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uu
  • Male
  • Indahpura,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yu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Copil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Taklamakan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Kaki Bukit
  • Virunga
  • écriture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Suyu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yuu'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What It Means to Be a Moral Human Being, and Her Advice to Writers “Love words, agonize over sentences.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 world.”Susan Sontag (January 16, 1933–December 28, 2004) spent a lifetime contemplating the role of writing in both the inner world of the writer and outer universe of readers, which we call culture —…See More
Thursday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南國的夢(下)

我睜開眼睛,望著陰暗的空間,我想到今天聽見人談起的這個朋友的痔瘡和虱子的事。兩年前他穿著翻領襯衫的姿態在黑暗中出現了。這兩年間一個人的大量犧牲和工作成績折磨著我。我拿我自己的生活跟他的相比。我終於不能忍受這寂寞,我要出去走走。我翻身站起來,無意間一腳踏滅了蚊香,發出了聲音,把睡在對面帆布床上的他驚醒了。“你做什麽?還沒有睡?”他含糊地問道。“我悶得很,”我煩躁地回答。“你太空閑了,”他夢囈似地說了這一句,以後就沒有聲音了。我再說話也聽不見他的回答。的確比起他來我太空閑了,也許太舒服了罷。但是難道他就比我有著更多的責任?這是苦惱著我的問題。我在這間房里和他同住了一個多星期,看慣了他怎樣排遣日子。我離開他的時候,他依戀地對我說,希望我將來還能夠再去。他又說:“倘使學校還能夠存在的話,你下次給我們帶點書來罷。”在汽車中我和那個陪伴我的朋友談起“耶穌”,那個朋友擔心著他的健康,說起他每次大便後總要躺一兩個鐘點才能夠做事的話。我把那個朋友的每一個字都記在心上,我說我要和另一些朋友想一個妥當的辦法。我的辦法並沒有用。但是我卻不曾忘記朋友的囑咐,為那個學校的圖書館捐了兩箱書去。學校雖然還處在風雨飄搖…See More
Aug 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南國的夢(上)

一個星期來許多報紙上關於鼓浪嶼的記載使我想起一些事情,我好久不曾聽見那個地名了,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它。這半年來我忘記了許多事情,我也做過不少的噩夢。在夢里我不斷地掙扎,我和一切束縛我的身體的東西戰斗。夢魘常常壓得我不能夠動彈。我覺得窒悶。最近一連三四個月,我就做著悶得人透不過氣來的夢。……鼓浪嶼這個地名突然沖破夢的網出現了。它攪動了窒悶的空氣。……我現在記起那個日光岩下的島嶼,我記起一些那里的景象和住在那里的朋友。我記起我從前常常說到的“南國的夢”。我第一次去鼓浪嶼,是在一九三○年的秋天。當時和我同去的那位朋友今天正在西北的乾燥的空氣里,聽著風沙的聲音,他大概不會回憶南國的夢景罷。但是去年年底在桂林城外一個古老的房間里,對著一盞陰暗的煤油燈,我們還暢談著八九年前令人興奮的旅行。我們也談到廈門酒店三樓的臨海的房間。當時我和那位朋友就住在這個房間里。白天我們到外面去,傍晚約了另外兩三個朋友來。我們站在露臺上,我靠著欄桿,和朋友們談論改造社會的雄圖。這個窄小的房間似乎容不下幾個年輕的人和幾顆年輕的心。我的頭總是向著外面。窗下展開一片黑暗的海水。水上閃動著燈光,飄蕩著小船。頭上是一天燦爛的明星…See More
Jul 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黑土

喬治·布朗德斯在他的《俄羅斯印象記》的末尾寫過這樣的話:黑土,肥沃的土地,新的土地,百谷的土地……給人們心中充滿了悒郁和希望的廣闊無垠的原野……我只記得這兩句,因為它們深深地感動了我。我也知道一些關於黑土的事。我在短篇小說《將軍》里借著中國茶房的嘴說了一個黑土的故事:一個流落在上海的俄國人,常常帶著一個小袋子到咖啡店去,“一個人坐在角落里,要了一杯咖啡,就從袋子里倒出了一些東西……全是土,全是黑土。他把土全倒在桌上,就望著土流眼淚。”他有一次還對那個中國茶房說:“這是俄羅斯母親的黑土。”這是真實的故事,我在巴黎聽見一個朋友對我講過。他在那里一家白俄的咖啡店里看見這個可感動的情景。我以後也在一部法國影片里見到和這類似的場面。對著黑土垂淚,這不僅是普通懷鄉病的表現,這里面應該含著深的悒郁和希望。我每次想起黑土的故事,我就仿佛看見:那黑土一粒一粒、一堆一堆地在眼前伸展出去,成了一片無垠的大草原,沈默的,堅強的,連續不斷的,孕育著一切的,在那上面動著無數的黑影,沈默的,堅強的,勞苦的……這幻景我後來也寫在小說《將軍》里面了。我不是農人,但是我也有對土地的深愛;我沒有見過俄羅斯黑土,不過我也能了…See More
Jul 1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徐志摩《濃得化不開》(香港篇)

廉楓到了香港,他見的九龍是幾條盤錯的運貨車的淺軌,似乎有頭有尾,有中段,也似乎有隱現的爪牙,甚至在火車頭穿度那柵門時似乎有迷漫的雲氣。中原的念頭,雖則有廣九車站上高標的大鐘的暗示,當然是不能在九龍的雲氣中幸存。這在事實上也省了許多無謂的感慨。因此眼看著對岸,屋宇像櫻花似盛開著的一座山頭,如同對著希望的化身,竟然欣欣的上了渡船,從妖龍的脊背上過渡到希望的化身去。富庶,真富庶,從街角上的水果攤看到中環乃至上環大街的珠寶店;從懸掛得如同Banyon樹一般繁衍的臘食及海味鋪看到穿著定闊花邊艷色新裝走街的粵女;從石子街的花市看到飯店門口陳列著“時鮮”的花貍金錢豹以及在渾水盂內倦臥著的海狗魚,唯一的印象是一個不容分析的印象:濃密,琳瑯。  …See More
Jul 1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徐志摩·濃得化不開(星加坡篇)

大雨點打上芭蕉有銅盤的聲音,怪。“紅心蕉”,多美的字面,紅得濃得好。要紅,要熱,要烈,就得濃,濃得化不開,樹膠似的才有意思,“我的心像芭蕉的心,紅……” 不成! “緊緊的卷著,我的紅濃的芭蕉的心……”更不成。趁早別再謅什麼詩了。自然的變化,只要你有眼,隨時隨地都是絕妙的詩。                                                                                      (老新加坡…See More
Jun 21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劉奇:鄉村旅遊:中國農民的第三次創業(下)

農耕文明時代我國已出現鄉村旅遊行為和鄉村旅遊現象。孔子最高興的事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論語·先進篇》第26),這是鄉村旅遊的暢快。劉邦當了十二年皇帝後,於公元前195年10月回鄉住了20多天,寫出名詩,“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這是鄉村遊的顯擺。謝靈運開山水詩派,“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是他的名句。後人便有了“樂山登萬仞,愛水泛千舟”的跟風潮。足跡踏遍名山秀水成了那個時代的時髦。李白“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這是對醇厚鄉風、熱情鄉民的深情謳歌,這是對“十里桃花、萬家酒店”的深情寄語。孟浩然“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這是準備做農家樂的回頭客。杜牧“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這是交通通訊不發達時代尋找農家樂的“定格照”。王維“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這是對暮色初上的山村妙景的細細品味。唐代的終南捷徑,其實也是去山村隱居體驗休閑觀光的樂趣。然後見機結識名人,通過名人舉薦走進上流社會。遊歷隱居鄉野變成了名…See More
Jun 17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劉奇:鄉村旅遊:中國農民的第三次創業(上)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民第一次創業是發展鄉鎮企業,第二次創業是進城務工經商,第三次創業則是近幾年蓬勃興起的鄉村旅遊。一、第三次創業與前兩次創業比較(1)發展鄉鎮企業的第一次創業與鄉村旅遊創業比較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農民在土地承包後家庭能量得到充分釋放,溫飽問題很快解決後,手里有了余錢,他們就開始經商辦廠,“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鄉鎮企業勃發,形成一個個專業戶、專業村、專業片、專業市場,一度占據中國GDP的半壁江山。 鄉鎮企業的興旺發達,推進了城市國企改革,從而確立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地位,鄉鎮企業的功績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功不可沒,但其局限性也顯而易見,當年辦鄉鎮企業與今天搞鄉村旅遊二者優劣凸顯。                      …See More
May 2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歐大旭·中國給馬來西亞帶來“文化革命”

吉隆坡——馬來西亞流行歌星茜拉·阿姆紮(Shila…See More
May 27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6)

整個中國的現實的困境讓其中每一個人感到壓力,不管他是在鄉間還是城市。這種困境的壓力也許並不是像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那種政治的壓力,也不同於八九十年代的經濟的壓力,這種壓力更來自於整個民族在既定的軌道上,已形成的僵化的思維和秩序……結語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也許就在這個時代迎來真正的持久的轉變。鄉土中國帶著渾身散發的“土氣息,泥滋味”,跌跌撞撞地進入地球村,在沒有商量余地的世界范圍內,改造著自身。從千年的源頭一直到如今,鄉土中國在嬗變中求得生存,只是近現代的生存環境和視野擴展到整個地球,各個不同的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在人類的現代化道路上受到檢驗。而“現代化”這一道路仍然是未知之途,沒有人能預知在一擁而上的“現代化”道路上,人類在其中將迎來技術高度發達帶來的毀滅還是繁華。然而面對歷史,你又能否定那些或蒙昧或清醒,或憤怒或麻木,或功利或聖潔的個體之生存印跡嗎?一切偉大的工程終究要歸結到這個工程中的每一個人。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孕育了這麽多生存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在敘述事件、梳理歷史時,我無法忘記他們在這個時代的這角地域上的每一次掙紮,每一次吶喊,每一次無力的眼神,每一次仿徨的步伐——因為他們畢竟以…See More
May 24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5)

1993年,人們面對一個新的商業秩序的崛起,帶有中國特色的不健全的市場經濟以從未有過的方式調配了中國的社會秩序。在調配的過程中,社會財富的分配決定了人口的流動方向。鄉土中國在這個時候開始真正走上了漫長的現代化道路。執政者也清醒地認識到,中國最大問題就是“三農”。土地上的人們不再遭遇被趕出土地的不幸而是主動逃離鄉土,進入光怪陸離的現代都市。因為他們覺得只有在城市里面,才有可能擺脫貧窮,而擺脫貧窮對於鄉間的人們來說,就是一切了。農民艷羨城市發達的消費文化,進入城市,他們產生了第一次的文化覺醒,這種覺醒不是通過書本,而是通過對鄉間傳統人生的質問,通過對土地的內涵闡釋產生極大的懷疑與絕望;而當城市又無情地割斷他們擁有“根”之情結的鄉土時,他們又為城市的嘈雜、浮躁、隔膜和個人主義而痛苦和恐慌不安。在鄉間形成的人格塑造如何去適應速變的城市?換句話說,日新月異的城市也對鄉村人格消化不良。大批農民進城,他們的後代成為留守兒童,他們的鄉土成為衰老和無力的所在,青壯年紛紛離開土地,進入城市,而後成為商業化的一部分或者說被商業化的一部分。而鄉間兒童在長大後,也注定離開土地——離開資源貧瘠的農村成為那些兒童最…See More
May 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4)

解放區文學的發展模式的在政治的推進下駛上了單向道,強調與配合政治口號則忽視了文學自身規律的探索;強調工農兵方向,“知識階層”作為一個亟需獨立的階層被取消了獨立性,文學降低了文學性的要求,“精英”這個詞語失去了合法性;強調廣大農民“喜聞樂見”的文藝形式,則抹殺了文學作品中理應有的高雅部分。解放區的文藝指導思想《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明確提出了文藝“首先是為工農兵服務”。而所謂的“工農兵方向”完全是個政治概念,它抹殺了知識分子的獨立性和人格尊嚴。如果說在戰爭的強力下,所強調的不得不是集中統一,不容許過多的個人自由,藝術家要消除其自身價值觀中的自由主義傾向,那麽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其文化政策又是怎樣呢?兩個“鄉土”的糾葛自從“救亡”壓倒“啟蒙”,其附帶的不健康因素被繼承在新建立的國家政權之內。“救亡”所帶有的暴力、集權、壓制深深影響了這個國家的文化政策。從“啟蒙”的角度來看,“救亡”被定性為“以農民為主力的革命戰爭”(15),“救亡”壓倒“啟蒙”本質也就是“具有長久傳統的農民小生產者的意識形態和心理結構,不但擠走了原有一點可憐的民主和啟蒙觀念,而且這種農民意識和傳統文化心理結構還自…See More
Apr 26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3)

在文化方面,新文化運動伊始,開辟一個新天地,西方價值觀進入鄉土中國,帶來前所未有的啟蒙沖擊。第一部分說過在進入現代化語境之前,整個中國是鄉土性的。而高舉“民主”與“科學”的先驅者們,自然把啟蒙的對象放到中國最廣大的鄉間。鄉土文學的理論者強調“強烈的地方趣味”正是“世界文學”的重要部分。這促使作家把目光下意識地轉向鄉土中國的廣大農民,書寫與發掘獨特地域文化及其特有的鄉風民俗所蘊含的文化要義。從整體上把握鄉土中國的鄉村文化形態和氣質。也正是在這其中,鄉土文學的啟蒙性才大大的展開。以魯迅為代表的“五四”鄉土小說作家,不論他們自身來自哪一個社會階層,都沒有把“墮落的社會上層”納入啟蒙對象之內,也從來沒有在“肉食者”們身上寄予過什麽希望,凡是隸屬“上層”的人物在“五四”鄉土小說中大都被放置在啟蒙的對立面,並使其顯得鄙俗不堪。“五四”鄉土小說的啟蒙對象有著嚴格的階級界別,它只包含以農民為主體的下層勞動者,也就是魯迅所說的“被損害被侮辱的人們”。鄉土小說的部分作家(以魯迅、茅盾為代表)面對廣大農民身上的痼疾——可恨可悲可憐的愚昧性格和頑冥不化的民族劣根性,而采取文化批判和啟蒙。這一脈的“五四”鄉土小…See More
Apr 1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2)

在政治體制與社會結構上,村落在內陸河岸形成,沿河聚居,進行農業生產,興修水利,需大批人力集結;加之地勢平坦,位置中原之地,無外力頻繁騷擾,亦無海洋貿易往來,人民安土重遷,缺乏自由活力,專制制度容易形成。中央集權封建制度逐步確立。在修築宏大工程的過程中,中央集權專制控制鄉村,壓制個體,層層權力遞加壓迫,而農民恰恰處於鏈條最底層:進行耕作而無地,地主成為其對立面的有產階級,農民無法享受資源,始終處於蒙昧無權勢與資本的狀態——這就塑造了中國千百年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的愁苦表情。然而,更為悲哀和致命的是,在經濟結構上,與宗法封建制相匹配的以農村為載體的自然經濟占據中國兩千年,根深蒂固,使生產力處於靜止狀態,朝代的更替始終處於輪回狀態:一個朝代經過數十年或百年的積累而成的思想結晶或體制試驗,總被下一個朝代砸碎毀滅,而新朝代伊始,一切又是從頭再來。這樣一來,無論是思想文化、政治體制還是社會結構上,中國始終處於輪回狀態。這也解釋了自秦朝帝制以來,中國就已然定形。排斥外界而導致中國成為“異數中的異數”。近現代啟蒙者面對國民,感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無力感,正是對鄉間人物的無奈回應。面對西方的啟蒙…See More
Mar 2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宋尚詩:以鄉土的名義——鄉土中國的這麽多年(1)

中國傳統社會的小農經濟依靠的正是土地。也正是因為有了土的滋養,才有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業,才有了聚村而居、與世無爭的傳統生活,才有了中國人生生不息的傳統文化根源。鄉土社會的本質不是別的,而正是這種“土氣”。前言文章取題“以鄉土的名義”,自然指的是文學以鄉土的名義——闡釋中國最深最廣處的荒涼大地,演繹荒涼大地上最原始最矛盾的風情人物,鉆營風情人物中最蒙昧最質樸的心路歷程。鄉土文學藉以鄉土的名義,飽含感情書寫鄉間生死以及鄉村文化場域中的國民的病態靈魂,極盡全力或用理性精神透析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尋找潛隱的文化病根;或隱匿苦難,用理想主義的筆法營造烏托邦,漸進自然,抒寫出一個鄉間純美的宗法制農村,黃老哲學影響寫作者的慘淡經營。(1)其實,簡單地說,也就是直入鄉土中國腹地,啟蒙其蒙昧處,批判其愚昧處,悲憫其苦難處,痛哀其冷漠處,抒發其浪漫處。然而,在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發展路徑中,這些流脈或漸漸式微,或發展畸形——在下文的敘述中,我們會看到作為社會存在,政治(國家的文化體制、執政黨的文化政策、意識形態)、經濟(市場經濟所產生的商業文化和消費文化、“物化”所帶來的平庸化)、軍事(現代戰爭)以…See More
Mar 1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吳理財:美麗鄉村建設四種模式及比較(下)

3.產業支撐,鄉村經營美麗鄉村建設必須有產業支撐。無論是浙江的永嘉縣、安吉縣還是江蘇南京市的高淳區、江寧區,在美麗鄉村建設的產業發展中都體現了鄉村經營的理念,通過空間改造、資源整合、人文開發,達到美麗鄉村的永續發展。譬如,永嘉縣發揮本地生態、旅遊、“中國長壽之鄉”品牌等資源優勢,大力推進農業“兩區”建設,重點發展現代農業、休閑旅遊業和養生保健產業,促進農村產業發展。在發展現代農業方面,通過土地流轉,積極推進農業招商選資,大力發展觀光農業、效益農業。截至目前,已累計協議利用資金12.88億元,實際到位資金累計2.89億元。開工建設12個農業休閑觀光園項目,其中鶴盛鎮的南陳生態休閑觀光園,總投資1.23億元,占地533.34hm2,雇傭60多名農民,農民靠股份、租金和勞動收入致富,取得經濟效益、社會效益雙豐收;原野園林創意園,依托對接溫州市區的優勢,大力發展現代都市農業,年增加稅收約5000萬元,帶動5000戶農戶發展生態產業。在發展休閑旅遊業方面,圍繞國家5A級旅遊景區和國家級旅遊度假區創建目標,加大金珠瀑文化休閑中心、芙蓉山莊、九丈甸園二期等重大旅遊項目的引進和開發力度,不斷完善旅遊“…See More
Mar 7

Suyuu's Blog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Posted on August 8, 2018 at 10:07pm 0 Comments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What It Means to Be a Moral Human Being, and Her Advice to Writers “Love words, agonize over sentences.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 world.”

Susan Sontag (January 16, 1933–December 28, 2004) spent a lifetime contemplating the role of writing in both the inner world of the writer and outer…

Continue

巴金·南國的夢(下)

Posted on August 8, 2018 at 8:30pm 0 Comments

我睜開眼睛,望著陰暗的空間,我想到今天聽見人談起的這個朋友的痔瘡和虱子的事。兩年前他穿著翻領襯衫的姿態在黑暗中出現了。這兩年間一個人的大量犧牲和工作成績折磨著我。我拿我自己的生活跟他的相比。我終於不能忍受這寂寞,我要出去走走。我翻身站起來,無意間一腳踏滅了蚊香,發出了聲音,把睡在對面帆布床上的他驚醒了。

“你做什麽?還沒有睡?”他含糊地問道。

“我悶得很,”我煩躁地回答。

“你太空閑了,”他夢囈似地說了這一句,以後就沒有聲音了。我再說話也聽不見他的回答。…

Continue

巴金·南國的夢(上)

Posted on June 17, 2018 at 1:00pm 0 Comments

一個星期來許多報紙上關於鼓浪嶼的記載使我想起一些事情,我好久不曾聽見那個地名了,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它。

這半年來我忘記了許多事情,我也做過不少的噩夢。在夢里我不斷地掙扎,我和一切束縛我的身體的東西戰斗。夢魘常常壓得我不能夠動彈。我覺得窒悶。最近一連三四個月,我就做著悶得人透不過氣來的夢。……鼓浪嶼這個地名突然沖破夢的網出現了。它攪動了窒悶的空氣。……我現在記起那個日光岩下的島嶼,我記起一些那里的景象和住在那里的朋友。我記起我從前常常說到的“南國的夢”。…

Continue

巴金·黑土

Posted on June 17, 2018 at 12:46pm 0 Comments

喬治·布朗德斯在他的《俄羅斯印象記》的末尾寫過這樣的話:黑土,肥沃的土地,新的土地,百谷的土地……給人們心中充滿了悒郁和希望的廣闊無垠的原野……我只記得這兩句,因為它們深深地感動了我。我也知道一些關於黑土的事。

我在短篇小說《將軍》里借著中國茶房的嘴說了一個黑土的故事:一個流落在上海的俄國人,常常帶著一個小袋子到咖啡店去,“一個人坐在角落里,要了一杯咖啡,就從袋子里倒出了一些東西……全是土,全是黑土。他把土全倒在桌上,就望著土流眼淚。”他有一次還對那個中國茶房說:“這是俄羅斯母親的黑土。”

這是真實的故事,我在巴黎聽見一個朋友對我講過。他在那里一家白俄的咖啡店里看見這個可感動的情景。我以後也在一部法國影片里見到和這類似的場面。對著黑土垂淚,這不僅是普通懷鄉病的表現,這里面應該含著深的悒郁和希望。…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