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肇立·一個互聯網時代的建築展:夢幻博物城

臺灣博物館建築百周年特展
Musemble City- An Architectural Exhibition of the Internet Era.

郭肇立 建築評論家暨本展策展人

Kuo, Chaolee Architecture Critic and Curator of the Exhibition


現代性的臺灣博物館


臺灣博物館長期以來扮演著推動臺灣「現代知識啟蒙」的重要角色,

其背景可追朔至1868年明治維新後的日本現代化與學習西方資本主義
文明的過程。十九世紀中葉之後由於工業生產的突飛猛進與殖民經濟
的發達,1851年英國首先在倫敦水晶宮舉辦國際工業產品大展(Great
Exhibition of the Works of Industry of all Nations),1855年法國巴黎也舉
辦工業產品萬國博覽會(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s Produits de
l’Industrie),其後影響全球大都會舉辦博覽會,1871年日本政府也於東
京湯島聖堂首次舉辦博覽會,與展覽相關的博物館的構想也漸成為日
本新興帝國追求現代性的目標之一。1895年佔領臺灣之後,為了推銷殖
民地產業設立了物產陳列館、舉辦物產展覽會。1908年臺灣縱貫鐵路全
線通車,總督府為展示其殖民建設成果,舉辦一系列展覽活動,當時臺
灣物產展覽會場設於原計畫作為彩票局的建築內,隨後於此設立「總督
府殖產局附屬博物館」(現址國防部博愛大樓北側), 1911年進一步組成
「臺灣博物學會」出版正式學術會報,積極鼓吹現代知識理性 ,此為臺
灣博物館之前身。1915年之後總督府殖產局附屬博物館遷出,原建築改
為總督府圖書館使用,毀於二次大戰期間1945年5月31日臺北大空襲。

臺灣博物館目前這棟建築原是為紀念兒玉源太郎總督與後藤新平民

政長官兩人治臺功績而建的紀念館,當時建築基地選擇在1888年落成
的臺北城內天后宮位置,由總督府技師野村一郎及技手荒木榮一設計,
1915年4月18日落成,續於1933年成立「臺灣博物館協會」出版《科學之
臺灣》雜誌。戰後臺灣博物館改名為省立博物館,1998年因精省改隸文
建會,成為國立博物館。2005年文建會進一步推動「臺灣博物館系統」,
思考以臺灣博物館為中心,進行整體展示規劃,活化聯結臺北舊城區的
四座古蹟(臺灣博物館、專賣局臺北樟腦廠、勸業銀行以及鐵道部等)。

本展覽更進一步,擴大蒐集研究百年來臺北舊城區附近所有可能的現

代建築,整理市民共同的記憶地點,並期待將此展覽活動做為擴大「臺
灣博物館系統」計畫的開始,整合串聯舊城區附近具有現代性價值的建
築群,建構首都文化園區。此次一百周年的特展活動將作為一個觸媒,
藉著APP互動的尋夢計畫,整合市民的集體記憶與歷史空間,開創以臺
灣博物館為核心的「夢幻博物城」(Musemble City)導覽網絡系統。 
我們知道一般博物館扮演收藏文物與分享社會的雙重角色,透過歷
史碎片聯繫不同的時空,人們在此蒐集記憶,收藏所有時代的物質文
明與集體記憶,同時也分享大眾,以建構一個超越時間與空間的永恆,
此即傅柯(Foucault, 1926-1984)所謂的異質空間(heterotopia),這是處
於真實存在與虛構想像之間的空間,是引發反思辯證的空間,是重新
發現「自我」的機會,也是現代性的再現空間。如何藉由臺灣博物館的
百周年特展活動,重新定位博物館的新角色,連結博物館與城市空間
的集體記憶,來激發市民的主體性與現代性的反思是本展覽的目的。

本展覽提供一個「博物城」的策略構想,以臺灣博物館為中心,以臺

北舊城區附近為主要展示場,以記憶地點與歷史性建築為焦點,以參
觀者為主體,經由APP的資訊互動,提供一百個夢給博物館收藏。


1.博物城(Musemble City):集體的記憶與夢想


Musemble 一字來自法文字“musée -ensemble” 與 英文字“museensemble”,

意即博物館與繆斯女神的集合體,是文學藝術的統管
(muses, i.e. memory, mental, music),也是記憶的收藏之所。博物城的展
示構想以臺灣博物館為母體,以臺北舊城區為主要展示場,整合附近
的記憶地點如博物館、類博物館以及歷史性建築等,依序編號成此體
驗活動的移動空間,由博物館向外擴張,打卡串聯,以App設計完成一
個「互聯網」的空間體系;此網絡系統將激發市民文學、藝術、音樂等
的跨界創作對話,建構臺北城的「城市方言」(glossolalia della citta)與
「集體記憶」的書寫。

如果城市是個書寫,那這樣的書寫,通常像是羊皮紙一樣。如果城市

會說話,那它所說的,通常是它自己的「方言」(glossolalia)。臺北城這張
羊皮紙被刮除的舊文本,無論如何微弱,只要順著光線,都可以看到它
們散落在民間四處的刻痕。這些刻痕所吟唱的「方言」,對於漫遊在臺北
城的人們來說,雖然並不總是讓人明白,但卻總是清楚而嘹亮地在不
經意的日常生活中流露而出其文化特質。


2.迷宮與幻境(Maze and Mirage):現代性的困惑


臺灣博物館是此次建築百年展覽的主角,也是臺灣現代性啟蒙的博

物館,我們將它作為空間對話的對象,而非視而不見。展示空間將分為
左右兩翼,首先將右翼(西廂)設計成「迷宮」,因為城市的歷史通常無法
抵抗市民的失憶症,尤其生活在現代都市的人們總是活在碎片的、不
完整的記憶之中,模糊不清的狀態猶如處於「迷宮」之中。為了呈現百
年來臺灣博物館與都市現代性的關係,這裡將提供六個現代性迷宮如
都市烏托邦、現代大街、都市遊牧、知識理性、權力象徵、工業生產等
來辯證追求現代性中的矛盾與困惑。

在迷宮中提供的「歷史復甦」(historical massage)可做為一種大眾集體

記憶的恢復手法,也是夢境再現的可能。將前述的記憶地點或歷史建築
的影像以雙重疊影的方式,將過去、現今的二種圖像疊合作為「場所再
現」的手段。其次,在展示空間左翼(東廂)將提供一個「幻境」,以虛幻
的影像隧道「百年臺博」及照片牆「集體記憶」,以貫時性的紀錄片整合
前述迷宮的歷史資料:


2.1 影片「幻境」:


此影片以臺灣博物館為焦點,將以時間軸分段,呈現百年來博物館

與其周遭環境現代化的建築影像,如戰前殖民現代性與戰後鄉土現代
性在空間文化發展上所呈現的困惑與不確定性。

[殖民現代性]


日本時代的臺灣建築在初期工業化所凸顯的現代性矛盾:一方面是

代表殖民權力的歷史主義(古典、象徵)與資產階級的現代主義(裝飾藝
術風格、折衷主義); 另外一方面則表現出臺灣社會住宅的濫觴(如
1912-1941州營住宅、1941-1946戰時營團住宅)及受壓抑的民族形式等。

[鄉土現代性]


戰後臺灣建築呈現的現代性先是受困於文化主體性,如日本戰後的

新傳統主義建築、中國宮殿式民族建築、美國文化與臺灣鄉土主義四
者之間追尋自我的困擾; 1990年代之後又遇上全球化、互聯網時代,現
代人已無法分清主體性與遊牧文化,建築與都市環境陷於疏離化與異
質地點。

2.2 照片流「集體記憶」:


在影像隧道終點面對的大牆上,將提供一片流動影像組合,傳達當

代人與記憶地點的對話,並將整合網站上互動的圖像,重建逝去的地
方記憶。一方面強化常民生活記憶中的地方情感,另一方面得以App打
卡,建構臺灣博物館與城市記憶地點之間的空間網絡關係。

建構「雲端臺博」


本展覽將協助百年的博物館擺脫靜態的陳列館觀念,以新媒體、互

聯網與市民產生最直接的聯結與互動,分享當代知識,以「雲端臺
博」開創臺灣「博物館系統計畫」的新世代。最後,我們將以一個影片收
集展覽期間集體參與者的影像,共同建構一百個夢,做為生日禮物獻
給百周年的臺灣博物館。(原載: 台灣自然科學2015年資料庫)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