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
  • Male
  • 馬六甲阿依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東方求敗's Friends

  • VR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KyrGyz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Spílaio skiá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東方求敗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東方求敗's Page

Latest Activity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蠶豆食譜

新蠶豆上市的很多,又新鮮又便宜。這是江南的時蔬,在這又是蠶忙又是農忙的四五月間,江南家家戶戶的三餐佐膳,總是少不了它。在這裡見了可慰鄉思,試作蠶豆食譜。蠶豆最嫩時,剝開那兩片小小的豆瓣,碧綠如翡翠,用來作羹,配以火腿蓉雞蓉,這是席上珍。每人用匙羹吃一兩羹,代價可能貴過一隻雞。這是豪華的吃法,吃的是「時新」,並不是吃蠶豆,這是我所不取的。真正能夠享受新蠶豆滋味的,該是鄉下人自己。將新摘下來的初熟蠶豆,剝去外層大殼,就這麼鋪在剛收水的飯鍋上,什麼佐料也不用,飯熟了蠶豆也熟了,清香軟糯,最能保持蠶豆的真正滋味,我覺得這才是最好的吃蠶豆的方法。不過,這個食譜,只有江南的鄉下人才可以享受,更只有孩子們才有機會享受。有時,將這些新鮮蠶豆,事先用小竹籤穿成一串串,再放到飯鍋上去蒸,熟了就可以拿著竹籤一顆一顆的吃,最有意思。新蠶豆上市,到了城裡,除了剝殼作小炒以外,最簡單的吃法,是連殼用油鹽來炒。吃時可以連皮吃下去,也可以吐皮。我是折中派,殼嫩的就一起吃下去,殼韌一點的就吐出來。昨晚在晚餐桌上,就實行了這方法。我們家鄉有一種吃法,將稍老的蠶豆,剝了殼與豬肉紅燒,作蠶豆櫻桃肉。所謂櫻桃肉,是將五花豬肉,…See More
Nov 22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蔞蒿

江南三月,鶯飛草長,竹筍的時節已過,正是各種野菜當令的時候,在我們家鄉,這時正有一種新鮮的野蔬上市,稱為「蔞蒿」。蒿是塘蒿菜之蒿,這是可以肯定的,我不知這個「蔞」字應該寫作「蘆」還是「蔞」,我見到秀水詞人朱竹垞的《鴛鴦湖棹歌》有句云:「聽說河豚新入市,蔞蒿獲筍急須拈」,荻筍不知何物,蔞蒿怕就是我們家鄉所產的那種,姑且借來一用。蔞蒿是水濱的產物,賣的人用蒲包盛了,像賣菱角荸薺那樣,總是灑得水淋淋的。這是一種細小得像蘆根一樣的植物,可吃的只是它的嫩梗,像豆芽菜那樣粗細,作深綠色,摘成一段一段的,就這麼炒來吃。它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比芹菜的滋味更好。可是這東西也並非每一個人都愛吃的,有些人就嫌它那一種「蒿味」,不喜歡吃。蔞蒿是一種很價廉的野蔬,只是出產的時間不多,要在這春末夏初的季節才有,稍遲就老了不堪吃,所以上市的時間很短。江寧沿江一帶多洲渚,這就是蔞蒿的產地。這一帶的江邊又盛產蘆葦,我們家鄉普通人家的主要燃料就是「蘆柴」,因此,我又懷疑這個「蔞」應作「蘆」。「蔞蒿」可以炒臘肉,又可以先用開水的熟了,用醬麻油涼拌吃。若是與「白肉」一同吃,稱為「蔞蒿白板肉」,更是暮春時節的名菜。白板肉就是將豬…See More
Nov 19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蔬食和涼拌

夏天到了,更加容易有機會領略蔬食的滋味。有幾種適合熱天吃的家庭素菜,製作起來都十分簡單,而且所費也不會多,如香椿頭拌豆腐,即是其中之一。這一樣菜,就是最近游黃山的朋友們,在山頂上所吃的那一味「香椿芽拌豆腐」,不過這裡不是用嫩的新鮮椿芽,而是用鹽漬過的一般嫩椿葉,即所謂香椿頭而已。結伴遊黃山,而且還在山上吃到鮮美的蔬食,這一份清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試一碟香椿頭拌豆腐,也就可以不虛此日了。香椿頭就是椿樹的嫩葉。椿樹有兩種,有一種臭椿,那是不能吃的,能吃的稱為香椿,葉是對生的,初生時作紫紅色,有一點像嶺南吊鐘樹的嫩葉,群聚在樹頂上,作輪狀,採摘起來很不容易,只能用長竹竿去打,或者在竿上縛了鐵鉤去鈞。這些嫩芽,就是他們在黃山上所吃的,在暮春三月的江南,在村市上也有用小筐盛了求售的,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野蔬。至於在南貨店裡出售的香椿頭,則是用整簇的嫩葉用鹽醃漬而成。這裡面也有新舊之分,春末夏初新上市的,還略帶綠色,洗去鹽未,切碎了拌豆腐,滋味與新鮮的相差不遠。若是既陳又老的,那就失去了香椿的那一種清香,但仍不失是很好的一種「鹹菜」。香椿頭拌豆腐,豆腐不必切碎,但要用滾水燙過,…See More
Nov 13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碧玉一般的萵苣

在一家飯店上吃到了新上市的萵苣,自己到市上去買卻買不到。吃到這種春蔬,就不僅意味到已是春天,在這裡簡直覺得初夏也快到了。本地出產的罐頭醬菜裡,也有用萵苣作原料的,稱為「筍菜心」。除了這樣醃製作醬菜以外,不見有其他用途,而且提出了「萵苣」之名,好像誰也不知道。甚至有人認為這是較老的生菜心。它可能與生菜是同宗,但是萵苣自是萵苣,決不是生菜心。我的家鄉是盛產萵苣的,而且特別肥大,有時可以長至一尺多二尺,通稱萵筍。有一種稱為「萵筍圓」的食品,是將萵苣用鹽醃漬後曬乾,使它成了像扁尖筍那樣瘦長的一條,然後將它捲起來,由粗到細,捲成一個扁平的小圓餅,這樣就成了「萵筍圓」。這是我們家鄉獨有的特產,是送粥的妙品,同時也是一種可以送酒的小吃。這不是醬園的製品,而是像熏青豆和筍脯豆等等小吃一樣,是屬於食店的出品。製成了的「萵筍圓」,還保持茶青色,遠看起來像綠豆糕一樣。他們還喜歡在中心放一片曬乾了的玫瑰花瓣,看起來特別精緻。這是在春末夏初,萵苣大量上市的時候才有的應時小吃。過時就沒有了。上海人在春夏之交所愛吃的「醃篤鮮」,有時除了鮮筍之外,也用萵苣筍作配料。但我認為最理想的吃法,是涼拌生吃。將萵苣斜切成薄片,…See More
Nov 1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老菱

對於這裡的孩子們,見了菱角能認得出的已經不多,曾經吃過菱角的更少。就是我自己,也怕有十多二十年不曾見過這小果物了。前些時候游鑽石山,見到路邊果攤上有賣菱角的,是那種雙角的大烏菱,看來像是一對水牛角,又像是烏木的雕製品,兩毛錢就買了一大堆。聽說這還是供應七巧節的貨尾,大約我不買就沒有第二個顧客買了,因此兩毛錢就買了這許多。這種雙角的大烏菱,我們俗稱老菱,這與一般的紅菱刺菱不同,是不能生吃,只能煮熟了吃的。這是我們兒時的恩物,到了這樣的秋天,街上從早到晚都有賣「老菱」的小販,好像現在賣良鄉栗子的那樣,背上背了一隻小木桶,上面蓋了厚厚的棉花墊。有交易的,不論一個銅板兩個銅板,總是隨手抓一把,從來不用稱。熱騰騰的,就像吃良鄉栗子一樣,先用嘴咬破,然後再用手剝了殼吃。煮熟了的老菱,粉而甘香,咬成了兩半後,用手執著一個菱角尖,往嘴裡一倒,半顆「菱角米」就可以倒到口中。若是有殘餘留在殼內,只須將菱角殼在牙齒上輕輕的一叩,碎了的菱角米就可以趁勢落在口中。若是菱角肉煮熟後不能這麼隨手脫出的,一定是「生水」菱角,吃起來會索索有聲,有一種氣味,不是好菱角。在鑽石山買來的這種烏菱,不知是哪裡的出產。固然不能生…See More
Sep 13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鎮江醬菜

鎮江的醬菜,一向是有名的。種類有醬黃瓜,醬生薑,蘿蔔頭,什錦醬菜,都是當地傳統著名的特產。最近有一批這樣的醬菜運到這裡來發售。除了沒有醬生薑之外,其餘三種都有。都是用玻璃瓶裝的,鐵蓋。美中不足的是,鐵蓋撬開後,就不能再用,一隻質地非常好的玻璃瓶,就變成沒有蓋的了。以前曾來過一批,是用有螺旋的鐵蓋的,不知現在為什麼又改了裝。但這總比早幾年用玻璃杯的鐵蓋裝設計好得多了。以前那一隻盛醬菜的玻璃杯,用意原來很好,吃完了醬菜還可以有一隻玻璃杯可用,可惜那鐵蓋蓋得非常緊,很難撬得開,往往要撬破了玻璃杯的邊緣,深以為可惜。…See More
Aug 19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茶淘飯

在這夏天的傍晚,肚餓的時候,能夠有機會在家裡赤了雙腳,僅穿汗衫,吃一碗茶淘飯充飢,實在是人生的一種享受。夏天喫茶淘飯,本來是很尋常的,可是在小時候,大人見了總要加以勸止,說是吃多了會黃臉。到了現在,這一點「喫茶淘飯」的自由,總算由自己掌握到了,但是形勢比人強,雖有這自由,卻未必一定有時間和方便,因此,本來可以有機會吃一碗茶淘飯的,卻終於吃了幾塊甜餅乾,一片牛油麵包。 我說能夠有機會在肚餓的時候吃一碗茶淘飯,是人生的一種享受,不僅不是矯情之談,這裡面甚至還有點慶幸。因為對我來說,這樣的機緣,並不是隨時都有的。譏笑以喫茶淘飯為享受的人,自有他們的庸福,可是每天不得不用茶來淘飯吃的人,也不免有他們的苦楚,唯有可吃可不吃。想吃而無法吃,一旦有機會能順遂了這小心願,這才會覺得是人生的一種享受。不過,吃一碗茶淘飯,也不是簡單的事。…See More
Aug 14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食品(下)

某師太秘製的「臭滷麵筋」,簡稱「臭麵筋」,小的時候雖然沒有資格吃,歲數稍大以後卻有機會吃到了,那是我們家中自製的。看來是我的繼母從娘家學來的,可能還是從庵中討得了一點老鹵,因為最難得的就是這種老鹵。麵筋是普通的麵筋,是一團搓成只有魚丸大小,浸到盛在瓦壇的鹵中,過了若干日子,就成熟了。這種泡好了的臭麵筋,作灰白色,可以就這麼像吃腐乳一樣的生吃,也可以用素油炸了來吃。說到滋味,由於各人嗜好不同,那就很難說。我看凡是喜歡吃乳酪、腐乳、臭豆腐、魚子、黑黃鹹蛋的人,就一定喜歡吃這東西。若是不喜歡上述諸物的,對於臭麵筋一定會望而去之。我嚐到臭麵筋的滋味,已經不是在家鄉,而是遠在江西的九江。我父親也像當年的陶淵明一樣,為了五斗米在那裡折腰,酷嚐臭麵筋,繼母這才托人遠遠的從娘家帶來了泡臭麵筋的老鹵,自己試制。我記得當時九江沒有生麵筋賣,還是自己買了麥麩回來,洗制生麵筋的。我們家鄉對於麵筋和豆制的素食,都有特長,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金陵物產風土志》說: 取芥菜鹽汁,積久以為鹵,投白豆腐乾於甕內,經宿後煎之蒸之,味極濁,馥之有別緻,可謂臭腐出神奇矣。江寧鄉白塘有蒲包五香豆乾,以秋油干為佳。秋油者醬汁之上…See More
Aug 1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食品(中)

洪福齊天 除夕名物,多取吉祥。安樂菜者,乾馬齒莧也;如意菜者,黃豆芽也。守歲時取紅棗、福建蓮子、荸薺、天生野菱,煮粥食之,謂之洪福齊天。 這一種粥,不同於臘八粥,滋味不錯,不知現在還有人吃否,我以為倒不必以名廢實的。發糕 到了新年,我們家鄉還有一些應節食品。《金陵物產風土志》說: 食之以時,惟節令為最備。元旦祀神,取麥屑揉糖為圓式,蒸之使起,曰發糕。和糯粉爭分之,曰年糕。其供祖先有飥羅,則取糖餡之姘四,貫以四柱,影堂幾上物也,謂之桌面。湯團謂之元宵,以節名也。賀客至,率以芹芽松子核桃仁點茶,謂之茶泡,煮雞子以充晨餐,謂之元寶。 所謂發糕,即廣東人所說的鬆糕。用白糖的作白色,用黃糖的作黃色,象徵金與銀。但是白麵的發糕,麵上必須略塗洋紅,因為純粹白色是忌諱的。就是前面說起過的歡喜團也是如此,每一個雪白的歡喜團上,必須用洋紅點一個小紅點。醬菜…See More
Aug 2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食品(上)

香肚 嚐了新自我的家鄉運來的香肚。大約為了趕運來應節,風乾得還不很透,但是已經夠甘香了,一吃到嘴裡,就獲得了這種家鄉食品所特有的滋味。而今年的香肚售價更特別相宜,我只能說這真是「口福」。香肚不見於鄉土籍載。它的滋味好,該是與豬肉本身有關的。我們家鄉有一種小型的豬,肉質特別好,是冬季的最好肉食。陳作霖《金陵物產風土志》云: 豬肉,中國人貴賤之通食也,金陵南鄉人善豢之,軀小而肥,俗呼駝豬,歲暮始宰以祀神,供賓客,給年用,非市間所常有。其皮厚肉粗,間雜以臭惡者,皆販自江北之豬,必稍稍飼之然後殺,始無此病。 香肚的滋味,近於火腿,一定要用上好的肉,這正是我們家鄉能有這特產的原因。這正如板鴨一樣,當地並不產鴨,所用的鴨也是從江北來的。但是在宰殺之前,先要經過若干日的飼養,不僅使它肥大,而且還要改變鴨的肉質,因此,不論是制鹹板鴨、燒鴨,或是鹽水鴨,都能夠肥嫩鮮美,使嚐過的人戀戀不忘。 歡喜團、炒米粑粑…See More
Jul 3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薄言采芹

偶然經過一家外國伙食公司,見到他們所售的自外國運來的生菜和芹菜,這種在本地市場上只售兩三毛錢一斤的東西,放在他們冷藏櫃裡,售價竟在十多倍以上。雖然品種有點不同,而且又遠自外洋運來,但是價錢貴成這樣,果真表示它們與本地產品在滋味或是營養價值上有這樣的懸殊嗎?我不曾親自買回來比較過,不想在這裡下斷語,但是就市上有一種售價相當高的「西芹」來說,我就覺得它的滋味遠不及我們原有的芹菜。我是喜歡吃芹菜的,而且我的家鄉也以產芹菜著名。那是一種稱為「白芹」的芹菜,比普通的芹菜小而細嫩,莖是白色的,有一種清香。白芹炒燒鴨絲,是我們家鄉菜餚中的一味雋品。陳作霖的《金陵物產風土志》記家鄉的蔬菜說:…See More
Jun 20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楊花蘿蔔及其他

這幾天,在我們家鄉,會有一種新上市的蘿蔔,小而且圓,外紅裡白,只比櫻桃略大,園丁將它們連蘿蔔纓紮在一起,十幾顆紮成一把,洗乾淨了上市出售,又紅又綠,色彩極為鮮艷,稱為「楊花蘿蔔」。因為是時蔬,初上市的時候價錢頗不便宜。這種蘿蔔只宜生吃。因為小,並不需用刀切,只要用刀將它整個拍破,加糖醋醬麻油涼拌,像吃西菜的沙律那樣,很爽脆可口。西菜裡彷彿也有這種小紅蘿蔔,將皮削去一半,只用一兩枚放在盆邊作點綴,不像我們將它當作春天很珍貴的時蔬。它們所以稱為「楊花蘿蔔」,大約因為是在楊花季節上市的原故。另有一種較大的外紅裡白的蘿蔔,也是圓形的,那就不僅我們家鄉有,在江南一帶,一直到北方,都有這種紅蘿蔔。近年有一部彩色的卡通片,名為《蘿蔔回來了》,主角就是這種圓形的外紅裡白的紅蘿蔔。…See More
Jun 17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秋末晚菘

菘就是我們今日所說的白菜。古人評論蔬菜的滋味,推崇「春初早韭,秋末晚菘」。早韭就是韭黃,古時用人工培養韭黃的方法還不普遍,在春初吃新出的韭黃,最當令,自然滋味也最好。至於白菜所以要推秋末的最佳,則是因為白菜雖然一年四季常有,但要過了霜降,田裡的白菜經過霜以後,吃起來滋味才特別鮮美。這個訣竅,北方的農人和一般家庭主婦都是知道的,所以古人談到「藩」,要特別推許「秋末晚菘」。南邊沒有雪,也沒有霜,就不大懂得這奧妙了。「秋末晚菘」的典故,出在六朝。《周顆傳》:「顒清貧寡慾,終日長蔬食。惠文太子問顒,蔬食何味最勝?顒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古人稱白菜為「菘」,據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解釋說:「按陸佃《埤雅》云,菘性凌冬晚調,四時常見,有菘之操,故曰菘,今俗謂之白菜。」…See More
Mar 1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萵苣、楊梅帶來的幸福

江南的季節已經到了「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我在這裡也有機會吃了楊梅,又吃了萵苣。所吃的楊梅並不是江南的。報上的消息說是汕頭廈門的產品。試了一下,滋味果然與我們江南的有點差異;顆粒較小,甜和酸的滋味都沒有洞庭楊梅和寧波楊梅那麼濃。但是楊梅到底是楊梅,就像青梅一樣,你只要見到它,或是想到它的名字,已經口角生津,不吃就已經被它陶醉,彷彿這個心願已經完成了。萵苣是蔬菜,聽說近年新界的農場已經試種成功,不過生長得較短小,而且滋味較淡,同真正從內地運來的一比較就知道。 對於萵苣真有點「曾經滄海難為水」之感。這在內地許多地方本是夏天很普通的「蔬筍」類,但是我們家鄉的萵苣卻特別肥嫩而長,削去了皮的萵苣心可以仍有一尺長,因此醬園裡的醬離芭,一年四季供應不斷,每一根可以切成三四截來出售,全是又脆又嫩的萵苣心。新鮮的萵苣,最好是切片來涼拌。先用鹽略為醃過,再用醬油麻油一拌就成。最好是現拌現吃,清脆而香,能使人可以不甘他味。若是浸得過久,滋味就有了變化,近於是醬萵苣了。…See More
Mar 3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歲暮的鄉懷

我的家鄉,以鹹板鴨著名。這東西在當地被稱為「鹹鴨子」,倒並不怎樣被看重,平常的時候很少吃它,彷彿只有到了冬天過年才吃,或是專門供人買了去送禮的。我們家鄉人平常所吃的,乃是「鹹水鴨」和燒鴨。香港也有燒鴨。灣仔修頓球場對面就有一家燒臘店,整年在店門口「戳」起一塊招牌:「整隻燒鴨兩元九」。價錢雖然便宜,但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望了那些瘦小乾癟的鴨架子,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我們家鄉的燒鴨,雖然沒有北京用填鴨烤成的烤鴨那麼大,但它滋味的腴美,只有廣東燒得最好的燒鵝才彷彿相似。除了燒鴨之外還有燒鴨湯,那是可以單獨向燒鴨店買得到的,說是燒鴨湯其實是淨湯,這是店裡煮鴨的副產品。家鄉有的是外紅裡白的蘿蔔。「蘿蔔煨燒鴨湯」是最常吃的一味家常菜。…See More
Jan 30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的過年食品

在我們家鄉,過年的應時食品,是沒有所謂煎堆、油角、芋蝦一類東西的。在這幾天,每家最忙碌的就是炒「炒米」,每家都要炒上幾升米或是幾斗米(在我們家鄉,米是論斗論升,從來不論斤的,只有面和麵粉才是論斤的)。炒米分成兩種,一種是用糯米炒成的,一種是用秈米炒成的。糯米的一種,炒的時候鍋裡要用砂,像炒栗一樣。炒成以後,顆顆漲大,雪白如銀。這類的炒米,我看香港也有,不過不一定在過年才上市,這就是所謂「米通」,像薩騎馬一樣,是一種普通食品。但在我們家鄉,這種炒米則是過年必備的食品。這種炒米是淡的,沒有糖也沒有鹽,吃的方法是用白開水泡,臨時略加一點糖。新年親友來拜年的時候,照例要用小碗泡一碗這樣的炒米。除了孩子以外,客人總是用小茶匙吃一兩匙就放下,因為它實在沒有什麼好吃,看來不過由於它又「甜」又「發」,取一種吉兆而已。…See More
Jan 28

東方求敗's Blog

葉靈鳳《太陽夜記》·蔬食和涼拌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20 at 12:32am 0 Comments

夏天到了,更加容易有機會領略蔬食的滋味。有幾種適合熱天吃的家庭素菜,製作起來都十分簡單,而且所費也不會多,如香椿頭拌豆腐,即是其中之一。

這一樣菜,就是最近游黃山的朋友們,在山頂上所吃的那一味「香椿芽拌豆腐」,不過這裡不是用嫩的新鮮椿芽,而是用鹽漬過的一般嫩椿葉,即所謂香椿頭而已。



結伴遊黃山,而且還在山上吃到鮮美的蔬食,這一份清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試一碟香椿頭拌豆腐,也就可以不虛此日了。…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蠶豆食譜

Posted on November 9,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新蠶豆上市的很多,又新鮮又便宜。這是江南的時蔬,在這又是蠶忙又是農忙的四五月間,江南家家戶戶的三餐佐膳,總是少不了它。在這裡見了可慰鄉思,試作蠶豆食譜。

蠶豆最嫩時,剝開那兩片小小的豆瓣,碧綠如翡翠,用來作羹,配以火腿蓉雞蓉,這是席上珍。每人用匙羹吃一兩羹,代價可能貴過一隻雞。這是豪華的吃法,吃的是「時新」,並不是吃蠶豆,這是我所不取的。



真正能夠享受新蠶豆滋味的,該是鄉下人自己。將新摘下來的初熟蠶豆,剝去外層大殼,就這麼鋪在剛收水的飯鍋上,什麼佐料也不用,飯熟了蠶豆也熟了,清香軟糯,最能保持蠶豆的真正滋味,我覺得這才是最好的吃蠶豆的方法。…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碧玉一般的萵苣

Posted on November 8,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在一家飯店上吃到了新上市的萵苣,自己到市上去買卻買不到。吃到這種春蔬,就不僅意味到已是春天,在這裡簡直覺得初夏也快到了。

本地出產的罐頭醬菜裡,也有用萵苣作原料的,稱為「筍菜心」。除了這樣醃製作醬菜以外,不見有其他用途,而且提出了「萵苣」之名,好像誰也不知道。甚至有人認為這是較老的生菜心。它可能與生菜是同宗,但是萵苣自是萵苣,決不是生菜心。



我的家鄉是盛產萵苣的,而且特別肥大,有時可以長至一尺多二尺,通稱萵筍。…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蔞蒿

Posted on November 6,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江南三月,鶯飛草長,竹筍的時節已過,正是各種野菜當令的時候,在我們家鄉,這時正有一種新鮮的野蔬上市,稱為「蔞蒿」。蒿是塘蒿菜之蒿,這是可以肯定的,我不知這個「蔞」字應該寫作「蘆」還是「蔞」,我見到秀水詞人朱竹垞的《鴛鴦湖棹歌》有句云:「聽說河豚新入市,蔞蒿獲筍急須拈」,荻筍不知何物,蔞蒿怕就是我們家鄉所產的那種,姑且借來一用。



蔞蒿是水濱的產物,賣的人用蒲包盛了,像賣菱角荸薺那樣,總是灑得水淋淋的。這是一種細小得像蘆根一樣的植物,可吃的只是它的嫩梗,像豆芽菜那樣粗細,作深綠色,摘成一段一段的,就這麼炒來吃。它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比芹菜的滋味更好。可是這東西也並非每一個人都愛吃的,有些人就嫌它那一種「蒿味」,不喜歡吃。…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