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Kaki Bukit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知城(上)

知城有個國王。他是他臣民的戰利品,每日憂心國事,披肝瀝膽。所謂“生前何必久睡,死後自會長眠”,為了能延長工作時間,他向巫師尋找幫助。巫師給了他一罐神奇的藥。國王從此不再入睡,不分白晝與黑夜,皆端坐於書案前處理各種公務。但有一天,他擡起頭,就像一個耕作的農夫那樣,幾乎是在一瞬間,他感到了厭倦。堆在桌上的文件是那樣多,且每時都在增高。它們是一種能夠無性繁殖的奇異生命體。國王攬過鏡子,鏡子如實地呈現出一張衰老的面龐。國王憂心忡忡地擱下筆。事實上,他整天所做的工作無非是拿起筆在每頁文件的最後簽上名字。國王的脾氣變壞了,一時頑心大發,在文件上畫加菲貓、米老鼠、唐老鴨、小熊維尼等,可文件發下去後,並未如他想象中的那樣引起騷動,像雪花飄入水裏。訓練有素的大臣們的臉上沒有一絲異樣表情。他們穿著與昨天一樣的朝服,邁著與昨天一樣的步幅,說著與昨天一樣的話。國王掀翻了案牘,幹血般的印璽滾出袖口。他憤怒地撕碎所有的文件,等到他轉過身,文件又重新出現。國王終於沮喪地發現,沒有他的簽名,甚至說,沒有他,知城仍然能運轉正常。推動知城轉動的那個齒輪嚴絲合縫的龐大體系更是獨立於他的意誌之外。他不得不承認,他有太多能幹的…See More
Satur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下)

這個世界太荒謬了。老鼠也懂哲學?旅人決心與它講道理。他說,“你曉得自由意誌?” 它用鼠須擦嘴,“老鼠就不配有擁有思考的權利嗎?”旅人說,“如果你家孩子認為牛肉屑不是真理,用塑料繩上吊是屬於自己的真理,咋辦?” 它翻起跟鬥,“個體也許經常會因無知而選擇謬誤,但這好過別人替他做出判斷。自由是有代價的。”旅人說,“你眼睜睜地看著它吊死?”…See More
May 1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上)

旅人在汽車上坐直身。有時,離開一個城市去另一個城市就這樣簡單,像感冒了便打噴嚏一樣。旅人脫去鞋襪,腳盤於腹下。眼前,樹影幢幢,這輛由金屬、橡膠所結構的長方體,在夏日溫和的陽光下,仿佛是那根從花萼中伸出的漂亮舌頭,在所能抵達的路的身體深處輕輕掃動。兩只蝴蝶對這種類似於交媾的奔跑著了迷,貼著車廂飛。車廂有時飛得快,它們有時飛得慢,結果頭撞在車廂的鋼板上。旅人在紙廂上拈起它們,說,“中午好”。然後目送它們離開。它們表示謝意,嚶嚶地用翅翼掃過他的臉頰。旅人吐出一口唾沫。他要去哪城。但不知哪城在哪,它可能在水裏、火裏、阿訇的唱經聲裏、一塊雕著護身符的寶石裏。它可能在沙漠、草原、瀑布的後面,一個棲滿蝙蝠的洞穴深處。據說哪城人禁食肉類,絕對素食,終生獨身,反對兩性間的肉體接觸及性行為。又據說,這代表著一種絕對的、究竟的、最終的、無條件的、不可再分割的“絕對真理”。眾所周知,真理不可被拒絕,哪怕是一雙貼著“真理牌”的球鞋,你若囂張地叫喊,“管它什麽真理不真理,老子就是不想買!”你就得被剝奪做人的權利--連過街的老鼠都羞與你同道。所以旅人問車廂裏的老鼠,說,“你也要去哪城嗎?”這只迷人的老鼠大約有一兩重…See More
Apr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下)

這種神秘的舞蹈於數千年前曾發生過一次,當無數火焰形成蓮花,大地猛地震動,河流迅速幹涸,在地面行走的生靈盡數枯朽,連在空中盤旋的鳥都紛紛化為枯骨齏粉,也使月城人受創傷,如野草萎敗,眼眶內流出黑色黏稠的血。自那時起,月城每年舉行盛典,擇出其嗓音最悅耳者,用鑲有黃金的匕首割去其舌。儀式在往後的日子被得到有效地傳承,被以為莊嚴的祭祀與無比的榮耀。與之相伴隨的是,月城人的繁衍能力也在逐漸喪失。當最後一個月城人跪在祭壇前,虔誠,或者說呆滯地,誦完一長串咒語,再用磨利的石塊(而非朽壞的匕首)割去自己已然笨拙的舌頭,“我”在最徹底、最靜謐的沈思中醒了過來。盡管月光中仍然蘊藏著萬物的種子,但月城已毀,不可避免。“我”的指甲在脫落,“我”的血肉在幹癟,“我”的靈魂如同遇見了火的蠟。誰是生的祝福,誰是死的禱告?眾多臉龐,猶如蓮葉上滾落的水珠;哀生之恍惚,頌死之莊重。水面漣漪,為我指尖螺旋紋路所驅使……世界征服歷史。月光緩慢地進入眼瞼,成了我的左眼。See More
Apr 1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上)

月城的歷史,僅百分之一可通過書籍得知,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九即留存於旅人之間的口口相傳中。這是一座音樂之城,是眾生靜默之所,位於荒原深處,四周皆是沼澤、藏身於沼澤中的兇鱷,以及被沼澤吞噬的那千姿百態的蒙難眾生。城高三萬六千五百米,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凸起,整體形狀猶若鳳凰,有頭、頸、肩、腰、尾、足。每至月圓夜,有數縷罡風從蟾宮飄落,掛於城之一側,形成五弦,能各作金木水土火之聲。此時若有飛鳥自空中掠過,視鳥之種類、體形與飛行的速度,弦不彈而自鳴,其音或虛幽奇古,或慷慨悲歌,實是不一而足。見過月城的旅人,都說它包含了天地至理。但若進一步探詢這“至理”究竟是什麽東西,則無人能夠說清。幸好,能對這個詞語產生興趣的旅人多半已成為那蒙難眾生中的一員,活著的旅人更感興趣的是:為什麽月城高三萬六千五百米,而不是三萬六千五百六十九點一米等問題。沒有我。我在月城,在眾多被毀壞的城堡、神像、雕塑與一堆堆圓形的墳塋上。月光覆蓋著我的眼睫,輕輕顫動。要想重述月城的所有,是不可能的,那一個個扣人心弦的故事已墜入時間的深淵。但巨大的星辰依然用某種神秘的筆觸在夜空保存著曾經在月城棲居的人的形象,與他們的祈求、奉獻與傳說。…See More
Mar 2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明城(下)

明城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歷史?年輕美貌的旅人坐在山坡上苦苦思索了三十六個晝夜,決定拔掉羽翅。這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巨大的疼痛像刀子。當她咬牙撕下最後一根羽毛,山坡下走來一個男人說,他將好好保管它,並在某日歸還於她。她沒有聽懂,一直緊緊包裹著她的聖潔氣息消失了,她已不再認得眼前的男人就是撒旦。她朝山下踽踽行去,涉進那無盡的時間長河,在河水中浣洗被血染紅的紗裙。一隊士兵發現了她,把她塞進一輛堆滿黃金、珠玉與象牙的車輦,送到一個叫紂的男人身邊。所有在時間中曾出現過的城市朝她打開了已被焚毀的眾多書籍,但它們已經不再是她所關心的。她只是活著,在輪回中。她流了許多眼淚。淚水改變了她的容顏。所以這一世,盡管她還算漂亮,但不再傾城傾國。因為漂亮,在十八歲那年,她被一夥流氓糟蹋,得了臟病,不得不遠走他鄉,來到明城嫁於一個小生意人為妻,生了五個孩子,又在街頭開了一間服飾店,每天早出夜歸辛苦勞作。這日,店外來了一個男人,手裏拿著一件羽衣。她認不出,那是她原來身體的一部分,以為是鵝毛,以一個婦人的品位,為它開出了一個她認為足夠厚道的價錢。這男人比湯姆·克魯斯還要英俊。若他肯為入幕之賓,她倒願意把價錢再提高一點。這種…See More
Mar 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明城(上)

初次來到明城的旅人往往大吃一驚,盡管這裏充斥著刻有文字的精美印章、糧食、金銀珠寶、轟鳴的金屬機械、絲綢、巨大的工廠,但在這個奇怪的地方,“給人希望的不是希望,而是絕望;給人快樂的不是快樂,而是痛苦。”生活在這裏的人類似乎是一種殘缺的物種,根本無法遏制暴力沖動,一有機會就掠奪。他們也曾建立起契約、禁忌和原則,但最後都被自己所砸碎,盡管這些契約、禁忌和原則其實質即是暴力的酬勞與利息。就有一個旅人為此哀傷不已,她有著驚人美麗,讓星辰也黯然失色。當月光照在她肌膚上,便化作滋潤萬物的清露。她決心向這些麻木、瘋狂的人傳播主的福音。因為,她是天使。贊美主,喚醒黎明,晨光燦爛,照耀萬靈,贊美主,安排夜景,如垂帳幕,護我安寢。這日,她的聲音惹來了一個俊美男人的笑聲。男人有著無可挑剔的臉龐。“很久以前,明城有兩層,上面為天堂,下面為人間。這並不奇怪,很多城市也都是這種結構,如同撲克牌的正反兩面。但某日,天堂的主管改小了天堂的門,宣布從即日起自己的名不再是‘主管’,改稱‘主’,只有日日誦念主的名的人才能來到天堂。這種做法的結果不言而喻。明城就成了你現在看到的這樣了。”他放下手中的酒,微笑著朝她攤開雙手,“你…See More
Mar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物城(下)

冰涼的水面出現一個幽深的洞。這是人所不能潛到的最深夢境。旅人驚訝地看見洞裏有兩個女子在低聲交談。一個長發女子說,“他說得真有趣。這是真話。”另一個圓臉女子說道,“世界在走向極端,而非均衡。它熱衷於徹底對抗而非和諧或綜合。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過程,其慣性將無情地摧毀一切試圖把它拉回去的力量,不管這種力量是發自於人們的內心還是來自於外太空。認識到這個被遮蔽的真相又無能承受的人,就會發瘋。瘋癲並不能把人打扮成神,它是一種逃避。”旅人聽見自己的聲音正在向水的深處飄去,如同脫離了樹林的果實。“瘋癲視謬誤為真理,視死亡為生存,視我為女人。它是一面鏡子,不反映任何現實,而是秘密地向自我觀照的人提供自以為是的夢幻。在這裏,現實種種不如意可通過他們自身的心像得到修正,這無疑是對現實世界的極大冒犯,當然要訴之以禁閉與懲罰,以提醒他們是人不是神。”長髮女子眼中的淚水奪眶而出,“我愛上他了。”圓臉女子怔了,“你瘋了?你是物城的公主。”長發女子說道,“是的,我瘋了。你難道不覺得我們白天為人、晚上為魚的生活是一種逃避與自我的懲罰嗎?你難道不覺得物城即是鐵做的牢籠嗎?我已經厭倦,厭倦物城的一切。”長發女子擺動腰肢,朝…See More
Feb 2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物城(上)

物城有各式各樣的橋。旅人站在橋下,他已忘掉了歲月、季節、來到物城是何年何月何日以及種種計時器的模樣;但他仍然記得那個黃昏。夕陽映在水中,燕子低飛過橋頭。她說:“告訴我,你會永遠記住那只燕子嗎?不是隨便什麼燕子,不是那兒的那些燕子,而是迅速飛過的那只燕子?”他說:“當然。”他們都熱淚盈眶。幾天後她離開了。他用獵槍找到那只燕子。它的尖喙銜著一張泛黃的紙頁,上面繪有一種我從未見過的生物,容貌絕美。一位眼袋深陷的老婦人走過來,指著那個迷人的生物說,“這是真的,鮫人的美貌異乎尋常,嘴唇是珊瑚色的,睫毛好像矢車菊花瓣,潔白如銀的身子隨時隨刻散發著玫瑰和百合花的芬芳。”為了尋找鮫人,旅人來到物城。物城什麼都有,漆成白色的磚塊、牛糞、猴子、陽臺、青翠的小島、害羞的小精靈、水瓶、人頭馬、玻璃球、琥珀項鏈、會噴火的巨型蜥蜴、仕女水墨畫、巨蟹、胸針、皮質手袋、珠寶、香料、售貨攤……唯獨沒有鮫人。旅人只好不分黑夜白晝,潛入每個物城人的夢境,企圖找出一點蛛絲馬跡--這並非是愉快的過程,且身上只能穿條犢鼻短褲。旅人的魯莽使他的臉龐高懸於城門之上。憤怒的物城人終於在今夜用淬了毒的匕首在他的額頭上刻上“瘋子”兩字。“…See More
Feb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罕城(下)

一個漂亮女人,黑亮的杏眼,白晳的臉。她在說話,面無表情。她那豐滿、鮮紅的嘴巴像一朵受了傷的玫瑰。小球在她腳下滾來滾去,她反復地說著三個字,“因為愛”。愛是什麼?愛是把最好的東西給對方。人身體裏有兩種愛,一是上帝之愛,不求回報;二是世俗之愛,是人的藝術,是一種本需要持之以恒地學習才可能掌握的能力。它有一個反饋機制。我給了你,你也要懂得給我。要不愛會枯竭。但愚蠢的人把愛變成了一個愚蠢的,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的字眼。現在,愛,是人之罪。你明白嗎?你不會明白的。旅人看著這個不幸的男人,猶如一頭老虎,看著自己鏡中金黃的臉龐。旅人用中指擦去他眼睛裏的悲傷,現在,他能看見隱藏在她體內的淚水--是那麼多,就好像她是淚水做的。你原諒她嗎?旅人問。他的腳一寸一寸朝著鏡裏挪去。“這得到的,並非我所有;這失去的,是歸還上帝。只有這疲倦的意誌是屬於我的。”這是他的回答嗎?旅人來到罕城最高的建築之上。這座圓形的白色之塔有著異乎尋常的巨大與莊嚴,並提供了“輕”與另一種不可思議的美。此刻,夜幕仿佛秋蟲,於十萬英尺的高空下不斷發出啾然之聲,而夜幕中的罕城則是一團燃燒的火。活著的人啊,我要你們信我,猶如信仰上帝。而我所唯一…See More
Feb 2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罕城(上)

罕城仿佛是土裏長出的,巨大,荒蕪,看上去接近永恒。旅人來到罕城,是因為一個男人。他被人謀殺了。兇手是他的妻子與妻子的情人。他死不瞑目,想知道為什麼。這不困難,旅人讓他回到過去(那時他還是一個少年,因為舞弊被教師斥罵,輟學,就做了小偷,摸走一個中年男人的錢包。男人丟錢後,撞車自殺。他很沮喪,改邪歸正,從做小生意開始,發家致富,後來遇上他的妻),命運像蜘蛛結的網,像漂浮的葉子,像一根長長的繩索,但他顯然不能明白這三個比喻的真諦,求旅人給他機會補償遺憾。這也不困難。時間並非箭頭,它同時存在於過去、現在、將來。旅人把他帶到鏡前。他又回到教室裏,沒有舞弊,考上大學,做了醫生。他抓住小偷的手,把錢包送還中年男人。但他還是遇上了他的妻……不管中間發生了什麼,過程多麼匪夷所思,終點仍然是他被她殺死。他失去控制,號啕痛哭。眼淚跌在地上,卻不濺開,像晶瑩透明的小球,一下一下地跳。知道這些直徑半厘米的球體的秘密嗎?旅人輕聲問道。他搖頭,註視著它們,臉上的淚水猶在流淌,會聚於下頜,形成淚滴,墜著。黏度極大,所以拉長。最後終於承受不了這重,輕輕一顫,墮在巖石地板上。“你能數得出這裏有多少顆小球?”十顆?一百零七…See More
Feb 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下)

嫟,你的智慧與勇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我只能抄錄下你的話,在紙、鏡子與一切可書寫處,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拼寫,試圖找出你的靈魂以及你是誰。這些句子有的是宋體,有的是楷體,有的是隸書,有的是魏碑,還有狂草與王羲之的那種行書。我相信這樣的書寫能把另一個世界的物質悄悄轉移到紙張上來。但當我抄完最後一個句子,我手上出現一副撲克牌,並不是完整的,不清楚具體遺失了哪張牌,或許是紅桃Q,或許是梅花四。我攤開牌,是一張陌生女人的臉;我又攤開一張,是另外一個陌生女人的臉。我不清楚她們與你有什麼樣的聯系,不得不把這些牌全部攤在桌面。我還是無法窮盡其中的可能,更沒有找到你的容顏(你的臉龐是對世界無限奇妙性的詩意概括)。耳邊響起低沈的隆隆聲,像是海螺中的海浪聲一樣。水從祭臺下方湧出,被月亮照著,是那樣驚心動魄。一些血,不知從哪裏滴下的,在水裏,宛若活物,有鱗甲與腮,慢慢遊動。嫟,離開稀城的三日(相當於人間三年),我已經明白“世界需要暴力實現它的意圖,那種對復雜性的追求,對熵的最終渴望”,明白了“人,作為彰顯宇宙那一小部分真相的凝結,必殺戮,必掠奪,必以仇人之血濯洗刀鋒”,但我還是怨恨--並非怨恨你,而是怨恨自己的無…See More
Feb 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中)

稀城人認為月球上的黑影是由大群大群的、隨著季節遷徙的鳥類形成的。旅人沒有反駁這種說法,凝視著眼前古老且神秘的圖案,有點透不過氣來。圖案的中央是一個裸體女子。他認得她,她叫嫟。那是一個陰森森的冬天,雖然沒有雪,但寒意已抹平了所有的河流。因為寒冷與饑餓,旅人暈倒在稀城一條河邊,是嫟吩咐仆人把他扛上駝背。嫟的家族為城內巨富。在她為這個異鄉客準備的臥室裏,旅人看到了用白銀造的神像、金鏤絲線編織而成的壁畫、沈香、金如意、來自雨林深處的紫檀木。嫟的脖子比象牙還白。她的面容美麗絕倫,永遠新鮮。旅人不明白她為什麼就願意被藤蔓捆住四肢,嘴角卻有歡愉。他喃喃自語。嫟,你可知道,當鳥影徹底覆蓋月球,此時站在祭臺中央腰間僅系了一塊鹿皮的中年男子,將用最鋒利的刀刃割斷你的喉嚨,剔出你的骨與血肉,以供眾人分享?嫟,你知道的,盡管我再三向你陳述,這樣的死毫無意義,陰影不過是圓形廢墟與巖石灰燼,你還是微笑著拒絕了我,拒絕了讓侍女替代你的建議(這是我的愚蠢)。你說,“這是榮譽。”你說,“只有最純潔的處女才有資格走上祭臺。”你說,“她們,也包括即將死去的我,會成為那些鳥中的一只,飛到月亮上。”你說,“我們的名字都是地裏的…See More
Jan 2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稀城(上)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王參加了本城的饕餮之宴。它並沒有經過縣試與鄉試,直接從天而降,落在金鑾殿前,一步步走上三層漢白玉石雕環護的丹陛。奇怪的是,殿前廣場上那二百余塊白色儀仗墩上站著的手執旌旗扇蓋的侍衛,沒誰看見它。殿內金磚鋪地。十二根朱紅大圓柱。王望了望在金漆雕龍寶座上端坐的本城皇帝,望了一眼楠木臺下垂手而立的總督,望了幾眼嘴裏汁液四濺的眾多饕餮,用兩根指頭拈起一頭牛,放入嘴裏,眉間露出一點古怪,似乎很久都未吃過這種饕餮們最熱愛的食物。牛不見了,整個過程還沒有一秒鐘,然後又是一頭,兩頭,三頭……王並沒有像別的饕餮那樣用力咀嚼,一頭頭牛經過它的嘴直接流向一個不可測的空間--肯定不是胃。稍加留神,不難發現…See More
Jan 2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下)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王參加了本城的饕餮之宴。它並沒有經過縣試與鄉試,直接從天而降,落在金鑾殿前,一步步走上三層漢白玉石雕環護的丹陛。奇怪的是,殿前廣場上那二百余塊白色儀仗墩上站著的手執旌旗扇蓋的侍衛,沒誰看見它。殿內金磚鋪地。十二根朱紅大圓柱。王望了望在金漆雕龍寶座上端坐的本城皇帝,望了一眼楠木臺下垂手而立的總督,望了幾眼嘴裏汁液四濺的眾多饕餮,用兩根指頭拈起一頭牛,放入嘴裏,眉間露出一點古怪,似乎很久都未吃過這種饕餮們最熱愛的食物。牛不見了,整個過程還沒有一秒鐘,然後又是一頭,兩頭,三頭……王並沒有像別的饕餮那樣用力咀嚼,一頭頭牛經過它的嘴直接流向一個不可測的空間--肯定不是胃。稍加留神,不難發現…See More
Jan 1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中)

王的饕餮之技漸漸出神入化,連其父已自愧不如。十四歲那年,王隨同父親出席一次牡蠣宴。這是一種非常難得的食物,產於本城以南十萬公裏的東海。宴會的主人,本城總督一邊握著叉子把那種不斷扭動的軟體動物餵入嘴裏,一邊問王對牡蠣的感覺。王躬身答道,“大人,您這種吃法無法品嘗到真正的大海。”總督大人楞了,問,“為什麼?”王說,“吃牡蠣,不能用餐具。只有舍棄那些冰涼的金屬,親手將牡蠣放到嘴邊,在用牙齒將它從殼上撕下來的同時,更要用嘴去吮吸殼裏那略帶鹹味的湯汁。那湯汁裏有大海的聲音。每一滴,都飽含了大海中千千萬萬的生物所留下來的體味。”席上諸客盡皆失色,這種吃法是何等高妙的境界啊。王的父親頭上那對硬角忍不住自行舞蹈一周。總督大人默然思索,欲把最珍愛的小女兒許配給王。王的父親驚喜萬分。王揚聲說道,“謝總督大人青睞,但王尚未悟透這饕餮之道,正欲遍訪天下明師,不敢以家室為念。”滿屋噤聲。幾位賓客手中的湯勺掉在地上。總督眉宇間暗雷滾過。這天晚上,王平生第一次受到父母的責罵。父親暴跳如雷,母親暗暗垂淚。王只是微笑,三更時分,留下一封書信,把夜光杯塞入行囊,悄然離家。墨色的天穹發出陣陣咆哮。幾顆流星一閃即逝。路在暗淡…See More
Jan 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知城(上)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8pm 0 Comments

知城有個國王。他是他臣民的戰利品,每日憂心國事,披肝瀝膽。所謂“生前何必久睡,死後自會長眠”,為了能延長工作時間,他向巫師尋找幫助。巫師給了他一罐神奇的藥。國王從此不再入睡,不分白晝與黑夜,皆端坐於書案前處理各種公務。但有一天,他擡起頭,就像一個耕作的農夫那樣,幾乎是在一瞬間,他感到了厭倦。堆在桌上的文件是那樣多,且每時都在增高。它們是一種能夠無性繁殖的奇異生命體。…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下)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6pm 0 Comments

這個世界太荒謬了。老鼠也懂哲學?旅人決心與它講道理。他說,“你曉得自由意誌?” 它用鼠須擦嘴,“老鼠就不配有擁有思考的權利嗎?”旅人說,“如果你家孩子認為牛肉屑不是真理,用塑料繩上吊是屬於自己的真理,咋辦?” 它翻起跟鬥,“個體也許經常會因無知而選擇謬誤,但這好過別人替他做出判斷。自由是有代價的。”旅人說,“你眼睜睜地看著它吊死?” 它齜出牙齒,“若真有這種事,更應該反思為何它想上吊?”旅人語重心長,“要譴責社會?命苦不能怨社會。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教育自己的孩子,至少智障者不能。噢,一種思想是否荒謬,要看它的推論是否荒謬。”它冷笑起來,“公民的思想自由與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並不矛盾。你在偷換概念。詭辯者!”…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上)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6pm 0 Comments

旅人在汽車上坐直身。有時,離開一個城市去另一個城市就這樣簡單,像感冒了便打噴嚏一樣。旅人脫去鞋襪,腳盤於腹下。眼前,樹影幢幢,這輛由金屬、橡膠所結構的長方體,在夏日溫和的陽光下,仿佛是那根從花萼中伸出的漂亮舌頭,在所能抵達的路的身體深處輕輕掃動。兩只蝴蝶對這種類似於交媾的奔跑著了迷,貼著車廂飛。車廂有時飛得快,它們有時飛得慢,結果頭撞在車廂的鋼板上。旅人在紙廂上拈起它們,說,“中午好”。然後目送它們離開。它們表示謝意,嚶嚶地用翅翼掃過他的臉頰。

旅人吐出一口唾沫。…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下)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14pm 0 Comments

這種神秘的舞蹈於數千年前曾發生過一次,當無數火焰形成蓮花,大地猛地震動,河流迅速幹涸,在地面行走的生靈盡數枯朽,連在空中盤旋的鳥都紛紛化為枯骨齏粉,也使月城人受創傷,如野草萎敗,眼眶內流出黑色黏稠的血。

自那時起,月城每年舉行盛典,擇出其嗓音最悅耳者,用鑲有黃金的匕首割去其舌。儀式在往後的日子被得到有效地傳承,被以為莊嚴的祭祀與無比的榮耀。與之相伴隨的是,月城人的繁衍能力也在逐漸喪失。當最後一個月城人跪在祭壇前,虔誠,或者說呆滯地,誦完一長串咒語,再用磨利的石塊(而非朽壞的匕首)割去自己已然笨拙的舌頭,“我”在最徹底、最靜謐的沈思中醒了過來。盡管月光中仍然蘊藏著萬物的種子,但月城已毀,不可避免。“我”的指甲在脫落,“我”的血肉在幹癟,“我”的靈魂如同遇見了火的蠟。…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