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
  • Pen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VEP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有格 台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OVEP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OVEPI's Page

Latest Activity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5)

13他們竟這樣的選擇墓冢,羞怯的靈魂 又重新蒙著臉回到那湫隘的子宮 而我乃從一塊巨石中醒來,伸出一隻掌 讓人辨認,神跡原只是一堆腐敗的骨頭 遂有人試圖釋放我以米蓋朗其羅的憤怒我以清教徒的饑渴呼吸著好看的陽光 陽光寫在冬日的臉上,蜀葵與紫苑影子的重疊上 我如一睜目而吠的獸,在舌尖與舌尖戲弄的街衢上 許多習俗被吞食,使不再如自發般生長 許多情欲隔離我們於昨夜與明夜之間14你是未醒的睡蓮,避暑的比目魚 你是躑躅於豎琴上一閑散的無名指 在兩隻素手的初識,在玫瑰與響尾蛇之間 在麥場被秋風遺棄的午後 你確信自己就是那一甕不知悲哀的骨灰囚於內室,再沒有人與你在肉體上計較愛 死亡是破裂的花盆,不敲亦將粉碎 亦將在日落後看到血流在肌膚裏站起來 為何你在焚屍之時讀不出火光的顏色 為何你要十字架釘住修女們眼睛的流轉See More
May 15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4)

11棺材以虎虎的步子踢翻了滿街燈火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威風 猶如被女子們折疊很多的綢質枕頭 我去遠方,為自己找尋葬地 埋下一件疑案剛認識骨灰的價值,它便飛起 松鼠般地,往來於肌膚與靈魂之間 確知有一個死者在我內心 但我不懂得你的神,亦如我不懂得 荷花的升起是一種欲望,或某種禪12閃電從左頰穿入右頰 雲層直劈而下,當回聲四起 山色突然逼近,重重撞擊久閉的眼瞳 我便聞到時間的腐味從唇際飄出 而雪的聲音如此暴躁,猶之鱷魚的膚色我把頭顱擠在一堆長長的姓氏中 墓石如此謙遜,以冷冷的手握我 且在它的室內開鑿另一扇窗,我乃讀到 橄欖枝上的愉悅,滿園的潔白 死亡的聲音如此溫婉,猶之孔雀的前額See More
May 2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3)

5火柴以爆燃之姿擁抱住整個世界 焚城之前,一個暴徒在歡呼中誕生 雪季已至,向日葵扭轉脖子尋太陽的回聲 我再度看到,長廊的陰暗從門縫閃進 去追殺那盆爐火光在中央,編幅將路燈吃了一層又一層 我們確為那間白白空下的房子傷透了心 某些衣裳發亮,某些臉在裏面腐爛 那麼多咳嗽,那麼多枯乾的手掌 握不住一點暖意6如果駭怕我的清醒 請把窗子開向那些或將死去的城市 不必再在我的短眥裏去翻撥那句話 它已亡故 作的眼睛即是葬地有人試圖在我額上吸取初霽的晴光 且又把我當作冰崖猛力敲碎 壁爐旁,我看著自己化為一瓢冷水 一面微笑 一面流進你的脊骨,你的血液……See More
Apr 24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2 )

3宛如樹根之不依靠誰的旨意 而奮力托起滿山的深沈 宛如野生草莓不講究優生的婚媾 讓子女們走過了沼澤 我乃在奴仆的苛責下完成了許多早晨在巖石上種植葡萄的人啦,太陽俯首向你 當我的臂伸向內層,緊握躍動的根鬚 我就如此來意在你的血中溺死 為你果實的表皮,為你莖幹的服飾 我卑微亦如死囚背上的號碼4喜悅總像某一個人的名字 重量隱伏其間,在不可解知的邊緣 谷物們在私婚的胎胚中制造危險 他們說:我那以舌頭舐嘗的姿態 足以使亞馬遜河所有的紅魚如癡如魅於是每種變化都可預測 都可找出一個名字被戲弄後的指痕 都有一些習俗如步聲隱去 倘若你只想笑而笑得並不單純 我便把所有的歌曲殺死,連喜悅在內See More
Apr 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1)

1只偶然昂首向鄰居的甬道,我便怔住 在清晨,那人以裸體去背叛死 任一條黑色交流咆哮橫過他的脈管 我便怔住,我以目光掃過那座石壁 上面即鑿成兩道血槽我的面容展開如一株樹,樹在火中成長 一切靜止,唯眸子在眼瞼後面移動 移向許多人都怕談及的方向 而我確是那株被鋸斷的苦梨 在年輪上,你仍可聽清楚風聲、蟬聲2凡是敲門的,銅杯仍應以昔日的炫耀 弟兄們俱將來到,俱將共飲我滿額的急躁 他們的饑渴猶如室內一盆素花 當我微微後開雙眼,便有金屬聲 丁當自壁間,墜落在客人們的餐盒上其後就是一個下午的激辯,諸般不潔的顯示 語言只是一堆未曾洗滌的衣裳 遂被傷害,他們如一群尋不到恒久居處的獸 設使樹的側影被陽光所劈開 其高度便予我以面臨日暮時的冷肅See More
Apr 1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李白傳奇》

相傳峨嵋峰頂有一塊巨石,石上鋪有一張白紙,一天午後 風雨大作,天震地撼之際,一隻碩大無比的鵬鳥碎石破紙,沖天而飛……第一站 他飛臨長安一家酒樓一 整個天空驟然亮了起來 滿壇的酒在流 滿室的花在香 一支破空而來的劍在呼嘯 眾星無言 又有一顆以萬世的光華發聲 驚見你,巍巍然 據案獨坐在歷史的另一端 天為容,道為貌 山是額頭而河是你的血管 乘萬里清風 載皓皓明月 飛翔的身姿忽東忽西、忽南忽北 中央是一團無際無涯的混沌 雷聲自遠方滾滾而來 不,是驚濤裂岸 你是海,沒有穿衣裳的海 赤赤裸裸,起起落落 你是天地之間 醞釀了千年的一聲咆哮 二 撩袍端帶 你昂然登上了酒樓 負手站在闌干旁,俯身尋思 誰是那燈火中最亮的一盞、、。 這時,半空驀然飄落一條白色儒巾 隨風化為滿城的蝴蝶 旋舞中,把所有窗口的燈 一盞盞撲滅 這樣正好,你說你要用月光寫詩 讓那些閃爍的句子 飛越尋常百姓家 然後一路亮到宮門深鎖的內苑 拿酒來!既稱酒仙豈可無飲 飲豈可不醉 你向墻上的影子舉杯 千載寂寞萬古愁 在一俯一仰中盡化為聲聲低吟 你猶記在那最醉的一天? 在禁宮,在被一大叢牡丹嚇醒之後 磨墨濡筆的宮女問:…See More
Mar 2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剔 牙》

中午 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 以潔白的牙簽 安詳地在 剔他們 潔白的牙齒依索匹亞的一群兀鷹 從一堆屍體中 飛起 排排蹲在 疏朗的枯樹上 也在剔牙 以一根根瘦小的 肋骨See More
Mar 1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長恨歌》

那薔薇,就像所有的薔薇, 只開了一個早晨 ——巴爾扎克   一唐玄宗 從 水聲裏 提煉出一縷黑髮的哀慟   二她是 楊氏家譜中 翻開第一頁便仰在那裏的 一片白肉 一株鏡子裏的薔薇 盛開在輕輕的拂拭中 所謂天生麗質 一粒 華清池中 等待雙手捧起的 泡沫 仙樂處處 驪宮中 酒香流自體香 嘴唇,猛力吸吮之後 就是呻呤 而象牙床上伸展的肢體 是山 也是水 一道河熟睡在另一道河中 地層下的激流 湧向 江山萬里 及至一支白色歌謠 破土而出   三他高舉著那隻燒焦了的手 大聲叫喊: 我做愛 因為 我要做愛 因為 我是皇帝 因為 我們慣於血肉相見   四他開始在床上讀報,吃早點,看梳頭,批閱奏折                         蓋章                         蓋章                         蓋章                         蓋章 從此 君王不早朝   五他是皇帝 而戰爭 是一攤 不論怎麼擦也擦不掉的 黏液 在錦被中 殺伐,在遠方遠方,烽火蛇升,天空啞於 一緺叫人心驚的髮式 鼙鼓,以火紅的舌頭 舐著大地   六河川…See More
Mar 1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洗 臉》

柔水如情 如你多脂而溫熱的手 這把年紀 玩起水來仍是那麼 心猿 意馬趕緊擰乾毛巾 一抹臉 擡頭只見鏡中一片空無 猿不嘯 馬不驚 水,仍如那只柔柔的手 ——一種淒清的旋律 從我的華發上流過See More
Feb 2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雨天訪友》

雨天過訪 尚未敲門 傘的水漬 濺入頸項 沿背而下 一陣寒意 如刀劃過 猝然想起 江南水聲 泠泠響自 小小運河 蜿蜒繞過 我家後門 三月水漲 魚群吹浪 河中有船 岸上有人 隔水相問 原是同村 什麼樣的天氣 什麼樣的鄉愁 滿街只有風雨 不見一瓣杏花 驟聞高樓有人 哀歌胡笳十八 不待主人開門 我又隱入傘後 翻起風衣領子 追蹤雨聲而去See More
Feb 21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金龍禪寺》

晚鐘 是遊客下山的小路 羊齒植物 沿著白色的石階 一路嚼了下去如果此處降雪 而只見 一隻驚起的灰蟬 把山中的燈火 一盞盞地 點燃See More
Feb 1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頓 悟》

刺藤向天空投射 那墓地,茫然如我們 已死的與未死的,都在尋求一種頓悟 一種月光照在草葉上的 單純我們曾捨命愛過,真的 一枚自殺未遂的榴彈可以作證: 一顆早晨歡呼而至 晚上就呼嘯著墜入海中的太陽可以作證 而我們自己能證明什麼? 散步、唱歌,以及給領帶能證明什麼? 我們曾愛過,因我們曾再三死過 在一座久久未曾溫柔過的城中 在鐵軌捆住大地鞭打之後 在峽谷的那一邊 至於那些鮮花 已被他們高高舉起且塑成一來微笑假如從墓地來,你會記起許多事 許多碑 許多名字 許多在泥中握著的手 許多臉 許多臉上的含羞草 灰塵揚起而遮住視線 為了使我們無法辨認 懸蕩在危崖上的靈魂誰是誰你便從墓地走出 從異鄉人的瞳孔中走出 充滿一些期許,一些早熟的憂戚 不知身在何處 淚流向何處 下個清明 水酒與素花撒向何處或許你因此而遺忘了許多事 許多風箏在許多天空 許多輪轍在許多地上 假如,你從墓地回來See More
Feb 4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裸 奔》

之一自成形於午夜 午夜一陣寒顫後的偶然 他便歸類為一種 不規則動詞,且苦思 太陽為何堅持循血的方向運行 窗外除了風雪 僅剩下掛在枯樹上那隻一瘦 再瘦的紙鳶 鷓鴣聲聲,它的穿透力 勝過所有的刀子 而廣場上 那尊銅像為何從不發聲 他說他不甚了了他就是這男子 胸中藏著一隻蛹的男子 他把手指伸進喉嚨裏去掏 多麼希望有一只彩蝶 從嘔吐中 撲翅而出 之二帽子留給父親 衣裳留給母親 鞋子留給兒女 枕頭留給妻子 領帶留給友朋 雨傘留給鄰居(他打了一個哈欠)床鋪留給白蟻 書籍留給蟑螂 照片留給墻壁 信件留給爐火 詩稿留給風雨 酒壺留給月亮(他緩緩蹲下身子)手腳還給森林 骨骼還給泥土 毛髮還給草葉 脂肪還給火焰 血水還給河川 眼睛還給天空(他猛然擡起頭來)歡欣還給雀鳥 慍怒還給拳頭 悲痛還給傷口 抑郁還給鏡子 仇恨還給炸彈 茫然還給歷史(準備沖刺——)他開始溶入街衢 他開始混入灰塵 他開始化入風雪 他開始步入樹木 地開始熔入鋼鐵 他開始揉入花香遂提升為 可長可短可則可柔 或雲或霧亦隱亦顯 似有似無抑虛抑實 之 赤裸山一般裸著松一般 水一般裸著魚一般 風一般裸著煙一般 星一般裸著夜一般 霧一般裸著仙一般…See More
Feb 1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車上讀杜甫》

劍外忽傳收薊北 搖搖晃晃中 車過長安西路乍見 塵煙四竄猶如安祿山敗軍之倉皇 當年玄宗自蜀返京的途中偶然回首 竟自不免為馬隗坡下 被風吹起的一條綢巾而惻惻無言 而今驟聞捷訊想必你也有了歸意 我能搭你的便船還鄉嗎? 初聞涕淚滿衣裳 積聚多年的淚 終於泛濫而濕透了整部歷史 舉起破袖拭去滿臉的縱橫 繼之一聲長嘆 驚得四壁的灰塵紛紛而落 隨手收起案上未完成的詩稿 音律不協意象欠工等等問題 待酒熱之後再細細推敲 卻著妻子愁何在 八年離亂 燈下夫妻愁對這該是最後一次了 愁消息來得突然惟恐不確 愁一生太長而令又嫌太短 愁歲月茫茫明日天涯何處 愁歸鄉的盤纏一時無著 此時卻見妻的笑意溫如爐火 窗外正在下雪 漫卷詩書喜欲狂 車子驟然在和平東路剎住 顛簸中竟發現滿車皆是中唐年間衣冠 耳際響起一陣 之聲 只見後座一位儒者正在匆匆收拾行囊 書籍詩稿舊衫撒了一地 七分狂喜,三分唏噓 有時仰首凝神,有時低眉沈吟 劫後的心是火,也是灰 白日放歌須縱酒 就讓我醉死一次吧 再多的醒 無非是顛沛 無非是泥濘中的淺一腳深一腳 再多的詩 無非是血痞 無非是傷痕中的青一塊紫一塊 酒,是載我回家唯一的路 青春作伴好還鄉…See More
Jan 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湖南大雪~贈長沙李元洛》

昔我往矣 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 雨雪霏霏 君問歸期 歸期早已寫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載我渡我的雨啊 奔騰了兩千年才凝成這場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嶽麓山上 落在你未眠的窗前 雪落著 一種複雜而單純的沈默 沈默亦如 你案頭熠熠延客的燭光 乍然一陣寒風掠起門簾 我整冠而進,直奔你的書房 仰首環顧,四壁皎然 雪光染白了我的鬚眉 也染白了 我們心之中立地帶 寒暄之前 多少有些隔世的怔忡 好在火爐上的酒香 漸漸祛除了歷史性的寒顫 你說: 酒是黃昏時歸鄉的小路 好!好!我欣然舉杯 然後重重咳了一聲 帶有濃厚湘音的嗽 只驚得 窗外撲來的寒雪 倒飛而去你我在此雪夜相聚 天涯千里驟然縮成促膝的一寸 荼蘼早凋 花事已殘 今夜我們擁有的 只是一枝待剪的燭光 蠟燭雖短 而灰燼中的話足可堆成一部歷史 你頻頻勸飲 話從一隻紅泥小火爐開始 下酒物是淺淺的笑 是無言的唏噓 是欲說而又不容說破的酸楚 是一堆舊信 是噓今夕之寒,問明日之暖 是一盤臘肉炒《詩美學》 是一碗鯽魚燒《一朵午荷》 是你胸中的江濤 是我血中的海浪 是一句句比淚還成的楚人詩。 是五十年代的驚心 是六十年代的飛魄 這時,窗外傳來一陣沙沙之聲…See More
Jan 4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河畔墓園~為亡母上墳小記》

膝蓋有些些 不像痛的 痛 在黃土上跪下時 我試著伸腕 握你薊草般的手 剛下過一場小雨 我為你 運來一整條河的水 流自 我積雪初融的眼睛我跪著。偷覷 一株狗尾草繞過墳地 跑了一大圈 又回到我擱置額頭的土 我一把連根拔起 鬚鬚上還留有 你微溫的鼻息See More
Dec 31, 2018

OVEPI'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OVEPI'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OVEPI's Blog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5)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8:10pm 0 Comments

13

他們竟這樣的選擇墓冢,羞怯的靈魂

又重新蒙著臉回到那湫隘的子宮

而我乃從一塊巨石中醒來,伸出一隻掌

讓人辨認,神跡原只是一堆腐敗的骨頭

遂有人試圖釋放我以米蓋朗其羅的憤怒

我以清教徒的饑渴呼吸著好看的陽光

陽光寫在冬日的臉上,蜀葵與紫苑影子的重疊上…

Continue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4)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8:08pm 0 Comments

11

棺材以虎虎的步子踢翻了滿街燈火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威風

猶如被女子們折疊很多的綢質枕頭

我去遠方,為自己找尋葬地

埋下一件疑案

剛認識骨灰的價值,它便飛起

松鼠般地,往來於肌膚與靈魂之間…

Continue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3)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8:03pm 0 Comments

5

火柴以爆燃之姿擁抱住整個世界

焚城之前,一個暴徒在歡呼中誕生

雪季已至,向日葵扭轉脖子尋太陽的回聲

我再度看到,長廊的陰暗從門縫閃進

去追殺那盆爐火

光在中央,編幅將路燈吃了一層又一層

我們確為那間白白空下的房子傷透了心…

Continue

洛夫的詩《石室之死亡》(節選 2 )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8:01pm 0 Comments

宛如樹根之不依靠誰的旨意

而奮力托起滿山的深沈

宛如野生草莓不講究優生的婚媾

讓子女們走過了沼澤

我乃在奴仆的苛責下完成了許多早晨

在巖石上種植葡萄的人啦,太陽俯首向你

當我的臂伸向內層,緊握躍動的根鬚…

Continue

Comment Wall (2 comments)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8:53pm on March 20,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ave a nice day sir,

I am Joycee Bechio.
It's a pleasure to meet you, please can you get back to this address, I have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to share with you: ptrin2020@email.com

Best regards

At 8:51pm on March 20,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ave a nice day sir,

I am Joycee Bechio.
It's a pleasure to meet you, please can you get back to this address, I have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to share with you: ptrin2020@email.com

Best regard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