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常德的船(下)

常德就是武陵,陶潛的《搜神後記》上《桃花源記》說的漁人老家,應當擺在這個地方。德山在對河下遊,離城市二十余里,可說是當地唯一的山。汽車也許停德山站,也許停縣城對河另一站。汽車不必過河,車上人卻不妨過河,看看這個城市的一切。地理書上告給人說這里是湘西一個大碼頭,是交換出口貨與入口貨的地方。桐油、木料、牛皮、豬腸子和豬鬃毛,煙草和水銀,五倍子和雅片煙,由川東、黔東、湘西各地用各色各樣的船隻裝載到來,這些東西全得由這里轉口,再運往長沙武漢的。子鹽、花紗、布匹、洋貨、煤油、藥品、面粉、白糖,以及各種輕工業日用消耗品和必需品,又由下江輪駁運到,也得從這里改裝,再用那些大小不一的船隻,分別運往沅水各支流上遊大小碼頭去卸貨的。市上多的是各種莊號。各種莊號上的坐莊人,便在這種情形下成天如一個磨盤,一種機械,為職務來回忙。郵政局的包裹處,這種人進出最多。長途電話的營業處,這種坐莊人是最大主顧。酒席館和妓女的生意,靠這種坐莊人來維持。除了這種繁榮市面的商人,此外便是一些寄生於湖田的小地主、做過知縣的小紳士、各縣來的男女中學生,以及外省來的參加這個市面繁榮的掌櫃、夥計、烏龜、王八。全市人口過十萬,街道延長近…See More
20 hours ago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常德的船(上)

沅水中部的辰溪縣,出白石灰和黑煤,運載這兩種東西的本地船叫做“辰溪船”,又名“廣舶子”。它的特點和上述兩種船隻比較起來,顯得材料脆薄而缺少個性。船身多是淺黑色,形狀如土布機上的梭子,款式都不怎麽高明。下行多滿載一些不值錢的貨,上行因無回頭貨便時常放空。船身臟,所運貨又少時間性,滿載下駛,危險性多,搭客不歡迎,因之弄船人對於清潔、時間就不甚關心。這種船上的席篷照例是不大完整的,布帆是破破碎碎的,給人印象如一個破落戶。弄船人因閑而懶,精神多顯得委靡不振。…See More
Sun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的夜

天快黃昏時落了一降雪子,不久就停了。天氣真冷,在寒氣中一切都仿佛結了冰。便是空氣,也像快要凍結的樣子。我包定的那一隻小船,在天空大把撒著雪子時已泊了岸。從桃源縣沿河而上這已是第五個夜晚。看情形晚上還會有風有雪,故船泊岸邊時便從各處挑選好地方。沿岸除了某一處有片沙宜於泊船以外,其余地方全是黛色如屋的大巖石。石頭既然那麽大,船又那麽小,我們都希望尋覓得到一個能作小船風雪屏障,同時要上岸又還方便的處所。凡是可以泊船的地方早已被當地漁船占去了。小船上的水手,把船上下各處撐去,鋼鑽頭敲打著沿岸大石頭,發出好聽的聲音,結果這只小船,還是不能不同許多大小船隻一樣,在正當泊船處插了篙子,把當做錨頭用的石碇拋到沙上去,盡那行將來到的風雪,攤派到這只船上。這地方是個長潭的轉折處,兩岸是高大壁立千丈的山,山頭上長著小小竹子,長年翠色逼人。這時節兩山只剩余一抹深黑,賴天空微明為畫出一個輪廓。但在黃昏里看來如一種奇跡的,卻是兩岸高處去水已三十丈上下的吊腳樓。這些房子莫不儼然懸掛在半空中,借著黃昏的余光,還可以把這些稀奇的樓房形體,看得出個大略。這些房子同沿河一切房子有個共通相似處,便是從結構上說來,處處顯出對於…See More
Jan 3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過新田灣

二號十二點過些假若你見到紙背後那個地方、那點樹、石頭、房子、一切的配置、那點顏色的柔和,你會大喊大叫。不瞞你,我喊了三聲!可惜我身邊的箱匣子不能用,顏色筆又送人了,對這一切簡直毫無辦法。我的小船算來已走了九十里,再過相等時間,我可以到桃源了。我希望黃昏中到桃源,則可看看燈,看看這小城在燈光中的光景。還同時希望趕得及在黃昏前看桃源洞。這時一點兒風沒有,天氣且放了晴,薄薄的日頭正照在我頭上。我坐的地方是梢公腳邊,他的槳把每次一推仿佛就要磕到我的頭上,卻永遠不至於當真碰著我。河水已平,水流漸緩,兩岸小山皆接連如佛珠,觸目蒼翠如江南的五月。竹子、松、杉,以及其他常綠樹皆因一雨洗得異常乾淨。山谷中不知何處有雞叫,有牛犢叫,河邊有人家處,屋前後必有成畦的白菜,作淺綠色。……那個地方、那點樹、石頭、房子、一切的配置、那點顏色的柔和,你會大喊大叫。小埠頭停船處,且常有這種白菜堆積成A字形,或相間以紅蘿蔔。三三,我縱有筆有照相器,這里的一切顏色、一切聲音,以至於由於水面的靜穆所顯出的調子,如何能夠一下子全部捉來讓你望到這一切,聽到這一切,且計算著一切,我嘆息了。我感到生存或生命了。三三,我這時正像上行時…See More
Jan 2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再到柳林岔

二號上午九點這個時節我的小船已行走了五十里路,快要到美麗的柳林岔了。今天還未天亮時,船上人乘著月就下了最大最長的一個青浪灘。船在浪里過去時,只聽到吼聲同怒浪拍打船舷聲,各處全是水,但毫不使人擔心。照規矩,下行船在潭口上遊有紅嘴老鴉來就食,這船就不會發生任何危險。老鴉業已來過,故船上人就不在乎了。說到這老鴉時也真怪,下行船它來討飯,把飯向空中拋去,它接著,便飛去了。它卻不向上行船打麻煩。今天無風,水又極穩,故預備一夜趕到桃源。但車子不湊巧,我也許不能不在常德停一天,必得後天方能過長沙。天氣陰陰的,也不很冷,也無雨無雪,坐船得這樣天氣,可以說是十分幸福的。我覺得一天比一天接近你了,我快樂得很! 柳林岔的灘太好看了…See More
Jan 1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瀘溪黃昏

十九下午七時我似乎說過瀘溪的壞話,瀘溪自己卻將為三三說句好話了。這黃昏,真是動人的黃昏!我的小船停泊處,是離城還有一里三分之一地方,這城恰當日落處,故這時城墻同城樓明明朗朗的輪廓,為夕陽落處的黃天襯出。滿河是櫓歌浮著!沿岸全是人說話的聲音,黃昏里人皆只剩下一個影子,船隻也只剩個影子,長堤岸上只見一堆一堆人影子移動,炒菜落鍋的聲音與小孩哭聲雜然並陳,城中忽然的一聲小鑼。唉,好一個聖境!我明天這時,必已早抵浦市了的。我還得在小船上睡那麽一夜,廿一則在小客店過夜,如《月下小景》一書中所寫的小旅店,廿二就在家中過夜了……明天就到廿了,日子說快也快,說慢又慢。我今天同昨天在路上已看到許多白塔,許多就河邊石上捶衣的婦人,而且還看到河邊懸崖洞中的房屋,以及架空的碾子。三三,我已到了“柏子”的小河,而且快要走到“翠翠”的家鄉了!日中太陽既好,景致又復柔和不少,我念你的心也由熱情而變成溫柔的愛。我心中盡喊著你,有上萬句話,有無數的字眼兒,一大堆微笑,一大堆吻,皆為你而儲蓄在心上!我到家中見到一切人時,我一定因為想念著你,問答之間將有些癡話使人不能了解。也許別人問我:“你在北京好!”我會說:“我三三臉黑黑…See More
Jan 1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到瀘溪

十九日下四時廿分我小船走得很好,上午無風,下午可有風,帆拉得滿滿的。河水還依然如前一信所說,很平很寬,不上什麽灘,也不再見什麽潭。再有十里我船可以到瀘溪,船就得停泊了。天氣好得很……動身時,我們最擔心處是上面不安靜,但如今這里的安靜卻令人出奇,只須從天氣河流上看來,也就使人不必再擔心有任何困難,會在遠行人方面發生了。管領這條河面的是辰州那個戴旅長,軍紀好得很,河面可以說是太安全了。…See More
Jan 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歷史是一條河

我小船已把主要灘水全上完了,這時已到了一個如同一面鏡子的潭里。山水秀麗如西湖,日頭已出,兩岸小山皆淺綠色。到辰州只差十里,故今天到地必很早。我照了個相,為一群拉纖人照的。現在太陽正照到我的小船艙中,光景明媚,正同你有些相似處。我因為在外邊站久了一點,手已發了木,故寫字也不成了。我一定得戴那雙手套的,可是這同寫信恰好是魚同熊掌,不能同時得到。我不要熊掌,還是做近於吃魚的寫信吧。這信再過三四點鐘就可發出,我高興得很。記得從前為你寄快信時,那時心情真有說不出的緊處,可憐的事,這已成為過去了。現在我不怕你從我這種信中挑眼兒了,我需要你從這些無頭無緒的信上,找出些我不必說的話……我已快到地了,假若這時節是我們兩個人,一同上岸去,一同進街且一同去找人,那多有趣味!我一到地見到了有點親戚關系的人,他們第一句話,必問及你!我真想凡是有人問到你,就答復他們“在口袋里”!三三,我因為天氣太好了一點,故站在船後艙看了許久水,我心中忽然好像徹悟了一些,同時又好像從這條河中得到了許多智慧。三三,的的確確,得到了許多智慧,不是知識。我輕輕地嘆息了好些次。山頭夕陽極感動我,水底各色圓石也極感動我,我心中似乎毫無什麽…See More
Jan 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橫石和九溪(下)

船去辰州已只有三十里路,山勢也大不同了,水已較和平,山已成為一堆一堆黛色淺綠色相間的東西。兩岸人家漸多,竹子也較多,且時時刻刻可以聽到河邊有人做船補船、敲打木頭的聲音。山頭無雪,雖無太陽,十分寒冷,天氣卻明明朗朗。我還常常聽到兩岸小孩子哭聲,同牛叫聲。小船行將上個大灘,已泊近一個木筏,筏上人很多。上了這個灘後,就只差一個長長的急水,於是就到辰州了。這時已將近十二點,有雞叫!這時正是你們吃飯的時候,我還記得到,吃飯時必有送信的來,你們一定等著我的信。可是這一面呢,積存的信可太多了。到辰州為止,似乎已有了卅張以上的信。這是一包,不是一封。你接到這一大包信時,必定不明白先從什麽看起。你應得全部裁開,把它秩序弄順,再訂成個小冊子來看。你不怕麻煩,就得那麽做。有些專利的癡話,我以為也不妨讓四妹同九妹看看,若絕對不許她們見到,就用另一紙條粘好,不宜裁剪……船又在上一個大灘了,名為“九溪”。等等我再告你一切。……好厲害的水!吉人天佑,上了一半。船頭全是水,白浪在船邊如奔馬,似乎只想攫你們的相片去,你瞧我字斜到什麽樣子。但我還是一手拿著你的相片,一手寫字。好了,第一段已平安無事了。小船上灘不足道,大船…See More
Dec 31,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橫石和九溪(上)

我七點前就醒了,可是卻在船上不起身。我不寫信,擔心這堆信你看不完。起來時船已開動,我洗過了臉,吃過了飯,就仍然做了一會兒癡事……今天我小船無論如何也應當到一個大碼頭了。我有點慌張,只那麽一點點。我晚上也許就可以同三弟從電話中談話的。我一定想法同他們談話。我還得拍發給你的電報,且希望這電報送到家中時,你不至於吃驚,同時也不至於為難。你接到那電報時若在十九,我的船必在從辰州到瀘溪路上,晚上可歇瀘溪。這地方不很使我高興,因為好些次數從這地方過身皆得不到好印象。風景不好,街道不好,水也不好。但廿日到的浦市,可是個大地方,數十年前極有名,在市鎮對河的一個大廟,比北京碧雲寺還好看。地方山峰同人家皆雅致得很。那地方出肥人,出大豬,出紙,出鞭炮。造船廠規模很像個樣子。大油坊長年有油可打,打油人皆搖曳長歌,河岸曬油簍時必百千個排列成一片。河中且長年有大木筏停泊,有大而明黃的船隻停泊,這些大船船尾皆高到兩丈左右,渡船從下面過身時,仰頭看去恰如一間大屋。那上面一定還用金漆寫得有一個“福”字或“順”字!地方又出魚,魚行也大得很。但這個碼頭卻據說在數十年前更興旺,十幾年前我到那里時已衰落了的。衰落的原因為的是河…See More
Dec 30,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下)

小船這時雖上了最困難的一段,還有長長的急流得拉上去。眼看到那個能幹水手一個人爬在河邊石灘上一步一步地走,心里很覺得悲哀。這人在船上弄船時,便時時刻刻罵野話,動了風,用不著他做事時,就模仿麻陽人唱櫓歌,風大了些,又模仿麻陽人打呵賀,大聲地說:“要來就快來,莫在後面挨,呵賀——風快發,風快發,吹得滿江起白花,呵賀——”他一切得模仿,就因為桃源人弄小船的連唱歌喊口號也不會!這人也有不高興時節,且可以說時時刻刻皆不高興,除了罵野話以外,就唱:“過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滾油煎。”心中煎熬些什麽不得而知,但工作折磨到他,實在是很可憐的。這人曾當過兵,今年還在沅州方面打過四回仗(今年指1933年)。沅州即芷江。不久逃回來的。據他自己說,則為人也有些胡來亂為。賭博輸了不少的錢,還很愛同女人胡鬧,花三塊錢到一塊錢,胡鬧一次。他說:“姑娘可不是人,你有錢,她同你好,過了一夜錢不完,她仍然同你好,可是錢完了,她不認識你了。”他大約還胡鬧過許多次數的。他還當過兩年兵,明白一切做兵士的規矩。身體結實如二小的哥哥,性情則天真樸質。每次看到他,總很高興地笑著。即或在罵野話,問他為什麽得罵野話,就說:“船上人作興這樣…See More
Dec 15,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灘上掙扎(上)

我不說除了掉筆以外還掉了一支……嗎?我知道你算得出那是一支牙骨筷子的。我真不快樂,因為這東西總不能單獨一支到北平的。我很抱歉。可是,你放心,我早就疑心這筷子即或有機會掉到河中去,它若有小小知覺,就一定不願意獨自落水。事不出我所料,在艙底下我又發現它了。今天我小船上的灘可特別多,河中幸好有風,但每到一個灘上,總仍然很費事。我伏臥在前艙口看他們下篙,聽他們罵野話。現在已十二點四十分,從八點開始只走了卅多里,還欠七十里,這七十里中還有兩個大灘、一個長灘,看情形又不會到地的。這條河水坐船真折磨人,最好用它來作性急人犯罪以後的處罰。我希望這五點鐘內可以到白溶下面泊船,那麽明天上午就可到辰州了。這時船又在上一個灘,船身全是側的,浪頭大有從前艙進自後艙出的神氣,水流太急,船到了上面又復溜下。你若到了這些地方,你只好把眼睛緊緊閉著。這還不算大灘,大灘更嚇人!海水又大又深,但並不嚇人,仿佛很溫和。這里河水可同一股火樣子,太熱情了一點,好像只想把人攫走,且好像完全憑自己意見做去。但古怪,卻是這些弄船人。他們逃避急流同漩水的方法可太妙了,不管什麽情形他們總有辦法避去危險。到不得已時得往浪里鑽,今天已鑽三回,…See More
Dec 12,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清晨

這時已七點四十分了,天還不很亮。兩山過高,故天亮較遲。船上人已起身,在燒水掃雪,且一面罵野話玩著。對於天氣,含著無可奈何的詛咒。木筏正準備下行,許多從吊腳樓上婦人處寄宿的人,皆正在下河,且互相傳著一種親切的話語。許多筏上水手則各在移動木料。且聽到有人銳聲裝女人無意思地天真爛漫地唱著,同時便有斧斤聲和錘子敲木頭的聲音。我的小船也上了篷,著手離岸了。昨晚天氣雖很冷,我倒好。我明白冷的原因了。我把船艙通風處皆堵塞了一下,同時卻穿了那件舊皮袍睡覺。半夜里手腳皆暖和得很,睡下時與起床時也很舒服方便。我小船的篷業已拉起,在潭里移動了。只聽到人隔河岸“牛保,牛保,到哪囊去了?”河這邊等了許久,方仿佛從吊腳樓上一個婦人被里逃出,爬在窗邊答著:“宋宋,宋宋,你喊哪樣?早咧。”“早你的娘!”“就算早我的娘!”最後一句話不過是我想像的,因為他已沈默了,一定又即刻回到床上去了。我還估想他上床後就會擰了一下那婦人,兩人便笑著並頭睡下了的。這份生活真使我感動得很。聽到他們的說話,我便覺得我已經寫出的太簡單了。我正想回北京時用這些人作題材,寫十個短篇,或我告給你,讓你來寫。寫得好,一定是種很大的成功。這時我們的船正…See More
Dec 8,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潭中夜漁

我只吃一碗飯,魚又吃了不少。這時已七點四十,你們也應當吃過飯了。我們的短期分離,我應多受點折磨,方能補償兩人在一處過日子時,我對你疏忽的過失,也方能把兩人同車時我看報的神氣使你忘掉。我還正在各種過去事情上,找尋你的弱點與劣點,以為這樣一來,也許我就可以少擔負一份分離的痛苦。但出人意料的是我越找尋你壞處,就越覺得你對我的好處……夜晚了,船已停泊,不必擔心相片著水,我這時又把你同四丫頭的相從箱中取出來了。我只想你們從相片上跳下來,我當真那麽傻想……我應當多帶些你們的相片來了。我還忘了帶九九同你元和大姐的相片,若全帶到箱子里,則我也許可以把些時間,同這些相片來討論點事情,或說幾個故事,或又模擬你們口吻,說點笑話……現在十天了我還無發笑機會。三三,四丫頭近來吃飯被踢沒有?應當為我每次踢她一腳。還有九妹,我希望她肯多問你些不認識的生字,不必說英文,便是中文她需要指點的方面也就很多。還有巴金,我從沒為他寫信,卻希望你把我的路上一切,撮要告給他,並請他寫點文章,為刊物登載。還有楊先生,指楊振聲先生。你也得告他我在路上的情形。我為了成日成夜給你這個三三寫信,別的信皆不曾動手,也無動手機會,你為我各處說…See More
Nov 26,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鴨窠圍的夢

十七日上六點十分五點半我又醒了,為噩夢嚇醒的。醒來聽聽各處,世界那麽靜。回味夢中一切,又想到許多別的問題。山雞叫了,真所謂百感交集。我已經不想再睡了。你這時說不定也快醒了!你若照你個人獨居的習慣,這時應當已經起了床的。我先是夢到在書房看一本新來的雜誌,上面有些稀奇古怪的文章,後來我們訂婚請客了,在一個花園中請了十個人,媒人卻姓曾。一個同小五哥年齡相仿佛的中學生,但又同我是老同學。酒席擺在一個人家的花園裏,且在大梅花樹下面。來客整整坐了十位,只其中曾姓小孩子不來,我便去找尋他,到處找不著,再趕回來時客全跑了,只剩下些粗人,桌上也只放下兩樣吃的菜。我問這是怎麽回事,方知道他們等客不來,各人皆生氣散了。我就趕快到處去找你,卻找不到。再過一陣,我又似乎到了我們現在的家中房裏,門皆關著,院子外有獅子一只咆哮,我真著急。想出去不成,想別的方法通知一下你們也不成。這獅子可是我們家養的東西,不久張大姐(她年紀似乎只十四歲)拿生肉來餵獅子了,獅子把肉吃過就地翻斤鬥給我們看。我同你就坐在正屋門限上看它玩一切把戲,還看得到好好的太陽影子!再過一陣我們出門野餐去了,到了個湖中央堤上,黃泥做成的堤,兩人坐下看水…See More
Nov 11,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心與物遊》夜泊鴨窠圍

十六日下午六點五十分我小船停了,停到鴨窠圍。中時候寫信提到的“小阜平岡”應當名為“洞庭溪”。鴨窠圍是個深潭,兩山翠色逼人,恰如我寫到翠翠的家鄉。吊腳樓尤其使人驚訝,高矗兩岸,真是奇跡。兩山深翠,唯吊腳樓屋瓦為白色,河中長潭則灣泊木筏廿來個,顏色淺黃。地方有小羊叫,有婦女銳聲喊“二老”、“小牛子”,且聽到遠處有鞭炮聲與小鑼聲。到這樣地方,使人太感動了。四丫頭若見到一次,一生也忘不了。你若見到一次,你飯也不想吃了。我這時已吃過了晚飯,點了兩支蠟燭給你寫報告。我吃了太多的魚肉。還不停泊時,我們買魚,九角錢買了一尾重六斤十兩的魚,還是頂小的!樣子同飛艇一樣,煮了四分之一,我又吃四分之一的四分之一,已吃得飽飽的了。我生平還不曾吃過那麽新鮮那麽嫩的魚,我並且第一次把魚吃個飽。味道比鰣魚還美,比豆腐還嫩,古怪的東西!我似乎吃得太多了點,還不知道怎麽辦。可惜天氣太冷了,船停泊時我總無法上岸去看看。我歡喜那些在半天上的樓房。這裏木料不值錢,水漲落時距離又太大,故樓房無不離岸卅丈以上,從河邊望去,使人神往之至。我還聽到了唱小曲聲音,我估計得出,那些聲音同燈光所在處,不是木筏上的頭在取樂,就是有副爺們船主在…See More
Nov 9, 201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沈從文《心與物遊》過新田灣

Posted on January 27, 2019 at 9:28am 0 Comments

二號十二點過些

假若你見到紙背後那個地方、那點樹、石頭、房子、一切的配置、那點顏色的柔和,你會大喊大叫。不瞞你,我喊了三聲!可惜我身邊的箱匣子不能用,顏色筆又送人了,對這一切簡直毫無辦法。我的小船算來已走了九十里,再過相等時間,我可以到桃源了。我希望黃昏中到桃源,則可看看燈,看看這小城在燈光中的光景。還同時希望趕得及在黃昏前看桃源洞。這時一點兒風沒有,天氣且放了晴,薄薄的日頭正照在我頭上。我坐的地方是梢公腳邊,他的槳把每次一推仿佛就要磕到我的頭上,卻永遠不至於當真碰著我。河水已平,水流漸緩,兩岸小山皆接連如佛珠,觸目蒼翠如江南的五月。竹子、松、杉,以及其他常綠樹皆因一雨洗得異常乾淨。山谷中不知何處有雞叫,有牛犢叫,河邊有人家處,屋前後必有成畦的白菜,作淺綠色。……那個地方、那點樹、石頭、房子、一切的配置、那點顏色的柔和,你會大喊大叫。…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再到柳林岔

Posted on January 13, 2019 at 8:18am 0 Comments

二號上午九點

這個時節我的小船已行走了五十里路,快要到美麗的柳林岔了。今天還未天亮時,船上人乘著月就下了最大最長的一個青浪灘。船在浪里過去時,只聽到吼聲同怒浪拍打船舷聲,各處全是水,但毫不使人擔心。照規矩,下行船在潭口上遊有紅嘴老鴉來就食,這船就不會發生任何危險。老鴉業已來過,故船上人就不在乎了。說到這老鴉時也真怪,下行船它來討飯,把飯向空中拋去,它接著,便飛去了。它卻不向上行船打麻煩。今天無風,水又極穩,故預備一夜趕到桃源。但車子不湊巧,我也許不能不在常德停一天,必得後天方能過長沙。天氣陰陰的,也不很冷,也無雨無雪,坐船得這樣天氣,可以說是十分幸福的。我覺得一天比一天接近你了,我快樂得很!



柳林岔的灘太好看了…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瀘溪黃昏

Posted on January 9, 2019 at 9:36pm 0 Comments

十九下午七時

我似乎說過瀘溪的壞話,瀘溪自己卻將為三三說句好話了。這黃昏,真是動人的黃昏!我的小船停泊處,是離城還有一里三分之一地方,這城恰當日落處,故這時城墻同城樓明明朗朗的輪廓,為夕陽落處的黃天襯出。滿河是櫓歌浮著!沿岸全是人說話的聲音,黃昏里人皆只剩下一個影子,船隻也只剩個影子,長堤岸上只見一堆一堆人影子移動,炒菜落鍋的聲音與小孩哭聲雜然並陳,城中忽然的一聲小鑼。唉,好一個聖境!

我明天這時,必已早抵浦市了的。我還得在小船上睡那麽一夜,廿一則在小客店過夜,如《月下小景》一書中所寫的小旅店,廿二就在家中過夜了………

Continue

沈從文《心與物遊》到瀘溪

Posted on January 5, 2019 at 1:35pm 0 Comments

十九日下四時廿分

我小船走得很好,上午無風,下午可有風,帆拉得滿滿的。河水還依然如前一信所說,很平很寬,不上什麽灘,也不再見什麽潭。再有十里我船可以到瀘溪,船就得停泊了。天氣好得很……動身時,我們最擔心處是上面不安靜,但如今這里的安靜卻令人出奇,只須從天氣河流上看來,也就使人不必再擔心有任何困難,會在遠行人方面發生了。管領這條河面的是辰州那個戴旅長,軍紀好得很,河面可以說是太安全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06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