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Link
  • 大巴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tory Link'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Zenkov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Story Lin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tory Link's Page

Latest Activity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5)

此外,詩體作為詞體之同宗,其好奇尚異的風氣對於以傳奇為詞現象的產生當有更大更直接的影響。中晚唐以來,受通俗敘事文學影響,詩歌的敘事功能不斷強化,其中不乏述奇志怪之作。如白居易《長恨歌》兼傳奇與志怪於一體,李賀詩風險怪,杜牧稱其“鯨呿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也”[9]。宋詩中也有許多如蘇軾《遊金山寺》中“江中似有炬火明”,“非鬼非人竟何物”一類的怪異描寫。金代詩壇南渡後由趙秉文和李純甫主導,曾形成了一種好奇風尚,李純甫尤甚。對此,元好問《論詩三十首》之十六借對孟郊、李賀詩的批評說:“切切秋蟲萬古情,燈前山鬼淚縱橫。鑒湖春好無人賦,岸夾桃花錦浪生。”元氏雖然更欣賞李白明朗清新的寫法,但對於李賀詩雖寫鬼怪但真情感人的特點也給予了明確的肯定。實際上遺山詩也多有紀詠離奇故事和怪異景象的內容。如《水簾記異》所寫情景:神明自足還舊觀,湧浪爭敢僥靈通。何因狡獪出變化,勝概轉盼增清雄。天孫機絲拂夜月,佛界珠網搖秋風。……東坡拊掌應大笑,不見蟄窟鞭魚龍。而比這首詩晚一天所作的《谼谷聖燈》,所紀景象更為怪異:山空月黑無人聲,林間宿鳥時一鳴。遊人燒香仰天立,不覺紫煙峰頭一燈出。一燈一燈續一燈,山僧失喜…See More
Mar 29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4)

如前所述,遺山詞的傳奇性敘事一般放在詞序中,而詞文重在詠嘆,詫怪驚奇,旨歸於感懷。如元氏《摸魚兒•雙葉怨》詞序詳敘故事,詞文則著意於讚嘆“小兒女”那種“海柘石爛情緣在”的情愛。不過,即使這一類作品,其詞文仍然有一定的敘事性質。如寫阿金故事的《梅花引》,其詞云:墻頭紅杏粉光勻,宋東鄰,見郎頻。腸斷城南,消息未全真。拾得楊花雙淚落,江水闊,年年燕語新。見說金娘埋恨處,蒺藜沙,草不盡。離魂一只鴛鴦去,寂寞誰親。惟有因風,委露托清塵。月下哀歌宮殿古,暮雲合,遙山入翠顰。詞中敘述雖簡,但梗概清晰,從墻頭相見到城南爽約,從阿金相思而歿到郎歸月下哀歌,人物、時地、經過等主要的敘事因素都披文可見,事明而情真。遺山詞語言並不像稼軒詞那樣有明顯的古文之風,其散體化敘事因素主要體現在作品的內在結構上。在遺山詞中,傳奇性描述有時也主要靠詞文來承擔,這種情況多出現在寫景之作中,這些詞作一般為短序或無序,作者在詞文中以描寫性語言渲染氣氛,形容景象,營造氣勢,如《水調歌頭•賦三門津》等。不過,遺山專以詞文傳奇敘事寫人的作品很少,偶爾為之,則風調令人耳目一新,如《眼兒媚》寫其子叔儀兒時之事:阿儀丑筆學雷家,繞口墨糊塗…See More
Mar 20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3)

(二)詞體傳奇性敘事傳統的嬗變…See More
Feb 2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2)

據詞序和詞文,這位被稱作“張嘴兒”的樂人長於吹觱篥,其婦田氏為歌者。他們在貞元年間曾走紅京師的樂壇歌台,也屬當時特異之人。十年後,詞人又與他們邂逅於“燕京”,聽到他們演唱當年的歌曲,然而“向來朝士無多”,張氏夫婦也歷盡了磨難,“斷腸詩句”令作者不勝感慨。短短一首小詞,畫出了一幅梨園“風流故家人物”圖。實際上,人與事難以截然分開,人以事傳,事以人明,遺山樂府所記奇事、奇人常常是交織在一起的,在具體描寫中只是有所側重而已。(三)寫奇景雄壯的北方山水、奇特的中州物象,相對於宋詞所寫的小橋流水而言,本身就具有一種陌生感,遺山以之入詞,或為歌詠對象,或為人事背景,顯得奇特異樣,有時,作者還有意地選擇一些怪異景象入詞,或者以志挖掘機法寫景,從而使許多詞中景觀物態蒙上了一層異光奇彩。有學者根據計算機統計數據指出,在兩萬余首宋詞中,真正以山水為主要描寫對象的作品並不多,特別是寫北方奇山異水的詞作更為罕見。即使寫山水,也多是清秀婉麗之景,少有雄奇壯闊的境界。東坡筆下“大江東去”的壯偉景觀,罕有繼響。辛稼軒以豪傑之氣縱橫詞壇,但限於經歷,筆下也少有險峻雄奇的北方山川景象。[3]這一論斷是符合詞史實際的。真…See More
Feb 9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1)

引言在古代文學諸體裁中,詞體相對後起,所以對於其它體裁的借鑒也往往成了詞體變革的重要手段。宋詞發展過程中,曾出現過柳永引賦法入詞、蘇軾以詩為詞、辛棄疾以文為詞等重要的詞體革新實踐,傳統體制不斷解放,創作路子逐漸拓寬。但詞體的演化並未就此止步。自宋始,文學體裁的價值序列開始發生逆轉。伴隨著文學通俗化的進程,敘事文體迅速崛起,小說、戲曲的創作一片繁榮,逐漸取得了與詩、賦、詞等抒情文體同樣重要的地位。這種文體生態格局對於詞體自身的嬗變有著不容忽視的影響,隨著文體間的交集、互化,敘事因素向詞體悄然滲入,催化著其體制的新變革,由此而出現了以遺山詞為典範的以傳奇為詞的現象。所謂傳奇,本為小說、戲曲等敘事文體的一個門類,後世又以之泛稱情節離奇或人物行為非常的故事。謂元好問以傳奇為詞並非說他以詞的形式寫傳奇故事,而是指這類詞作有著傳奇的某些要素和特色,具有更強的敘事性和故事性。陳廷焯後期不滿意遺山詞的一個主要理由是背離詞體“正聲”,[1]“刻意爭奇求勝”[2],陳氏實際上指出了元詞的一個重要的藝術創新點。通觀遺山詞,我們會發現其“刻意爭奇”不僅表現在語言風格上,還表現在詞的選材、作法等方面。元好問的許…See More
Feb 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許章潤:《文化中國的法意敘事》導言

2014年11月1-2日,農歷閏九月上弦,甲午北京漸有冬意,卻正是南半球的初春時節。天高雲瀚,雜樹繁花,倏忽間,環球不同此涼熱,好一個大千人世。歷經半年多的籌組,“第三屆世界華人法哲學年會”終於在西悉尼大學法學院召開。六十余位華人法學從業者,以中青年居多,不辭辛勞,自全球各地,莘莘赴會,一起見證了這一華人法學事件。會期兩天,議程緊湊,大家起早貪黑,疲憊而愉快。往還辯駁,於尋繹規範世界的思旅中努力提澌法意境界; 據象究理,端詳家國綱常為的是致善生聚之道。古往今來,天道寧論,但法意非他,此天道人事也;東西南北,地負海涵,惟生聚無憑,只好用規範編織起家國天下。因而,勞心勞力,說到底,不外乎藉法意以建設文化中國,倚規範而安頓政治中國。“現代中國”這一浩瀚實體,百年跌宕,正不外架設於“文明立國”與“政治立國”的雙軌之上,合“民族國家-文化中國”與“民主國家-政治中國”為一體。如此這般,吾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勞生息死,出入無懼,終究有個放心酣睡的家園。法意盎然,情意怡然,則天意調和,人意祥和,齊煙九點,適所安居矣!…See More
Jan 2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下)

幾乎在《米》和《廢都》出現的同一時期,默默無聞的王小波寫下了流氓主義小說《黃金時代》。這部傑出的小說在他病逝後被世人發現,突然變得炙手可熱起來。數年之後,他甚至成為一代青年的“精神教父”。自從王朔成為“乖孩子”之後,當代平民流氓的形象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王小波使用了比王朔更徹底地反諷,以及更加厚顏無恥的流氓話語——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註:《黃金時代》第二節,花城出版社,1997年5月版,第6頁。該書曾被被當局查禁。據報導,該書於1982年開始寫作,歷經十年才完成和面世。)這是一種罕見的流氓敘事的手法,整部小說環繞著“知青流氓”王二的尺寸被誇大了的男性生殖器,猶如環繞著一面肉欲的旗幟,而在旗幟四周裸奔的是“破鞋”陳清…See More
Jan 19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上)

——關於《廢都》、《米》和《黃金時代》的文化解讀莫言是農民流氓英雄的孜孜不倦的歌手,他的言說成為貫穿80年代和90年代的線索,幫助我們窺視文學的秘密進程。在另一方面,進入90年代以後,中國作家便已從政治電擊的後遺症中逐漸蘇醒過來。在此後的數年里,流氓小說躍出王朔的痞子模式,呈現出多元主義的面貌,與此同時,流氓話語更趨向於把“色語”——情色話語作為其內在核心。這種情色話語幾乎成為90年代文學的一個基本標識。陜西作家賈平凹以一種筆記小說的古老語體,寫下了當代流氓知識分子的故事《廢都》;蘇童推出了他的小說傑作《米》;而寂寂無名的王小波則以他的《黃金時代》驚動文壇。這就是我所稱的90年代流氓小說三部曲,它們分別從各自的立場,完成了80年代未竟的流氓小說美學的“色語”營造使命。色語作為流氓小說美學的核心,是近代中國文化蛻變的結果。在唐宋詩歌和明清小說里,色語通常是貴族和士大夫的專利。《紅樓夢》里大量湧現的色語(以詩歌、隱語和謎語的方式出現)是一個有力的證據。晚清以來滿族貴族日益沒落和退化之後,這種優雅的色語開始粗俗地浮現在世俗生活的表層。北京的流氓八旗子弟,在民國期間流行一種典型的標志性色語——…See More
Jan 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下)

以下舉一則國語日報發出的新聞為例:臺灣師範大學昨天公布一項調查報告指出,有高達八成五的民眾認為,由於子女的教育費用太高,降低父母生小孩的意願。研究推估,少子化現象如不改善,五年後,國小一年級的學生人數將低於二十萬人,二十年內,國小到大學各階段學生人數,都將比現在減少將近三成。臺灣師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廖遠光表示,少子化是全球先進國家的共同現象,美國婦女平均生育數為兩人,法國為一點九人,日本為一點三人,但臺灣卻是全球先進國家中少子化現象速度最快的國家,生育數由一九五○年的五人,降低到二○○五年的一點一八人,原因與社會經濟不振、家庭教育支出攀升有密切關係。這項調查是由臺灣師大教育政策小組在去年九月底到十月初進行「因應少子化趨勢的教育政策」民意調查,針對臺灣地區二十歲到五十五歲民眾進行電話訪問,獲得有效樣本一千一百一十八份,調查結果誤差度不超過正負三個百分點…………。[10]然在少子化的現象下,家庭孩子生的少,再加上父母的教育程度也提高,對孩子的教育亦更重視。此外,相對地也因家中子女數減少,父母對孩子的愛更能全心全意,需求也較易獲得注重與重視。雖然如此,當父母疲於奔波時,與孩子的親子互動仍是會…See More
Jan 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中)

參、說故事文化產生的現象一、說故事女性團體其實在台灣,自我成長已蔚然成風,更有趨勢專家認為,二十一世紀將是志願服務的新世紀(王安娜,1996;張英陣,2000)。陳佩甄(2004)亦指出,婦女從事志願服務的這股趨勢,是當今社會上不可漠視的潮流。因此,社會上出現一群用心良苦、熱心的婦女選擇利用說故事的方式,主動地陪孩子在故事中閱讀、摸索、學習、思考、並發問。然而這群有愛心的媽媽們-就是「故事媽媽」,雖然故事媽媽無法替代家人與老師的溫情,卻能幫孩子的世界開啟另一扇窗,以及引領孩子翻開書本,進入奇妙的書中世界,找到心靈的遊樂場和智慧的寶庫,開啟這扇閱讀大門的鑰匙。[6]再者,故事媽媽並非一種有酬勞的活動,為何婦女會將他視為一種興趣或一種專長,默默的為孩子付出。然而,故事媽媽這團體在現今社會上似乎是越來越重要,他們的確有著相當的影響力,更重要的事它形成地方、學校教育、社區等地方裡說故事的風潮。這股風潮不儘儘讓家庭婦女的角色有了轉變,更帶動了兒童閱讀的重要學習風氣。根據,英國兒童文學作家艾登‧錢伯斯(Aidan…See More
Jan 6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上)

本文作者:黃佳琪為南華教社所研究生壹、前言在還沒有文字以前,故事講述活動就已經廣為流傳,並受到人類的喜愛。不管是公共場合所用來作為娛樂的說故事活動,還是一般傳統家庭裡長輩說給孩子聽的故事,這種口述傳統一代傳一代,為文化的傳承和民族向心力的凝聚提供相當大的助益(洪曉菁,2000)。因此,說故事已成為人與人之間彼此溝通的一種互動關係。在許多時候,人們總會用說故事的方式與人交際互動,甚至傳達一種訊息與觀念。然而,近幾年來說故事的風潮已蔚然成風,甚至變成是一種運動席捲全台。因此,本研究的目的在探討及審視說故事的熱潮如何在現今社會上形成一股強大了力量,它背後代表著何種意涵,以及又將帶來何種效應呢?畢竟社會上某一現象的產生皆是有其文化脈絡與軌跡可尋的。全文分作三部分:首先,闡述故事對傳統及現今社會上的意義;其次,將針對說故事文化產生的現象作分述說明,如:哪些力量使的社會上出現一群默默付出的說故事女性團體、為何又有說故事培訓團體的大量出現。最後,談到促成說故事文化效應的社會因素為何?是否為家庭制度的變革才使得新興行業不斷地應運而生,抑或少子化,父母教育程度高等因素造成的。希望透過本文對於此現象的剖析…See More
Jan 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4)

這一點和不久前被美國人從薩達姆·胡賽因總統的壓迫下解放出來的伊拉克人十分相象,他們並沒有真的得到布什所允諾的解放和自由。在《暴風雨》的最後,普若斯普柔為了獎賞愛麗爾為他報私仇而做的一切完滿的工作,終於答應放他自由。看來,伊拉克人在讓“解放者”美國人完全滿意之前,也很難得到真正的自由。連愛麗爾這樣聰明伶俐又俯首帖耳的仆從都要等上那麽久,別的原住民就更不用說了。莎士比亞用他的劇情和人物告訴觀眾這是天經地義的,作為一個觀點,現代人當然不能接受——就是小布什總統嘴上也絕不會同意;但作為一種觀察,倒可以說是真有遠見。近四百年過去了,世界早已經天翻地覆,但這個情況事實上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當然,從殖民者-美國人的角度來說,那些原住民自己也有太大的問題,關鍵在愛麗爾這樣的人太少而凱列班這樣的人太多。他們的素質太差,必須經過長期的教化才有可能讓他們自由。愛麗爾是普若斯普柔教化成功的一個例子,而凱列班就還沒有成功,所以還不能放他。那麽凱列班有沒有可能教化成功呢?其實普若斯普柔對此並不報任何希望,他需要有個凱列班可以召之即來,為他做所有的粗活。從莎士比亞對凱列班的描寫來看,他顯然認為凱列班天性就有問題:學…See More
Dec 23,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3)

《暴風雨》使得印第安人避之唯恐不及,但黑人倒常常斷不了和它發生瓜葛——這瓜葛多半是因為凱列班,而不是因為普若斯普柔要請黑人來演。像泰摩這樣找黑人扮演凱列班的白人導演並不罕見,盡管他們嘴上都會說“藝術超越種族,膚色純屬偶然”。這些虛偽的“跨”文化解釋回避了最關鍵的問題,而在我看來最有意義的一個和黑人有關的《暴風雨》出在非洲,那是一個法屬殖民地馬提尼克島的劇作家艾梅·賽薩爾創作的對莎士比亞劇本的解構,劇名從原文的The Tempest改成了A Tempest,譯成中文還是《暴風雨》。[19]…See More
Dec 20,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2)

這些極不人道的話,也許可以說是殖民者對待他們眼裏的“野蠻人“的普遍態度——跟野蠻人比野蠻,但這些話的風格並不像日常生活中說的話。莎士比亞在寫他最後一個劇本時,顯然已經決定要讓它盡可能與寫實的風格拉開距離:主人公是個魔法師可以呼風喚雨,島上的兩個原住民也都不能具有一般的人形。和這個風格一比,愛爾蘭好像太近太熟悉了點,似乎不容易把那裏的人變形成半人半獸的怪物。好在英國人的殖民大業遠不止愛爾蘭一地,他們最早的殖民地是愛爾蘭(理查二世早在1395年就決定要征服她),最大的則是北美洲。而且有很多去過愛爾蘭的殖民者回來後又遠征去了美洲,莎士比亞本人就認識好些個這樣的雙料殖民者,其中包括漢弗萊·吉爾伯特爵士和德拉瓦爵士——後者的名字後來就成了美國東部的一個州名。他的一個私人朋友理查·海克留特是個地理學家,還專門寫過一本關於新大陸的暢銷書,在書中他慫恿英國人到美洲去開辟未來,“去征服一個國家,去繁衍,去種植,去控制,去繼續生產英國所需要的酒和油。”[12]最關鍵的線索是劇中明確提到了一個地名——百慕大。愛麗爾在第一幕第二場中告訴普若斯普柔,那只出事的船現在“安全地停泊在一個幽靜的所在,你曾經在半夜裏把…See More
Dec 15,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1)

在賽義德“東方主義”批評的影響下,許多學者從莎士比亞的劇作中找到了批評的靶子,他們多半盯住了《威尼斯商人》和《奧賽羅》兩劇,因為那裏面文化他者的形象十分明顯。其實這兩個以威尼斯為背景的跨文化劇本還是充滿了人道精神,對劇中做主角的文化他者給予了不少理解和同情;但這並不意味著莎士比亞就沒有賽義德們所批評的白人基督徒沙文主義——他不但有,而且極其嚴重,甚至有時候會嚴重到丟失人性的地步。翻開他的《暴風雨》,就可以看到一個殖民帝國的作家也許是下意識地表現出來的可怕的殖民主義心態。必須承認,大多數莎學專家和文學評論家並不這樣來看《暴風雨》,此說很可能被認為是危言聳聽。西方學者大多不願討論會讓他們不舒服的種族問題[1],回避從種族文化的角度去看這個劇本。因為這是莎士比亞的最後的一部劇作,學者們多從該劇和作者以前作品的關系上來分析它,註意到這個劇在人物和情節上是個綜合了很多以前劇本的集大成者——例如,劇中的公爵普若斯普柔被其弟安東尼奧奪權趕走,明顯是哈姆雷特的父親和叔父之爭的翻版;妙齡少女米蘭達在荒島上邂逅白馬王子腓迪南,又是《皆大歡喜》中樹林裏的愛情故事的變形,等等。也有人說這是作者在寫最後一個劇本…See More
Dec 14,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4)

見證者記憶敘述的再一個公眾作用是,它要求公眾對受害者有一種人類夥伴的信任和認同,共同對“不留活口”進行抵抗。正如馬各利特說的,傾聽見證敘述,必須“先信人,才能信故事”。…See More
Dec 11, 2017

Story Link's Blog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5)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11:13pm 0 Comments

此外,詩體作為詞體之同宗,其好奇尚異的風氣對於以傳奇為詞現象的產生當有更大更直接的影響。中晚唐以來,受通俗敘事文學影響,詩歌的敘事功能不斷強化,其中不乏述奇志怪之作。如白居易《長恨歌》兼傳奇與志怪於一體,李賀詩風險怪,杜牧稱其“鯨呿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也”[9]。宋詩中也有許多如蘇軾《遊金山寺》中“江中似有炬火明”,“非鬼非人竟何物”一類的怪異描寫。金代詩壇南渡後由趙秉文和李純甫主導,曾形成了一種好奇風尚,李純甫尤甚。對此,元好問《論詩三十首》之十六借對孟郊、李賀詩的批評說:“切切秋蟲萬古情,燈前山鬼淚縱橫。鑒湖春好無人賦,岸夾桃花錦浪生。”元氏雖然更欣賞李白明朗清新的寫法,但對於李賀詩雖寫鬼怪但真情感人的特點也給予了明確的肯定。

實際上遺山詩也多有紀詠離奇故事和怪異景象的內容。如《水簾記異》所寫情景:…

Continue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4)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11:12pm 0 Comments

如前所述,遺山詞的傳奇性敘事一般放在詞序中,而詞文重在詠嘆,詫怪驚奇,旨歸於感懷。如元氏《摸魚兒•雙葉怨》詞序詳敘故事,詞文則著意於讚嘆“小兒女”那種“海柘石爛情緣在”的情愛。不過,即使這一類作品,其詞文仍然有一定的敘事性質。如寫阿金故事的《梅花引》,其詞云:

墻頭紅杏粉光勻,宋東鄰,見郎頻。腸斷城南,消息未全真。拾得楊花雙淚落,江水闊,年年燕語新。見說金娘埋恨處,蒺藜沙,草不盡。離魂一只鴛鴦去,寂寞誰親。惟有因風,委露托清塵。月下哀歌宮殿古,暮雲合,遙山入翠顰。

詞中敘述雖簡,但梗概清晰,從墻頭相見到城南爽約,從阿金相思而歿到郎歸月下哀歌,人物、時地、經過等主要的敘事因素都披文可見,事明而情真。遺山詞語言並不像稼軒詞那樣有明顯的古文之風,其散體化敘事因素主要體現在作品的內在結構上。…

Continue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3)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8 at 11:12pm 0 Comments

(二)詞體傳奇性敘事傳統的嬗變



以詞序為主要載體的傳奇體,經過東坡、稼軒等詞人的不斷實踐,到元好問時已形成規模並構成了一種新型的詞體範式。雖然詞序內容十分豐富,並非一定要傳奇述異,但傳奇性敘事始終是詞體的一個基本因子和傳統,元好問作傳奇體只不過是這一因子發育成熟和這種傳統發揚光大的結果。我們可以從曲子詞與民間通俗文藝的關系上來探求這一發展的線索。…

Continue

趙維江夏令偉:論元好問以傳奇為詞現象(2)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2:05pm 0 Comments

據詞序和詞文,這位被稱作“張嘴兒”的樂人長於吹觱篥,其婦田氏為歌者。他們在貞元年間曾走紅京師的樂壇歌台,也屬當時特異之人。十年後,詞人又與他們邂逅於“燕京”,聽到他們演唱當年的歌曲,然而“向來朝士無多”,張氏夫婦也歷盡了磨難,“斷腸詩句”令作者不勝感慨。短短一首小詞,畫出了一幅梨園“風流故家人物”圖。

實際上,人與事難以截然分開,人以事傳,事以人明,遺山樂府所記奇事、奇人常常是交織在一起的,在具體描寫中只是有所側重而已。





(三)寫奇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