More
Apr 1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我不閉嘴

警車開了十分鐘左右,到了一座兩層樓的房子,我的行李提了進去,我一看,那地方有辦公室,有長長的走郎,有客廳,還有許多房間。再走進去,是一個小辦公室,一個警官在打字,看見我們進去,大叫:“歡迎,歡迎,陳小姐,移民局剛剛來電話。”瑪麗亞將門一鎖,領我到一個小房間去,我一看見有床,知道完了。突然緊張起來,她說?:“睡一下吧,你一定很累了。”我說:“什麽事?這是什麽地方?我不要睡。”她聳聳肩走了。這種情形之下我那里能睡,我又跑出去問那個在辦公的警官:“我做了什麽事?我要律師。”他說:“我們只是管關人,你做了什麽我並不知道。”“要關多久?”他說:“不知道,這個孩子已經關了好多天了。”他指指一個看上去才十幾歲的阿拉伯男孩。我回房去默默的想了一下,吵是沒有用的,再去問問看,我跑去叫那警官:“先生,我大概要關多久?”他停下了打字,研究性的看著我,對我說:“請放心睡一下,床在里面,你去休息,能走了會叫你走的。”我又問:“什麽樣的人關在這里?都是些誰?”“偷渡的,有的坐船,有的坐飛機。”“我沒有偷渡。”他看看我,嘆了口氣對我說:“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麽,但是你可不可以閉嘴?”我說:“不閉。”他說:“好吧,你要講…See More
Apr 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人生幾度坐監牢

他說:“來來,我被你吵得頭昏腦脹,我也不想工作了,來煮咖啡喝吧!”於是我去找杯子,他去煮咖啡,我說:“請多放些水!”他說:“為什麽?”我也不回答他,就放了一大排杯子,每一個房間都去叫門:“出來,出來,老板請喝咖啡啊!”房間內很多人出來了,都是男的,有很多種國籍,神情十分沮喪委縮,大家都楞楞的看著我。警官一看我把人都叫出來了,口里說著:“唉唉,你是什麽魔鬼呵!我頭都痛得要裂開了。”我問他:“以前有沒有中國女孩來過?”他說:“有,人家跟你不同,人家靜靜的在房內哭著,你怎麽不去哭啊?”(怎麽不哭?怎麽不哭?怎麽不哭?太討厭了!)我捧著杯子,喝著咖啡,告訴他:“我不會哭,這種小事情值得一哭麽?”反過來想想,這種經歷真是求也求不來的,人生幾度夕陽紅——人生幾度坐監牢呵!看看表,班機時間已過,我說要去休息了,瑪麗亞說:“你可以換這件衣服睡覺,舒服些。”我一看是一件制服一樣的怪東西。我說:“這是什麽?囚衣?我不穿,我又不是犯人。”事實上也沒有人穿。警官說:“隨便你吧!你太張狂了。”出了喝咖啡的客廳,看見辦公室只有勞瑞一個人在,我馬上小聲求他:“求求你,給我打電話好吧!我要跟律師聯絡,請你幫幫忙。”他…See More
Mar 3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大約六十八歲

飛機飛了二十一小時,昏天黑地,吃吃睡睡,跟四周的人講講話,逗逗前座的小孩,倒也不覺無聊。清晨六點多,我們抵達英國Gatwick機場,下了飛機排隊等驗黃皮書。我拿了兩件大衣,一個很重的手提袋,又得填自己的表格,又得填李老太太的。(奇怪的是她沒有出生年月日,她說她不記得了,居留證上寫著“大約六十八歲”,怪哉!)兩百多個人排隊,可恨的是只有一個人在驗黃皮書,我們等了很久,等完了;又去排入境處的移民局,我去找到一個移民官,對他說:“我們不入境,我們換機,可不可以快點。”他說:“一樣要排隊。”這一等,等了快兩小時,我累得坐在地上,眼看經過移民局房子的有幾個人退回來了,坐在椅子上。我跑去問他們:“怎麽進不去呢?”有的說:“我英國居留證還有十五天到期,他們不許我進去。”有的說:“開學太早,不給進。”有一個中國人,娶了比利時太太,他的太太小孩都給進了,他被擋在欄桿里面,我問他:“你怎麽還不走?”他說:“我是拿中國護照。”我又問:“你的太太怎麽可以?”他說:“她拿比利時護照。”“有入境簽證嗎?”他說:“我又不入境,我是去Heathrow機場換飛機去比利時,真豈有此理。”我一聽,想想我大概也完了,我情形跟…See More
Mar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再臨香港

我的母親捨不得我,千送萬送加上小阿姨一同飛到香港。香港方面,外公、外婆、姨父、姨母、加上妹妹們又是一大群,家族大團聚,每日大吃海鮮,所以本人流浪的第一站雖不動人但仍是豪華的。(這怎麽叫流浪呢?)香港我一共來過四次。我雖是個紅塵中的俗人,但是它的空氣汙染我仍是不喜歡,我在香港一向不自在,說它是中國吧,它不是,說它是外國吧,它又不像,每次上街都有人陪著,這種事我很不慣,因我喜歡一個人東逛西逛,比較自由自在,有個人陪著真覺得礙手礙腳。雖說香港搶案多,但是我的想法是“要搶錢給他錢,要搶命給他命”,這樣豁出去,到那兒都沒有牽掛了。廣東話難如登天,我覺得被封閉了,大概語文也是一個問題。香港是東方的珍珠,我到現在仍認為它是不愧如此被稱呼的。了不起的中國人,彈丸之地發展得如此繁華。二十世紀七○年代的今天,幾乎所有經濟大國跟它都有貿易上的來往,當然它也佔盡了地理上位置上的優勢。雖然它的出品在價格上比臺灣是貴了一點,但仍是大有可為的。這些事暫不向讀者報道,這篇東西是本人的流浪記,將來再報道其他經濟上的動向。海底隧道建成之後,我已來過兩次,請不要誤會本人在跑單幫,香港太近了,一個周末就可來去,雖然不遠,但總…See More
Mar 2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陰溝里翻船

再說全機的人都走了,一共有五個人留下來,我機上認識的朋友們走時,向我揮手大叫:“再見,再見,祝你順利通過。”我也揮揮手叫:“再見呵,再見呵!”等了又快一小時,有三個放了,最後第四個是那個拿臺灣護照,娶比利時太太的也放了。他太太對我說:“不要急,你情形跟我先生一樣,馬上輪到你了,再會了。”這一下我完全孤單了,等了快三十分鐘,沒有人來理我,回頭一看,一個年輕英俊的英國人站在我後面,看樣子年紀不會比我弟弟大,我對他說:“你嚇了我一大跳。”他笑笑也不響,我看他胸口別著安全官的牌子,就問他:“你在這兒做什麽?”他又笑笑不說話。(真傻,還不知道是來監視我的。)這時那個移民局的小鬍子過來了,他先給我一支煙,再拍拍我肩膀,對我友善的擠擠眼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居然也還會笑。)然後對我身後的安全官說:“這個漂亮小姐交給你照顧了,要對她好一點。”說完,他沒等我抽完第一口煙,就走了。這時,安全官對我說:“走吧,你的行李呢?”我想,我大概是出境了,真像做夢一樣。他帶我去外面拿了行李,提著我的大箱子,往另一個門走去。我說:“我不是要走了嗎?”他說:“請你去喝咖啡。”我喝咖啡時另外一個美麗金髮矮小的女孩來了,…See More
Mar 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来》換了三次座位

飛機上我換了三次座位,有的兄妹想坐在一起,我換了;又來了一家人,我又換了;又來了一群學生想坐一起,我又換了。好在我一個人,機上大搬家也不麻煩。(奇怪的是我看見好幾個年輕人單身旅行,別人商量換座位,他們就是不答應,這種事我很不明白。)予人方便,無損絲毫,何樂不為呢?機上有一個李老太太,坐在我前排右邊,我本來沒有注意到她,後來她經過我去洗手間,空中小姐叫:“坐下來!坐下來!”她聽不懂,又走,我拉拉她,告訴她:“要降落加油了,你先坐下。”她用寧波話回答我:“聽不懂。”我這才發現她不會國語,不會廣東話,更別說英文了,她只會我家鄉土話。(拿的是香港居留證。)遇見我,她如見救星,這一下寧波話嘩啦啦全倒出來了。她給我看機票,原來她要換機去德國投奔女兒女婿,我一看她也是兩個不同機場的票,去德國那張機票還是沒劃時間的,本想不去管她了,但是看看她的神情一如我的母親,我忍不下心來,所以對她說:“你不要怕,我也是寧波人,我也要去換機,你跟住我好了。”她說:“你去跟旁邊的人說,你換過來陪我好嗎?”我想這次不能再換了,換來換去全機的人都要認識我了。See More
Mar 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赴歐旅途見聞錄

繞了一圈地球,又回到歐洲來,換了語文,再看見熟悉的街景,美麗的女孩子,久違了的白樺樹,大大的西班牙文招牌,坐在地下車里進城辦事,曬著秋天的太陽,在露天咖啡座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覺得在臺灣那些日子像是做了一場夢;又感覺到現在正可能也在夢中,也許有一天夢醒了正好睡在臺北家里我自己的床上。人生是一場大夢,多年來,無論我在馬德里,在巴黎,在柏林,在芝加哥,或在臺北,醒來時總有三五秒鐘要想,我是誰,我在那里。腦子里一片空白,總得想一下才能明白過來,哦!原來是在這兒呵——真不知是蝴蝶夢我,還是我夢蝴蝶,顛顛倒倒,半生也就如此過去了。離開臺北之前,捨不下朋友們,白天忙著辦事,夜里十點鐘以後總在Amigo跟一大群朋友坐著,捨不得離去,我還記得離臺最後一晚,許多好友由Amigo轉移陣地,大批湧到家里,與父親、弟弟打撞球、乒乓球大鬧到深夜的盛況,使我一想起來依然筋疲力盡也留戀不已。當時的心情,回到歐洲就像是放逐了一樣。其實,再度出國一直是我的心願,我是一個浪子,我喜歡這個花花世界。隨著年歲的增長,越覺得生命的短促,就因為它是那麽的短暫,我們要做的事,實在是太多了。回臺三年,我有過許多幸福的日子,也遭遇到…See More
Feb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飛——三毛作品的今昔(下)

一九六七年六月在《幼獅文藝》發表的短篇《安東尼·我的安東尼》,敘述一個女孩(以“我”為第一人稱,也可能指自己。)離鄉背井生活在異地中,對一隻小鳥“安東尼”所產生的感情。從筆勢看來,《安東尼·我的安東足》仍然是“感情用筆”的;然後,《惑》中的激烈,《極樂鳥》中的孤憤,及《月河》、《異鄉之戀》中若干不實虛幻的色彩,淡漠了,給人一種逐漸真實感人的力量。在可能同一時間內發表的《一個星期一的早晨》,是我認為手頭收集她早期文章中最好的一篇。這篇文章以清新的美感來描述一個炎夏的林中午日,與朋友舊地重遊。爬樹、涉水、曬太陽,接近自然的歡悅與淡淡追念流光的傷懷,交織在一片明快的詩情里。好像一朵空靈的小草花,逢春雨後的綻放,葉瓣上還停留黎明新亮的水露。這以後,也就是寄自撒哈拉沙漠的一系列流浪記了。(也包括發表在《實業世界》上的若干篇報導文字。)也可以說,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在《聯副》轟動以前,她所發表的作品為數並不多;以真實姓名“陳平”發表的作品,讀者諸君恐怕都沒有太深印象。 《撒哈拉的故事》為什麽與早期作品風格懸殊如此?特殊地理環境使然?抑或成長過程的蛻變?深沈多感的心思在什麽時候一轉明快清朗?…See More
Feb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飛——三毛作品的今昔(上)

固然三毛近年來一系列撒哈拉的故事很受各方矚目、議論,但也正如她母親所說:像捧明星一樣,並不是好現象。默默一旁欣賞她,若欣賞自由翺翺的雲雀,是一種適宜的欣賞態度。三毛在家信里如是表白:鋒芒如果太露,便可能停筆,一年,或許十年……微雨的早晨,叩訪她父母臺北南京東路寓所。小型方正的客廳里,一組深色沙發井然對放,鋪在正中的幾何形圖案地毯,潔凈,略呈黯淡。靠墻一箱熱帶魚,浮沈吸吐,遠遠望去,橙紅的斑點,穿梭如流星。曾和三毛的雙親聚會過,很為他倆的淳厚正直留下印象——自然,也附加一份對三毛的關懷。此番訪晤,是情誼的交流與分享一位母親的驕傲、欣慰。做母親的,以一種嫻靜溫婉的語氣回憶女兒童年的點滴:三毛,不足月的孩子,從小便顯得精靈、倔強、任性。話雖不多,卻喜歡發問;喜歡書本、農作物,不愛洋娃娃、新衣裳。可以不哭不鬧,默默獨處。不允許童伴捏螞蟻,蘋果掛在樹上,她問:是不是很痛苦?中學以前,一切尚稱順利,初二以後,由於理化數學成績不好,加以健康影響,休學在家。為了彌補缺失,這一段時間,她利用時間自修國文、英文,並隨黃君壁學山水、邵幼軒習花鳥,繼而參加五月畫會。(客廳的三面墻上,正掛著那時期的作品。沙上並…See More
Feb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5)

浮生六記 “荷西有兩個愛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海。”她又開朗的笑了。雖然她飽受生活的波折,但她似乎不知道哀傷是什麽,她沒有理由要哀傷,只有荷西離開她去工作的時候她才覺得痛苦,荷西是她生命的一切,她談他時,充滿了榮耀和狂傲。我早已知道他是一個愛海洋的人,終日徜徉在海洋的壯闊中,這個男子必定不凡。“他對海是離不開的,在大學時讀的是工程,但他還是去做了潛水。每一次他帶我去海邊散步,我們的感情就會特別好,因為他知道海的一種美麗。他常跟我說起他跟一條章魚在水里玩的情形,說得眉飛眼舞。我想他這麽一個可愛的男人,為什麽要強迫他去了解文學藝術。如果以我十八歲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嫁給他,我會認為他膚淺,因為我自己膚淺。今天我長大了,我就不會再嫁給我初戀的人,因為荷西比那個人更有風度,而是看不出來的風度與智慧。“荷西講天象,他懂得天文、星座,講海底的生物、魚類……他根本就是一個哲學家,當他對我講述這些的時候。我認為臺灣的男孩子接觸大自然實在太少了。他們可以去郊遊,但那不是一個大自然,不是一個生活。你無法欣賞,你就不能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因為你終究還要回到現實,這是很可悲的。”她的感嘆絕不止是一種批判或嘲弄,因…See More
Feb 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4)

荷西·荷西誰都知道她的丈夫——那個留大鬍子的荷西,他是一個很粗獷的男子,他不會對她陪小心,也不會甜言蜜語,甚至當她提一大堆東西時,他會顧自走在前面把她忘記了。他回到家,家就是他整個堡壘。在沙漠的時候,他常突然帶朋友回來吃飯,她只好千方百計去廚房變菜,他們一大夥人喝酒、歡笑,一晚上把她忘在廚房里,等她出來收盤子洗碗時,荷西還不記得她沒吃過飯呢。這樣的事初時委實令她難過,以為他忽略了她;但是漸漸的,她了解了,荷西在家里是這樣自由,那才是他嘛。要是他處處陪小心,依你,那他不是成了奴隸。…See More
Feb 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3)

“慘不忍睹!”對於自己早期的東西,每一位寫作者都會感到它的不成熟。但那是一種必然的過程,“是的,如果沒有那過程,就寫不出今天的東西。現在我變得這樣的平淡,甚至連情感都看不出來。很多人都說我在技巧方面需要加強,要寫出我的情緒,我的心境,而我現在已經是那樣平淡的人,我的情緒,我的心境就像白開水一樣,為什麽要特別在作品中告訴人家我的情緒就是這樣。撒哈拉沙漠完全是寫我自己,一個如此平淡的我。”“繼《撒哈拉的故事》之後,皇冠即將出版她早期的短篇小說集,盡管這是一本風格與現在截然不同的書,但由此也足見一位寫作者的心歷路程。“《雨季不再來》還是一個水仙自戀的我。我過去的東西都是自戀的。如果一個人永遠自戀那就完了。我不能完全否認過去的作品,但我確知自己的改變。從這一本舊作的出版,很多人可以看到我過去是怎樣的一個病態女孩,而這個女孩有一天在心理上會變得這樣健康,她的一步一步是自己走出來的。這是不必特地的去努力,水到渠成的道理,你到了某個年紀,就有一定的境界,只需自己不要流於自卑、自憐,慢慢會有那一個心境的,因為我也沒有努力過,而是生命的成長。”雨季真的不再來了。她豁然、篤定的神情給我無限的感觸。誰不會長…See More
Jan 3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2)

三毛 我在門外喊,立刻門被拔開了,沒來得及互望,我們的手就交握一起。這一刻的等待或說應該追溯到更早更早;某一日的午睡,我躺在床上讀報,在睡前,我喜歡有音樂和小說。這天,我展閱的是聯副上一篇——《荒山之夜》。作者三毛的作品,我已經很熟悉,她敘述的故事很吸引人,仿佛仙人掌花,給我一種迷幻的誘惑,我很少去分析它是真是假。若我把它當成一篇作品來讀時,我被其中潔凈如清流的文字感動;若…See More
Jan 2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1)

外邊的雨猛敲起玻璃窗,像個粗魯的訪客,誰也不知道它為什麽突然闖了進來,那樣氣急敗壞的吼叫;我先被趕進計程車里,然後避到一幢大樓。這幢大樓矗立在城市的一隅,跟其他的大廈相同,也瀕臨車群川流的街道,但因為獨具了另種氣勢和風格,總讓我感覺它是貼在宇宙頸間的一塊琥珀,閃閃射出尊貴的華光。當人們仰視它的時候,卻又能嗅到泥土般親切的氣息。…See More
Jan 25

Crna Gor's Blog

三毛《雨季不再来》真像瘋人院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8:55am 0 Comments

下午兩點多了,我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瑪麗亞來叫我:“喂,出來吃飯,你在睡嗎?”我開門出來,看見瑪麗亞和勞瑞正預備出去。他們說:“走,我們請你出去吃飯。”我看看別人,搖搖頭,我一向最羞於做特殊人物,我說:“他們呢?”瑪麗亞生氣了,她說:“你怎麽搞的,你去不就得了。”

我說:“謝謝!我留在這里。”他們笑笑說:“隨你便吧,等一下有飯送來給你們吃。”

過了一下飯來了,吃得很好,跟臺北鴻霖餐廳一百二十元的菜差不多,我剛吃了消炎片,也吃不下很多,所以送給別人吃了。剛吃完勞瑞回來了,又帶了一大塊烤肝給我吃,我吃下了,免得再不識擡舉,他們要生氣。…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来》復仇者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9:38pm 0 Comments

有一個警官問我:“你們臺灣有沒有外國電視長片?”我說有,叫《復仇者》。我又多講了一遍《復仇者》,眼睛狠狠的瞪著他們。

瑪麗亞說:“你很會用雙關語,你仍在生氣,因為你被留在這里了是不是?復仇者,復仇者,誰是你敵人來著?”

我不響。事實上從早晨排隊開始,被拒入境,到我被騙上警車,(先騙我去喝咖啡。)到不許打電話,到上洗手間都由瑪麗亞陪著,到叫我換制服,到現在沒有東西給我吃——我表面上裝得不在乎,事實上我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總堅持人活著除了吃飽穿暖之外,起碼的受人尊重,也尊重他人,是我們這個社會共存下去的原則。雖然我在拘留所里沒有受到虐待,但他們將我如此不公平的扣下來,使我喪失了僅有的一點尊嚴,我不會很快淡忘這事的。…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来》人生幾度坐監牢

Posted on March 31, 2019 at 4:43pm 0 Comments

他說:“來來,我被你吵得頭昏腦脹,我也不想工作了,來煮咖啡喝吧!”

於是我去找杯子,他去煮咖啡,我說:“請多放些水!”他說:“為什麽?”我也不回答他,就放了一大排杯子,每一個房間都去叫門:“出來,出來,老板請喝咖啡啊!”

房間內很多人出來了,都是男的,有很多種國籍,神情十分沮喪委縮,大家都楞楞的看著我。警官一看我把人都叫出來了,口里說著:“唉唉,你是什麽魔鬼呵!我頭都痛得要裂開了。”

我問他:“以前有沒有中國女孩來過?”他說:“有,人家跟你不同,人家靜靜的在房內哭著,你怎麽不去哭啊?”(怎麽不哭?怎麽不哭?怎麽不哭?太討厭了!)…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来》我不閉嘴

Posted on March 31, 2019 at 4:43pm 0 Comments

警車開了十分鐘左右,到了一座兩層樓的房子,我的行李提了進去,我一看,那地方有辦公室,有長長的走郎,有客廳,還有許多房間。再走進去,是一個小辦公室,一個警官在打字,看見我們進去,大叫:“歡迎,歡迎,陳小姐,移民局剛剛來電話。”

瑪麗亞將門一鎖,領我到一個小房間去,我一看見有床,知道完了。突然緊張起來,她說?:“睡一下吧,你一定很累了。”我說:“什麽事?這是什麽地方?我不要睡。”她聳聳肩走了。

這種情形之下我那里能睡,我又跑出去問那個在辦公的警官:“我做了什麽事?我要律師。”他說:“我們只是管關人,你做了什麽我並不知道。”“要關多久?”他說:“不知道,這個孩子已經關了好多天了。”他指指一個看上去才十幾歲的阿拉伯男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