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厩 儺淄
  • Female
  • Bachok,Kelanta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馬厩 儺淄's Friends

  • VR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baku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1 Dimensional Man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馬厩 儺淄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馬厩 儺淄's Page

Latest Activit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雅而實俗

賞花當然是雅事啰,但如果有人在花下喧嘩、橫躺、曬褲子;酒徒在花下憤世嫉俗罵山門;大官貴婦車馬繽紛還有人開道扈從;紈褲子弟摘花作雅士狀;村婦亂砍亂摘抱了一大捆;雅事也變成十分庸俗無奈!真正的雅士,韻態香心,不啻是我去賞花,連花也來賞我,這才雅!把家裏的眾多丫頭侍婢,各取一種花的名字,也是濫套,好像雅,其實俗。品茗喝茶雖是雅事,但沒有佳客而只見忙冗,沒有賞鑒而但知牛飲,或是墻間桌上布置得不對勁,不見花竹清供,反多葷腥雜陳,就很俗。四壁的骨董也好,中庭的花木也好,本該是賞心的雅事,但如果擺設花木的位置不恰當,或是收集骨董的欲念太廣侈,都會顯得煩而俗。與美人清談心賞就是雅;進而語言嘈雜就不雅;再進而沈酣潦倒就嫌俗了。與美人隔院遙對可能是雅,一到了牽衣連坐,原本雅的可能俗了。長得像潘安的美男子,玉樹臨風,仿佛很雅,但胸境眼界不朗徹,只是一個雕繪的土木偶像,何等俗氣;擁有陶朱公的財富,散金如土,仿佛很雅,但言行動作太鄙俚,只是只祭壇上披了紅繡供眾神去吃的大豬公,實在俗氣。“科頭箕踞長林下,白眼看他世上人”,這種孤矯,似雅而實俗;“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何人不識君”這種通達,似俗而實雅。禮敬孔子,以求…See More
Feb 12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靜與宜

靜宜女子大學的同學,要我送一句話給“靜宜女孩”,登在她們刊物上,我想沒有比靜與宜二字更恰當了,於是我寫:“文學藝術以靜為妙境,生活處世以宜為準則”,我又想,這句話也可以送給全國的朋友,所以再將它作一番詮釋。文學藝術所追求的“靜”境是怎樣的呢?譬如畫一幅觀音大士像,畫得像神仙,就嫌縹緲而帶英雄氣;畫得像美女,就嫌輕佻而帶脂粉氣;畫得太福德相,就嫌引人生庇佑的貪念;畫出男身而長鬍鬚,可能威猛,就嫌不慈悲;畫成千手千眼,手中各執一物,就嫌具象雜沓而太熱鬧,給人怪而紛紜的印象。畫觀音像的高手,要讓紫竹林中、白蓮臺上,一片靜氣肅然,令人一見就自覺蝸角蠅頭,忙得好俗!於是萬念俱淡,五體投地,真心裸露,不敢隱藏,這才是靜的妙境!畫山水也一樣,十日一水,五日一石,要蟬蛻塵埃泥滓的碌碌世味,用“天際真人”的眼界胸襟,從寂寞無可奈何的境界去著筆,一點潦草輕率不得。能畫出造化之理中至靜至深的一面,才可以脫略“火氣”“霸氣”“俗氣”“酸氣”,古人主張從“乾坤清氣”中提煉的道理,已超乎筆墨家數,也超乎氣勢韻味,乃屬性靈修養的境界,所以前人認為:“書畫至於成就,必有靜氣,方為神品。”文章也是如此,詼諧熱鬧,總近庸…See More
Feb 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宜

前次在〈靜與宜〉一文中,說過“生活處世中以‘宜’為準則”,雖亦舉例闡明,仍覺意猶未盡。其實“宜”是生活美感中的一把尺度,懂得“宜”,才能享受生活處世中的美。就像柳蔭下適宜有牛,草坡上適宜有羊,竹籬邊適宜有狗,溪谷間適宜有鹿,茅屋下適宜有雞,野外麥隴上適宜有雉,花圃園樹裏適宜有鶯。如果一有倒錯,牛啃食到竹籬邊,羊闖進了花圃間,鶯飛占在茅屋上,不適宜就不美。又像野水煙霞,適宜有鶴;池塘簾幕,適宜有燕;斜陽古木,適宜有鴉;清波朱欄,適宜有鴛鴦;關山片月,適宜有雁;而畫樓翠閣,只適宜有鸚鵡。究竟是先由“天心”決定,還是由“人心”決定,無法明白,凡天人相宜處,就是最美。又如春天的服裝宜輕倩;夏天的服裝宜清爽;秋天的服裝宜高雅;冬天的服裝宜艷麗!而在繁花盛放的樹下適宜素服,在白雪皚皚的瓊粉世界裏適宜麗妝。在花下忌濃妝與香水,因為與花爭艷,與雪俱淡,都不相宜就不美。又如讀歷史書,最宜於下雪天,讓人面對瑩澈無塵的雪像冰冷的鏡子。讀忠烈傳最好來點悲壯進行曲;讀奸佞傳最好熱一壺烈酒!讀諸子書最宜於明月夜,讓人在清光下神思遠遊,讀孔孟書最適宜正襟危坐,讀老莊書最宜寬袍解帶!讀神怪的書與山川地誌最宜在花竹蓊茸…See More
Feb 4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心與腎

很早在西洋文學中,讀過一句話:“女人的上半身是上帝,下半身是魔鬼。”當時想想它的涵意,上半身有勻圓的乳房,滿足了嬰兒;甜甜的微笑與溫柔輕語,締造了人間天堂,哪一樣不是純潔的天使?而下半身是情欲汙穢,說是魔鬼罪惡,也自有其道理。最近讀到蘇東坡的話說:“五臟之性,心正而腎邪,雖上智之腎,亦然!”心正是上半身的,腎邪是下半身的,上正是天理,而下邪是人欲,即使上智的人,下腎也免不了是邪的,這說法幾乎和前述西哲的說法不謀而合,但西哲專說女人,不免有性別歧視,東坡則認為凡是人皆如此,連下愚與上智的腎,都一樣邪惡,比西哲單單說女人總算要合理公平多了。不過,就像女人不能沒有下半身而只有上半身,人也不能沒有腎邪而只有心正一樣,心腎二者甚至是相輔相成的,有心沒有腎,就成了仙佛;有腎沒有心,就成了畜牲;有心又有腎,才構成了人間呀!就像《西遊記》裏有了代表“心”的孫悟空,也不能沒有代表“腎”的豬八戒;《三國演義》裏有了代表“天理”的張飛關羽,也不能沒有代表“人欲”的曹操;《水滸傳》裏有了率性而為的黑旋風,也不能沒有矯揉造作的潘金蓮。孫悟空表現的“神”、張飛表現的“氣”、李逵表現的“性”,這些裸露真實的金剛面目…See More
Jan 29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當

在生活裏,注意一個“當”字,將增添無窮趣味。這裏的“當”是“視為……”的意思。“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晚一點吃飯,讓肚子餓一餓,春韭野菜都會勝過五味八珍。對於一個既飽反胃的人,即使熊掌豹舌也會厭惡不食的,所以“晚食”可以“當”肉。慢慢地走路,比任何車輛安全,並且健身舒骨,所以“安步”可以“當”車。無罪的人,形體不受拘束,所以可以“當”貴。這是《戰國策》裏顏斶發明的,他是第一位善用“當”字的人。到了蘇東坡,改第三句“無罪”為“無事”,無事的人,則形體與心理都不受拘束,更可以“當”貴了。又加第四句“早寢以當富”,認為睡眠時間最充足的人最富有,所以早寢安眠可以“當”富,蘇東坡把這四句話作為長生的秘方。如果你批評顏斶不曾忘記“車”與“肉”,蘇軾不曾忘記“富”與“貴”,胸中老存著這些東西,才有如此酸溜溜的話,就像佛教徒的素齋裏忘不了素雞素三鮮一樣,這就責備得過了分!佛教徒只要能戒掉殺念,而顏斶能夠善自處於貧窮之境,對生活的貢獻已不小了,至於“快”與“美”的想像與滿足,又何必禁止他們分享呢?明代祝世祿的“當”略有不同:“自足以當富,不役役以當貴,無辱以當榮,無災以當福,閑無事以當仙…See More
Jan 23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曠達者

中國人一向對“曠達者”推舉得很高,什麼是曠達呢?它的真涵義,一直不曾了了。就字面上看:曠是器宇寬大,達是通曉事理,好像只要有學識、有器量的人就是曠達者啦,那就太浮泛。最近我忽然想到:所謂曠達者,就是通曉事物人情在時間中的因果,把現在和將來合在一起看,或把現在和過去合在一起看。一般人見花開了就開心,見花謝了就皺眉,分成二景看。而曠達者是見到花開就想到花謝,合在一起看,就不生悲喜之心了。一般人見起高樓就來祝賀,見樓塌了就來慰吊,分成得失看,而曠達者是在廢墟瓦礫上就想到當年樓臺的華麗熱鬧,合成一幕看,就不生羨惡。所謂“才下手便想到究竟處”,把因果禍福疊映在一起,統為一觀,這才是曠達。從前有一位宰相,剛接下相印,一時賀客盈門,貴振天下,但他卻在館壁間題了兩句詩:“霜松雪竹鐘山寺,投老歸歟寄此生!”在上臺的時分就想著下臺,在炙熱的關頭就想到雪淡。近年來也有一位部長,上任時不肯搬進豪華的部長公館,仍住在他原來的小屋,別人都勸他喬遷,他卻說:“搬進去的時候,前來主動幫忙的人簇擁著,固然神氣,等下任要搬出來的時候,那冷清孤零的滋味不好受!”他真想得通,就像桃李芳濃的季節,多少遊蜂,不必你召集都聚攏來了…See More
Jan 7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有趣與有味

記得梁啟超有一篇說“趣味”的文章,解釋了人生趣味的所在,他舉例說讀書是有趣味的,做官是沒趣味的,當時讀了很感佩。現在想想,覺得“趣”和“味”的境界不太一樣,有高下的差別,在生活中追求“有趣”,還遠不如尋取“有味”。生活裏有許多“有趣”的事,卻並不“有味”。譬如說一個善於講黃色笑話的朋友,使大家笑得前仰後翻,趣事連連,但稍一停歇,只覺得下流,毫無余味。宴席上沒有人打“酒官司”,也很寂寞,但若纏住一家,百般激將,當時有趣,當然是惡趣,事後也毫無余味。醉後荒唐的事一大堆,有趣則未必,可真乏味。負情者、偷情者的羅曼史,可能曲折有趣,高潮疊起,但一樣無味。古語說:“美女不病不嬌,才士不狂不韻。”病美人的柔怯可憐,令人覺得嬌弱可愛;狂才人的放軼不羈,令人覺得怪異可喜,仔細想想,這種不能“全其美”“成其才”的人,最多算有趣,並不有味。又譬如古今的官場升降吧,造勢的,若進若退的,跑出黑馬的,談論起來,像猜燈謎,一時的宦海變幻,是市井間熱門的話題,煞是有趣,卻十分無味。如果談論間有人加插一句哪位大官和我有交住,那就尤其意味索然。生活中也有許多不是“有趣”的事,卻非常“有味”的:譬如別人有好東西,我不肯浪…See More
Dec 24,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慈悲無敵

證嚴法師,才真是不為名利淤泥所汙的白蓮。聽她的說法,平易近人;看她的行事,踐履力行。這樣一個本源澄徹的人,將心願單純化以後,自然發生無與倫比的大力量。證嚴法師在日前演講,所講不外“慈悲”二個字,把這二個字用到日常生活裏,就是菩薩聖人的志業。“日用飲食之間,可以證聖”,一點不錯,修菩薩修佛,如果離開日常生活中的“力行”,便都是無益的高論。什麼是慈悲?慈就是給人快樂,大慈就是給一切眾生快樂;悲就是拔除悲苦,大悲就是拔除一切眾生的苦難。如果有一個人每天的單純心願,只在如何增加別人的快樂、如何拔除別人的苦惱上用心,你可以想像得到:這人有多快樂?這種人是不是會有天神護佑,使他在水火中不喪生,使他可以上升梵天,也許說得太玄奇。但這種人必然是躺著時會有一個香甜的夢,坐著時會有一顆安恬的心,人見人愛,人見人敬,誰會去加害於他?福氣自然常圍繞著他,他要做什麼,大家都會樂於助成我們看證嚴法師所到之處,大眾心悅神服地合十迎接,法師想建醫院、辦學校、拯貧解難,沒一件不是一呼百應,心想事成,這就是慈悲實利的驗證,《法句經》中說慈悲有“十二利”,實例擺在眼前,你怎能不相信?證嚴法師更提出了“無緣大慈”的法門,不只…See More
Dec 20,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談性急

世界資源愈開發,人類腳步的節奏就愈來愈快,腳步嫌慢,代之以車輪;車輪嫌慢,代之以機翼;機翼遲早仍將嫌慢,代之以太空飛行器與電傳,但願這種替代,只是教我們接受新的事物,擴大活動范圍,而不是教我們消失耐性。事實上,電話普及以後,情書的佳作便減少,濃情蜜意等不及蓄積深蘊為一字一句,就發而為直接淺率的對答,愛情也成了“速食面”;覆印拷貝普及以後,抄寫的工夫便減省,經典鉅著等不及好學深思者手到心到,就疊成一大堆印刷垃圾,書最好是“十句話”“一分鐘點金術”!顯然,進步的腳步已讓人類愈來愈性急,可能導致耐心全失!這樣腳步愈快、性子愈急,未必是人類之福。依據宇宙的原理,急切躁動的事物,總會短促地殞落,所謂“操切者壽夭”,而紓徐柔和的事物,總會久長些。有人拿山的形勢來比喻,崇峻陡峭的山,草木就不茂;拿水的流速來比喻,湍急淺泄的水,魚蝦都不生。擴而廣之,暴漲的狂瀾,撐不過三天就退潮;猛驟的風雨,下不過一個早晨就止歇。不停鞭策著的馬,奔躍不到一千里;緊催的歌曲拍子,急唱不了一百板……更有人拿筆墨硯三物來做比喻,筆比墨躁急,筆所以短壽;墨比硯躁急,硯所以長命。硯臺可以用好幾世,墨只用幾個月,筆則只須幾天就鋒芒…See More
Dec 17,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話多

中國人向來注重少說話,有什麼“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言多必失”等古訓。又有什麼舌頭是有三層藩籬戒護著的,牙齒像“城”,嘴唇像“郭”,鬍鬚像欄柵,就是教人守住舌頭,不要多說話。但是中國人一到出國旅行或婚喪宴會,就偏偏話特別多,而且喧囂吵雜,招人厭惡。也許中國人就是愛大聲喧鬧,病根難治,所以才有“吉人寡辭”的教訓吧?古訓對於女人,更是以說話的音量與多寡,判別“賢不賢”,所謂“聲低即是賢,高即不賢;言寡即是賢,多即不賢”。說話低聲而緩慢,可說是婦人美德之一了。誰都相信,說話往往可以反映德性,因為說話是心的聲音:心正的說話就正直,心邪的說話就放誕,心自卑的說話就狂大,心齷齪的說話就粗暴,心不公的說話就不能合乎義理,心誇大的說話就不能切準實情。然而說話的多寡與音量的高低,會與德性有關聯嗎?留心觀察一下:說話沒有內容的人,話講得最多;沒什麼思想的人,也不是沒話可講的;傻子瘋子的特征,常常是話太多;只要志向不篤定,心就浮動,心一浮動,氣便躁了,這種人的話必然很多;你去細聽話講得最多的人,多半在講自己的事;而且愈不快樂的心,食物愈吃得多,話也愈講得多……話多的確反映出一部分德性。喜歡多話的人,有…See More
Dec 16,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勵志

君子與小人,最明顯的區別,君子是“難進而易退”的,小人相反,是“易進而難退”的。要君子就任一項職位,必須三顧茅廬,百般勸說,如《詩經》所形容的有“將其來施施”的“難進”之貌。但一旦就職,胼手胝足,鞠躬盡瘁,心裏只想著大公無私,不能曲阿別人之所好,所以“君子寡朋”,“君子難親”。一旦要去職,也絕不貪戀,像羈鳥飛出樊籠,像天熱放下衣擔,有釋肩解脫的快樂,因此君子總是“難進而易退”的。小人則相反,要來謀職的時候,好話說盡,多方請托,送禮請客,頭像削尖了似的厚顏鑽營。但一旦就職,明裏順應人情,暗裏弄權作怪,心裏只盤算個人的私利,犧牲公益去做人際的關係,所以“小人多類”,“小人易比”。一旦要他去職,就攀住門檻不放,叫罵戀棧;甚至動刀動槍,請他走路還真難呢,所以小人總是“易進而難退”的。中國的知識分子,自來最重視出處進退的儀態與分寸,認為這是講廉恥的第一步,進則切忌躁急,退則切忌怨尤,進退的“時”與“位”問題,如何拿捏準這時空的座標位置,能夠適時適位,才最重要。孔子見蘭在隱谷之中,芬芳獨茂,這“王者之香”居然與“眾草為伍”,禁不住援琴嘆息,“自傷不逢時”,於是蘭花就成為君子進退時位的典范。蘭花生於…See More
Dec 13,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長處與短處

“老”是許多人所忌諱的,有人連兒女喊他為“老爸”都喝聲制止,覺得帶個老字太刺耳。但是我有一位學生范增平先生,年紀輕輕的,早就留起飄飄的長鬚,一副美髯公的模樣,看來反像我的老師。他不以“老”為嫌,因為他推行茶道,茶道有古老的傳統,配合長生的形象,反倒沾點仙氣,這“老”不但無害,反而有益。所以一般世俗的人,都諱言“老”,年老了誰還重視他?但是國學大師、道士、星相家或賣草藥的,卻諱言“少”,年少了誰都會輕狃他的道行呢!可見同樣是“老”,有人厭惡,有人卻喜歡,有人認為老是短處,有人卻認為是長處,事實上長處與短處,本來是有利就有弊,隨著立場的不一而改變的。譬如一株筆直的樹木,是長處,它一定缺少樹蔭,就是短處。一個正直的君子,有長處,他一定缺少臭味相投的徒眾,便有短處。文學藝術為什麼“叫好不叫座”?賢人直士為什麼總是“不容於世”?原來短處與長處是孿生而來的。自從社會多元化、思想多元化以後,所謂長處短處,所謂優點缺點,以及一切利弊得失,界限更加模糊,在這模糊中如何不迷失自己?對人生的淬礪,仍有什麼處世的固定法則嗎?回答這些問題,的確困難,我想有下列四點,不妨一試:第一是要滿意自己,不必老是去羨慕別人…See More
Nov 30,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千里井不反唾

在古人的諺語裏,簡單的幾個字,往往有著深刻的經驗與無窮的智慧。像這句“千里井不反唾”的古諺,起先還弄不清它的含意,後來才明白,大意是說:一個要到千里之外去的人,對於曾經讓他喝過水的那口井,即使今後再也不需喝它的水了,也不該向那口舊井吐口水。這句話教人感動之處;就是人總得在現實的利用之外,有一分懷舊的情意。這古諺用在前人的詩裏,大抵都用於離婚的夫妻,好像與“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用意相近,後曹植代人作的〈去婦〉詩;“千里不唾井,況乃昔所奉。”是說從前事奉過你的人,就像被飲過水的井一樣,不能因為你要遠行到千里之外去,就對舊井無所謂,鄙夷地反唾一口痰了。又像李白為平虜將軍妻做的詩:“古人不唾井,莫忘昔纏綿。”也說古人對供應飲水的井,飲過一瓢一勺,都有一分感恩的情,不肯隨便吐口水,更何況從前有過纏綿的歲月,如何能一筆勾銷,完全忘卻舊恩呢?我覺得這句諺語,用在今天男女愛情上,也是十分雋永有味的。凡是真心相愛過的男女,不管將來分手離別是如何,一定把愛謹記在心,默默祝禱,不要說細數前愆了,連一個字都不會吐露泄怨的。真愛總是密鎖在心,而那些動輒就詳數自己戀愛過五次十次的人,一一道出所以不能結合的缺點緣故,…See More
Nov 2,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太和之氣

大陸上鬧大水災,氣候失調。臺灣有時的天氣也不正常,在亢陽祈雨之後,竟然霪潦成災,農田泡湯,這種陰陽不調,就不是“太和之氣”,太和之氣是“均沾皆足”,彼不過多,此無不及,五風十雨,陰陽的分配都恰到好處。每年的陰晴雨量大致差不遠,只是分配得平均,就成太和豐收之歲,集中得懸殊,就成水旱災害之年。中國人從天地陰陽的道理中,領悟出人生也是個小天地,同樣有陰陽調配得平均與懸殊的問題,陰陽調和的人心平氣和,萬事舒泰,陰陽失調的人暴雨酷霜,萬物損傷,這也就是《易經》要特別強調“中正”,中正,便生太和之氣。人各有長處,長處一旦失去“中正”,即過或不及,竟變成短處,就像清高太過的人就損害仁,和順太過的人就損害義。圓融的人,陰柔多,就容易鄉願;堅持的人,陽剛多,便容易拘泥。秉性光明的人,陽氣多,容易淺露;秉性沈靜的人,陰氣多,卻容易陰險。勁直的人,陽剛也多,容易任情;精細的人,陽剛也多,容易苛察。如何發揚長處,補救缺失,少動肝火,不溺私欲,使性情中正,喜怒中節,才合乎太和之氣。談“太和之氣”,又講什麼“陰陽”,年輕的朋友或許會嗤笑的,不過宋明的理學,真的把心與身的關係,看作天與地的關係。人生的小天地中,心是…See More
Oct 28,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怒

從前薛敬軒對人說:“我下了二十年工夫,專治這一個‘怒’字,依然去不掉!”劉念臺聽了便評論道:“能知道自己治不掉,這便是勝過別人的地方了!”嬌柔的玫瑰枝上有刺,笑口常開的彌勒佛身旁有怒目金剛,美麗壯闊的長空與海洋,也常有風雲變色或覆舟決堤的吼嘯,怒似乎是造物在人情中必有的配料。認定了是非,無法涵容,就怒;算就了得失,無法退讓,就怒;猝然的事端,無法安詳,就怒;不平的境況,無法忍受,就怒。怒幾乎也是一種自以為正義感的──近乎正義感的瘋狂。其實絕大部分的怒,都起於愚蠢。為了打一隻老鼠而擲碎了瓷枕;為了趕走老鼠而燒掉自己的房子,須臾之間的一把怒火,可以燒掉修煉千年的“功德林”呢!古人有詩:“愚濁生嗔怒,皆因理不通,休添心上焰,只作耳邊風!”嗔怒是從內心愚濁的幽谷裏爆發出來的,真正的來由是“理不通”,明白了是非的實相與人生炎涼的必然性,怒是可以省略的,別人怒了是因為“理不通”,我如果也怒,豈不與他一樣“理不通”?所有的怒,都結束於後悔。偽裝矯飾,美化自己了多少年,一怒之下,卻把自己最醜陋的面目裸露給別人看,自損形象,再無法收回,怎能不後悔?發怒的目的原本想表達不滿,驅除痛苦的,沒想到發怒反使自己…See More
Oct 25, 2018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黄永武·面對橫逆十訣

宋朝的宰相富弼,處理事務時,都反復考慮,無論事大事小,都要萬無一失,才做。但是“萬全之舉多怨”,有人對他瞻前顧後謹慎小心的辦事態度非常不滿,背後嘲笑他,攻擊他。“有人在罵你!”打小報告者向富弼說。“在罵別人。”富弼一點也不在意。“不,指名道姓罵富某!”“天下同名同姓的也很多呢!”富弼依然淡淡地回答。別人沒有當面沖著你罵,何必一概往身上攬?富弼真懂得不要自尋煩惱。即使當面衝著你來,你也可以想一想,古今真正的人豪,像圯上老人衝著張良,教他去拾鞋子;像橋上惡少沖著韓信,教他從胯下爬,但這些天下第一等伶俐的人物,都是以忍讓的態度面對橫逆,這短暫的毫厘之忍,才換來遠大千秋的事業。面對突如其來的橫逆,要記起“拔刃難收”這句諺語,拔刃容易收刃難,拔刃之後,不是傷人,就是自傷,想安然“收刃”,還不如一開始不要匆遽地拔出刃來。忍一口氣吧,只當是急急忙忙走路,衣服被草莽中的荊棘鉤住,只有緩緩地解開,急拉猛扯都不是好辦法。此外,也不妨想起“忍事敵災星”這句古諺,災星臨頭,只有“忍事”才能克敵過災星,假若不懂得逆境當順受,可能是災禍一場。古人早有“忍辱至三公”的說法,每一位身居高位的人物,都曾參透了“忍辱波羅…See More
Oct 23, 2018

馬厩 儺淄's Blog

黄永武·靜與宜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9 at 1:01pm 0 Comments

靜宜女子大學的同學,要我送一句話給“靜宜女孩”,登在她們刊物上,我想沒有比靜與宜二字更恰當了,於是我寫:“文學藝術以靜為妙境,生活處世以宜為準則”,我又想,這句話也可以送給全國的朋友,所以再將它作一番詮釋。

文學藝術所追求的“靜”境是怎樣的呢?

譬如畫一幅觀音大士像,畫得像神仙,就嫌縹緲而帶英雄氣;畫得像美女,就嫌輕佻而帶脂粉氣;畫得太福德相,就嫌引人生庇佑的貪念;畫出男身而長鬍鬚,可能威猛,就嫌不慈悲;畫成千手千眼,手中各執一物,就嫌具象雜沓而太熱鬧,給人怪而紛紜的印象。畫觀音像的高手,要讓紫竹林中、白蓮臺上,一片靜氣肅然,令人一見就自覺蝸角蠅頭,忙得好俗!於是萬念俱淡,五體投地,真心裸露,不敢隱藏,這才是靜的妙境!…

Continue

黄永武·宜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9 at 9:03pm 0 Comments

前次在〈靜與宜〉一文中,說過“生活處世中以‘宜’為準則”,雖亦舉例闡明,仍覺意猶未盡。其實“宜”是生活美感中的一把尺度,懂得“宜”,才能享受生活處世中的美。

就像柳蔭下適宜有牛,草坡上適宜有羊,竹籬邊適宜有狗,溪谷間適宜有鹿,茅屋下適宜有雞,野外麥隴上適宜有雉,花圃園樹裏適宜有鶯。如果一有倒錯,牛啃食到竹籬邊,羊闖進了花圃間,鶯飛占在茅屋上,不適宜就不美。

又像野水煙霞,適宜有鶴;池塘簾幕,適宜有燕;斜陽古木,適宜有鴉;清波朱欄,適宜有鴛鴦;關山片月,適宜有雁;而畫樓翠閣,只適宜有鸚鵡。究竟是先由“天心”決定,還是由“人心”決定,無法明白,凡天人相宜處,就是最美。…

Continue

黄永武·心與腎

Posted on January 28, 2019 at 8:49pm 0 Comments

很早在西洋文學中,讀過一句話:“女人的上半身是上帝,下半身是魔鬼。”當時想想它的涵意,上半身有勻圓的乳房,滿足了嬰兒;甜甜的微笑與溫柔輕語,締造了人間天堂,哪一樣不是純潔的天使?而下半身是情欲汙穢,說是魔鬼罪惡,也自有其道理。

最近讀到蘇東坡的話說:“五臟之性,心正而腎邪,雖上智之腎,亦然!”心正是上半身的,腎邪是下半身的,上正是天理,而下邪是人欲,即使上智的人,下腎也免不了是邪的,這說法幾乎和前述西哲的說法不謀而合,但西哲專說女人,不免有性別歧視,東坡則認為凡是人皆如此,連下愚與上智的腎,都一樣邪惡,比西哲單單說女人總算要合理公平多了。…

Continue

黄永武·當

Posted on January 22, 2019 at 11:15pm 0 Comments

在生活裏,注意一個“當”字,將增添無窮趣味。這裏的“當”是“視為……”的意思。

“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晚一點吃飯,讓肚子餓一餓,春韭野菜都會勝過五味八珍。對於一個既飽反胃的人,即使熊掌豹舌也會厭惡不食的,所以“晚食”可以“當”肉。慢慢地走路,比任何車輛安全,並且健身舒骨,所以“安步”可以“當”車。無罪的人,形體不受拘束,所以可以“當”貴。這是《戰國策》裏顏斶發明的,他是第一位善用“當”字的人。

到了蘇東坡,改第三句“無罪”為“無事”,無事的人,則形體與心理都不受拘束,更可以“當”貴了。又加第四句“早寢以當富”,認為睡眠時間最充足的人最富有,所以早寢安眠可以“當”富,蘇東坡把這四句話作為長生的秘方。…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