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抱抱,看新聞
  • 邊鄉  岸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冰 心·三寄小讀者(1)

親愛的小朋友: 在我寫《寄小讀者》的五十五年後,《再寄小讀者》的二十年後,重新提起筆來寫《三寄小讀者》,心情還只能拿五十五年前所講的:“我心中莫可名狀,我感到非常地榮幸”這句話來描述了! 我三次榮幸地和親愛的小讀者通訊之間,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我這一次的“莫可名狀”的心情,是“寧靜”多於“興奮”,“喜悅”多於“感喟”。這半個多世紀的經歷,使我對毛主席的“世界是在進步的,前途是光明的,這個歷史的總趨勢任何人也改變不了”這段教導,有了無限的信心。幾十年前日本帝國主義者的侵略,和幾年前“四人幫”的專橫,都改變不了革命人民事業的邏輯! 我是在“五四”愛國運動之後才開始寫作的,還是從“五四”運動談起吧。 昨天我去參加了有著“五四”革命傳統的北京大學建校八十周年的紀念大會。我的周圍是彩旗招展,鑼鼓喧天;我的面前是兩萬多名北大的師生員工和家屬,其中就有來自三十六個國家的留學生,還有一些戴著紅領巾的少年兒童。就是這些少年兒童,敲鑼打鼓,揮舞著花束,把我們帶進會場來的! 回憶起五十九年前的“五四”,那時,沒有認識到革命人民力量的我,哪裏想到我們會有這樣光明幸福的今天?去年的九月六日,我寫的《天安門,與毛主…See More
Sunda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碧野·迷人的夏季牧場

就在雪的群峰的圍繞中,一片奇麗的千里牧場展現在你的眼前。墨綠的原始森林和鮮艷的野花,給這遼闊的千里牧場鑲上了雙重富麗的花邊。千里牧場上長著一色青翠的酥油草,清清的溪水齊著兩岸的草叢在漫流。草原是這樣無邊的平展,就像風平浪靜的海洋。在太陽下,那點點水泡似的蒙古包在閃爍著白光。當你盡情策馬在這千里草原上馳騁的時候,處處都可以看見千百成群肥壯的羊群、馬群和牛群。它們吃了含有乳汁的酥油草,毛色格外發亮,好像每一根毛尖都冒著油星。特別是那些被碧綠的草原襯托得十分清楚的黃牛、花牛、白羊、紅羊,在太陽下就像繡在綠色緞面上的彩色圖案一樣美。有的時候,風從牧群中間送過來銀鈴似的丁當聲,那是哈薩克牧女們墜滿衣角的銀飾在風中擊響。牧女們騎著駿馬,優美的身姿映襯在藍天、雪山和綠草之間,顯得十分動人。她們歡笑著跟著嬉逐的馬群馳騁,而每當停下來,就騎馬輕輕地揮動著牧鞭歌唱她們的愛情。這雪峰、綠林、繁花圍繞著的天山千里牧場,雖然給人一種低平的感覺,但位置卻在海拔兩三千公尺以上。每當一片烏雲飛來,雲腳總是掃著草原,灑下陣雨,牧群在雨雲中出沒,加濃了雲意,很難分辨得出哪是雲頭哪是牧群。而當陣雨過去,雨洗後的草原就變得更…See More
Apr 2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雨的隨想

有時,外面下著雨心卻晴著;又有時,外面晴著心卻下著雨。世界上許多東西在對比中讓你品味。心晴的時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時候,晴也是雨。不過,無論什麽樣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難忘。雨有一種神奇:它能彌漫成一種情調,浸潤成一種氛圍,鐫刻成一種記憶。當然,有時也能瓢潑成一種災難。春天的風沙,夏天的溽悶,秋天的幹燥,都使人們祈盼著下雨。一場雨還能使空氣清新許多,街道明亮許多,“春雨貴如油”,對雨的渴盼不獨農人有。有雨的時候既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人們卻多不以為忤。或許因為有雨的季節氣候不冷,讓太陽一邊涼快會兒也好。有雨的夜晚則另有一番月夜所沒有的韻味。有時不由讓人想起李商隱“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的名句。在小雨中漫步,更有一番難得的愜意。聽著雨水輕輕叩擊大葉楊或梧桐樹那闊大的葉片時沙沙的聲響,那種滋潤到心底的美妙,即便是理查德·克萊德曼鋼琴下流淌出的《秋日私語》般雅致的旋律也難以比較。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造化,真是無與倫比。一對戀人走在小巷裏,那情景再尋常不過。但下雨天手中魔術般又多了一把淡藍色的小傘,身上多了件米黃色的風衣,那效果便又截然不同。一眼望去,雨中的年輕是一幅耐讀的圖畫。在北方,一…See More
Apr 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意)拉法埃萊·費拉里斯·暴風雨──大自然的啟示

悶熱的夜,令人窒息,我輾轉不寐。窗外,一道道閃電劃破漆黑的夜幕,沈悶的雷聲如同大炮轟鳴,使人悸恐。一道閃光,一聲清脆的霹靂,接著便下起了瓢潑大雨,宛如天神聽到信號,撕開天幕,把天河之水傾註到人間。狂風咆哮著,猛地把門打開,摔在墻下,煙囪發出嗚嗚的聲響,猶如在黑夜中抽咽。大雨猛烈地敲打著屋頂,沖擊著玻璃,奏出激動人心的樂章。一小股雨水從天窗悄悄地爬進來,緩緩地蠕動著,在天花板上留下彎彎曲曲的足跡。不一會,鏗鏘的樂曲變成節奏單一的旋律,那優柔、甜蜜的催眠曲,撫慰著沈睡人兒的疲憊軀體。從窗外躲進來的第一束光線,報道了人間的黎明,碧空中漂浮著朵朵白雲,在和煦的微風中翩然起舞,把蔚藍色的天空擦拭得更加明亮。鳥兒唱著歡樂的歌,迎接著噴薄欲出的朝陽;被暴風雨壓彎了腰的花草兒伸著懶腰,宛如剛從睡夢中蘇醒;偎依在花瓣、綠葉上的水珠,金光閃閃,如同珍珠閃爍著光華。常年積雪的阿爾卑斯山迎著朝霞,披上玫瑰色的麗裝;遠處林舍閃閃發亮,猶如姑娘送出的秋波,使人心潮激蕩。江山似錦,風景如畫,艷麗的玫瑰花散發出陣陣芳香。綺麗華美的春色啊,你是多麽美好!昨晚,狂暴的大自然似乎要把整個人間毀滅,而它帶來的卻是更加絢麗的早…See More
Apr 1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郭沫若·路畔的薔薇

清晨往松林裏去散步,我在林蔭畔發現了一束被人遺棄了的薔薇。薔薇的花色還是鮮艷的,一朵紫紅,一朵嫩紅,一朵是病黃的象牙色中帶著幾分血暈。我把薔薇拾在手裏了。青翠的葉上已經凝集著細密的露珠,這顯然是昨夜被人遺棄了的。這是可憐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欺侮?還是不幸的青年受了輕狂的婦人的玩弄呢? 昨晚上甜蜜的私語,今朝的冷綠的露珠……我把薔薇拿到家裏來了,我想找個花瓶來供養她。花瓶我沒有,我在一只墻角上尋著了一個斷了頸子的盛酒的土瓶。——薔薇喲,我雖然不能供養你以春酒,但我要供養你以清潔流泉,清潔的素心,你在這破土瓶中雖然不免要淒淒寂寂地飄零,但比遺棄在路頭被人踐踏了的好罷?See More
Apr 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蘇) 沃羅寧·白樺樹

她保護著我。我的住宅離大路一百米左右。大路上行駛著各種車輛:貨車,小轎車,公共汽車,推土機,卡車,拖拉機。車輛成千上萬,來回穿梭。還有灰塵。路上的灰塵多大啊!灰塵飛向我的住宅,假若沒有她,這棵白樺樹,會有多少灰塵鉆進窗戶,落到桌子上,被褥上,飛進肺裏啊。她把全部灰塵吸附在自己身上了。夏日裏,她綠蔭如蓋。一陣風拂過,它便婆娑起舞。她的葉片濃密,連陽光也無法照進我的窗戶。但夏季屋裏恰好不需要陽光。沁人心脾的陰涼比灼熱的陽光強百倍。然而,白樺樹卻整個而沐浴在陽光裏。她的簇簇綠葉閃閃發亮,蒼翠欲滴,枝條茁壯生長,越發剛勁有力。六月裏沒有下過一場雨,連草都開始枯黃。然而,她顯然已為自己貯存了以備不時之需的水分,所以絲毫不遭幹旱之苦。她的葉片還是那樣富有彈性和光澤,不過長大了,葉邊滾圓,而不再是鋸齒形狀,像春天那樣了。之後,雷電交加,整日在我的住宅附近盤旋,越來越陰沈,沈悶地——猶如在自己身體裏——發出隆隆轟鳴,入幕時分,終於爆發了。正值白夜季節。風仿佛只想試探一下——這白樺樹多結實?多堅強?白樺樹並不畏懼,但好象因災難臨頭而感到焦灼,她抖動著葉片,作為回答。於是大風像一頭狂怒的公牛,驟然呼嘯起來…See More
Apr 7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蘇] 邦達列夫·童年的星星

在沈睡中的村莊的黑暗上空,銀白色的天際閃閃發亮,群星中有一顆星是綠色的,像夏天那樣嫩綠,從銀河的深遠處,從很高很高的地方,特別親切地對著我閃閃爍爍。當我步行在遍地塵土的夜間大道上的時空,它跟著我移動;當我在樺樹林邊,在幽靜的林蔭下停步的時候,它也在樹叢中停住;當我走到家的時候,它還在瞧我,從黑黝黝的房頂那邊親切而溫存地閃閃發亮。“這就是她,”我想,“這是我的星星,是我童年時代的充滿熱情和關切的星星!我什麽時候看見過她?在哪兒?或許我自己身上一切美好而純潔的東西都應該屬於她?或許我的最後歸宿是在這個星星上,那裏將會以節日般的盛情接待,就像我現在所感到的她那美善而令人愉快的閃光一樣?這就是和永恒的聯系,就是同宇宙的交談?!這一切至今仍然驚人地不可理解和美妙,被視為童年時代的神秘夢幻。See More
Feb 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墉·迎向風雨

我曾經因為有幾個大學生登山迷途喪生,而訪問某位登山專家。其中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在半山腰,突然遇到大雨,應該怎麽辦?"登山專家說:"你應該向山頂走。""為什麽不往山下跑?山頂風雨不是更大嗎?"我懷疑地問。"往山頂走,固然風雨可能更大,卻不足以威脅你的生命。至於向山下跑,看來風雨小些,似乎比較安全,但卻可能遇到暴發的山洪而被活活淹死。"登山專家嚴肅地說:"對於風雨,逃避它,你只有被卷入洪流;迎向它,你卻能獲得生存!"除了登山,在人生的戰場上,不也是如此嗎?雨雨,應該是一個陰性名詞,她,而不是他。雨,完完全全是女性化的。春三月的雨,是少女,正值豆蔻年華。她文靜、溫柔、清新、羞澀。於人不覺間,她輕輕悄悄地走來,“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她如紗如霧,如情似夢,沾衣不濕,拂面不寒。她的裙袂飄過處,天地萬物從沈沈昏睡中蘇醒過來,種子發出嫩芽,竹林長出春筍,楊柳抽出新枝,睡了一冬的小生靈也伸伸懶腰,走出深深的地穴。春雨,把青春和生命贈給大地。春雨,又是一個愛美的姑娘,一個極擅丹青的畫師。她手執神奇的畫筆,揮灑出一個美麗的天地。“梨花一枝春帶雨”,何等脫俗;“杏花春雨江南”,何等淡雅;而“小樓一夜聽…See More
Jan 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法) 科萊特·詩意盎然的黎明

除了一小塊地方,除了那棵銀杏,整個花園熱氣逼人,沐浴在略帶紅、紫的黃燦燦的陽光裏。可是我不知道這紅色和紫色的印象是來自我感情的滿足,還是因為我眼花的緣故。金黃的沙礫反射的夏天,穿透我的大草帽的夏天,幾乎沒有黑夜的夏天……我母親有感於我對黎明的深情,允許我去迎接它。她按照我的請求,三點半鐘叫醒我;我兩臂各挽一只籃子,朝河邊狹長的沼地走去,去采摘草莓、和長帶須髯的醋栗。此刻萬物仍在混沌的、潮潤的、隱隱約約的藍色中沈睡,我踏著沙礫的小路行走,被自身重量的煙霞首先浸潤我的雙腿,然後我的嘴唇、我的耳朵和全身最敏感的鼻孔……就在這條路上,就在這個時候,我意識到自己的價值,意識到一種不可言喻的幸福,意識到我和早起的晨風、第一只鳥兒,以及橢圓形的剛剛出現的太陽之間的默契。我母親叫我一聲“美人,金寶貝”,然後放我走了!她望著她的作品—她把我當作她的傑作—跑開並且在山坡上消失。我當年也許是俊俏的,我母親的評價和我當時的照片並非總是一致的……我那時之所以顯得俊俏,那是因為我風華正茂,因為黎明,因為我碧綠的眼睛,我在晨風中飄拂的金發和我作為被喚醒的孩子同其他尚在酣睡的孩子相比的優越感。我聽見敲頭遍彌撒鐘就往回…See More
Jan 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母雞

一向討厭母雞。不知怎樣受了一點驚恐。聽吧,它由前院嘎嘎到後院,由後院再到前院,沒結沒完,而並沒有什麽理由;討厭!有時候,它不這樣亂叫,可是細聲細氣的,有什麽心事似的,顫顫微微的,順著墻跟,或沿著田壩,那麽扯長了聲如怨如訴,使人心中立刻結起個小疙瘩來。它永遠不反抗公雞。可是,有時候卻欺侮那最忠厚的鴨子。更可惡的是他遇到另一只母雞的時候,它會下毒手,乘其不備,狠狠的咬一口,咬下一撮兒毛來。到下蛋的時候,它差不多是發了狂,恨不能使全世界都知道它這點成績;就是聾子也會被它吵得受不下去。可是,現在我改變了心思,我看見一只孵出一群小雛雞的母親。不論是在院子裏,還是在院外,它總是挺著脖兒,表示出世界上並沒有可怕的東西。一個鳥兒飛過,或是什麽東西響了一聲,它立刻警戒起來,歪著頭兒聽;挺著身子預備作戰;看看前,看看後,咕咕的警告雞雛要馬上集合到它身邊來!當它發現了一點可吃的東西,它咕咕的緊叫,啄一啄那個東西,馬上便放下,教它…See More
Dec 24,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法] 韓波·閃電

啊!人類的工作,似閃電時常輝耀著我那無邊的黑暗。“世間沒有任何空虛的東西。去尋求科學!跨步前進!”現代傳教士——普天大眾都在奮疾吶喊。然而,惡漢、無賴們的屍體卻重重地壓在人們胸上……啊!快!快!快!在那個世界等黑暗過後,我們將得到……永恒的……酬報?……——我在那兒能做什麽呢?我會勞作,而科學的步伐則太緩慢了。趕快祈禱吧。讓電光大作吧。我已洞察到事物的真諦。非常簡單,非常簡單。天氣萬分酷熱。我將被人們遺棄。我有自己的職責。這回,我要跟有些人一樣,自豪地把它棄擱一旁。我的生命已經枯竭。好吧,讓我們裝傻,變貪變懶。真可悲呀!我們—街頭賣藝者,乞丐,藝術家,強盜,教士,聖香看守者,聽懺悔的神甫,殉難者……在縱情歡悅中,在有著奇幻愛情和荒誕世界的夢幻中,在對時間種種現象的怨恨和責罵聲中,得以茍延活命。哦!教士,又在我病床前繚繞濃烈的焚香。我從這些事情中認清了童年時的汙穢教育。可後來又怎麽樣呢?……別人活了二十歲,我也活了二十歲……不!不!此時此刻,我正有死亡進行殊死搏鬥。對我驕傲的性格來說,工作是多麽微不足道:我對世界的叛逆,就仿佛是極為短暫的酷刑,待到最後的時刻,我勢將挺身奮起四面搏擊………See More
Dec 23,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瞿秋白·一種雲

天總是皺著眉頭。太陽光如果還射得到地面上,那也總是稀微的淡薄的。至於月亮,那更不必說,他只是偶然露出半面,用他那慘淡的眼光看一看這罪孽的人間,這是寡婦孤兒的眼光,眼睛裏含著總算還沒有流幹的眼淚。受過不只一次封禪大典的山嶽,至少有大半截是上了天,只留一點山腳給人看。黃河,長江……據說是中國文明的母親,也不知道怎麽變了心,對於他們的親骨肉,都擺出一副冷酷的面孔。從春天到夏天,從秋天到冬天,這樣一年年的過去,淫虐的雨,淒厲的風和肅殺的霜雪更番的來去,一點兒光明也沒有。那雲是從什麽地方來的?這是太平洋上的大風暴吹過來的,這是大西洋上的狂飆吹過來的。還有那模糊的血肉—--榨床底下淌著的模糊的血肉蒸發出來的。那些會畫符的人——會寫借據,會寫當票的人,就用這些符號在呼召。那些吃泥土的土蜘蛛——雖然死了也不過只要六尺土地藏他的貴體,可是活著總要吃這麽一二百畝三四百畝的土地,——這些土蜘蛛就用屁股在吐著。那些肚裏裝著鐵心肝鋼肚腸的怪物,又豎起了一根根的煙囪在那裏噴著。狂飆風暴吹來的,血肉蒸發的,呼召來的,噴出來的,都是這種雲。這是戰雲。難怪總是漫漫的長夜了!什麽時候才黎明呢?看那剛剛發現的虹。祈禱是沒有…See More
Dec 21,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方剛·螳螂

螳螂是昆蟲綱的動物,自春秋時代便開始成為中國人嘲笑的對象。《莊子·人間世》中說:“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當車轍,不知其不勝任也。”“螳臂當車”這個成語便由此而生,個體弱小的螳螂被激怒了,它站在大道當中,憤怒地橫開雙臂,試圖攔住迎面疾馳而來的快車。螳螂的命運其實已經註定了,坐在車上的人類哈哈大笑著駛過,而不自量力的螳螂已經被碾成薄薄的一片兒。在整個兒昆蟲綱當中,螳螂算得勇猛。它的頭部呈三角形,復眼大,觸角細長,胸部具翅二對、足三對:前胸細長,生有粗大呈鐮刀狀的前足一對,其腿節和脛節生有鉤狀刺,用以捕蟲、蠅、蛾、蝶、蝗蟲等,在螳螂面前都難以逃遁。除了酸性的螞蟻外,沒有螳螂不吃的昆蟲。螳螂不畏強暴的記載古已有之。遇到貓狗等動物的襲擊,螳螂會奮起鬥爭,跳到它們的身上搏鬥,甚至不乏將貓狗擊敗的戰績。如果允許我們做一些大膽的推測,不妨認為,莊子之所以選擇螳螂來嘲弄,一定是見過它與貓狗的搏鬥,卻未等見到戰局的輸贏便蔑笑著走開去寫那則《人間世》了。一直旁觀下去的是美國人。1964年,在紐約第五道上,一只螳螂和一只麻雀發生對抗,引起許多人圍觀,交通為之阻塞。對抗的結果是,麻雀鼓翅遠去,螳螂卻傲然不動。…See More
Dec 10,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碧野:野馬·蘑菇圈·旱獺·雪蓮

夜暮中,草原在繁星的閃爍下或者在月光的披照中,該發生多少動人的情景,但人們卻在安靜的睡眠中疏忽過去了;只有當黎明來到這草原上,人們才會發現自己的馬群裏的馬匹在一夜間忽然變多了,而當人們懷著驚喜的心情走攏去,馬匹立刻就分為兩群,其中一群會奔騰離你遠去,那長長的鬣鬃在黎明淡青的天光下,就像許多飄曳的緞幅。這個時候,你才知道那是一群野馬。夜間,它們混入牧群,跟牧馬一塊嬉戲追逐。它們機警善跑,遊走無定,幾匹最驃壯的公野馬領群,它們對許多牧馬都熟悉,相見彼此用鼻子對聞,彼此用頭親熱地磨擦,然後就合群在一起吃草、嬉逐。黎明,當牧民們走出蒙古包,就是它們分群的一刻。公野馬總是掩護著母野馬和野馬駒遠離人們。當野馬群遠離人們站定的時候,在日出的草原上,還可以看見屹立護群的公野馬的長鬣鬃,那鬣鬃一直披垂到膝下,閃著美麗的光澤。日出後的草原千裏通明,這時最便於去發現蘑菇。天山蘑菇又嫩又肥厚,又大又鮮甜。這個時候你只要立馬草原上了望,便可以發現一些特別翠綠的圓點子,那就是蘑菇圈。你對著它馳馬前去,就很容易在這直徑三四丈寬的一圈沁綠的酥油草叢裏,發現像夏天夜空裏的繁星似的蘑菇。眼看著這許許多多雪白的蘑菇隱藏在碧…See More
Dec 8,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冰心·圖畫

信步走下山門去,何曾想尋幽訪勝?轉過山坳來,一片青草地,參天的樹影無際。樹後彎彎的石橋,橋後兩個俯蹲在殘照裏的獅子。回過頭來,只一道的斷瓦頹垣,剝落的紅門,卻深深掩閉。原來是故家陵闋!何用來感慨興亡,且印下一幅圖畫。 半山裏,憑高下視,千百的燕子,繞著殿兒飛。城垛般的圍墻,白石的甬道,黃綠琉璃瓦的門樓,玲瓏剔透。樓前是山上的晚霞鮮紅,樓後是天邊的平原村樹,深藍濃紫。暮靄裏,融合在一起。難道是玉宇瓊樓?難道是瑤宮貝闋?何用來搜索詩腸,且印下一幅圖畫。 低頭走著,一首詩的斷句,忽然浮上腦海來。“四月江南無矮樹,人家都在綠蔭中”何用苦憶是誰的著作,何用苦憶這詩的全文。只此已描畫盡了山下的人家!See More
Dec 4, 20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海上的日出

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時天還沒有大亮,周圍非常清靜,船上只有機器的響聲。天空還是一片淺藍,顏色很淺。轉眼間天邊出現了一道紅霞,慢慢地在擴大它的範圍,加強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陽要從天邊升起來了,便不轉眼地望著那裏。 果然過了一會兒,在那個地方出現了太陽的小半邊臉,紅是真紅,卻沒有亮光。這個太陽好像負著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後,終於沖破了雲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顏色紅得非常可愛。一剎那間,這個深紅的圓東西,忽然發出了奪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發痛,它旁邊的雲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有時太陽走進了雲堆中,它的光線卻從雲裏射下來,直射到水面上。這時候要分辨出哪裏是水,哪裏是天,倒也不容易,因為我就只看見一片燦爛的亮光。 有時天邊有黑雲,而且雲片很厚,太陽出來,人眼還看不見。然而太陽在黑雲裏放射的光芒,透過黑雲的重圍,替黑雲鑲了一道發光的金邊。後來太陽才慢慢地沖出重圍,出現在天空,甚至把黑雲也染成了紫色或者紅色。這時候發亮的不僅是太陽、雲和海水,連我自己也成了明亮的了。 這不是很偉大的奇觀麽?(1927年1月)See More
Nov 26, 2016

慕課師's Blog

郭沫若·路畔的薔薇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5:59pm 0 Comments

清晨往松林裏去散步,我在林蔭畔發現了一束被人遺棄了的薔薇。薔薇的花色還是鮮艷的,一朵紫紅,一朵嫩紅,一朵是病黃的象牙色中帶著幾分血暈。

我把薔薇拾在手裏了。

青翠的葉上已經凝集著細密的露珠,這顯然是昨夜被人遺棄了的。

這是可憐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欺侮?還是不幸的青年受了輕狂的婦人的玩弄呢?

昨晚上甜蜜的私語,今朝的冷綠的露珠……

我把薔薇拿到家裏來了,我想找個花瓶來供養她。…

Continue

(蘇) 沃羅寧·白樺樹

Posted on April 6, 2017 at 9:18am 0 Comments

她保護著我。我的住宅離大路一百米左右。大路上行駛著各種車輛:貨車,小轎車,公共汽車,推土機,卡車,拖拉機。車輛成千上萬,來回穿梭。還有灰塵。路上的灰塵多大啊!灰塵飛向我的住宅,假若沒有她,這棵白樺樹,會有多少灰塵鉆進窗戶,落到桌子上,被褥上,飛進肺裏啊。她把全部灰塵吸附在自己身上了。

夏日裏,她綠蔭如蓋。一陣風拂過,它便婆娑起舞。她的葉片濃密,連陽光也無法照進我的窗戶。但夏季屋裏恰好不需要陽光。沁人心脾的陰涼比灼熱的陽光強百倍。然而,白樺樹卻整個而沐浴在陽光裏。她的簇簇綠葉閃閃發亮,蒼翠欲滴,枝條茁壯生長,越發剛勁有力。

六月裏沒有下過一場雨,連草都開始枯黃。然而,她顯然已為自己貯存了以備不時之需的水分,所以絲毫不遭幹旱之苦。她的葉片還是那樣富有彈性和光澤,不過長大了,葉邊滾圓,而不再是鋸齒形狀,像春天那樣了。…

Continue

[蘇] 邦達列夫·童年的星星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4pm 0 Comments

在沈睡中的村莊的黑暗上空,銀白色的天際閃閃發亮,群星中有一顆星是綠色的,像夏天那樣嫩綠,從銀河的深遠處,從很高很高的地方,特別親切地對著我閃閃爍爍。當我步行在遍地塵土的夜間大道上的時空,它跟著我移動;當我在樺樹林邊,在幽靜的林蔭下停步的時候,它也在樹叢中停住;當我走到家的時候,它還在瞧我,從黑黝黝的房頂那邊親切而溫存地閃閃發亮。

“這就是她,”我想,“這是我的星星,是我童年時代的充滿熱情和關切的星星!我什麽時候看見過她?在哪兒?或許我自己身上一切美好而純潔的東西都應該屬於她?或許我的最後歸宿是在這個星星上,那裏將會以節日般的盛情接待,就像我現在所感到的她那美善而令人愉快的閃光一樣?

這就是和永恒的聯系,就是同宇宙的交談?!這一切至今仍然驚人地不可理解和美妙,被視為童年時代的神秘夢幻。

劉墉·迎向風雨

Posted on January 16, 2017 at 7:07am 0 Comments

我曾經因為有幾個大學生登山迷途喪生,而訪問某位登山專家。其中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在半山腰,突然遇到大雨,應該怎麽辦?"

登山專家說:"你應該向山頂走。"

"為什麽不往山下跑?山頂風雨不是更大嗎?"我懷疑地問。

"往山頂走,固然風雨可能更大,卻不足以威脅你的生命。至於向山下跑,看來風雨小些,似乎比較安全,但卻可能遇到暴發的山洪而被活活淹死。"登山專家嚴肅地說:"對於風雨,逃避它,你只有被卷入洪流;迎向它,你卻能獲得生存!"

除了登山,在人生的戰場上,不也是如此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