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Link
  • 大巴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tory Link'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Zenkov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Story Lin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tory Link's Page

Latest Activity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1)

1995年在德國出版了一本題為《片段》(《Bruchstucke》)的書。這是一部回憶錄,講述一個猶太孩子在猶太圈禁區和納粹死亡集中營的苦難經歷。書的作者是一位第一次寫作的瑞士人,名叫本傑明.維克米斯基(Benjamin Wilkomirski)。維克米斯基當時是一位豎笛演奏師和制作人,從他的敘述來看,他是大屠殺的幸存者。從1950年代以後,幸存者敘述逐漸成為自傳寫作的一種新形式。許多幸存者敘述都是作者唯一的一部著作,而且是在別人的幫助下完成的。這類著作一般都不是精致的作品。它們之所以能打動讀者,全在於故事中遭遇、事件、環境非常特殊,特別具有催動同情和移情的效果。單單敘述者能存活下來講述這些故事,就已經足以引發讀者對這些故事的興趣。這些幸存者敘述中,有的確實後來成了“文學名著”,如維賽爾(Elie Wiesel)的《夜》(Night)和意大利人普利摩.利瓦伊(Primo Levi)的《如果這是一個人》(If This is a…See More
Oct 2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4)

荷馬首先表現為一個半身胸像,是西方文化熟悉的希臘雕塑,它是白色的、堅硬的、盲目的、冷冰冰的大理石制品;這個形象從其原生地地中海被剝離出來後,經過歐洲人的加工,作為帝國主義的文化符號而出口到全世界,尤其是新世界,占據了至高無上的文化地位,成為古希臘民主和藝術的最高理想。在《奧梅羅斯》中,詩人諷刺性地對"民主"一詞進行了解構:他把democracy這個詞拆解開來,前半個"demos"與demonic同構,暗示"魔鬼或有魔力的",後半部分ocracyg與crass諧音,意為粗魯的,…See More
Oct 21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3)

隨著敘事視角的變化,這些背煤婦女的形象逐漸縮小,變形為爬行的螞蟻,隨後,這些螞蟻的形象再次轉化為人的形象,進入阿基琉斯想像中的非洲之旅。通過他的目光,史詩重現了"中間通道"奴隸販賣的場景,而煤山-金字塔的形象則轉化為奴隸販運的"黑三角"。阿基琉斯爬上一個山包。他點數著這些男人他們的手腕被繩索牽連;他看著直到這支隊伍化為螞蟻。他發出輕輕的嘆息直到最後一只螞蟻消失。然後他下了山。螞蟻到達海邊或爬上金字塔形的煤堆,進入黑暗的船艙,遠離河流和讚美詩但是,詩人在這裏描寫歷史和回憶苦難決不是為了覆仇,而是為了讚美。背煤的婦女一邊背煤一邊歌唱,就像被流放在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樣。詩人為他的人民頑強的求生能力、堅忍不拔的精神感到驕傲,而不是恥辱,於是痛苦的回憶變成了讚歌。而痛苦一旦轉化為歌唱,歷史的創傷就愈合了。隨著史詩敘述的進展和詩歌境界的拓展,這些背煤的婦女爬上跳板的場景在史詩的後一部分轉化為螞蟻爬進奧比巫女瑪·基爾曼的草藥碗的場景,它們與巫女采集的其他草藥一起,治愈了費羅克忒忒的傷口,顯示了自然療救的力量。保拉·本內特指出,在《奧梅羅斯》中,沃爾科特前所未有地表述了加勒比的痛苦經驗,但是他做了比這更…See More
Oct 20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2)

羅克忒忒的漁民正在向西方旅遊者講解制造獨木舟技藝,為了獲得額外的報酬,他卷起褲腿,向他們展示了自己腳踝上的傷疤。這個傷口是被生銹的鐵錨弄傷的。但是他相信水腫來自他的祖先被鎖鏈綁過的腳踝。要不然為何沒有痊愈?他背的十字架不僅僅是那個錨的也是他的種族的,村子裏的黑人和窮人像豬一般紮根在燃燒的垃圾堆裏,然後被掛到屠宰場的鐵鉤上。21-3-3顯而易見,這裏,無論是創傷本身還是展示傷疤的行為都具有某種象征意義。法蘭茲·法農指出,在最基本的層次上,殖民主體是創傷性的。帝國主義話語(尤其是在種族主義的層面上說)阻礙了(阻礙著)健全統一的自我的建構,造成了自我異化。殖民的精神分裂癥不但影響到被殖民者,也影響到殖民者以及處在兩者之間的其他人。(PAULA…See More
Oct 19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1)

——解讀德裏克·沃爾科特的《奧梅羅斯》內容提要:當代聖盧西亞詩人德裏克·沃爾科特的長詩《奧梅羅斯》是一部後殖民時代的史詩。史詩運用雙重化敘事策略,在立足本土文化的基礎上,挪用了荷馬史詩、聖經和《神曲》中的基本情節、場景和人物原型,通過對創傷、戰爭、追憶和尋根等文化隱喻的雙重化處理,既借助西方經典文本的話語權和傳播力量發出了被壓抑的聲音,又重寫和顛覆了西方經典文本。通過雙重化敘事策略,詩人確認和建構了混雜的文化身份,顯示了多種文化在對話中共存的真正意義。 本文要探討的是德裏克·沃爾科特的代表作《奧梅羅斯》(1990)。這部史詩的發表為這位聖盧西亞詩人最終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讓全世界都聽到了一位黑皮膚的荷馬從加勒比,這個前帝國的邊陲發出的聲音。在西方文學傳統中,史詩總是意味著對偉大的過去的追憶和對部族英雄的歌頌。但是,對於一個由來自世界各大洲的移民組成、長期遭受殖民奴役、生活在無根狀態下,直到1979年才獲得獨立的民族來說,過去留給他們的除了痛苦、屈辱和創傷之外,又還有什麼?那麼,作為加勒比後殖民作家的沃爾科特為何還要選擇用史詩這種古老的形式來敘述歷史或神話?作為一部後殖民時…See More
Oct 16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牧:後革命的“轉折”(4)

四 然而話說回頭,小說《你的領章呢》雖在開篇部分采用了戲仿革命的噱頭,但從整體上來說,卻是一次重建革命敘事的努力。當然,這裏所謂重建,並不是回到強調階級鬥爭的重要性上,而是在肯定革命歷史的基礎上,重申了從革命中獲得權力資源的國家為人們謀取福祉的宗旨。原來那種歷史線性發展的信仰,已無法在小說中找到蛛絲馬跡。小說所要表明的只是接受現存秩序,並相信它會向人們的現世幸福提供保障,而縱有社會失範,比如其中所提到的貧富懸殊和兒童失學的例子,那位把所有光明的意象集結一身的“領導”總能夠代表國家權力明察秋毫:領導背過身去,看著桃園正在拆除的茅屋,沈默了一會,猛地把公文包往地上一摔,兩片鮮紅的領章抖落了出來。他趕緊跑過去從地上撿起,輕輕拂去上面的泥土,雙手撫摸著領章,眼睛濕潤了。他和藹可親地走到兩個孩子面前,蹲下身,脫下他倆的“紅軍裝”,不管濕不濕,盤腿坐在地上,一針一線認真地縫起來……[1]這是桃園老板接納了那個“不明身份人”的建議之後不久發生的事情。這個城市上級的上級突然派來工作組到桃園檢查,其中的領導也向兩個孩子問出了同樣的問題,而當他得到那句逗笑的回答時,情節就不出所料地出現逆轉。敘述者有意讓這…See More
Oct 1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周志強:英雄敘事及其終結——論蕭峰形象(中)

一開始,徐長老帶來的一封信(是由康敏偷看後轉給他的)一下子顛覆了蕭峰的領袖地位,使一個數年來為大宋立下汗馬功勞、並已經贏得了江湖人眾敬仰的英雄立刻變成了人人唾棄的“敗類”。這讓蕭峰感到極大的疑惑與焦慮,並在眾人的“看”(Seeing)中喪失了自我。他由此便產生了一種錯覺:只有找到這封信及其發信的人才能找到自我,這樣,蕭峰就只能帶著驚異莫名的心情墮入了認同自我的想象態錯覺之中(想象界);丐幫眾人難以弄清這封信的真正含義,他們有的對它視而不見,如馬大元;有的無法真正觸動信中的力量,如全冠清;有的則不能左右這封信反而被它所左右,如白世鏡;而大部分人根本無法了解信的意義與力度;他們由於匱乏對自身力量和位置的明確定位,以為掌握著正義與道德而事實上一無所見,於是就只能停留在低能的唯實者位置上(現實界);只有康敏才不僅“窺視”到這封信的力量,並能對它有效地使用,從而使她具有了一種象征界的眼光(象征界)。正如拉康所說,“恰恰是那封信和它的轉手制約著這些主體的角色和出場方式。如果它被‘擱置’,他們就會遭受失信的痛苦。他們將從這封信的陰影下面走過,他們變成信的折光。”[11]所不同的是,這封信並非拉康意義…See More
Sep 15

Story Link's Blog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4)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6pm 0 Comments

荷馬首先表現為一個半身胸像,是西方文化熟悉的希臘雕塑,它是白色的、堅硬的、盲目的、冷冰冰的大理石制品;這個形象從其原生地地中海被剝離出來後,經過歐洲人的加工,作為帝國主義的文化符號而出口到全世界,尤其是新世界,占據了至高無上的文化地位,成為古希臘民主和藝術的最高理想。在《奧梅羅斯》中,詩人諷刺性地對"民主"一詞進行了解構:他把democracy這個詞拆解開來,前半個"demos"與demonic同構,暗示"魔鬼或有魔力的",後半部分ocracyg與crass諧音,意為粗魯的, 粗糙的,

......它的粗魯

以其疾病侵蝕了藍色血管的大理石,

像一個死產的屍體,因為所有的理想在其強烈仇恨中…

Continue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3)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5pm 0 Comments

隨著敘事視角的變化,這些背煤婦女的形象逐漸縮小,變形為爬行的螞蟻,隨後,這些螞蟻的形象再次轉化為人的形象,進入阿基琉斯想像中的非洲之旅。通過他的目光,史詩重現了"中間通道"奴隸販賣的場景,而煤山-金字塔的形象則轉化為奴隸販運的"黑三角"。

阿基琉斯爬上一個山包。他點數著這些男人

他們的手腕被繩索牽連;他看著直到

這支隊伍化為螞蟻。他發出輕輕的嘆息

直到最後一只螞蟻消失。然後他下了山。

螞蟻到達海邊…

Continue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2)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5pm 0 Comments

羅克忒忒的漁民正在向西方旅遊者講解制造獨木舟技藝,為了獲得額外的報酬,他卷起褲腿,向他們展示了自己腳踝上的傷疤。這個傷口是被生銹的鐵錨弄傷的。但是他相信水腫來自他的祖先被鎖鏈綁過的腳踝。要不然為何沒有痊愈?他背的十字架不僅僅是那個錨的也是他的種族的,村子裏的黑人和窮人像豬一般紮根在燃燒的垃圾堆裏,然後被掛到屠宰場的鐵鉤上。21-3-3

顯而易見,這裏,無論是創傷本身還是展示傷疤的行為都具有某種象征意義。法蘭茲·法農指出,在最基本的層次上,殖民主體是創傷性的。帝國主義話語(尤其是在種族主義的層面上說)阻礙了(阻礙著)健全統一的自我的建構,造成了自我異化。殖民的精神分裂癥不但影響到被殖民者,也影響到殖民者以及處在兩者之間的其他人。(PAULA…

Continue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1)

Posted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4pm 0 Comments

——解讀德裏克·沃爾科特的《奧梅羅斯》

內容提要:當代聖盧西亞詩人德裏克·沃爾科特的長詩《奧梅羅斯》是一部後殖民時代的史詩。史詩運用雙重化敘事策略,在立足本土文化的基礎上,挪用了荷馬史詩、聖經和《神曲》中的基本情節、場景和人物原型,通過對創傷、戰爭、追憶和尋根等文化隱喻的雙重化處理,既借助西方經典文本的話語權和傳播力量發出了被壓抑的聲音,又重寫和顛覆了西方經典文本。通過雙重化敘事策略,詩人確認和建構了混雜的文化身份,顯示了多種文化在對話中共存的真正意義。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