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下)

小船這時雖上了最困難的一段,還有長長的急流得拉上去。眼看到那個能幹水手一個人爬在河邊石灘上一步一步地走,心里很覺得悲哀。這人在船上弄船時,便時時刻刻罵野話,動了風,用不著他做事時,就模仿麻陽人唱櫓歌,風大了些,又模仿麻陽人打呵賀,大聲地說:“要來就快來,莫在後面挨,呵賀——風快發,風快發,吹得滿江起白花,呵賀——”他一切得模仿,就因為桃源人弄小船的連唱歌喊口號也不會!這人也有不高興時節,且可以說時時刻刻皆不高興,除了罵野話以外,就唱:“過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滾油煎。”心中煎熬些什麽不得而知,但工作折磨到他,實在是很可憐的。這人曾當過兵,今年還在沅州方面打過四回仗(今年指1933年)。沅州即芷江。不久逃回來的。據他自己說,則為人也有些胡來亂為。賭博輸了不少的錢,還很愛同女人胡鬧,花三塊錢到一塊錢,胡鬧一次。他說:“姑娘可不是人,你有錢,她同你好,過了一夜錢不完,她仍然同你好,可是錢完了,她不認識你了。”他大約還胡鬧過許多次數的。他還當過兩年兵,明白一切做兵士的規矩。身體結實如二小的哥哥,性情則天真樸質。每次看到他,總很高興地笑著。即或在罵野話,問他為什麽得罵野話,就說:“船上人作興這樣…See More
yester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上)

我不說除了掉筆以外還掉了一支……嗎?我知道你算得出那是一支牙骨筷子的。我真不快樂,因為這東西總不能單獨一支到北平的。我很抱歉。可是,你放心,我早就疑心這筷子即或有機會掉到河中去,它若有小小知覺,就一定不願意獨自落水。事不出我所料,在艙底下我又發現它了。今天我小船上的灘可特別多,河中幸好有風,但每到一個灘上,總仍然很費事。我伏臥在前艙口看他們下篙,聽他們罵野話。現在已十二點四十分,從八點開始只走了卅多里,還欠七十里,這七十里中還有兩個大灘、一個長灘,看情形又不會到地的。這條河水坐船真折磨人,最好用它來作性急人犯罪以後的處罰。我希望這五點鐘內可以到白溶下面泊船,那麽明天上午就可到辰州了。這時船又在上一個灘,船身全是側的,浪頭大有從前艙進自後艙出的神氣,水流太急,船到了上面又復溜下。你若到了這些地方,你只好把眼睛緊緊閉著。這還不算大灘,大灘更嚇人!海水又大又深,但並不嚇人,仿佛很溫和。這里河水可同一股火樣子,太熱情了一點,好像只想把人攫走,且好像完全憑自己意見做去。但古怪,卻是這些弄船人。他們逃避急流同漩水的方法可太妙了,不管什麽情形他們總有辦法避去危險。到不得已時得往浪里鑽,今天已鑽三回,…See More
Wednes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清晨

這時已七點四十分了,天還不很亮。兩山過高,故天亮較遲。船上人已起身,在燒水掃雪,且一面罵野話玩著。對於天氣,含著無可奈何的詛咒。木筏正準備下行,許多從吊腳樓上婦人處寄宿的人,皆正在下河,且互相傳著一種親切的話語。許多筏上水手則各在移動木料。且聽到有人銳聲裝女人無意思地天真爛漫地唱著,同時便有斧斤聲和錘子敲木頭的聲音。我的小船也上了篷,著手離岸了。昨晚天氣雖很冷,我倒好。我明白冷的原因了。我把船艙通風處皆堵塞了一下,同時卻穿了那件舊皮袍睡覺。半夜里手腳皆暖和得很,睡下時與起床時也很舒服方便。我小船的篷業已拉起,在潭里移動了。只聽到人隔河岸“牛保,牛保,到哪囊去了?”河這邊等了許久,方仿佛從吊腳樓上一個婦人被里逃出,爬在窗邊答著:“宋宋,宋宋,你喊哪樣?早咧。”“早你的娘!”“就算早我的娘!”最後一句話不過是我想像的,因為他已沈默了,一定又即刻回到床上去了。我還估想他上床後就會擰了一下那婦人,兩人便笑著並頭睡下了的。這份生活真使我感動得很。聽到他們的說話,我便覺得我已經寫出的太簡單了。我正想回北京時用這些人作題材,寫十個短篇,或我告給你,讓你來寫。寫得好,一定是種很大的成功。這時我們的船正…See More
Dec 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潭中夜漁

我只吃一碗飯,魚又吃了不少。這時已七點四十,你們也應當吃過飯了。我們的短期分離,我應多受點折磨,方能補償兩人在一處過日子時,我對你疏忽的過失,也方能把兩人同車時我看報的神氣使你忘掉。我還正在各種過去事情上,找尋你的弱點與劣點,以為這樣一來,也許我就可以少擔負一份分離的痛苦。但出人意料的是我越找尋你壞處,就越覺得你對我的好處……夜晚了,船已停泊,不必擔心相片著水,我這時又把你同四丫頭的相從箱中取出來了。我只想你們從相片上跳下來,我當真那麽傻想……我應當多帶些你們的相片來了。我還忘了帶九九同你元和大姐的相片,若全帶到箱子里,則我也許可以把些時間,同這些相片來討論點事情,或說幾個故事,或又模擬你們口吻,說點笑話……現在十天了我還無發笑機會。三三,四丫頭近來吃飯被踢沒有?應當為我每次踢她一腳。還有九妹,我希望她肯多問你些不認識的生字,不必說英文,便是中文她需要指點的方面也就很多。還有巴金,我從沒為他寫信,卻希望你把我的路上一切,撮要告給他,並請他寫點文章,為刊物登載。還有楊先生,指楊振聲先生。你也得告他我在路上的情形。我為了成日成夜給你這個三三寫信,別的信皆不曾動手,也無動手機會,你為我各處說…See More
Nov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的夢

十七日上六點十分五點半我又醒了,為噩夢嚇醒的。醒來聽聽各處,世界那麽靜。回味夢中一切,又想到許多別的問題。山雞叫了,真所謂百感交集。我已經不想再睡了。你這時說不定也快醒了!你若照你個人獨居的習慣,這時應當已經起了床的。我先是夢到在書房看一本新來的雜誌,上面有些稀奇古怪的文章,後來我們訂婚請客了,在一個花園中請了十個人,媒人卻姓曾。一個同小五哥年齡相仿佛的中學生,但又同我是老同學。酒席擺在一個人家的花園裏,且在大梅花樹下面。來客整整坐了十位,只其中曾姓小孩子不來,我便去找尋他,到處找不著,再趕回來時客全跑了,只剩下些粗人,桌上也只放下兩樣吃的菜。我問這是怎麽回事,方知道他們等客不來,各人皆生氣散了。我就趕快到處去找你,卻找不到。再過一陣,我又似乎到了我們現在的家中房裏,門皆關著,院子外有獅子一只咆哮,我真著急。想出去不成,想別的方法通知一下你們也不成。這獅子可是我們家養的東西,不久張大姐(她年紀似乎只十四歲)拿生肉來餵獅子了,獅子把肉吃過就地翻斤鬥給我們看。我同你就坐在正屋門限上看它玩一切把戲,還看得到好好的太陽影子!再過一陣我們出門野餐去了,到了個湖中央堤上,黃泥做成的堤,兩人坐下看水…See More
Nov 1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夜泊鴨窠圍

十六日下午六點五十分我小船停了,停到鴨窠圍。中時候寫信提到的“小阜平岡”應當名為“洞庭溪”。鴨窠圍是個深潭,兩山翠色逼人,恰如我寫到翠翠的家鄉。吊腳樓尤其使人驚訝,高矗兩岸,真是奇跡。兩山深翠,唯吊腳樓屋瓦為白色,河中長潭則灣泊木筏廿來個,顏色淺黃。地方有小羊叫,有婦女銳聲喊“二老”、“小牛子”,且聽到遠處有鞭炮聲與小鑼聲。到這樣地方,使人太感動了。四丫頭若見到一次,一生也忘不了。你若見到一次,你飯也不想吃了。我這時已吃過了晚飯,點了兩支蠟燭給你寫報告。我吃了太多的魚肉。還不停泊時,我們買魚,九角錢買了一尾重六斤十兩的魚,還是頂小的!樣子同飛艇一樣,煮了四分之一,我又吃四分之一的四分之一,已吃得飽飽的了。我生平還不曾吃過那麽新鮮那麽嫩的魚,我並且第一次把魚吃個飽。味道比鰣魚還美,比豆腐還嫩,古怪的東西!我似乎吃得太多了點,還不知道怎麽辦。可惜天氣太冷了,船停泊時我總無法上岸去看看。我歡喜那些在半天上的樓房。這裏木料不值錢,水漲落時距離又太大,故樓房無不離岸卅丈以上,從河邊望去,使人神往之至。我還聽到了唱小曲聲音,我估計得出,那些聲音同燈光所在處,不是木筏上的頭在取樂,就是有副爺們船主在…See More
Nov 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過梢子鋪長潭

十六下二點零五分船已上了第一個大灘,你見了那灘會不敢睜眼睛。我在急流中畫了三幅畫,照了三個相。光線不好,恐怕照不出什麽。至於畫的畫,不過得其仿佛罷了。現在船已到長潭中了,地方名“梢子鋪”。泊了許多不敢下行的大船,吊腳樓整齊得稀有少見,全同飛閣一樣,去水全在三十丈以上,但夏天發水時,這些吊腳樓一定就可以泊船了。你見到這些地方時,你真缺少贊美的言語。還有木筏,上面種青菜的東西,多美!一到下午我就有點寂寞,做什麽事皆不得法,我做了陣文章,沒有意思,又不再繼續了。我只是歡喜為你寫信,我真是這樣一個沒出息的人……我前面有木筏下來了,八個人扳橈,還有個小孩子。上面一些還有四個筏,皆慢慢地在下行,每個筏上四圍皆有人扳橈。你想明白橈是什麽,問問九妹,她說得必比我形容的還清楚。這些木筏古怪得有趣,上面有菜,有豬羊,還有特別弄來在筏上供老板取樂的。你若不見過,你不能想象它們如何好看、好玩!我們的船既上了灘,在潭中把風篷扯滿,現在正走得飛快,不要劃它。水手們皆蹲在火邊去了,我卻推開了前艙門看景致,一面看一面伏在箱上為你寫信。現在船雖在潭中走,四面卻全是高山,同湖泊一樣。這小船一直上去皆那麽樣,遠山包了近山,…See More
Nov 4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第三張

十六日十一點我不是說今天只預備寫兩頁信嗎?這不成的。兩岸雀鳥叫得動人得很,我學它們叫,文章也寫不下去了。現在我已學會了一種曲子,我只想在你面前來裝成一只小鳥,請你聽我叫一會子。南邊與北方不同的地方也就在此,南方冬天也有鶯、畫眉、百舌。水邊大石上,只要天氣好,每早就有這些快樂的鳥,踞在上面曬太陽,很自得地囀著喉嚨。人來了,船來了,它便飛入岸邊竹林裏去。過一會,又在竹林裏叫起來了。從河中還常常可以看到岸上有黃山羊跑著,向林木深處躥去。這些東西同上海法國公園養的小獐一個樣子,同樣的色澤,同樣的美而靜,不過黃羊胖一點點罷了。你還記得在勞山時看人死亡報廟時情形沒有?一定還好好記得。我為那些印象總弄得心軟軟的。那真使人動心,那些吹嗩吶的,打旗幟的,戴孝的,看熱鬧的,以至於那個小廟,使人皆不容易忘掉。但你若到我們這裏來,則無事不使你發生這種動人的印象。小地方的光、色、習慣、觀念,人的好處同壞處,凡接觸到它時,無一不使你十分感動。便是那點愚蠢、狡猾,也仿佛使你城市中人非原諒他們不可。不是有人常常問到我們如何就會寫小說嗎?倘若許我真真實實地來答復,我真想說:“你到湘西去旅行一年就好了。”但這句話除了你恐…See More
Nov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今天只寫兩張

十六日上午九點現在已九點鐘,小船還不開動,大雪遮蓋了一切,連接了天地。我剛吃過飯。我有點著急,但也明白空著急毫無益處。晚上又睡不好。同你離開後就簡直不能得到一個夜晚的安睡。但並不妨事,精神可很好。七點左右我就起來看自己的書,校正了些錯字,且反復檢查了一會。《月下小景》不壞,用字頂得體,發展也好,鋪敘也好。尤其是對話。人那麽聰明!二十多歲寫的。這文章的寫成,同《龍朱》一樣,全因為有你!寫《龍朱》時因為要愛一個人,卻無機會來愛,那作品中的女人便是我理想中的愛人。寫《月下小景》時,你卻在我身邊了。前一篇男子聰明點,後一篇女子聰明點。我有了你,我相信這一生還會寫得出許多更好的文章!有了愛,有了幸福,分給別人些愛與幸福,便自然而然會寫得出好文章的。對於這些文章我不覺得驕傲,因為等於全是你的。沒有你,也就沒有這些文章了。而且是習作,時間還多呢。我今天想做點事,寫兩篇短論文,好在辰州時付郵。故只預備為你寫兩張信。我的小船已開動了,看情形,到家中至少還得七天。我發現所帶的信紙太少了,在路上就會完事,到家後不知用什麽來寫信。我忘了告你把信寄存到辰州郵局的辦法了,若早記著這一種辦法,則我船到辰州時,可看到…See More
Oct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小船上的信

船在慢慢地上灘,我背船坐在被蓋裏,用自來水筆來給你寫封長信。這樣坐下寫信並不吃力,你放心。這時已經三點鐘,還可以走兩個鐘頭。應停泊在什麽地方,照俗諺說“行船莫算,打架莫看”,我不過問。大約可再走廿裏,應歇下時,船就泊到小村邊去,可保平安無事。船泊定後我必可上岸去畫張畫。你不知見到了我常德長堤那張畫不?那張窄的長的。這裏小河兩岸全是如此美麗動人,我畫得出它的輪廓,但聲音、顏色、光,可永遠無本領畫出了。你實在應來這小河裏看看,你看過一次,所得的也許比我還多,就因為你夢裏也不會想到的光景,一到這船上,便無不朗然入目了。這種時節兩邊岸上還是綠樹青山,水則透明如無物,小船用兩個人拉著,便在這種清水裏向上滑行,水底全是各色各樣的石子。舵手抿起個嘴唇微笑,我問他:“姓什麽?”“姓劉。”“在這條河裏劃了幾年船?”“我今年五十三,十六歲就劃船。”來,三三,請你為我算算這個數目。這人厲害得很,四百裏的河道,漲水幹涸河道的變遷,他無不明明白白。他知道這河裏有多少灘、多少潭。看那樣子,若許我來形容形容,他還可以說知道這河中有多少石頭!是的,凡是較大的、知名的石頭,他無一不知!水手一共是三個,除了舵手在後面管舵…See More
Oct 2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市集

廉纖的毛毛細雨,在天氣還沒有大變以前欲雪未能的時節,還是霏霏微微落將不來。一個小小鄉場,位置在又高又大陡斜的山腳下,前面瀕著躼躼兒的河,被如煙如霧雨絲織成的簾幕,一起把它蒙罩著了。照例的三八市集,還是照例地有好多好多鄉下人,小田主,買雞到城裏去賣的小販子,花襆頭大耳環豐姿雋逸的苗姑娘,以及一些穿灰色號褂子口上說是來察場討人煩膩的副爺們,與穿高筒子老牛皮靴的團總,各從附近的鄉村來做買賣。他們的草鞋底半路上帶了無數黃泥漿到集上來,又從場上大坪壩內帶了不少的灰色濁泥歸去。去去來來,人也數不清多少。集上的騷動,吵吵鬧鬧,凡是到過南方(湖湘以西)鄉下的人,是都會知道的。倘若你是由遠遠的另一處地方聽著,那種喧囂的起伏,你會疑心到是灘水流動的聲音了!這種洪壯的潮聲,還只是一般做生意人在討論價錢時很和平的每個論調而起。就中雖也有遇到賣牛的場上幾個人像唱戲黑花臉出臺時那麽大喊大嚷找經紀人,也有因秤上不公允而起口角——你罵我一句娘,我又罵你一句娘,你又罵我一句娘……然而究竟還是因為人太多,一兩樁事,實在是萬萬不能做到的!賣豬的場上,他們把小豬崽的耳朵提起來給買主看時,那種尖銳的嘶喊聲,使人聽來不愉快至於牙…See More
Oct 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附【志摩的欣賞】

這是多美麗多生動的一幅鄉村畫。作者的筆真像是夢裏的一只小艇,在波紋粼粼的夢河裏蕩著,處處有著落,卻又處處不留痕跡。這般作品不是寫成的,是“想成”的。給這類的作者,批評是多余的,因為他自己的想象就是最不放松的不出聲的批評者。獎勵也是多余的,因為春草的發青,雲雀的放歌,都是用不著人們的獎勵的。有個小小的城鎮,有一條寂寞的長街。那裏住下許多人家,卻沒有一個成年的男子。因為那裏出了一個土匪,所有男子便都被人帶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去,永遠不再回來了。他們是五個十個用繩子編成一連,背後一個人用白木梃子敲打他們的腿,趕到別處去做軍隊上搬運軍火的伕子的。他們為了“國家”應當忘了“妻子”。大清早,各個人家從夢裏醒轉來了。各個人家開了門,各個人家的門裏,皆飛出一群雞,跑出一些小豬,隨後男女小孩子出來站在門限上撒尿,或蹲到門前撒尿,隨後便是一個婦人,提了小小的木桶,到街市盡頭去提水。有狗的人家,狗皆跟著主人身前身後搖著尾巴,也時時刻刻照規矩在人家墻基上擡起一只腿撒尿,又趕忙追到主人前面去。這長街早上並不寂寞。當白日照到這長街時,這一條街靜靜的像在午睡,什麽地方柳樹桐樹上有新蟬單純而又倦人的聲音,許多小小的屋…See More
Oct 1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流光(下)

在真實的談話中,我們可以找出各人人格的質點來。在長期沈默裏,我們可以使靈魂接近。但我都不願去做。我欲從別人方面得到一個新的啟示,把方向更其看得清楚,但我就懷了不安,簡直不想把朋友看得透徹一點。力量於我,可說是全放到收集此時從視覺下可以吸入的印象上面去了。別人的話,我不聽;我的話,卻全不是我所應當說的夾七雜八的話。“月亮真美!”“月亮雖美,Láomei,你還更美!”像朋友,短兵直入的誇贊,我卻有我的拘束,想不到應如此說。我的生澀,我的外形的冷靜,我的言語,甚至於我的走路的步法,都不是合宜於這種空氣下享受美與愛的,我且多了一層自知,我,熨帖別人是全無方法,即受Láomei們來安慰,也竟不會!朋友們,所有的愛,堅固得同一座新築成的城堡樣,且是女墻上插了繡花旗子,鮮艷奪目。我呢,在默默中走著自己的道路而已。到了一個地方,大家便坐了下來。行到可歇憩處便應休息,正同友情一個樣子。“我應該怎麽辦?”想起來,當真應當做一點應做的事,為他日證明我在此一度月圓時,我的青春,曾在這世界上月光下開了一朵小小的花過。從官能上,我應用一種欣賞上帝為人造就這一部大傑作樣去盡意欣賞。這只是一生的剎那,稍縱,月兒會將西…See More
Oct 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流光(中)

一個有資格為人做主婦,為小孩子做母親,卻尋不到適意對手的女人,大都是這麽說法。這正是一點她們應有的牢騷。她當然也不例外。凡是兩方都在那裏用高熱力創造愛情時,誰也會承認,這是非常容易達到“中和”途徑的!於是,不久,他們便都以為可以共同生活下去,好好過這未來的春天了。雖然他倆也會在稍稍冷靜時,察覺到對方的不足與缺陷,不過那時的熱情狂潮,已自動地流過去彌縫了。所以他們就昂然毅然……自然別人沒法阻間也不須阻間。這消息傳出後,就有許多同學姐姐妹妹,不斷地寫信來勸她再思三思。這是一些不懂人情、不明事理人的蠢話罷了!哪能聽得許多?在他們還沒有結婚之前,我被不可抵抗的命運之流又沖到別處去了,雖然也曾得到他們結婚照片,也曾得過他們夫婦幾次平常的通訊。不久,又聽到三表兄已成為一個孩子的父親了。不久,又聽到小孩子滿七天時得驚風癥殤掉了!……在第一次我叫三表嫂、三表兄覷著我做出會心的微笑,而她卻很高興地親自跑進廚房為我蒸清湯鯽魚時,那時他們仍在常德住著,我到她寓中候輪。這又是去年夏天的事了!在這三四年當中,她生命上自必有許多值得追懷,值得流淚,值得歌詠的經過;可是,我,還依然是我!幾年前所眷戀的女人,早安分地…See More
Oct 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流光(上)

上前天,從魚處見到三表兄由湘寄來的信,說是第二個兒子已有了四個月,會從他媽懷抱中做出那天真神秘可愛的笑樣子了。我惘然想起了過去的事。那是三年前的秋末。我正因為對一個女人的熱戀得到輕蔑的報復,決心到北國來變更我不堪的生活,由芷江到了常德。三表兄正從一處學校辭了事不久,住在常德一個旅館中。他留著我說待明春同行。本來失了家的我,無目的地流浪,沒有什麽不可,自然就答應了。我們同在一個旅館同住一間房,並且還同在一鋪床上睡覺。窮困也正同如今一樣。不過衣衫比這時似乎闊綽一點。我還記著我身上穿的那件藍綢棉袍,初幾次因無罩衫,竟不大好意思到街上去。腳下那英國式尖頭皮鞋,也還是新從上海買的。小孩子的天真,也要多一點,我們還時常鬥嘴哭臉呢。也許還有別種緣故吧,那時的心情,比如今要快樂高興得多了。並不很小的一個常德城,大街小巷,幾乎被我倆走遍。尤其感生興味不覺厭倦的,便是熊伯媽家中與F女校了。熊家大概是在高山巷一帶,這時印象稍稍模糊了。她家有極好吃的腌萵苣,四季豆,醋辣子,大蒜;每次我們到時,都會滿盤滿碗從大覆水壇內取出給我們嘗。F女校卻是去看望三表嫂——那時的密司易——而常常走動。我們同密司易是同行。但在我…See More
Oct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一天(下)

關於女人的事,我不敢再想了。接著一隊肉紅衣褂的幼稚生打圈子的,又是一件令人發笑的事情。大家看那些裝扮得像新娘子似的女先生們,提裙理鬢地做提燈競走,鴨子就食似的樣子,還偏三倒四地將燈籠避到風吹,到後錦標卻為會長老先生所得,惹得蒙幼園的一群小東小西也活躍起來。眾人使勁鼓掌。我手不動,我臉還剩有適才為幽怨情懷而自傷的余寒,只從有慶祝“百年長壽”“生意興隆”意思的掌聲中留心隔座談話。“……哦!令尊大人也到長沙了!去年我見到他老人家仙健異常,八十多的人——會上了八十吧?”“是,他哪八十二了。五月子誕日。托福近來還好,每天聽說總要走到八角亭去玩玩,酒也離不得:他那脾氣是這樣。”“那怎們不到這來為他老人家做個九秩大慶呢?”“明年子我這樣想,好是蠻好的,不過……”這是兩個長沙伢俐很客氣的“寒暄”,若甚親熱。平時一聽到應酬話就頭痛的我,此時卻感激它為我松弛一下感情了。“今天——”聽到這不甚陌生的聲音,我把頭掉轉去,一個圓圓兒的笑臉出現在我眼前了。這是熟人,同桌吃過飯的熟人,但我因為不會去請教人貴姓臺甫,所以至今還不知如何稱呼。這人則常喊我為沈先生,有時候又把先生兩字削掉,在我姓上加“密司特”三字。他的笑…See More
Sep 2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下)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8 at 1:51pm 0 Comments

小船這時雖上了最困難的一段,還有長長的急流得拉上去。眼看到那個能幹水手一個人爬在河邊石灘上一步一步地走,心里很覺得悲哀。這人在船上弄船時,便時時刻刻罵野話,動了風,用不著他做事時,就模仿麻陽人唱櫓歌,風大了些,又模仿麻陽人打呵賀,大聲地說:

“要來就快來,莫在後面挨,呵賀——

風快發,風快發,吹得滿江起白花,呵賀——”

他一切得模仿,就因為桃源人弄小船的連唱歌喊口號也不會!這人也有不高興時節,且可以說時時刻刻皆不高興,除了罵野話以外,就唱:

“過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滾油煎。”…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上)

Posted on December 12, 2018 at 8:13pm 0 Comments

我不說除了掉筆以外還掉了一支……嗎?我知道你算得出那是一支牙骨筷子的。我真不快樂,因為這東西總不能單獨一支到北平的。我很抱歉。可是,你放心,我早就疑心這筷子即或有機會掉到河中去,它若有小小知覺,就一定不願意獨自落水。事不出我所料,在艙底下我又發現它了。

今天我小船上的灘可特別多,河中幸好有風,但每到一個灘上,總仍然很費事。我伏臥在前艙口看他們下篙,聽他們罵野話。現在已十二點四十分,從八點開始只走了卅多里,還欠七十里,這七十里中還有兩個大灘、一個長灘,看情形又不會到地的。這條河水坐船真折磨人,最好用它來作性急人犯罪以後的處罰。我希望這五點鐘內可以到白溶下面泊船,那麽明天上午就可到辰州了。這時船又在上一個灘,船身全是側的,浪頭大有從前艙進自後艙出的神氣,水流太急,船到了上面又復溜下。…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清晨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5:49pm 0 Comments

這時已七點四十分了,天還不很亮。兩山過高,故天亮較遲。船上人已起身,在燒水掃雪,且一面罵野話玩著。對於天氣,含著無可奈何的詛咒。木筏正準備下行,許多從吊腳樓上婦人處寄宿的人,皆正在下河,且互相傳著一種親切的話語。許多筏上水手則各在移動木料。且聽到有人銳聲裝女人無意思地天真爛漫地唱著,同時便有斧斤聲和錘子敲木頭的聲音。我的小船也上了篷,著手離岸了。…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潭中夜漁

Poste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08pm 0 Comments

我只吃一碗飯,魚又吃了不少。這時已七點四十,你們也應當吃過飯了。我們的短期分離,我應多受點折磨,方能補償兩人在一處過日子時,我對你疏忽的過失,也方能把兩人同車時我看報的神氣使你忘掉。我還正在各種過去事情上,找尋你的弱點與劣點,以為這樣一來,也許我就可以少擔負一份分離的痛苦。但出人意料的是我越找尋你壞處,就越覺得你對我的好處………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06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