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Link
  • 大巴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tory Link'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Zenkov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Gifts Received

Gift

Story Lin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tory Link's Page

Latest Activity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下)

幾乎在《米》和《廢都》出現的同一時期,默默無聞的王小波寫下了流氓主義小說《黃金時代》。這部傑出的小說在他病逝後被世人發現,突然變得炙手可熱起來。數年之後,他甚至成為一代青年的“精神教父”。自從王朔成為“乖孩子”之後,當代平民流氓的形象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王小波使用了比王朔更徹底地反諷,以及更加厚顏無恥的流氓話語——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註:《黃金時代》第二節,花城出版社,1997年5月版,第6頁。該書曾被被當局查禁。據報導,該書於1982年開始寫作,歷經十年才完成和面世。)這是一種罕見的流氓敘事的手法,整部小說環繞著“知青流氓”王二的尺寸被誇大了的男性生殖器,猶如環繞著一面肉欲的旗幟,而在旗幟四周裸奔的是“破鞋”陳清…See More
Friday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上)

——關於《廢都》、《米》和《黃金時代》的文化解讀莫言是農民流氓英雄的孜孜不倦的歌手,他的言說成為貫穿80年代和90年代的線索,幫助我們窺視文學的秘密進程。在另一方面,進入90年代以後,中國作家便已從政治電擊的後遺症中逐漸蘇醒過來。在此後的數年里,流氓小說躍出王朔的痞子模式,呈現出多元主義的面貌,與此同時,流氓話語更趨向於把“色語”——情色話語作為其內在核心。這種情色話語幾乎成為90年代文學的一個基本標識。陜西作家賈平凹以一種筆記小說的古老語體,寫下了當代流氓知識分子的故事《廢都》;蘇童推出了他的小說傑作《米》;而寂寂無名的王小波則以他的《黃金時代》驚動文壇。這就是我所稱的90年代流氓小說三部曲,它們分別從各自的立場,完成了80年代未竟的流氓小說美學的“色語”營造使命。色語作為流氓小說美學的核心,是近代中國文化蛻變的結果。在唐宋詩歌和明清小說里,色語通常是貴族和士大夫的專利。《紅樓夢》里大量湧現的色語(以詩歌、隱語和謎語的方式出現)是一個有力的證據。晚清以來滿族貴族日益沒落和退化之後,這種優雅的色語開始粗俗地浮現在世俗生活的表層。北京的流氓八旗子弟,在民國期間流行一種典型的標志性色語——…See More
Jan 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下)

以下舉一則國語日報發出的新聞為例:臺灣師範大學昨天公布一項調查報告指出,有高達八成五的民眾認為,由於子女的教育費用太高,降低父母生小孩的意願。研究推估,少子化現象如不改善,五年後,國小一年級的學生人數將低於二十萬人,二十年內,國小到大學各階段學生人數,都將比現在減少將近三成。臺灣師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廖遠光表示,少子化是全球先進國家的共同現象,美國婦女平均生育數為兩人,法國為一點九人,日本為一點三人,但臺灣卻是全球先進國家中少子化現象速度最快的國家,生育數由一九五○年的五人,降低到二○○五年的一點一八人,原因與社會經濟不振、家庭教育支出攀升有密切關係。這項調查是由臺灣師大教育政策小組在去年九月底到十月初進行「因應少子化趨勢的教育政策」民意調查,針對臺灣地區二十歲到五十五歲民眾進行電話訪問,獲得有效樣本一千一百一十八份,調查結果誤差度不超過正負三個百分點…………。[10]然在少子化的現象下,家庭孩子生的少,再加上父母的教育程度也提高,對孩子的教育亦更重視。此外,相對地也因家中子女數減少,父母對孩子的愛更能全心全意,需求也較易獲得注重與重視。雖然如此,當父母疲於奔波時,與孩子的親子互動仍是會…See More
Jan 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中)

參、說故事文化產生的現象一、說故事女性團體其實在台灣,自我成長已蔚然成風,更有趨勢專家認為,二十一世紀將是志願服務的新世紀(王安娜,1996;張英陣,2000)。陳佩甄(2004)亦指出,婦女從事志願服務的這股趨勢,是當今社會上不可漠視的潮流。因此,社會上出現一群用心良苦、熱心的婦女選擇利用說故事的方式,主動地陪孩子在故事中閱讀、摸索、學習、思考、並發問。然而這群有愛心的媽媽們-就是「故事媽媽」,雖然故事媽媽無法替代家人與老師的溫情,卻能幫孩子的世界開啟另一扇窗,以及引領孩子翻開書本,進入奇妙的書中世界,找到心靈的遊樂場和智慧的寶庫,開啟這扇閱讀大門的鑰匙。[6]再者,故事媽媽並非一種有酬勞的活動,為何婦女會將他視為一種興趣或一種專長,默默的為孩子付出。然而,故事媽媽這團體在現今社會上似乎是越來越重要,他們的確有著相當的影響力,更重要的事它形成地方、學校教育、社區等地方裡說故事的風潮。這股風潮不儘儘讓家庭婦女的角色有了轉變,更帶動了兒童閱讀的重要學習風氣。根據,英國兒童文學作家艾登‧錢伯斯(Aidan…See More
Jan 6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上)

本文作者:黃佳琪為南華教社所研究生壹、前言在還沒有文字以前,故事講述活動就已經廣為流傳,並受到人類的喜愛。不管是公共場合所用來作為娛樂的說故事活動,還是一般傳統家庭裡長輩說給孩子聽的故事,這種口述傳統一代傳一代,為文化的傳承和民族向心力的凝聚提供相當大的助益(洪曉菁,2000)。因此,說故事已成為人與人之間彼此溝通的一種互動關係。在許多時候,人們總會用說故事的方式與人交際互動,甚至傳達一種訊息與觀念。然而,近幾年來說故事的風潮已蔚然成風,甚至變成是一種運動席捲全台。因此,本研究的目的在探討及審視說故事的熱潮如何在現今社會上形成一股強大了力量,它背後代表著何種意涵,以及又將帶來何種效應呢?畢竟社會上某一現象的產生皆是有其文化脈絡與軌跡可尋的。全文分作三部分:首先,闡述故事對傳統及現今社會上的意義;其次,將針對說故事文化產生的現象作分述說明,如:哪些力量使的社會上出現一群默默付出的說故事女性團體、為何又有說故事培訓團體的大量出現。最後,談到促成說故事文化效應的社會因素為何?是否為家庭制度的變革才使得新興行業不斷地應運而生,抑或少子化,父母教育程度高等因素造成的。希望透過本文對於此現象的剖析…See More
Jan 5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4)

這一點和不久前被美國人從薩達姆·胡賽因總統的壓迫下解放出來的伊拉克人十分相象,他們並沒有真的得到布什所允諾的解放和自由。在《暴風雨》的最後,普若斯普柔為了獎賞愛麗爾為他報私仇而做的一切完滿的工作,終於答應放他自由。看來,伊拉克人在讓“解放者”美國人完全滿意之前,也很難得到真正的自由。連愛麗爾這樣聰明伶俐又俯首帖耳的仆從都要等上那麽久,別的原住民就更不用說了。莎士比亞用他的劇情和人物告訴觀眾這是天經地義的,作為一個觀點,現代人當然不能接受——就是小布什總統嘴上也絕不會同意;但作為一種觀察,倒可以說是真有遠見。近四百年過去了,世界早已經天翻地覆,但這個情況事實上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當然,從殖民者-美國人的角度來說,那些原住民自己也有太大的問題,關鍵在愛麗爾這樣的人太少而凱列班這樣的人太多。他們的素質太差,必須經過長期的教化才有可能讓他們自由。愛麗爾是普若斯普柔教化成功的一個例子,而凱列班就還沒有成功,所以還不能放他。那麽凱列班有沒有可能教化成功呢?其實普若斯普柔對此並不報任何希望,他需要有個凱列班可以召之即來,為他做所有的粗活。從莎士比亞對凱列班的描寫來看,他顯然認為凱列班天性就有問題:學…See More
Dec 23,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3)

《暴風雨》使得印第安人避之唯恐不及,但黑人倒常常斷不了和它發生瓜葛——這瓜葛多半是因為凱列班,而不是因為普若斯普柔要請黑人來演。像泰摩這樣找黑人扮演凱列班的白人導演並不罕見,盡管他們嘴上都會說“藝術超越種族,膚色純屬偶然”。這些虛偽的“跨”文化解釋回避了最關鍵的問題,而在我看來最有意義的一個和黑人有關的《暴風雨》出在非洲,那是一個法屬殖民地馬提尼克島的劇作家艾梅·賽薩爾創作的對莎士比亞劇本的解構,劇名從原文的The Tempest改成了A Tempest,譯成中文還是《暴風雨》。[19]…See More
Dec 20,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2)

這些極不人道的話,也許可以說是殖民者對待他們眼裏的“野蠻人“的普遍態度——跟野蠻人比野蠻,但這些話的風格並不像日常生活中說的話。莎士比亞在寫他最後一個劇本時,顯然已經決定要讓它盡可能與寫實的風格拉開距離:主人公是個魔法師可以呼風喚雨,島上的兩個原住民也都不能具有一般的人形。和這個風格一比,愛爾蘭好像太近太熟悉了點,似乎不容易把那裏的人變形成半人半獸的怪物。好在英國人的殖民大業遠不止愛爾蘭一地,他們最早的殖民地是愛爾蘭(理查二世早在1395年就決定要征服她),最大的則是北美洲。而且有很多去過愛爾蘭的殖民者回來後又遠征去了美洲,莎士比亞本人就認識好些個這樣的雙料殖民者,其中包括漢弗萊·吉爾伯特爵士和德拉瓦爵士——後者的名字後來就成了美國東部的一個州名。他的一個私人朋友理查·海克留特是個地理學家,還專門寫過一本關於新大陸的暢銷書,在書中他慫恿英國人到美洲去開辟未來,“去征服一個國家,去繁衍,去種植,去控制,去繼續生產英國所需要的酒和油。”[12]最關鍵的線索是劇中明確提到了一個地名——百慕大。愛麗爾在第一幕第二場中告訴普若斯普柔,那只出事的船現在“安全地停泊在一個幽靜的所在,你曾經在半夜裏把…See More
Dec 15,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暴風雨》與殖民敘事(1)

在賽義德“東方主義”批評的影響下,許多學者從莎士比亞的劇作中找到了批評的靶子,他們多半盯住了《威尼斯商人》和《奧賽羅》兩劇,因為那裏面文化他者的形象十分明顯。其實這兩個以威尼斯為背景的跨文化劇本還是充滿了人道精神,對劇中做主角的文化他者給予了不少理解和同情;但這並不意味著莎士比亞就沒有賽義德們所批評的白人基督徒沙文主義——他不但有,而且極其嚴重,甚至有時候會嚴重到丟失人性的地步。翻開他的《暴風雨》,就可以看到一個殖民帝國的作家也許是下意識地表現出來的可怕的殖民主義心態。必須承認,大多數莎學專家和文學評論家並不這樣來看《暴風雨》,此說很可能被認為是危言聳聽。西方學者大多不願討論會讓他們不舒服的種族問題[1],回避從種族文化的角度去看這個劇本。因為這是莎士比亞的最後的一部劇作,學者們多從該劇和作者以前作品的關系上來分析它,註意到這個劇在人物和情節上是個綜合了很多以前劇本的集大成者——例如,劇中的公爵普若斯普柔被其弟安東尼奧奪權趕走,明顯是哈姆雷特的父親和叔父之爭的翻版;妙齡少女米蘭達在荒島上邂逅白馬王子腓迪南,又是《皆大歡喜》中樹林裏的愛情故事的變形,等等。也有人說這是作者在寫最後一個劇本…See More
Dec 14,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4)

見證者記憶敘述的再一個公眾作用是,它要求公眾對受害者有一種人類夥伴的信任和認同,共同對“不留活口”進行抵抗。正如馬各利特說的,傾聽見證敘述,必須“先信人,才能信故事”。…See More
Dec 11,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3)

三、公共真實和見證的公共意義見證敘述以第一人稱敘述真實經歷,這同一般小說的第一人稱“敘述角度”是不一樣的。只有真實經歷者本人才有權利說,這是“我”的經歷。“我”不只是一個方便的敘述角度,而且是一個對經驗真實的承諾和宣稱。這是一個別人無法代替的“我”,一個非虛構的“我”。這個“我”是“自傳敘述”有別於“虛構作品”的分界線。如果作者在向世界表明個人身份時,不能真實地保證“我”和“我的經歷”的一致,那麼他就必須放棄宣稱作品是“自傳”。他的作品也就只能屬於另一種稱作為“小說”的敘述。這看上去只是一個敘述形式分類的問題,但卻是辨認維克米斯基道德過錯性質的關鍵。維克米斯基的道德過錯在於,他在表明自己作為真實個人的身份時,違背了公共真實的原則。維克米斯基在無數的公眾場合一再堅持,他就是《片段》中的那個“我”。這種宣稱和堅持,使得讀者除了將《片段》讀作自傳外,不能有其它合理的選擇。用米契勒的話來說, 維克米斯基“強迫”讀者把“虛構”當作“真實”。…See More
Dec 4,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2)

米契勒對維克米斯基寫作《片段》采取的是相當持平的理性解釋,而不是道德指責。《片段》中的個人經歷最突出的是孩子眼中的父母死亡和消失,他所依賴的大人們冷淡而且殘忍。他因缺乏母愛和真正的親情而缺乏依靠和安全感。維克米斯基看來並不是存心在編一個假故事來欺世盜名。他的寫作完全可能出於一種真實的心理需要,甚至他自己也以為這個虛構的故事說的就是他真實的自我。他的書寫得情真意切,不只是他自己徹底投入,讀者也跟著他徹底投入,將故事信以為真。米契勒不同意甘茲弗裏德的結論,他認為,事情的原委並不象甘茲弗裏德所說的是“一個蓄謀已久、深思熟慮的騙局。”其次,“維克米斯基並不是在某一天精心構造了一個人物,編造了一個故事,用來欺騙全世界的人們。他今天的身份,是他在四十年間,並未經過計劃,隨時隨刻,由新的體驗和需要,一點一點編織而成,由於沒有計劃而矛盾多多。”[註5]對維克米斯基來說,寫作《片段》與他的童年創傷是分不開的。而對於社會來說,維克米斯基的故事讓人覺察到某些領養方式對兒童的傷害。維克米斯基的母親是因為民政當局強迫才交出孩子的。道瑟科家要維克米斯基學醫,為的是繼承他家的醫院。道瑟科家的親戚則因為維克米斯基分了…See More
Dec 2,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記憶竊賊”和見證敘事的公共意義(1)

1995年在德國出版了一本題為《片段》(《Bruchstucke》)的書。這是一部回憶錄,講述一個猶太孩子在猶太圈禁區和納粹死亡集中營的苦難經歷。書的作者是一位第一次寫作的瑞士人,名叫本傑明.維克米斯基(Benjamin Wilkomirski)。維克米斯基當時是一位豎笛演奏師和制作人,從他的敘述來看,他是大屠殺的幸存者。從1950年代以後,幸存者敘述逐漸成為自傳寫作的一種新形式。許多幸存者敘述都是作者唯一的一部著作,而且是在別人的幫助下完成的。這類著作一般都不是精致的作品。它們之所以能打動讀者,全在於故事中遭遇、事件、環境非常特殊,特別具有催動同情和移情的效果。單單敘述者能存活下來講述這些故事,就已經足以引發讀者對這些故事的興趣。這些幸存者敘述中,有的確實後來成了“文學名著”,如維賽爾(Elie Wiesel)的《夜》(Night)和意大利人普利摩.利瓦伊(Primo Levi)的《如果這是一個人》(If This is a…See More
Oct 25,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4)

荷馬首先表現為一個半身胸像,是西方文化熟悉的希臘雕塑,它是白色的、堅硬的、盲目的、冷冰冰的大理石制品;這個形象從其原生地地中海被剝離出來後,經過歐洲人的加工,作為帝國主義的文化符號而出口到全世界,尤其是新世界,占據了至高無上的文化地位,成為古希臘民主和藝術的最高理想。在《奧梅羅斯》中,詩人諷刺性地對"民主"一詞進行了解構:他把democracy這個詞拆解開來,前半個"demos"與demonic同構,暗示"魔鬼或有魔力的",後半部分ocracyg與crass諧音,意為粗魯的,…See More
Oct 21,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3)

隨著敘事視角的變化,這些背煤婦女的形象逐漸縮小,變形為爬行的螞蟻,隨後,這些螞蟻的形象再次轉化為人的形象,進入阿基琉斯想像中的非洲之旅。通過他的目光,史詩重現了"中間通道"奴隸販賣的場景,而煤山-金字塔的形象則轉化為奴隸販運的"黑三角"。阿基琉斯爬上一個山包。他點數著這些男人他們的手腕被繩索牽連;他看著直到這支隊伍化為螞蟻。他發出輕輕的嘆息直到最後一只螞蟻消失。然後他下了山。螞蟻到達海邊或爬上金字塔形的煤堆,進入黑暗的船艙,遠離河流和讚美詩但是,詩人在這裏描寫歷史和回憶苦難決不是為了覆仇,而是為了讚美。背煤的婦女一邊背煤一邊歌唱,就像被流放在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樣。詩人為他的人民頑強的求生能力、堅忍不拔的精神感到驕傲,而不是恥辱,於是痛苦的回憶變成了讚歌。而痛苦一旦轉化為歌唱,歷史的創傷就愈合了。隨著史詩敘述的進展和詩歌境界的拓展,這些背煤的婦女爬上跳板的場景在史詩的後一部分轉化為螞蟻爬進奧比巫女瑪·基爾曼的草藥碗的場景,它們與巫女采集的其他草藥一起,治愈了費羅克忒忒的傷口,顯示了自然療救的力量。保拉·本內特指出,在《奧梅羅斯》中,沃爾科特前所未有地表述了加勒比的痛苦經驗,但是他做了比這更…See More
Oct 20, 2017
Story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張德明:後殖民史詩與雙重化敘事策略(2)

羅克忒忒的漁民正在向西方旅遊者講解制造獨木舟技藝,為了獲得額外的報酬,他卷起褲腿,向他們展示了自己腳踝上的傷疤。這個傷口是被生銹的鐵錨弄傷的。但是他相信水腫來自他的祖先被鎖鏈綁過的腳踝。要不然為何沒有痊愈?他背的十字架不僅僅是那個錨的也是他的種族的,村子裏的黑人和窮人像豬一般紮根在燃燒的垃圾堆裏,然後被掛到屠宰場的鐵鉤上。21-3-3顯而易見,這裏,無論是創傷本身還是展示傷疤的行為都具有某種象征意義。法蘭茲·法農指出,在最基本的層次上,殖民主體是創傷性的。帝國主義話語(尤其是在種族主義的層面上說)阻礙了(阻礙著)健全統一的自我的建構,造成了自我異化。殖民的精神分裂癥不但影響到被殖民者,也影響到殖民者以及處在兩者之間的其他人。(PAULA…See More
Oct 19, 2017

Story Link's Blog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下)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1:55am 0 Comments

幾乎在《米》和《廢都》出現的同一時期,默默無聞的王小波寫下了流氓主義小說《黃金時代》。這部傑出的小說在他病逝後被世人發現,突然變得炙手可熱起來。數年之後,他甚至成為一代青年的“精神教父”。自從王朔成為“乖孩子”之後,當代平民流氓的形象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王小波使用了比王朔更徹底地反諷,以及更加厚顏無恥的流氓話語——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

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

Continue

朱大可:“色語”的書寫時代(上)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8 at 11:52am 0 Comments

——關於《廢都》、《米》和《黃金時代》的文化解讀

莫言是農民流氓英雄的孜孜不倦的歌手,他的言說成為貫穿80年代和90年代的線索,幫助我們窺視文學的秘密進程。在另一方面,進入90年代以後,中國作家便已從政治電擊的後遺症中逐漸蘇醒過來。在此後的數年里,流氓小說躍出王朔的痞子模式,呈現出多元主義的面貌,與此同時,流氓話語更趨向於把“色語”——情色話語作為其內在核心。這種情色話語幾乎成為90年代文學的一個基本標識。陜西作家賈平凹以一種筆記小說的古老語體,寫下了當代流氓知識分子的故事《廢都》;蘇童推出了他的小說傑作《米》;而寂寂無名的王小波則以他的《黃金時代》驚動文壇。這就是我所稱的90年代流氓小說三部曲,它們分別從各自的立場,完成了80年代未竟的流氓小說美學的“色語”營造使命。…

Continue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下)

Posted on November 1, 2017 at 3:00am 0 Comments

以下舉一則國語日報發出的新聞為例:

臺灣師範大學昨天公布一項調查報告指出,有高達八成五的民眾認為,由於子女的教育費用太高,降低父母生小孩的意願。研究推估,少子化現象如不改善,五年後,國小一年級的學生人數將低於二十萬人,二十年內,國小到大學各階段學生人數,都將比現在減少將近三成。臺灣師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廖遠光表示,少子化是全球先進國家的共同現象,美國婦女平均生育數為兩人,法國為一點九人,日本為一點三人,但臺灣卻是全球先進國家中少子化現象速度最快的國家,生育數由一九五○年的五人,降低到二○○五年的一點一八人,原因與社會經濟不振、家庭教育支出攀升有密切關係。…

Continue

黃佳琪·說故事掀起的文化風潮(中)

Posted on November 1, 2017 at 2:00am 0 Comments

參、說故事文化產生的現象



一、說故事女性團體

其實在台灣,自我成長已蔚然成風,更有趨勢專家認為,二十一世紀將是志願服務的新世紀(王安娜,1996;張英陣,2000)。陳佩甄(2004)亦指出,婦女從事志願服務的這股趨勢,是當今社會上不可漠視的潮流。因此,社會上出現一群用心良苦、熱心的婦女選擇利用說故事的方式,主動地陪孩子在故事中閱讀、摸索、學習、思考、並發問。然而這群有愛心的媽媽們-就是「故事媽媽」,雖然故事媽媽無法替代家人與老師的溫情,卻能幫孩子的世界開啟另一扇窗,以及引領孩子翻開書本,進入奇妙的書中世界,找到心靈的遊樂場和智慧的寶庫,開啟這扇閱讀大門的鑰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