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écriture
  • TV Plus
  • 楊薇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9)

在前幾分鐘里,他們默默地用著。露西停下來啜了一口葡萄酒。“你說得對,”她說。“是不合邏輯,除非有人想要毀掉你的事業。”她搖搖頭。“你知道誰跟你有過節嗎?我是指在工作上。”“我實在想不出來。不過他們為什麽要拿我的舊幻燈片?里面根本沒有能賣錢的東西。還有,為什麽他們要把整個地方拆掉?”“也許是在找什麽。我不知道……你藏起來的東西。”安吉莉卡浮現在兩人的上方。“一切都好嗎?”她拿起酒瓶,幫他們斟酒。“你第一次來?”她對安德烈說。他向她微笑,點頭。“很好吃。”“拜托。要她多吃一點。她太瘦了。”安吉莉卡離開桌子,用一隻粗短的手按摩著肚子。他們邊吃邊聊,避免繼續討論該宗竊案的其他理論,逐漸從工作上的閑談換成個人的喜好與厭惡、希望與野心,兩個人經由一個一個的小揭露,試著進一步了解對方。當他們喝完咖啡時,客人幾乎都已離去,他們踏出餐廳,感覺到空氣中有濕濕的寒意。露西打著哆嗦,將手塞在安德烈的手臂下,一起走到杜安和西百老匯的轉角處。他攔下計程車,當天晚上第一次,兩人之間有一種遲疑、笨拙的時刻。露西打開車門。“答應我,回去以後,不要做任何的家事。”“謝謝你,露露。很酷的晚餐。幾乎等值被搶的票價。”她踮腳親…See More
Frida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8)

在他的臥室里,他發現抽屜全被拉了出來、衣櫃裸露、衣服丟得滿地都是,床墊被扯離床上。他目瞪口呆。感到被侵犯的憤怒稍後才出來。小心翼翼地避過他財產的殘骸,他暫棲在工作臺的凳子上,開始撥電話。警方有禮,但疲憊。這隻是自週末以來,發生在該市的數百宗犯罪事故的其中之一,而且在一張由殺人罪、強奸罪、吸毒,以及地鐵搶劫案的名單上,小小的竊盜罪,地位並不高。倘若安德烈能夠親自到分局去述說詳情,這樁竊案將會被正式登錄。在那里,除非你有非比尋常的大好運氣,否則該檔案難逃布滿灰塵的命運。對方建議安德烈把門鎖換掉。保險公司:防衛心立即增強,以專業的不信任態度以及連珠炮似的附屬細則,在這種不幸的時刻,提供如此之大的慰藉。門窗是否上鎖?防盜系統有開嗎?安德烈是不是持有所有必需的文件——收據、購買日期、產品編號、理賠估價?缺少這些關鍵性的資訊,他們便無法采取任何的行動。在此同時,對方建議他把門鎖換掉。當安德烈掛上電話時,他想起這家公司的廣告標語,在每則工商服務結束之際,由甜蜜蜜的聲音所放送:患難中見真情。露西:最後總算獲得一些同情。她告訴他,她一結束工作,馬上過去。露西站在客廳里檢視事故現場,她的臉由於驚愕與憤怒而…See More
Feb 2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7)

狄諾伊回答之前遲疑了一下。“我想不是。他說他明天回紐約,所以我不會再見到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我以為你要把畫送到蘇黎世去。這是我們約好的。到蘇黎世,然後再到香港,沒有人會知道——你是這麽說的。”霍爾茲曾經對付過不少容易緊張的客戶。在大多數與這次類似的違法交易中,會出現過渡時期——有時候幾個小時,有時候數天或數星期——當一方必須完全依賴另一方來履行合約之時。霍爾茲總是設法讓信任別人的重擔,絕對不落在他自己身上,不過他能夠了解,將你的命運或金錢放在別人的手中,每每會產生可觀的不安全感。他靠回枕頭,恢復他最佳的床邊姿勢。他告訴狄諾伊,只要照片不再流通,根本無需擔心。而這件事,他望著睡在他身邊的身體,說道,他有辦法弄清楚。沒讓狄諾伊問完問題,他繼續說:老克勞德不是問題。他將照我們的吩咐去做。忠心的他會緊閉嘴巴的。至於那輛廂型貨車,它只是單純的偽裝。開車的人並非暖氣管工,而是霍爾茲的職員,是一個經驗老到的專差,能夠在不引起注意的情況下,運送各式各樣珍貴的貨品。會不會有人懷疑一個工匠的破舊雷諾車里放著很有價值的畫作?當然不會。狄諾伊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塞尚的畫正謹慎而安全地橫越歐洲。霍爾茲故意不提…See More
Feb 26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6)

狄諾伊舉起雙手,一副有禮貌的不同意模樣。“但是你費了那麽大的工夫,大老遠跑過來。”他伸出手,擡起信封。“我可以看嗎?”男管家從房子里悄悄地走出來,對著狄諾伊夫人的耳朵咕俄。她點頭。“他們可以等嗎,親愛的?因為我怕蛋奶酥做不好。”即使地理位置是在加勒比海,這還是一個施行法式習俗的法國人家庭。讓蛋奶酥塌陷成可悲的枯萎烙餅,這是萬萬不能容許的事情,狄諾伊夫人立即帶著他們前往餐廳。他們坐定之後,安德烈看到狄諾伊把信封帶在身邊。對三個人而言,這個餐廳實在太大、大宏偉了,他們圍坐在一張能舒舒服服容納十二人的胡桃木桌的一端。安德烈暗自想像著狄諾伊夫婦兩人獨自用餐的情景,各自坐在餐桌的一端,由男管家把鹽、胡椒,以及對話送過來送過去。“我猜你們經常在這邊請客?”他問狄諾伊夫人。又一次聳了下肩。“我們盡量不要。這邊的人談的都是高爾夫球、通奸,要不然就是所得稅。我們比較喜歡法國來的朋友跟我們在一塊。”她凝視著由管家送到她面前讓她鑒賞的蛋奶酥那金色圓頂,點了點頭。“你常打高爾夫球嗎,凱利先生?聽說這里的球場是一流的。”“沒有,我根本沒打過。我擔心如果住在這里,我的社交一定是一敗塗地。”他打破蛋奶酥,聞到一陣藥…See More
Feb 21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5)

狄諾伊已經為他在俱樂部安排了房間,不過任何訪客在被允許進入這個豪華、重兵防衛的特區之前,必須完成幾道小手續。在入口處被一道白綠條紋的門柵所阻擋,計程車司機按了按喇叭。一個魁梧、無精打來的男人,身著鴨舌帽、軍服,以及明亮如鏡的皮靴,從門房里冒出來,漫步到計程車旁。他和司機聊得像是老朋友似的——手上擁有充足的時間、在這樣怡人的一天里沒特別的地方可去的老朋友。最後,這兩位仁兄終於從過去的歷史聊到個人近況,穿制服的男人才留意到正在後座雕萎的安德烈,於是問他要拜訪誰。侵吞吞地返回門房,他拿起電話向總部確認。一切似乎都沒有問題,他對司機點頭,門柵升起。計程車又鳴了一聲喇叭之後,開了過去,安德烈進入了一處為那些財產凈值超過一千萬美金的人們所保留的香格里拉。路的開端是一條寬廣、筆直的林蔭道,兩旁種著五十尺高的椰子樹,拐彎之後,經過許多條通向白色或粉紅色的大房子的車道。窩在九重葛上的簡明指示牌,相當謙遜地將每一棟廣廈標示成一間小屋:玫瑰、珊瑚、海葡萄、棕櫚(當然,這是不可缺的植物)、木麻黃——他們的花園修剪得極為細膩,百葉窗將陽光擋在外頭。安德烈發現自己正拿此地的環境和狄諾伊法拉特岬的藏匿處相比。即使植…See More
Feb 1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4)

第05章曼哈頓正在溶化。一夜之間,暖風悄悄地入城,將成堆的冰雪變成灰色的軟泥,把堆成山的袋裝垃圾暴露在蒼白的太陽底下,為罷工者的心情帶來喜悅。不久之後,街上的垃圾將開始對著數百萬路人的鼻子,宣布它們的存在,而且由於惡臭的鼎力相助,工會的人得以恢復談判。安德烈涉過西百老匯的溪水和支流,在進辦公室之前,把很髒的雪泥跺離他的腳。他發現露西正在打電話,皺著眉,聲音簡短生硬。露西擡頭看著安德烈,眼珠子轉動著。他伸進袋子里,拿出放有聖像照片的文件夾,在公司沙發上坐下來。“不行。”露西的蹙眉加深。“不行,我不能。這個禮拜我的時間都排滿了。我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聽我說,我必須走了。有人在等我。對,我有你的電話。對。還有你。”她切斷電話,吐出一大口氣,站起來時還邊搖著頭。安德烈咧嘴而笑。“我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任何的事情,”他說,心里肯定自己已經打擾到了。“不會是我們那個穿條紋襯衫的朋友吧?”露西試著狠狠瞪他一眼,然後溫和下來。“當時我應該跟你到附近的餐廳去。真是個可怕的夜晚。我還以為他是個好對象。”她用雙手滑過頭髮。“你有沒有去過雪茄酒吧?”安德烈搖頭。“千萬不要去。”“是不是太多煙霧?”“太多條紋襯衫。…See More
Feb 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3)

“我可以弄清楚。不過這很奇怪,不是嗎?你說得對——我會打電話給他。”他將幻燈片滑入信封,以他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凝視著露西。“星期六晚上孤孤單單,”他說,“我的夢中女孩跟別人有約。”他嘆了一口氣,拉得很長很長的一口氣。“比薩和電視機,骯髒的碗盤。也許我會發瘋,洗我的頭髮。也許我該養貓。”露西咧嘴而笑。“你在傷我的心。”“誰是這個幸運兒?”她低頭看著飲料。“只是一個男的。”“在健身房遇到的?一定是這樣,‘鸚鵡螺’健身器材中的愛情。你們的目光在做杠鈴運動時相遇。看他的胸肌一眼,你就迷失了。”他又嘆氣。“為什麽這種事情從來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那是因為你從不在這邊。”她默默地注視著他一會兒。“對不對?”安德烈點頭。“對,無論如何,他已經遲到。他搞砸了。我們為什麽不到附近去吃些真正的食物,一些……”刮鬍水的味道使他擡起頭來,他們兩人之間突然塞進來一個年輕男人,身穿深色衣服以及相當艷麗的條紋襯衫。安德烈很肯定氈制的紅吊帶藏在這個人的夾克里面。真是個娘娘腔的怪胎。露西為彼此介紹;兩個男人不怎麽熱情地握握手,安德烈交出他的吧台凳子。“露露,我明天會打給你,在我跟狄諾伊聯絡之後。”他盡力擠出微笑。“好好享…See More
Jan 2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2)

第04章傍晚在肯尼迪國際機場,紅太陽正要落下,空氣冷得像把刀,與尼斯亮麗的花床相比,骯髒的雪堆顯得格外淒涼。坐上計程車之後,安德烈從座位上拿下一小坨噁心的綠色口香糖,且試著要讓司機聽懂他的話。這是一趟順利,雖擁擠但不算舒適的飛行,唯一的娛樂是一場電影,一個好菜塢典型的健美男星照例讓其他的角色顯得黯淡無光。反倒讓人很想把眼睛閉上,想想事情。狄諾伊別墅的那一幕不斷地嚙咬著他的思緒,他在飛機上也想了好幾次。一幅價值連城的畫作——無論多麽小心翼翼——被裝入當地工人的廂型貨車里,如此矛盾的情景不可能讓他忘懷。而且還有一件事情,當時他並沒有太過注意:當他按門鈴時,嵌在門柱上的對講機完全沒有反應。如果房子被關掉,沒有人可以應門,那麽這很正常。但老克勞德卻在里面。這仿佛是,有人故意切斷房子對外的聯系。他突然有股強烈的衝動,想要看看他所拍到的照片,這種記錄總比記憶牢靠,於是決定直接前往工作室洗照片。他把身子往前傾,好讓自己的聲音能夠超過震耳欲聾的錫塔琴音樂,傳到駕駛座去,他把工作室的地址給了後腦勺纏著頭巾的計程車司機。當他推開公寓前門時,已經快七點了。丟下袋子,他走過去,打開安裝在工作櫃上的投影機。燈光…See More
Jan 14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1)

安德烈下車,試試大門,發現它鎖著。隔著鐵柵探視下面的房子,他可以看到那些窗戶都用百葉窗保護著.他必須接受殘酷的事實:狄諾伊一家人不在家。一年里的這個時候還算太早;他們鐵定還棲息於瑞士的高山上或是俯臥在一處海灘,讓瑪莉蘿繼續曬黑她的健康膚色。正當他在失望之餘,轉身要回到車上時,他看到房子的前門打了開來。出現一個男子的身影,手中拿著一樣東西在身前。它看起來像是一個方塊,色彩鮮艷的方塊,當那個男子轉頭望向房子的側邊時,他小心翼翼地捧著它,不讓它碰到自己的身體。由於好奇心的作祟,安德烈在刺眼的陽光下瞇著眼睛,但卻無法弄清楚任何細節。接著他想起他的相機。他先前把它放在乘客座位上,裝著長鏡頭,以防萬一在路上遇到有趣的畫面,這個習慣他好幾年前就有了。從車子里取出相機後,他調整焦距,直到門前的身影變得一清二楚為止。而且很眼熟。安德烈認出是老克勞德(這樣叫是為了有別於園丁總管小克勞德)。已經有二十年了,老克勞德一直是狄諾伊的總幹事、雜務工、管家、跑腿、機場接送賓客的司機、室內仆役長、快艇看管人,總之是處理家務不可或缺的要員。在拍照時,他表現得很熱心,樂於幫忙移動家具以及調整燈光。安德烈曾經開玩笑地說要雇…See More
Jan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0)

卡米拉顫了一下。她發現有時候法國人——或至少是鄉下的法國人,而非她在巴黎的文明好友——他們的飲食習慣低俗到令人反感。更糟的是,他們不僅愛吃這些駭人的原料,而且還喜歡談論它們:砂囊和下腹、兔頭和羊腳、沒有名稱的膠狀小點心、各式各樣醜陋的雜肉拼盤。她又顫了一下。“告訴我,甜心,”她說,“你什麽時候回紐約?”這回換安德烈顫抖了。他一點都不想在早春離開,回去過曼哈頓那刺骨的冬末。“我猜要等這個週末過去。我明天打算到尼斯去拍些‘阿利亞’和‘奧雅’的照片。”“我沒聽說過。他們是我應該認識的人嗎?”“它們是商店。”安德烈轉入聖保羅,在飯店外停下來。“外觀很出色的商店。一個賣橄欖和橄欖油,另一個有好吃的果醬。”這引不起卡米拉的興趣,她在橄欖和果醬上看不出有任何的社交重要性。一踏出車子,她便環顧四周,然後很有架勢地向停在廣場另一邊的奔馳車招手。“親愛的路易士在哪里。叫他進來拿我的行李,好嗎?我要去看看有沒有我的信息。”卡米技前往機場的複雜準備工作,佔掉接下來的十五分鐘;在胖警員充滿警戒的注目下,行李裝上奔馳車;服務生被征召到卡米拉的床下搜尋一隻不翼而飛的耳環;行前一分鐘將資料傳真到紐約;打電話到機場以確…See More
Dec 28,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9)

卡米拉走向他,坐下時嘆了一大口氣,然後從袋子里取出香煙。“今天快把我忙壞了。我現在看起來一定像是個醜老太婆。”她雙腳交錯,往後靠,等著安德烈反駁她。“一頓晚餐就可以讓一切恢復正常。”安德烈微笑著遞給她菜單。“這邊的羔羊肉很鮮美,是粉紅色的。”“啊,拜托。你知不知道肉類會在結腸里停留多久?好幾天。現在請把俄羅斯公主的情形講給我聽。”安德烈述說著他們短暫的會面,此時卡米拉一邊喚鐵礦泉水,一邊抽著香煙,同時留意不把煙吸入肺里。她似乎完全沒有受到一整天旅行的影響,開朗而聚精會神,問問題,計劃著隔天的工作。在吃完她的晚餐尼斯沙拉之後,她仍然神采奕奕,而安德烈因為受到傍羔羊肉和紅酒的鎮靜作用影響,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想睡覺。當賬單送來時,“你困了,甜心,”她說。“你想上床了嗎?”一旁的侍者,由於基本的英語還聽懂一些,揚起眉毛,嘟起嘴巴。安德烈看著她。她看回去,臉上掛著半個笑容,但笑容尚未堆到眼睛。他不快地感覺到,有人在邀請他。辦公室里謠傳著,卡米拉和某位有錢人維持著親密關係,而且很可能不時和那位加洛貝丹謹慎低調地享受著早場電影的樂趣。那為什麽不能偶爾跟攝影師來一腿?這可以算是編輯出外景時的慰藉。“已…See More
Dec 22,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8)

現代建築顯然不是法國的偉大成就之一。他轉離狹窄的道路,跟著路標經由一條碎石小徑來到一處山谷,發現自己位於一片逃過開發者摧殘的口袋型土地上。老舊的石造建築散落在小溪的兩岸,天竺葵的枝葉從墻上如垂彩般技下,裊裊炊煙從煙囪冒出。安德烈把車停好,爬上崎嶇不平的淺石階,來到最大一棟建築物的前門。兩隻貓坐在墻上,半閉著眼瞼,以輕蔑的眼神瞅著他,此時他想起了父親最喜歡的名言:“貓低頭看你。狗擡頭看你。但是豬直盯著你看。”他微笑著敲門。鐵柱移動時,產生嘎嘎的刺耳聲。一張在灰色卷髮下有兩顆鈕扣般棕色眼睛的紅潤臉龐,從門線處窺出來。安德烈感覺到那兩隻貓擠過雙腳,進入屋內。“夫人,日安。我是美國來的攝影師。雜誌社派來的。我希望您知道我要來。”那張臉蹩起眉頭。“他們說是個女的。”“她今天稍晚會來。如果這樣會比較方便,那我到時候再和她一起來。”老婦人用一根因關節炎而彎曲的手指擦擦鼻子。“你的照相機呢?”“在車子里。”“哦,這樣子。”這似乎幫助老婦人做了決定。“明天來比較好。今天會有女孩子來打掃。”她對安德烈點點頭,當著他的臉堅定地將門闔上。趙陽光還是從東邊照過來時,他從車子里拿出照相機來拍攝房子的外景。透過鏡頭…See More
Dec 4,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

當他通過入境室,進人尼斯機場的大廳之後,熟悉的法國氣味迎接著他,是一種他經常試著要分析的味道。一部分是濃濃的黑咖啡,一部分是少許的煙草、柴油,還有古龍水、奶油糕餅的金色香味——就如國旗般有特色,而且這對安德烈來說,是他回到這個年輕時待了如此之久的國家的第一份樂趣。別的機場聞起來太沒個性、太國際化。尼斯聞起來有法國味。那個穿著具有專業色彩的女孩站在行李提領區,看著手錶咬著唇,回轉式輸送帶的黑橡膠毛蟲,從容地繞著圈子經過乘客,然後再回到那在墻壁的洞里。她的神情顯示出她剛從紐約過來——皺眉、沒耐性。憂心忡忡。安德烈懷疑她是不是有放鬆心情的時刻。他很同情她。當他輕拍她的肩膀時,她畏縮了一下。“你看起來好像是在趕時間,”他說。“我可以幫你什麽忙嗎?”“這些傢伙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把行李從飛機上卸下來?”安德烈聳聳肩。“這是法國南部。沒有一件事情的速度是快的。”女孩又看了一次手錶。“我在蘇菲亞-安提波利斯有會議要開。你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嗎?搭計程車要多久?”蘇菲亞-安提波利斯的商業中心,也就是法國人所稱的“國際活動區”,位於安提伯和坎城之間的山區里。“要看交通狀況而定,”安德烈說道。“四十五分鐘應該就…See More
Nov 20,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Nov 16,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

露西點頭。“你沒有跟她談錢吧?”一雙棕色的大眼睛急切地盯著他。安德烈舉起雙手,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我?絕對沒有。你總是叫我不要談錢。”。“那是因為你根本不擅長。”她在記事簿上寫上幾個字,往後坐,微笑著。“很好。你加薪的時間到了。他們付的數目太低,就好像你是向他們拿薪水的編制內員工,他們幾乎每項任務都叫你去。”安德烈聳肩。“可能是想要讓我遠離不幸吧。”“我很懷疑。”一陣尷尬的沈默後,露西把頭髮往後撥,露出下巴乾淨、優美的線條。她轉頭對他微笑。“我會解決這個問題。你專心拍照。她會不會去?”安德烈點頭。“在金鴿飯店用晚餐,甜心。那個地方是她正式認可的餐廳之一。”“只有你和卡米拉還有她的美髮師。真棒。”安德烈做了個鬼臉。在他有機會回答之前,電話響起。露西拿起聽筒,聽了一下,皺起了眉頭,然後用手捂住話筒。“這通電話會講很久。”她向他飛了個吻。“一路順風。”司機駛離“羅伊頓”時,卡米拉拿起電話,小心翼翼地按著號碼,以免弄斷指甲。這頓午飯吃了很久,但頗有建設性,親愛的強尼是一直這麽樂於幫助她。她在心里頭記上一筆,打算送盒雪茄到他的飯店去。“誰?”電話那端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心不在焉。“甜心,是我。巴黎…See More
Nov 3, 2018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

安德烈很喜歡里維耶拉這個度假勝地,它總是以迷人的方式,使他自動從口袋里掏出錢來,同時,還讓他覺得自己佔到便宜。他相當樂意忍受遊客過多的海灘、慣常的荒誕價位、惡名昭彰的夏季交通——這些以及更糟的事情他都可以原諒,只要換來一針南法國的神奇就能值回票價。自從布盧姆大人在一八三0年徹底改造坎城以來,這段海岸線一直吸引著貴族和藝術家、作家和億萬富翁、小白臉、寡婦、成長中的美女,以及好獵艷的年輕人。雖然或許有些頹廢,既昂貴又擁擠,但從不會令人感到無聊。而且,當計程車停下來把他載離凍瘡之地時,安德烈心想,那邊的確比較暖和。門還沒關好,計程車已經起飛,從一輛巴士的車頭搶過,並且闖了紅燈。安德烈發現,他落在運動員的手上,一個把曼哈頓街道視為人與機器測試場的拼命三郎。司機以一連串的高辛烷值猛沖及猛然急轉,在第五街上風馳電掣,口中還不時以粗嘎的神秘語言咒罵著交通,此時安德烈只好用膝蓋頂著隔板,將身體蟋縮成飛機失事時所用到的胎兒姿勢。最後計程車猛然晃入西百老匯,司機試著用不太靈光的英語說話。“好。哪里?號碼?”由於覺得自己的好運氣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安德烈決定最後的兩條街自己走最好。“這里就可以了。”“就在這…See More
Oct 2, 2018

Passion for Form's Blog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9)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6pm 0 Comments

在前幾分鐘里,他們默默地用著。露西停下來啜了一口葡萄酒。“你說得對,”她說。“是不合邏輯,除非有人想要毀掉你的事業。”她搖搖頭。“你知道誰跟你有過節嗎?我是指在工作上。”

“我實在想不出來。不過他們為什麽要拿我的舊幻燈片?里面根本沒有能賣錢的東西。還有,為什麽他們要把整個地方拆掉?”

“也許是在找什麽。我不知道……你藏起來的東西。”

安吉莉卡浮現在兩人的上方。“一切都好嗎?”她拿起酒瓶,幫他們斟酒。“你第一次來?”她對安德烈說。

他向她微笑,點頭。“很好吃。”…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8)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4pm 0 Comments

在他的臥室里,他發現抽屜全被拉了出來、衣櫃裸露、衣服丟得滿地都是,床墊被扯離床上。他目瞪口呆。感到被侵犯的憤怒稍後才出來。小心翼翼地避過他財產的殘骸,他暫棲在工作臺的凳子上,開始撥電話。

警方有禮,但疲憊。這隻是自週末以來,發生在該市的數百宗犯罪事故的其中之一,而且在一張由殺人罪、強奸罪、吸毒,以及地鐵搶劫案的名單上,小小的竊盜罪,地位並不高。倘若安德烈能夠親自到分局去述說詳情,這樁竊案將會被正式登錄。在那里,除非你有非比尋常的大好運氣,否則該檔案難逃布滿灰塵的命運。對方建議安德烈把門鎖換掉。…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7)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4pm 0 Comments

狄諾伊回答之前遲疑了一下。“我想不是。他說他明天回紐約,所以我不會再見到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我以為你要把畫送到蘇黎世去。這是我們約好的。到蘇黎世,然後再到香港,沒有人會知道——你是這麽說的。”

霍爾茲曾經對付過不少容易緊張的客戶。在大多數與這次類似的違法交易中,會出現過渡時期——有時候幾個小時,有時候數天或數星期——當一方必須完全依賴另一方來履行合約之時。霍爾茲總是設法讓信任別人的重擔,絕對不落在他自己身上,不過他能夠了解,將你的命運或金錢放在別人的手中,每每會產生可觀的不安全感。他靠回枕頭,恢復他最佳的床邊姿勢。…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6)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3pm 0 Comments

狄諾伊舉起雙手,一副有禮貌的不同意模樣。“但是你費了那麽大的工夫,大老遠跑過來。”他伸出手,擡起信封。“我可以看嗎?”

男管家從房子里悄悄地走出來,對著狄諾伊夫人的耳朵咕俄。她點頭。“他們可以等嗎,親愛的?因為我怕蛋奶酥做不好。”

即使地理位置是在加勒比海,這還是一個施行法式習俗的法國人家庭。讓蛋奶酥塌陷成可悲的枯萎烙餅,這是萬萬不能容許的事情,狄諾伊夫人立即帶著他們前往餐廳。他們坐定之後,安德烈看到狄諾伊把信封帶在身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