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溈山靈佑

江西百丈山。百丈懷海禪師的寺廟里今天來了一位不尋常的客人,此人復姓司馬,是一位當地的官員。司馬的學問可謂遠近聞名,他不僅熟絡儒家經典,於道教更有涉獵,且又精通八卦,善察陰陽,能觀風水,也算得上當地的一位高人了。司馬今天來到百丈山,是要告訴百丈禪師一個新的消息。前不久他去了一趟湖南,在朋友的陪同下,遊歷了當地的一座名山,名溈山。受朋友的委托,他要為溈山物色一名住山的高僧。司馬向百丈禪師詳細地述說了溈山的風景之勝,山林之幽,司馬說,以溈山之盛,如建立道場,可容納1500人之眾。百丈禪師便逗他說:“依你之見,老僧我可以入住此山嗎?”司馬知道百丈不可能真的前往入住,便說:“大師您不可以入住,因大師您是骨身,而此山為肉山,如您入住,此山最多不過容納八九百僧眾。”“那麼,你看我的弟子中誰能人住呢?”百丈說。“大師希望誰去入住呢?”於是,百丈讓人請來了寺中的首座和尚華林善覺。司馬只是看了華林善覺一眼便說:“華林善覺師於此山不宜。”百丈又請來幾位僧人,這幾位都是百丈山極有修養、極有名望的僧人,然而司馬一地搖頭,一律都說“此人於溈山不宜”之類的話。眼看著山上的高僧都被司馬一一否定,百丈只好又讓人喚來寺中…See More
Tues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德山宣鑒

越過巴山,渡過湘水,宣鑒已經走了一月有余了。宣鑒是在一個月前聽到關於南方禪宗盛行的情況的,當時是寺里的一位和尚剛剛從南方歸來,說到禪宗,那位和尚連連地搖頭說,現在是邪法盛行,那些所謂禪師們呵佛罵祖,即不讀經,也不拜佛,竟然口出狂言,說什麼只要內心觀照,就能夠“直批人心,見性成佛”。這些話別人聽來倒也罷了,惟宣鑒聽了格外憤怒。原來宣鑒自幼出家,熟讀經書,尤其是一部《金剛經》,宣鑒讀了不下千百遍,人稱“周金剛”。宣鑒想,只要認真讀經,總有一天會成佛作祖。沒想到現在南方禪宗盛行,居然連經也不讀了,想想看,禪僧邪道猖狂如此,這是什麼世道啊!宣鑒決定去與那些禪師們作一番較量,他倒要看看,到底是《金剛經》厲害還是他們的“直指人心”厲害。宣鑒帶著《金剛經》,帶著他用十年心血寫成的《金剛經》講記《青龍疏鈔》,一路顛簸地向南方走去。這一天,他終於走到湖南澧陽地界。六月盛夏時節,湘江正是水汛時期,遇上上遊的一陣洪水,宣鑒乘坐的渡船差一點翻入江底,幸而他所攜帶的經書完好無損。船到澧陽,宣鑒上得岸來,準備繼續向南走去。時已過午,宣鑒的腹中饑腸轆轆。恰好路邊有一賣點心的婆娑,於是宣鑒向婆婆走去,說:“婆婆,賣的…See More
Dec 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臨濟義玄

江西黃檗山義玄小和尚今年有20出頭了,說起來,他參黃檗希運禪師也有3年了,可是,小和尚不知為什麼突然吵著要離開黃檗山去外地參學,首座和尚決定前去看看。說起來,首座和尚是有些喜歡這個小和尚的,小和尚為人老實,修學精純專一,平時很少說話,一看就是個精於思考的人,不像有些僧人,說起來天花亂墜,其實頭腦中沒幾兩油水。首座決定找義玄小和尚談談心,能挽留他盡量挽留他。首座找到義玄時,義玄小和尚正在寮房里收拾行李,首座說:“真要離開黃檗山嗎?”義玄說:“是啊,只是還不知道要去的地方。”首座說:“你來黃檗山幾年了?”“三年了。”義玄說。首座又問:“曾經向和尚參問過嗎?”“不曾,”義玄說,“不知該問些什麼。”“這就是你的錯了,”首座和尚說,“你為什麼不去向希運和尚參問什麼是佛法的主要宗旨呢?。別怕,現在就去好嗎?”受到鼓勵,義玄小和尚就大著膽子去了希運和尚的住處。“請問和尚,什麼是佛法大意?”黃檗希運禪師正在法座上打瞌睡,被小和尚突然的這一句弄醒了,很不愉快,隨手就給了小和尚一個巴掌。義玄吃了巴掌,很是委屈,一張臉氣鼓鼓地回來了。首座和尚問道:“怎麼樣,問過了嗎?”義玄說:“別說了,我剛一開口,和尚就甩…See More
Dec 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黃檗希運

希運是在他28歲這一年前來向百丈禪師問法的。希運相貌異常,額頭的正中胎生出一只鼓起的胞塊,那胞塊圓而光滑,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只鑲嵌在他額頭上的寶珠。異人必有異相,異相必有異行,當時百丈在一見之下就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你從哪兒來?”見到初來參學的人,百丈無一例外的都是這樣一句問話。當初百丈去參馬祖時,他的老師馬祖也是這樣問他的。希運說:“大雄山下采菌子來。”“呵呵,聽說那是很高的一座山,那山上一定有虎吧。”希運覺得這老師很有意思,見面怎麼就說起這個了,於是,他便學著虎的樣子,並且咆哮了幾聲。百丈於是便拿起一把斧頭,做出要砍虎的樣子,沒想到希運立即就給了百丈一個巴掌。這巴掌很響,在場的所有的僧眾都聽見、也都看見了。大家都為這新來的家夥如此無禮而突然、而憤慨,然而百丈卻發出了哈哈大笑,並且對大眾們說:“大雄山下來了一只虎,大家要當心啊,老漢我不小心就被它咬r一口。”希運知道,這老漢對自己很是推崇,等百丈走下法座,轉身向自己的丈室走去,希運立即尾隨著他進了丈室。見了希運,百丈便要關門,希運一把將門推開,大聲地說:“不要把後人給絕了好嗎?”百丈看著他說:“你不就是人嗎?”希運說:“我特地…See More
Nov 2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楊歧方會

自從20歲追隨慈明楚圓禪師學佛習禪,至今已有10多年了,然而,對於年輕的方會來說,卻依然處在懵懂無知的狀態之中。並非方會不肯請教,曾經有很多次,趁著慈明楚圓獨處一室的時候,方會總會不失時機地走上前去,說:“請師父給弟子一點教誨好嗎?”慈明楚圓總是會說:“你不看這會兒正忙著嗎?寺里的大藏經都發黴了,我正愁著怎樣曬經呢,還有,八畝地那兒的寺產問題,一直有人與我們糾纏不休,我哪兒得空教你呢?”或者等方會問急了,便回答他說:“你將來反正是徒子徒孫滿天下的人,何必在乎這一刻呢?”方會明知道這是師父對自己的搪塞,但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機會終於來了,那一天,慈明楚圓讓方會陪著自己一同去一個地方處理寺產問題。處理完畢,師徒二人趕緊往寺里趕。走到半道,突然下起雨來。大雨滂沱,淋得師徒二人就像是落湯雞一般。師父年老了,在泥濘地里簡直寸步難行,方會不得不背起師父一步步往回走。忽然,方會將師父扔在地上說:“老頭兒,今天一定要給我說說,否則,我就在這里揍你半死。”師父喘著氣說:“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這事,我也就不說了吧。”奇怪的是,方會立刻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當下,方會激動地趴在泥水地上,給師父認認真真地叩了好幾個…See More
Nov 2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南泉普願

中國禪宗自達摩發端,集大成者無疑是慧能一派。人們習慣於把曹溪慧能作為南宗頓門的開創者和思想先驅,經過幾代人的努力,而至江西馬祖道一和湖南石頭希遷這一代,才達到漸趨成熟的階段。兩位禪師在當時影響甚遠,四方求法者紛至沓來,以至於形成後來人們所說的“走江湖”之說。在馬祖道一的弟子中,最讓人難以忘懷,最具有個人人格魅力的無疑是南泉普願禪師。普願(748~834年),鄭州新鄭人(今河南省新鄭縣),俗姓王,亦稱“王老師”。因其長期弘化於池陽南泉山而被人習慣稱為“南泉普願”。普願9歲跪請父母請求出家,唐至德二年,依大隗山大慧禪師受業,後又參學於多位祖師,因而使得他的禪法“言辭鋒利,無不披靡”。但最後使他得究竟之法的卻是馬祖道一。追根溯源,馬祖道一師從於南嶽懷讓,懷讓是曹溪慧能的高徒,是普願的祖師。由此可見,普願的禪法出自於名門正派,是真正的禪門貴族。普願一生的經歷可分為三個階段:師事江西馬祖道一求法時期;池陽開辟南泉禪院時期;因陸亙所請,下山至宣城一帶開壇演法時期。普願在師事馬祖道一時,追隨在道一身邊的弟子有數百人。在這些人中,不乏學有成就的高徒,如首座百丈懷海,有道一親授袈裟的西堂智藏,有被人稱作…See More
Nov 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百丈懷海

這是公元8世紀的某一個中秋之夜,江西洪州(今南昌)開元寺的僧人們剛剛吃完中秋普茶(僧人相聚以茶論禪的方式),馬祖道一忽然說:“誰願意陪我出門散步啊?”弟子們都很高興,師父難得有這樣的好興致啊。於是,道一在懷海、西堂、普願等幾位學生的相陪下走出了山門。仲秋的晚風帶著一股涼爽的氣息輕撫著師徒們的瞼,一輪圓月就像是一只碩大的黃金玉盤鑲嵌在遠處的天幕上,這真是一個難得的仲秋之夜啊。或許是要試探一下幾位弟子的學問和志向,道一隨口說道:“這樣月朗星稀的夜晚,做一點什麼最好呢?”西堂說,供佛最好;懷海說,坐禪最佳;普願則拂袖而去。於是…See More
Nov 1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馬祖道一

湘中大地,人傑地靈,巍巍衡山,逶迤八百余里,自古即是道佛合流地。唐開元年間,一個年輕的僧人來到南嶽衡山。這年輕僧人身長七尺,相貌奇異,據稱其“牛行虎視,引舌過鼻”,不能不讓人刮目相看。有熟悉他的人知道,這僧人乃漢州什邡(令四川什邡縣)人氏,俗姓馬,名道一。直到很多年後,這年輕人的名字被寫進了中國禪宗史中,只因他單挑南嶽道脈,以“即心即佛”的理論大弘南宗宗旨,在南禪宗中一枝獨秀,正應了當年慧能的預言:“佛法向後從汝生,馬駒踏殺天下人。”他就是被人稱為“馬祖”的道一禪師。八百里衡山是修道者的天堂,是出家人的處女地,這里處處是寺庵,山山有茅棚,無數的修道者一批批來了,又一批批走了,他們帶著各自的心意來到這里,又離開這里,然而正如當初釋迦牟尼所言,正所謂“修道如牛毛,成道如牛角”。怪不得有人嘆息道:衡山是得道者的寶山,是失道者的遺憾之地。道一來到南嶽衡山後,立即選中一處向陽的山坡地,於一塊巨石上結茅安禪。在很長的一段日子里,無論是晴天麗日還是刮風下雨,人們總是看到一個魁偉的身影端坐在那尊大石上。他像是一尊堅韌的雕塑,又像是一棵生根的大樹。他堅韌的身影讓人們相信,無論什麼樣的信念,總會在那種堅韌…See More
Nov 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寂滅之前

唐玄宗先天二年七月的某一天,慧能將法海、法達、法誠、神會等10位弟子召到了面前,慧能說:“我將作一趟遠行,你們可為我稍作準備。”弟子們說:“師父要去哪里,此一去多時才歸?”慧能說:“法無定法,葉落歸根。”弟子們終於明白,大師已預知時至,不久將離開人世。聽到大師就要離世的消息,弟子們都悲痛地啼哭起來,惟有神會不動聲色,就像平時聽從師父說法時一樣正襟危坐。慧能高興地說:“想不到啊,我所傳弟子無數,最優秀的弟子只你們10位,在你們10位中,唯獨神會能夠做到善與不善都一樣,詆毀與贊譽一個樣,可惜你們其他人都達不到這樣的境界。”弟子們都停止了啼哭,開始正襟危坐,聽從師父最後的教誨。慧能看了看他的弟子們說:“這些年來,你們跟隨我修道,到底修的是什麼功夫?你們聽到我即將離世的消息就悲傷啼哭,是不是覺得我並不知道自己死後會去哪里?如果我連自己將去哪里都不知道,我為什麼還把你們叫到這兒來?你們這樣悲傷啼哭,說明你們並不知道我死後會去哪里。殊知佛性本沒有生死,也沒有來去。知道嗎?”說著,慧能給他的弟子們念了一首《真假動靜偈》:一切無有真,不以見於真;若見於真者,是見盡非真。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自心不離…See More
Nov 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南嶽懷讓

唐久視元年(700年),又一個年輕的求道者來到韶州曹溪南華寺。若干年後,這名年輕的求道者成為曹溪六祖慧能的一位重要的弟子,這名不凡的弟子就是南嶽懷讓禪師。在中國禪宗發展史上,南嶽懷讓系與青原行思系成為慧能南禪體系中的兩大枝干,進而延續出溈仰、臨濟、曹洞、法眼、雲門五大宗派,一花開五葉,自此,南禪宗開始全面興起,以至今後高僧輩出,源遠流長。懷讓俗姓杜,金州安康(今陜西漢陰縣)人,據說他自幼就對佛教有著特別的興趣,10歲就開始閱讀佛經,而到了他15歲時,就辭別親人,來到荊州(湖北)當陽玉泉寺依弘景學律並受具足戒。然而,天生不事羈絆的懷讓很快就對學律感到厭倦。不久,他來到河南嵩山,隨北禪宗神秀的弟子慧安學禪,仍不能滿足,於是,他感嘆說,自我出家以來,廣學無為之法,天上人間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但是,依然感到真理難尋啊。於是,他終於千里迢迢,南下廣東,拜在了曹溪六祖慧能的門下。就像接待其他的求道者一樣,慧能問道:“你是從哪里來?”“我從嵩山來。”懷讓說。嵩山是達摩面壁的所在,是中國禪的始源地。看著這年輕僧人自命不凡的神情,慧能便說:“你是怎麼來的?你帶什麼來了?”懷讓說:“什麼也沒有帶來,也無須…See More
Oct 3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夜傳心燈曹溪說法

一場突然的變故,讓神秀失去了本該得到的衣缽。憑心而論,神秀對慧能是從心底里覺得佩服的。一個農夫,如果不是天然穎悟,又怎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識得自己的本性,從而開悟成佛呢?神秀知道,與慧能相比,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個小根器的人。雖然如此,神秀對自己的禪法還是自信的,在這個世界上,人群好比一只兩頭尖尖、中間粗大的棗核,極其優秀的人和極其頑劣之人畢竟是少數,而大部分人都屬於根器一般。既然如此,那就讓自己生活在這廣大的小根器人之間吧,讓這些根器一般的人感受純良的佛法的薰陶,使人人都能像菩提樹一樣端正,像明鏡臺一般無染,並時時拂拭,勿使惹上塵埃,那是必要的。長持以往,這世界必是一個純良的世界,這人類也必然是一個純良的人類。而對於衣缽的失去,神秀自己也許並沒有多少悔恨,他之所以作出那首偈子,原本也沒有去奪取六祖寶座的企圖,只不過他希望以自己的心跡獲得師父弘忍的首肯,以求得師父進一步指點迷津罷了。至於後來的所謂大庾嶺之爭被現時或後世人鬧得沸沸揚揚,那實在是與自己無干。弘忍住持下的黃梅東山,就像是一座火山口,那表面平靜之中早就醞釀著四伏的危機,大庾嶺之爭只不過是一次火山的噴發罷了。往那段時間里,神秀面對的壓力…See More
Oct 2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風動還是幡動

走出大庾嶺,慧能忽然感到這世界的廓大和嘈雜。16年過去了,慧能已經習慣了大庾嶺的恬靜,他習慣了大庾嶺的松濤和鳥鳴,玎慣了大庾嶺濃濃的霧嵐和頭頂上密不透風的森林,這16年里,慧能與獵者為伍,與山人相伴,其實,他就是獵者,他就是山人,他就是他們中間的一員。好多年前,他一直就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只是,當時的慧能不過是一個為衣食而謀的人,就像這些獵者這些山人一樣,而現在,他卻是身懷重任,他要把從弘忍那里得來的禪法向外弘傳,他要讓禪宗的心燈一代代永不熄滅地往下遞傳。於是,他不得不耐心地守候在這原始森林里,等待著某一個時刻的到來。應該說慧能與大家相處得不錯,獵人們很喜歡這個有著農夫的粗獷,卻又有著哲人風范的南方人。他隨和、幽默,雖然看上去很有學問,但他卻一點也不顯得高人一等。住在這與世隔絕的森林里,難免覺得生活的枯燥和精神的萎糜,有時候,慧能也和獵人們一起開幾句不葷不素的玩笑,從而讓一股濃濃的笑聲透過高拔的樹林穿越時空。於是,獵人們覺得慧能就是自己中間的一員,他們樂意坐下來聽慧能講經說法,樂意讓慧能幫著解決一些獵人之間因為財產、女人或其他一些莫明其妙的紛爭。讓獵人們無法理解的是,這個高大威猛的農夫卻…See More
Oct 2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大庚嶺之戰

東方的天際露出魚肚白色,一輪噴薄的朝陽抖動著它腥紅的裙裾猛然一下躍出了地平線,將一抹帶著水氣的清輝普灑在這芬芳的大地上。聲聲雞啼,仿佛正喚醒著熟睡的人們,讓人們早早起來,去從事各自的勞作,去領悟人生的大意。村子里的狗叫起來,不遠處傳來孩子的啼哭聲和婦女的叫喊聲,這一切的天簌之聲,在慧能聽來,仿佛正是梵宮的音樂,是靈山會上傳來的佛音。慧能帶著剛剛得來的衣缽,同時也帶著一股自信和快慰,大步行走在江南的田野上。冰涼的露水打濕了慧能的衣襟,空氣中敞發著露水的清香。不斷有行人從他的身邊擦身而過,人們不知道這樸實的農夫究竟為何人,更不會知道,在以後乃至千年萬年,人們都將會永久地記住一個名字:禪宗六祖慧能大師。路過一家小客棧,慧能稍作歇息,順便喝了點稀粥,接著便繼續趕路。他只是往前走著,其實,他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更不知道何處才是自己日後的安身之地。他想他一年之前還是一個愚頑的農夫,而此刻,他卻是一個丁明心意的開悟之人。一個人只要他心中有一個明確的方向,又何須為肉體生命的歸宿而操心呢?他記住師父的話,要把這頓悟法門帶到南方去,去度脫南方的蕓蕓眾生。他還記住師父另外的一句話,在他尚未示寂前,千萬不可…See More
Oct 1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夜傳心燈

慧能已在碓房舂米半年之久,弘忍傳法的事雖然鬧得一個雙峰寺里沸沸揚揚,但一直就沒有傳到碓房里來。一天,一個小沙彌從碓房路過,小沙彌一路走著,一路背誦著一首偈子。慧能聽罷,就知道這是一首很普通的偈子,這偈子離真正的佛道還遠著呢。“小師父,你剛才所念,是什麼人的偈子啊?”“啊,連這個也不知道呀,告訴你吧,這是神秀大師所做的偈子,弘忍大師說讓我們大家都要按這偈子去做,自然不會墮落到惡道。”小沙彌又說:“忘了告訴你了,神秀大師就要成為我們的六祖了,弘忍大師原說過,有作出了明佛性的偈子的,就把衣缽傳給他。”慧能說:“可這偈子並沒有了明佛性啊。”小沙彌不屑地說:“你一個春米的夥夫,你懂得什麼佛性?你還敢說神秀的偈子沒有了明佛性,你好狂妄啊。”慧能說:“什麼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臺,佛性空無,哪還有菩提樹,哪還有明鏡臺呢?什麼也沒有,哪還用時時勤拂拭呢?”小沙彌聽著,覺得慧能說得有些在理,便說:“你懂佛性,你做一首偈子看看,說不定將來你就是禪宗六祖呢。”小沙彌原只是譏諷的話語,誰知慧能認真了,慧能說:“我是有一首現成的偈子,只是我不識字,更不會寫字,你能幫我把這偈子也寫到那墻上去嗎?”小沙彌新鮮了,心想…See More
Sep 12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身是菩提樹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這黃梅東山寺雖說是四祖道信創建,五祖弘忍續傳心燈,但自禪林化以來,湧入的人越來越多,其成分也越來越復雜,正所謂“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弘忍一天天老了,眼看著這種現象的發生,心頭總有一種難言之隱,有著一股悵然之痛。像一切佛門大德一樣,在他的晚年,他希望能選好自己的接班人,從而將達摩祖師傳下來的禪燈繼續地弘傳下去。弘忍的門下,有弟子七百,有才能有作為的弟子少說也有幾十人。這一天表堂(集體會議)時,弘忍說到寺里近來發生的一些不盡如人意之事時就有些高聲。弘忍說:“各位大德前來出家,都是為尋求成拂作祖而來,沒有人是為了做衣架飯袋而來。可是,你們中間,真正用功辦道的又有幾人?那些在俗的人們,只想著榮華富貴,只想著榮宗耀祖,他們中間稍有覺悟的,也只是把生死之事看得較重。而你們呢,成天地供養三寶(佛、法、僧),也只是想著尋求獲得來世的福德和果報,而不知道如何脫離生死的苦海。你們如果迷失了自己本來具足的佛性,就是獲得福德果報又有什麼用呢?”弘忍的話語雖然不多,卻句句打在那些懈怠的弟子們的心上,大家都慚愧地低下了頭,認真地思考著自己的言行。弘忍又說:“我已經老了,關於傳授…See More
Aug 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求法雙峰寺

慧能進到村里,遠遠見到母親正依門遠眺,知道自己遲遲而歸,母親等得心焦了。母親說:“我兒今日進城賣柴,怎麼到此刻才回?”慧能說:“今天在城里遇到一個奇人,兒與他交談甚歡,所以遲遲而歸。”母親說:“那是一個怎樣的奇人,兒也說給娘聽聽吧。”慧能張口欲說,卻又止住。慧能將賣柴的銅錢以及那人送他的銀錢一並交到母親手里,轉身去竈間收拾午飯。母親接過錢,頓時大吃一驚,問道:“一擔柴哪會賣出這些錢來,君子不受不義之財,這是自幼娘告訴你的道理,莫非我兒忘記…See More
Jul 26

Kaki Bukit's Blog

黃復彩《禪的故事》黃檗希運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8 at 1:15am 0 Comments

希運是在他28歲這一年前來向百丈禪師問法的。

希運相貌異常,額頭的正中胎生出一只鼓起的胞塊,那胞塊圓而光滑,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只鑲嵌在他額頭上的寶珠。

異人必有異相,異相必有異行,當時百丈在一見之下就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你從哪兒來?”見到初來參學的人,百丈無一例外的都是這樣一句問話。當初百丈去參馬祖時,他的老師馬祖也是這樣問他的。

希運說:“大雄山下采菌子來。”

“呵呵,聽說那是很高的一座山,那山上一定有虎吧。”…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楊歧方會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9:24pm 0 Comments

自從20歲追隨慈明楚圓禪師學佛習禪,至今已有10多年了,然而,對於年輕的方會來說,卻依然處在懵懂無知的狀態之中。

並非方會不肯請教,曾經有很多次,趁著慈明楚圓獨處一室的時候,方會總會不失時機地走上前去,說:“請師父給弟子一點教誨好嗎?”慈明楚圓總是會說:“你不看這會兒正忙著嗎?寺里的大藏經都發黴了,我正愁著怎樣曬經呢,還有,八畝地那兒的寺產問題,一直有人與我們糾纏不休,我哪兒得空教你呢?”或者等方會問急了,便回答他說:“你將來反正是徒子徒孫滿天下的人,何必在乎這一刻呢?”

方會明知道這是師父對自己的搪塞,但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南泉普願

Posted on November 15, 2018 at 9:52pm 0 Comments

中國禪宗自達摩發端,集大成者無疑是慧能一派。人們習慣於把曹溪慧能作為南宗頓門的開創者和思想先驅,經過幾代人的努力,而至江西馬祖道一和湖南石頭希遷這一代,才達到漸趨成熟的階段。兩位禪師在當時影響甚遠,四方求法者紛至沓來,以至於形成後來人們所說的“走江湖”之說。

在馬祖道一的弟子中,最讓人難以忘懷,最具有個人人格魅力的無疑是南泉普願禪師。普願(748~834年),鄭州新鄭人(今河南省新鄭縣),俗姓王,亦稱“王老師”。因其長期弘化於池陽南泉山而被人習慣稱為“南泉普願”。普願9歲跪請父母請求出家,唐至德二年,依大隗山大慧禪師受業,後又參學於多位祖師,因而使得他的禪法“言辭鋒利,無不披靡”。但最後使他得究竟之法的卻是馬祖道一。追根溯源,馬祖道一師從於南嶽懷讓,懷讓是曹溪慧能的高徒,是普願的祖師。由此可見,普願的禪法出自於名門正派,是真正的禪門貴族。…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馬祖道一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4pm 0 Comments

湘中大地,人傑地靈,巍巍衡山,逶迤八百余里,自古即是道佛合流地。

唐開元年間,一個年輕的僧人來到南嶽衡山。這年輕僧人身長七尺,相貌奇異,據稱其“牛行虎視,引舌過鼻”,不能不讓人刮目相看。

有熟悉他的人知道,這僧人乃漢州什邡(令四川什邡縣)人氏,俗姓馬,名道一。直到很多年後,這年輕人的名字被寫進了中國禪宗史中,只因他單挑南嶽道脈,以“即心即佛”的理論大弘南宗宗旨,在南禪宗中一枝獨秀,正應了當年慧能的預言:“佛法向後從汝生,馬駒踏殺天下人。”他就是被人稱為“馬祖”的道一禪師。…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