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人怎麼訴說呢?假如他是一位設計家,就用他的設計訴說吧。

設計家的想法都在的設計裏。

是存在主義大師薩特說的吧,“存在先于本質”。這是很自然的事對不對?

一個人不存在,也就没法子說什麼本質了。存在是什麼?

心頭的覺知而已;有覺知有領悟,才可能開始和世界互動、對话。

人真的很孤獨,在設計的概念前,人更是孤獨;

你能問人說:這條線粗些好還是细些好?這用红色好還是籃色好?

如果事事都有答案,創作者的東西怎麼称得上創作,那東西早存在了。所以,創作不外是克服个人的孤獨。

包括和随着創作而来的荒谬感、無盡的苦悶、悲觀、失望和諧共處。

和谐,在這裏也不是没有衝突的意思,而是在衝突後有和解的可能。

Artwork style by Vincent Bourilhon
http://www.facebook.com/vincent.l.armstrong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4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February 12, 2021 at 7:15pm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February 6, 2021 at 4:59pm


陳明發《緬懷 Zhaha Hadid》

你知道什麼是典范。例如,談到建筑物,你會舉悉尼歌劇院、巴黎羅孚宮、柏林國會大廈......為例。

提個名字不算什麼,還會提到它們的建筑師,以及有關建筑師對他們的作品的精彩敘事。

敘事,就像電影、小說或繪畫的講述,離不開意義。而這意義,是在怎樣的經歷過程中形成、推翻、掙扎,而最後圓融轉化而成的?

像武俠片里頭的英雄好漢,不是一出場就殺出一條血路揚名江湖。

建筑界最高榮譽普利茲獎得主之一的札哈哈蒂(Zhaha Hadid)面對她的建筑作品,人們看到的是她的名望;她看到的是自己的生命態度。

她說:“對我而言,至今我都很難想像自己是個名人,每當聽到別人說我很有名,我都覺得驚訝。”

為什麼呢?

因為她并不很重視名氣;看到很多人汲汲于名利,致使他們分神,不再有做好作品的真正企圖心。

她認為,身為建筑師,說到底,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作品。(February 5, 2012 )


札哈哈蒂:早期我們非常注重空間需求與基地之間的連結,并以非傳統的方式處理,而每一項詮釋都能帶給我們其他東西。我們曾經常發明新的規則。現在我們已經發展了一套可以當着根本的東西,做過的東西皆可好好利用。(Photo Appreciation: MAGIC TULIPS by Marco Marotto)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anuary 5, 2021 at 9:21pm


喬布斯《學了serif與sanserif字體》

喬布斯 (Steve Jobs)自里德學院(Reed College)休學後,發現學院當時的書寫教育,大概是全美國最好的。校園內的每張海報,每個抽屜的標籤,都是美麗的手寫字體。


我由於休學了,不必再遵照安排選課,便去上書寫課。我學了serifsanserif字體,學到借不同字母的組合而改變字體的間距,也學到活字印刷的偉大。


書寫的美好、歷史感與藝術感,我覺得很迷人,因為那是科學所無法掌握的。
這些東西對我的生活有何實際幫助?我沒想過。

不過,十年後,當我在設計第一臺麥金塔電腦時,我想起了當時所學的東西,所以把它都融入麥金塔的設計。


它變成了第一臺能打印漂亮東西的電腦。

我要是不曾沈浸於那樣一門課,很可能,麥金塔打印的字體,就沒那麼多的變化了;再說,要不是Windows抄襲麥金塔,所有的個人電腦都不會有這些東西,印不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漂亮字體來。(見《喬布斯2005年6月12日對史丹佛大學畢業生演講全文》)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anuary 4, 2021 at 11:07pm


從技術的變革,進入使用者的生活脈絡,


向他們的生活提案,提出一種願景。

讓設計回歸到該字原本賦予事物意義的角色。

~~ (摘自《設計力創新》 Design-Driven Innovation)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anuary 4, 2021 at 10:29pm


驅動創新的來源,可以概括分為兩類,分別為科技進步與市場需求的推波助瀾。然而,“設計力創新”打破這個概念,訴求在科技與市場之外,“設計”也是驅動創新的來源。所謂“設計力創新”的概念,即在創造“意義”的激進式創新,設計不再只是功能與形式上的突破,還有對於消費者的意義。
(《設計力創新》 8頁)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anuary 4, 2021 at 10:28pm

詮釋者·與設計論述一同研究

荷蘭畫家蒙德里安與企業科學研究人員從事相同的活動:探索新的可能性、重新組合他人的發現、實驗、找出前景看好的結果、與他人分享、善加利用所發現事物的優勢。換言之,就是研究。(《設計力創新》頁167:詮釋者·與設計論述一同研究)

每家公司都想成為改變典範的企業,徹底重新界定事物的意義。......(設計力創新)對獲利、品牌價值、產品生命週期、資產創造等皆有貢獻。

它並非以使用者為中心。......相對地,設計力創新是提出徹底不同的新意義,是對於未來可能性的遠見。然而這些提案與遠見,並非沒有根據的空想。提案最終會落實為使用者期待已久的產品,成為席捲市場的大勝利。

......創新之舉絕非僥倖得來,也不是創意靈光乍現的成果。懂得設計力創新的公司擁有一套流程與能力,這是由企業家和經理人共同培養、領導的。

設計力創新需要詮釋者,易預測人們可能如何給予事物意義。......當公司從使用者身邊後退一步,以更廣的角度思考時,會發現不光是公司與個人都關注著相同的事物。換句話說,公司可試著接觸同樣著眼在事物意義的外部研究流程。這些非正式、散佈於各處的研究流程,與具體討論有相似之處,我稱之為設計論述(design discourse)。

Artemide是進行激進的意義創新,因此它提出的問題不同:“若一個人七點下班回到家,該如何改善讓他的感受更好?”

雖然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卻有三重意義。首先,脈絡更廣:這個問題非關使用方式,例如換燈泡,而是關於生活,例如家居生活、獨居生活,或與其他家庭或朋友建立關係。第二,主題更廣:不是不是一項產品的使用者,而是一個人,並將他整體的心理、文化與社會背景納入考量。第三,目的更廣:不是換燈泡這種實用需求,而是在這種情境之下,人們做事的理由(不僅有實用的層次,也包括情感層面)。

從這個更廣的觀點出發,更豐富的創新環境便跟著浮現。在這個環境中,Artemide並非唯一,還有其他參與者也提出相同的問題:“若一個人七點下班回到家,該如何改善讓她的感受更好?”這些參與者包括其他產業,例如電視機與音響系統廠商,也會研究同樣居家生活形態脈絡下的同一個人。雖然其他廠商可能設計的是家電,而Artemide生產的是燈具,但是雙方都想了解家庭的渴望,也想發現人們回家後,如何賦予事物意義。(《設計力創新》頁168-169:詮釋者·與設計論述一同研究)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