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27,875)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試驗小說

伯明翰的布萊德斯利兩點。沿街走著成千上萬踏上飯后歸途的人。

“我們需要的就是干,推動。”工程經理對杜昔萊特先生的兒子說。“我對他們說—我們干起來吧,把這東西弄好。”

成千上萬的人飯后回到了他們工作的工廠。

“我總是訓他們,但是他們了解我,視我為他們的衣食父母。遇到問題他們就只找我。工作他們干得很出色,很出色。為他們我也會全力以赴,這一點他們知道。”

開動著的旋床在這個工廠里又發出噪音。成千的人,男人和女孩,沿外面的道路行走著。一些人進了杜普萊特的工廠。…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7, 2018 at 1:05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珍趣篇》你們有你們的黎巴嫩,我有我的黎巴嫩

你們有你們的黎巴嫩,我有我的黎巴嫩。

你們有你們的黎巴嫩及其難題,我有我的黎巴嫩及其瑰麗。

你們有你們的黎巴嫩連同其中的種種企圖和目的,我有我的黎巴嫩連同其中的種種夢幻和希冀。



你們有你們的黎巴嫩,那就請以它而滿足;我有我的黎巴嫩,只滿足那絕對的純粹。…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16, 2018 at 4:52pm — No Comments

趙燕·受力國認知視角下的中國軟實力建設與發展(下)

第三, 對於軟實力輸出路徑的認知。美媒認為, 中國軟實力的輸出路徑主要建立在經濟手段上, 例如收購海外媒體、贊助學術基金會、開辦孔子學院、投資電影、音樂等文娛事業, 並且認為這些活動與政府關聯性很強, 政治意圖明顯。《華爾街日報》認為: “中國也正在尋求建立自己的電視, 電影和動畫文化, 以抵制它所認為的美國軟實力影響。”《紐約時報》更臆測: 中國政府是萬達、阿里巴巴等中國企業巨頭收購海外文娛產業的幕後推手, 因為中國政府想要借助文娛產業將其政治價值觀傳播到全球, 北京需要民間企業界大亨來推動海外的利益, 並在世界各地的工業和社區中發揮影響力, “萬達的擴張規模部分是由於中國希望看到這個國家的一流公司在美國建立門戶。”《華盛頓郵報》持同樣觀點, 中國“對外國資產的培養遵循相當傳統的路線: 通過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建立聯系, 用慷慨的禮物和招待來吸引政治精英, 並與當地大學及其龐大的中國政府網絡建立夥伴關係——贊助孔子學院來影響對中國的境外態度。”…

Continue

Added by ucun estutum on November 15, 2018 at 6:00pm — No Comments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上)

早晨,起床收拾完之後,我一直坐在床邊發呆。窗外的景色依舊,不同的,只不過是旅客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到唐立在門外大喊大叫,我才磨磨蹭蹭,極其不情願地背上行李,跟隨他離開。

羅兵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在亞丁的最後一餐飯,我和唐立都有些食之無味,只見羅兵在埋頭苦幹,說是沒力氣開不好車,太危險。

驅車前往理塘的路,看起來那麽蒼涼。

雲層壓得很低,不多時就淅淅瀝瀝下起了雨。路邊的亂石像是來自古老的蠻荒年代,一條大路在天地間延伸至遠方。

何處才是遠方?…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November 15,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麗尼《秋夜》

四個人在田間的小徑上移動著,如同四條影子,各人懷抱著自己底寂寞,和世界底愁苦。

月色是迷濛的,村莊已經遙遠了。

小溪之中沒有流水,田間沒有莊稼。

路旁墳上的古柏,在月光之下顯得更其憔悴而蒼老了。

惟有秋風是在憂愁地吹。

沒有夜露。

沒有目的的旅程,向著什麼地方去的呢?世界是一個大的荒原。…

Continue

Added by Gwadar 瓜達爾 on November 14, 2018 at 9:44pm — No Comments

石川啄木·激論

我不能忘記那夜的激論,

關於新社會里“權力”的處置,

我和同志中的一個年輕的經濟學家N君,

無端的引起的一場激論,

那繼續五小時的激論。

 

“你所說的完全是煽動家的話!”

他終於這樣說了,…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November 14, 2018 at 9:0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

第02章



“先生,請問行李是不是您自己打包的?”

“對。”

“打好包之後,它有沒有離開過您的視線呢?”

“沒有。”

“您有沒有帶任何禮物或什麽給任何人呢?”

“沒有。”…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4,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馬幼垣《三寶太監西洋記》與《西洋番國志》(9)

(十) 溜山國(The Maldive and Laccadive Islands) 



26. 山在海中,天生的三個石門,如城關之樣。其水各溜,故此叫做溜山。且這溜山有八大處:第一處叫做沙溜,第二叫做人不知溜,第三叫做處(誤:起)來溜 ,第四叫做麻裡滑溜,第五叫做加半年溜,第六叫做加加溜,第七叫做安都裡溜,第八叫做官鳴溜。八溜外還有一個半溜,約有三千餘里 ,還是西洋弱水三千(卷12,葉51上下)。




馬書:海中天生石門一座,如城闕樣。有八大處,溜各有其名,一曰沙溜(Mulaku Atoll之Mulaku島,2˚57』N, 73˚36』E) ,二曰人不知溜(在馬爾代夫群島北端的North…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November 14, 2018 at 12:30am — No Comments

蕭乾·鵬程(下)

王志翔出院了,還是院長親自到病房裏請他走的。

他睜大了眼睛想解釋,爭辯,申明他如何“規矩”,然而他怕洋人那副鐵青的臉色。包圍他的,還有那麼些雙鄙夷憤慨的眼睛,閃爍在一只只小白盔下面。他有些莫名其妙:干麼她們還嘀嘀咕咕地議論呢!

當他對那個替他收拾床鋪的看護怯生生地說“我要看看潘紫霞女士”時,只見那個短胖女人撇了撇嘴,睬也不睬地嘟囔著:“還看她呢,哼,改日再見吧。”…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November 13, 2018 at 8:31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醫生和“機械”(5)

那個女人搖了搖頭。

“他不夠高。”她說。

“我個人認為……”那個男人又開始說話,可他老婆根本不搭理並自顧自地往下說。

“他需要風度。我們一起去參加晚會的時候他是那樣掉價。我希望他能高一大截。”

“很好。”卡朋特大夫說,“這很好辦。我給股骨續上六英寸就夠了。到時候他坐在桌邊還是會有點顯矮,不過那沒有多大關系。當然,為了比例勻稱,你的手臂還得延長一點兒。順便問一句,”他補充說,好像他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你玩高爾夫球嗎?”…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1:54pm — No Comments

楊煉的詩《無人稱的雪》

(之一)

一場雪乾燥 急促 模仿一個人的激情

獸性的昏暗白晝

雪用細小的爪子在樹梢上行走

細小的骨骼

一場大火提煉的玻璃的骨骼

雪 總是停在

它依然刺耳的時候

關於死…

Continue

Added by 文學 庫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1:52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互文性

“我們必須試一試,把主帆拉到頂端。”我說。陰影一聲不吭離我而去。這些人都是鬼魂,在纜繩上的重量只不過是一批鬼的重量。的確,如果曾經有過用純精神力量升起的帆,就非彼帆莫屬了;因為恰當地說,整條船上沒有哪個人有足夠的臂力來完成這一任務,更不消說甲板上我們這些可憐蟲了。當然我自己領導了這項工作。他們無力地跟在我的后面,從一根纜繩到另一根纜繩,一跌一絆,氣喘籲籲。他們像泰坦神那樣勞作著。我們至少干了一個小時,其間黢黑的宇宙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當最后一根垂緣拉緊之后,我那已經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認出了疲勞不堪的身影,他們有的匍匐在船舷上,有的癱在船艙口。有一個伏在后絞盤機上喘著粗氣;而我在他們中間就像一座象征力量的塔,與疾病無緣,感到的只是心靈上的病痛。我等了一會兒,盡力消去負罪心理的重擔,抵禦我的自卑感,然后說:…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1:5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欠》貧嘴賤

我十分不喜歡聽粗話,但是講粗話而不中傷別人的人,總比不講粗話而中傷別人的人高一級。從來看不起貧嘴賤舌、四處講人壞話的人。莽夫莽婦,粗話連篇,這只能說他們有失斯文,卻不能說他們不安好心。



最討厭是有些自認為很聰明的人,陰陰騖蟄地在人背後安排謠言,以達到中傷別人的目的。這世界,物以類聚,且有諸事八卦的人,認為這種人了得,而且十分欣賞他們中傷別人的本領,安這類心腸的人無可勸喻,惟有對他們不理不睬,不理不睬,自然沒有是非。人總有選擇朋友的權利,沒來由要理睬自己不齒的人。雖然,理睬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只可惜時間有限,只能擇善者而理睬之了。…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November 12, 2018 at 7:08pm — No Comments

葉紫《岳陽樓》

諸事完畢了,我和另一個同伴由車站雇了兩部洋車,拉到我們一向所景慕的岳陽樓下。

然而不巧得很,岳陽樓上恰恰駐了大兵,「遊人免進」。我們只得由一個車伕 的指引,跨上那岳陽樓隔壁的一座茶樓,算是作為臨時的替代。

心裡總有幾分不甘。茶博士送上兩碗頂上的君山茶,我們接著沒有回話。之後才由我那同伴發出來一個這樣的議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不如和那裡面的駐兵去交涉交涉!」

由茶樓的側門穿過去就是岳陽樓。我們很謙恭地向駐兵們說了很多好話,結果是:不行!…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November 12, 2018 at 6:46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夏季的友誼》(上)

“媽媽,對門的前田先生,還有,天野先生、原先生,大家已經到了。我還以為我們算是最早的哪,結果是今年誰家都早啦。”

和子今天早晨剛剛到達徹底打掃過的別墅,立刻換上襯衣。短褲,騎上自行車轉了一圈,向坐在面向草坪的陽臺上的母親報告近鄰各幢別墅的情況。

“是麼?是今年突然熱起來的緣故吧。”

母親面對和子完全夏季裝束的身姿微笑著說:

“到各處走走,還有老爺子那裏,都去看看,見見面嘛。”…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2, 2018 at 6:41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夏季的友誼》(下)

和子想通了,別等著讓龍子抓住,自己主動上了小艇,對於龍子的提問,一概大大方方地痛快回答。

“真的。除了到這兒的別墅來的時間以外的容子,我根本一無所知。只有夏季這個時間我們還算得上朋友間的關係。”

“你們二位的耐性可真好。要是我,凡是我和我相好的朋友,一年到頭如果不是每天見面,那就放心不下。光一個夏季的友誼,算得上友誼?”

龍子這麼一說,和子也靜靜地點點頭。她隨後說:…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2, 2018 at 6:30pm — No Comments

《蒙田隨筆》國王待客的禮儀

這個議題雖然空泛,卻值得在這部拼湊的作品中占一席之地。按常規,當妳的同類,尤其是當一個大人物通知妳娶來造訪時,妳卻不在家等侯,這是極不禮貌的。對這個問題,納瓦爾王後瑪格麗特甚至說過一個貴族出門迎接來訪的客人(這是常有的事),不管對方如何高貴,那是不文明的;比較禮貌和恭敬的做法,是在家里等候客人,即使怕他迷路,也不必出門迎接,只需在客人走時送一送。

而我常常會忘記這個或那個無謂的規矩,我在家里取消了所有的虛禮。有人對我的做法很氣惱,可我有什麽辦法呢?與其每天讓自己沒完沒了地受罪,倒不如就冒犯他一次。如果把這些繁文縟節帶到自己的窩里,那又何必逃避宮廷禮儀的約束呢? …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vnaya ideya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2:17am — No Comments

陳之藩《旅美小卷》智慧的火花

費城的賓夕法尼亞大學,是個老大學。它的校園中,包括八十多幢大樓。蓋的年代,差不多都是與史俱來的。一切地方都看得出來是在學歐洲,即以宿舍而論,那種樣式也是學英國學院式的不論里面多不舒服,窗戶多不合適,從外面看來,總是有一番氣派。廣闊的院落,崢嶸的樓頂,石板的甬路,古色古香。

這八十多幢大樓中有一幢是特別的,即是今年才修成的富蘭克林中心。富蘭克林中心的對面是摩爾電機學院;旁邊是富蘭克林運動場。富蘭克中心所包括的部門是數學、物理與天文,樓的樣式是新的,內部的設備也是新的。…



Continue

Added by Seltsames Denken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2:04a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0)

我倒了茶,幸子看著我,半晌後方說:「如果不方便的話──我指今天晚上,一點也不要緊的。真理子一個人不會有問題。」

「沒什麼不方便的,我相信我先生不會不同意。」

「妳人真好,悅子。」幸子說,聲音平平的。隨後又加上。「也許,我得先告訴妳一聲,這幾天我女兒一直鬧彆扭。」

「不要緊的,」我微笑著說。「我得適應孩子各種情緒的。」

幸子慢慢喝著茶,看來並不急著走。然後,她放下茶杯,端詳了一陣自己的手背。…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6:34pm — No Comments

〔日本〕葉山嘉樹·水泥桶中的信

松戶與三弄完水泥了。外表雖然不很明顯,但頭發和鼻口都被水泥沾成灰色。他想把手指伸入鼻孔,摳掉像鋼筋混凝土那樣黏住鼻毛的混凝土,可是為了配合每分鐘吐出十立方尺的水泥攪拌器,根本沒有時間把手指伸向鼻孔。他一直擔心自己的鼻孔,卻整整十一個小時沒空清理鼻子。其間雖有兩度休息:午飯時間和三點鐘的歇息。可是,中午時間,肚子很餓;下午那次歇息時間要清掃攪拌器,沒有空間,所以始終沒有把手伸到鼻子上。他的鼻子似乎像石膏像的鼻子那樣硬化了。快到下班時間了,他用疲憊的手搬動水泥桶,一個小木盒從水泥桶中掉出來。



“是什麽?”他覺得很奇怪,但已無暇顧及這種東西。他用鏟子把水泥送入水泥升鬥秤量;再把水泥從升鬥倒進槽里,很快就要把那桶子倒光了。



“且慢,水泥桶中不可能出現盒子。”…



Continue

Added by Easy Tree on November 11, 2018 at 6:33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