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瑪琳娜
  • 心勢 紀
  • 垂釣 尼亞河
  • 思潮 庫
  • Place Link
  • Suan Lab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Temer Loh
  • 柚子帶點酸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3)

何必要下決心呢?1781年,約翰遜博士只還有3年壽命可活的時候,他在一本備忘錄裏寫道:“8月9日。下午3時。斯特裏特姆的夏日別墅。內心無數次狠下決心,卻不斷地漠視了。我隱居在這裏,計劃著日後更為勤勉的生活,希望自己能於世更為有用,每天更好地提升自己。在造物主與審判主無限的仁慈前,我謙卑地懇求他們的幫助與支持。我的目標就是每天投入8個小時到更有意義的工作。說了以上的願望之後,我希望花6周時間學習意大利語,作為固定的學習任務。”我總是覺得,這段記錄飽含著英勇與冒險的成分。這位烈士暮年的“雄獅”即將走到人生的終點,忍受著失調並發癥帶來的痛苦。死亡的陰翳總是懸在頭上,讓他深感恐懼,遮蔽著陽光的氣息。但是,這位老人還是決定站起來,為自己的人生作一個全面可行的規劃,包括每天投入8個小時參與工作,以及用六周的時間來學習意大利語!至於這些計劃是否一一落實,我們不得而知。在此之後,約翰遜博士沒有再寫後續,只是在備忘錄中駁斥了奧西恩風格詩歌的真實性,人們也沒理由就認為他喜歡但丁式的風格。事實上,約翰遜早年因為身體孱弱,極度厭惡所有正式的工作。所以,他的這段文字洋溢著希望、坦率與謙卑。誰也不像約翰遜這樣違背…See More
Thurs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2)

逆耳就是忠言?坦誠地告訴一個朋友的缺陷,這是一種特權還是懲罰呢,這個真的很難說。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兩個相當明顯的缺點,也許這些缺點本身並不嚴重,可能只是脾氣、禮儀、舉止等方面的缺點,也可能是讓人惱怒的小把戲、錯誤的辦事方式、厭倦的吝嗇等等。但是,這些缺點卻會招致人與人之間的摩擦與不快。讓人難以想象的是,背後的動機竟然如此之無害。比如,我認識一位富人,他為了不付車費錢與酒店費用而絞盡腦汁。我猜想,這種行為根源於一種習慣性吝嗇的欲望。他可能沒有察覺別人會對此有所觀察,或是說三道四。若是他意識到朋友對他這些行為所表示的不滿言語,那麽,他就會狠下工夫去加以改正。生活中還有很多小習慣,比如使用某種牌子的香水,身體洗不幹凈,使用過的牙簽到處扔,清嗓時無所顧忌等,這些習慣在旁人看來可能是極度反感的。在公共場合下,很多社交失禮的情形,比如魯莽、言語唐突、自相矛盾、脾氣暴躁、吹毛求疵,將自己的愛好強加於別人等。這些失禮形成的部分原因,是因為當事者缺乏觀察,有些則純粹是個人自私所致。也許,這些缺點本身都並不是很嚴重的,但要是能鏟除這些缺點的話,將給身邊的人增添更多的愉悅。還有諸如勢利、好管閑事、不守信…See More
Mar 2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1)

如果冬蟲沒有吃夏草?一天,我與幾位朋友一起共進晚餐。晚餐後,主人說他有樣很讓人驚奇的東西要給我們看。他走出飯廳,一會兒就帶來了一個藍色的盒子。他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裏面有一條三英寸長幹癟萎縮的毛蟲。毛蟲的頭部伸出了長長的觸角,長度至少在毛蟲體長的2倍之上。當時,有人說這長長的觸角對毛蟲來說,必然會造成了極大的不便,純屬多余的附屬物。主人大笑著說,這的確給毛蟲造成了極大的不便,但幸運的是,它並沒有意識到這種不便的存在。他告訴我們,這種毛蟲是極為罕有的。據說,這是源於新西蘭,被稱為“冬蟲夏草”。這種毛蟲在地下生長,習性不詳。關於它是如何繁衍後代,或是要發育成什麽模樣,沒人知曉。它是以蠶食地下的種子為生,但有一種特別的種子或是孢子是它所無法抵抗的,只要一見到,就想要吃。但它卻難以完全吞食這種種子,也無法加以消化。種子梗在毛蟲咽喉這個極適宜它生長的位置,很快就會發芽。種子的萌芽會穿透毛蟲的腦殼,而根部則植根於毛蟲的身體之中。冒出來的植物就像細嫩的燈芯草。關於這種植物為何物,人們也是知之甚少。但似乎這類種子被這種毛蟲發現且吞食之後,以毛蟲的身體作為媒介,然後才會冒芽。我說,這讓我想起了《愛麗絲夢…See More
Mar 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0)

寫信有用嗎?我想,在100年前,坎特伯雷大主教每天大約要寫6封信,盡管數目可能會在此有所浮動。現在,大主教的信件需要一個專職秘書來負責,每天大約要處理40~50封信,常年都是這樣。通信的便利有利有弊。正如我父親曾說的:“按時回信是我們必須要遵循的一個‘法則’,這是以上帝的名義進行的。”結果,人與人之間信件的往來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加諸人們的流動性越來越強,會進行更多的拜訪,更頻繁地看見彼此。所以,過往那種休閑的寫信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消失不見了。讀者諸君可從當代的自傳窺見一斑。往來的信件越來越趨於商業化,功用更加明晰。在那個書信往來成本高昂的時代,人與人相互間的書信往來不多,信件一般都是思想或是見聞的友好交流,內容涵蓋很多現在人們所談及的事情。當巴爾斯頓博士擔任伊頓校長的時候,曾對那些想要請假回家的學生說,要想得到批準就必須要寫一封信或是親自說明,他補充道:“電報太快了。”追求速度,已儼然成為了這個時代最為顯著的特征。要是某人閱讀諸如斯坦利所寫的《阿諾德的一生》,就會發現斯坦利與阿諾德一樣,都是一個大忙人,手頭有學校的工作,有一大堆書要去讀,還要想辦法在閑暇時間回覆比現在一個公眾人物…See More
Mar 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

本書是劍橋大學莫德林學院院長亞瑟•克裏斯托弗•本森的代表作之一,都是經典的對人生進行思考的作品,在西方被譽為劍橋大學留給人間的精神瑰寶。本森教授本來就是個冷人生觀的作家和學者,治學嚴謹,學術建樹頗多,這本書是繼其作品《仰望星空》和《豐富人生》後的又一部全新思考人生和內心自省類的深刻反思作品。亞瑟•克裏斯托弗•本森英國著名散文家、詩人、作家,劍橋大學莫德林學院第28任院長。其父親是19世紀末坎特伯雷大主教愛德華•懷特•本森,其叔叔是著名哲學家亨利•西奇威克。因此,本森家族富有文化和著述的傳統,也很自然地遺傳到他身上。他曾就讀於伊頓公學和劍橋大學國王學院。1885~1903年間,在伊頓公學和劍橋大學莫德林學院講授英國文學。1906年後,出任格雷欣學校校長。1915~1925年間,擔任劍橋大學莫德林學院院長。他的詩歌和散文著述頗豐。令人驚嘆的是,他在人生最後的20年間,每天堅持寫日記,寫下了世上最長的400萬字日記,給世人留下了一筆豐厚的思想遺產。他是一位傑出的學者和多產作家,其代表作有:《日落島》(TheIslesofSunset)、《曙光中的少年》(TheChildoftheDawn)、…See More
Mar 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9)

看書很了不起嗎?我想,可能是因為人們知道我的職業是寫書的,所以當他們遇到我的時候,可能出於禮節或是善意,就與我談論起書的問題來了。我想,就是因為自己缺乏應有的禮節與善意,所以我時常發現很難去履行自己的職責,一時很難去對一些“友善”的問題作出適當的回應。大多數人都以為,只要你讀過一本書,就可以談論這本書。而事實上,雖然我認識的多數人都會去閱讀書籍,但真的只有很少人能夠去談論它們。諸如書籍、圖畫、音樂、風景以及人事都是很難去談論的,因為它們並不是全然明確與有形的東西,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讀者、觀者、聽者以及研究者在心中對其價值的衡量與評價。正如某一化學物質在與某一種物質混合之後,不會發生什麽反應,但若是與另一種物質混合的話,就會立即冒出泡沫或產生蒸汽。所以,一本書必須要能觸動靈魂的某根弦,才能產生真正的動力或是能量。至少,我們在閱讀的時候要抱著某種批判性的目光去看待,發掘書的價值,而不是盲目跟風,只是根據評論或是朋友的推薦。就我而言,閱讀一本書總有點像一場戰鬥,在這個過程中,我會自問,作者是否會戰勝我,說服我,讓我讚嘆,或是讓我感到疑惑。一本書真正重要的,並非它是否寫的優秀、內容安排有序或…See More
Jan 20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8)

八卦怎麽了?據一位對維多利亞女王有所了解的人稱,女王陛下所喜歡的談話,是那些雖親密但卻不帶八卦色彩的對話。女王陛下在生活中擁有著區分兩者的直覺,作出正確的選擇,此人的話語就是一個明證。只有那些將健全的心智與正常的常識完美的結合的人方能做到這點。在談話這一問題上,關於如何區分八卦的界限,甚是模糊。這並非一個簡單的聽到什麽與說了什麽的問題,而是聽誰說與對誰說的問題。制定一個總體的原則,規定我們不能去談論別人,自以為比他人道德高尚,這是很荒謬的。若是人類對彼此的行為與話語都不感興趣,那麽很難定奪他們所要說的話語。認為每個人都不應在朋友背後進行討論,或是不能說一些在朋友前不敢說的話,而給出的道理卻是:無論真相讓人愉悅或是苦澀,都最好讓他們知道。這樣的說法同樣是毫無道理的。這個問題最大的難處在於,所有人都會去做或去說一些本不應該去做或去說的事情,抑或一些讓自己之後感到羞恥的事情,一些我們不希望他人就此形成不良印象的事情。另一個很實在的問題,就是很多事情可以大方地說,而很多則不該一味地重覆。因為有些聽者天生就容易嘴漏。這些人可能聽到一些原本私密的事情,雖然他們沒有勢必要講出來的欲望。但是每個人都喜…See More
Jan 1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7)

藝術就是人生?我的一位老朋友與我一樣都是作家,但我們的創作觀點大相徑庭。我們時常會討論寫作的苦與樂。之所以說苦與樂,要看你是否順著他的意。我們沒怎麽討論寫作的工具或是習慣,無論是鉛筆或是鋼筆,坐在桌子前或是趴在長椅上,這其實都關系不大。我們討論的是寫作的技巧,或者說是寫作的藝術。他總是得出這樣的結論,即我只是一位“工匠”式作家,而他則是一位純粹的藝術家;又或者,我只是一位“業余者”,而他則是“專業人士”。對於他這樣的結論,我不敢認同。當然,他會告訴我一些貌似讓人震驚的事實。比如,在他寫作之前,腦海中已有了極為詳盡的計劃,他清楚每一頁應該寫什麽內容,甚至細化到了每一行的字數上。當然,我在寫作時也會有一個大概的輪廓,但在下筆之前,我不敢確定某一部分大約會占據多少篇幅。當我說出這樣的想法時,他露出不屑的笑容。他語氣堅決地說,這樣的說法就好比一位雕刻家在雕琢塑像時,說自己不知道塑像手腳的比例該多大,是否一條腿應比另一條長一倍。對此,我的回答與林肯總統的回答是相類似的——當軍隊參謀在討論著一位最優秀士兵的身材比例時,其中一人問:“那他的腳應該多長呢?”林肯總統回答說:“我想,腳的長度至少應該夠他…See More
Jan 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6)

迷信就是封建?我還記得小時候坐在一列“勤奮”號火車上,沿著諾曼底一條地勢較高的鐵軌行駛的情景,那一年應該是1879年吧。我看到一片開闊的鄉村景色:蒼綠的田野,樹木環繞的農場,一幢幢白色房子組成的村落錯落有致。坐在我旁邊的是威斯科特,時任劍橋大學教授,他與我們一起在暑期度假。他身穿黑色的衣服,略顯粗糙,頭發有點灰白,戴著柔軟的帽子,看上去精神矍鑠,肩上披著從不更換的灰色方格的方形披巾,手裏拿著普通的寫生畫紙。他靜靜地坐在位置上,身體微彎,雙唇緊閉,雙眉緊蹙,雙眼炯炯地望著窗外飛馳的風景。他不時脫帽,似乎在向什麽東西致敬。我觀察了他很久,最後問他為什麽要頻繁地脫帽子。他震驚了一下,露出疲倦的笑容,接著他紅著臉說:“向那些喜鵲致敬!”的確,在鄉村一帶真的能看到不少喜鵲。有時,兩三只喜鵲身子穩穩地站立,表情自若,倏忽飛到附近雜木林的巢穴裏,長長的尾巴在空中愉快地舒展。沈默了一下,威斯科特接著說:“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就養成了這個愚蠢的習慣。每當看到喜鵲,就忍不住致敬,那裏還有一只!”說著,他又脫下了帽子。我時常回想起過往一些美好的情景。其實,很多像威斯科特教授所說的天真“羞愧感”的情感,都可以歸…See More
Jan 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5)

誰說地球應該全部是綠色的?我覺得,其實,世人將美的標準定義視為一件過於正式的事情了。我們不害怕也不恥於反對別人的觀點,而是從未想過改變年輕時對美所下的定義,抑或我們根本就沒有認真地觀察事物,對美提不起興趣。因為上文提到的這些原因,或是一些沒有說服力的借口,我們只是沈寂溫順地生活著,沒想過要進行任何嘗試,只是沈湎於往日的思維習慣中。我認為在這個議題上,前後矛盾恰是美德高尚的體現。我的意思是,在掌握了充分的證據之後,可以去改變自己原先觀念,並且將努力獲得全新的觀點視為一種真正的責任,不時地思考他人的觀點,審視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有所把握,或是他人的觀點是否在自己的心靈中生根發芽,抑或只是悶在腦海裏,就像插在花瓶裏的鮮花。但是,羅斯金公然反對所有工廠與鑄造廠的建築。這些消耗大量勞動力的地方,聳立著高高的煙囪,升騰起滾滾的濃煙。一般英國人都想當然地將這些建築視為醜陋的。我以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想法。工廠巨大的建築,高聳的煙囪,一排排的窗戶,輪齒交錯發出的吱吱聲響,這些都飽含著真正的威嚴。首先,這些建築毫不偽裝,自然本真,毫不掩飾其所從事生產的工作。也許,這些是臟活,但這些活必須有人來做。因此,這些建…See More
Dec 25,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4)

朋友,你為何緘默了?多年前,我有一位無所不談的好友。我們可以談論書籍、人物趣事、地域風情、事件影響與思想深度等方面的話題。大學畢業之後,他改變了許多。他受到了一些影響——具體的影響,我不便明說。我逐漸意識到,再次遇見他的時候,再也很難與他進行坦率的交流了。我想,他可能是對很多事情抱有一定的成見吧。要是談到某件事情,他會說自己不喜歡八卦;若是某人的名字被提及,他會說此人是他的朋友,所以不想進行評論;若是某個想法被提出來,他會說,顯然這個想法在他眼中是神聖的,不容他對此進行任何討論。他這樣說的時候並沒有顯得語氣唐突,而是相當的謙和。因此,我們的交流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坦誠。但對我來說,談話的樂趣卻完全在於此。可能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會慢慢逝去的吧。我覺得,我們對彼此的尊敬沒有任何改變,我毫無保留地信任他。若是需要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向他提供幫助,一定會盡力地給予滿足。我想,遇到相同的情形,他也會這樣做的。但是,談話、討論與發言的自由隨和的感覺早已不見蹤影,因為害怕觸碰到他的情感與敏感的神經。我說這些,並不是為了說明自己仍保持著一顆開明的心境。我甚至願意準備相信,在此事上,他是處於正確的一方,而…See More
Dec 22,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3)

凡人不能永恒?我坐在大學小禮堂唱詩班的位置上,聆聽一個小男孩站在鍍金的鷹旗下讀經台上,以幼稚的童聲誦讀著教義。大堂裏懸掛著深紅色的帷幕,似將空氣都染上顏色;金黃色的風琴管在帷幕上折射著光。陽光穿透飽經歲月的窗欞玻璃,重重地壓在地上;而精雕的尖頂卻仍是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線的蹤影。身穿白色袈裟的人一排排坐開,不論是專心致志,或是神遊萬裏,都正襟危坐,緘默不語,也許惦掛著身前身後事,回憶著往昔激情的冒險,或是憂傷於所有本該做但卻未做的事情;但我想,他們的這些思緒,無疑會因此處的古色古香而蒙上一層柔美的色彩。這些教義都是如此樸素的箴言!——獻給丈夫、妻子、小孩、主人、仆人、精明或善良之人——希望他們勿要好高騖遠,要享受平實;同時也要去追求高尚與美好的事物,很多舉手投足間難以捕捉的偉大,是最易被漠視的。手中捧著《聖經》,雙眼一行一行橫掃而過。我覺得,沒有比《聖經》中那些傳遞給某些“聖人”的私人信箋或是建議更讓人感動與震撼了:而在他們中,大部分人都只是徒有名字而已!當聖•保羅身陷囹圄,處於不安與逼仄之時寫下的信箋,他是如何也想不到這以後會產生什麽驚天動地的影響!在忠實地給予別人建議之後,他的心就…See More
Dec 8,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2)

廢墟就廢了嗎?我時常會思忖一個問題,即人類從對廢墟建築的沈思中所獲取的快感,到底根源於何處呢?凡人可能會自然地認為,樂於見到某個建築或是教堂——這些給我們帶來歡樂或是虔誠的地方,一些見證著眾多逝去人生,隱逝的榮耀或是幻如青煙的奢華——的殘骸,這裏面必然有某種病態的思緒在作怪。這些殘垣斷壁承載了許多過往的希冀、情感與歡樂,還有數不盡的恐懼與悲傷!我竊以為,這些地方的魅力之一,就是某種“過往美好卻被糟蹋的事物”的那份魅力,感覺到生命的歡樂,勇敢無懼的念頭,宏大的向往。而眼前的一切又是那麽的簡單,彌漫著難以言喻的哀傷,往昔這裏所遭受的苦難,仿佛滑進了無盡黑暗的淵藪,牢牢緊閉著。也許,這就是那些歷經人生風雨或是想象豐富之人,站在這些古代廢墟之前的感慨吧。當夏日的陽光拂在爬滿常青藤的山墻與崩塌的拱門之時,有一種萬物皆靜與從容之感。此刻,肉身的死亡或是泛濫的洪水,都不能將之湮沒。原來,廢墟本身也具有如此的美感。我以為,這樣的情感並非古而有之,最早也只可追溯到100年前而已。讓人詫異的是,我們眼前所見到的這些殘垣斷壁,在中世紀的建築者們眼中,是沒有任何上述的哀婉或是沈吟之情的。他們發自內心地希望以新…See More
Nov 30,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栗本慎一郎《布達佩斯的故事——探索現代思想的源流》(12)

之所以說戴薩采用親奧地利政策,因為他利用哈布斯堡家族的權威來壓制其他民族。他自身對奧地利半炫耀、半恫嚇的殺手鐧是奧地利所依賴的匈牙利供應的糧食。他采取的政策代表著當時馬紮爾人的統治階層的無能的排外主義。第一次大戰爆發,匈牙利當然站在奧匈同盟關系的立場上參戰,但是匈牙利控制的國內的塞爾維亞人都站在協約國一邊,羅馬尼亞在1916年8月倒向協約國陣營。1917年7月以後,塞爾維亞人的目標要建立一個不僅將奧匈帝國內的塞爾維亞人還要把現在南斯拉夫北部克羅地亞人、捷克南部的斯洛伐克人在內的南斯拉夫國家。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戰況對德國、奧地利、匈牙利有利,但是到了1917年,各方面的形勢對匈牙利不利起來。於是匈牙利帝國內部各民族自然趁這時機結成反馬紮爾聯盟。戴薩也因此越來越采取嚴厲的高壓政策,奧地利也越來越難以操縱戴薩,因為奧地利本國糧食不足,不得不依賴從匈牙利進口,完全無法駕馭戴薩,所以無法“幹涉”匈牙利的內務。1916年11月登位的奧地利新皇帝卡爾,計劃瓦解部分馬扎爾貴族專制體制,在匈牙利導入普選權制度。匈牙利首相戴薩以停止提供糧食進行威脅,卡爾只能作罷。戴薩成了成功維持匈牙利貴族制度的象征性人…See More
Nov 27,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栗本慎一郎《布達佩斯的故事——探索現代思想的源流》(11)

布達佩斯精神史的序幕前面已經談到考察1910、1920年代匈牙利精神史時,與思想家卡爾•波蘭尼相比,其實,革命家多欽斯卡•伊洛娜與揭開這精神史序幕有更密切的關系。德魯克在《旁觀者的時代》一書中最富有沖擊力的一章《波蘭尼一家》的開頭敘述了多欽斯卡•伊洛娜的一生的軌跡,很遺憾,其中有許多要糾正的謬誤,如他誤把意大利墨索裏尼和南斯拉夫的鐵托也作為受波蘭尼一家思想影響的副產品,所以有必要邊糾正德魯克的誤記,邊揭開20世紀初布達佩斯精神史的序幕。至今人們尚未充分認識到產生許多天才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在20世紀初思想史上的重要性,因此有必要把這些當時的大師的名字一一列舉出來:波拉尼•卡洛伊(卡爾•波蘭尼)、波拉尼•米哈伊(邁克爾•波蘭尼)、音樂家巴爾托克•貝拉、建築家萊希內爾•埃頓、心理學家佛羅倫薩•夏多爾和理學家馮•諾伊曼。這些大師業績都在追求馬紮爾民俗文化積累起來的,都與馬紮爾民俗文化運動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這個群體另外一個特點是,這些追求馬紮爾民俗文化的大師大多是猶太人,卻與排斥周邊少數民族的沙文主義不沾邊。這一特點也表明布達佩斯20世紀初的思想領域的歷史,並不亞於1920年代維也納精神史…See More
Nov 18, 2016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栗本慎一郎《布達佩斯的故事——探索現代思想的源流》(10)

美麗的婦人門——德魯克的回憶1980年5月在東京,德魯克教授用回憶遙遠往事眼神,反覆向我說起伊洛娜是為美女,當場我卻並不在意,聽過算數。那是有兩個原因:其一,我自己也為了把伊洛娜和波蘭尼介紹給日本讀者,曾於伊洛娜有過幾次通信往來,伊洛娜對我在信中表示的那些過分樂觀的想法,多給予嚴厲的批評,鑒於這個前提,說實話,伊洛娜在我頭腦中留下很深的印象:是個“嚴厲的老太太”,沒有聯想成一個妙齡女郎的余地;其二,不僅對伊洛娜,波蘭尼家的每個女性,在德魯克敘述時和筆下都描繪成容姿優雅的美女,所以我認為那是因為這位經營學大師對自己長相太缺乏自信、自卑的緣故,我甚至對他的自尋煩惱有點同情。德魯克在與我談話時,還介紹另外兩個波蘭尼家的女性——卡爾的姐姐拉烏拉及其女兒(卡爾的外甥女)愛娃,連連稱讚她倆是美女,對愛娃的評價是:“是我一生碰到的女子中最美的一位。”本來我對德魯克的頭腦和理論非常看重的,讚同他的理論:不僅因為他的理論不是取悅大眾那種庸俗的東西,而且因為他早期的著作,如《經濟人的終結》(1939年)、《產業人的未來》(1934年)中可以看到他指出市場為主體社會的必然會動搖並提出如何對應的問題,也因為他…See More
Nov 10, 2016

Kaki Bukit's Blog

亞瑟•克里斯托弗•本森《追隨本心:回蕩世紀的劍橋哲思》(13)

Posted on March 21, 2017 at 8:01pm 0 Comments

何必要下決心呢?

1781年,約翰遜博士只還有3年壽命可活的時候,他在一本備忘錄裏寫道:

“8月9日。下午3時。斯特裏特姆的夏日別墅。

內心無數次狠下決心,卻不斷地漠視了。我隱居在這裏,計劃著日後更為勤勉的生活,希望自己能於世更為有用,每天更好地提升自己。在造物主與審判主無限的仁慈前,我謙卑地懇求他們的幫助與支持。

我的目標就是每天投入8個小時到更有意義的工作。

說了以上的願望之後,我希望花6周時間學習意大利語,作為固定的學習任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