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 庫
  • Male
  • Tekka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思潮 庫'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Gifts Received

Gift

思潮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思潮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陸建德:互文性、信仰及其他 ——讀大江健三郎《別了!我的書》(3)

四 國際上某些勢力熱衷於武器和霸權,為消滅地上的所多瑪和蛾摩拉,使“硫磺與火”從天而降(《舊約•創世記》19:24)。古義為此絕望,並像創世紀中的亞伯拉罕那樣產生疑問:世界最高的仲裁公正嗎?這也許是他與基督教保持距離的一個原因。亞伯拉罕最終向上帝的絕對權威屈服了,古義依然透過一雙淚眼獨自尋尋覓覓。他“沒有信仰”可能還另有道理。那是古義和他的創造者身上帶有中國和日本文化特色的隱衷——對某些情況下自殺行為的認可。 大江在他早期小說《我們的時代》(1959年)就寫到過自殺問題。在《別了!我的書》里,敘述者古義依然在為是否應該自殺而煩惱。小說起首說,古義身負重傷,(15)入院治療後身體雖然慢慢復原,卻一直在思考著究竟應該“前往彼界”還是“退回此界”。前者就是指自殺,後者則指配合醫生,接受治療。自殺的原因一則是可以結束因傷而產生的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二則是“自己老大無成且率性而為”(5)。最終古義決定忍受痛苦的煎熬,“退回此界”。小說序章的題目“看呀!他們回來了”取自艾略特《四個四重奏》中的最後一首“小吉丁”的第五部分:…See More
4 hours ago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陸建德:互文性、信仰及其他 ——讀大江健三郎《別了!我的書》(2)

二 當我們關注作者如何引用艾略特的時候,我們還必須考慮什麼沒有被引用。沒有出現的詩行對我們討論這部小說的互文性以及背後的文化差異恐怕同樣重要。大江一方面深深為艾略特的詩作所吸引,一方面又對艾略特的某些傾向有所防範、戒懼,因此小說的互文性還體現了作者主動的選擇和復雜的意圖。緊隨前面所引的“黑暗”詩行的是艾略特作為一位基督教徒發出的肯定之聲。大江有意與表示宗教信仰的文字保持距離,小心規避了以下兩行詩。尊貴顯赫的人物都進入黑暗,但是:  我對我的靈魂說,靜下來,讓黑暗降臨在你的身上 這準是上帝的黑暗⑦(the darkness of God)。(第12行至13行)…See More
Wednesday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陸建德:互文性、信仰及其他 ——讀大江健三郎《別了!我的書》(1)

互文性可以理解為作品之間的對話,古人、今人與來者的對話。它不是遠離人間煙火的一張強權之網或純語言七寶樓台,反之,它建基於具體的社會文化背景之上,因此既有歷史的維度,又不乏作者個人的主體特色。大江健三郎的新作《別了!我的書》(2005年)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作者早年就讀於東京大學法文系,他的小說創作深受歐美文學的影響,往往有互文性的特征。但是大江在自己與外國作家、作品的對話中又保持了一種可貴的獨立性。一…See More
Monday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4)

抵彜陵二首(五律) 夜抵彜陵州(七律)通過對比可見,方象瑛的選題半數以上與王漁洋重合,不太像是偶然形成的結果。事實上我們知道,方象瑛的寫作是與他崇敬的先達有關的:七月初六日,象瑛途經定州,憩新樂縣,讀王士禛壁間題詩,感愴施閏章的逝世,有《新樂使院讀王阮亭司成壁間韻因感施愚山侍講時愚山歿京邸余以使命不得往哭》之作(37)。初九日行至平定州,又有《出固關宿平定院署和王司成韻題壁》(38),這是和漁洋《真定寄鄭次公水部》詩韻的題壁之作,所以結聯雲“極知水部能懷古,莫遣中山酒易醒”。八月初三日又記:“過觀音堂,壬子秋阮亭以試事入蜀宿此,有詩。今才十年,院宇傾頹,無舊時下榻處矣。”(39)方象瑛三次提到王漁洋詩,除第一次是讀題壁之作,其余兩次都不是題壁或詩已不可見,那麼方象瑛知道王詩就只有兩種可能,要麼他曾熟讀《蜀道集》,要麼行篋就攜有此集,沿途閱讀。無論是哪種情形,都意味著他此行的寫作,有漁洋《蜀道集》為參照,自然會與王詩形成一種互文關系。可是當筆者比讀兩個集子後,竟意外地看不到方象瑛摹仿《蜀道集》的痕跡。就是以上作品所選擇的詩體,似乎也顯示方象瑛與其說是在追踵王漁洋,還不如說是在有意識地回避…See More
Sunday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3)

當筆者讀方象瑛《健松齋集》時,不禁對其中同為典四川鄉試沿途所作的《錦官集》產生了好奇:這出於同樣身份、同樣經歷的寫作,與王士禛《蜀道集》會有什麼異同呢?當然,首先應該承認,兩人出使的背景是不太一樣的。方象瑛典試在康熙二十二年(1683),值蜀亂停鄉試,亂平後於九月補行,象瑛前往主考。朱彜尊序《錦官集》說,“曩時濟南王先生貽上主考入蜀,裒其詩為《蜀道集》,屬予序之而余不果也。今君之詩蓋將與王先生並傳,其或不同者,非詩派之流別也,一在蜀未亂之先,一在亂定之後,覽觀土風,感慨異焉”(34)。方象瑛自己在上馮溥書中對這次西征經歷的敘述是:“象瑛拙守冷署,客春查改史傳,忽得怔忡之疾,心搖汗脫,幾無生理。重服參藥,始稍稍愈,乃不自意遂有使蜀之命,力疾西征。棧雨蠻煙,備歷艱險,幸藉庇漸安,得從事筆墨,所見崇巒怪壑,勝跡靈區,駭心怵目,莫可名狀。西趨秦棧,東下夔巫,得日記一首,遊記六首,詩二百余首,雖不敢言文,或可備一部蜀道路程耳。……閱歲一年,計程二萬里,舟車往返,行李無資,窮官薄命,乃至於此,可笑亦可嘆也。”(35)這兩百多首詩後來編成《錦官集》二卷,同樣也獲得時流的讚賞,“諸公間共推挹,謂燕公得…See More
Saturday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2)

無論其本事若何,到詩人寫作《綺懷》時,當年的戀人已嫁為人婦且有子嗣,他只有纏綿而無望地追憶少年時代這段不可明言的初戀,於是李商隱風格綺旎而又旨趣隱晦的《無題》自然地成了他仿效的範本。正如舊日注家所指出的,“義山不幸而生於黨人傾軋、宦豎橫行之日,且學優奧博,性愛風流,往往有正言之不可,而迷離煩亂、掩抑紆回,寄其恨而晦其跡者”(20)。黃仲則的初戀雖不便明言,卻也無須故作隱諱,事實上《綺懷》的題旨是相當清楚的,一個個記憶的片段包括與情人的初識、幽會的歡愛,離別與重逢的悵恨,連綴起對往事的追懷。除了情人的名姓被隱去,所有的情節都像是自敘傳,因此它全然放棄《無題》的象征傾向,而集中摹仿其語詞和修辭,然後是取意和構思。 首先我們看一個純粹在語詞層面因襲李商隱詩的例子,那就是《綺懷》第三首:“旋旋長廊繡石苔,顫提魚鑰記潛來。闌前罽藉烏龍臥,井畔絲牽玉虎回。端正容成猶斂照,消沈意可漸凝灰。來從花底春寒峭,可借梨雲半枕偎。”本章追憶與情人幽會的情景。第四句的“烏龍臥”用《搜神後記》所載晉代張然的故事。張然有狗名烏龍,其妻與家奴私通,想謀殺張然。關鍵時刻,烏龍咬傷家奴,救了主人。這個故事雖與幽會有關,但…See More
Jul 21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1)

一、互文性是中國古典詩歌的一般特征 “互文性”(intertextualité)又譯作“本文間性”,這個術語從它誕生以來就一直是個含混不清的概念,在不同批評家的著作里被給予不同的定義、賦予不同的意義,甚至因範圍的不斷擴大、所產生的命題日益增多而被指責為大而無當的理論神話。盡管如此,人們還是樂於使用這個概念,因為它“囊括了文學作品之間互相交錯、彼此依賴的若干表現形式”①,使文學寫作中的引用(citation)、暗示(allusion)、參考(référence)、仿作(pastich)、戲擬(parodie)、剽竊(plagiat)及各種方式的照搬套用有了概括其本質和統一性的理論視角。根據法國學者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一書對互文性理論的源流、學說及其批評實踐的梳理,筆者認為索萊爾斯(Philippe Sollers)的定義最簡潔地說明了互文性的含義:“每一篇文本都聯系著若干篇文本,並且對這些文本起著復讀、強調、濃縮、轉移和深化的作用。”②《互文性研究》的作者將互文性歸結為文學的記憶,它分別由文本、作者和讀者所負載,形成文學寫作中的變換和聯系。這無疑是有見地的。記憶本是文化自身積累…See More
Jul 20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陸建德:地之靈 ——關於“遷徙與雜交”的感想

英國小說家 D.H.勞倫斯也是一位難得一見的批評大家,他的《經典美國文學論》是美國文學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在該書導論“地之靈” (The Spirit of the Place)中,勞倫斯寫道:每一個大陸都有它自己偉大的地之靈。每一個民族都被某一個特定的地域所吸引,這就是家鄉和祖國。地球表面上不同的地點放射出不同的生命力,不同的振幅,不同的化學氣體,與不同的恒星結成特殊的關系……。但是地之靈確是一個偉大的現實。尼羅河流域不僅出產谷物,還造就了埃及國土上那了不起的宗教。中國造就了一切中國人,將來也還是這樣。但舊金山的中國人遲早會不成其為中國人,因為美國是一個大熔爐,會熔化他們。最後一句話並無侮辱之意,亦非過分之言。克雷夫科爾早在《一個美國農民來信》(1782)…See More
Jul 19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鳴:浮腫的甲午戰爭

最近一本名為《首敗》的書,說的是甲午海戰,書編得圖文並茂,引起了人們談論甲午海戰的興趣。在我看來,1894年的甲午戰爭,是中國士大夫的夢醒之戰。此前,即使所謂開明人士,也以為中國只要固守綱常名教,在加上一點西洋器械或者制器之母機,就可以高枕無憂。對付西洋鬼子,也許還有點麻煩,但在東方做老大,料無問題。反正西洋鬼子,似乎也不大想一口吞掉我們,讓我們做亡國奴。中日開戰之前,舉國上下,真正為中國擔憂的,大概只有李鴻章一個人。其余的人,都相當樂觀。在中國的士大夫看來,漫說日本的海軍跟北洋水師比起來,不值一提,日本的陸軍,也不夠湘淮軍打的。在更多的人眼里,日本不過是個住著眾多小矮子的藩屬,雖然曾經的倭寇給中國造成了一點麻煩,但基本上不值一哂。現在居然掀起“叛亂”,肯定天兵一到,寸草不生,要被蕩平的。此時的國際輿論,居然也給中國國內的樂觀情緒添油加醋。多數的媒體都認為,中日之戰,中國多半能贏。不錯,無論從國家實力,還是軍事裝備,軍艦的噸位,軍隊的數量,中國的確都占有優勢。西方人打仗,戰前的對比估量,就看這些玩意。此番中日戰爭,跟此前中國跟西方的戰爭不一樣,武器方面的優勢,實際上在中國這邊。質量相差…See More
Jul 17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鳴:文人有什麽用?

文人有什麽用這個話題,對我來說,很有歷史意義,僅僅對我一人的歷史意義。文革時期,我是個挨揍的狗崽子,由於年齡小,懵懂於世,堅持抵抗,逐漸挨揍挨得少了,但是徹底不挨揍,還得益於某種機遇——忽然之間,我被學校視為“文人”了。1969年之後,革命的秩序開始建立,新秩序不僅有武功,還需要文治,學校也如此,要有墻報,黑板報,我們那個學校,原本就是個小學,人材有限,唯一的圖畫老師還被逼死了,全校上下,竟然找不出個會畫畫,寫美術字,同時會寫文章的人來(語文教師可以將就,但他們噤若寒蟬,不敢寫),最後發現我這個12歲毛孩子,還可以應付,於是我這個狗崽子,就進了學校革委會主任直屬的大批判組,每周負責出墻報板報。有大文人說他文革期間一貫正確,即便進了上海協作組,從來沒有寫過批判文章,可我沒那麽高的覺悟,當時我的任務就兩項,一是畫報頭,照貓畫虎地將一些工農兵掄拳頭打旗幟的宣傳畫,搬到我們學校的墻報和板報上去,一是寫文章,不是大批判,就是歌頌大好形勢,比著人民日報,把諸如“是可忍,孰不可忍”,“東風吹,戰鼓擂”,“紅旗飄飄,彩旗獵獵”之類的東西,照貓畫虎地挪到下來,再結合一點我們農場(不久就變成了團)的實際,…See More
Jul 13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大城市化的陷阱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城市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30多年的時間裏,城市化率從改革開放初期的38%達到現在的56%左右。如果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城市化的70%水平來計算,中國離高度城市化水平也只有14個百分點了。 也就是說,中國用了30年左右的時間,走完了西方100多年的歷程。但是,從總體上看,中國的城市化既強勁又脆弱,城市擴張很快,但質量低下,不僅過程充滿了風險,城市現狀也充滿著巨大的不確定性。 也正因為這樣,這些年來,越來越多人對國家的城市化現狀產生了諸多憂慮和焦慮。中共十八大前後,城市化曾經被界定為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其中一大來源,有關部門曾就城市化提出了諸多政策建議。無論是政府還是民間,人們對城市化本身和城市化對經濟發展的拉動作用抱有巨大的期望。不過,城市化已經逐漸在政府的議程中消失了,城市化的動力似乎已經不再。為什麽?中國城市化的動力為何不再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需要看看原來城市化的思路和城市化方式產生了什麽樣的結果,簡單地說,今天的政策調整是對原來政策的一種反應。如果原來的政策不能為繼了,那麽就要進行政策調整。至少可以從如下幾個方面來檢驗原來的城市化所產生的問題…See More
Jun 30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為什麽世界期待中國2017?

去年是二戰以來西方少有的一個政治年,先後發生了被很多人視為“黑天鵝”的重大政治變化,英國脫歐、意大利憲政改革公投失敗、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等。人們把這些視為是“黑天鵝”,因為這些表示著不好的預兆。很明顯,對西方來說,這個政治年其實還沒有結束,2017會繼續發生類似甚至更壞的政治變化。 特朗普和美國現存體制的對立已經公開化,從前是美國兩黨之間互相否決,現在已經演變成特朗普和整個舊體制之間的互相否決。這種情況不知道何時能夠結束,美國政治何時能夠穩定下來。歐洲的情況同樣令人擔憂。英國已經正式進入脫歐程序,相信這不會是一個順利和平穩的過程。法國極右國民陣線力量繼續上升,而德國的右派選擇黨也不甘示弱。 實際上,歐洲的右派趨於結成區域聯合陣線,甚至國際聯盟。如果法國國民陣線贏得選舉,歐盟就岌岌可危了。不管怎樣,西方各國內部政治力量的對立已經公開化,政治鬥爭(而不是政治合作)成為了西方的“新常態”。  2017是中國的政治年西方的變化已經也必然繼續對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構成巨大的沖擊。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世界經濟到今天還沒有恢復過來。如今西方貿易保護主義和經濟民族主義開始盛行,已經很糟糕的世界經濟…See More
Jun 26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中國為什麽要躲避大國“命運”?

毫不誇張地說,今天的世界處於一個“不確定性”(或者通俗地說是“亂世”)狀態。地緣政治面臨急劇的變動。英國脫歐、南中國海、朝鮮半島、中東和敘利亞、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國與美國、美國與俄羅斯、中國與俄羅斯等所有重要的方面都在發生變化。所有的變化是地緣政治變化的產物,也反過來重塑新的地緣政治格局。世界經濟也是如此。  西方引導的全球化開始出現逆轉,盡管這並不在任何意義上意味著全球化的終結,但也表明西方和美國在領導全球化方面,已顯得力不從心,世界經濟的發展需要新的領頭羊。對崛起中的中國來說,所有這些變化應當被視為正面和積極;如果中國能夠抓住機遇,便是崛起的好機會,在“不確定性”中崛起,重塑區域甚至是國際秩序。  意大利古典政治哲學家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在論述政治人物的政治作為時,專門討論了“運氣”或“命運”的作用。其實,在國際舞台上,一個國家的作為也是如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不確定性”可以解讀為中國崛起的“運氣”或“命運”。因此,人們首先不應當悲觀地把“不確定性”視為負面。  所謂的“不確定性”只是一個客觀的局面,是時勢變化所致。任何國家都要根據時勢的變化,來調整自己的國際角色…See More
Jun 10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朱維錚:中國人與中國史(下)

三國到南北朝,中國大亂了四百年。那時有兵就有權,但不論何族當權,只要稍微穩定,就控制修史,並嚴防史官出格。北齊高歡父子就是顯例。也就在這期間,南北朝都形成了史館制度,把編撰現代史變成由君主監視的政府行為。雖然紙的普及,使書寫歷史更容易,而權力爭鬥造成的言論空間,也使控制私人著史更困難。 不過隋唐統一,官方控制歷史編撰更有力了。唐太宗極重視按照他的意向重新解釋歷史,親自主編《晉書》,替他奪去帝位的政變辯護。同時通過大規模編寫《五代史》,完善了史館制度,使民間史家想撰寫現代史,尤其是當朝史,變得幾乎不可能。 關於中國的歷史編纂傳統,它的多彩形式和矛盾過程,可參看周予同教授主編的《中國歷史文選》。那中間的書目解題和作者小傳,當初我的寫作意向,就是串起來看,便是普及性的中國史學小史。 中國人要知中國史…See More
Jun 3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朱維錚:中國人與中國史(上)

誰是中國人 三重認同尺度:國籍、種族、文化。 現代世界,國籍以疆域為限,卻已不以原住民為限。人口流動頻率愈來愈高,迫使眾多國家承認取得本國公民權,即為本國人,而公民權僅賦予連續在本國居住滿若干年者,有的還與資產掛鉤,所謂投資移民,還有承認雙重國籍者。 同樣,現代世界已罕有單一種族或民族的國家。中國便居住著五十六個或以上的民族(尚有未經民族認同的族群,如苦聰人等)。種族已不限於同一基因群的族類,而民族的組成因素更復雜,很少有符合斯大林定義的(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表現於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裏素質)。否則,“中華民族”的界定將成問題。 因而,誰是中國人,如同誰是美國人、法國人、俄國人等一樣,在現代世界上,主要表征是文化問題。文化認同涵泳著復雜的因素。 中國人的文化認同…See More
Jun 2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焦亞東:互文性視野下的類書與中國古典詩歌(下)

(閱讀上一篇請點擊此)人不再能夠直接地面對實在,他不可能仿佛是面對面地直觀實在了。人的符號活動能力(symbolic…See More
May 28

思潮 庫's Blog

陸建德:互文性、信仰及其他 ——讀大江健三郎《別了!我的書》(3)

Posted on July 17, 2017 at 10:11pm 0 Comments



國際上某些勢力熱衷於武器和霸權,為消滅地上的所多瑪和蛾摩拉,使“硫磺與火”從天而降(《舊約•創世記》19:24)。古義為此絕望,並像創世紀中的亞伯拉罕那樣產生疑問:世界最高的仲裁公正嗎?這也許是他與基督教保持距離的一個原因。亞伯拉罕最終向上帝的絕對權威屈服了,古義依然透過一雙淚眼獨自尋尋覓覓。他“沒有信仰”可能還另有道理。那是古義和他的創造者身上帶有中國和日本文化特色的隱衷——對某些情況下自殺行為的認可。…

Continue

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2)

Posted on July 17, 2017 at 10:08pm 0 Comments

無論其本事若何,到詩人寫作《綺懷》時,當年的戀人已嫁為人婦且有子嗣,他只有纏綿而無望地追憶少年時代這段不可明言的初戀,於是李商隱風格綺旎而又旨趣隱晦的《無題》自然地成了他仿效的範本。正如舊日注家所指出的,“義山不幸而生於黨人傾軋、宦豎橫行之日,且學優奧博,性愛風流,往往有正言之不可,而迷離煩亂、掩抑紆回,寄其恨而晦其跡者”(20)。黃仲則的初戀雖不便明言,卻也無須故作隱諱,事實上《綺懷》的題旨是相當清楚的,一個個記憶的片段包括與情人的初識、幽會的歡愛,離別與重逢的悵恨,連綴起對往事的追懷。除了情人的名姓被隱去,所有的情節都像是自敘傳,因此它全然放棄《無題》的象征傾向,而集中摹仿其語詞和修辭,然後是取意和構思。…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