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歌城

我猜想,你所想要找的歌城,可能是一條鰻魚。銀光閃閃的鰻魚,好像是少女的手臂。我猜想是這樣。鰻魚遊來,吮吸你粉紅色的腳趾。我喜歡看你這時候誇張的表情,就像一場大火在你體內焚起,你的身體要化成琉璃。我在月光下,歌城猶如水紋在河面上扭動。天空與往日不同,倒映其中,也是一條鰻魚,所吐出的泡泡即為璀璨之星辰。鰻魚的嘴咬著我,麻酥酥。有光自你體內透出,可以把這光命名為:柏拉圖的理念世界、佛學之彼岸、印度教的梵,又或者是永恒的數學結構。應該是這樣。我猜想。我喜歡撫摸你臉龐,用我的羽毛。你知道我是一頭禿鷲,你知道我空洞蒼白,你知道我兇猛無情,你知道我一直在刻意嘲笑這個世界。但為了尋找歌城,你還是忍受住心中的厭惡,來到我身邊。我喜歡你這樣,喜歡你不情願裸露在我眼前的身體,喜歡你的貪食、好動、晝伏夜出。你的身子薄又透明,體液幾乎和海水一樣,有好聞的腥味。你梨形的骨盆飽滿多汁。你的乳房會唱歌,大腿會跳舞,陰蒂會說出世上最神奇的情話。與你交媾的人都是有福的,而一切存在,都須借助於女體(它所彰顯出的誘惑、罪惡以及它所散發出的愛與恩寵),才能獲得持續不斷的力量,最終內心圓潤無礙。這種無礙並非所謂的真善美,是在理解…See More
15 hours ago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高城

高城人的數目並不多,可能有二百,也可能是二百零一個。他們生活在森林與沼澤的交界處,額頭很低,皮膚是綠色的,眼珠子是藍色的,大海深處的那種藍。高城人從不把死去的人付之一炬,或者扔入水中,或者埋入土裏。他們認為死者並未真正離去,而是以其他各種形式繼續存在於白晝與黑暗,可能是一叢玫瑰、一只有著玫瑰花紋的豹子以及豹子打出的一聲噴嚏。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確信人體即藝術本身,是最偉大的藝術,是上帝最初與最終的形象。所以,他們按照某種神秘的方法把屍體制成雕塑,再安放於一塊土坡上(這塊土坡被他們稱為“風”。而這個古怪的音節又可以稱呼上帝、男女的交媾、進食等數以百計的事物與行為)。所有的屍體均保存了臨終前的模樣,有著灰白或青紫色的口唇指甲以及出現淤血斑點的皮膚。若把耳朵貼近雕塑的嘴唇,在只有渡鳥叫的清晨,還可能聽到它們的瀕死喉聲。它們似乎與烈日、塵埃、咆哮的風、鳥糞、枯葉與傾盆大雨無關。時間被這種匪夷所思的工藝所固定,就像是被賦予了貨幣價值功能的黃金,又有著比鉆石還硬的硬度,任何工具都無法在其臉龐上留下一點傷痕。初次來到高城的旅人久久地徘徊於雕塑群中,想象著自己臨終時的容顏,也為這種技術只能運用於死者身…See More
Fri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20)

要不是艾朗格站在敞開的門口,食指一句,向他打了個手勢,他大概會照樣糊裏糊塗地走過艾朗格的房間。艾朗格已經穿戴舒齊要出去了,他穿著一件扣緊頸脖的直領黑皮大衣。有個侍從正給他遞上手套,手裏還拿著頂皮帽子。"你早該來啦,"艾朗格說。K打算賠個不是。艾朗格厭倦地閉上眼,表示他沒興致聽。"事情是這樣的,"他說,"以前酒吧間裏雇著一個叫弗麗達的女招待;我只曉得她的名字,不認識姑娘本人,她跟我可不相幹。那個弗麗達有時侍候克拉姆喝酒。如今仿佛那兒換了個姑娘。說起來,這種換人的事,當然啰,大概對什麽人都沒多大影響,對克拉姆更不用說啦。克拉姆的職位當然數最高,但是職位越高,就越沒精力對付外界的麻煩,結果嘛,碰到芝麻小事有什麽小變動,都能引起大麻煩。寫字台上只要有一點點變動,誰也不記得什麽時候就沾上的一塊汙點給抹掉了,只要碰上這一類變動,都能給人添麻煩,同樣的,換一個女招待也是如此。唔,當然啰,所有這一切,即使給其他任何人招來麻煩,在任何特定工作中添上麻煩,也沒搞到克拉姆頭上;那是不在話下的。話雖這麽說,我們還是不得不密切關心克拉姆的安寧,哪怕不是找到他頭上的麻煩——或許根本沒什麽麻煩要找到他頭上,——如果…See More
Aug 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9)

這時K才看到,原來走廊裏已經寂靜無聲。看樣子這一帶是客房的走廊,就是他剛才跟弗麗達一起呆過的地方,眼下不單是這兒靜悄悄的,而已連早先房裏人聲喧嚷的那條長廊也是靜悄悄的。這麽說,那些老爺到底睡著了。K也累極啦,照說剛才應該跟傑裏米亞鬥一場,也許正是身子疲勞,才沒跟他鬥吧。說不定學學傑裏米亞的樣倒來得聰明,他說什麽渾身冷得夠嗆,顯然是誇大其詞,其實他哪裏是受了風寒才難受的,天生就是這樣,喝什麽藥茶都不管事,要是聰明點,還是徹底學傑裏米亞的樣,同樣顯出自己實在疲勞得要死,就在這兒走廊裏倒下去,這一來就會輕松得多呢,然後再睡上一會兒,說不定也會有人來照看他。只是做起來不會像傑裏米亞那樣順遂罷了,在這場爭取同情的角逐中,傑裏米亞一定會得勝,這大概也是理所當然吧,在其他鬥爭場合中,他顯然也是回回必勝的。K累極了,他不知是否可以闖進一間客房,在一張舒舒服服的床上好好睡一覺,想必有些客房空著呢。照他看,這一睡,就可能解決很多事情。他還有杯現成的宵夜酒。弗麗達剛才放在地上那只托盤裏有著一小瓶朗姆酒呢。K不怕還得奔波回到原來地方去,因此就把那小瓶酒都喝幹了。如今他至少感到有了精神,可以去見艾朗格了。他四下…See More
Aug 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8)

這樣,正當K在漫無目的地四面張望的時候,他遠遠地看見弗麗達在走廊的拐角處出現了;她顯出根本不認識他的樣子,只是毫無表情地望著他;她手裏正捧著一盤空碟子。他便對侍從說——可是不管你對他說什麽,他都不在意,你越跟他說話,他似乎越是心不在焉——他一會兒就回來,接著就往弗而達那兒跑去。他跑到她的身邊,就一把摟住了她的肩膀,好像他重新奪回了他的財產似的,又盯住了她的眼睛問了她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可是她那種直僵僵的態度,似乎絲毫沒有軟化下來,她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便把盤子裏的碟子重新擺整齊,一面說:"你想從我這兒得到些什麽呢?回到別的姑娘那兒去吧……啊,你知道我指的是誰,我看得出你還剛從她們那兒來呢。"K立刻改變戰術,決不能這麽突如其來地給她解釋,並目。不應該從這最棘手的一點,對自己最不利的一點開始。"我還以為你在酒吧間裏呢,"他說。弗麗達驚愕地望著他,接著用她那只空著的手溫柔地摸著他的額角和臉頰,好像她已經忘記了他的臉是什麽樣子,現在想重新把它記起來似的,甚至在她的眼睛裏也帶有人們在痛苦地回憶往事的那種隱秘的神色。"我已經重新派到酒吧間去工作了,"最後她慢悠悠地說道,可是在這句話的下面,她似乎在…See More
Aug 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7)

在黑黝黝的赫倫霍夫旅館前面站著一小群人,有兩三個人帶著燈籠,因此,能辨認出一張張臉來。K只認出一個熟人,馬車夫蓋斯塔克。蓋斯塔克向他問好並問他:"你還在村子裏嗎?""是的,"K回答說,"我上這兒來是打算一直留下來的。""這跟我沒關系,"蓋斯塔克說,一陣咳嗽打斷了他的話,接著他就轉過身子去跟別人說話了。原來他們都在等候艾朗格。艾朗格已經到了,但是他要先跟摩麥斯商量以後,才接見這些當事人。他們都在抱怨不讓他們在屋子裏等,只能站在外面的雪地裏等候接見。天氣並不很冷,但是讓他們在黑地裏,在旅館門前站著,也許要等上幾個鐘頭,終究不是體諒人的表現。這肯定不是艾朗格的過錯,他一向是很隨和的,他根本不知道這樣的事,要是知道了,準會非常生氣。這是赫倫霍夫旅館老板娘的過錯,她一味講究儀態,受不了一大幫人同時跑進赫倫霍夫旅館去。她常常這麽說:"如果是絕對必要的話,他們非來不可,那麽,老天爺,就讓他們一個一個地來吧。"於是她設法作了安排,這些當事人原先就在走廊裏等,後來在樓梯上等,後來在大廳裏等,以後在酒吧間裏等,最後就幹脆給趕到大街上去等了。可是即使這樣,她還感到不滿足。她說,她受不了老是給他們這樣"包圍"…See More
Aug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6)

當他走到街上的時候,他在黑地裏模模糊糊地看見,那個助手還在離巴納巴斯家門前不遠的地方徘徊著;有時他停下步子,竭力想從拉下的百葉窗外往屋子裏張望。K喊了他一聲;他沒有流露出驚慌的神色,只是不再偷偷張望這所屋子,便往K這邊走過來。"你在張望什麽?"K問道,同時在自己的腿上試試那根藤條是不是合用。"是你,"助手走近了說。"可你是誰?"K突然問道,因為這個人看起來不是他的助手。他似乎變老了,顯得更疲憊了,臉上的皺紋也更多了,可是臉膛卻比以前豐滿,走路的步子也跟原來那兩個助手那樣輕快的步子大不相同,給人的印象好像他們的關節都通上了電流似的,走起來有一點兒破,像弱不禁風的病人。"你不認識我嗎?"那人問道。"我是傑裏米亞,你的老助手。""我知道啦,"K一面說,一面又試探地把那根藏在背後的藤條拿出來。"可是你的樣子變得跟以前大不相同了。""這是因為我孤零零地剩下了一個人的緣故,"傑裏米亞說。"每當只留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就失去了青春的活力。""可是阿瑟在哪兒?"K問。"阿瑟嗎?"傑裏米亞問。"你問那個小家夥?他不幹這個差使了。你知道,你對我們又嚴厲又粗暴,他這麽一個斯文的人受不了這種虐待。他回城堡告狀…See More
Jul 2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5)

奧爾珈看到K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氣,一動不動站在那裏,不由得對他笑了起來,接著又把他拉到火爐旁邊那張高背長椅那兒,能有這樣的機會跟他在一起促膝談心,她似乎感到由衷的快活,但這是一種不帶絲毫嫉妒的心滿意足的快活。正因為她沒有絲毫嫉妒,因此對K也沒有任何企求,這對K來說都是無害的,所以他很高興地望著她那對藍眼睛,這對眼睛既不媚人,也不嚇唬人,而是質樸,坦率。似乎弗麗達和老板娘的警告,並沒有使他對那些事情抱更多的懷疑,而是變得更善於觀察和鑒別了。奧爾珈說剛才他稱道阿瑪麗亞的心眼兒好,她感到很驚奇,這時,他跟她一起笑了出來,因為阿瑪麗亞盡管在各方面有不少好的品質,可是心眼好卻說不上。於是K解釋說,他這句讚語實在是指奧爾珈說的,只是因為阿瑪麗亞那麽專橫,她不僅把別人在她面前說的話都扯到自己身上去,而且還要迫使別人不論說什麽都把她包括進去。"這可是真的,"奧爾珈說,她變得一本正經起來,"這比你想的還真實。阿瑪麗亞年紀比我小,也比巴納巴斯小,可是她的話,是決定我們一家是禍是福的至高無上的命令,當然,我們一家不管是禍是福,她擔負的責任也比任何人都重。"K心裏想,這是誇大其詞,例如阿瑪麗亞剛剛說過,她從來不…See More
Jul 2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4)

直到傍晚,天色已經擦黑,K才掃清了校園的小徑,把積雪堆在兩旁,敲得結結實實的,這一天的工作總算幹完了。他孤零零一個人站在靜寂無人的校園門口。原來留下的那個助手在幾個鐘頭以前給他趕走了,他在那個助手後面追了好長一段路,但是那家夥在花園和校舍之間的一個什麽地方躲了起來,找不到了,從這以後他沒有再露面。弗而達在屋子裏可能在動手洗衣服,或者仍舊在給琪莎的那只貓洗澡;琪莎把這個差使交托給弗麗達,這是一種了不起的信任的表示,其實,這是一件並不愉快而且是額外的差使,K要不是看到他們自己有種種弱點因而不得不抓住一切機會贏得琪莎的好感,他是決不會讓她去幹這樣的差使的。琪莎帶著讚許的神情看著他從閣樓上把孩子的洗澡盆拿下來,燒了熱水,然後小心翼翼地幫著把貓放進澡盆裏去。於是她就真的把貓完全交給弗麗達去照料了,因為希伐若來了,他是K進村第一個晚上就認識的熟人,他帶了又是尷尬(由於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又是盛氣淩人(就像是個債主似的)的神氣向K打了一下招呼,就同琪莎一起到另一間教室裏去了。他們兩個人這會兒還呆在那兒。K在橋頭客棧時人家告訴過他,希伐若雖然是一個城守的兒子,但是他在村子裏已經住了有一段時期,因為他…See More
Jul 2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3)

所有的人剛剛走完,K就對兩個助手說道:"給我出去!"冷不防聽到這聲命令,在倉皇失措之余,他們服從了,但是K等他們剛走出屋子,便把房門鎖上了,這時候他們想再進屋來,便在外面抽抽搭搭地哭著,敲著房門。"我已經把你們辭退了,"K叫道,"我再也不要你們給我幹活兒了!"當然,這正是他們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因此他們不停地往門上拳打腳踢。"讓我們回到你那兒去,先生!"他們似乎即將被一股洪流卷走,而K就是陸地。但是K並不憐憫他們,他急切地等待這震耳欲聾的打門聲逼迫那個教師跑出來幹涉。這樣的情況果然很快就發生了。"讓你這兩個寶貝助手進屋去吧!"他大聲喝道。"我已經把他們倆給辭退了,"K也報之以高聲大喝;這件事還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他可以借此向教師表示,自己不僅有堅強的解職權,還有同樣堅強的執行權。於是教師只得說好話安慰這兩個助手,勸他們只要安靜地等待著,K遲早一定會讓他們進屋去的。說著他便走開了。如果這時K不再向他們大聲說他們永遠給辭退了,再也沒有覆職的機會了,那麽,事情也許就此解決,可是他們一聽到他這兩句話,便又往門上拳打腳踢起來。教師再次走出來,但是這一回他不再對他們說理了,幹脆用他那根嚇人的棍子…See More
Jul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2)

第二天早晨,直到小學生們來到教室的時候,他們才醒過來,學生們睜大著眼睛圍觀這些躺在地上的人。這是很不雅觀的場面,原先因為屋子裏熱,所以他們除了襯衣以外什麽都脫光了,可是現在到了早晨,熱氣已經消失,才感到寒氣襲人,正當他們要穿上衣服的時候,琪莎,那位修長、美麗、然而態度有點生硬的年輕女教師,在門口出現了。顯然她是來找這個新來的看門人的岔子的,似乎也是受了另一位教師的指示而來的,因為K一走到門口,她就開口說:"這種情況我受不了。真是太出色啦。你可以睡在教室裏,只允許你這一點;我可沒有義務在你們的臥室裏上課。看門人的一家人,在床上懶洋洋地一直躺到天光大亮!啐!"唔,有些事也怨不得人家要說話,特別是這個家和這些床鋪,K心裏想著,便由弗麗達——兩個助手根本派不上用處,只會躺在地板上吃驚地望著女教師和學生們——幫著把雙杠和木馬拖開,再把一條毯子蒙在上面,這樣才劃出一小塊地方來,至少可以讓他們避開學生們的目光躲在裏面穿衣服。可是他得不到一分鐘的安寧,因為女教師又為了洗臉盆裏沒有清水而開始責罵他了,他本來想把那只洗臉盆拿來給自己和弗麗達盥洗,現在只好馬上放棄這個念頭,以免過分激怒那位女教師,但是他的克…See More
Jul 1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1)

到學校的時候,他凍得渾身發抖,天色已經很黑了,兩盞燈籠裏的蠟燭也點完了;助手們已經熟悉這裏的路,在他們導引下,他摸索著走進了一間教室。"這是你們第一次值得稱讚的功勞,"他想起了克拉姆的信,便這樣說。弗麗達從屋子的角落裏帶著睡意喊道:"讓K睡覺吧!別打攪他了!"盡管她困乏得不能坐著等他回來,但是她仍舊一心一意地只想著K。現在弄來了一盞燈,但是沒有辦法把燈撚得很亮,因為只剩下了一點兒石蠟油了。新居的日常用具仍舊不多。的確,房間裏是生了火爐的,但這是一個大房間,有時是當作健身房用的——周圍放的和天花板上掛的都是運動器械,——供應的木柴也全部燒完了,K深信這兒一度是又溫暖又舒適的,可是很遺憾,現在已經變得冷氣逼人了。在一間技屋裏倒是放著一大堆木柴,可是披屋的門鎖著;鑰匙又在教師那兒;這批木柴他只許在上課的時間作生火取暖之用。如果有幾張可以勉強容身的床,這間屋子也許還能夠將就對付過去。可是在這方面除了有一個塞著稻草的墊子,上面鋪著弗麗達的一條稱得上是整潔的羊毛毯子以外,就別無長物了,沒有鴨絨被子,只有兩條教人沒法禦寒的又粗又硬的毯子。然而兩個助手卻貪婪地眼睜睜盯著這只稻草墊子不放,他們自然沒有希…See More
Jul 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0)

K走出門來,跨進寒風呼嘯的大街,在黑暗裏張望著。天氣壞透,壞透。他又回想起老板娘是怎樣竭力想逼迫他向那份會談記錄讓步,他自己又是怎樣堅持過來的,仿佛在這兩者之間有著某種聯系似的。老板娘的用心自然不是直截了當表示的,她同時還在暗暗地促使K反對這份會談記錄;事實上,他到底是頂住了呢,還是終於讓了步,他自己也說不上。這是按照遠方的奇怪的命令而盲目執行的一種陰謀詭計,似乎就像這大自然的狂風一樣,教你猜不透其中的真意。他沿著大街只走了幾步,就看見有兩盞燈火在遠處晃動;這些生命的標志使他感到欣喜,他急忙朝他們走去,而他們也朝著他的方向走來。當他認出那是他的兩個助手的時候,他說不出為什麽自己感到那麽失望。他們仍舊走上來迎他,顯然是弗麗達派他們來的,而且從狂風怒號的黑暗裏給他遞過來的燈籠也是他自己的;但他還是感到失望,他期待的是一些別的東西,而不是這樣一些對他說來是一種負擔的熟人。可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在黑地裏,從他們兩人中間還走出了巴納巴斯。"巴納巴斯!"K叫道,並且伸出手去。"你是來看我的嗎?"他又遇見巴納巴斯的驚喜心情,一開始就消除了一度對他產生的厭惡的感覺。"是來看你的,"巴納巴斯回答,他還是…See More
Jul 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9)

於是他自己解放了自己,走回房子裏去——這口不是沿著墻走,而是踏著雪地筆直地走過去,——他在大廳裏碰見了旅館老板,旅館老板默默地招呼了他,隨後又朝酒吧間的門指了一指。K聽從了他的暗示、因為他正在打著哆嗦,而且渴望看到人們的面孔;但是當他進門一瞧,不免大失所望,在一張小桌子——這張小桌子一定是特地布置起來的,因為平時顧客們都坐在放倒的桶子上面——旁邊正坐著那位年輕的老爺。面前站著——一個K不樂意看到的人——那個橋頭客棧的老板娘。佩披神氣活現,仰著腦袋,臉上笑容可掬,一副以為無比尊嚴的樣子,她的發辮隨著每一個動作左右擺動,匆匆忙忙地跑來跑去,一會兒拿啤酒,一會兒又拿來了鋼筆和墨水,因為老爺已經在面前攤開了文件,正從這張文件到桌子另一頭的那張文件查對著上面的先後日期,準備動筆批示了。老板娘挺直了身子望著那位老爺和文件,微微地撅起了嘴巴,似乎在沈思。好像她已經把需要說的都說了,並且被充分地聽取了。"土地測量員到底來了,"看見K走進來,那位老爺說,他只是擡起頭來望了一下,接著又埋下頭去忙著處理他的公文。那個老板娘也僅僅向他投來了冷淡的、不帶絲毫驚訝的一瞥。但是在K走到櫃台前面去要一杯白蘭地的時候,…See More
Jun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8)

起先,K因為自己終於擺脫了女仆和助手在溫暖屋子裏的紛擾,感到很高興。外面有一點霜凍,積雪變得堅實了一些,走路也就比較容易了。可是夜色已經開始降臨,他便加快了腳步。城堡的輪廓已經開始漸漸隱去,但是仍然靜悄悄地聳立在那兒;K看不到那兒有一絲生命的跡象——或許從那麽遠的地方根本不可能看出什麽東西來,可是眼睛總想看到一些什麽,實在受不住它那樣的沈寂。K觀察城堡的時候,常常覺得自己好像在看一個坐在他面前凝視著他的人,這個人不是出神,也不是忘卻一切,而是旁若無人,無所顧慮,好像並沒有人在觀察他,他仿佛是獨自一個人似的,可是他一定知道有人在觀察他,不過他仍舊鎮靜自若,沒有一絲兒局促不安;真的——不知道這是他鎮靜的原因還是因為鎮靜而產生的效果,——觀察者的目光往往無法集中在他身上,只能悄悄地轉移到別處去。在今天這樣暮靄未濃的天色下,更加強了這種感覺;你看得越久,就越看不清楚,在暮色蒼茫中一切也就隱藏得越深。赫倫霍夫旅館還沒有上燈,K剛走到旅館門口,正巧二層樓的一扇窗子打開了,一個穿皮外套、臉修得光光的結實小夥子探出頭來,接著就停留在窗口。他對K的問好似乎沒有作絲毫反應。K在大廳和酒吧間裏都沒有碰到人;…See More
Jun 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7)

一上樓,K就迎面碰見教師。房間已經整理得教人認不出來,弗麗達已經出色地動手幹活兒了。房間裏空氣流通,爐火熊熊,地板洗刷過了,床也鋪得整整齊齊,女仆們的那一堆骯臟東西,甚至連她們的相片也都清除掉了;原先因為積上了塵埃而使人看起來非常刺目的那張桌子,這時鋪上了一塊雪白的繡花桌布。現在是一個可以接待客人的地方了。掛在火爐前面的K的幾件替換襯衫——弗麗達一定是在清早就洗好的——也並不怎麽破壞屋子裏的觀瞻了。弗麗達和教師正坐在桌子旁邊,他們看見K進來,就站起身來。弗麗達吻了一下K,作為她對他的問候,那個教師微微地點了一下頭。K因為剛才跟老板娘談過話而還有點心神不寧,他開始為自己沒有去拜訪教師而表示歉意;他似乎以為教師是因為他沒有去而等得不耐煩了,所以才登門拜訪的。另一方面,恰好教師也似乎慢慢地記起了在什麽時候他跟K之間有過這麽一個約會。"土地測量員,"他慢悠悠地說,"你準是那天在教堂廣場上跟我談話的那個外鄉人吧。""是我,"K簡短地回答說,他在無家可歸的時候曾不得不忍受他的冷淡的態度,這會兒在自己的房間他可不想再容忍了。他轉過身去跟弗麗達商量,說他馬上要去拜訪一位要人,因此需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弗…See More
Mar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歌城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26pm 0 Comments

我猜想,你所想要找的歌城,可能是一條鰻魚。銀光閃閃的鰻魚,好像是少女的手臂。我猜想是這樣。鰻魚遊來,吮吸你粉紅色的腳趾。我喜歡看你這時候誇張的表情,就像一場大火在你體內焚起,你的身體要化成琉璃。

我在月光下,歌城猶如水紋在河面上扭動。天空與往日不同,倒映其中,也是一條鰻魚,所吐出的泡泡即為璀璨之星辰。鰻魚的嘴咬著我,麻酥酥。有光自你體內透出,可以把這光命名為:柏拉圖的理念世界、佛學之彼岸、印度教的梵,又或者是永恒的數學結構。應該是這樣。我猜想。

我喜歡撫摸你臉龐,用我的羽毛。…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高城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26pm 0 Comments

高城人的數目並不多,可能有二百,也可能是二百零一個。他們生活在森林與沼澤的交界處,額頭很低,皮膚是綠色的,眼珠子是藍色的,大海深處的那種藍。

高城人從不把死去的人付之一炬,或者扔入水中,或者埋入土裏。他們認為死者並未真正離去,而是以其他各種形式繼續存在於白晝與黑暗,可能是一叢玫瑰、一只有著玫瑰花紋的豹子以及豹子打出的一聲噴嚏。…

Continue

卡夫卡·城堡(20)

Posted on August 6, 2017 at 7:18pm 0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19)

Posted on August 6, 2017 at 7:17pm 0 Comments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