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uu
  • Male
  • Indahpura,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yu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Copil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Taklamakan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Kaki Bukit
  • Virunga
  • écriture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Suyu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yuu'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Dec 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8)

觀眾: 我想問思妮,可不可以分享《遙感城市》到台北之後,裡面的歌曲是怎麼置換過來的,包含裡面一直存在的BGM,關於這些音樂的選擇,想請妳分享。 温思妮:…See More
Dec 2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6)

郭亮廷: 對我來說,《其境/他方》裡有個很有趣的角色,他是一個失憶的偵探,所以他必須要自己不斷的錄音,然後他偵辦過的案件,有時候會忘記到底偵辦到哪裡,我覺得這個非常像都市漫遊者的這個身分,我們在都市都是這個樣子,都市的記憶或歷史,我們都有些印象式的記憶,但一下子又消失。關於偵探這個角色,有意思的是,我昨天剛好看了一篇喬治‧歐威爾(George…See More
Nov 27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5)

所以我覺得另外一個問題是,2個小時算是《遙感城市》很長的版本,因為一般是做90-100分鐘,可是台北市是2個小時,以時間長度來說是很長的。他寫了腳本之後,德國那邊還會有戲劇顧問幫他改,我有看到他們在寫那個腳本的時候,旁邊同時就會有戲劇顧問說,我覺得你這邊接這邊不順,然後例如說請問台灣的健保體制跟西方的健保體制是一樣的嗎?這樣寫台詞是make sense的嗎?其實導演就是線上工作,如果我們覺得有問題,我們也會提出來跟他說,我們覺得哪裡有問題,但這其實是他的創作,所以要不要接受是他的事情,像第一天走完,我就跟他說時間太長,而且塞太滿了,我感覺你一直在跳不同的議題,可是台灣觀眾接受跟思考的速度,未必如你之前習慣住的城市那樣,…See More
Nov 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Oct 3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3)

温思妮: 我的確是代表製作上,而不是創作上的角度,所以也沒有辦法正面回答亮廷的問題,不過這個製作一開始就是《遙感柏林》,它的確不是全球化的計畫,一剛開始就只要做《遙感柏林》,做的時候也沒有想到之後,我覺得那個出發點不太一樣,他的確不是說,一開始就去想一個很聰明的東西去全世界巡迴,當然在2013年之前,里米尼紀錄劇團已經有很多的作品在巡演,但因為我不是他們,也沒有辦法代替他們發言,他們有沒有顧慮到這個點,我想講的是,從製作上來說,還有另外一個例子,不知道現場有沒有人看過《北投異托邦》,這個作品是你先預約,然後到北投就可以等到一個預約好的摩托計程車司機,他會載你上北投,它的技術很簡單,司機會載你去七個點,然後你去那七個點掃QR…See More
Oct 27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2)

張吉米: 澳門也沒有去教堂,他去的是一間天主教學校,那整面牆都是天使。吳思鋒: 我還是想確定一下,剛吉米說的人跟人的關係,那個意思是什麼?張吉米: 我說的是,就內容本身而言,因為《其境/他方》所有的線索都有個對象,某個人誰誰誰這樣,每個片段都是人的碎片,我說的那個差別,跟《遙感城市》的對照是,《遙感城市》自己本身就是物,我們一直是在接收物,以及物的關係,因為人工智慧不是人,我們一直在接受物,甚至可能我們就變成它的物。郭亮廷:…See More
Aug 3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1)

TT不和諧開講2017.第六講:一座城市,多重觀看與談: 温思妮(洄遊式創作集負責人、《遙感城市》台北版導演助理) 張吉米(梗劇場負責人) 郭亮廷(自由撰稿人及譯者、中正大學兼任講師) 主持:吳思鋒(表演藝術評論台駐站評論人) 記錄:盧宏文(東華大學華文所碩士生) 圖版提供:台北藝術節、黃思農時間:2017年9月20日 19:00-21: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二樓藝文空間吳思鋒:…See More
Aug 15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MARIA POPOVA·Susan Sontag on Storytelling, What It Means to Be a Moral Human Being, and Her Advice to Writers “Love words, agonize over sentences. And pay attention to the world.”Susan Sontag (January 16, 1933–December 28, 2004) spent a lifetime contemplating the role of writing in both the inner world of the writer and outer universe of readers, which we call culture —…See More
Aug 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南國的夢(下)

我睜開眼睛,望著陰暗的空間,我想到今天聽見人談起的這個朋友的痔瘡和虱子的事。兩年前他穿著翻領襯衫的姿態在黑暗中出現了。這兩年間一個人的大量犧牲和工作成績折磨著我。我拿我自己的生活跟他的相比。我終於不能忍受這寂寞,我要出去走走。我翻身站起來,無意間一腳踏滅了蚊香,發出了聲音,把睡在對面帆布床上的他驚醒了。“你做什麽?還沒有睡?”他含糊地問道。“我悶得很,”我煩躁地回答。“你太空閑了,”他夢囈似地說了這一句,以後就沒有聲音了。我再說話也聽不見他的回答。的確比起他來我太空閑了,也許太舒服了罷。但是難道他就比我有著更多的責任?這是苦惱著我的問題。我在這間房里和他同住了一個多星期,看慣了他怎樣排遣日子。我離開他的時候,他依戀地對我說,希望我將來還能夠再去。他又說:“倘使學校還能夠存在的話,你下次給我們帶點書來罷。”在汽車中我和那個陪伴我的朋友談起“耶穌”,那個朋友擔心著他的健康,說起他每次大便後總要躺一兩個鐘點才能夠做事的話。我把那個朋友的每一個字都記在心上,我說我要和另一些朋友想一個妥當的辦法。我的辦法並沒有用。但是我卻不曾忘記朋友的囑咐,為那個學校的圖書館捐了兩箱書去。學校雖然還處在風雨飄搖…See More
Aug 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南國的夢(上)

一個星期來許多報紙上關於鼓浪嶼的記載使我想起一些事情,我好久不曾聽見那個地名了,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它。這半年來我忘記了許多事情,我也做過不少的噩夢。在夢里我不斷地掙扎,我和一切束縛我的身體的東西戰斗。夢魘常常壓得我不能夠動彈。我覺得窒悶。最近一連三四個月,我就做著悶得人透不過氣來的夢。……鼓浪嶼這個地名突然沖破夢的網出現了。它攪動了窒悶的空氣。……我現在記起那個日光岩下的島嶼,我記起一些那里的景象和住在那里的朋友。我記起我從前常常說到的“南國的夢”。我第一次去鼓浪嶼,是在一九三○年的秋天。當時和我同去的那位朋友今天正在西北的乾燥的空氣里,聽著風沙的聲音,他大概不會回憶南國的夢景罷。但是去年年底在桂林城外一個古老的房間里,對著一盞陰暗的煤油燈,我們還暢談著八九年前令人興奮的旅行。我們也談到廈門酒店三樓的臨海的房間。當時我和那位朋友就住在這個房間里。白天我們到外面去,傍晚約了另外兩三個朋友來。我們站在露臺上,我靠著欄桿,和朋友們談論改造社會的雄圖。這個窄小的房間似乎容不下幾個年輕的人和幾顆年輕的心。我的頭總是向著外面。窗下展開一片黑暗的海水。水上閃動著燈光,飄蕩著小船。頭上是一天燦爛的明星…See More
Jul 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巴金·黑土

喬治·布朗德斯在他的《俄羅斯印象記》的末尾寫過這樣的話:黑土,肥沃的土地,新的土地,百谷的土地……給人們心中充滿了悒郁和希望的廣闊無垠的原野……我只記得這兩句,因為它們深深地感動了我。我也知道一些關於黑土的事。我在短篇小說《將軍》里借著中國茶房的嘴說了一個黑土的故事:一個流落在上海的俄國人,常常帶著一個小袋子到咖啡店去,“一個人坐在角落里,要了一杯咖啡,就從袋子里倒出了一些東西……全是土,全是黑土。他把土全倒在桌上,就望著土流眼淚。”他有一次還對那個中國茶房說:“這是俄羅斯母親的黑土。”這是真實的故事,我在巴黎聽見一個朋友對我講過。他在那里一家白俄的咖啡店里看見這個可感動的情景。我以後也在一部法國影片里見到和這類似的場面。對著黑土垂淚,這不僅是普通懷鄉病的表現,這里面應該含著深的悒郁和希望。我每次想起黑土的故事,我就仿佛看見:那黑土一粒一粒、一堆一堆地在眼前伸展出去,成了一片無垠的大草原,沈默的,堅強的,連續不斷的,孕育著一切的,在那上面動著無數的黑影,沈默的,堅強的,勞苦的……這幻景我後來也寫在小說《將軍》里面了。我不是農人,但是我也有對土地的深愛;我沒有見過俄羅斯黑土,不過我也能了…See More
Jul 1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徐志摩《濃得化不開》(香港篇)

廉楓到了香港,他見的九龍是幾條盤錯的運貨車的淺軌,似乎有頭有尾,有中段,也似乎有隱現的爪牙,甚至在火車頭穿度那柵門時似乎有迷漫的雲氣。中原的念頭,雖則有廣九車站上高標的大鐘的暗示,當然是不能在九龍的雲氣中幸存。這在事實上也省了許多無謂的感慨。因此眼看著對岸,屋宇像櫻花似盛開著的一座山頭,如同對著希望的化身,竟然欣欣的上了渡船,從妖龍的脊背上過渡到希望的化身去。富庶,真富庶,從街角上的水果攤看到中環乃至上環大街的珠寶店;從懸掛得如同Banyon樹一般繁衍的臘食及海味鋪看到穿著定闊花邊艷色新裝走街的粵女;從石子街的花市看到飯店門口陳列著“時鮮”的花貍金錢豹以及在渾水盂內倦臥著的海狗魚,唯一的印象是一個不容分析的印象:濃密,琳瑯。  …See More
Jul 1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徐志摩·濃得化不開(星加坡篇)

大雨點打上芭蕉有銅盤的聲音,怪。“紅心蕉”,多美的字面,紅得濃得好。要紅,要熱,要烈,就得濃,濃得化不開,樹膠似的才有意思,“我的心像芭蕉的心,紅……” 不成! “緊緊的卷著,我的紅濃的芭蕉的心……”更不成。趁早別再謅什麼詩了。自然的變化,只要你有眼,隨時隨地都是絕妙的詩。                                                                                      (老新加坡…See More
Jun 21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劉奇:鄉村旅遊:中國農民的第三次創業(下)

農耕文明時代我國已出現鄉村旅遊行為和鄉村旅遊現象。孔子最高興的事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論語·先進篇》第26),這是鄉村旅遊的暢快。劉邦當了十二年皇帝後,於公元前195年10月回鄉住了20多天,寫出名詩,“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這是鄉村遊的顯擺。謝靈運開山水詩派,“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是他的名句。後人便有了“樂山登萬仞,愛水泛千舟”的跟風潮。足跡踏遍名山秀水成了那個時代的時髦。李白“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這是對醇厚鄉風、熱情鄉民的深情謳歌,這是對“十里桃花、萬家酒店”的深情寄語。孟浩然“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這是準備做農家樂的回頭客。杜牧“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這是交通通訊不發達時代尋找農家樂的“定格照”。王維“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這是對暮色初上的山村妙景的細細品味。唐代的終南捷徑,其實也是去山村隱居體驗休閑觀光的樂趣。然後見機結識名人,通過名人舉薦走進上流社會。遊歷隱居鄉野變成了名…See More
Jun 17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劉奇:鄉村旅遊:中國農民的第三次創業(上)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民第一次創業是發展鄉鎮企業,第二次創業是進城務工經商,第三次創業則是近幾年蓬勃興起的鄉村旅遊。一、第三次創業與前兩次創業比較(1)發展鄉鎮企業的第一次創業與鄉村旅遊創業比較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農民在土地承包後家庭能量得到充分釋放,溫飽問題很快解決後,手里有了余錢,他們就開始經商辦廠,“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鄉鎮企業勃發,形成一個個專業戶、專業村、專業片、專業市場,一度占據中國GDP的半壁江山。 鄉鎮企業的興旺發達,推進了城市國企改革,從而確立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地位,鄉鎮企業的功績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功不可沒,但其局限性也顯而易見,當年辦鄉鎮企業與今天搞鄉村旅遊二者優劣凸顯。                      …See More
May 29

Suyuu's Blog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7)

Posted on December 3, 2018 at 4:02pm 0 Comments

郭亮廷:…



Continue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8)

Posted on November 28, 2018 at 10:06pm 0 Comments

觀眾:



我想問思妮,可不可以分享《遙感城市》到台北之後,裡面的歌曲是怎麼置換過來的,包含裡面一直存在的BGM,關於這些音樂的選擇,想請妳分享。



温思妮:…



Continue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6)

Posted on August 9, 2018 at 9:08pm 0 Comments

郭亮廷:



對我來說,《其境/他方》裡有個很有趣的角色,他是一個失憶的偵探,所以他必須要自己不斷的錄音,然後他偵辦過的案件,有時候會忘記到底偵辦到哪裡,我覺得這個非常像都市漫遊者的這個身分,我們在都市都是這個樣子,都市的記憶或歷史,我們都有些印象式的記憶,但一下子又消失。

關於偵探這個角色,有意思的是,我昨天剛好看了一篇喬治‧歐威爾(George…

Continue

一座城市,多重觀看(5)

Posted on August 9, 2018 at 9:06pm 0 Comments

所以我覺得另外一個問題是,2個小時算是《遙感城市》很長的版本,因為一般是做90-100分鐘,可是台北市是2個小時,以時間長度來說是很長的。他寫了腳本之後,德國那邊還會有戲劇顧問幫他改,我有看到他們在寫那個腳本的時候,旁邊同時就會有戲劇顧問說,我覺得你這邊接這邊不順,然後例如說請問台灣的健保體制跟西方的健保體制是一樣的嗎?這樣寫台詞是make sense的嗎?其實導演就是線上工作,如果我們覺得有問題,我們也會提出來跟他說,我們覺得哪裡有問題,但這其實是他的創作,所以要不要接受是他的事情,像第一天走完,我就跟他說時間太長,而且塞太滿了,我感覺你一直在跳不同的議題,可是台灣觀眾接受跟思考的速度,未必如你之前習慣住的城市那樣, 我覺得真的沒有辦法全部聽進去,但最後決定權還是在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