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ENIUM
  • Bangkok
  • Thai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GENIUM'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baku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Scarborough 黃岩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史識 庫
  • Place Link
  • Priyatamā

Gifts Received

Gift

INGENIU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GENIUM'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讀者來信 (1)

為了保護個人,讀者姓名全部隱去;為了傳真,信中錯別字也加以保留。每一封來信對我都是一個提醒:我不是在黑暗中獨白。生氣,有用嗎?龍先生大安:晚輩是在台北市開業之小兒科醫師,屢見閣下大作登於時報人間副刊,針砭目前紊亂之社會現象,每次閱畢皆熱淚盈眶,未能自已。生為這一代中國人是何等不幸,要忍受這些不正當、不公平、不合理之事實。閣下真是道出眾人心願,令人喝采!閣下曾說,"只要生氣的人多一點就有效",我們鄰間一共八戶聯名檢舉地下汽車修車廠,還讓我動用了兩位議員,才在四個月之後,換取了一張還不見得會執行的罰單。我們生氣的人,不可謂不多,請托、電話、陳情所花力量不可謂不大,然而換得是官員的姑息,請問閣下,"生氣的人多就有用",在台灣此種環境是否仍適用?對地下工廠,目前工務局建管處的態度是檢舉乃論,只要有人檢舉、催辦,可能就開次罰單(萬把元),不過僅限一次而已,有位科員曾經想配合民眾,每檢舉一次就罰一次,但其科長認為罰太多次"會出人命",因為沒有人這麽做。請問:政府官員為何如此保護違法的人?為何如此為壞人顧慮周到?這樣做,地下工廠怎麽可能消失?一九八五年元月二十日怕怕龍先生:今天再看您的文章,我忍不住…See More
Monda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讀者來信(17)

掛銅鈴的老鼠《龍應台評小說》才上市一個月就印了四版,還上了金石堂的暢銷書單。出版界的人士說批評的書賣得這樣好非常難得。你的反應呢?我寫書評其實抱著一個很狂妄的野心:希望推動台灣的批評風氣,開始一個鋒利而不失公平、嚴肅卻不失活潑的書評,而且希望突破文壇的小圈圈,把書評打入社會大眾的觀念裏去。《龍應台評小說》有人買,使我發覺或許這個野心並不那麽"狂妄",或許台灣確實有足夠的知性讀者,了解書評的重要。我很快樂,知道自己在為台灣文學做一件很重要的事——雖然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起步。不要得意太早!一本書能起多大作用?沒關系!有起步就好。我一個人的努力,就像一滴水之於大海,太渺小。可是這樣一本書傳遞了幾個重要的訊息:它告訴出版商,只要寫得好,批評也是有市場的,那麽出版商就比較願意出批評的書。它告訴有能力寫評論的作者:批評是可以有讀者的,使作者願意寫大家都認為吃力不討好的評論。它更告訴讀者:文學批評並不一定枯燥可厭。我迫切地、迫切地希望多一點人來加入我的工作:寫嚴格精確的小說批評、詩評、戲劇評,甚至於樂評、畫評。中國人的客氣與虛假不能帶到藝術創作裏來。你的批評很受文壇的敬重,可是也有不少人說。龍應台這…See More
Feb 12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天羅地網

又有人在動腦筋了。台北縣政府預備花五億零五百二十萬元的經費在觀音山、淡水河口建一個公園,一個石雕公園。建公園總是好客吧?現代人的生活那麽緊張,活動的空間那麽局促,一個公園,就像是讀一個冗長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句子好不容易盼到的逗點。不過,台北縣政府對這個計劃中的公園期待很高,它必須"糅合傳統藝術與現代風貌,又兼具文化、教育、休閑、娛樂的功能。"除此之外,它還要以"現代社會進步情況和優良傳統倫理道德為題材,表現傳統的石雕藝術,發揮美學教育的功能。"(四月十四日《中國時報·地方版》)這座公園真是任重道遠。裏頭的石雕不只要表現傳統手藝;還得宣揚現代台灣社會進步情況。對誰宣揚呢?當然大多是台北縣民,為什麽要宣揚呢?顯然是讓民眾了解"政府為你做了什麽"。如何宣揚呢?所謂社會進步情況,在台灣,那大致是指很硬、很大、水泥做的東西了:高速公路啦,飛機場啦,水壩啦,哦,別忘了核電廠,都是我們最驕傲的成就。八裏鄉、五股鄉,大概沒見過世面的草地郎特別多,沒見過什麽高速公路與核電廠,不知道我們社會的進步情況,所以台北縣政府認為這個石雕公園可以擔負宣導的任務。拿塊大石頭,用人工一刀一刀刻出一個核電廠的模型來,就可以…See More
Feb 8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英文系亞當教授

我們的初高中生常常被調去作"秀":遊行、排字、在大太陽下立正聽講、跳大會舞、作大會操等等。大學生比較少作這種大型"秀"了,卻不斷地作個別的演出:招待、翻譯、受訓、導遊、國民外交,理直氣壯地取消正課。而且所謂"公假"條,並不是一封信征詢教授是否學生可以缺那一堂課,而是一紙通知單告訴老師:這個學生我要了,他沒空上你的課。我想,也該有人寫這樣一封信了:某某長:今早我班上有十位學生缺考,"公假"條上是您的簽字,原來明天學校要頒榮譽學位給圖圖主教,您需要學生去準備會場,排演儀式。雖然為這十位學生我大概得在課外再講解一次課業,再出一份考題,再找一個適合十個人的補考時段,我卻深覺值得,因為頒獎給圖圖主教當然比教課重要。在此我也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我的戲劇課正在排演法國沙特的《蒼蠅》一劇,需要幾十人演蒼蠅,苦於學生人數不夠,所以想借用貴處職員十位,利用上班時間,來英文系分別扮演紅頭及綠頭蒼蠅。排演時間大約每次兩小時,不知您能否給予您的職員這個小小的"公假"?See More
Feb 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又是公假

假使突然忘了自己身在何處,那麽學生缺課的借口往往是最準確的指標。"老師,下星期我要帶家裏的豬到德州去參加豬種競賽,不能來上課。""湯姆去比賽馴野牛,他今天趕不回來。""老師,我後天要幫家裏開收割機;收成季節到了。報告能不能延幾天?"沒錯,這是堪薩斯,美國的黃金谷倉。學校四周有綿延不盡的麥田,牛馬漫步的草原,學校裏有這些與泥土青草很親近的農家子弟。當皮膚黑得發亮,牛仔褲緊得要裂的約翰對我說:"教授,請原諒我昨天沒來;昨天在巴士上被兩個人莫名其妙打了一頓,我昏死過去,被人家送到醫院……"我知道,我在紐約市。金發的茱莉說:"我本來可以趕上課的.但是在一百廿五街等火車的時候,有個人用刀子抵著我的腰,搶走了我的皮包——能不能給我補考?"然後從委內瑞拉移民來的海蒂垂著頭說:"我明天不能來上課。明天是哥哥的葬禮;哥哥上星期在中央公園慢跑,被人用剃刀割了喉嚨……"我仔細聽著,點點頭,但是不知道應該睜大眼睛表示震驚與同情,或沈著地不露聲色——這個海蒂,不是上個月才說她缺牙的老祖母被槍殺了嗎?上學期,她不是說做修女的妹妹被強暴了嗎?她們一家有多少人?她能缺課幾次?當黑頭發的學生在下面說:"林秀美不在,公假…See More
Feb 3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幸福沒有止境

市場裏的歐巴桑蹲在濕淋淋的地上剝玉米,為了湊足後生上大學的費用。她所關心的,或許是菠菜的收成與一斤幾毛的價錢,後生所關心的,就可能是如何爭取一個容許他獨立思考的環境。"野火"對歐巴桑沒有意義.對她的後生卻有意義,我們能夠盼望的是,有朝一日,後生的後生一出世就在一個衣食溫暖、自由開放的環境裏,他不需要經過掙扎奮鬥就可以盡情盡性地發揮他所有的潛能。幸福,沒有止境。《野火集》不過是一個追求幸福的吶喊!十萬本,代表一個非常迫切的吶喊。See More
Dec 26, 201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上一代,這一代,下一代

對這本書的兩極反應是另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一方面,許多老師以它作教科書外的教科書,鼓勵學生討論並且寫讀後感;另一方面,有學生來信:"我們教官不準我們讀你的書,說龍應台汙染青年人思想……"一方面:某些工商機構成百地訂書,送給員工閱讀;另一方面,有些特定的團體將"野火"明文列為禁書。許多讀者讚美作者為"真正愛民愛鄉、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卻也有人說他是共匪。白紙黑字一本書,為什麽出現兩種水火不容的讀法?就讀者來信分析,對"野火"存恐懼之心的以年紀較長、度過軍旅生活的人較多,支持"野火"的則包括各個階層、職業,與教育水準,但仍舊以大學生和三四十歲之間、受過大學教育的中產階級為主流。更年輕的;十來歲的中學生就有點迷惑:"國文老師要我們每個人都熟讀野火,可是昨天副刊又有篇文章說你偏激,我應該相信誰呢?你是壞人還是好人?"這樣一分,一條清楚的代溝就浮現了出來。由對"野火"的反應,我們也更明確地看出台灣是怎樣的一個轉型期的社會。為了行文的方便,讓我用"上一代"、"這一代"這樣稍嫌以偏概全的名辭。對於"野火"所鼓吹開放、自由、獨立思考的觀念感覺恐慌的上一代大致有三種說法。"我們忠心耿耿追隨政府來台,政府…See More
Dec 23, 201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喜鵲·烏鴉

因為在粉飾、教條、自我吹噓、自我慰藉的"醬缸"裏泡了幾十年,我才在極端不耐中開始寫"野火",但是立即招來質問:為什麽只寫壞的?光明面為什麽不寫?人民很勤奮呀,政府很努力呀,社會很安定呀!為什麽一面倒?是"別有用心"嗎?不錯,我是"別有用心",像個病理學家一樣的別有用心。病理學家把帶菌的切片在顯微鏡下分析、研究,然後告訴你這半個肺如何如何的腐爛;你不會說:"奇怪,怎麽只談我壞的半邊肺?怎麽不誇——誇那好的一半?"那麽,為什麽要求社會病理家談"光明面"呢?再說,歌頌勤奮的人民、努力的政府、安定的社會的人還不夠多嗎?何必還需要我也加入?你有影響力呀!讀者相信你。這話說得何其天真。如果"野火"的作者有所謂的影響力,那純粹是因為他像只烏鴉一樣不說悅耳的話;他怎麽可能在贏得"讀者相信"之後轉而加入喜鵲的行列?一個社會本來就該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傳達不同的訊息;烏鴉和喜鵲各有所司。但是,如果報喜不報憂的喜鵲覺得自己缺乏信服力,它就必須改變作風,開始說實話,而不是要求有"影響力"的烏鴉換套羽毛,唱喜鵲的歌。也有人擔心地說:"野火"暴露出那麽多台灣的缺點,被敵人拿去作宣傳怎麽辦?不怎麽辦!只有頭腦簡單的人…See More
Nov 27, 201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在野之聲

"野火"暢銷的主因固然是它反對權威、批判現狀的立場,但是為什麽比它更激烈、更叛逆的刊物,譬如一些黨外雜志,卻得不到小圈圈以外的回響?其中人為的因素當然很重要,譬如查禁的問題;最主要的因素卻在於這些雜志本身的限制。一方面,歌頌權威、膜拜現狀的書籍刊物對厭倦蒙眼布的人缺少吸引力,因為它的出發點與目的地都是一種意識形態。另一方面,一些黨外刊物,雖然標榜批判,卻無法把讀者完全爭取過去,因為它往往也是以一個特定的意識形態為出發點,以某個政治結構為目的地;不同的意識形態,不同的政治目的,但是反宣傳可以變成宣傳,反教條可以變成教條。如果沒有較開闊的胸襟,較長遠的眼光以及對理性的堅持,蒙眼布換了顏色還是蒙眼布!而吃了蘋果的亞當所急切、不耐、引頸盼望的,不只是換一塊蒙眼布!我們不能沒有黨外刊物,因為它是一個制衡的聲音。從"野火"的現象看來,我們更急迫地需要第三種聲音,一個不以單一意識形態出發、沒有政治野火、真實而純粹的"在野"之聲。這個聲音通常由關心社會的知識分子所發,可是在今天的台灣,這個聲音,不是沒有,但微弱喑啞。知識分子或者受制於強權而不敢作聲,或者屈服於作官的私欲而婉轉歌唱,或者受挫於嘗試的失敗…See More
Nov 7, 201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野火現象

菜市場中一地的泥濘。討價還價的喧嚷夾著刀起刀落的剁聲。在菠菜和胡蘿卜旁邊,居然擱著一本攤開的《野火集》。賣菜的婦人蹲在地上剝玉米。"歐巴桑,你在看這書嗎?""勿是啦!"她愉快地回答,"我後生在看啦!伊在讀大學。"撕掉蒙眼布《野火集》在出書廿一天之中再版廿四次,四個月後,已經迫近五十版,馬上要破十萬本的大關。文化界的人士咋舌稱奇,說是多年來沒有見到的現象。書店的經銷商說,許多買書人似乎帶著一種"使命感"走進書店,買一本給自己之外,還要添一本送人,惟恐讀"野火"的人不夠多。一位醫師告訴我,他買了三百本書四處寄發。學校老師也往往為學生集體訂購,作為指定的課外讀物。海外的留學生也來信,希望這本書能銷到國外。這是個非常奇特的現象。《野火集》破紀錄地、瘋狂似地暢銷不是一個偶發、孤立的事件。從專欄時期讀者反映的洶湧,到成書之後讀者"奔相走告"的熱潮,在在都顯示這是一個深具涵義的台灣社會現象。很明顯的,我們的社會對"野火"所發出的聲音有一種饑渴的需求。需求什麽呢?"野火"是個強烈的批判聲音;當批判的對象是自己的時候,就成為反省。"野火",因此也是個自剖反省的聲音。但是"野火"裏頭並沒有任何新鮮的觀念。…See More
Oct 23, 2017

INGENIUM's Blog

龍應台·不一樣的自由

Posted on April 10, 2017 at 9:48am 0 Comments

她那個打扮實在古怪,而且難看。頭發狠狠地束在左耳邊,翹起來那麽短短的一把,臉蛋兒又肥,看起來就像個橫擺著的白蘿卜。腿很短,偏又穿松松肥肥的褲子,上衣再長長地罩下來,蓋過膝蓋,矮矮的人好像撐在面粉袋裏作活動廣告。她昂著頭、甩著頭發,春風得意地自我面前走過。

她實在難看,但我微笑地看她走過了,欣賞她有勇氣穿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衣服。

※※※

這個學生站起來,大聲說他不同意我的看法。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邏輯完全錯誤的例子。比手劃腳地把話說完,坐下。全班靜靜的,斜眼看著他,覺得他很猖狂,愛自我炫耀,極不穩重。…

Continue

柏楊·為你的同胞多寫一點肺腑之言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39am 0 Comments

三十年前,便有人呼籲:台灣需要嚴正的文學批評!而且也曾有人看上了我,要我寫一點書評。我當時就誓死不從,蓋中國人的自卑感奇重,什麽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批評,一旦被批評,立刻血海深仇。而且"人"和"事"也分不清楚,明明只批評他的創作,他卻連自己也塞了進去。所以,我雖然也知道文學批評重要,卻絕對不肯提筆上陣。老鼠雖然知道給貓脖子上掛銅鈴重要,那可能救大家的命,但誰也不敢去掛。於是書評的專集雖然出了很多,可是千篇一律全是馬屁工。好容易熬到三十年後,一本嚴正的文學批評,終於問世,那就是龍應台女士寫的《龍應台評小說》。她是第一位用文學的觀點,來檢查台灣小說創作的作家,坦率正直,毫無顧忌。結果,場景在我意料之中,一方面招來好評如風,一方面也招來破口大罵。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她曾指出無名氏先生的小說:"冗長羅嗦得令人疲倦!""…

Continue

馬森·緣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7:30pm 0 Comments

我交朋友,全憑一個緣字。

跟應台的交往,也是起於一種緣分。…

Continue

馬以工·救贖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8:23pm 0 Comments

去年的同學會是在獅頭山開的,班上一位混得很不錯的同學表示,他要請三桌素席。幾部賓士、富豪名牌車浩浩蕩蕩地殺上了半山的一座禪寺,住持尼姑冷冷地看著這群施主,說著:"那麽年輕的人,又沒什麽大事,吃什麽素席!"那麽輕易地,就推掉了近萬元的收入。天氣微暗時,我們被安排吃他們日常的素齋飯,簡易的四萊一湯,老尼姑向每一桌交待,廟中沒有養豬,碗中不要剩飯。我走到一桌前,正要坐下,老尼姑客氣地對我說:"小姐,你們坐那幾桌,這一桌是特別修行的,他們吃剩菜的!"一會兒,坐下了幾位剛念完經的太大們,看他們穿戴,經濟狀況應該是十分良好,他們在那桌坐下,甘之若飴地吃著別人的剩菜。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