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Pabango
  • 慕課 庫
  • Bélgica querida
  • Berlin im Speicher
  • Easy Tree
  • 堅硬如水
  • Ra Zola
  • 家就在这里
  • Kreatif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伊凡蒲寧·冰雪瞬間的野兔

暴雪密不透光的昏暗。窗戶上的玻璃沾滿了一層新鮮的白雪,莊園大宅裏的光線有一種皚皚白雪樣的色澤;墻外前院裏老樹上一根枝椏吱吱嘎嘎,哼哼唧唧,發出持續不斷的單調的撞擊聲,有規則時間間隔的單調的敲房頂聲。同每場暴雪一樣,我特別喜歡那種屋外遠古的氣氛和屋內溫馨的感覺。門廳的門砰的一聲,我聽見別佳打獵歸來,聽見他跺氈靴,抖落身上的雪花,然後輕輕穿過客廳進入他房間的聲音。我起身走到門廳。他有沒有運氣?他有。門廳的長椅上,一只渾身結著白霜的野兔伸開四肢匍匐在那兒,前腿前伸,後腿後伸。我又驚又喜地盯著它,摸著它。兔子腦門寬闊,又大又突的玻璃般的眼睛往後瞪著,瞳孔金黃,仍然炯炯有神———仍然有生前顧盼生輝的神采。它的屍體現在卻完全像石頭一樣堅硬、冰冷。緊繃的身體,粗糙的皮毛,腿也像石頭一樣。絳灰色的尾毛形若一個擰緊的死結。豎立著的胡須和上唇上還凝結著烏血。不可思議,簡直是一個奇跡!一小時之前,不到一小時之前,它在田野裏抖動著胡須,耷拉著長耳朵,專心致志、機敏伶俐地用一對瞳孔金黃的玻璃般的眼睛註視著身後,蹲伏在雪堆下的冰坑裏,用暖烘烘的體溫把那個洞穴塞得滿滿的,在暴雪的狂舞漫卷中自得其樂。忽然被狗發現並驚…See More
Nov 1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淩寒·柳笛

春天來了,看到風中婀娜搖曳的柳樹,想起了童年吹過的柳笛。那時,我們三五成群的小夥伴,常常在春天提著籃子去河邊的小樹林裏挖野菜,挖一會,玩一會。有時在草地上捉迷藏、做遊戲,有時在柳樹下做柳笛、吹柳笛。柳笛是我們自己的傑作,先折一根柳條,然後雙手用力擰,擰到柳條皮與柳條芯完全分離,就從柳條較粗的一頭往外抽柳芯,柳芯抽出後只剩下柳皮管,然後截下一塊做柳笛,不要太長,太長聲音就嗡嗡的,短一點清脆悅耳,再在截好的柳管十分之一處弄去表皮,一支柳笛就做好了,放到嘴裏一吹,美妙的笛聲就會在小樹林裏飄蕩。有時我們會一個一個的吹,比一比誰做的柳笛聲音好聽,有時我們一起吹,像一曲樹林協奏曲,笛聲會把小鳥們驚動地在樹枝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為我們的笛聲增添了動人的色彩,真是美極了!吹完一曲,我們高興得在柳樹下又說又笑、又蹦又跳,那真是幸福快樂的童年啊!一晃,美麗的童年已經成為過去。看看現在的孩子,哪裏還有玩柳笛的?平時他們忙著學習,雙休日有的參加各種特長班,有的在家玩電腦、看電視,這種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綠色遊戲對他們來說真是少之又少了。柳笛大概只是我們童年的歡樂和記憶了,對現在的孩子來說可能是一個很陌生的物什了…See More
Oct 25

Crna Gor's Blog

李彥榮·燕子,汝又來乎?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33pm 0 Comments

“燕子,汝又來乎?舊巢破,不可居。銜泥銜草,重築新巢。燕子,待汝巢成,吾當賀汝。”(《民國課本》)當讀到這的時候,不僅被那清新溫暖的字句吸引,更被那情意綿綿的心懷牽動,牽起了一桿槳,攪動得心湖,漣漪起伏,潮瀾跌宕,那是關於老屋檐下的一窩燕子的記憶,也是關於久別的燕子雙雙再來築巢的想望。

土坯泥墻的老屋檐下的燕窩,自從我有了記憶就存在。小時候,燕子於我,最初的啟蒙便是“一二三四五”,五個小腦袋,上面就幾根毛,五張小嘴,嘴角帶黃,平時它們都是趴在窩裏睡大覺的,只有當大燕銜食回來,才會伸長了的脖頸,張大嘴巴嚷食。對此我一直困惑,燕爸爸和燕媽媽餵食時,一溜兒五張嘴都是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樣,它們是怎麼區分的呢?誰剛吃了,誰沒吃,它們能分清楚嗎?…

Continue

雪心·流沙漫心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32pm 0 Comments

曲婉婷·我的歌聲裏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28pm 0 Comments

沒有一點點防備

也沒有一絲顧慮

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裏

帶給我驚喜 情不自已

可是你偏又這樣

在我不知不覺中 悄悄的消失

從我的世界裏 沒有音訊

剩下的只是回憶

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

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Continue

韓逸萌: 卷珠簾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25pm 0 Comments

夜色靜謐,月灑一番清冷在沁墨窗前。

此生用度,只為那一人掏盡心肝,即便繁花過眼,亦是片葉不沾。那日上花轎時,沁墨早已在袖中藏了剪刀,此心為君,此身為君,就算拼上性命,也要留住這身玉潔冰清。

可是不曾想到,靖南王只不過當她是只金絲雀,竟是不屑於她的。

如此卻是極好的,沁墨在心裏深深謝了靖南王的冷淡,謝他無意中的成全。

這顆心從此是死了,只留著一具殘軀,憑借回憶度日。

嫁入王府一載有余,而朱家被抄也這麼久了,沁墨沒有半點家文的消息。靖南王也依舊不曾來過,聽說月前去了關外,一直未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