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ENIUM
  • Bangkok
  • Thai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GENIUM'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ghdad Janim
  • baku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Scarborough 黃岩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史識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INGENIU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GENIUM'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茄萣鄉

一九六五年,在一個滿天星斗的夜晚,坐在一輛塞滿破舊家具的卡車裏,我們來到了海濱的茄萣鄉。道路上有很多坑,從跌跌撞撞的車中望出去,右邊是荒草叢生的墳場,左邊是漾著水光的魚塭。只有這麽長長的一條街,街上大概還沒有路燈。晚上推著沒有燈的腳踏車出門,感覺到頭上一點暗暗的月光。車輪突然碰到一團軟軟的東西,擋在路中央,原來是頭黑毛母豬,正在呼呼大睡。我牽著車子繞道而過。她當然累了,白天,母豬帶著群小豬到處遊蕩,在陰溝裏攪和一下,渾身臟泥地又晃進衛生所和派出所裏去。簡陋的木頭造的家就在大路邊,睡在家裏和躺在大馬路上沒有兩樣;街坊鄰居的談笑聲、咒罵聲就在耳邊。黃昏時分,成群結隊的少年家嚼著檳榔,足登日本木展,哢啦哢啦地踩過街頭,往上茄萣去;那兒有鄉裏唯一的戲院,戲院中放著一排一排板凳,角落裏散著刺鼻的尿味。周末的時候,常常有脫衣舞的插放。台風一來,海水跟著倒灌,年年鬧水災。有一回在傾盆大雨中搭客運車從學校裏回來,下車時,車門一開,習慣性地蹬腳下去,撲通一聲,人卻大半個泡在水裏。板凳、竹簍、瓶瓶罐罐,都漂在街上。涉著及腰的水回家,丟了書包就趕到街心去摸魚。茄萣人講話聲音特別大;是因為在廣邈的沙灘上、在呼…See More
Apr 16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傳遞這把火

是的,《野火集》出版成書了。去年十一月,匆匆寫下《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投給毫無淵源的中國時報;原是不經心擲出的一點星星之火,卻燒出燎原的《野火集》來。燎原,因為往往文章一出現——譬如《生了梅毒的母親》、《幼稚園大學》、《不會鬧事的一代》——就有大學生拿到布告欄上去張貼,就有讀者剪下個三兩份寄給遠方的朋友,囑咐朋友寄給朋友;中學者師覆印幾十份作為公民課的討論教材,社區團體覆印幾百份四處散發,我的郵箱裏一把一把讀者來信……短短的一年中,這個專欄確實像一縷一縷野火向四方奔竄燃燒起來。可是,《野火集》並沒有什麽了不起。這只是一個社會批評,一個不戴面具,不裹糖衣的社會批評。一般作者比較小心地守著中國的人生哲學:"得饒人處且饒人"、"退一步海闊天空"、"溫良恭儉讓"等等,寫出來的批評就比較客氣緩和,或者點到為止。談教育缺失之前,最好先說"三十年來台灣教育突飛猛晉"。指責行政錯誤之前,先要婉轉地說,"三十年來,安和樂利,國泰民安,領導英明……"。行文中間不能忘記強調自己愛鄉愛人愛民的堅定立場,強調自己雖然批評,卻不是惡意攻訐,"別有用心";最後,還要解釋"良藥苦口",請大家"包涵包涵"。這就是一…See More
Apr 8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行萬里路(3)

希臘帶著朝聖的心情來到這個充滿荒山石礫的古國。世上有多少民族像古希臘人那樣,一方面一派天真地創造出奇如天馬行空的神話,一方面又深沈睿智地寫下無可奈何的悲劇?到雅典、奧林匹克、斯巴達緬懷膜拜之余,最想看的還是二十世紀的希臘。和中國一樣,它有光榮的過去;和中國一樣,它也有歷史的包袱。跋涉萬裏,我想知道:現代的希臘臟嗎?亂嗎?人民有氣質嗎?文化精致嗎?從德國、奧國,南下到意大利、希臘,經濟上,愈南,國民所得愈低,愈南,也愈臟。希臘的垃圾比意大利又多了一層。每一棵橄欖樹下都有野餐後拋棄的空罐、紙袋;海灘上到處是露營的人前一夜留下來的汙穢;咬了一半的西瓜招來一頭一腦的蒼蠅,每叢樹後大概都有幾團排泄的汙穢和揉皺的衛生紙,在火辣的太陽裏蒸騰。但希臘的臟也許可以辯白:這些垃圾是每年成千上萬的旅客所留下來的,不算是希臘人本身的錯。一般希臘鄉鎮倒還算幹凈。手編的羊毛地毯及毛毯是特產之一。美麗的色彩織成協調的圖案,凹凸不平的結,可以想見葡萄架下勞動的雙手。現代的希臘人顯然尚未放棄傳統的鄉土藝術,尚未急功近利地去擁抱塑膠和尼龍的世界。店主微笑地走近來,只請我進去看看,卻不饒舌推銷。轉身離去時,他也許有點失望,…See More
Apr 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行萬里路(2)

意大利出了德國南境,我們開進奧地利。奧國的邊境守衛永遠是最和善可親的;與世無爭的國家,誰來都歡迎。車子在阿爾卑斯山中蜿蜒而行,順著淙淙的泉水。出了奧國,進入意大利。意國北角其實是德語區,一次大戰前仍屬奧地利,戰後卻被"送"給意大利,種下禍根。這些奧人不與意人認同,激進分子更采取暴力行動與意政府作對。許多男人胸前系著藍布褂,外人看起來,還以為滿街都是屠夫菜販,其實那塊藍布是抗議的標志。我們的車子被一隊全副武裝、神情兇狠緊張的警察攔了下來,檢查護照。華德告訴我:"他們在搜恐怖分子。"坐在啤酒店裏,胖嘟嘟,系著圍裙的女房東正在擦酒杯。"你喜歡意大利人嗎?"我問她。她嗤之以鼻,用鄉音很重的德語說:"誰喜歡他們?意大利人都是賊,又臟,住到哪,垃圾就到哪,亂七八糟……誰跟他們一流?!"在加油站碰到一個德國學生,正要到希臘去。"為什麽不在意大利留幾天呢?"他搖搖頭:"沒意思!到處都臟亂,我看了渾身不舒服。他們在公共場所講話又大聲,吵死了。到處都是臟、亂、噪音,受不了——"是德國人對意大利的偏見吧?!我想,意國也屬高度開發國家,怎麽會"臟亂"呢?離開冷泉淙淙的山區,進入真正意大利區了,交通突然擁擠起來…See More
Apr 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行萬里路(1)

出國十年後,在紐約辭了職,賣了家當回台灣,朋友驚訝地問:真的回去?為什麽?我知道為什麽。不是為了愛台灣愛人民,也不為什麽服務鄉梓,造福社會;一個文學教授有多大能耐我沒有把握,熱情的高調唱來也不好意思。回台灣,只是很溫情主義地想念夏日裏恍惚飄漾的茉莉花香。為了采集印象,我們決定繞個大圈子回家:以台北做最後一站。從紐約出發,德國,是第一站。巴伐利亞在西德,我是常客了。每一回從美國飛來——不管是從平野遼闊的中西部或十裏紅塵的紐約市——一離開法蘭克福機場,進入郊區。就沖動地想說:哎,德國怎麽這麽漂亮?!在美德之間每年來來去去,每一回都有這種感覺,卻又說不上來為什麽。這一次,我用心看著,突然有了領會。美國的壯闊得天獨厚,自然景觀從沙漠峽谷到鱷魚叢林,變化無窮,不是小小的西德所能比。但德國的美不在它粗獷原始的大自然——千年的耕耘墾植,哪有"原始"的余地!德國的美表現在人們日常生活的環境裏。野生紅艷的罌粟花沿著公路密密地長著,高挺挺地在風裏搖曳。從車裏往外望。大地是一片綠色的絨毯,一波一波溫柔地起伏。深綠的松樹林襯著青翠的麥田,壯碩的婦女騎著腳踏車打田埂過,車後載著竹籃。山坡凹處就有個村落。先入眼簾…See More
Apr 2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讀者來信(16)

一把野火龍應台,該者對"野火"專欄的反應你滿意嗎?我收到的來信的確很多。從《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在去年十一月刊出以來,我幾乎還是平均一天收一封信的樣子。來信中百分之九十五表示支持、有百分之五卻采取一種自衡的態度,把我對台灣的批評看作攻擊。我說台灣臟亂,他就說:怎麽樣?外國月亮圓是不是?!我說我們的教育要改革,他就說:怎麽,外國就沒有問題是不是?!這一類人非常感情用事,沒有自剖自省的勇氣與理性,常使我覺得沮喪。所幸這是少數。我們的年輕人卻很有自我批評的精神,很有希望。你是不是真的有"外國的月亮圓"的傾向呢?有人批評你說,你拿台灣和歐美比較,台灣當然顯得落後;可是如果和印度或東南亞一些國家比,台灣其實可愛得很,你說呢?我討厭這種自慰心理。當然有些國家和地區比台灣好,有許多比台灣差;但是為什麽要跟差的比?我也不在乎哪國的月亮圓。別人確實比我們幹凈,別人確實尊重古跡,別人確實珍惜自然生態——我就不能不說,因為我們要警惕、要學習。至於因為說了別人好,而被指為"不愛台灣"或"崇洋"等等,那也無所謂。你能夠分析為什麽你的文章吸引人嗎?也不見得吸引人;很多人是不愛看的。在內容上,許多人受"野火"吸…See More
Mar 30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15)

何懷碩《野火集》與社會批評的回顧大概在六十年代,有一位留華美國學生寫了一篇《人情味與公德心》,引起了以青年學生為中心的一個知恥知病,要求改革不良社會風氣的社會運動。整個社會被激起自覺自新的熱情,一時間風生雲起,好不生動。然而,後來余波漸息,社會風氣還是舊態依然。一九七二年四月,《中央日報》副刊連續六天發表了署名"孤影"的《一個小市民的心聲》,以似是而非的"大道理",提倡茍安現狀,反對革新,並為貪汙的官吏與斂財的奸商巧言辯飾。一時固然麻痹了大多數蒙昧的群眾,但也立即引發了一班深思明辨的知識分子強烈的批判與反擊。一九八四年十一月,龍應台以《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一文,點燃了社會批評的野火,得到少有的熱烈的回響。當他寫了一連串的同類文章,集成《野火集》一書之後,一年之中,所銷行的數目,差不多是台灣歷史上所未曾有過的記錄;在書商的新書"排行榜"中,也幾乎長時間獨占鰲頭。其間雖然也有誤解、歪曲、攻訐與言論上的圍剿,但是,野火既成燎原之勢,銳不可擋。去年,諾貝爾得獎人李遠哲博士回國,對教育與科學發展的批評與建議,亦蔚成旋風。這是近二十多年來,對社會現狀所發表的言論,引起廣泛而巨大回響的第四回。值…See More
Mar 28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Mar 2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13)

張旺台·誰來點燃野火——從阿多諾的省思到龍應台的野火我是一個想做平民知識分子的人,然而,在這一篇文章個用了一些菁英知識人的理論內容,這樣取用多了違背了一些我個人的原則,也使讀者初看時覺得生硬。不過,請大家(特別是讀過龍應台《野火集》的讀者)耐心點,因為,阿多諾的思想和龍應台的野火好像是可以連在一起的。阿多諾其人阿多諾(TheodorWiesengrundAdorno,1903-1969),德國哲學家、社會學家、音樂理論家。著名的"法蘭克福學派"的創始人之一。當代知識界已承認或已肯定了,他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西方知識界的主要啟蒙者。阿多諾大學時在JohannWolfgangGoetheUniversity接受音樂與哲學的雙科教育。二十八歲時,進入法蘭克福大學任教。三十一歲,因為猶太人受到納粹的壓迫,因而離開德國。而後講授哲學於英國牛津大學(一九三五——一九三八),教音樂於美國普林斯頓(一九三八——一九四一),教社會哲學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一九四一——一九四八)。最後,他又回到法蘭克福大學執教,直到逝世。阿多諾前半生的研究較著重在美學方面,這多半與他個人對音樂的深厚素養有關系,他同時代的傑…See More
Mar 23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12)

演講現場龍小姐:今天下班後,抽空前往耕莘6:45PM就已經站滿人潮,有幾個位置被書本壓著,要是以前,我就會把書本丟到一旁去。站在後排,人愈來愈擠,從正立變成側肩時,我開始懷疑有必要再等五○分鐘嗎?於是我把註意力放在周圍的面孔上,想從他們的眼神中,去找出他們來聽你演講的動機,但是愈看愈茫然,因為,我以為我是在一場演唱會上。PM:7:08我決定放棄,因為這種焦躁的環境根本不適合去聽下去。沒想到從最後一排走出大門也是一場掙紮的過程,因為我要不斷推開正想往裏面擠的人群。在一五~二○公分的近距離中,臉孔和眼神正急劇地變化,幾乎是在一種厭惡的心情下離開會場。回家的途中,想不出你會在熱烈的掌聲中找到什麽?從照片中看你,還蠻清秀,那些正徘徊在場外的年青人,是否把你當成一種偶像呢?是否這樣的攝影,使你的姿態重現一種"自信"的魅力,導致那些憧憬和迷戀你的年青人,產生向往呢?因為我在會場就聽到有人說"很迷她"這類的詞匯。尤其是你所要講那樣的主題,真的會有那麽多的現象有興趣嗎?還是你的文章一直在滿足他們腦中想象有關"鬧事、反叛"的樂趣呢?在少數與多數之間,差不多在三年前,我就肯定群眾與非群眾的類屬。近代的社會…See More
Mar 22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11)

老一輩有話說應台小姐:你好。看完《野火現象》其中"上一代"一段,覺得有點不妥,個人就是你所指較多的人群之一,也有你舉例被認為"傳播叛逆"者相同身分,只不過是低層次罷。以一個耳順之年,坐領退休金生活的人,對一切事物,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來面對社會,讀野火集初版時,內心舉個多次的手。喝個多次的彩,自娛已足,何必錦上添花,讚許一番呢!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可能為數不少,再者我輩讀書不夠多的人,不善於書寫,看一篇文章,也許能找出路疵(當然不是你評小說的功力),但是,要寫一篇什麽的,就到處都是瑕疵,所以就形成了你所說的較多的一群了。老一輩的並非不祈求更高層次的福,更不會天真得民主、自由、人權都不要,俗話說:"起家猶於針挑土,敗家猶於浪淘沙"這兩句話,非經過體驗,是難以深切了解的,你能想象一個老佃農,胼手胝足(不是現在機械耕作)以其一身辛勞,造就的小康局面,再傾其所有變賣後,去投資一個電腦公司?他們不是反對你,是怕你一竿子,把這竟有的一只船打翻了,因為他們都窮怕了啊!!你為什麽不用更具說服力的文章,使人心悅誠服呢?!祝撰安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忘恩負義的年輕人龍應台教授青鑒:你的大作自去年在中國時報…See More
Mar 2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10)

引蛇出洞龍小姐:我真想不通中常委辦的報紙怎會容許你在那裏撒野放火?尤其是在這選舉前夕?你們不會是在玩什麽"引蛇出洞"的把戲吧?如果你是在"玩真的",我倒覺得你們這些學院派的人物(區區在下是個"跑江湖"的,所謂太平洋上的腓利斯坦人是也)實在天真得可愛。人家說我們沒有信心危機,你居然那麽氣憤,真是笑死貧道。你難道沒聽說過慧能的禪宗公案?"貧僧本無信,施主亦無稽。本來無信心,何來心危機?"廢話!我們當然沒有信心危機。在下並不懷疑你的智商,只不過擔心像你這樣天真爛漫(假如你是真的),恐伯很快就會灰頭土臉。首先,你有沒有看清楚,你所謂的那一夥"默默播種、耕耘的有心人",那些要出版"人間"的"理想主義者"和出資人當中,有沒有達官貴人的媳婦和嗲聲嗲氣的女作家?有沒有裝出一臉"理性、公正"之像的apologist和whitewasher?有沒有奉禦命出來唱黑臉做陪襯的?有幾個是真正的、良心的,社會工作者?你們的出資人經得起嚇嗎?其次,你有沒有弄清楚權力的本質?有沒有搞清楚對象?你知不知道"清君側"事實上就是在"清君"?(東林兒就是一群在身首異處的時候仍然相信皇上聖明萬歲的蠢蛋,Thereareonly…See More
Mar 20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9)

附記:什麽狗屁筆記簿都有洋文,去他媽的!冷血的知識分子龍教授:連夜風雨,快速地讀完大作。書中立論絕大多數極為肯切,對這個渾身是病的社會,痛下針砭,那種可貴的道德勇氣與權利意識,確實令人感動,而且激賞!如果這些觀念能夠盡快在社會中傳布,那麽,弊端必可減少,可憐的升鬥小民,應可以活得更愉快,更有尊榮。不過,大作中有若幹地方姿態擺得太高,個人覺得有加以討論的必要;一、曾經有一陣子,報上的文字極為憤怒地指責殺虎是野蠻行為,大呼要保護虎權虎命,言詞激烈,聲勢可畏。然而我卻覺得,這只是一種詩酒文人自命清高的無聊舉動,實在荒唐得有點可笑。個人也讀過幾年書,雖然學業不成,卻沾染了不少多愁善感的書生習氣,每走過市場的雞籠,或者看著村民養的豬只,總要為他們的命在旦夕而悲憾不已!然而,我知道我不能說什麽,畢竟我不能全不吃肉,絕大多數民眾也不能不吃肉啊!而且雞與豬長大不宰殺,誰有精神去養它們?又那來這許多飼料?而我疑惑的是:這些文人對於台灣,每天成千上萬地宰殺牛、羊、雞、豬,可以一聲不吭,並喝酒吃肉,卻對幾只老虎的命運大呼小叫,難道老虎的命高於雞豬?老虎的命需要保護,為什麽雞豬的命就不需要保護?為什麽我們必須…See More
Mar 1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8)

風車,有時就是魔鬼的化身龍老師:自從入伍後,很少再半夜沖動地提起筆來寫信。可是今天看到了你對informer的辯白,激起我心中積郁已久的不平。能夠知道校園中有你這樣一位敢於直言的牧者,無疑是件令人興奮的事,也更慶幸我們的報界能刊登直言不諱如您的文章。曾經把你的文章念給我連上的弟兄聽,讀完之後接下去的就是一陣掌聲,我說:"那不是排長寫的。該感謝中時有這份雅量刊登這樣率真的文章。"你知道,我的兵有70%以上是國中以下程度,大專兵那時在場的沒幾個。平常,他們只被允許看幾份黨報,我只有利用讀報(一天三次)或教室課的時間念一些非八股的東西給他們聽,否則,我會覺得他們的日子太空洞、單調。不知幾時發表過"過當言論"。全師的預官只有我被打下連隊幹排長(自然沒入黨),並且常受上面責難,尤其是管政戰的,將我列入營區重點考核人員之一。為了這一個小報告,我不知已挨了多少黑槍。可是,我並沒有放棄神所賜與我的職務。我依然在各面要求我的兵,並且不時地開導他們,期盼他們退伍後都能作個有用的人。我的目標與上面的要求相去不遠,可是手段卻不為他們所茍同。我所受過的教育不允許我用權威式的leadershipstyle去帶領部…See More
Mar 10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7)

難民意識龍先生,您好:看了您的《容忍我的火把》,我想我有義務寫信為您聲援,同時表達我個人對您的敬意。很可惜我只能用這種方式為您打氣,可是似乎已經沒有更好的方法。因為如果直接投給報社,別家不會登;時報為了避嫌,或同類意見太多,恐亦無見報的機會。我課余在一家報社兼職,某日下午在社裏看外電稿,聽到女社長不太大聲地向某位幹部說:"聽說有個叫龍應台的……"接著聽到那個幹部說:"啊!她很早就被黨外利用了。"我們的社會所以這樣一團糟,主要雖然是由一群深具"難民意識形態"的人主政(多數在幕後,我想)把我們的教育搞得僵化不堪,把政治搞得烏煙瘴氣,使得貪瀆特權橫行,社會百病叢生。可是另一方面,我們"老百姓"(他們甚至伯看到人民兩字)也有責任,因為我們不敢挺身而出,主持正義。說挺身而出,似乎準備跟人家大打一架,或竟慷慨就義的味道,也許有強人所難之處。但是適當表達我們的正義感和對同胞的關心,應該是經常有機會做的。可是台北人(也許是絕大多數在台灣的中國人)這樣冷漠,只有在作秀時才表現他們的熱情,只有對外國人才表現"中國人濃厚的人情味",至於自己的社會同胞,管他去死!我這人也許比較情緒化,看到周遭環境不合理的事物…See More
Mar 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6)

代溝龍教授,您好:我是一個補習班的學生,我很喜歡您的文章,您的文章給我很大的啟示和感觸。雖然面對巨大的學業壓力,但我從不錯過每天在人間副刊中掃視。很久以前就想寫信告訴您,遠在南部鄉下也有人對您所寫的認真去感受。在《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之前,我從來不看社論之類的文章,新聞也只掃過大標題,但這篇徹底改變了我的"閱報觀"。在此之前,我對台灣的社會的一些行為的認識都很零碎,在我心中"台灣本來就是這樣,沒什麽大驚小怪的"。想不到看了這篇之後,開始去關心社會。從那時起,從不放過人間副刊中有關這類檢討社會得失性的文章,這都是您筆所帶來的。在與"生氣"有關的行為,我也曾有過,但很慚愧,我表現得很懦弱。在鄉下,晚上大家都較早睡覺,雖然我家門前那條路是全鄉最主要的道路,但大家差不多在十點多就關門睡覺了。在接近聯考之際,在大家都熄燈後正是我讀書的最佳時刻。但就在我家對面一間三角窗房屋之騎樓下,每天晚上總是聽到很大的喧嘩聲,我好幾次想去叫他們小聲一點,但都鼓不起勇氣。我的口才不好,找不到適當的話去說,且那些聲音聽起來似乎是幾個"老夥仔"在喝酒,而那些人正是最難理喻的。直到有一天我真的無法在那種情況下將書咽…See More
Mar 4

INGENIUM's Blog

龍應台·不一樣的自由

Posted on April 10, 2017 at 9:48am 0 Comments

她那個打扮實在古怪,而且難看。頭發狠狠地束在左耳邊,翹起來那麽短短的一把,臉蛋兒又肥,看起來就像個橫擺著的白蘿卜。腿很短,偏又穿松松肥肥的褲子,上衣再長長地罩下來,蓋過膝蓋,矮矮的人好像撐在面粉袋裏作活動廣告。她昂著頭、甩著頭發,春風得意地自我面前走過。

她實在難看,但我微笑地看她走過了,欣賞她有勇氣穿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衣服。

※※※

這個學生站起來,大聲說他不同意我的看法。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邏輯完全錯誤的例子。比手劃腳地把話說完,坐下。全班靜靜的,斜眼看著他,覺得他很猖狂,愛自我炫耀,極不穩重。…

Continue

柏楊·為你的同胞多寫一點肺腑之言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39am 0 Comments

三十年前,便有人呼籲:台灣需要嚴正的文學批評!而且也曾有人看上了我,要我寫一點書評。我當時就誓死不從,蓋中國人的自卑感奇重,什麽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批評,一旦被批評,立刻血海深仇。而且"人"和"事"也分不清楚,明明只批評他的創作,他卻連自己也塞了進去。所以,我雖然也知道文學批評重要,卻絕對不肯提筆上陣。老鼠雖然知道給貓脖子上掛銅鈴重要,那可能救大家的命,但誰也不敢去掛。於是書評的專集雖然出了很多,可是千篇一律全是馬屁工。好容易熬到三十年後,一本嚴正的文學批評,終於問世,那就是龍應台女士寫的《龍應台評小說》。她是第一位用文學的觀點,來檢查台灣小說創作的作家,坦率正直,毫無顧忌。結果,場景在我意料之中,一方面招來好評如風,一方面也招來破口大罵。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她曾指出無名氏先生的小說:"冗長羅嗦得令人疲倦!""…

Continue

馬森·緣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7:30pm 0 Comments

我交朋友,全憑一個緣字。

跟應台的交往,也是起於一種緣分。…

Continue

馬以工·救贖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8:23pm 0 Comments

去年的同學會是在獅頭山開的,班上一位混得很不錯的同學表示,他要請三桌素席。幾部賓士、富豪名牌車浩浩蕩蕩地殺上了半山的一座禪寺,住持尼姑冷冷地看著這群施主,說著:"那麽年輕的人,又沒什麽大事,吃什麽素席!"那麽輕易地,就推掉了近萬元的收入。天氣微暗時,我們被安排吃他們日常的素齋飯,簡易的四萊一湯,老尼姑向每一桌交待,廟中沒有養豬,碗中不要剩飯。我走到一桌前,正要坐下,老尼姑客氣地對我說:"小姐,你們坐那幾桌,這一桌是特別修行的,他們吃剩菜的!"一會兒,坐下了幾位剛念完經的太大們,看他們穿戴,經濟狀況應該是十分良好,他們在那桌坐下,甘之若飴地吃著別人的剩菜。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