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ghdad Janim
  • Female
  • Kuala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ghdad Janim's Friends

  • INGENIUM
  • Bir Tanem
  • Chiron人馬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Scarborough 黃岩
  • 未知 非可怕
  • 馬厩 儺淄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Baghdad Jani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ghdad Jani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3)

通過其他途徑而開悟的人也到達這同一點,但是名稱將會有不同,像徵將會有不同。你對它的想像也會有不同,因為正在發生的事無法被描述,而被描述的不完全是正在發生的。描述只是一個比方,描述是隱喻性的。你可以說開悟就像鮮花一樣開放,其實那兒根本沒有花。但是那感覺就好像你是一朵開始綻放的花朵,就是那種綻放的感覺。但是換了另一個人,他會有另一種想像。他也許說:"它像是一扇門的打開,一扇通往無限的門,一扇一直敞開的門。"所以,一個人可以使用任何的東西。 坦屈拉使用"性"的像徵。他們可以這樣用!他們說:"它是相會,一個永無止境的融合。"當坦屈拉說:"這就像性交",那意思是:一個個體的人同無限相會合了,但那是無止境的、永恒的。你可以這樣來想像,但是任何概念必定只能是一個比喻。它是像徵性的,它必然如此。但是當我說像徵性,我並不指一個像徵就是沒有意義的。就你的個體性而言,一個像徵是有意義的,因為你就是這樣來想像的。你無法用別的方式來想像它。一個從來不愛花的人,一個從來不知道花開的人,一個雖然走過花的旁邊卻仍然不知道花是什麽的人,一個終生與花的世界無緣的人,他無法感覺它像花一樣地綻放。但是如果你感覺到它像花一樣綻…See More
Wednesday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54)第九章  桑雅世:讓過去死掉

對我來說,桑雅世並不是什麽很嚴肅的事。生命本身並不是很嚴肅的,嚴肅的人總是死氣沈沈的。生命本身只是充溢能量、沒有任何目的的。所以對我來說,桑雅世就是去過毫無目的的生活,把人生當作一場遊戲,而不是一項工作。…See More
Monday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2)

然而,它不是絕望,它不是失望,它只是對奧秘的本性的領悟。奧秘就是那麽的不可解釋;奧秘就是這樣,那個要想求解的努力是荒謬可笑的;奧秘就是這樣,那個靠智力來求得解答的嘗試是毫無意義的。你已經走到了思維的盡頭。現在,根本沒有了思維,知道就開始了。但這是和科學的"知道"不相同的某種東西。"科學"這個詞的意思便是知道,但這個知道是使奧秘不再成為奧秘。宗教的知道恰恰相反,它不是去解開真實存在的奧秘,反而是使原來知道的一切重新變得神秘了,甚至連你原來有把握、絕對有把握的事情都變得神秘了。現在連那扇門都不見了。在某種意義上說,一切都變得沒有門了——沒有盡頭,無法解決。 必須在這樣的意義上認識知道:它是參與…See More
Nov 19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1) 第七章 開悟:一個沒有終點的起點

靜心就是進入內在世界。這個旅程是沒有終點的。沒有終點的意思是指門打開了,一直開著,直到門本身變成宇宙。靜心像花一樣盛開,一直開下去,直到花開本身變成宇宙。這個旅途是沒有盡頭的,它有開始,但永遠不會結束。開悟沒有深淺程度之分。一旦悟了就是悟了。它就好像是跳進了海洋的感覺。你跳下去,你同它化為一體,就像一滴水掉入海中而同它變成一體一樣。但那並不是指你已經認識了整個海洋。那個片刻是全然的:拋棄自我的那一個片刻,消除自我的那一個片刻,無我的那一個片刻是全然的;它是完整的。就你來說,它是完美的。但是對海洋來說、對那神性來說,它只是一個開始,而且不會有結束。 記住一點:無知是沒有起點的,但它有一個終點。你無法知道自己的無知開始於哪一點,你一直發現它在那里,你一直陷在無知的泥潭中。你從不知道那個開始,沒有開始。無知是無始而有終。開悟是有始而無終。而這兩者化為一體,兩者就是一體。開悟的開始與無知的結束是同一個點。它是同一個點,是一個有著兩副面孔的危險的點,一副面孔朝著沒有起點的無知,另一副面孔朝著沒有終點的開悟的起點。 所以你已達到開悟,但你還是從來沒有達到它。你來到了它,你掉進了它,你與它成為一體,…See More
Nov 1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0)

印度教教徒是通過他們的環境來看上帝的。美麗的大自然、肥沃的土地,這個民族深深紮根於土地中。一切都在流動,朝著一個特定的方向流動,緩緩地像恒河一樣。它既不嚇人也不危險。所以印度教的上帝必然是跳著舞吹著笛的克利希納。這個形象來自環境、來自民族的思維和民族的生活經歷。每一樣主觀的東西必須經過翻譯,但是,不論我們給予它什麽名字、什麽象征符號,都不是不真實的。它對我們是真實的。所以一個人必須捍衛自己的象征符號,但不能把它強加在別人身上。一個人必須這麽說:"即使所有的別人都反對這個符號,它對我是合意的,它自然而然地發生在我身上。上帝就是這樣降臨於我的,我不知道他怎樣降臨於別人的。" 所以有過許許多多、千千萬萬種表明這些事情的方式。但是當我說它是主觀的、心靈的,我並不是說它只是一個名稱。它不僅是一個名稱,對你而言,它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它以這種方式來到你身上,不可能以別的方式。如果我們不混淆物質與真實,不混淆客觀性與真實性,那麽一切都會變得明明白白。但是如果你混淆了它們,那麽事情就變得難以理解了。See More
Nov 14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9)

我們為上帝造了種種偶像,因為我們無法領會抽象概念。上帝作為抽象概念,是毫無意義的;它只是個數學概念。我們知道上帝這個詞並不就是上帝,但我們不得不用這個詞。詞不過是一個象征。我們知道上帝這個詞是一個象征,是一個標記,而不是一個真正的上帝,但我們還是非用它不可。這就是悖論:當你知道它不是事實,又知道它不是虛構,它是一個必需品,是一個真實的東西,那麽你就必須超越象征。你必須超越它,還必須認識這個超越。但是,頭腦無從設想超越,而頭腦是你僅有的工具。每一種概念都是通過你的頭腦出現的。所以,你會感覺到這個象征,它會變成真實。而對另一個人會出現另一種象征,和你的象征一樣真實。這樣就產生了矛盾。對每個人來說,自己的象征才是真實可信的。但是,我們都被具體的現實所困擾。象征必須對我們是真實的,否則它就不可能是真實的。我們說:"錄音機是真實的",因為錄音機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真實的,它有一個客觀的真實性。可是,瑜伽關心的是主觀的真實性。主觀的真實性不如客觀的真實性那麽真實,但它有它獨特的方式顯示真實。對客觀的執著必須去掉。主觀的真實性其實和客觀的真實性一樣真實,只是你一設想主觀的真實性,你就把你自己的氣味傳…See More
Nov 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8)

由於瑜伽在一個農業社會中發展出來,所以它用了農事的象征:一朵花、一條蛇等等,但是這些僅僅是象征。佛陀從未談論過空達里尼,即使他談過,他也不會談到蛇的力量;摩訶毗羅也不會這樣說。他們出身皇族,別人聽來親切的比喻,他們聽來並不親切。他們會使用別的象征。佛陀和摩訶毗羅出生在皇宮里,那里沒有蛇這個真實的東西。但是對農民來說,蛇是極常見的真實的東西,他不可能不熟悉它。蛇也很危險,一個人必須警覺它。但是,對於佛陀和摩訶毗羅,蛇根本不是一個真實的東西。佛陀不可能談到蛇,他談到花。花,他是知道的,比別人知道得更多。他看見過許多花,但只是看見鮮活的花。他的父親命令禦花園園丁千萬不讓喬答摩①看到一朵即將雕謝的花。只能讓他看見初綻的花,所以園丁們通宵達旦地修剪整理。等他早晨進園時,看不見一片枯葉。看不見一朵雕謝的花,只看見生機勃勃的花。所以,對他來說花開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對我們則不然。當他悟道後,他在談論中把悟道比作一個百花怒放的過程。真實的情況是另一回事,但是這個比喻來自佛陀。這些比喻並不是不真實,這些比喻不僅僅有詩意。它們同你的本性相對應,你屬於它們,它們屬於你。對象征的否定已被證實為過激而又危險的。你…See More
Oct 2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7)

我在說空達里尼是象征的,是心靈的,這個真實性是心靈的,但是象征是你賦予它的某種東西,不是它所固有的。這個現象是心靈的。有某種東西在你里面升起,那是一個有力的升起,某種東西從下面升向你的頭腦,它是一股強大的穿透力,你感覺到它,但是你想表達時,就會想到一個象征;甚至在你開始理解它的時候,你也得借助象征。不僅在你向別人表達這一現象時你要借助象征,你自己要理解它也非借助象征不可。當我們說"升起",這也是一個象征。我們說"四",這也是一個象征。"向上"和"向下"也都是象征。在真實的存在里,沒有什麽向上向下的東西。在真實的存在里有存在的感受,但是沒有理解和表現這些感受的象征。所以你的理解要借助於比喻。你說"它像一條蛇",它就變得像一條蛇,它就呈現出你給予它的象征的形狀,看上去像你所設想的。你把它塑造成特定的模型,否則你就不能理解它。當有什麽東西已開始萌發、開花,它來到你的頭腦中時,你必須以某種方式來設想正在發生的事情。思想一介入,它會帶上它自己的範疇。所以你會說"開花"、"萌發",你會說"滲透"。這件事本身可以通過許多比喻來加以理解,用什麽比喻,取決於你,取決於你的頭腦。而這種取決的本身又取決於許…See More
Oct 2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6)

最後一個能量中心是薩哈斯拉,用任何方法都能到達。薩哈斯拉和頭頂的梵穴都是空達里尼瑜伽中對第七個能量中心的稱法。如果你不用空達里尼,如果你修煉第三體,你也可以到達這一點,但它就不稱作頭頂的梵穴,而且前6個能量中心也沒有了。你走的是另一條路,所以里程碑也不同,但是終點是相同的。7個體同第七個能量中心都關聯著,所以從哪里出發都可以到達。一個人不可以同時關注兩個通道、兩種方法,那樣會產生混亂的,內在能量會分流到兩個渠道中,任何方法都應該把全部能量納入一個方面。我的動態靜心法便是這樣做的,這就是為什麽以10分鐘的深而快的呼吸開始。空達里尼的感覺是否同蛇的運動相仿?不,它們不一樣。也許有人從來沒有見過蛇,如果他的空達里尼喚醒過來了,他無法把它想像成"蛇的力量"。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種象征是不存在的。於是他會以其他方法感覺到它。這一點必須明白。…See More
Sep 6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5)

採用其他方法的導師會徹底否定空達里尼。他們會稱它是胡說八道,說它是想像出來的,說你只是在投射。"不要關心它,不要注意它。"而如果你不注意它,那麽你就能繼續修煉第三體,漸漸地,空達里尼就會停止。能量不再會流入第二體。那樣會好一些。所以,採用任何一種方法,你都要專心致志地用。不要介入別的方法,不要去想別的方法,因為那樣會搞混亂的。空達里尼的流通是十分微妙而不可知的,混亂會對它有損害。我的動態靜心和空達里尼是有關的。即使你只是在持續觀察自己的呼吸,那樣也會有助於空達里尼,因為呼吸在生命能量普拉那①的伴同下,與第二體靈妙體有關。呼吸也是與生理體無關的,它是從生理體提取過來的,生理體只是一扇門戶而已。普拉那同靈妙體有關。兩肺在呼吸,但是在為靈妙體而呼吸。你的第一體生理體是為第二體靈妙體工作。同樣,靈妙體是在為第三體魂魄體工作,魂魄體為第四體心理體工作。你的生理體是供第二體用的門戶。第二體是那麽微妙,以至於不可能直接同物質世界發生關係。所以你的生理體首先把每一種物質都轉變成生命形式,然後這些生命形式才能成為第二體的食糧。一切得自於感官的東西都轉變成生命形式,然後它成為第二體的食糧。然後第二體再把它…See More
Aug 16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4)

有許多瑜伽派別不提空達里尼。只有哈達瑜伽把空達里尼用作通道。但這是最科學、最不難的。它比其他瑜伽派別容易,是一步一步地達到喚醒的方法。即使不用空達里尼通道,有時空達里尼也會有突發性地喚醒。有時會發生一些超出你的能力所及的事情,有時會發生你無法設想的事情,那時候你就完全被瓦解了。其他通道都有它們自己的準備工作要做。坦屈拉的或玄奧的方法不是空達里尼瑜伽。空達里尼瑜伽只是許許多多方法中的一種,但是要用就最好只用一種。我用的動態靜心與空達里尼是有關的。用空達里尼比較容易修煉,因為牽涉到的是你的第二體。你越深入,牽涉到第三、第四體,它就變得越難。第二體最接近你的生理體,在生理體上有對應點,所以它比較容易一些。如果你修煉第三體對,對應點在第二體上;如果你修煉第四體時,對應點在第三體上,那與你們生理體是無關的。你在生理體上根本感覺不到什麽東西。但是,用了空達里尼,你能準確地感覺到每一步,知道自己已到了哪里。這時你會更有信心。用其他方法時,你必須先學會幫助你感覺到第二或第三體上的對應點的技巧,那就要另花時間了。其他那些方法會否定空達里尼,但它們的否定是不正確的;它們否定它,是因為它們用不著它。空達里尼…See More
Aug 1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3)

當我說生命力通過空達里尼,我的意思是空達里尼好像一條通道,是連接7個能量中心的整個通道。這些能量中心也不在生理體內,所以,有關空達里尼的一切話都是針對靈妙體說的。當生命力穿過空達里尼時,能量中心會開始顫動和開花。一旦能量到達了那里,這些能量中心就活了起來。這就像水力發電那樣,水的力量和壓力轉動了發電機。如果沒有壓力和水,發電機就會停下,它無法工作。發電機因壓力而轉動。同樣,能量中心是存在的,但是在生命力穿過它們以前它們是死的。只有在生命力穿過它們後,能量中心才開始轉動。那就是為什麽把它們叫做能量中心。譯成"中心"不太確切,因為中心是靜止不動的東西,而能量中心是動的。所以確切的應該譯成"輪"而不譯成"中心";或者譯成"動態的中心"、"轉動的中心"或者"活動的中心"。能量中心在生命力到來之前是中心,但一旦生命力到達它們,它們就成為輪子,現在它們不是中心,而是輪子,在轉動著。而每個輪子在轉動時產生新的能量。這個能量被用來轉動下一個能量中心。所以隨著生命力通過一個又一個能量中心,它變得更活更有力。空達里尼是生命力移動的通道。生命力位於性中心、貯存在性中心穆拉達(muladhar),它可以用作性…See More
Jul 21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2)

一個靈性導師是一個個體性消失了的人。只有在那時候,他才能深入地看到你的個體性。如果他本人還是一個個體,他雖然能夠解釋你,但他從不了解你。比方說,我在這裏談論關於你的什麽事,這是在談到你的那個我,這不是關於你的,相反,這是關於我。我幫不了你,因為我並不真正了解你。每當我了解你的時候,它總是繞彎子,那是通過了解我自己才得知的。有·我·在這個點必須消失。我必須·只·是·一·個·不·存·在。那時候我才能深入到你的里面,而不做任何解釋。那時我才能了解真實面目的你,而不是按照我自己的了解到你。那時我才能有所幫助。因此,必須保守秘密。所以,最好不要談空達里尼和能量中心。只有靜心需要被傳授、被聆聽和被理解,其他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空達里尼本身不是一種生命力,相反,它是生命的一種特殊的通道,是一條路。但是,生命力也可以走別的路,所以不是非通過空達里尼不可的。完全可以不通過空達里尼而達到開悟。但是空達里尼是最容易走的捷徑。如果生命力通過空達里尼,那麽終端是頭頂的梵穴。但是,如果生命力走另一條路(可以有數不盡的通道),那麽頭頂的梵穴就不是終端。那麽頭頂的梵穴的開花是唯一的可能性、唯一的潛能。有些瑜伽派別甚至…See More
Jun 7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1)

所以你要關心的是靜心而不是空達里尼。當你覺知的時候,在你身上會發生不少事情。你會第一次覺知到內在世界比宇宙還要大、還要寬、還要廣;你內部會有未知的能量、完全未知的能量開始流動;從未聽說過、從未想像過或者夢想過的現象也開始發生。但是,發生的現象因人而異,所以還是不談為好。發生現象各不相同,所以古老的傳統強調要有一個靈性導師。經典不管用。只有靈性導師才行。而靈性導師一直在反對經典,雖然經典談論靈性導師並稱贊他。靈性導師這個概念本身就是同經典對立的。那句熟悉的成語"無師則無識"的意思,並不是說沒有靈性導師便沒有知識,而是說只有經典沒有知識。…See More
May 29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30)

當然,覺知其實根本不是一個方法。但是我仍然稱之為方法,因為你如果不能保持覺知,那麽到了可以跳躍的剎那間,你會不知所措。所以,如果有人說:"只有靠覺知才行",這也許適用於1萬個人中的一個人身上,但這個人是已經走到了要麽發瘋要麽死亡的臨界點上的人。無論怎樣,他已經走到了臨界點。對其他大多數人來說,只是談論覺知是沒有用的。首先他們必須接受訓練。在平常情況下保持覺知是沒有用的,而你也不可能在平常情況下保持覺知。頭腦遲鈍已年久月深——它的昏昏沈沈、懶洋洋、不知不覺,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你無法僅僅靠聽克利希那穆爾提、聽我或者另外一個人說說就能保持覺知。即使是去覺知那些你平時無數次地在不知不覺中做過的事也是不容易的。你來到辦公室,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是在動:你轉身、走路、開門。你這麽做了一輩子,它已經成為一種非自主性的機制,它完全被排除在你的意識之外了。所以,克利希那穆爾提說:"要覺知自己是在走路。"可是你走路時從不覺知到它。這一習慣那麽根深蒂固,以至於它成了你的骨和血的一部分,再要覺知就很困難了。只有在緊急情況下,在意外的緊張情況下你才會覺知。有人拿槍頂住你胸口,你會覺知,因為你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這種…See More
May 13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29)

從任何一個臨界點都可以起跳。蘇非派信徒採用舞蹈。跳舞時會出現一個感覺到脫離塵世的時刻。在真正的蘇非派信徒跳舞時,連觀眾也會有超世脫俗的感覺。通過身體動作,有節奏的動作,跳舞的人不久就感到自己不等於身體,和身體是分開的。你只要開始動起來,不久就會由身體的非自主性的機制來接管。你開始,但是如果最後也是你的,那樣的舞不過是平常的跳舞。如果由你開始,到最後你覺得仿佛在中間什麽地方,舞蹈被非自主性的機制接管了,那麽它就成了蘇非派苦修僧的舞蹈。你動得這麽快,以至於身體顫抖起來,變得不由自主。這就是你能瘋狂或跳躍的點。你可能發瘋,因為一個非自主性的機制已經接替了你的身體的運動,它超越你的控制,你拿它毫無辦法。你可能就此發瘋,再也不能從這個不由自主的的運動中退回來。這就是要麽發瘋、要麽靜心(如果你已掌握起跳技巧)的臨界點。所以人們一直把蘇非派的人叫作瘋子。他們以瘋子聞名!照常情看,他們是瘋的。孟加拉(Bengal)有一個教派和蘇非派一樣,叫做Baul,他們到一個又一個村子去跳舞唱歌,Baul一字的意思就是瘋的。他們是發瘋的人。發瘋的事發生過多次,但是如果你知道技巧,靜心就能發生。它總是發生在臨界點上,…See More
Apr 27

Baghdad Janim's Blog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3)

Posted on January 23, 2020 at 4:03pm 0 Comments

通過其他途徑而開悟的人也到達這同一點,但是名稱將會有不同,像徵將會有不同。你對它的想像也會有不同,因為正在發生的事無法被描述,而被描述的不完全是正在發生的。描述只是一個比方,描述是隱喻性的。你可以說開悟就像鮮花一樣開放,其實那兒根本沒有花。但是那感覺就好像你是一朵開始綻放的花朵,就是那種綻放的感覺。但是換了另一個人,他會有另一種想像。他也許說:"它像是一扇門的打開,一扇通往無限的門,一扇一直敞開的門。"所以,一個人可以使用任何的東西。 …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54)第九章  桑雅世:讓過去死掉

Posted on January 23,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對我來說,桑雅世並不是什麽很嚴肅的事。生命本身並不是很嚴肅的,嚴肅的人總是死氣沈沈的。生命本身只是充溢能量、沒有任何目的的。所以對我來說,桑雅世就是去過毫無目的的生活,把人生當作一場遊戲,而不是一項工作。



如果你能把整個人生只當作一場遊戲,你就是一個桑雅生。你已經放棄一切。放棄不是離開這個世界,而是改變態度。這就是我為什麽能把任何人點化成桑雅生的道理。對我來說,點化本身是一個遊戲。我不會要求任何資格——不管你是否合格。因為只有在做嚴肅的事情時,才會要求資格。只要存在著,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資格去遊戲;即使他不夠格做一個桑雅生,那也沒有什麽關係,因為整個事情只是一場遊戲。

 …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2)

Posted on January 23, 2020 at 3:59pm 0 Comments

然而,它不是絕望,它不是失望,它只是對奧秘的本性的領悟。奧秘就是那麽的不可解釋;奧秘就是這樣,那個要想求解的努力是荒謬可笑的;奧秘就是這樣,那個靠智力來求得解答的嘗試是毫無意義的。你已經走到了思維的盡頭。現在,根本沒有了思維,知道就開始了。

但這是和科學的"知道"不相同的某種東西。"科學"這個詞的意思便是知道,但這個知道是使奧秘不再成為奧秘。宗教的知道恰恰相反,它不是去解開真實存在的奧秘,反而是使原來知道的一切重新變得神秘了,甚至連你原來有把握、絕對有把握的事情都變得神秘了。現在連那扇門都不見了。在某種意義上說,一切都變得沒有門了——沒有盡頭,無法解決。

 

必須在這樣的意義上認識知道:它是參與…

Continue

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41) 第七章 開悟:一個沒有終點的起點

Posted on January 23, 2020 at 3:58pm 0 Comments

靜心就是進入內在世界。這個旅程是沒有終點的。沒有終點的意思是指門打開了,一直開著,直到門本身變成宇宙。靜心像花一樣盛開,一直開下去,直到花開本身變成宇宙。這個旅途是沒有盡頭的,它有開始,但永遠不會結束。開悟沒有深淺程度之分。一旦悟了就是悟了。它就好像是跳進了海洋的感覺。你跳下去,你同它化為一體,就像一滴水掉入海中而同它變成一體一樣。但那並不是指你已經認識了整個海洋。

那個片刻是全然的:拋棄自我的那一個片刻,消除自我的那一個片刻,無我的那一個片刻是全然的;它是完整的。就你來說,它是完美的。但是對海洋來說、對那神性來說,它只是一個開始,而且不會有結束。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