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厩 儺淄
  • Female
  • Bachok,Kelant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馬厩 儺淄's Friends

  • VR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baku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1 Dimensional Man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馬厩 儺淄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馬厩 儺淄's Page

Latest Activit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嗅覺的享受

“愛廬”的清晨,我沿著山徑漫步,兩側的柏樹,散出濃烈的藥香,作了幾次深呼吸後,全身毛孔舒暢。再走到一排松樹林下,又聞到芳郁的松香,我停住腳步,靜下聲息,貪婪地享用這微風中寄來的芬芳。此後我留心每一種草木,發現各有動人的氣味,桂的烈,蘭的芬之外,許多不知名的“微馥微薰”,都有著「養氣攝靈”的奇妙感覺。我不相信某人說的:中國人是一個嗅覺遲鈍的民族,大糞缸家家千年依舊,臭豆腐風靡觀光勝地,至今大陸上每戶少不了的陳年馬桶,從戶內仍飄臭到戶外。就算中國人也懂得薰香,但是三代的銅器只有吃東西實用的鼎爵,卻沒有生活品味的香爐,最古的焚香之器──漢代的博山爐──香爐的發明大概也是外國傳來的……我想起古代的皇後住的“椒房”,已經懂得塗椒香於堂壁,又想起傳說中西施遍體有異香,每次洗澡後的水,宮人都爭取來灑在帷帳上,使滿室生香。如果真有其事,那西施一定已有了秘制的香水。而傳說荀令君到別人家裏坐,一坐就“坐處三日香”。又傳說賈氏與韓掾私通,韓掾身上染的香味久久不散,想來當時一定已發明了“香精”,後來中國家庭普遍流行香爐,所謂“朱火燃其中,青煙飏其間,順風入君懷,四坐莫不歡”,中國人普遍慣於享受這氤氳的薰香,誰…See More
Frida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聽覺的享受

“愛廬”門前原有一條排水溝,自從我鑿通了附近的“泉脈”,引來了日夜不歇的流泉,泉從門前的斜坡滑下去,由平順而逐漸斜傾,泉的鳴聲也由幽咽而喧嘩、奔吼,排水溝上有一個個氣孔,泉聲是從每個氣孔傳出來,從低音而逐漸高亢,像極了一支橫在門前的笛子。沿著泉流的笛聲走去,先是漱漱汩汩,繼而潺潺湲湲,再則嘻嘻呵呵,直到轟轟嘩嘩,一步一步,細聽那泉聲,聯想著自己仿佛坐在船裏,由碧水無痕的靜溪,進入藍光無色的渡口,到了一個隔岸桃花盛開的急水灘頭了。天晴天雨,門前的泉聲不一樣,春澗秋谷,流過的泉聲又不一樣;日午或子夜,泉聲更不一樣,有時像村人嬉語,有時像萬馬突圍,有時像在洞庭湖中濯足,有時像在瀟湘館上聽琴,聽覺中引來無窮的感應,無窮的趣味。只要肯靜心聽,自然界提供人類享受的音樂,品類繁多,泉聲灘聲之外,還有林木的聲音,松像在怒,竹又像在笑,蘆葦像在沈思自語,不同的樹木便有不同的風聲。不同的節候,又有不同的落葉聲,楓的幹枯與梧桐的沙啞,以及松子的輕敲丁東,都等待幽人去分辨細賞。至於雞在唱、蛙在鼓,杜鵑在說不如歸去;猿在啼,蟬在吟,貓頭鷹在做恐怖的播音,魚在浪裏潑刺,鳥在樹中竄飛,這些地面的聲音,姑且叫做“地籟…See More
Apr 1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換個角度想

人類一直追求四件東西:金錢、名聲、權力、感情。現代人更期望用最短的時間掠奪到最多,以為這便是幸福。何曾想到掠奪得越多越快,人就越變得冷漠無情。潛意識裏不斷鞭策自己,結果累積了太多的挫折與沮喪,內心便高漲著敵意。許多心理學家在開處方,為現代人的沮喪與敵意尋找出口,或者建議你培養業余的藝術興趣,古人就說過:“怒氣寫竹、喜氣寫蘭”,一肚子的怒火不妨向畫裏宣泄,把竹竿畫成槍,竹葉畫成劍,用美感的滿足來沖淡敵意。或者建議你,苦悶空虛的時候,先整理你的桌子,辦不好國家大事公司要事,清理一房間臟亂總可以吧?古諺說“貧勤掃地,亦救得一半”,書桌整齊、居室清潔,也可以精神一振,總比自覺毫無出路的懶骨頭要多一分氣象。而我再建議你,凡事換個角度想想,也可以振奮精神。如果你覺得自己像一個孤島,四周同伴都是敵人壞蛋,那麼也不必想疏離逃避,試想美玉就是要靠粗獷的石子來磨的,玉與玉又怎麼能磨成器呢?這樣一換角度,凡侵陵你的、責罵你的,轉眼便都變成造就你的人了,你就有勇氣去對沮喪作戰。當你覺得活在世界上,沒有人關心你私人的問題,處處都是被剝奪,十分孤獨無助,那麼換個角度想想:窗檻上那盆花草,已經聽熟了你的腳步聲音,正…See More
Mar 25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詩人的感覺

最近很流行“跟著感覺走”這句話,“噢,檔不住的感覺!”不管怎麼說,有感覺表示人還活得生蹦活跳,不是早衰麻痹的那種。詩人的感覺永遠是走在凡人的前面,他說石頭是甜的,你相信嗎?沈豹說:“松蔭高枕石頭甜”,石頭在味覺上不應該有太多聯想,誰嚼石頭像嚼甘蔗?不過想一想,心上沈甸甸壓著一塊放也放不下的石頭,這石頭當然“苦”!推一塊巨石到山頂,快到山頂,巨石就滑滾下來,反復的上推下滾變成無窮的懲罰,這神話中的石頭滋味也真“苦”!然而相對於人世權勢炎涼之苦,百物奔競之苦,萬事的盈虧變化永遠期待且沒完沒了,這種思念多苦!當你受盡了世情的作弄,一朝放下擔子來,全然的放下,在松蔭下高枕著一塊石頭,涼風習習,美夢連連,這石頭好甜喔!詩人說山像梭子在水面上滑來滑去,你相信嗎?盛經三說:“繚亂春山水上梭”,浮在水面上繚亂的春山,竟會順溜地滑動,水像一匹待織的藍綾,而浮出水面的小山丘,像幾綻穿梭往來的梭子,拖著幾根漣漪藍線,交織成秀色錦緞,哇!形容水勢的盛滿龐大,連乾坤都可以日夜浮起來,小山在水面順溜移滑,打破了山靜水動固有的呆板視覺,打水球似的,把山在水面上投來擲去的感覺,真美!詩人的聽覺也特別,雷聲是撥動了哪根…See More
Mar 20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缺陷世界

古人細細地觀察宇宙之間,鳥有了兩根翅膀,在四肢中就只剩兩只腳,不再給它手了。牛有了兩只銳角,在嘴裏就不給它犀利的牙齒,只能嚼嚼草了。造物者對每一樣生物,賦予的功能都不全備,力量與才幹,總讓它有所不足,不至於太集中在誰的身上。萬一像桂花一樣,凝聚了天地的清香,就招來蠹蟲;像白璧一樣,琢磨出如虹的光氣,就不免有瑕;像珍珠一樣,蘊含著輝眼的晶光,竟賊害了蚌胎!凡屬“尤物”,“從來尤物不長生”,反而因為它特出的美,戕害了自身,變成了牽累,總是美中不足,留下遺憾。又有人觀察:有了白天,就必須有黑夜;有了嘉禾,就必須有莠稗;有了鳳凰,就少不了鴟梟,這是一種勢,也是一種理,所以君子永遠不能滅絕小人,世界的道理本來就是這樣的不完美。佛家因而有“世界為缺陷”的想法,認為人生朝暮都不可自保,哪能妄求一切圓滿如意?只有在缺陷裏,如何隨緣順應,處處都是道。面對違逆醜鄙,不要有不平滿的牢騷,這就是修道攝心的好環境。所謂“君子處逆境,正是做工夫時節”,如果事事平滿稱心,恐怕道也修不成了,你的損失不是更大嗎?明代的王祖嫡,在《師竹堂集》中,有一篇〈缺陷說〉,發揮這層道理,確認“缺陷”是世界的本質,因此天地間與人世間…See More
Mar 19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跛腳的鐵拐李

八仙中的鐵拐李,跛著腳,除手扶著鐵拐杖之外,還背著悶葫蘆,葫蘆裏是什麼靈藥?沒人知道,總之仙人的靈術,哪裏還有難治的病?然而我開始有點迷惑,既然有仙人的靈術靈藥,為什麼不先把自己的跛腳醫好呢?這裏面一定大有文章,有人猜這就像算命先生一樣,算別人都準,算自己就不靈。這種猜測把仙人降為“半仙”,有點不倫不類;又有人猜是陳年宿疾嘛,仙人也奈何不得。這就把仙人看低了,既是仙人應該沒有奈何不得的事;又有人猜是仙人忙著救人都來不及,哪裏有功夫自己治腳?這又把仙人看得太苦了,仙人的最大樂趣是“閑無事”,自己擦點藥都沒功夫,這仙人不做也罷!我猜鐵拐李為什麼不治好自己的跛腳,是展示世人:重心不重形。仙人重視心靈的萬能,不重視臭皮囊的外殼。一般人外形有了殘障,回護之心特重,不許別人說著他真正的缺陷處,不幸有人觸及訕笑,甚至會動殺機。然而形貌的美醜,是貪戀世間者的品味,凡世味沾染得愈濃,愈不易入道,成道的仙人,早明白“自古真英雄,小辱非所恥”的道理,不會把外形的美醜放在心上的。這就像一朵花在開的時候,根在乎樹的枯榮,等到花結成果,果長好了仁,仁完成後就不會在乎樹的枯榮了。人的形體內有心,心之中有道,道完成後…See More
Mar 2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雅俗之辯

雅與俗,要分辨仿佛很難,有的事似俗而反雅,有的事似雅而實俗,你想避俗未必就雅,你想求雅可能得俗。如何消閑,最見雅俗。無事忙,坐公共汽車繞圈子殺時間的人最俗;懂得享受閑情樂趣的才雅。獅子獨行,脫落朋輩,不畏不懼,自在就是雅;狐貍成群,你推我擠,唯恐落單,就是俗。因此,雜沓的客人進進出出,很多的新朋友,都像刎頸之交,就很俗;門無雜賓,對朋友無奢望、無苛求,淡如清水,這才雅。有勢利可依的時候,來往密切,腥蟻附臭,多俗!一朝朋友勢衰利盡,自己就深藏遠避,唯恐受了牽累,蔑棄故舊,就更俗;到了出賣朋友,揭發私隱,滿嘴是難聽的話,就太惡俗;而情義深重的仁人長者,“貧交不厭”,才雅。趨炎附勢,既最俗;因此到冷竈裏燒一把火,能在人寒的地方投身加點溫暖,在人熱的地方暗自留點清涼,就雅。遇到哀矜的事件,解荷包、脫手表,估量自己的力量來濟助的便是雅;考慮毫無回報,竟一毛不拔,就俗。貧的人不一定就俗,貧而沒有誌氣才俗;賤的人不一定不雅,賤而沒有見識就不會雅了。所以有人可以一字不識,但多詩意,一經不讀,頗有禪機,也很雅。其實貧而清純,貪戀少,靈氣充盈,就近乎雅,且看蓬門竹徑,餐霞吸露,殘卷半紙,抹月批風,比起市態…See More
Feb 2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雅而實俗

賞花當然是雅事啰,但如果有人在花下喧嘩、橫躺、曬褲子;酒徒在花下憤世嫉俗罵山門;大官貴婦車馬繽紛還有人開道扈從;紈褲子弟摘花作雅士狀;村婦亂砍亂摘抱了一大捆;雅事也變成十分庸俗無奈!真正的雅士,韻態香心,不啻是我去賞花,連花也來賞我,這才雅!把家裏的眾多丫頭侍婢,各取一種花的名字,也是濫套,好像雅,其實俗。品茗喝茶雖是雅事,但沒有佳客而只見忙冗,沒有賞鑒而但知牛飲,或是墻間桌上布置得不對勁,不見花竹清供,反多葷腥雜陳,就很俗。四壁的骨董也好,中庭的花木也好,本該是賞心的雅事,但如果擺設花木的位置不恰當,或是收集骨董的欲念太廣侈,都會顯得煩而俗。與美人清談心賞就是雅;進而語言嘈雜就不雅;再進而沈酣潦倒就嫌俗了。與美人隔院遙對可能是雅,一到了牽衣連坐,原本雅的可能俗了。長得像潘安的美男子,玉樹臨風,仿佛很雅,但胸境眼界不朗徹,只是一個雕繪的土木偶像,何等俗氣;擁有陶朱公的財富,散金如土,仿佛很雅,但言行動作太鄙俚,只是只祭壇上披了紅繡供眾神去吃的大豬公,實在俗氣。“科頭箕踞長林下,白眼看他世上人”,這種孤矯,似雅而實俗;“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何人不識君”這種通達,似俗而實雅。禮敬孔子,以求…See More
Feb 12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靜與宜

靜宜女子大學的同學,要我送一句話給“靜宜女孩”,登在她們刊物上,我想沒有比靜與宜二字更恰當了,於是我寫:“文學藝術以靜為妙境,生活處世以宜為準則”,我又想,這句話也可以送給全國的朋友,所以再將它作一番詮釋。文學藝術所追求的“靜”境是怎樣的呢?譬如畫一幅觀音大士像,畫得像神仙,就嫌縹緲而帶英雄氣;畫得像美女,就嫌輕佻而帶脂粉氣;畫得太福德相,就嫌引人生庇佑的貪念;畫出男身而長鬍鬚,可能威猛,就嫌不慈悲;畫成千手千眼,手中各執一物,就嫌具象雜沓而太熱鬧,給人怪而紛紜的印象。畫觀音像的高手,要讓紫竹林中、白蓮臺上,一片靜氣肅然,令人一見就自覺蝸角蠅頭,忙得好俗!於是萬念俱淡,五體投地,真心裸露,不敢隱藏,這才是靜的妙境!畫山水也一樣,十日一水,五日一石,要蟬蛻塵埃泥滓的碌碌世味,用“天際真人”的眼界胸襟,從寂寞無可奈何的境界去著筆,一點潦草輕率不得。能畫出造化之理中至靜至深的一面,才可以脫略“火氣”“霸氣”“俗氣”“酸氣”,古人主張從“乾坤清氣”中提煉的道理,已超乎筆墨家數,也超乎氣勢韻味,乃屬性靈修養的境界,所以前人認為:“書畫至於成就,必有靜氣,方為神品。”文章也是如此,詼諧熱鬧,總近庸…See More
Feb 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宜

前次在〈靜與宜〉一文中,說過“生活處世中以‘宜’為準則”,雖亦舉例闡明,仍覺意猶未盡。其實“宜”是生活美感中的一把尺度,懂得“宜”,才能享受生活處世中的美。就像柳蔭下適宜有牛,草坡上適宜有羊,竹籬邊適宜有狗,溪谷間適宜有鹿,茅屋下適宜有雞,野外麥隴上適宜有雉,花圃園樹裏適宜有鶯。如果一有倒錯,牛啃食到竹籬邊,羊闖進了花圃間,鶯飛占在茅屋上,不適宜就不美。又像野水煙霞,適宜有鶴;池塘簾幕,適宜有燕;斜陽古木,適宜有鴉;清波朱欄,適宜有鴛鴦;關山片月,適宜有雁;而畫樓翠閣,只適宜有鸚鵡。究竟是先由“天心”決定,還是由“人心”決定,無法明白,凡天人相宜處,就是最美。又如春天的服裝宜輕倩;夏天的服裝宜清爽;秋天的服裝宜高雅;冬天的服裝宜艷麗!而在繁花盛放的樹下適宜素服,在白雪皚皚的瓊粉世界裏適宜麗妝。在花下忌濃妝與香水,因為與花爭艷,與雪俱淡,都不相宜就不美。又如讀歷史書,最宜於下雪天,讓人面對瑩澈無塵的雪像冰冷的鏡子。讀忠烈傳最好來點悲壯進行曲;讀奸佞傳最好熱一壺烈酒!讀諸子書最宜於明月夜,讓人在清光下神思遠遊,讀孔孟書最適宜正襟危坐,讀老莊書最宜寬袍解帶!讀神怪的書與山川地誌最宜在花竹蓊茸…See More
Feb 4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心與腎

很早在西洋文學中,讀過一句話:“女人的上半身是上帝,下半身是魔鬼。”當時想想它的涵意,上半身有勻圓的乳房,滿足了嬰兒;甜甜的微笑與溫柔輕語,締造了人間天堂,哪一樣不是純潔的天使?而下半身是情欲汙穢,說是魔鬼罪惡,也自有其道理。最近讀到蘇東坡的話說:“五臟之性,心正而腎邪,雖上智之腎,亦然!”心正是上半身的,腎邪是下半身的,上正是天理,而下邪是人欲,即使上智的人,下腎也免不了是邪的,這說法幾乎和前述西哲的說法不謀而合,但西哲專說女人,不免有性別歧視,東坡則認為凡是人皆如此,連下愚與上智的腎,都一樣邪惡,比西哲單單說女人總算要合理公平多了。不過,就像女人不能沒有下半身而只有上半身,人也不能沒有腎邪而只有心正一樣,心腎二者甚至是相輔相成的,有心沒有腎,就成了仙佛;有腎沒有心,就成了畜牲;有心又有腎,才構成了人間呀!就像《西遊記》裏有了代表“心”的孫悟空,也不能沒有代表“腎”的豬八戒;《三國演義》裏有了代表“天理”的張飛關羽,也不能沒有代表“人欲”的曹操;《水滸傳》裏有了率性而為的黑旋風,也不能沒有矯揉造作的潘金蓮。孫悟空表現的“神”、張飛表現的“氣”、李逵表現的“性”,這些裸露真實的金剛面目…See More
Jan 29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當

在生活裏,注意一個“當”字,將增添無窮趣味。這裏的“當”是“視為……”的意思。“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晚一點吃飯,讓肚子餓一餓,春韭野菜都會勝過五味八珍。對於一個既飽反胃的人,即使熊掌豹舌也會厭惡不食的,所以“晚食”可以“當”肉。慢慢地走路,比任何車輛安全,並且健身舒骨,所以“安步”可以“當”車。無罪的人,形體不受拘束,所以可以“當”貴。這是《戰國策》裏顏斶發明的,他是第一位善用“當”字的人。到了蘇東坡,改第三句“無罪”為“無事”,無事的人,則形體與心理都不受拘束,更可以“當”貴了。又加第四句“早寢以當富”,認為睡眠時間最充足的人最富有,所以早寢安眠可以“當”富,蘇東坡把這四句話作為長生的秘方。如果你批評顏斶不曾忘記“車”與“肉”,蘇軾不曾忘記“富”與“貴”,胸中老存著這些東西,才有如此酸溜溜的話,就像佛教徒的素齋裏忘不了素雞素三鮮一樣,這就責備得過了分!佛教徒只要能戒掉殺念,而顏斶能夠善自處於貧窮之境,對生活的貢獻已不小了,至於“快”與“美”的想像與滿足,又何必禁止他們分享呢?明代祝世祿的“當”略有不同:“自足以當富,不役役以當貴,無辱以當榮,無災以當福,閑無事以當仙…See More
Jan 23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曠達者

中國人一向對“曠達者”推舉得很高,什麼是曠達呢?它的真涵義,一直不曾了了。就字面上看:曠是器宇寬大,達是通曉事理,好像只要有學識、有器量的人就是曠達者啦,那就太浮泛。最近我忽然想到:所謂曠達者,就是通曉事物人情在時間中的因果,把現在和將來合在一起看,或把現在和過去合在一起看。一般人見花開了就開心,見花謝了就皺眉,分成二景看。而曠達者是見到花開就想到花謝,合在一起看,就不生悲喜之心了。一般人見起高樓就來祝賀,見樓塌了就來慰吊,分成得失看,而曠達者是在廢墟瓦礫上就想到當年樓臺的華麗熱鬧,合成一幕看,就不生羨惡。所謂“才下手便想到究竟處”,把因果禍福疊映在一起,統為一觀,這才是曠達。從前有一位宰相,剛接下相印,一時賀客盈門,貴振天下,但他卻在館壁間題了兩句詩:“霜松雪竹鐘山寺,投老歸歟寄此生!”在上臺的時分就想著下臺,在炙熱的關頭就想到雪淡。近年來也有一位部長,上任時不肯搬進豪華的部長公館,仍住在他原來的小屋,別人都勸他喬遷,他卻說:“搬進去的時候,前來主動幫忙的人簇擁著,固然神氣,等下任要搬出來的時候,那冷清孤零的滋味不好受!”他真想得通,就像桃李芳濃的季節,多少遊蜂,不必你召集都聚攏來了…See More
Jan 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有趣與有味

記得梁啟超有一篇說“趣味”的文章,解釋了人生趣味的所在,他舉例說讀書是有趣味的,做官是沒趣味的,當時讀了很感佩。現在想想,覺得“趣”和“味”的境界不太一樣,有高下的差別,在生活中追求“有趣”,還遠不如尋取“有味”。生活裏有許多“有趣”的事,卻並不“有味”。譬如說一個善於講黃色笑話的朋友,使大家笑得前仰後翻,趣事連連,但稍一停歇,只覺得下流,毫無余味。宴席上沒有人打“酒官司”,也很寂寞,但若纏住一家,百般激將,當時有趣,當然是惡趣,事後也毫無余味。醉後荒唐的事一大堆,有趣則未必,可真乏味。負情者、偷情者的羅曼史,可能曲折有趣,高潮疊起,但一樣無味。古語說:“美女不病不嬌,才士不狂不韻。”病美人的柔怯可憐,令人覺得嬌弱可愛;狂才人的放軼不羈,令人覺得怪異可喜,仔細想想,這種不能“全其美”“成其才”的人,最多算有趣,並不有味。又譬如古今的官場升降吧,造勢的,若進若退的,跑出黑馬的,談論起來,像猜燈謎,一時的宦海變幻,是市井間熱門的話題,煞是有趣,卻十分無味。如果談論間有人加插一句哪位大官和我有交住,那就尤其意味索然。生活中也有許多不是“有趣”的事,卻非常“有味”的:譬如別人有好東西,我不肯浪…See More
Dec 24,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慈悲無敵

證嚴法師,才真是不為名利淤泥所汙的白蓮。聽她的說法,平易近人;看她的行事,踐履力行。這樣一個本源澄徹的人,將心願單純化以後,自然發生無與倫比的大力量。證嚴法師在日前演講,所講不外“慈悲”二個字,把這二個字用到日常生活裏,就是菩薩聖人的志業。“日用飲食之間,可以證聖”,一點不錯,修菩薩修佛,如果離開日常生活中的“力行”,便都是無益的高論。什麼是慈悲?慈就是給人快樂,大慈就是給一切眾生快樂;悲就是拔除悲苦,大悲就是拔除一切眾生的苦難。如果有一個人每天的單純心願,只在如何增加別人的快樂、如何拔除別人的苦惱上用心,你可以想像得到:這人有多快樂?這種人是不是會有天神護佑,使他在水火中不喪生,使他可以上升梵天,也許說得太玄奇。但這種人必然是躺著時會有一個香甜的夢,坐著時會有一顆安恬的心,人見人愛,人見人敬,誰會去加害於他?福氣自然常圍繞著他,他要做什麼,大家都會樂於助成我們看證嚴法師所到之處,大眾心悅神服地合十迎接,法師想建醫院、辦學校、拯貧解難,沒一件不是一呼百應,心想事成,這就是慈悲實利的驗證,《法句經》中說慈悲有“十二利”,實例擺在眼前,你怎能不相信?證嚴法師更提出了“無緣大慈”的法門,不只…See More
Dec 20,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談性急

世界資源愈開發,人類腳步的節奏就愈來愈快,腳步嫌慢,代之以車輪;車輪嫌慢,代之以機翼;機翼遲早仍將嫌慢,代之以太空飛行器與電傳,但願這種替代,只是教我們接受新的事物,擴大活動范圍,而不是教我們消失耐性。事實上,電話普及以後,情書的佳作便減少,濃情蜜意等不及蓄積深蘊為一字一句,就發而為直接淺率的對答,愛情也成了“速食面”;覆印拷貝普及以後,抄寫的工夫便減省,經典鉅著等不及好學深思者手到心到,就疊成一大堆印刷垃圾,書最好是“十句話”“一分鐘點金術”!顯然,進步的腳步已讓人類愈來愈性急,可能導致耐心全失!這樣腳步愈快、性子愈急,未必是人類之福。依據宇宙的原理,急切躁動的事物,總會短促地殞落,所謂“操切者壽夭”,而紓徐柔和的事物,總會久長些。有人拿山的形勢來比喻,崇峻陡峭的山,草木就不茂;拿水的流速來比喻,湍急淺泄的水,魚蝦都不生。擴而廣之,暴漲的狂瀾,撐不過三天就退潮;猛驟的風雨,下不過一個早晨就止歇。不停鞭策著的馬,奔躍不到一千里;緊催的歌曲拍子,急唱不了一百板……更有人拿筆墨硯三物來做比喻,筆比墨躁急,筆所以短壽;墨比硯躁急,硯所以長命。硯臺可以用好幾世,墨只用幾個月,筆則只須幾天就鋒芒…See More
Dec 17, 2018

馬厩 儺淄's Blog

黄永武·嗅覺的享受

Posted on April 19, 2019 at 12:19pm 0 Comments

“愛廬”的清晨,我沿著山徑漫步,兩側的柏樹,散出濃烈的藥香,作了幾次深呼吸後,全身毛孔舒暢。再走到一排松樹林下,又聞到芳郁的松香,我停住腳步,靜下聲息,貪婪地享用這微風中寄來的芬芳。此後我留心每一種草木,發現各有動人的氣味,桂的烈,蘭的芬之外,許多不知名的“微馥微薰”,都有著「養氣攝靈”的奇妙感覺。

我不相信某人說的:中國人是一個嗅覺遲鈍的民族,大糞缸家家千年依舊,臭豆腐風靡觀光勝地,至今大陸上每戶少不了的陳年馬桶,從戶內仍飄臭到戶外。就算中國人也懂得薰香,但是三代的銅器只有吃東西實用的鼎爵,卻沒有生活品味的香爐,最古的焚香之器──漢代的博山爐──香爐的發明大概也是外國傳來的………

Continue

黄永武·聽覺的享受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9:14am 0 Comments

“愛廬”門前原有一條排水溝,自從我鑿通了附近的“泉脈”,引來了日夜不歇的流泉,泉從門前的斜坡滑下去,由平順而逐漸斜傾,泉的鳴聲也由幽咽而喧嘩、奔吼,排水溝上有一個個氣孔,泉聲是從每個氣孔傳出來,從低音而逐漸高亢,像極了一支橫在門前的笛子。

沿著泉流的笛聲走去,先是漱漱汩汩,繼而潺潺湲湲,再則嘻嘻呵呵,直到轟轟嘩嘩,一步一步,細聽那泉聲,聯想著自己仿佛坐在船裏,由碧水無痕的靜溪,進入藍光無色的渡口,到了一個隔岸桃花盛開的急水灘頭了。天晴天雨,門前的泉聲不一樣,春澗秋谷,流過的泉聲又不一樣;日午或子夜,泉聲更不一樣,有時像村人嬉語,有時像萬馬突圍,有時像在洞庭湖中濯足,有時像在瀟湘館上聽琴,聽覺中引來無窮的感應,無窮的趣味。…

Continue

黄永武·換個角度想

Posted on March 24, 2019 at 4:59pm 0 Comments

人類一直追求四件東西:金錢、名聲、權力、感情。現代人更期望用最短的時間掠奪到最多,以為這便是幸福。何曾想到掠奪得越多越快,人就越變得冷漠無情。潛意識裏不斷鞭策自己,結果累積了太多的挫折與沮喪,內心便高漲著敵意。

許多心理學家在開處方,為現代人的沮喪與敵意尋找出口,或者建議你培養業余的藝術興趣,古人就說過:“怒氣寫竹、喜氣寫蘭”,一肚子的怒火不妨向畫裏宣泄,把竹竿畫成槍,竹葉畫成劍,用美感的滿足來沖淡敵意。或者建議你,苦悶空虛的時候,先整理你的桌子,辦不好國家大事公司要事,清理一房間臟亂總可以吧?古諺說“貧勤掃地,亦救得一半”,書桌整齊、居室清潔,也可以精神一振,總比自覺毫無出路的懶骨頭要多一分氣象。…

Continue

黄永武·詩人的感覺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2:23pm 0 Comments

最近很流行“跟著感覺走”這句話,“噢,檔不住的感覺!”不管怎麼說,有感覺表示人還活得生蹦活跳,不是早衰麻痹的那種。

詩人的感覺永遠是走在凡人的前面,他說石頭是甜的,你相信嗎?沈豹說:“松蔭高枕石頭甜”,石頭在味覺上不應該有太多聯想,誰嚼石頭像嚼甘蔗?不過想一想,心上沈甸甸壓著一塊放也放不下的石頭,這石頭當然“苦”!推一塊巨石到山頂,快到山頂,巨石就滑滾下來,反復的上推下滾變成無窮的懲罰,這神話中的石頭滋味也真“苦”!然而相對於人世權勢炎涼之苦,百物奔競之苦,萬事的盈虧變化永遠期待且沒完沒了,這種思念多苦!當你受盡了世情的作弄,一朝放下擔子來,全然的放下,在松蔭下高枕著一塊石頭,涼風習習,美夢連連,這石頭好甜喔!…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