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彎柴不彎火

嶺南春早,雖則剛交二月,但木棉樹上早已是花繁葉茂,太陽一探出頭臉,即已把火辣辣的春光普照到這萬物大地。讀書人於是便感嘆日:春光無限,春光無限啊!二月初十,新州城里逢集的日子,一大早,那以十字街口為中心的集市便紅紅火火地開張了。到處是人頭攢動,到處是熙熙攘攘,十里八鄉的人們一大早就把這條不大的街市圍得個水泄不通,人們湧到這里,等著這個人氣最旺的日子撈一筆最好的生意,等著看一茬難得的熱鬧。東邊街口響起一陣銅鑼聲,那是一對父女在玩雜耍。只見那十來歲的小姑娘穿一件大紅緊身衣,雙手抱一抱拳,接著就翻起了跟斗。這邊的掌聲還未平息,那邊的西街口又傳來一陣喝彩聲,那里的一個山東漢子赤著膊,一條寬布帶將腰身紮得碗口粗細,又運一運氣,那鼓實的胸部卻似一只堅硬的石暾。那漢子拿一把閃光的大刀架在胸前,任由一個看熱鬧的人手持大錘朝那刀把上砸去,大錘與刀部的撞擊發出陣陣山崩地裂般的悶響,而那漢子卻依然丁字步站在那里,泰山般紋絲不動。南街一溜擺滿了小吃,有油炸、烹炒,也有水煮,熱氣裹著香氣,排檔上的人流水一般一批去了,又一批流來。這里也是商賈雲集的所在,各種生意都在這里進行。人們就著幾盤小菜,幾杯酒下肚,幾路拳聲劃…See More
22 hours ago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僧璨懺罪

慧可來到江淮之地,江淮之地奇絕的高山為他的藏身提供了最好的場所,於是,慧可往來干司空山和天柱山以及太湖之間。而更多的時間,他居住在司空山的一間臨時搭建的石屋里。站在石屋前的空地上,可以俯瞰遠處的平疇沃野和連綿起伏的群山。當如絮的白雲從他的石屋上空浮遊而過的時候,慧可忽然意識到,他似乎應該結束自達摩祖師以來行無定居的頭陀行,從而在這里為禪的開展辟出一塊專有的基地來。於是,他在石屋後開辟了一塊荒地,他在荒地里種下芋頭和蔬菜,他相信要不了多久,達摩祖師的禪法就會在這里生根開花,從而結出最自然的果實來。…See More
Apr 3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斷臂求法

一個大雪紛飛的季節,又一個寒冷的夜晚過去,達摩終於走出那間幽深的洞窟。四野白茫茫一片。達摩驚奇地發現,在他的洞外,一個雪人屹立於門前的曠野上,細細看去,那是一尊人的軀體,積雪埋沒了他的雙膝,堅硬的冰層包裹著他的周身,透過那片白楊樹林,東方天際一縷初升的陽光斜射到那人的身上,乍一看去,那是一尊晶瑩剔透的銀塔。達摩說:“你是誰,你為什麼一直站在這里?”神光說:“你當然知道,我已經在三年前就把我的心意向您和盤托出了。”達摩又怎能不知道立雪於洞前的人是誰呢。門前的人為河南人氏,俗姓姬,單名光,少年儒生,精通內外法典,後出遊至洛陽龍門香山寺出家,法名僧可。三年前,他來到嵩山,向達摩求法,就像對待其他一切前來求法的人一樣,達摩以他特有的冷漠斷然拒之。然而與其他求法者不同的是,僧可沒有選擇就此走開,而是一直堅守在達摩的洞窟前,直到這個大雪的夜晚。達摩伸手撫去僧可周身的積雪,又敲碎他腿上的堅冰,但他仍然以他特有的冷澳說,真正的佛法是無尚精妙的,非經過如許的磨難和堅韌的努力難以得到。“你,你還是同去吧。”這時,空中一道寒光閃過,隨著神光那柄腰刀的起落,神光的手臂早已從他的軀體中分身而出,殷紅的鮮血噴灑在…See More
Mar 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 拈花與微笑

古老的舍衛國,美麗的祗樹給孤獨園。清晨下過一陣小雨,此時,給孤獨園中鮮花盛開,綠草如菌,到處勃發著生命的氣息。世尊剛剛從定中醒來,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那是一個遙遠的春天,足月懷胎的母後摩耶夫人在回娘家的途中突然感到腹中疼痛,依靠若一棵婆羅雙樹,他的生命誕生了。算來,那該是80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曼陀羅花也是這樣放出醉人的芳香,天空藍得就像是剛剛被人用水洗過一樣。然而,隨著他生命的誕生,母後摩耶夫人卻從此離開了這個人世。然而生命的賜予並沒有帶給他任何歡樂,相反,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他目睹了人世的種種苦難,感受著生老病死的時時逼迫,他幾乎每天都有一種煎熬般的感受。於是,他在19歲那一年終於拋別了愛妻幼子,走出了宮殿,走進一座樹林,過起了苦行僧的生活。6年之後,在一次禪定中夜睹明星,得大唐晤,成為人天師表的釋迦世尊。80年來,他將自己悟得的大道一次次向人們解說,他也被人們尊為佛教的創立者。人們尊稱他為“佛”,覺悟者。璀璨的陽光像尼禪河里的聖水一樣灑在世尊的身上,世尊揉了揉他那雙智慧的眼睛,感覺告訴他,不久他將離別人世,回到他的生命之初。那時候,一團智慧之火將寂滅他的色身肉體,於是,他深邃的…See More
Feb 1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7)

談樂天知命古人有許多說話,早先我自以為能領會其意義,其實所領會的極其粗淺。今年過八旬後,感受時事環境教訓,乃有較深領會於心。此一不同,唯自己心裏明白而已,難以語人。今略記之於左;人之領會於吾言者如何,又將視其在人生實踐上為深為淺而不同焉。例如50年前舊著《東西文化及其哲學》,曾比照“智者不惑,勇者不懼”,指出“仁者不憂”之大可註意,自謂能曉然其意義矣;其實甚淺甚淺。今所悟者乃始與《易•系辭》“樂天知命故不憂”一語若有合焉。樂天知命是根本;仁者不憂根本全在樂天知命。何謂樂天知命?天命二字宜從孟子所雲“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來理解。即:一切是事實的自然演變,沒有什麽超自然的主宰在支配。自然演變有其規律,吾人有的漸漸知道了,有的還不明白。但一切有定數,非雜亂,非偶然。這好像定命論,實則為機械觀與目的觀之合一,與柏格森之創化論相近,不相違。吾人生命與宇宙大自然原是渾一通徹無隔礙的,只為有私意便隔礙了。無私意便無隔礙,任天而動,天理流行,那便是樂天知命了。其坦然不憂者在此。然而亦不是沒有憂,如雲“憂道不憂貧”;其憂也,不礙其樂。憂而不礙其樂者,天理廓然流行無滯故耳。孔子自己說,…See More
Apr 28,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6)

我的信念第一個信念:我覺得每人最初的動機都是好的,人與人都是可以合得來的,都可以相通的。不過同時每一個人亦都有些小的毛病。因人人都有毛病(不過有多少輕重之分),故讓人與人之間,常有不合不通的現象。雖不合不通之事常有,但人在根本上說,向上要好,還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究竟有其可合可通之處。在我們應努力去擴大此可相通相合之點,與天下人作朋友,而不與人隔閡分家。這是我第一個信念。我總是相信人,我總覺得天下無不可合作之人,我始終抱定這信念而向前邁進,毫不猶疑!第二個信念:我覺得一切的不同都是相對的,比較的。換言之,即一切的不同都是大同小異。自其異者而觀之,則無往而不異;自其同者而觀之,則實亦無何大不同。所以彼此縱有不同,不必看成絕對鴻溝之分。更進一步說,即不同,其實亦不要緊,天下事每每相反而實相成。章行嚴先生因墨子有尚同之說,故標尚異之說,以為要歡迎異的,要異才好。我們在見解主張上不必太狹隘、固執;要能“寬以居之”,方能將各方面容納進去。如果對於方向路子拿得很狹隘,往前去作,難得開展。所以我於異同之見不大計較。此原則,我運用亦有時失敗,不過那只是安排得不恰當;我現在唯有盼望我更智慧一點,不再蹈…See More
Apr 27,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5)

我之人生觀如是廣西省立二中留京學會同人以其學會會刊《友聲雜志》覆行出版,向我索幾句贈言,我沒有多少可說的話,我只能直攄我當下胸臆之所有者以奉答。我不曉得我為什麽看到旁人積極的有所作為,有那一種奮勉向前的樣子,我總起一種欣喜、高興、歡迎、讚成的心理。我不曉得我為什麽看到旁人有一種社會的行誼——就是大家集合團結起來,有那一種同心協力的樣子,我總起一種欣喜、高興、歡迎、讚成的心理。我對於二中學會同人,有這種學會的組織,和努力辦一種雜志,為我們沈悶閉塞的廣西作一點啟牖的工夫,沒有許多意思可說,還只是這一種不曉得為什麽的欣喜、高興、歡迎、讚成的心理罷了!這種奮勉向前的情事是我們在人類社會中隨在可見的——或於一個人或於一團體。這種同心協力的情事也是我們在人類社會中隨在可見的——小而夫婦朋友之間,大而至於國家世界。便是我所謂不曉得為什麽對此類情事便欣喜、高興、歡迎、讚成的心理初非我所獨有,而也是隨在可見,人心之所同然的。我想大約在有史以前一直到現在恐怕常常是這般的,在大地之上恐怕到處都是這般的。只不曉得這般的到底是為什麽?有人說,這是因為人類要圖謀他的生活所以如此,至於那同心協力的心理、奮勉向前的心…See More
Apr 26,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4)

我的生活實情我自己行動多悔,差不多幾十年來總是這樣子。所謂心安理得者,在我心中很不容易繼續,即很不容易比較沒有問題,不後悔。這有兩層原因:自己從小時起,要強,不同流俗的意氣盛,這種意氣支配了自己,就容易有悔有悟。反過來說,如一個平常流俗的人也許沒有這樣多的問題。這是一層。還有一層,就是時代正當到大轉變,入於紛亂,無正軌可循,無路子可走。碰到這時代,很難作到平穩,若真是能作到常常心安理得,怡然理順,必然是內裏面生命力很強,功夫作到很高的程度。我既是那樣一個人,所遭遇的又是這樣一個時代,故很難沒有問題;而同時心中自己對自己有問題,所以力量不大,因為許多力量都耗費在自己身上也。故一種奮爽有力的生活不能長,只是一陣而已。本來在這時代、在這世界,所需要的是對大局有判斷,對自己生活能奮爽有力,而我生活上的奮爽有力卻不能長,心中常常是徘徊遊移。可說情緒方面不安。從恨前一件小的事情可以作例。就是我到廣州去不去,在心中都不能爽快的決定。這就是不行,都是心中有毛病,沒有力量。在不能爽快的決定時,即事後容易追悔的一個預兆。這件事情——到廣州去——是一件小的事情,但還有比這更小的事情,譬如在一天中做什麽事,或…See More
Apr 25,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3)

我自己的長短我的長處,歸結言之,可有兩點:一點為好學深思,思想深刻;一點則為不肯茍同於人。至於短處,不能用一句話說出來,大概說來就是自己不會調理自己、運用自己。頭腦好像一條長的繩索,發揮放射出去,就收不回來,如我之好犯失眠癥即其顯證。要治此病,我自己也有一個方法,就是“誠”。大家或許也看出我是一片真誠;不過,實在說來,也在某一些地方上的念頭不單純。意思多就是不誠。不誠,則自己全副生命不能凝集於一處。意思紛歧,念頭就拴不住,仍然是不由自主的在活動。在表面上似是自己能管理自己,旁人也看我是如此,如吃苦耐勞,屏絕嗜好,食色都很淡泊,其實這都是自己在勉強自己,勉強就等於以一個我管理一個我。他不是整個生命力的偉大活潑,就是不誠、不真切,這是不對的。我自己很知道生命力要是活潑的整個的才對,可是老是做不到。別人看我像是很好,其實內裏也有毛病。求到而做不到,這在我的確很苦,所以我求師求友之念極切,常想如何得遇哲人救我一下。孔子,是千載不遇的;就是遇到陽明先生及其弟子來教導我一下也好。我如果遇到,就把全生命交給他,要我如何我便如何。但這樣的人在現在人類社會中仿佛沒有,也或許是我求師求友之念不很真切吧?大…See More
Apr 23,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2)

無反省則無領略現在秋意漸深。四時皆能激發人:春使人活潑高興;夏使人盛大;秋冬各有意思。我覺得秋天的意思最深,讓人起許多感想,在心裏動,而意味甚含蓄。不似其余節氣或過於發露,或過於嚴刻。我覺得在秋天很易使人反省,使人動人生感慨。人在世上生活,如無人生的反省,則其一生就活得太粗淺,太無味了。無反省則無領略。秋天恰是一年發舒的氣往回收,最能啟人反省人生,而富感動的時候。但念頭要轉,感情要平。心平下來,平就對了。越落得對,其意味越深長;意味越深長越是對。我在秋天夜裏醒時,心裏感慨最多。每當微風吹動,身感薄涼的時候,感想之多,有如泉湧。可是最後歸結,還是在人生的勉勵上,仿佛是感觸一番,還是收拾收拾往前走。我夙短於文學,但很知道文學就是對人生要有最大的領略與認識;他是與哲學相輔而行的。人人都應當受一點文學教育。這即是說人人都應當領略人生。心粗的人也當讓他反省反省人生。也當讓他有許多感想起來。當他在種種不同形式中生活時,如:四時、家庭、作客、作學生、當軍人、一聚一散等等,都應使他反省其生活,領略其生活。這種感想的啟發都是幫助人生向上的。批評胡適之先生的人生態度並述我自己的人生態度這個題目似乎於禮敬上…See More
Apr 22,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1)

生命的歧途昨日閱某生日記云:“人生有三件事,革命、文學與醇酒婦人,三者得一,亦算值得;三者茍能兼而有之,則人生之願足矣。”又雲:“古人言人生有三不朽:立功、立言、立德;立德乃因以前中國無敵國外患,大家閑散,才來講這鳥事!”這話在從前的人聽到,會要生氣;如何會將立德看為鳥事?在我們則可以原諒他,而加以分析,指出他的錯誤。古人之立功立言立德,只許在其人一生之後由別人來說;不是一個人打算自己將要去立功或立言或立德。如自己考慮要去立功,功定不成;考慮要去立言,言亦必不能立;考慮要去立德,則更成為虛偽。凡有意要去立功、立言、立德,都是不行的。某生把立德看成這樣,那當然只是個裝模作樣而已;所以他加以藐視而生反感,謂之鳥事。於此我要告訴大家一句話,人生是靠趣味的。對於什麽事情無親切意思,無深厚興趣,則這件事一定幹不下去。如我從事鄉村運動,若沒有親切的意思與深厚的興趣,而只想著要立德、立功,那簡直是笑話,而且一定幹不下去。立功之人,在他自己不知是立功,到末了由人家看他是立功而已。如有人誤解立功立言立德之說,而自己先打算要去立功立言立德,這是被古人所騙;非古人騙他,而是他自己騙了自己。再如我現在不續娶,…See More
Apr 19,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10)

人都會自己去走對的路我相信凡是人都是會自己去走對的路的,所有的不對都在“我一定要怎麽樣怎麽樣”。這就是說,有些人想借某種權力去壓下別的意思,推行自己的意見;只信任自己,不信任大家。我以為我們有什麽意思盡管可以陳述;但不應該強眾從我。因為大家本來都是自己能走對的路,如果真要靠我一人去糾正大家,即是已足表明此事之無甚希望。不信任人,是最不對的;人在直覺上都自然會找到對上去。所以知識上人格上的錯處壞處,都是一時的,結果是終久要對的。用強力幹涉,固然錯誤,憂愁這世界要愈弄愈壞,也是錯誤。我信人都是好的,沒有壞的;最好是任聽大家自己去走,自然走對。因此我全無悲觀,總覺得無論如何都對。我從來未曾反對過誰的說話。同我極不對的話,都任憑去說,說了有好處的,因為經過了這一步,便可以順次去走下一步。人都是要求善求真的,並且他都有求得到善和真的可能。這話看似平常,實甚重要。許多老先生們看著現在的局面覺很可悲,就是不信人類是這樣的,實在也就是不信自己了。佛學家多說,任人去走他的路,一定不對;應該教人走佛的路。我覺得人是自然會走到佛的路上去的,不必教他;如其不然,寧願舍佛就人。還有許多宗教家也都如他們那樣說;又…See More
Apr 17,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9)

一個人的生活生活是最普泛最尋常的事,草木也生活,鳥獸也生活,小孩子瘋顛白癡諸般神經病者也生活。他們的生活都很容易——並不是說他們很容易生存,是說他們生活的時候很沒什麽疑難。因為什麽沒有疑難?因為他們的生活是用不著拿意思去處理的,若是一個人的生活就難得很。他是一個人,你是一個人,我是一個人,我們都是一個人,不是不是人,不是一個以上兩個三個的人,也不是一個以下大半個小半個的人。倘然是一個人,這很難很難處理的事就加在了我們的頭上,擺在了我們的面前:我怎麽樣去生活?我怎樣去生活?倘然我沒有打好主意,我一步都走不了。我應當到大學來作教習不應當?很是疑問。豈但如此,我今天的飯應當吃不應當吃?很是疑問。我的眼應當睜開看天看地不應當?很是疑問。並不是不成問題。我看見一位伍觀淇先生,他說總沒有打好了這個主意,不知道哪個主意好?一旦得到了這個主意,即或是要他拿刀殺人,他就去拿刀見人便殺,決不遲疑。現在最苦的事只為沒打好這主意。伍先生的精神我們實在佩服。我願意大家,我尤願意我們少年,都像伍先生這個樣子:第一是打主意,第二是打了主意就去行。我大聲告我少年道:切莫走閉眼路!但是伍先生要我們給他一個主意,我們沒有…See More
Apr 14,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8)

道德為人生藝術普通人對於道德容易誤會是拘謹的、枯燥無趣味的、格外的或較高遠的,仿佛在日常生活之外的一件事情。按道德可從兩方面去說明:一面是從社會學方面去說明,一面是從人生方面去說明。現在我從人生方面來說明。上次所說的普通人對於道德的三點誤會,由於他對道德沒有認識使然;否則,便不會有這種誤會。道德是什麽?即是生命的和諧,也就是人生的藝術。所謂生命的和諧,即人生生理心理——知、情、意——的和諧;同時,亦是我的生命與社會其他的人的生命的和諧。所謂人生的藝術,就是會讓生命和諧,會作人,作得痛快漂亮。凡是一個人在他生命某一點上,值得旁人看見佩服、點頭、崇拜及感動的,就因他在這個地方,生命流露精彩,這與寫字畫畫唱戲作詩作文等作到好處差不多。不過,在不學之人,其可歌可泣之事,從生命自然而有,並未於此講求。然在儒家則與普通人不同,他註意講求人生藝術。儒家聖人讓你會要在他整個生活舉凡一顰一笑一呼吸之間,都感動佩服,而從他使你的生命受到影響變化。以下再來分疏誤會。說到以拘謹,守規矩為道德,記起我和印度太戈爾的一段談話。在民國十三年時,太戈爾先生到中國來,許多朋友要我與他談話,我本也有話想同他談,但因訪他的…See More
Apr 12,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7)

一般人對道德的三種誤解按我的解釋,道德就是生命的和諧。普通一般人對道德有三種不同的誤解:(一)認道德是拘謹的。拘謹都是牽就外邊,照顧外邊,求外邊不出亂子,不遭人非議,這很與鄉願接近。所謂道德,並不是拘謹;道德是一種力量,沒有力量不成道德。道德是生命的精彩,生命發光的地方,生命動人的地方,讓人看著很痛快、很舒服的地方,這是很明白的。我們的行動背後,都有感情與意志的存在(或者說都有情感要求在內)。情感要求越直接,越有力量;情感要求越深細,越有味道。反過來說,雖然有要求,可是很迂緩,很間接,這樣行動就沒有力量,沒有光彩。還有,情感要求雖然是直接,可是很粗,也沒有味道。(二)認道德是枯燥的。普通人看道德是枯燥的,仿佛很難有趣味。這是不對的。道德本身就是有趣昧的。所以說:“德者得也”;凡有道之士,都能有以自得——人生不能無趣味,沒趣味就不能活下去。人之趣味高下,即其人格之高下——人格高下,從其趣昧高下之不同而來;可是,都同樣靠趣味,離趣味都不能生活。道德是最深最永的趣味,因為道德乃是生命的和諧,也就是人生的藝術。所謂生命的和諧,即人生生理心理——知、情、意——的和諧;同時亦是我的生命與社會其他的…See More
Apr 10, 2017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梁漱溟《我的人生哲學》(6)

談生命與向上創造談到向上創造,必先明白生命。生命是怎樣一回事呢?在這裏且先說:生命和生活是否有個分別?生命與生活,在我說實際上是純然一回事;不過為說話方便計,每好將這件事打成兩截。所謂兩截,就是,一為體,一為用。其實這只是勉強的分法,譬如以動言之,離開動力便沒有活動;離開活動就沒有動力,本是一回事。宇宙之所表現者雖紛繁萬狀,其實即體即用,也只是一回事,並非另有本體。猶如說:我連續不斷的生活,就是“我”;不能將“我”與連續不斷的生活分為二。生命與生活只是字樣不同,一為表體,一為表用而已。“生”與“活”二字,意義相同,生即活,活亦即生。唯“生”“活”與“動”則有別。車輪轉,“動”也,但不能謂之“生”或“活”。所謂“生活”者,就是自動的意思;自動就是偶然。偶然就是不期然的,非必然的,說不出為什麽而然。自動即從此開端動起——為第一動,不能更追問其所由然;再問則唯是許多外緣矣。生命是什麽?就是活的相續。“活”就是“向上創造”。向上就是有類於自己自動地振作,就是“活”;“活”之來源,則不可知。如詩文書畫,興來從事,則覺特別靈活有神,此實莫名其所以然。特別靈活就是指著最大的向上創造,最少機械性。雖然…See More
Apr 5, 2017

Kaki Bukit's Blog

黃復彩《禪的故事》彎柴不彎火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5:04pm 0 Comments

嶺南春早,雖則剛交二月,但木棉樹上早已是花繁葉茂,太陽一探出頭臉,即已把火辣辣的春光普照到這萬物大地。讀書人於是便感嘆日:春光無限,春光無限啊!

二月初十,新州城里逢集的日子,一大早,那以十字街口為中心的集市便紅紅火火地開張了。到處是人頭攢動,到處是熙熙攘攘,十里八鄉的人們一大早就把這條不大的街市圍得個水泄不通,人們湧到這里,等著這個人氣最旺的日子撈一筆最好的生意,等著看一茬難得的熱鬧。…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 拈花與微笑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4:51pm 0 Comments

古老的舍衛國,美麗的祗樹給孤獨園。

清晨下過一陣小雨,此時,給孤獨園中鮮花盛開,綠草如菌,到處勃發著生命的氣息。

世尊剛剛從定中醒來,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那是一個遙遠的春天,足月懷胎的母後摩耶夫人在回娘家的途中突然感到腹中疼痛,依靠若一棵婆羅雙樹,他的生命誕生了。算來,那該是80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曼陀羅花也是這樣放出醉人的芳香,天空藍得就像是剛剛被人用水洗過一樣。然而,隨著他生命的誕生,母後摩耶夫人卻從此離開了這個人世。…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僧璨懺罪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4:30pm 0 Comments

慧可來到江淮之地,江淮之地奇絕的高山為他的藏身提供了最好的場所,於是,慧可往來干司空山和天柱山以及太湖之間。而更多的時間,他居住在司空山的一間臨時搭建的石屋里。站在石屋前的空地上,可以俯瞰遠處的平疇沃野和連綿起伏的群山。當如絮的白雲從他的石屋上空浮遊而過的時候,慧可忽然意識到,他似乎應該結束自達摩祖師以來行無定居的頭陀行,從而在這里為禪的開展辟出一塊專有的基地來。於是,他在石屋後開辟了一塊荒地,他在荒地里種下芋頭和蔬菜,他相信要不了多久,達摩祖師的禪法就會在這里生根開花,從而結出最自然的果實來。 在這座峭拔的山頭上,很少會有人前來問津,偶爾會有一兩個人爬上山來,他們多半是附近的藥農或是當地的獵戶,看著慧可在那座石屋中長時間地打坐,他們會覺得,這是一個頭腦有毛病的人,要不然,一個人怎麼會那樣長時間地一動也不動地坐在一個地方呢?有時候,他們會看到慧可在門前的菜地里勞作,藥農們會走上前去與慧可搭訕。…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斷臂求法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4:30pm 0 Comments

一個大雪紛飛的季節,又一個寒冷的夜晚過去,達摩終於走出那間幽深的洞窟。四野白茫茫一片。達摩驚奇地發現,在他的洞外,一個雪人屹立於門前的曠野上,細細看去,那是一尊人的軀體,積雪埋沒了他的雙膝,堅硬的冰層包裹著他的周身,透過那片白楊樹林,東方天際一縷初升的陽光斜射到那人的身上,乍一看去,那是一尊晶瑩剔透的銀塔。

達摩說:“你是誰,你為什麼一直站在這里?”

神光說:“你當然知道,我已經在三年前就把我的心意向您和盤托出了。”

達摩又怎能不知道立雪於洞前的人是誰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