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庫
  • Female
  • Jurong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微影庫'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Taklamakan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水牆 繪
  • Tata Na
  • thé l'après-midi
  • Pabango
  • 文創 庫
  • 客家 庫
  • 文學 庫
  • 思潮 庫
  • 旅遊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微影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微影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阿瑟密勒:充滿悖論的戲劇大師(下)

總的來說,密勒的劇作本身並不像評論家們所歸納的那樣政治化,只有他早期那部《都是我的兒子》也許可算是個例外。那是他的第一部百老匯劇作,首演於1947年,現在看來佳構劇的形式有點落套,主題也略為簡單了些,但仍不失為一部佳作。故事講二戰期間,一個美國資本家昧著良心把次品飛機零件賣給自己的空軍,造成飛機失事,摔死了二十一個飛行員,也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劇本按“三一律”來寫,父親害死兒子的真相由大兒子在一天之內一步步挖掘出來。但寫到這里密勒還是顯出了他高人一籌的地方:真相大白以後,父親說要去自首,終因良心譴責而飲彈身亡。這一來大兒子立刻因自己“害死”了父親而自責,這時候母親又對他說:“不要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個人責任的問題就是這麽復雜,很難黑白分明。不過密勒在劇作以外的政治言論一直是鋒芒畢露,愛憎分明,大多數時候他都在批評自己的政府,支持世界各國被壓迫的人民,特別是知識分子。美國社會自1970年代越戰結束後日趨保守,這位曾是美國數一數二的劇作家竟成了墻內開花墻外香,一度每年都有作品在歐洲演出,卻從百老匯消失了許多年。1990年代他八十高齡時又被美國主流戲劇界接受,接連推出好幾部新作。我看過一個《…See More
Monday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阿瑟密勒:充滿悖論的戲劇大師(上)

阿瑟•密勒去世時享年89歲,已到了中國人要做白喜事鼓盆而歌的高壽,但他一定心有不甘,他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完,還有太多的責任未能盡到。那部關於他和夢露的新戲《完成畫作》去年十月剛在芝加哥首演,還沒來得及搬上百老匯——那是他服務人類的主要陣地,也是能證明他寶刀不老的最重要的地方;12月他向媒體宣布,將與同居已久的艾格涅絲•巴利一起去教堂,可還沒來得及讓這位34歲的畫家正式成為新娘……很多作家會說,密勒老人可以死而無憾了,他一生的89年已經留下太多東西讓人閱讀、回憶和討論,甚至爭論,有幾個作家能像他這樣多產、多姿、多彩?真的密勒遠不像坊間眾多報刊的紀念文章所描繪的那樣清晰和簡單,他是個充滿了悖論的作家。僅舉一例:密勒的死訊在中國的媒體廣為報道,但新浪網唯恐人們不知道密勒是何許人,在標題中稱他為“瑪麗蓮•夢露的前夫”。其實,密勒和夢露那段才子佳人的婚姻一共只維持了五年,而他的劇作生涯長達近七十年——可算是個世界紀錄了。他幾乎是20世紀後半葉被人談論最多的劇作家,盡管他沒有得到諾貝爾獎,但二戰以來得過該獎的五六個劇作家中除了貝克特,沒有一個有密勒的影響那麽大。密勒得不到諾貝爾獎也許正是因為他的…See More
Jul 15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 費春放:激化、淡化和深化:敘事藝術處理沖突的方法(上)

作者的話:近年來我們寫了幾個取材於西方經典的戲曲劇本,總體上戲曲界和觀眾們相當歡迎,認為這些西戲中演的劇目既傳承了傳統的形式,又豐富了舞臺上的人物和故事;它們也得到了西方觀眾的青睞,多次應邀出國演出。《朱麗小姐》是其中第四個劇目,2012年一年就去了六個國家。但在朱麗的祖國瑞典,我們聽到一個令人驚訝的故事,不由開始反思這些劇目的創作方法。傳統戲曲偏好大團圓,極少西方式的大悲劇,而我們改編的西方經典卻全是悲劇(其中五個收入了《心比天高:中國戲曲演繹西方經典》,文化藝術出版社)。難道好故事一定要是激化沖突的悲劇?西方人不是喜歡說藝術摹仿生活嗎,生活中有那麼多可怕的悲劇嗎?那就是促使我們研究、寫作這篇論文的起因。我們的創作也開始探索新的敘事方法--除了一味激化矛盾,還有別的可能嗎?  敘事藝術是講故事的藝術,故事的素材主要是人際關系,特別是含有沖突的關系;無論是來自生活原料還是來自他人作品,敘事創作中如何尋找、選擇、展現矛盾沖突,常常體現出不同時代、不同文化的不同特色,在全球化的今天,這也是對藝術家眼界、眼力和功力的考驗。 歷史上歐美作家習慣於把源於生活的平常故事悲劇化,希臘神話和戲劇中充斥…See More
Jul 13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下)

和妓院與劇院這兩個古老的體驗業相比,迪斯尼是新型體驗業的一個重要代表。除了這些封閉式場子里的個別體驗,整個迪斯尼樂園的設計就是一個夢幻樂園的模擬環境。它的創辦者沃特·迪斯尼在建園時特地斥巨資把周圍的高壓電線全都埋到地下,還把加油站等現代工業設施統統搬到看不見的地方,就是為了制造一個最大規模的劇場幻覺,使遊客得到徹底的樂園體驗。近一二十年來,迪斯尼的種種經驗在世界各地被克隆推廣,美國的許多大商場都被迪斯尼化了,而賭城拉斯維加斯是最大的“迪化”區,整個市中心都是樂園式的建築。中國不少地方近幾年來也引進了這種體驗模式,最近剛開幕的上海科技館里也有了迪斯尼那種全方位體驗幻覺的電影院,國人可以去親身體驗一番。但在中國引進外國的體驗業時也常看到叫人哭笑不得的蠢事。坐在蹩腳的所謂“動感影院”里,面對著逼仄的銀幕,聽著座位底下嘎吱嘎吱的聲響,當然不會有真實的現場幻覺,那種體驗只能倒人胃口。去年藝術節期間浦東世紀公園請來法國人做了幾場水幕表演,也就是在水幕上放電影或幻燈。我曾在洛杉磯的迪斯尼樂園看過十幾米高的水幕電影,小小的米老鼠猛然間頂天立地地在你面前站起來,不由人不嘆為觀止。這次本想在上海重溫舊夢,…See More
Jul 10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 (上)

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有過一次阿爾文·托夫勒熱,他的《第三次浪潮》以及同名電視片在這里掀起了一個巨大的浪潮。其實《第三次浪潮》已經是托夫勒的第二部重要著作,他的成名作是1970 年出版的《未來沖擊》。2001年 12月2日晚,這位早已名揚世界但遠未成為歷史的美國未來學家出現在中央電視臺的《對話》節目中,嘉賓們一個個興奮地回憶起當年如何為《第三次浪潮》所振奮。不過在我看來,那天晚上最有見地的一個問題是關於他的《未來沖擊》的,提問的嘉賓特別提到了書中的一個重要觀點:繼制造業之後大為繁榮的是服務業,但服務業以後又將有一種代表社會發展更高水平的經濟興盛起來,叫做“體驗業”(Experiential…See More
Jul 8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宣泄是“凈化”還是“激化”?

上海地鐵站里出現了一些“宣泄柱”,叫人拳打腳踢宣泄憤懣。電視記者說很多路人都表示支持,一位被采訪者說:“國外這樣的很多,讓我們也來宣泄一下挺好。”其實,只要是好玩意兒,管它國外有沒有?但據我所知,歐美的公共場所並不鼓勵任意宣泄。上街遊行是法律允許的,那是用和平方式發表言論,而且是在警察批準之後,按規定的路線走。但我們這里常聽說的教人揍橡皮人的“出氣室”之類,卻屬罕見。我在北美七所大學,送孩子上過多個中小學,還問過不少歐美學者,都說沒見學校里有“出氣室”,那大概是日本人發明的­——他們信武士道。“出氣室”畢竟還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在講公共秩序的地鐵站里叫大家來對根柱子拳打腳踢,估計哪國人都會皺眉頭。不過“宣泄”這一理念倒確是來自西方——中國有些媒體喜歡把它當成“普遍人性”的需要。是這樣嗎?請來看看歐亞兩洲的經典。亞里士多德在《詩學》里提出宣泄/凈化說(Catharsis),解釋希臘悲劇為何偏愛反人性的惡性情節——後來弗洛依德說得更直白:你下意識里害怕哪天會弒父娶母嗎? 會殺孩子以懲罰不忠的丈夫嗎?…See More
Jul 5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草根藝術和創意產業

在這本雜志上談“草根”,好像有點不諧調,印得這麼精美的雜志怎麼能和“草根”沾上邊?記得兩年前上海市中心一個區政府請我到他們組織的文化發展會議上出謀劃策,我報了個關於草根文化的提綱,就被建議改掉草根這個詞,因為聽起來好像是講農民的事。其實,草根這兩個字倒還真是地地道道的舶來品——英文grassroots的直譯,在歐美說草根,一點也不會掉份。草根的反面是貴族和精英,貴族多已是過氣的名號,而當今真有影響的精英絕不會蔑視草根。政治家想要每個選民都來投他的票,當然要做草根的工作;藝術家無論是商業的還是非營利性的,都要吸引盡可能多的受眾,營銷也必須從草根做起。我們這里則很奇怪,自從走出了一片紅一片藍的一統天下,媒體和先富起來的精英乃至一般的白領都越來越盯上了國外的高檔階層,無奈多數人條件還差得遠,於是退而求其次,紛紛自詡為“小資”。殊不知在他們所向往的歐美,“小資”一詞(petty…See More
Jul 2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角度·深度·溫度——喻榮軍幾個作品中的“外來人”母題

剛過四十的喻榮軍可能還不一定是中國最高產的劇作家,卻已經是我看過演出最多的中國劇作家;如果把我看過的古今中外的劇作家的戲都數一遍,他也要算第二,只有莎士比亞超過他。過去十來年里,他原創、改編、翻譯的三十多部劇作引領著時尚戲劇的潮流,其中我看過的就有十幾個;然而,給我印象最深的卻是三個他最不時尚、最樸素的戲,其中最吸引我的又是外來人的形象。按說“外來人”在戲劇中一點都不稀奇,那是幾乎所有的劇本都少不了的編劇手段。凡“戲”大多要打破原有的平靜,用一個外來的力量最方便了。即便這個外來力量是自己家里人,也總是要把他支使出去,在需要“戲”發生的節骨眼上回來生出點事情:哈姆雷特從國外回來奔喪,發現母親已然結婚;周樸園從礦上回來休息,發現家里到處“鬧鬼”。不過,我看喻榮軍筆下的“外來人”母題,不是從編劇技巧的角度,我關注的是與此相關的人物、主題及其社會背景。“外來人”是近年來全世界的文學研究中都很熱門的研究母題,這和世界范圍內的人口流動有關。我是自己去美國成了外來人以後才開始注意這一母題的——當年的《中國夢》就是探討外來人能否、如何融入當地文化的戲。喻榮軍是從安徽來到上海以後留下來的,雖然都是在中國…See More
Jun 24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厲無畏:以創意產業推動文化創新

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明確指出,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國家,是國家發展戰略的核心,是提高綜合國力的關鍵。建設創新型國家戰略的提出是順應經濟發展規律的要求提出的,而在當前來看更是應對金融危機、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關鍵之舉。世界經濟發展經驗表明:一個國家或地區人均GDP達3000—4000美元時,就應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目前我國人均GDP已達3700多美元,在經歷了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的快速發展階段,也面臨著資源、環境的約束;加上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如不加快提高自主創新能力、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就會犯嚴重的戰略性錯誤。建設創新型國家,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市是關鍵。由於中心城市區域往往是國家實現產業創新和經濟增長的核心空間,其科技教育發展水平高,人才資源相對集中,創新環境較好,研發投入能力較強。因此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任務首先是要把中心城市建設成創新型城市,讓中心城市更多地承擔起經濟創新的角色。可以說建設創新型城市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要載體和核心依托。建設創新型城市的重要任務就是要構建創新體系,它由政府、企業、產業集群、中介服務體系等多個主體構成。由於創意產業是將文化資本重新組合引入經濟系統的新興產業,…See More
Jun 19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戲劇和刊物:從悲情到希望

上世紀末我回到闊別了十五年的上海,發現戲劇幾乎滑到了谷底,上海這麼大的城市,到處是摩天大樓,入夜燈火通明,卻常會找不到一個可以買票看戲的地方,讓國外來訪的藝術家們驚詫不已。戲劇界不少同仁是懷著一腔悲情在堅守陣地,努力為奄奄一息的戲劇延緩生命。這個局面使我愕然。我是堅信中國戲劇必將繁榮的樂觀派,可怎麼才能說服那些悲情的同行呢?我搬出了曾以《第三次浪潮》一書在我國廣為人知的美國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他早在1970年就預言道:在農業、工業、信息業這三次浪潮以後,人類歷史很快就要迎來第四次浪潮——體驗業。戲劇顯然是體驗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雖然托夫勒並沒有專門講戲劇一定會繁榮,但我相信他一定會同意我的引申。托夫勒的思路主要來源於經濟分析,體驗業的興盛是與一定的人均GDP數字相關聯的。在過去五十多年里,歐美發達國家戲劇的發展早已證明了這一點;在中華文化圈內,香港、臺灣、新加坡等地的戲劇近三十年來幾乎是從無到有地發展起來,也證明了這一點。而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北京、上海的話劇近十年來一路走高;在農村和鄉鎮則可以看到,越劇、豫劇、秦腔、二人轉等劇種的草臺班子日益興盛,與大城市里那些幾乎全靠政府支…See More
Jun 14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藝術節的意義在於藝術的公共性

今年的上海國際藝術節有不少新的亮點,節目的數量質量都比往年有所提高,但最讓我興奮的還是一條某些高雅人士可能不屑一顧的消息:在市文化發展基金會的資助下,藝術節推出了50元的優惠票,讓低收入者也能看上戲。藝術節既是高雅的藝術展示,也是老百姓的節日。世界上最早有記載的藝術節是2500年前雅典的酒神節,經典的希臘戲劇就是在那兒產生的。中國各地向來有廟會的傳統,那是全民參與的展銷會兼藝術節。在前現代社會中,民眾平時欣賞不到舞臺藝術,一年一度或數度的節慶活動是僅有的機會,好處在免費,開支由政府或有錢人承擔。進入現代以後,城市里常年都有表演,可以買票去看,節令性的社區狂歡活動便淡出了。但是,當工業化和市場經濟將人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以後,又迎來了藝術節的復興。人們認識到,表演藝術是高素質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特別那些高雅的作品,市場價格必然昂貴,超過了很多平民的消費能力。因此在發達國家,政府和非營利機構用大量贊助來彌補文化市場的這一缺憾,並在一些中小城市舉辦一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節。例如1947年創辦的英國愛丁堡和法國阿維農藝術節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藝術節。上海國際藝術節更像香港和新加坡的藝術節。那兩個大都市的…See More
Jun 12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藝術加工:激化還是淡化矛盾沖突?

李安又一次證明了他把握跨文化主題的無與倫比的實力。這不僅僅是因為《少年派》的故事跨了好幾個文化--既非中國《藏龍》,亦非牛仔《斷背》;更因為他在把創作素材戲劇化的過程中,獨辟蹊徑,走出了一條借鑒、揚棄、超越東西方傳統文化的新路。少年派和他的旅伴遇到輪船沈沒的大災難,之後漂流了二百多天才獲救,這個每時每刻都生死攸關的漫長旅程中有著無數的沖突,創作中如何選擇、展現這些沖突,是對藝術家眼力和功力的考驗。和電影相比,小說相對容易,因為容量大得多,而且幾乎沒有任何技術方面的限制;李安把電影在篇幅、技術方面的限制轉化成優勢,從小說提供的大量素材中做出了獨到的取舍,令人叫絕。歐美作家往往習慣於把源於生活的平常故事悲劇化,西方文學的老祖宗希臘神話和戲劇中充斥著弒父娶母(《俄狄浦斯王》)、殺子報復(《美狄亞》)、全家相殘(《阿伽門農》)之類的駭人故事。好萊塢不但發明了"災難片"這個無中生有幻想空前災難的大門類,此外的其它類型也大多生著法子激化生活中的沖突。莫非西方文人都不安好心,唯恐天下不亂?問題是我們現在學人家幾乎已經青出於藍了,電視劇編劇的不二法門就是想方設法激化矛盾。都說文學是"人學",為什麽從事…See More
Jun 10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 4

金志(交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顧問):孫院長講的很好。其實今天講的文化,和法律制度和金融制度也是相關。我是搞金融的,實際上法律制度和金融制度上有一個信托法,他規定其中除了商業信托之外還有一個公益信托,公益的活動就是對基金會等等公益機構的,都有專家管理第三方托管等等這個制度來支持發展。但是我們現在走了一個要麽是政府在管,就是全都是政府背景的,要麽是完全市場放任的搞亂的。真正很規范地走這一條又有法律制度又有經濟的背景,同時又有很規范的制度,這個就要吸收東西方文化,包括經濟制度、金融制度當中的共通的地方,實際上也是人類共同財富。但是我們沒有很好吸收,我們這里面有一點排斥。人家的許許多多這種基金會、民間組織,我們因為相關的稅收制度、財政制度、工商登記制度都是不完善的。現在出現了有些名人也在做。像做壹基金的李連傑,我就想他為什麽要做?他是有一片愛心做,但是他完全可以用他無形資產做,不一定要親力親為。但是現在他就放棄了3000萬美金的電影就做壹基金,表示他自己這種愛心。而且這些名人辦的基金,里面的運作、財務也不知道是不是嚴格按照規章來操作的。所以實際上要配套的制度完善來推動中國的整個的這個事業的發展,…See More
Jun 7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 3

提問和回答:喬依德(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秘書長):讓我們以熱烈地掌聲謝謝孫院長。提問之前,我想簡單講兩句。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要分開,這個很對。但是中國的問題恐怕不單單是這個。現在有一些藝術劇院正在從國家養著的事業單位改制,要成為你所說自負盈虧的企業,他也在做。能不能夠以後國家就不用再給錢了,變成像百老匯的劇團一樣的自負盈虧呢?孫惠柱:最後國家還是會給錢,不然肯定死掉,因為現在全世界沒有長期運作的營利性劇院,只有人力成本極低的草臺班子例外。喬依德:這個話我不同意。你看今天報紙上講現在浙江這一代都有草根劇院,國家根本不管。孫惠柱:我打斷一下。草根劇團可以。通常叫草臺班子,就像我們做玩具出口的企業,它的勞動力成本非常低。但是上海、北京的藝術家不可能拿最低工資去演戲的,所以草臺班子倒是商業的,因為沒有人贊助他們,但是我們全國的專業劇院做不到。喬依德:我再講兩點。因為雖然我在美國念的不是戲劇博士,但是美國藝術的運作我多少也知道一點。我以前花過2個美金去聽過波士頓交響樂團的排練。我知道它也是靠贊助維持的,贊助的人都會發一本東西,你只捐1000美元上面名字也都寫上去。美國有遺產稅,當富翁把這個錢花在這…See More
Jun 6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 2

這一方面因為百老匯的票價事實上很低。(10年前我回來的時候最高票價75元,那個時候大約是紐約人平均工資的3%,如果按上海平均工資是1000人民幣來算,就是上海大劇院的最高票價應該是30元,但是實際上上海劇院300元、1000元的票早都有了。)人家知道舞臺演出作品要細水長流,知道這是一輩子要做的事情。中國這30年經濟搞得這麽好,相比之下舞臺表演藝術實在太可怕了,我們居然還有勇氣賣這麽高的票價,到底賣掉了幾張?我就不懂誰來管他們的賬。這是講商業運作的問題,接下來講講非營利的文化事業。非營利性的藝術應該是靠贊助的,贊助哪里來?我們這里的贊助主要是政府的,政府養這些文藝團體當然不會要你回報的。可是現在奇怪的是,一方面政府每年花這麽多錢來養著這些團體,另一方面政府還要向他們收稅。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總經理也一直在政協、人大呼籲這件事,這個稅是應該取消的。在發達國家,非營利性的文化藝術機構有兩個好處。一個是你可以拿贊助,這個贊助是不用還的,如果有盈余你也不可以分掉,應該投入下一個演出。因為非營利性的機構都是長期性的,不是賺了一票馬上放在口袋里就走掉了的。還有一點就是不收稅,那些給你贊助的人還可以因此…See More
Jun 5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 1

——在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的演講現在大家都在談金融危機,這個時候我還來談文化,是不是有點太奢侈了?如果是的話就不用讓我來講了,所以回答看來是不。好,我先講一個例子和一個理論。先講美國30年代的大蕭條時政府投資文化的一個例子。美國在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上也是世界的超級大國,奇怪的是美國的政府是不設文化部的。美國政府幾乎不花什麽錢來搞文化,他們算是有一個文化基金會,全年的預算,11年前我回國的時候是1億上下,還不如國防部下面的軍樂隊的經費多。國防部只要手指縫里漏下一點點,就比全國的文化基金會都要多。所以美國政府在文化方面的支出,在政府總體預算當中的比重幾乎為零。美國沒有文化部,也沒有國家劇院,它的藝術卻很繁榮,比歐洲一些有國家劇院的國家做得都好。但是在美國建國200多年的歷史上,只有一次聯邦政府出資在文化上搞了政府項目,那就是在大蕭條1930年的時候。為什麽?平時不管文化,大蕭條反倒要管了?因為失業的人里面,有工人也有藝術家,藝術家也是會餓死的。平時政府不用管,但在這個時候覺得也要幫一下藝術家,給他們一點錢,不然這些文化人的生活就成問題了。但這錢並不是白給的,是讓他們到社區、到學校去演出。大蕭…See More
Jun 4

微影庫's Blog

孫惠柱:阿瑟密勒:充滿悖論的戲劇大師(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3:53pm 0 Comments

總的來說,密勒的劇作本身並不像評論家們所歸納的那樣政治化,只有他早期那部《都是我的兒子》也許可算是個例外。那是他的第一部百老匯劇作,首演於1947年,現在看來佳構劇的形式有點落套,主題也略為簡單了些,但仍不失為一部佳作。故事講二戰期間,一個美國資本家昧著良心把次品飛機零件賣給自己的空軍,造成飛機失事,摔死了二十一個飛行員,也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劇本按“三一律”來寫,父親害死兒子的真相由大兒子在一天之內一步步挖掘出來。但寫到這里密勒還是顯出了他高人一籌的地方:真相大白以後,父親說要去自首,終因良心譴責而飲彈身亡。這一來大兒子立刻因自己“害死”了父親而自責,這時候母親又對他說:“不要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個人責任的問題就是這麽復雜,很難黑白分明。…

Continue

孫惠柱:阿瑟密勒:充滿悖論的戲劇大師(上)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3:48pm 0 Comments

阿瑟•密勒去世時享年89歲,已到了中國人要做白喜事鼓盆而歌的高壽,但他一定心有不甘,他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完,還有太多的責任未能盡到。那部關於他和夢露的新戲《完成畫作》去年十月剛在芝加哥首演,還沒來得及搬上百老匯——那是他服務人類的主要陣地,也是能證明他寶刀不老的最重要的地方;12月他向媒體宣布,將與同居已久的艾格涅絲•巴利一起去教堂,可還沒來得及讓這位34歲的畫家正式成為新娘………

Continue

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3:47pm 0 Comments

和妓院與劇院這兩個古老的體驗業相比,迪斯尼是新型體驗業的一個重要代表。除了這些封閉式場子里的個別體驗,整個迪斯尼樂園的設計就是一個夢幻樂園的模擬環境。它的創辦者沃特·迪斯尼在建園時特地斥巨資把周圍的高壓電線全都埋到地下,還把加油站等現代工業設施統統搬到看不見的地方,就是為了制造一個最大規模的劇場幻覺,使遊客得到徹底的樂園體驗。近一二十年來,迪斯尼的種種經驗在世界各地被克隆推廣,美國的許多大商場都被迪斯尼化了,而賭城拉斯維加斯是最大的“迪化”區,整個市中心都是樂園式的建築。中國不少地方近幾年來也引進了這種體驗模式,最近剛開幕的上海科技館里也有了迪斯尼那種全方位體驗幻覺的電影院,國人可以去親身體驗一番。…

Continue

孫惠柱 費春放:激化、淡化和深化:敘事藝術處理沖突的方法(上)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8:07pm 0 Comments

作者的話:近年來我們寫了幾個取材於西方經典的戲曲劇本,總體上戲曲界和觀眾們相當歡迎,認為這些西戲中演的劇目既傳承了傳統的形式,又豐富了舞臺上的人物和故事;它們也得到了西方觀眾的青睞,多次應邀出國演出。《朱麗小姐》是其中第四個劇目,2012年一年就去了六個國家。但在朱麗的祖國瑞典,我們聽到一個令人驚訝的故事,不由開始反思這些劇目的創作方法。傳統戲曲偏好大團圓,極少西方式的大悲劇,而我們改編的西方經典卻全是悲劇(其中五個收入了《心比天高:中國戲曲演繹西方經典》,文化藝術出版社)。難道好故事一定要是激化沖突的悲劇?西方人不是喜歡說藝術摹仿生活嗎,生活中有那麼多可怕的悲劇嗎?那就是促使我們研究、寫作這篇論文的起因。我們的創作也開始探索新的敘事方法--除了一味激化矛盾,還有別的可能嗎?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