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Virunga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Pabango
  • 慕課 庫
  • Bélgica querida
  • Easy Tree
  • 堅硬如水
  • Ra Zola
  • 家就在这里
  • Kreatif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夏目漱石·溫暖的夢

風碰在高高的建築物上,因為不能隨心所欲地直接通過。突然之間被閃電般擋回,從頭頂上斜著向鋪地石板刮下來。我邊走邊用右手按住頭上的禮帽。前邊不遠處有一個等待客人的馬車夫。我看到他從駕駛台看著我這副狼狽相,我的手離開帽子,不等站穩就向他豎起食指。這是問他拉不拉客的手勢。我沒有上他的車。這時我看到那馬車夫右手握緊拳頭猛打自己的胸部。即使離他一丈多遠了也聽得見那咚咚的聲音。倫敦的馬車夫就是這樣暖和他的手。我回頭看了看馬車夫,那頂開始破了的帽子蓋不住被霜染透的頭發。他掄起右臂敲打右肩和右肋,然後再敲打胸部。簡直就像一種機械活動一般。我繼續往前走去。走在路上的人都力爭趕過前面的人,連女人也不落在後面。裙子在腰的後部輕輕地抖動,真讓人擔心高跟鞋後跟會馬上折斷,她們走在鋪路石上,步履匆匆。仔細看來,不論哪張臉無不顯得特別緊張,好像走投無路的樣子。男人個個直視前方,女人目不斜視,男男女女心無旁騖一條直線地奔向各自的目標。人們這時的嘴閉得緊而又緊,雙眉皺得深而又深。鼻翼撐著,把那張顯得特別深沈的臉拉得長而又長。雙腳走著直而又直的一條線,直奔目的地。好像在大街上已經走不動了,在房外簡直無法再待下去,如果不盡可…See More
Jun 1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柏零落·夢江南

也許我是愛著江南的。我曾不止一次地夢見她,從薄霧氤氳到慢慢清晰的河畔風柳,軟襯飛花,遠隨流水。若江南是個女子,她該是一襲青衣。薄縷如紗,和風輕下。那江水染了一遭,也便綠了,哪個論你是情不情願的。江南說,你就該是這個顏色。江南的山是輕柔的,沒有棱角的那般隨和。江南把她的眉黛都描在了峰頭,要不這山怎綠得水靈?沒有一絲的陽剛氣,倒是個女兒模樣。水卻是不管其他的,哪怕背了一江的雲影,也無所謂地向前。白天的江南,春光融融。到了江南你得劃船,得要小船。你可以哼歌,但不要太高,太高了不好,把這一副江南水墨都驚到了。近黃昏,橫舟任意,幾杯清酒,一管絲弦。若有月,我便只看水上那輪;若調琴,我便只彈《相見歡》。江南若困了,我就把清酒傾兩杯進水,留一杯入喉,和魚兒同醉,與江南同眠,誰也別擾了誰。暮靄纏綿,悄悄蒙上酒壺,它說,都一起才叫一醉方休。舟水搖搖,不明夕朝。See More
Jun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費爾南多·佩索阿: 我不存在

我開始明白我自己。我不存在。我是我想成為的那個人和別人把我塑造成的那個人之間的裂縫。或半個裂縫,因為還有生活……這就是我。沒有了。關燈,閉戶,把走廊裏的拖鞋聲隔絕。讓我一個人呆在屋裏,和我自己巨大的平靜一起。這是一個冒牌的宇宙。See More
Jun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高源: 春天什麼也沒有告訴我

春天什麼也沒有告訴我,她一臉無辜地看著原野,一夜之間就綠了。野花的布鞋星星一樣地跳舞,在風裏把顏色都笑亂了。孩子們從不放過任何長大的機會,和蒲公英結伴,去遠方旅行春天什麼也沒有告訴我,她說她只是相信溫暖,像鳥兒一樣,從天空帶來童話。沒有鬧鈴但所有的精靈都醒了,難道它們在夢裏就已經認識了彼此交換了姓名春天什麼也沒有告訴我,真的她也分不清,哪朵花是領唱,哪棵樹是指揮嫩草芽是童聲伴奏叮咚叮咚的樂器是雨,或者剛睡醒的溪流。伴舞的暖風聽不懂歌詞春天什麼也沒有告訴我,但我知道她愛上了所有的土地和天空她是個保守秘密的姑娘。而她本身就是一個最美的秘密See More
May 3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伊麗莎白·畢肖普: 那個倒轉的世界

那個倒轉的世界那裏左總是右那裏影子是實實在在的實體那裏我們整晚醒著那裏天國是如此膚淺 而大海如此深邃而你愛我See More
Apr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李彥榮·燕子,汝又來乎?

“燕子,汝又來乎?舊巢破,不可居。銜泥銜草,重築新巢。燕子,待汝巢成,吾當賀汝。”(《民國課本》)當讀到這的時候,不僅被那清新溫暖的字句吸引,更被那情意綿綿的心懷牽動,牽起了一桿槳,攪動得心湖,漣漪起伏,潮瀾跌宕,那是關於老屋檐下的一窩燕子的記憶,也是關於久別的燕子雙雙再來築巢的想望。土坯泥墻的老屋檐下的燕窩,自從我有了記憶就存在。小時候,燕子於我,最初的啟蒙便是“一二三四五”,五個小腦袋,上面就幾根毛,五張小嘴,嘴角帶黃,平時它們都是趴在窩裏睡大覺的,只有當大燕銜食回來,才會伸長了的脖頸,張大嘴巴嚷食。對此我一直困惑,燕爸爸和燕媽媽餵食時,一溜兒五張嘴都是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樣,它們是怎麼區分的呢?誰剛吃了,誰沒吃,它們能分清楚嗎?等大些的時候,小燕子就會趴在窩沿邊兒看世界。當我在屋檐下仰望它們時,當檐下走過一個人時,當一片流雲遮住了陽光投下陰影時,當屋檐下的雨滴串成線時……它們都會好奇地看著,那滴溜溜的眼睛,那歪頭的表情,像是也有十萬個為什麼在它們腦海裏翻騰似的。有時候,燕窩裏只露出三個、四個小腦袋時,我都會替那不見了的緊張,生怕它們不小心從窩裏掉下來後被貓叼走了——因為很多次我都看到…See More
Mar 1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雪心·流沙漫心

冬日的暮色總是提前到達的。何況今日陰沈的天氣。我是應該急切的。橫跨的那片新修築的公園總少人影。盡管移植的花草已根深蒂固,顯露出心跡。耳旁橫吹著懼風。一直驚怵的心越來越恐懼,從身後冒出來的黑影帶著酒氣讓我的大腦瞬間沒了意識。一動不動地被兇猛的人捂住了嘴。他強拉我到公園的最隱蔽處,寒風把我震憾的大腦吹醒。明白自己正遭遇著什麼。想呼救,大手像鉗子抓緊我的嘴,想要用兩臂掙脫。他卻狠狠地把我摔在了地上。疼痛傳遍全身。我這才看清一張中年的胖臉,扭曲的臉露著報覆的表情。是對我對女性還是對人類?我驚惶自己還能正常地思維。想到此,我怔怔地看著他出神。曾經多次哭泣自己追求的徒勞和心靈的幻滅的心情此時叩擊著身心。共鳴般地,我對他突發地生出悲嘆和憐憫。絲絲柔情覆蓋著我……他趴向我的臉。看著我平靜而又柔和的表情,觸電般地一驚,馬上跳離我,呆楞地盯著我的眼睛。那份吃驚絕不亞於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上發現一股清泉。我幽淒地笑了。“你不應該殘忍地在一個無辜的女孩身上發泄,你會毀了她的一生,催毀她向善的心靈。如果遭遇了刺激,可以看海,登山,進健身房;如果想滿足生理欲望,可以找‘一枝花’,便宜得讓你不屑犯這種罪。”他默默了,點…See More
Mar 1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曲婉婷·我的歌聲裏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裏帶給我驚喜 情不自已可是你偏又這樣在我不知不覺中 悄悄的消失從我的世界裏 沒有音訊剩下的只是回憶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還記得我們曾經肩並肩一起走過 那段繁華巷口盡管你我是陌生人 是過路人但彼此還是感覺到了對方的一個眼神 一個心跳一種意想不到的快樂好像是一場夢境 命中註定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世界之大 為何我們相遇難道是緣分 難道是天意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我的歌聲裏See More
Mar 1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韓逸萌: 卷珠簾

夜色靜謐,月灑一番清冷在沁墨窗前。此生用度,只為那一人掏盡心肝,即便繁花過眼,亦是片葉不沾。那日上花轎時,沁墨早已在袖中藏了剪刀,此心為君,此身為君,就算拼上性命,也要留住這身玉潔冰清。可是不曾想到,靖南王只不過當她是只金絲雀,竟是不屑於她的。如此卻是極好的,沁墨在心裏深深謝了靖南王的冷淡,謝他無意中的成全。這顆心從此是死了,只留著一具殘軀,憑借回憶度日。嫁入王府一載有余,而朱家被抄也這麼久了,沁墨沒有半點家文的消息。靖南王也依舊不曾來過,聽說月前去了關外,一直未歸。庭前的梨花開了,風吹過時,滿地瓊芳碎玉。這一日,盈月從外面進來,臉上掩不住的驚喜和慌亂,“夫人,王爺回來了!”繼而又上前一步,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朱公子有消息了。”呆坐在窗前的沁墨猛地站起,一把拉住盈月,連聲問:“真的嗎?他在哪裏?可還好?”盈月道:“聽常跟著小王爺的阿湛說,是流放到了塞外,如今是受著苦,但性命無礙了。”沁墨的嘴角抽動,想笑,卻仰起頭,憔悴的臉龐盡是淚痕。暮春時節的天氣暖了起來,春水碧月天,如此的良辰美景,也稍稍撫慰了心傷,沁墨斜倚了玉蘭樹,怔怔望著那落花。不經意側目,卻見身後,一身白衣的靖南王正癡癡望著…See More
Mar 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莫言·草木魚蟲

好多文章把三年困難時期寫得一團漆黑,毫無樂趣,我認為是不對的。在那個特殊的時期裏,也還是有歡樂,當然所有的歡樂大概都與得到食物有關。那時候,我六、七、八歲,與村中的孩子們一起,四處遊蕩著覓食,活似一群小精靈。我們像傳說中的神農一樣,幾乎嘗遍了田野裏的百草百蟲,為豐富人類的食譜作出了貢獻。那時候的孩子都挺著一個大肚子,小腿細如柴棒,腦袋大得出奇。我當然也不例外。我們的村子外是一片相當遼闊的草甸子,地勢低窪,水汪子很多,荒草沒膝。那裏既是我們的食庫,又是我們的樂園。春天時,我們在那裏挖草根剜野菜,邊挖邊吃,邊吃邊唱,部分像牛羊,部分像歌手。我們是那個年代的牛羊歌手。我們最喜歡唱的一支歌是我們自己創作的,曲調千變萬化,但歌詞總是那幾句:1960年,真是不平凡;吃著茅草餅,喝著地瓜蔓……歌中的茅草餅,就是把茅草的白色的甜根,洗凈,切成寸長的段,放到鏊子上烘幹,然後放到石磨裏磨成粉,再用水和成面狀,做成餅,放到鏊子上烘熟。茅草餅是高級食品,並不是天天人人都能吃上。我歌唱過一千遍茅草餅,但到頭來只吃過一次茅草餅,還是三十年之後,在大宴上飽餐了雞鴨魚肉之後,作為一種富有地方風味的小點心吃到的。地瓜蔓…See More
Feb 2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單身女孩在路上·文字海洋

大人的世界有點僵硬、也有點懦弱總遙望著過去的勇敢然後疑惑著喜歡質疑最初的褪色其實只單純為了想徹底地蛻變徹底地擺脫孩子氣於是慣性地想挑戰那枯萎的世界大概忘了當初是如何把曙光迎來你的臉頰投射的過程中總那麼詩情畫意尤其是在雨後所迎來的第一道稱之愛的曙光是那麼的熟透而那滿滿暴曬後被單的味道是那麼的舒心你和我彼此都有想灌溉的田地我喜歡遨遊在創作與賞析之間你則喜歡更深層次的研究誠懇的討論、切磋這些日積月累無盡探索的結果給了你我甘露般的溫暖滿足你可能看不懂但有這些真的就夠了我氣勢凜然你心中充滿色彩我帶著你靜悄悄地沈酣在我澎湃起舞的文字裏See More
Jan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勻之·錦溪 流年安然,歲月靜好

印象中的江南水鄉是滿眼的大街小巷,溪流縱橫,是溫婉可人的小橋流水,當然還有那魯迅先生筆下的烏篷船。錦溪位於江蘇昆山,距離上海不到70公裏,交通非常方便。在口口相傳中,錦溪是一處幽靜宜人的水鄉,少有遊人喧囂。這裏的古建築一直保持著原有風格,還保留著最初的那一份美好,通過坐遊船遊覽可以直觀地體驗江南水鄉的特色。錦溪的清晨,靜謐美好,空氣中彌漫著水鄉特有的氣息,漫步在錦溪古鎮的街頭,聽著鎮民吹彈的絲竹韻,時不時耳畔還響起搖船姑娘那特有的江南小調,以及商販叫賣的聲音,構成了水鄉一道道別樣的景致。穿行在古鎮中,累了,在沿河而建的連廊上,或坐或倚,偶爾遇到熱情純樸的當地居民,聊天喝茶,原來生活也可以這般閑逸舒適。錦溪的傍晚與清晨可謂雙絕,遊錦溪要想飽覽所有美景,最好在古鎮中住上一晚,傍晚遊玩的感覺別有一番風致。夕陽的余輝灑落在古鎮建築斑駁的墻面上,點亮了錦溪晴朗的傍晚,靜靜的沐著霞光,聽著吳儂軟語的小調,這一刻靜止,你會體會到真正的流年安然,歲月靜好。錦溪處處如畫,無數丹青名家來到此處寫生,也讓拍客些不惜快門留下各自眼中的風景。來到錦溪,你不能錯過的還有那小橋流水的溫柔細膩。這裏,橋梁星羅棋布,它…See More
Dec 31, 201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單身女孩在路上·那片、夢中的藍

閉上眼睛,仿佛已來到青海湖邊輕風拂面,油菜花田映入我的眼簾從未感覺過,陽光如此溫暖,幸福無限蔓延,青海湖看著我,微笑的說,你來了。淡淡的是,我來了。我微笑應答。眼淚輕輕滑過臉龐看得見青海湖的深藍,卻看不懂那深藍背後的深沈,眼前開始變得朦朧,記憶開始飄忽,睜開眼睛,不真實的環顧四周,原來是一場夢。難道只能在夢裏相遇嗎?      See More
Dec 27, 2016

Crna Gor's Blog

李彥榮·燕子,汝又來乎?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33pm 0 Comments

“燕子,汝又來乎?舊巢破,不可居。銜泥銜草,重築新巢。燕子,待汝巢成,吾當賀汝。”(《民國課本》)當讀到這的時候,不僅被那清新溫暖的字句吸引,更被那情意綿綿的心懷牽動,牽起了一桿槳,攪動得心湖,漣漪起伏,潮瀾跌宕,那是關於老屋檐下的一窩燕子的記憶,也是關於久別的燕子雙雙再來築巢的想望。

土坯泥墻的老屋檐下的燕窩,自從我有了記憶就存在。小時候,燕子於我,最初的啟蒙便是“一二三四五”,五個小腦袋,上面就幾根毛,五張小嘴,嘴角帶黃,平時它們都是趴在窩裏睡大覺的,只有當大燕銜食回來,才會伸長了的脖頸,張大嘴巴嚷食。對此我一直困惑,燕爸爸和燕媽媽餵食時,一溜兒五張嘴都是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樣,它們是怎麼區分的呢?誰剛吃了,誰沒吃,它們能分清楚嗎?…

Continue

雪心·流沙漫心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32pm 0 Comments

曲婉婷·我的歌聲裏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28pm 0 Comments

沒有一點點防備

也沒有一絲顧慮

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裏

帶給我驚喜 情不自已

可是你偏又這樣

在我不知不覺中 悄悄的消失

從我的世界裏 沒有音訊

剩下的只是回憶

你存在 我深深的腦海裏

我的夢裏 我的心裏…

Continue

韓逸萌: 卷珠簾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3:25pm 0 Comments

夜色靜謐,月灑一番清冷在沁墨窗前。

此生用度,只為那一人掏盡心肝,即便繁花過眼,亦是片葉不沾。那日上花轎時,沁墨早已在袖中藏了剪刀,此心為君,此身為君,就算拼上性命,也要留住這身玉潔冰清。

可是不曾想到,靖南王只不過當她是只金絲雀,竟是不屑於她的。

如此卻是極好的,沁墨在心裏深深謝了靖南王的冷淡,謝他無意中的成全。

這顆心從此是死了,只留著一具殘軀,憑借回憶度日。

嫁入王府一載有余,而朱家被抄也這麼久了,沁墨沒有半點家文的消息。靖南王也依舊不曾來過,聽說月前去了關外,一直未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