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Pabango
  • 文學 庫
  • 慕課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飛——三毛作品的今昔(上)

固然三毛近年來一系列撒哈拉的故事很受各方矚目、議論,但也正如她母親所說:像捧明星一樣,並不是好現象。默默一旁欣賞她,若欣賞自由翺翺的雲雀,是一種適宜的欣賞態度。三毛在家信里如是表白:鋒芒如果太露,便可能停筆,一年,或許十年……微雨的早晨,叩訪她父母臺北南京東路寓所。小型方正的客廳里,一組深色沙發井然對放,鋪在正中的幾何形圖案地毯,潔凈,略呈黯淡。靠墻一箱熱帶魚,浮沈吸吐,遠遠望去,橙紅的斑點,穿梭如流星。曾和三毛的雙親聚會過,很為他倆的淳厚正直留下印象——自然,也附加一份對三毛的關懷。此番訪晤,是情誼的交流與分享一位母親的驕傲、欣慰。做母親的,以一種嫻靜溫婉的語氣回憶女兒童年的點滴:三毛,不足月的孩子,從小便顯得精靈、倔強、任性。話雖不多,卻喜歡發問;喜歡書本、農作物,不愛洋娃娃、新衣裳。可以不哭不鬧,默默獨處。不允許童伴捏螞蟻,蘋果掛在樹上,她問:是不是很痛苦?中學以前,一切尚稱順利,初二以後,由於理化數學成績不好,加以健康影響,休學在家。為了彌補缺失,這一段時間,她利用時間自修國文、英文,並隨黃君壁學山水、邵幼軒習花鳥,繼而參加五月畫會。(客廳的三面墻上,正掛著那時期的作品。沙上並…See More
Feb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5)

浮生六記 “荷西有兩個愛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海。”她又開朗的笑了。雖然她飽受生活的波折,但她似乎不知道哀傷是什麽,她沒有理由要哀傷,只有荷西離開她去工作的時候她才覺得痛苦,荷西是她生命的一切,她談他時,充滿了榮耀和狂傲。我早已知道他是一個愛海洋的人,終日徜徉在海洋的壯闊中,這個男子必定不凡。“他對海是離不開的,在大學時讀的是工程,但他還是去做了潛水。每一次他帶我去海邊散步,我們的感情就會特別好,因為他知道海的一種美麗。他常跟我說起他跟一條章魚在水里玩的情形,說得眉飛眼舞。我想他這麽一個可愛的男人,為什麽要強迫他去了解文學藝術。如果以我十八歲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嫁給他,我會認為他膚淺,因為我自己膚淺。今天我長大了,我就不會再嫁給我初戀的人,因為荷西比那個人更有風度,而是看不出來的風度與智慧。“荷西講天象,他懂得天文、星座,講海底的生物、魚類……他根本就是一個哲學家,當他對我講述這些的時候。我認為臺灣的男孩子接觸大自然實在太少了。他們可以去郊遊,但那不是一個大自然,不是一個生活。你無法欣賞,你就不能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因為你終究還要回到現實,這是很可悲的。”她的感嘆絕不止是一種批判或嘲弄,因…See More
Feb 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4)

荷西·荷西誰都知道她的丈夫——那個留大鬍子的荷西,他是一個很粗獷的男子,他不會對她陪小心,也不會甜言蜜語,甚至當她提一大堆東西時,他會顧自走在前面把她忘記了。他回到家,家就是他整個堡壘。在沙漠的時候,他常突然帶朋友回來吃飯,她只好千方百計去廚房變菜,他們一大夥人喝酒、歡笑,一晚上把她忘在廚房里,等她出來收盤子洗碗時,荷西還不記得她沒吃過飯呢。這樣的事初時委實令她難過,以為他忽略了她;但是漸漸的,她了解了,荷西在家里是這樣自由,那才是他嘛。要是他處處陪小心,依你,那他不是成了奴隸。…See More
Feb 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3)

“慘不忍睹!”對於自己早期的東西,每一位寫作者都會感到它的不成熟。但那是一種必然的過程,“是的,如果沒有那過程,就寫不出今天的東西。現在我變得這樣的平淡,甚至連情感都看不出來。很多人都說我在技巧方面需要加強,要寫出我的情緒,我的心境,而我現在已經是那樣平淡的人,我的情緒,我的心境就像白開水一樣,為什麽要特別在作品中告訴人家我的情緒就是這樣。撒哈拉沙漠完全是寫我自己,一個如此平淡的我。”“繼《撒哈拉的故事》之後,皇冠即將出版她早期的短篇小說集,盡管這是一本風格與現在截然不同的書,但由此也足見一位寫作者的心歷路程。“《雨季不再來》還是一個水仙自戀的我。我過去的東西都是自戀的。如果一個人永遠自戀那就完了。我不能完全否認過去的作品,但我確知自己的改變。從這一本舊作的出版,很多人可以看到我過去是怎樣的一個病態女孩,而這個女孩有一天在心理上會變得這樣健康,她的一步一步是自己走出來的。這是不必特地的去努力,水到渠成的道理,你到了某個年紀,就有一定的境界,只需自己不要流於自卑、自憐,慢慢會有那一個心境的,因為我也沒有努力過,而是生命的成長。”雨季真的不再來了。她豁然、篤定的神情給我無限的感觸。誰不會長…See More
Jan 3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2)

三毛 我在門外喊,立刻門被拔開了,沒來得及互望,我們的手就交握一起。這一刻的等待或說應該追溯到更早更早;某一日的午睡,我躺在床上讀報,在睡前,我喜歡有音樂和小說。這天,我展閱的是聯副上一篇——《荒山之夜》。作者三毛的作品,我已經很熟悉,她敘述的故事很吸引人,仿佛仙人掌花,給我一種迷幻的誘惑,我很少去分析它是真是假。若我把它當成一篇作品來讀時,我被其中潔凈如清流的文字感動;若…See More
Jan 2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1)

外邊的雨猛敲起玻璃窗,像個粗魯的訪客,誰也不知道它為什麽突然闖了進來,那樣氣急敗壞的吼叫;我先被趕進計程車里,然後避到一幢大樓。這幢大樓矗立在城市的一隅,跟其他的大廈相同,也瀕臨車群川流的街道,但因為獨具了另種氣勢和風格,總讓我感覺它是貼在宇宙頸間的一塊琥珀,閃閃射出尊貴的華光。當人們仰視它的時候,卻又能嗅到泥土般親切的氣息。…See More
Jan 2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三毛——異鄉的賭徒(下)

美國一年,父母最關心的是她的婚姻——有不少博士找她,但是,她堅持要嫁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她回家了,在文化學院、政工幹校和家專教了兩年書,她又想飛了,離開家,繼續流浪——短短十年,遍歷大半個地球,甚至東德、波蘭、南斯拉夫、捷克、丹麥都去過了。不過,她說:“我並不是一個非常喜歡旅遊的人,因為很累,我不愛‘景’,我愛‘人’,這是真的。”悲天憫人的情懷,這正是她一系列撒哈拉故事里最吸引人的特色。“年齡愈大,我愈能同情別人的苦痛,而我的同情不是施捨,施捨就成了同情的罪。”她清晰的音調急切起來:“我這樣想,是因為自己經歷過很多苦難,而悲天憫人不是你憐憫他,是他給了你東西,因為憐憫別人,自己才會進步。”“我也沒有真正幫助過什麽人,到現在為止,我能做的,都是我願意做的。”從撒哈拉回來,為了節省旅費,買的是半價優待的漁民機票。飛機的行程是非洲——馬德里——日內瓦——瑞士——雅典——曼谷——香港——臺北,剛開始,漁人羞澀、自卑,不敢跟她打招呼,也不敢說話。她慢慢和他們交朋友,他們每個人都有很多可愛的小故事。有人說,你不要跟漁民一起走,他們素質太差,同行是很辛苦的。她卻認為,漁人給了她很多啟示和感動。“雖然,…See More
Jan 2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三毛——異鄉的賭徒(中)

沙漠給了她答案。定下來後,幾乎拋棄了過去的一切。她開始對四鄰產生關切:“以前的好奇還是有距離的。好奇的時候,我對他們的無知完全沒有同情心,甚至覺得很好,希望永遠繼續下去,因為對一個觀光客來說,愈原始愈有‘看’的價值。但是,後來他們打成一片,他們怎麽吃,我就怎麽吃,他們怎麽住,我就怎麽住。”不會再把鄰人送來的駱駝肉偷偷開車到老遠扔掉了,對於風俗習慣,也不再是一種好奇的觀察。“我成為他們中的一份子,個性里逐漸摻雜他們的個性。不能理喻的習俗成為自然的事,甚至改善他們的原始也是不必要的。”在她眼里,他們是很幸福的一群人。許多沙漠朋友問:“你認為撒哈拉怎麽樣?”她反問:“你呢?”“我覺得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她重重的說著“最”,代他們深吸一口氣。“你有沒有看過樹?有沒有看過花?你覺得怎麽樣?”她又問。撒哈拉朋友說:“在電影上看過。但是啊,你有沒有看過沙漠的星空,我們的星,都像玻璃一樣——”撒哈拉人對這片大漠有著無比的熱愛,她住久了,也有同樣感覺。“想到中國,我竟覺得那是一個前世,離我是那樣遠,遠可不及。”撒哈拉的家,就此開放了。駱駝肉做菜,也發覺不是那麽不可忍受的事了。結交朋友,認識環境,《…See More
Jan 1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桂文亞·三毛——異鄉的賭徒(上)

她赤足盤坐在小房間的地毯上。淺棕色臉龐垂著兩根麻花辮,閃動一雙大黑眼。“我的寫作,完全是遊於藝。是玩,就是玩,寫完了,我的事情也了結了。我從沒想到會有這麽多的讀者,也很少想到稿費,但是,文章登出來,看排版鉛字,是一種快樂。”三毛,異鄉的流浪者,仆仆風塵地回來了。…See More
Dec 23,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舒凡 “蒼弱”與“健康” —《雨季不再來》序

繼《撒哈拉的故事》後,三毛的《雨季不再來》也成集問世了。討論這兩書的文字,多以“健康的近期”和“蒼弱的早期”說法,來區分兩條寫作路線的價值判斷,這一觀點是有待探討的。就三毛個人而言,也許西非曠野的沙、石和荊棘正含有一種異樣的啟示,使她從感傷的“水仙花”,一變而為快樂的小婦人,這種戲劇性的成長過程是可能的,撇開“為賦新詞強說愁”本是少女時期的正常心理現象不說,即或樸素地比之為從蒼弱到健康也能算得上是常言了。但,就寫作者而言,心懷“憂懼的概念”(祁克果語),限入生命的沈思,或困於愛情的自省,則未必即是“貧血”的征候,心態健康與否的檢驗標準,也非僅靠統計其笑容的多寡便可測定。審寫作路線取向問題,以卡繆的《西西弗斯神話》在文學史的貢獻,不比紀德的《剛果紀行》遜色,即可知用“象牙塔里”、“艷陽天下”或“蒼弱”、“健康”之類的喻辭,來臧否寫作路線是不得要領之舉,重要的是該根據作品本身來考察。《撒哈拉的故事》約可列為表現現實生活經驗的寫作。閱讀文藝作品所以成為人類主要的精神活動之一,較切近的原因是為了從中開拓真實生活經驗。三毛以極大的毅力和苦心,背井離鄉,遠到萬里之外的荒漠中的居家謀生,以血汗為代價…See More
Dec 15,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當三毛還是在二毛的時候 (自序)

我之所以不害羞的肯將我過去十七歲到二十二歲那一段時間里所發表的一些文稿成集出書,無非只有一個目的——這本《雨季不再來》的小書,代表了一個少女成長的過程和感受。它也許在技巧上不成熟,在思想上流於迷惘和傷感,但它的確是一個過去的我,一個跟今日健康進取的三毛有很大的不同的二毛。…See More
Dec 7,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羅青·文化鄉愁歷史情——追記鄉愁詩人余光中先生(下)

從四十歲開始, 十幾年之間, 余先生進入現代詩創作的豐收期, 1969的詩集《敲打樂》《在冷戰的年代》, 以及其後的《白玉苦瓜》(1974)、《與永恒拔河》(1979)、《隔水觀音》 (1983), 都膾炙人口, 風行四海; 名詩如《當我死時》《如果遠方有戰爭》《或者所謂春天》《安全感》 《在冷戰的年代》《一枚銅幣》《鄉愁》《鄉愁四韻》《長城謠》《守夜人》《白玉苦瓜》 等, 傾巢而出, 輔之以詩評, 兼之以論戰, 加之以譯介, 把修正後的現代主義大纛, 高高舉起, 儼然成為詩壇祭酒。精力充沛的他, 於詩之外, 又努力於散文創作, 蹊徑獨辟, 自成一家; 他又不時發表散文、小說以及評論之評論, 除現代畫外, 還支持現代舞蹈, 使得梁實秋衷心贊嘆云: “余光中右手寫詩, 左手寫文, 成就之高一時無兩。”此後, 凡有現代文學大系之編纂, 總序撰寫人, 非余先生莫屬, 骎骎有文壇領袖之姿。余光中於1974年受聘入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任教十年, 在大陸改革開放後, 經由成都流沙河先生的熱情推介, 其詩文跨越海峽, 流傳大江南北, 獲得了不少讀者的青睞。流沙河極具慧眼又真懂詩詞, 文史博洽,…See More
Nov 1,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羅青·文化鄉愁歷史情——追記鄉愁詩人余光中先生(上)

詩人余光中先生於去年12月辭世, 余府上下至親好友當然是哀慟逾恒, 同事門生、詩朋文友更是痛惜不已, 就連海內外的萬千讀者, 也紛紛同悼。然光公先生以九十高齡, 駕返瑤池, 如願回到“文化中國”的歷史懷抱, 於公於私, 應該都了無遺憾, 回顧新詩百年, 新文學百年, 都可謂鳳毛麟角, 實為喜喪。新詩新文學百年, 是“文化中國”五千年來, 前所未見的“人才紅利時代”, 俊彥品類之眾, 豪傑人數之多, 全都超越前代, 此一時代可以1945年為分水嶺, 因為對日抗戰勝利與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不但是中國史, 也是世界史的重要里程碑。《說文解字》云: “三十年為一世。”1945出生的一代, 也就是筆者這一代, 是“戰後一代”; 往前推三十年, 1915年以後出世的余先生, 可稱之謂“戰亂一代”。余先生是“戰亂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 這一代最大的特色是遭逢長期內戰的分離與隔絕, 流寓放逐海內外及世界各地, 造成了各式各樣前所未有的“鄉愁一代”, 余先生的作品, 深切厚重地反映了這一代的心聲, 他的過世, 標誌了地理鄉愁時代的結束。鄉愁詩人余光中的“鄉愁”, 不僅僅是對某時、某地、謀人的懷念,…See More
Oct 30,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陳丹青·讀書是件很安靜的事情

讀書是一件很安靜的事情。要是論教養,你真的是讀書人,你不要講出來。讀書也好,畫畫也好,不能弄成一種身份。這是我到國外才學會的。國外很“牛”的人都害羞得要命,躲著不講自己挺在行的那些事。出國之前還沒有人說我是讀書人,是知識分子,回來後聽到不少人說我是做學問的,是藝術家等等。我很害臊,這怎麽好意思說出來?陳寅恪先生周遊列國,通曉二十多種語言,可是他在清華填表時只填了兩種:梵語和德語。逃亡香港時,日本人到他家裏要挾他出來做事,他不肯,日本人就要行使暴力。當時樓裏有很多人,他突然站出來和日本人交涉,說很流利的日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的日語這麽好。不到萬不得已,你都不知道他會講日語,這就是教養。我讀書實在是少,但是我讀過的書,實在地告訴我:你知道的非常少,你還有非常多的不知道。所有書教給我的就是一件事情——你不要自以為是。弗吉尼亞·伍爾夫的《一個人的房間》中說:“若以書而論,每本書都會變成你自己的房間,給你一個庇護,讓你安靜下來。”確實,一本好書會讓我安靜下來,會讓我有內心生活。我每天出去都是應酬、謀生、作假,片刻的安靜都是讀書帶來的。法國人蒙田有句話,大意是人類一切災難在於人回到家還安靜不下來…See More
Apr 6,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徐曉佳·煙雨西塘

杏花。春水。煙雨。江南。西塘沒有杏花,卻是有著絕好春水的碧波煙雨江南。清晨的西塘,是充滿生機的。推開木門,就是那“萬條垂下綠絲絳”,柳邊蕩漾著綠水,水上彎著一座石橋,駐在水上,已有千年。那是一個處於初陽的江南,日光很柔,紅光透著霞邊,照在房檐上——如象牙般的房檐。沿著綠波散步,呼吸與腳步同時放慢。河邊三兩婦女在浣衣,她們隔著十米來寬的河,用嘉興方言愉快地交談;幾個老爺爺撐著烏篷船,從上遊行到下遊,以此消遣。在此之前,我不曾到過江南。人家說,身處浙西,怎麽能說不在江南?試問,車水馬龍,汽笛喧囂,高層建築鱗次櫛比,這是江南?當然不是!江南是水鄉,是古時的房屋,是石橋,是碧水,是楊柳,是詩。沒錯,江南是詩。而西塘正是那如畫的詩。我見過雨中的西塘,推開窗戶,“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塘就會映入你的眼簾。如絲的細雨籠罩著這座古鎮,細雨之下,千年之前的景象仿佛就在眼前,這就像一幅畫。“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下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卻裝飾了別人的夢。”夏季的夜,似乎更遲降臨。西塘的晚上,也是霓虹燈的世界,夜幕四合,西塘就活了。西塘的聞名,一方面取決於江南富有的濃郁水鄉之情,另一面,也有“…See More
Mar 7, 20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冇戜·找“北”

“你找到北了嗎?”當這不只作為一句普通話,而是被刻在石碑並矗立在中國最北端的土地上作為“找到北”標志出現的時候,難道你不想趕快背上行囊,一路向北,親手觸碰它的碑身,來證明一下自己找到“北”了嗎?不管你想不想,反正,我是想了,而且,即刻就動身!起點是首都北京。路是要慢慢走的,“北”是要慢慢找的。可能很多人為了“找北”,直接飛到漠河,摸到那塊兒象征性的極北之石算是了事。我不否認這種成就感有種極速的樂趣,既不拖泥帶水也不懈怠拖沓。但就探尋而言,似乎少了點什麽。而我,摸到那塊石頭卻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從北京出發,歷經大連、白河、長春、大慶、哈爾濱,最後才落腳漠河。穿越大興安嶺,入目的全是廣袤的森林,我同當地的人們打聽著1987年的那場燃燒了近一個月的大火。是,旅行途中,對我來說風景的形成都有它的內涵,而這片土地就像烈火中重生的鳳凰,經過歲月的洗禮變得更加堅硬和挺拔。樹葉帶著回聲似的搖擺,樹根帶著蓬勃的生命力在黑龍江的土地上延伸著,向過路的人們展現著它的不屈。曾經有多麽狼藉,如今就有多麽壯觀。大興安嶺的風姿絲毫不減當年,當地人如是說。因此,我也愛上了這裏的人們。他們都同樣是經過錘煉的生靈,有著生…See More
Mar 6, 2018

Crna Gor's Blog

桂文亞·飛——三毛作品的今昔(上)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9 at 12:01pm 0 Comments

固然三毛近年來一系列撒哈拉的故事很受各方矚目、議論,但也正如她母親所說:像捧明星一樣,並不是好現象。

默默一旁欣賞她,若欣賞自由翺翺的雲雀,是一種適宜的欣賞態度。三毛在家信里如是表白:鋒芒如果太露,便可能停筆,一年,或許十年……微雨的早晨,叩訪她父母臺北南京東路寓所。

小型方正的客廳里,一組深色沙發井然對放,鋪在正中的幾何形圖案地毯,潔凈,略呈黯淡。靠墻一箱熱帶魚,浮沈吸吐,遠遠望去,橙紅的斑點,穿梭如流星。

曾和三毛的雙親聚會過,很為他倆的淳厚正直留下印象——自然,也附加一份對三毛的關懷。此番訪晤,是情誼的交流與分享一位母親的驕傲、欣慰。…

Continue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5)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3:06pm 0 Comments

浮生六記 

“荷西有兩個愛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海。”

她又開朗的笑了。雖然她飽受生活的波折,但她似乎不知道哀傷是什麽,她沒有理由要哀傷,只有荷西離開她去工作的時候她才覺得痛苦,荷西是她生命的一切,她談他時,充滿了榮耀和狂傲。我早已知道他是一個愛海洋的人,終日徜徉在海洋的壯闊中,這個男子必定不凡。…

Continue

心岱·訪三毛、寫三毛(4)

Posted on February 1, 2019 at 3:23pm 0 Comments

荷西·荷西

誰都知道她的丈夫——那個留大鬍子的荷西,他是一個很粗獷的男子,他不會對她陪小心,也不會甜言蜜語,甚至當她提一大堆東西時,他會顧自走在前面把她忘記了。他回到家,家就是他整個堡壘。在沙漠的時候,他常突然帶朋友回來吃飯,她只好千方百計去廚房變菜,他們一大夥人喝酒、歡笑,一晚上把她忘在廚房里,等她出來收盤子洗碗時,荷西還不記得她沒吃過飯呢。這樣的事初時委實令她難過,以為他忽略了她;但是漸漸的,她了解了,荷西在家里是這樣自由,那才是他嘛。要是他處處陪小心,依你,那他不是成了奴隸。…



Continue

舒凡 “蒼弱”與“健康” —《雨季不再來》序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8 at 5:05pm 0 Comments

繼《撒哈拉的故事》後,三毛的《雨季不再來》也成集問世了。討論這兩書的文字,多以“健康的近期”和“蒼弱的早期”說法,來區分兩條寫作路線的價值判斷,這一觀點是有待探討的。

就三毛個人而言,也許西非曠野的沙、石和荊棘正含有一種異樣的啟示,使她從感傷的“水仙花”,一變而為快樂的小婦人,這種戲劇性的成長過程是可能的,撇開“為賦新詞強說愁”本是少女時期的正常心理現象不說,即或樸素地比之為從蒼弱到健康也能算得上是常言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