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Pabango
  • 慕課 庫
  • Bélgica querida
  • Berlin im Speicher
  • Easy Tree
  • 堅硬如水
  • Ra Zola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馬德:找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一我們不說話,不等於沒有話說。有時候,是別人磨嘰得太多,自己不想說了;有時候,是自己顧慮得太多,最終無心說了。因為說了未必有人聽,聽了未必有人懂。不聽,最多是失望;而不懂,叫人絕望。還是不說了吧,怕一出口,就傷了自己。有些人你不值得跟他說,有些人你不屑跟他說,還有更多的人,說了也是白說。遇不上合適的人,有些話就永遠不必去說了,千百年,千萬裏,就讓它爛在邈遠的時空中。有一個詞叫苦不堪言,不堪言,是因為言了,也只能是自言自語。而苦呢?大約就是天底下,幾十億人,熙熙攘攘,來來往往,居然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吧!二不要在追慕富貴的人那裏尋找擔當,就像你在孱弱的人那裏難以看到擔當一樣。如果說後者只是擔不起的話,前者就是靠不住。一個被欲望熏了心的人,不要期望他對你負責,他只會對欲望負責。在追慕金錢和權力的路上,除了富貴他們不能舍棄,其他一切都可以放下。在這些人的眼裏,你好不好是你的命,而比你的命更重要的,永遠是他的運。一個人,把命運的歸屬交付於這樣的人,命運已無歸屬。所以,不要把人生的賭註放在這些人身上。你的賭註,不是他的籌碼。他輸了,你會輸;他贏了,你還會輸。他贏下三千裏江山,萬萬人之上,不會安排…See More
Sun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姜維群·詩而畫和畫而詩

外國油畫許多是把事件作為題材變成了畫,稱其畫為“史篇”不為過;中國畫許多是由詩觸發了靈感,從而成為畫作,稱其畫為“詩篇”亦應剴切。許多畫家是詩人,即使畫家不是詩人,也多半喜歡讀詩、賞詩,他們或是觀畫而成詩,或是由詩而成畫。唐代的周昉擅畫美人,畫了一張打哈欠而雙臂欠伸的仕女背影,人見之皆認為美艷妍絕。蘇東坡觀後,為此畫賦詩《續麗人行》,其中有“隔花臨水時一見,只許腰肢背後看”的詩句。唐代王維的詩畫被人譽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就是說詩中有畫面,畫面裏含詩意。但真的把詩句變成畫面,談何容易。梁章鉅《浪跡叢談》中記有明英宗招天下畫師到京城,出題考試。題目就是一句詩——“萬綠枝頭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面對這樣的題目,眾多畫師都在花卉上裝點,在工細上著意著筆,然而有兩幅立意新穎引起關註。一幅是畫家戴文進畫的松鶴圖,郁郁蔥蔥的松枝松葉上棲立一仙鶴,其一點紅頂在頭上;另一畫家畫一株芭蕉樹,樹下立一美人,美人唇上作一點紅。最後在眾多畫作中,皇帝取這張美人圖為第一。許多人為之抱不平,認為戴的松鶴圖立意高,應為第一。然而梁章鉅認為朝廷所選公允,因為松樹無關春色,而“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描摹的正是春色動人…See More
Feb 1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肖水·黑板前的記憶

母親將我抱在懷裏送我去上學的那一天,我記得積蓄已久的山洪在窈窕河裏肆虐著,連平時在家門口就清晰可聞的上課鈴聲都淹沒了。我對離開母親的懷抱並不渴望,因為我並不缺少玩伴,充斥在我幼小心靈中的反而是對那個陌生世界的害怕。比如我就偷偷看見過表哥在黑板前被罰站,他的前面有一個戴著厚厚瓶底的老頭背著手,掃視著整個教室,氣氛凝重,所有人都低頭不語,臣服於他鷹一樣銳利的目光。表哥回家後,又被舅舅用幹透的竹枝暴打了一頓,他腿上的血線像一張緊密編制的網。到了教室門口,我才掙紮著從母親的懷裏滑下來。母親輕輕責怪道:早就叫你自己下來走,你看,現在被老師和同學看到多羞啊。我並不理會母親的話,因為我的目光立刻就觸到了一個人的身上。她大約二十一二歲的樣子,長長的辮子,桃紅的衣服,瓜子型臉蛋的嘴角下方點綴著一顆黑痣。她向我招手:進來,快進來。我猶豫不決,甚至在我要跨進門的那一刻,又抽身返回,並且緊緊地抓住了母親的衣服。母親拽開我的手,說:快進教室吧,好好聽胡老師的話。我慢慢走進教室,那位叫胡老師的人輕巧巧地拉起我的手,讓我走到黑板前。我再回頭望的時候,窗外母親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我正要奔出去尋找,卻發現我的手還在胡…See More
Feb 1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舒蕪·花下一低頭

讀過龔定庵《世上光陰好》詩後,還有點兒余意。詩的次聯雲:“靜原生智慧,愁亦破鴻。”什麼愁?什麼鴻?愁如何破鴻?破了怎麼就好?青春少女,天真一片,性別意識還沒有覺醒,是謂鴻。不知怎麼一來,忽然懂得了春愁,情竇頓開,是謂破鴻。這不知怎麼一來,最美妙,也最靈奇,只有偉大的詩心情眼能夠體察。王國維有《虞美人》一闋雲:金鞭珠彈嬉春日,門戶初相識。未能羞澀但嬌癡,卻立風前散發襯凝脂。近來瞥見都無語,但覺雙眉聚。不知何日始工愁,記取那回花下一低頭。我和對門女孩,天天一起揮鞭拋彈,玩得沒個夠。她一味嬌癡,嘻嘻哈哈,風吹亂發,更襯出膚如凝脂。近來少見了,偶然才得一瞥,她總是默然無語,雙眉凝聚。哪一天起她有了春愁呢?記得那回花下,她那麼一低頭,就是那一瞬間那麼開始的。那回花下一低頭不易覺察,能夠敏銳覺察者,只能是以偉大情眼註視,以偉大詩心關切者。王國維這闋詞給龔定庵那句詩做了箋註。胡適日記上說王國維形貌很醜,看王國維照片的確像個腐儒,可是他內心裏是個偉大的情人,繼承了龔定庵的詩心情眼。See More
Feb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盤腿的小僧·《獸變》:多米諾酒

夜朦朧,月清明。小九出了自己的營帳,漫步在小溪邊。此時小溪邊有人,還有一頂帳篷。“他們是怎麼瞞過斥候,進入了我的魔眼覆蓋範圍的呢?”小九沈思,一邊不緊不慢地向帳篷走去,裏面的人並沒有睡。“你終於來了。”帳篷的門簾隨著聲音卷起,一點魔法燈光頓亮,帳篷內除了聲音的主人和一個臥榻之人,再無第三個。小九當然知道,對方在告訴自己他沒有惡意,而且還可能知道自己一夥人出現在此地的真正目的。但走出帳篷的人卻讓小九一陣緊張,是那個擁有“紅粉鬼域”和“幽冥旋燈”的寶甲人,臥在床榻上的是黑金蝙蝠清明柳,已經憔悴得不成樣子。人一旦被“截脈”所制,就少了一部分經絡的機能,黑金蝙蝠能活到現在全憑超強的體質。“想讓我救你的手下?”小九對走近的寶甲人問道,如此近的距離如果不是一個亡靈法師失去警惕,就只能說明一點———誠意。“是的,也不全是!”寶甲人在距離小九一米處立定,沈聲道。“是什麼讓你肯定我不會在如此近的距離殺了你?”小九好奇地問。“直覺。”“我相信!但我更好奇,除了給你的手下解了截脈,你我還有什麼故事會發生?”“喝酒。”寶甲人揮手從亡靈空間裏拿出兩只酒杯,透明的酒杯泛著瑩瑩的夜光,他伸手遞給小九一個。“有趣,可…See More
Feb 1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Feb 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李彥榮·破廟

說是廟,並未有紅墻黛瓦,也不見挑檐鬥拱,就只是一間農業合作社時期的學校教室。記憶中,整間教室都是屬於神的,而且還有神龕,香盤,也有雕著龍首的磚石。後來,廟被一家人間隔去一大半做了磨面房,一小半留給神——就是這小小的地方,也還是被堆放的鑼鼓龍節獅子頭等社火器具占去了大半,神被擠在角落裏一張破桌上,再後來,沒有了神龕,再後來,那些雕刻著龍首的磚石也沒了蹤影,香盤沒有了,便用屋頂的幾篇筒瓦圍一個。平常日子,除了一群窸窸窣窣的老鼠爬桌攀梁,這裏咬咬,那兒嚼嚼,順便留下滿地的排泄物,或許只有夏日午後的孩童們,在跟夥伴捉迷藏的時候,才偷偷地進來,鉆進堆雜物後面藏起來。但卻經常會第一個被發現,因為滿地灰塵上那清晰的腳印出賣了他。也可能在某個月夜裏,當很多人都睡了的時候,被兒媳婦打罵後的瘋嬸嬸會造訪,她一邊敲打著那面破鼓,一邊哭訴兒媳打了她。清官難斷家務事,其實連神也難斷,因為我以為,那個惡媳會瘸腿或胳膊疼,但她依然那麼囂狂,依舊拿起燒火棍打在婆婆身上。當然,破廟也會有繁華的時候,那時候,全村人幾乎都造訪——每年正月初九,村裏照舊都會起社火,而起社火第一道程序便是敬神。這一天,晚飯後,無論是滿臉溝壑的…See More
Feb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梁閣亭·鏤蔥絲

看了《清明上河圖》,我們知道北宋的首善之區開封,是個繁華的城市。有一位身居鄉野的士大夫,薄有貲財,向往首都的聲色歡娛和排場氣派,不甘為土佬的他,總有一種怏怏然的遺憾。有人提示:何不到相國寺的花市,覓一都市女子,討回來做妾,讓她侍候你,你不就過上京城人的生活了嗎?果然,這位老土央媒婆撮合,花了若幹銀兩,用一頂小轎,將一位原是蔡太師府上的美嬌娘擡回來,心裏自然十分高興。那女子很看不上鄉間的土裏土氣,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只好捏著鼻子過起村野生活。所謂蔡太師,就是宋徽宗時的宰相蔡京,在倒台之前,是當朝一品,權高位崇,是個一跺腳開封府就地震的大人物。北宋之亡,很大程度上是宋徽宗趙佶寵用這個佞臣巨貪兼絕對壞蛋的蔡京,以及童貫、高俅這夥敗類禍國殃民的結果。內亂兼之外患,北宋王朝終於完蛋。宋欽宗在成為金人俘虜之前,迫於民憤,將惡貫滿盈的蔡京革職流放。大樹一倒,家人自然作猢猻散。於是,這個外鄉的土財主,終於有機會弄來這個侍候過太師的女人,過一把太師的癮。他當然要盤問她了:“你是蔡太師的妾?”她冷笑:“老爺,我要是太師的妾,你那點錢,連見一面的覲禮都不夠。”“那你是蔡太師的丫環?”她繼續冷笑:“老爺,你…See More
Feb 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鄭小瓊·塵世

多麼幸福的一天,從大街上走過我學習的熱愛,寧靜,它們像光線從我的肩頭一直漫過頭顱,溫暖,明亮在我們彼此的眼裏,寬恕是浩瀚博大的在塵世,我已一無所求,剩下愛與感恩它們正來臨,鳥兒愉悅地扇動翅膀荔枝樹開花結果,啊,那些奔波,疲憊也清澈如流水,我已忘記了不幸啊,請原諒,在這樣的清晨,面對寒溪它從遠方來,又流向遠方,剩下潺潺的鳴奏延綿的回聲在清晨,水仙開花於窗台蜘蛛結網於林木,昆蟲從青草叢裏起飛我將告訴你太陽正在升起See More
Jan 3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安提瓜·愁巷

那只杜鵑啼了兩聲,撲騰著飛走了,留下一片殘陽,寂靜地撒滿整條巷子。再次踏入那條小巷已是兩年以後。巷子偏僻幽靜,沈默地兀自延伸向不見盡頭的遠方。兩年前我搬出這裏的那天,空中有間隔傳來的杜鵑啼叫,聽著有些哀怨。幫我搬家的夥計說,它是舍不得你。當時我在房門上貼了一張字跡工整的出租廣告,兩年後,它終於迎來了自己的第一位租客。在電話裏聽說,他是個畫家。在房子裏等了一會兒他便到了,標準的藝術家中分頭型,九十年代的上衣配一條哈倫褲,現在的文化人都喜歡混搭,但不得不說,讓他這麽一搭配,還真有些風塵仆仆的味道。畫家先生二十五六的年紀,沈默少言,我帶他參觀房子的時候跟他說了一些這房子經常會犯的老毛病。他只是點頭,沒什麽互動,直到最後,一切參觀完畢,準備談房租時他才開口說了一句完整的話,“一個月多少錢?”他問。“一千吧,雖然地角不好,但這房子面積本身挺大。”我出租這房子並不是為了賺錢,只是這屋子裏有太多回憶,我舍不得賣掉,空著吧,又太浪費。“八百行不行?我現在賺的不多,錢都得用來買顏料和交比賽的報名費。”他底氣不足,活脫一副進京趕考盤纏不夠的窮書生模樣。我撲哧一笑,“行啊,就按你說的。”主要是看他不容易,我…See More
Jan 2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高涵·頤和園風景記

頤和園橫亙在北京西郊距北京城十五公裏左右,占地面積四千四百多畝。無論從那個角度觀賞頤和園,都是人間罕見的奇絕。八月間,北京的天空炎暑逼人,這時最理想的是撐著一把遮陽傘或戴上涼帽去遊賞。進入頤和園的正門,繞過大殿,就來到有名的長廊。放眼望去,一根根綠漆的柱子,一排排紅漆的欄桿,數也數不清。這條穿著彩衣似的,宛如蝙蝠的長廊,把萬壽山腳下的各個零散的景點,如網一樣的形成了一幅風雨無阻的畫面,橫臥於昆明湖和萬壽山之間。邀月門是長廊東邊的起點,自東向西長廊隨山勢而起伏,循湖岸而曲折,中間點綴著“留佳”、“寄瀾”、“秋水”、“清遙”四座重檐八角亭,象征著春夏秋冬四個季節。從門外觀看,亭廊幽深,一眼望不到頭。這條長廊有七百二十多米,共有二百七十三間,每一間的橫檻上都有蘇式彩畫。據說乾隆皇帝下江南巡視時,發現蘇杭地區的彩畫很漂亮,就叫內務府傳蘇州匠師來北京繪制彩畫,於是得名蘇式彩畫。這些畫最大的特點是創作自由,生活氣息濃郁,圖案嚴謹齊整。這四千多幅彩畫有人物山水、花鳥建築。其中最引人入勝的是二百多幅人物故事彩畫,包括古典文學名著、歷史人物傳奇、神話傳說、戲曲故事等。長廊之上,不僅是人物畫包含了許多故事…See More
Jan 2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巫昂·我長久地看著你

我長久地看著你莫非這就是從前的陸地青春不必長久愛情也不必長久聽到的歌聲從起飛到降落僅僅是瞬間而我像一只受傷的蟲子匆匆忙忙逃匿到草叢裏那裏有昨夜的露水星光的殘余將我之與你的距離修覆成一條河安靜、陌生、無比從容地流動不錯時間是最深刻的刀這並無所謂這只是我們夢想的景致和小小的悲傷See More
Jan 1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賴鈺婷·台中武陵,煙聲瀑布

從台中出發,繞行宜蘭,經台七甲線,路途迢遠,繞了半個台灣,終於抵達台中縣和平鄉。武陵,這個名稱耳熟能詳,猶如山谷中一個不醒的夢,每當我讀《桃花源記》,跟著武陵人誤打誤撞進入桃花源之中,腦海中總飄忽著千百個瞬間閃滅的畫面。我在反覆的想象中,進入山地部落。天清氣朗,山壁林樹掩映,土黃、淺藍、淡白、深綠穿插交錯為一幅山林大地。沿著山谷低處,俯望滿地碩大鮮綠的高麗菜。窗畔及目處望去,果樹沿著山坡層層叠叠,蘋果、桃子、梨子、李子……結實累累的印象,滿山滿谷,確實是夢一般的境地。自然開闊、漫山遍野的氣息中,抵達武陵。綠是最大的布景,空氣微冷,冰涼中流動著淡淡草香。我是少數到訪的旅人,置身在一片遼闊的情境,在山林中靜謐的遠方。為了“煙聲瀑布”這個美麗的名字,來到武陵。農場深處的桃山飛瀑,豐沛的水量源自桃山溪,溪澗落差50公尺高,水聲宏大、水花飛濺煙霧漫起,而有煙聲之名。一路垂行陡上,針葉林、台灣杉夾道排列,枝椏濃密疏落,宛如明暗交錯的杉林隧道。最初,我只是單純想到處看看。俯望瑰麗碧綠的清澈溪水,七家灣溪湍湍流動。溪谷橫切的棱面,大大小小的石塊疊映出嵚崎磊落,深綠淺藍的水色日光半透,石縫苔蔓牽纏著水漬…See More
Jan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村上春樹·詩意地回歸自然

天色已近黃昏,空氣呈現出獨特的清澄來,彌漫著夏初深深的青草氣味。還有幾只狐貍在原野中集結成群,它們好奇地望著參賽者。仿佛19世紀英國風景畫一般意味深長的雲朵,沈穩地遮蔽了天空。一絲風兒也無。在我的周遭,許多人只是默默向著終點奔去。身處其中,我擁抱著異常靜謐的幸福感。吸氣,再吐氣,聽不出呼吸中有絲毫紊亂。空氣非常平靜地進入體內,再走出體外。我那寡言的心臟按照一定的速度重覆地舒張與收縮。我的肺好似勤勞的風箱,規規矩矩地將新鮮的氧氣攝入體內。我能夠“目睹”它們工作的身影,能夠“聽見”它們發出的聲響。一切都順暢無誤地運轉著。沿道的人們對著我們大聲呼喚:“加油啊!馬上就到終點啦!”那聲音像透明的風,穿透我的身體而逝去。我感覺,人們的聲音就這般穿透而過,直達身體的另一面。See More
Jan 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黃驚濤·制造慢刀子的人

為了幹掉我的仇人,我去大樹林的深處,尋找那傳說中最擅長制造刀劍的人。在一棵巨大的桉樹下面,我看到一個年齡大約五旬、滿面漆黑的鐵匠,正把風箱拉得呼呼作響,而爐火顯得純青,一把黑鐵的劍插於火中,但見露出的部分泛著幽幽的光芒。我坐在旁邊的樹樁上,看他的汗水滴在地上,嗞嗞作響。每滴一滴,就有一股青煙冒起。我吃著幹糧,那些由青稞、蕎麥做的餅;我每隔一段時間還喝一口酒,那種由高粱釀成的烈酒。這樣我等了三天,直到他的劍鑄成,有空來回答我的問題。“請幫我鑄一把能取人性命的劍。”我把酒囊遞給他。“你要用它來做什麼?殺死別人還是幹掉你自己?”他喝了一口酒,酒在他的喉嚨裏亦是嗞嗞作響。“殺別人。”我把此行的目的告訴了他,“殺我的影子,自我出生的那天起,他就一直追蹤著我。”“我這裏沒有你要的那種劍。我這裏的劍都是用來自殺的。”我聞聽此言,驚奇地望著他,同時眼睜睜地看著他把我的酒喝光,我心疼我的酒,那是我此生最愛的東西。“世上的劍分兩種,一種用來置人於死地,一種用來革自己的命。我不是那種把仇恨鑄到刀劍中去的人,我的爐火燒不出那種玩意兒。我這裏的劍,都是用來了斷自己的。”他喝了我的酒,又來吃我的青稞餅。“那麼哪些…See More
Jan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劉心武·坐下來,笑一笑自己

何妨坐下來,靜靜地在心中笑一笑自己。是的,笑一笑自己。難得笑一笑自己。笑一笑自己吧,多少光陰枉費到了無聊的事情上,比如為買到一只從畫報上看到的女明星用的那種發夾,跑了多少百貨公司和集貿市場……笑一笑自己為了同單位的那位在自學考試中英語成績比自己多了7分,便一連有7天對人家愛答不理,任自己心中的妒火藍焰飄蕩……笑一笑自己聽到了上海親戚炒股票發了財的消息,便一連好多天夢見自己也炒股票買了汽車洋房,其實自己到今天也還不知道股票究竟什麽模樣……笑一笑自己頭一回從事第二職業,那種仿佛偷了東西被千夫所指的狼狽慘相……笑一笑自己那一天在地鐵站口驀地發現他竟和另一位青春女性並肩而行,言談極歡,自己便憤然掉頭而去,回家立即寫出一封義正詞嚴的絕交信,而後來他打電話到你家你誓死不接,卻原來那天與他並肩而行的青春女性是他在外地工作的表妹,他不過是從火車站接了她再把她送往會議報到的處所而已……笑一笑自己那一天在百貨商場為買一瓶洗面奶和售貨員的口角,那售貨員固然服務態度不好,自己又何必出言不遜,致使一群人圍觀?笑一笑自己僅僅因為在電梯裏跟總經理打招呼時對方臉上毫無笑容只淡淡地頷首,便整整兩天疑神疑鬼,失去了應有的…See More
Nov 28, 2017

Crna Gor's Blog

賴鈺婷·台中武陵,煙聲瀑布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7pm 0 Comments

從台中出發,繞行宜蘭,經台七甲線,路途迢遠,繞了半個台灣,終於抵達台中縣和平鄉。武陵,這個名稱耳熟能詳,猶如山谷中一個不醒的夢,每當我讀《桃花源記》,跟著武陵人誤打誤撞進入桃花源之中,腦海中總飄忽著千百個瞬間閃滅的畫面。

我在反覆的想象中,進入山地部落。天清氣朗,山壁林樹掩映,土黃、淺藍、淡白、深綠穿插交錯為一幅山林大地。沿著山谷低處,俯望滿地碩大鮮綠的高麗菜。窗畔及目處望去,果樹沿著山坡層層叠叠,蘋果、桃子、梨子、李子……結實累累的印象,滿山滿谷,確實是夢一般的境地。

自然開闊、漫山遍野的氣息中,抵達武陵。綠是最大的布景,空氣微冷,冰涼中流動著淡淡草香。我是少數到訪的旅人,置身在一片遼闊的情境,在山林中靜謐的遠方。…

Continue

村上春樹·詩意地回歸自然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6pm 0 Comments

天色已近黃昏,空氣呈現出獨特的清澄來,彌漫著夏初深深的青草氣味。還有幾只狐貍在原野中集結成群,它們好奇地望著參賽者。仿佛19世紀英國風景畫一般意味深長的雲朵,沈穩地遮蔽了天空。一絲風兒也無。在我的周遭,許多人只是默默向著終點奔去。身處其中,我擁抱著異常靜謐的幸福感。吸氣,再吐氣,聽不出呼吸中有絲毫紊亂。空氣非常平靜地進入體內,再走出體外。我那寡言的心臟按照一定的速度重覆地舒張與收縮。我的肺好似勤勞的風箱,規規矩矩地將新鮮的氧氣攝入體內。我能夠“目睹”它們工作的身影,能夠“聽見”它們發出的聲響。一切都順暢無誤地運轉著。沿道的人們對著我們大聲呼喚:“加油啊!馬上就到終點啦!”那聲音像透明的風,穿透我的身體而逝去。我感覺,人們的聲音就這般穿透而過,直達身體的另一面。

黃驚濤·制造慢刀子的人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3pm 0 Comments

為了幹掉我的仇人,我去大樹林的深處,尋找那傳說中最擅長制造刀劍的人。在一棵巨大的桉樹下面,我看到一個年齡大約五旬、滿面漆黑的鐵匠,正把風箱拉得呼呼作響,而爐火顯得純青,一把黑鐵的劍插於火中,但見露出的部分泛著幽幽的光芒。

我坐在旁邊的樹樁上,看他的汗水滴在地上,嗞嗞作響。每滴一滴,就有一股青煙冒起。我吃著幹糧,那些由青稞、蕎麥做的餅;我每隔一段時間還喝一口酒,那種由高粱釀成的烈酒。這樣我等了三天,直到他的劍鑄成,有空來回答我的問題。

“請幫我鑄一把能取人性命的劍。”我把酒囊遞給他。

“你要用它來做什麼?殺死別人還是幹掉你自己?”他喝了一口酒,酒在他的喉嚨裏亦是嗞嗞作響。…

Continue

李彥榮·燕子,汝又來乎?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33pm 0 Comments

“燕子,汝又來乎?舊巢破,不可居。銜泥銜草,重築新巢。燕子,待汝巢成,吾當賀汝。”(《民國課本》)當讀到這的時候,不僅被那清新溫暖的字句吸引,更被那情意綿綿的心懷牽動,牽起了一桿槳,攪動得心湖,漣漪起伏,潮瀾跌宕,那是關於老屋檐下的一窩燕子的記憶,也是關於久別的燕子雙雙再來築巢的想望。

土坯泥墻的老屋檐下的燕窩,自從我有了記憶就存在。小時候,燕子於我,最初的啟蒙便是“一二三四五”,五個小腦袋,上面就幾根毛,五張小嘴,嘴角帶黃,平時它們都是趴在窩裏睡大覺的,只有當大燕銜食回來,才會伸長了的脖頸,張大嘴巴嚷食。對此我一直困惑,燕爸爸和燕媽媽餵食時,一溜兒五張嘴都是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樣,它們是怎麼區分的呢?誰剛吃了,誰沒吃,它們能分清楚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