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gabat
  • Male
  • Kopet Dag Mountain
  • Turkmen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shgaba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Kaki Bukit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Ashgab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shgab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7)

評論:從原鄉論到新興論楊聰榮張錦忠這篇文章一開頭引述了南島語族的「台灣原鄉論」與「印尼原鄉論」的說法,其意涵有些隱晦,文中衹說到該報導令其想起散居各地的華裔族群及其文學表現樣式,我們不清楚張錦忠對南島語族與華裔族群兩者的關連性有何看法。不過以南島語族的原鄉論來類比華裔及華文文學散居現象,倒是可以有許多不同意義的引伸,或者是表示「中心論/原鄉論」受到挑戰,或者對同一現象眾說紛紜的認可,另外一種可能的意義是,遷移現象是複雜的,遷移也可能是多中心的, 遷移也不一定是單向的,往復之間各自又加入不同的元素,因此語言、文化與人群遷移並不一致,故歷史語言學、考古學、基因研究等看法也各異其趣,同一現象眾說紛紜正突顯出單一原鄉論是有問題的。對比在中國或台灣的華文文學論述,不論是「華僑文學」、「海外華文文學」, 還是「世界華文文學」,都包涵單一原鄉論在其中。作者以馬華文學為基底而論述的「新興華文文學」顯得頗有新意,即以多中心的複系統之間的遷移關係,突顯單一原鄉論的不適切。將馬華文學、台灣文學與香港文學都放在新興華文文學的架構中,既是新現象又互相影響,而以英國以外地區的新興英文文學來類比,…See More
Jun 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6)

亞細安國家中的殖民/移民歷史大多類似,但是各國的華文文學發展各有不同的命運,關鍵正在各新興國家的文化、語言政策及其對華人華文的態度。印尼在一九六五年共產黨政變失敗後,蘇哈多右翼政府上台,大肆排華反華、禁止華文文化與教育活動,華文文學發展大受打擊,只有柔密歐.鄭(鄭遠安)等少數作家在國外刊物(如香港的《當代文藝》與大馬的《蕉風月刊》)發表作品。一九九九年六月之後,新政府成立,排華政策解凍,印華文學才開始呼吸清新空氣, 頗有欣欣向榮的氣象,前景有待觀察。菲律賓華文文學與台灣文學系統之間的關係在五、六十年代十分密切,菲華作家如施穎洲、藍菱等人的書也在台北出版, 七十年代以後則漸行漸遠,這多少也涉及兩國政府與華社的政商關係的起落。菲華文學在菲律賓文學複系統中的位置相當邊緣,又無充分的華文教育建制支援,…See More
Jun 4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5)

七、八十年代的台灣文壇文風鼎盛,風起雲湧,多少也拜《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的文藝副刊及他們所舉辦的文學獎之賜。七十年代末,馬來西亞華人子弟繼續來台留學,其中不乏寫作人,如商晚筠、李永平、張貴興,他們在馬時即已開始寫作,甚至已小有名氣,來台後參加文學獎,成績斐然。馬華文學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後來從畢業多年的潘雨桐,到「九十年代的馬華作家」林幸謙、黃錦樹、陳大為、鍾怡雯、(及未留台的)黎紫書,102參加台灣各大文學獎得獎如探囊取物。事實上,這五位「九十年代的馬華作家」不僅頻頻在台灣得獎,在星馬及中國的不少文學獎中也頗有斬獲。九十年代的馬華作家,當然不止他們五位,但以他們的表現最為出色搶眼,乃九十年代馬華文學風潮的興風作浪人物。如果說馬華文學作為新興文學,終於在世紀末像「遲開的玫瑰花」般綻放,沒有在世界新興華文文學中缺席,商晚筠、張貴興這批留台與得獎作家居功至偉,並不為過。馬華文學在五十年代末完成「馬來亞化」的使命,六十年代現代主義運動展開,到新加坡的陳瑞獻等「六八世代」103與《蕉風月刊》合流,與現實主義文學形成「雙中心」並立的抗衡現象。104七十年代中葉以後,雙中心俱廢,雖有表現優異的個…See More
May 27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4)

從中國文學或文學家旅行或遷移海外歐人殖民地,或星馬華人社會建立, 到華人認清自己的身份屬性,加入其他移民及土著爭取獨立建國,馬來亞的華文文學書寫也從殖民時期進入後殖民時期。在馬來亞獨立之後,馬來文學逐步取得國家文學的地位,星馬的英文文學則成為英聯邦文學或新興英文文學的一員,只有馬來亞印度文學及馬華文學淪為族群文學。歷史尤其弔詭的是,一如馬英文學在若干詩人努力以熱帶形聲表現之際,卻因英文退位而被邊緣化,馬華文學也在建國前後大力鼓吹馬來亞化,甚至發起「愛國主義文學」運動,響應新政府政治藍圖。卻因華人華文的身份與地位而被國家文化建制漠視與排斥。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邊緣化的華文文學複系統,在國家獨立之初,即有香港作家報人南來或作者留學台灣,而與港台這兩個環太平洋地區的新興華文文學(new Chinese literatures)複系統發生「系統之間」(intersystemic)的文學關係。「新興華文文學」的概念,自然是來自後殖民論述興盛以來,將英聯邦文學(Commonwealth literature))視為新興英文文學(new English…See More
May 2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3)

張錦忠·海外存異己︰馬華文學朝向「新興華文文學」理論的建立台灣作為南島語族源頭的理論,近年來在考古學界頗為盛行。不過,近日美國休士頓大學人類基因研究中心的基因研究學者卻提出不同的說法,推翻了這個「台灣原鄉論」。他們指出印度尼西亞才是南島語族移民擴散的中心,其遷移路線有二,一支北上前往台灣,另一支南移波里尼西亞。其實,在這對立設論出現之前,人類學家早已指出,中國華南一帶乃南島語族發源地,其遷移路線也有二,一支往東南移居台灣,另一支南下東南亞,遠至澳洲。這個最新的「印尼原鄉論」,只不過是眾多說法中的一種,尚有待考古出土實據的驗證。引述這則報導,乃對黃錦樹拋出的玉投以磚的意思──這也是人類學觀點。99不過,主要還是這則報導讓我想起散居各地的華裔族群及其文學表現樣式。這些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華社中以華文寫作的人數或多或少,形成大小不一的華文文學複系統,跟公民權或居留權隸屬國的國語文學系統關係也有別。今日中國的文學史建構者,雖不再把外國華人當僑胞,卻仍以中央自居,從中原觀點出發,視這些域外華文文學作品為「海外華文文學」或「世界華文文學」。台灣的情形也差不多。固然中華民國籍作家旅居國外而繼續寫作者…See More
Apr 15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2)

論完了兩個流離的追尋之不同典型之後,焦點拉回馬來西亞,作者更進一步,也把中國性的問題帶到語言文字的討論上,揀選何棨良、陳蝶、梁紀元的散文中的古典語境,指陳這些不過是古典的誤認與古典的挪用。在這點作者的立場更為激進,認為古典詞彙的語境是作者的想像,衹呈現了古老中國的情境而與馬來西亞的時地不接合,這樣搬弄古典會掩蓋自己的語言風格,也是對自己的文字缺乏自信,作者的判斷顯然是以大馬所在的赤道線為基準的。再一次作者借用馬華散文中使用古典詩詞的例證來表述自己的立場,這個立場是,雖然是使用中國文字,…See More
Feb 9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1)

評論:談鍾怡雯的中國圖象楊聰榮鍾怡雯這篇文章必須從相反的方向來閱讀,放到不同的架構中,特色才能夠凸顯出來。表面上看,這是又一篇討論馬華作家之中國性的論文,無疑地這是馬華文學的重要題目,值得再三從不同角度論述。如果這樣理解這篇論文,則不免失望, 至少論文中並沒有提供什麼獨特的新論點,老生常談之外,論述馬華作家與中國性的對話顯得直接而平板,比不上林建國所舉的例子之曲折隱晦又適切精準,引用理論也是點到為止,比不上黃錦樹論證豐厚又迭有新意。然而細觀其文,與其說是論馬華文學的中國圖像,倒不如說是表述作者的中國圖像,如果換個架構來看,視為作者藉這個題目來表達新生代馬華作家的自我認同,也還算是具有個人風格之論文式的馬華散文,而表現出另一種馬華作家消解中國性的手法。我們得用「徵狀閱讀法」將作者想說而沒有直接說出來意圖表達出來。如同作者所說,「對於在馬來西亞以華文創作的華人,除了身分的追尋和確認這個複雜的認同課題之外」,「或許也該為創作主體尋找新的方向」,「更重要的,…See More
Feb 5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0)

評論:「我們」與「他們」談馬華文學在台灣楊聰榮楊宗翰這篇文章顯然有很多長處,一個長處是發現開創文學史的新視野,宣稱「馬華旅台文學本來就是台灣文學史的一部分」,這是氣魄十足而令人期待的命題,…See More
Jan 31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9)

黃錦樹·重寫馬華文學 —— 回應楊聰榮的回應〈反思「南洋論述」〉並不是「文學批評的文學批評」,只是我們打游擊討論馬華文學也有多年,是該做個階段性的總結了。不過是一番自我批判的嘗試。雖然我並不是最佳的人選。剛好有這個機會,也不妨談談,且多老生常談, 如此而已。而我的目的也並非重構,而是更徹底的重寫。假設性的重構只是個起點,重寫才是遙遙無期的終點。能走多遠是個實踐回題。在這樣的前提下,必須重述何以視域的調整是那麼的重要。首先,當然是為了告別那素樸的實證史學,無法理解視域調整的重要性的楊其實是想拉我們回到我們盡力想離開的地方,他說,我那樣做是徒勞的,不如回歸楊的立足點:「如深入文學的實證史學研究,也有可能從中提出更寬廣的論題」新加坡大學和馬大中文系和兩地民間學者這幾十年來走的正是這條路,以實證史學的方法「深描」出瑣碎,結果是迷失於經驗性材料的叢林裡,迄今不見有甚麼更寬廣的論題。文學事實往往被文學的歷史事實所錯置。實證史學的天真在於以為材料自己會說話,…See More
Jan 29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8)

先從第二個質疑開始,作者所擔心的複系統理論的「運用上的危機」,正好顯示作者在重構論上的立場的游移,如果作者當真以大馬華人文學為立場,而非大馬華文文學,這正是大中華文學論述或是世界華文文學沒有辦法收納之處,不能明白何以有運用的危機產生。即使作者從自己的主張退卻下來,僅僅考慮華文文學的範圍,以作者多年對馬華文學研究視域的開拓及對馬華文學現代主義中國性一元化的批判,應該不難看出,以複系統理論所強調符義建構過程的異質性,以及文學歷時演變過程中多元交錯的系統複雜性,比較可能的是馬華文學複系統包含大中華文學,而非倒過來如作者所擔心的,馬華文學被大中華文學論給收攏過去。就第一個質疑而言,作者特別提到造成複系統論迴避介入現實,是由於複系統論的第 6、 7 要點暗含對客觀性的強調,這兩個要點到底是什麼呢?分別是「6.…See More
Jan 7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7)

評論:馬華文學重構論在台灣學術論域的發聲位置楊聰榮黃錦樹這篇文章性質上是屬於「文學批評的文學批評」,「反思」幾位留台的馬華文學論者質疑馬華文學議題根本假設而提出論辯的發言位置、場域及認識論等。所反思的論者,是包括作者在內的三人(加上林建國與張錦忠),共同期待「重新建構一個馬華文學研究的較為廣闊的(論釋學)視域」,以下就暫稱之為「馬華文學重構論者」。文中雖以重構論者為全稱主題,但又聲稱以張錦忠的馬華文學論述為主要對象,實質論點則是闡明作者本人長期的一貫主張,而藉著張錦忠所提出的論題與所涉及的理論加以補充闡釋。所以這裡所說的「反思」,應該是指論述的對象包含自己在內的回顧,而在這個回顧之中,作者並沒有打算論述個別的文學論題,也沒有對其過去的主張提出「反思」,而是對於重構馬華文學的知識基礎之可能性加以發揮,換言之,是援引作者所有的理論資源強化重構論的立場。首先作者坦誠交代了「留台馬華文學論述者」的位置與資源,從這一點來看作者是有相當的自覺,積極地回應了人類學理論與後殖民論述對論者自身位置的思考,而援引人類學視域、複系統理論與文化持有者的內部眼界做為解釋馬華文學重構論者全體或個別的發言位置與主張…See More
Dec 23, 201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6)

楊聰榮·隨想的隨想歡迎利用材料,別怕浪費,材料還多著呢,倒是真的很期待錦樹兄這部長篇小說的誕生。如果郁達夫在世,一定很喜歡「酒友」這個封號,小說可以不寫,酒不可不喝, 要不然就不是郁達夫了。這衹是隨想讀後的隨想,算起來,我還不太夠資格是郁達夫的「未亡人」,我不想召喚其無盡的回憶和期待,所以也無需含蓄隱晦,我衹想知道馬華文學的酒友到底和什麼人喝酒,喝的是什麼酒。馬華文學之所以留一個空白的位置給他,或許真是他過世太早,假如他有如陳馬六甲一般幸運,多活幾年,戰後回到馬來亞,應該也還是優秀的表演者,浪漫的傳奇文人,雖然未必能成為「馬華文學之父」,但應該至少是「馬華文學之父的酒友」,馬華文學獨特性的論戰大概會熱鬧一些,而非僅僅鑿出一個極大的慾望之生產性空洞。真的,如果他還在世而回到馬來亞,大概會說,別把「馬來東亞」當成「新加坡」,…See More
Dec 19, 201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Dec 16, 201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4)

後語 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五十年後的今天來看仍有相當的意義。印尼和中國是兩個亞洲的大國,歷史上有很多的來往,而印尼是世界上海外華人人口最多的國家,理應成為中華文化和其他文明最重要的交流渠道之一,實際上卻相反, 後來成為亞洲兩個缺乏互動交流,互相不瞭解的文化體系。印尼在獨立以後,曾經一度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海外華語教育,五十年代開始壓縮當地華人的文化空間,到了六十年代則全面禁止華語華文,對當地華人採行強迫性的同化政策。發展過程固然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幾十年下來,卻使得華人世界和印尼人世界缺乏溝通瞭解,誤解陳陳相因積重難返。1998…See More
Dec 15, 201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3)

陳馬六甲在其傳記中,不厭其煩地記錄中國的社會變遷與生活習俗,並且大量利用福建話的詞彙來說明,這種態度與成就,也是在印尼/馬來文學中很少見到的,類似的情況,可能衹有如梁友蘭(Nio Joe Lan) 在六十年代專用印尼文寫作介紹中國語文和文化,來協助印尼民眾理解華人文化的著作可以相提並論。95陳馬六甲除了對語言本身有興趣以外,同時對於語言使用的社會情況也相當關心,例如解釋廣東話與福建話的使用群體不同,以及不同語族在社會中遭遇的情境。考察東南亞近現代史,不乏華人參與東南亞當地政治活動的例子,華人學習當地語言,介入當地生活,反過來說卻少有當地人學習華語,參與到華人的知識活動。那麼陳馬六甲算是少數的例外,他不但中英文俱佳,還被中國左派人士根據其出版品認為是托派人物。以印尼本地人來說,陳馬六甲能夠深入到中國語言到這種程度,應該是絕無僅有的第一人。由於印尼當局後來採取禁止華語華文的政策,造成印尼整整一代人對華語華文缺乏認識,以致於迄今印尼缺乏足夠人才通曉華語文,更談不上漢學研究的發展,…See More
Dec 11, 201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2)

另外在印尼本地對華人處境表達關懷的知識分子,幾乎都和印尼左派有關,這雖然可能和意識形態有關,然而陳馬六甲的作品做為早期印尼左派的精神導師,一開始就使得印尼左派對華人文化有較深刻的理解,例如在印尼文壇享有盛名的作家 Pramoedya Ananta Toer,84即對印尼華僑的處境表達了強烈的人文關懷,其作品”Hoa Kiau di Indonesia”[華僑在印尼]。到目前為止仍是對華僑親善最具有代表性的印尼文學作品,85 Pramoedya 本人是共產黨員,86相信他是讀過陳馬六甲的傳記。87而陳馬六甲的社會主義思想,日後感召了六十年代學生運動的領袖如 Soe Hok Gie 及 Arief…See More
Oct 31, 2018

Ashgabat's Blog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7)

Posted on June 3, 2019 at 7:54pm 0 Comments

評論:從原鄉論到新興論楊聰榮

張錦忠這篇文章一開頭引述了南島語族的「台灣原鄉論」與「印尼原鄉論」的說法,其意涵有些隱晦,文中衹說到該報導令其想起散居各地的華裔族群及其文學表現樣式,我們不清楚張錦忠對南島語族與華裔族群兩者的關連性有何看法。不過以南島語族的原鄉論來類比華裔及華文文學散居現象,倒是可以有許多不同意義的引伸,或者是表示「中心論/原鄉論」受到挑戰,或者對同一現象眾說紛紜的認可,另外一種可能的意義是,遷移現象是複雜的,遷移也可能是多中心的, 遷移也不一定是單向的,往復之間各自又加入不同的元素,因此語言、文化與人群遷移並不一致,故歷史語言學、考古學、基因研究等看法也各異其趣,同一現象眾說紛紜正突顯出單一原鄉論是有問題的。

對比在中國或台灣的華文文學論述,不論是「華僑文學」、「海外華文文學」,…

Continue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6)

Posted on June 3, 2019 at 7:24pm 0 Comments

亞細安國家中的殖民/移民歷史大多類似,但是各國的華文文學發展各有不同的命運,關鍵正在各新興國家的文化、語言政策及其對華人華文的態度。印尼在一九六五年共產黨政變失敗後,蘇哈多右翼政府上台,大肆排華反華、禁止華文文化與教育活動,華文文學發展大受打擊,只有柔密歐.鄭(鄭遠安)等少數作家在國外刊物(如香港的《當代文藝》與大馬的《蕉風月刊》)發表作品。一九九九年六月之後,新政府成立,排華政策解凍,印華文學才開始呼吸清新空氣, 頗有欣欣向榮的氣象,前景有待觀察。菲律賓華文文學與台灣文學系統之間的關係在五、六十年代十分密切,菲華作家如施穎洲、藍菱等人的書也在台北出版, 七十年代以後則漸行漸遠,這多少也涉及兩國政府與華社的政商關係的起落。菲華文學在菲律賓文學複系統中的位置相當邊緣,又無充分的華文教育建制支援,…

Continue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4)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9 at 2:13pm 0 Comments

從中國文學或文學家旅行或遷移海外歐人殖民地,或星馬華人社會建立, 到華人認清自己的身份屬性,加入其他移民及土著爭取獨立建國,馬來亞的華文文學書寫也從殖民時期進入後殖民時期。在馬來亞獨立之後,馬來文學逐步取得國家文學的地位,星馬的英文文學則成為英聯邦文學或新興英文文學的一員,只有馬來亞印度文學及馬華文學淪為族群文學。歷史尤其弔詭的是,一如馬英文學在若干詩人努力以熱帶形聲表現之際,卻因英文退位而被邊緣化,馬華文學也在建國前後大力鼓吹馬來亞化,甚至發起「愛國主義文學」運動,響應新政府政治藍圖。卻因華人華文的身份與地位而被國家文化建制漠視與排斥。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邊緣化的華文文學複系統,在國家獨立之初,即有香港作家報人南來或作者留學台灣,而與港台這兩個環太平洋地區的新興華文文學(new Chinese literatures)複系統發生「系統之間」(intersystemic)的文學關係。…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