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客家 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4)

用矜慎的筆,作深入的解剖,具強烈的愛憎有悲憫的情感,表現出農村及其他去我們都市生活較遠的人物姿態與言語,粗糙的靈魂,單純的情欲,以及在一切由生產關係下形成的苦樂,《雨後》作者在表現一方面言,似較馮文炳君為寬而且優。創作基礎成於生活各面的認識,馮文炳君在這一點上,似乎永遠與《雨後》作者異途了。在北平地方消磨了長年的教書的安定生活,有限制作者拘束於自己所習慣愛好的形式,故為周作人所稱道的《無題》中所記琴子故事,風度的美,較之時間略早的一些創作,實在已就顯出了不康健的病的纖細的美。至《莫須有先生傳》,則情趣朦朧,呈露灰色,一種對作品人格烘托渲染的方法,諷刺與詼諧的文字奢侈僻異化,缺少凝目正視嚴肅的選擇,有作者衰老厭世意識。此種作品,除卻供個人寫作的懌悅,以及二三同好者病的嗜好,在這工作意義上,不過是一種糟蹋了作者精力的工作罷了。時代的演變,國內混戰的繼續,維持在舊有生產關係下而存在的使人憧憬的世界,皆在為新的日子所消滅。農村所保持的和平靜穆,在天災人禍貧窮變亂中,慢慢地也全毀去了。使文學,在一個新的希望上努力,向健康發展,在不可知的完全中,各人創作,皆應成為未來光明的頌歌之一頁,這是新興文學…See More
yesterda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3)

創作原是自己的事,在一切形式上要求自由,在作者方面是應當缺少拘束的。但一個好的風格,使我們傾心神往機會較多,所以對於作者那嶄新傾向,有些地方使人難於同意,是否適宜於作者創作,還可考慮。如果我們讀許欽文許小說,所得的印象,是人物素描輪廓的鮮明,而欠缺卻是在故事胚胎以外缺少一種補充——或者說一種近於廢話而又是不可少的說明——那麼馮文炳君是注意到這補充,且在這事上已盡過了力,雖因為吝惜文字,時時感到簡單,也仍然見出作品的珠玉完全的。另一作者魯彥,取材從農村卑微人物平凡生活里,有與馮文炳作品相同處,但因為感慨的氣氛包圍及作者甚深,生活的動搖影響及於作品的傾向,使魯彥君的作風接近魯迅,而另有成就,變成無慈悲的諷刺與憤怒,面目全異了。《上元燈》的作者施蟄存君,在那本值得一讀的小集中,屬於農村幾篇作品一支清麗溫柔的筆,描寫及一切其接觸人物姿態聲音,也與馮文炳君作品有相似處,唯使文字奢侈,致從作品中失去了親切氣味,而多幻想成分,具抒情詩美的交織,無牧歌動人的原始的單純,是施蟄存君長處,而與馮文炳君各有所成就的一點。把作者與現代中國作者風格並列,如一般所承認,最相稱的一位,是本論作者自己。一則因為對農村…See More
Frida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2)

君有相近處。然而從日本文而受暗示的羅君風格,同時把日本文的瑣碎也捏著不再放下了,至於馮文炳君,文字方面是又最能在節制中見出可以說是慳吝文字的習氣的。作者生長在湖北黃岡,所采取的背景也仍然是那類小鄉村方面。譬如小溪河、破廟、塔、老人、小孩,這些那些,是不會在中國東部的江浙與北部的河北山東出現的。作者地方性的強,且顯明地表現在作品人物的語言上。按照自己的習慣,使文字離去一切文法束縛與藻飾,使文字變成言語,作者在另一時為另一地方人,有過這樣嚇人的批評:馮文炳……風格不同處在他的文字文法不通。有時故意把它弄得不完全,好處也就在此。說這樣話的批評家,是很可笑的,因為其中有使人驚訝的簡陋。其實一個生長在兩湖、四川那一面的人,在馮文炳的作品中(尤其是對話言語),看得出作者對文字技巧是有特殊理解的。作者是“最能用文字記述言語”的一個人,同一時是無可與比肩並行的。…See More
Nov 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1)

從五四以來,以清淡樸訥文字、原始的單純、素描的美,支配了一時代一些人的文學趣味,直到現在還有不可動搖的勢力,且儼然成一特殊風格的提倡者與擁護者,是周作人先生。無論自己的小品、散文詩、介紹評論,通通把文字發展到“單純的完全”中,徹底地把文字從藻飾空虛上轉到實質言語來,那麼非常切貼人類的情感,就是翻譯日本小品文、古希臘故事與其他弱小民族卑微文學,也仍然是用同樣調子介紹與中國年青讀者晤面。因為文體的美麗,最純粹的散文,時代雖在向前,將仍然不會容易使世人忘卻,而成為歷史的一種原型,那是無疑的。周先生在文體風格獨自以外,還有所注意的是他那普遍趣味。在路旁小小池沼負手閑行,對螢火出神,為小孩子哭鬧感到生命悅樂與糾紛,那種紳士有閑心情,完全為他人所無從企及。用平靜的心,感受一切大千世界的動靜,從為平常眼睛所疏忽處看出動靜的美,用略見矜持的情感去接近這一切,在中國新興文學十年來,作者所表現的僧侶模樣領會世情的人格,無一個人有與周先生面目相似處。但在文章方面,馮文炳君作品,所顯現的趣味,是周先生的趣味。文體有相近處,原是極平常的事,無可多言。對周先生的嗜好,有所影響,成為馮文炳君的作品成立的元素,近於武…See More
Nov 1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羅黑芷·將這個獻給我的妻房(下)

我又退出,這回在廳前階上徘徊著。那已經高出東南屋角樹杪的下弦的月,從那些在她下面慢慢流動的銀灰色的雲片隙縫中射下一線水也似的清光在那白色墻上和那低的方格窗牖上。我停步細聽,處處都是靜寂;除了那辨認不真方向的遠遠的犬吠,卻只有微風搖著大約是屋後四株大楓樹的葉兒和那附生在下面的叢竹的戚戚了。此時我聽見房內的小巧玲瓏的座鐘丁丁地響了八下,九下,後來竟然是十下了。那在房內的沈默了許久的空氣忽然被一陣水漿淋漓在地板上的聲音,和人們的手腳拖動木凳木盆而一面嘈嘈切切搶著說話的聲音驚破了;我跟著計算這是起了產氣以後的第十九個小時。「也應該是最後的時刻罷?」的希望依然還是渺茫。然而激烈的陣痛開始了;我不由地跑進了房去,仿佛有幽靈在後面襲著我。那時刻,你是如有島武郎在他的《與幼小者》的文中說的,「宛然用肉眼看著噩夢一般,產婦圓睜一眼,並無目的地看定了一處地方……!」你那仿佛墜落在漆黑深洞中的半塗裏掙扎著,想抓住一根細而長的絲便以為生命得救了似地哀喚著母親的那聲浪,將我一無所知地引到了你的身旁。你便將左臂從那原來緊靠著你的那女人肩上,疾速地鉤住了我的頸項,抵死環抱著;在累積地增加努力的俄頃間,你母親的大聲顫…See More
Nov 1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羅黑芷·將這個獻給我的妻房(中)

我想著第一個兒子的出生是你處女的美開始告訴完結的時候,——膨大的乳房,鬆懈的腳步,和前額上許多隱隱的皺紋,都在那時警告你生命的阪路已經到了最高的頂點,從此便是向那下坡的路上了。你雖是二十一歲的少婦,你的格言只有柔順,服從,和忍受,或者當那壓服已久的自然的反抗的意志偶然不經意地流露時,也只有默默地倒臥在床上,或者更強烈一點便獨坐在房隅裏紅著鼻子啜泣。這些由你的伯母叔母和母親的模範及父親和叔父等的訓練而使你奉命惟謹的那些格言遂使你在上海跟著我度那典質為生的日子裏,在你終日板滯地被拘囚著刻刻思念家鄉的日子裏,在腹內胚生了第二個新生命的種子,那便是你的安兒了。你的生活的路線上最應該不使你忘記的一段,我想,是朗兒出生的歷史:在民國八年嚴冬未死春風未醒的時候,我因生活的逼迫,為著二十元一月的收入,遠離你住在武陵的德山工校。自結婚後從不曾分離過的我們,在那些現在已無蹤影的信札上,曾經開始感到入骨的寂寞,也便是感到那不待用人工織成而自己會領略的戀的滋味了。在每個晴天的下午,那山頂的古寺,山下的朗江,隱在煙霧中的武陵城市,和那從山上遠望去仿佛只是一點點白色在綠波上慢慢移動的船帆,現在想起來,還使我感謝那…See More
Nov 1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羅黑芷·將這個獻給我的妻房(上)

你所時時抱著的那恐怖和那一想便會教你全身戰的那惶惑,在你的眉頭上我知道曾經開始攻進了你的不能防禦的心,有許多許多的晝夜了。今晨你要求我「早點兒回來」時,你的眼睛裏仿佛要說而又不願多說的言語,教我知道了你的朦朧的回憶裏又理出了昔日的痛苦,壓住了目前的心。當我出門步行向那每天照例必得走一趟的地方去時,那頭上蔚藍到教人喜悅的天空,和那從墻頭落下來的拂面的暖風,不知不覺地誘惑了我了。他們教我想到野外的柳枝,綠的池塘,新生的草,和朋友們的歡顏,乃至教我在迷惘中嚐到了一滴醉人的酒和一片甘芳的餌。但我也在這懸想的快樂裏,想到了你在晨間微笑著向我說的「但願今日是一個清和的晴天」的話。你須知道我平時在這樣醉人的天底下走著,便早忘掉你了!今日我努力想要和平時一般地忘掉你,但是我脊梁上馱著的一種壓人的東西竟使我瞧見了那些每天早晨在街上必得遇見而且連眉目都認得清楚的行步飄逸而態度驕矜的年青姑娘們時,不敢用眼睛窺瞧;即如我已經坐在辦公室內的寫字臺邊了,人們的言笑和臉色似乎都和我陡然隔了一層障紗了,而且那從筆尖落下在白紙上縱橫的黑痕也仿佛在那兒和我相撐拒。這樣說來,我竟是正在思念著你了,而且思念著你今天的話了?不…See More
Nov 11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7)

慧思勸太子不要用兵,說:“對於鄰國是要和睦的,我們既有了精強的兵力,本來可以復仇,但是這不會太傷玉華公主的心麽?不如把軍隊從剛才來的那個水洞送到那邊去,再分一隊把都城的敵兵圍起來,若不投降便殲滅他們。我單人去見國王,要他與我們訂盟,彼此不相侵略,從前的損失要他償還;他若不答應我們再開仗也不遲。他們一定不會防到我們的兵會從那水洞泛出來的。勝算操在我們手里,我們為什麽要多殺人呢?” 這話把與會的文武官員都說服了。難勝即日登了王位,老臣們分頭調動軍隊,預備竹筏,又派慧思為使者騎著快馬到羝原國去。鳶眼王看見當日的乞丐忽然以使者的身份現在他座前,不由得生氣,命人再把他送到黑洞里去,慧思心里只好笑,臨行的時候對他說:“大王不要太驕傲,我們的兵不久就會到你的城下來。”兵士把他送進暗洞里像往日一樣。但一到浮礁,早有難勝的哨兵站在那里。他們把送慧思來的兵士綁起來,一面用螢火的光做信號報告到帥府。不到三個時辰,大兵已進到水洞。個個兵士頭上都頂著一盞螢燈,竹筏連接起來,簡直成為一條很長的浮橋。暗洞里又充滿了青光,在水面像淩亂的星星浮泛著。…See More
Nov 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6)

慧思在路上受盡許多侮辱,他只低著頭任人恥笑,因自己有主意,一點也不發作,怒氣只隱藏在心里,非要等到復國那一天,最好是先不要表示什麽。他們來到水邊,兩個獄卒把慧思放在筏上,慢慢地撐進洞里。那兩人是進去慣了的,他們知道撐幾篙就可以到那浮礁。把慧思推上去之後,還從原筏泛出來。慧思摩觸難勝,對他說:“我是慧思呀。”又告訴他怎樣從公主那里來,難勝的創痕雖好了些,可是餓得動不得了,好在慧思臨出宮廷的時候,公主暗自把一些吃的掖在他懷里。他就取出來,在黑暗中遞到太子的嘴里。洞里是永遠的夜,他們兩個不說話的時候,除去滴水和流水的聲音以外,一點也聽不見什麽。他們不曉得經過多少時候,忽然看見遠遠有光射進來,不覺都坐在礁上觀望。等到那光越來越近,才聽見玉華喊叫難勝的聲音。她踏上浮礁,與難勝相見。這時滿洞都光亮得很,筏上的燈臺印在水面,光度更加上一倍。玉華公主開始說她怎樣慫恿母後把燈臺交給金匠去熔化掉,然後教一兩個親近的人去與那匠人說通了,用高價把它買回來,偷偷地運出城外去。有一個親信的宮女的家就在那洞口的水邊,就把那燈臺暫時藏在那里。她的難題在要把燈臺送進洞里去的時候就發生了。小小的筏子絕不能載得起那麽重的金…See More
Nov 5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5)

難勝在那洞里經過三天,睜著眼,什麽都看不見,身上的傷痕因著冷氣漸漸不覺得痛苦,可是他是沒法逃脫的。離他躲的地方兩三尺,四圍都是水,所以他在那里只後悔不該與仇人的女兒做朋友,以至仇沒報得,反被拘禁起來。慧思知道太子在洞里,可沒法拯救他。他想著唯有教玉華公主知道,好商量一個辦法。他立找個機會與公主見面,可巧鳶眼王征求調羹的命令發出來,於是他也預備一缽盂的菜湯送到王宮去。眾守衛看見他穿得那麽襤褸,用的是乞丐的缽盂,早就看不起他,比著劍要驅逐他。其中一個人說:“看你這樣賤相,配做菜給公主嚐麽?一大幫的公子王孫用金盆、銀盞來盛東西,她還看不上眼哪。快走吧,一會大王出來大家都不方便。”“好老爺,讓我把這點粗東西獻給公主吧。我知道公主需要這樣特異的風味。若是她肯嚐,我必要將所得一半報答你們。”守衛的兵士商量了一會,便領他進宮里去。宮女們都掩著嘴偷笑,或捏著鼻子走開。他可很莊嚴,直像領班的宰相在大街上走著一般。到公主的寢室門口,侍女要上前來接他手捧著的缽盂,他說:“我得親自獻給公主,不然,這湯的味道就會差了。”侍女不由得把他領到公主床邊,公主一睜眼看見是個乞丐,就很生氣說:“你是哪里來的流氓,敢冒昧地…See More
Nov 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4)

他聽見人說在北方很遠的地方有個山坑,恒常地發出一種氣體,那里的人不點油,不用蠟,只用那種氣。他想這個很符合王后的要求,於是請求王后給他多些日子預備,把燈盞的大小量好,騎著千里馬到那地方去。他看見當地的人們用豬膀胱來盛那種氣體,便搜集了兩千個,用好幾天的工夫把它們充滿了,才趕程回都城去。在預備著燈盞的時候,玉華老守著那座燈。甚至晚上也鋪上一張行床在旁邊。王后不願意太拂她的意思,只令一個侍女在她身邊侍候。在侍女躺在床上的時候,她用一種安眠香輕輕地放在她鼻孔旁邊,這樣可以使她一覺睡到天明,玉華仍然可以和難勝在大堂的一個犄角的珠幔底下密談。 工匠回到都城,將每個豬膀胱都嵌在金球里,每個金球的上端露出一根小小的氣管,遠看直像一顆金橙子。管與球的連接處有個小掣可以擰動。那就是管制燈火大小的關鍵。好容易把一千個燈球做好了,把一千個豬膀胱裝進去,其餘一千個留著替換。玉華的生日到了。王與后為她開了很大的宴會,當夜把燈臺上的一千盞燈點著了。果然一點油臟和煤炱都沒有,而且照得滿庭光亮無比。正在歌舞得高興的時候,臺柱里忽然跳出一個人,嚇得貴賓們都各自躲藏起來,他們都以為是神怪出現。玉華也嚇楞了,原來難勝在燈臺…See More
Nov 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3)

第二天早晨,公主醒來,摩著枕邊的小金盒,就非常驚異。可是她不敢聲張,心里懷疑是什麽天神鬼怪之類。晚宴又上來了,公主回到寢室去。到第二天早晨,她在枕邊又得到一枚很寶貴的戒指。這樣一連好些日子,什麽手鐲、足釧、耳環、臂纏種種女子喜歡的裝飾品都莫名其妙地從枕頭邊得著了,而且比她在大典大節時候所用的還要好得多。原來康國的風俗,男女的裝飾品沒有多大的分別;他所贈與的,都是他日常所用的。公主倒好奇起來了,她立定主意要看看夜間那來送東西的人物。但是她常熟睡,候了好幾夜都沒看見。最後,她不告訴別人,自己用針把小指頭刺傷,為的是教夜間因痛而睡不著。到夜靜之後,果然看見燈臺的中柱開了一扇門,從門里跳出一個美男子來。她像往時一樣,睡在床上,兩眼卻微微地開著。那男子走近床邊,正要把一顆明珠放在她枕邊,她忽然坐起來,問:“你是誰?”難勝看見她起來,也不驚惶,從容地回答說:“我是你的俘虜。”“你是燈臺精吧?”“我是人,是難勝太子。你呢?”“我名叫玉華。”…See More
Nov 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2)

那臺柱的直徑有三尺左右,臺座能容一個人躺下還有很寬裕的空間。它支持著一千盞燈,想來是世間最大的燈臺。難勝踏進臺柱里去,門一關,正好把自己藏在里頭。他蹲下去,躺在臺座里,仰望著各色的小圓光從各種寶石透射進來,真是好看。他又理會座上鋪著一層厚墊子,好像是預備給人睡的。他想這也許是宮里的一個臨時避難所,外邊有什麽變故,國王盡可以避到這里頭來。但是他父親好像不知道有這個地方,不然,怎麽一向沒聽見他說過,也沒人見他開過這扇門,他胡思亂想了一陣,幾乎忘了他父親所要求於他的事情。過了一會,他才想回來。立刻站起,開了門,從原處跳出來。他把門關好,繞著燈臺一面望,一面想著方才的問題。幾天之後,戰爭的消息越發不利了。難勝卻還想不出一個不用油蠟等物而可以把那座燈臺點起來的方法。可是他心里生出一個別的計劃。他想萬一敵人攻到都城附近,父王難免領兵出去迎戰,假如不幸城被攻破,宮里的寶物一定會被掠奪盡的。他雖然能戰,怎奈一個兵也沒有,無論如何,是不成功;不如藏在燈臺里頭,若是那東西被搬到羝原去,他便可以找機會來報復。他想定了,便把干糧、水和一切應備的用具及心愛的寶貝、兵器,都預先藏在燈臺里頭。…See More
Oct 31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螢燈》(1)

螢是一種小甲蟲。它的尾巴會發出青色的冷光,在夏夜的水邊閃爍著,很可以啟發人們的詩興。它的別名和種類在中國典籍里很多,好像耀夜、景天、熠耀、丹良、丹鳥、夜光、照夜、宵燭、挾火、據火、炤燐、夜遊女子、蚈、炤等等都是。種類和名目雖然多,我們在說話時只叫它做螢就夠了。螢的發光是由於尾部薄皮底下有許多細胞被無數小氣管纏繞著。細胞里頭含有一種可燃的物質,有些科學家懷疑它是一種油類,當空氣通過氣管的時候,因氧化作用便發出光耀,不過它的成分是什麽和分泌的機關在哪里,生物學家還沒有考察出來,只知道那光與燈光不同,因為後者會發熱,前者卻是冷的。我們對於這種螢光,希望將來可以利用它。螢的脾氣是不願意與日月爭光。白天固然不發光,就是月明之夜,它也不大喜歡顯出它的本領。自然的螢光在中國或外國都被利用過,墨西哥海岸的居民從前為防海賊的襲掠,夜時寧願用螢火也不敢點燈。美洲勞動人民在夜里要通過森林,每每把許多螢蟲綁在腳趾上。古巴的婦人在夜會時,常愛用螢來做裝飾,或系在衣服上,或做成花樣戴在頭上。我國晉朝的車胤,因為家貧,買不起燈油,也利用過螢光來讀書。古時好奇的人也曾做過一種口袋叫做聚螢囊,把許多螢蟲裝在囊中,當做玩…See More
Oct 28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桃金娘(4)

第二天早晨,逃出來的人們再回到火場去,要再做救人的工作,但仔細一看,場里的死屍堆積很多,幾乎全是村里的少女。因為發現火頭起來的時候,個個都到織機那里,要搶救她們所織的花紋布。這一來可把全洞的女子燒死了一大半,幾乎個個當嫁的處女都不能幸免。事定之後,他們發現銀姑也不見了。大家想著大概是水流沖激的時候,她隨著流水沈沒了。可是金娘也不見了!這個使大家很著急,有些不由得流出眼淚來。雨還是下個不止,山洪越來越大,桃樹被沖下來的很多,但大家還是一意找金娘。忽然霹靂一聲,把洞主所住的洞也給劈開了,一時全村都亂著各逃性命。過了些日子天漸晴回來,四圍恢復了常態,只是洞主不見。他是給雷劈死的,一時大家找不著銀姑,所以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承繼洞主的地位。於是大家又想起金娘來,說:“金娘那麽聰明,一定不會死的。不如再去找找她的姑母,看看有什麽方法。”姑母果然又到山上去,向著那小紅花嚷說:“金娘,金娘,你回來呀,大家要你回來,你為什麽不回來呢?”隨著這聲音,金娘又面帶笑容,站在花叢里,說:“姑媽,要我回去幹什麽?所有的處女都沒有了。我還能教誰呢?”“不,是所有的處男要你,你去安慰他們吧。”金娘於是又隨著姑母回到茅寮…See More
Oct 2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桃金娘(2)

她可以用歌舞教很悲傷的人快樂起來,但是那種快樂是不恒久的,歌舞一歇,悲傷又走回來了。銀姑只聽見人家贊她的話,現在來了一個藝術的敵人,不由得嫉妒心發作起來,在洞主面前說金娘是個狐媚子,專用顏色來蠱惑男人。洞主果然把金娘的姑母叫來,問她怎樣織成蠱惑男人的布匹,她一定是使上巫術在所織的布上了,必要老姑母立刻把金娘趕走,若是不依,連她也得走。姑母不忍心把這消息告訴金娘,但她已經知道她的意思了。她說:“姑媽,你別瞞我,洞主不要我在這里,是不是?”姑母沒做聲,只看著她還沒織成的一匹布滴淚。“姑媽,你別傷心,我知道我可以到一個地方去,你照樣可以織好看的布。你知道我不會用巫術,我只用我的手藝。你如要看我的時候,可以到那山上向著這種花叫我,我就會來與你相見的。”金娘說著,從頭上摘下一枝淡紅色的花遞給她的姑母,又指點了那山的方向,什麽都不帶就往外走。“金娘,你要到哪里去,也得告訴我一個方向,我可以找你去。”姑母追出來這樣對她說。“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到那山上,見有這樣花的地方,只要你一叫金娘,我就會到你面前來。”她說著,很快地就向樹林里消逝了。原來金娘很熟悉山間的地理,她知道在很多淡紅花的所在有許多野果可以…See More
Oct 23

客家 庫's Blog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4)

Posted on November 25, 2022 at 8:57am 0 Comments

用矜慎的筆,作深入的解剖,具強烈的愛憎有悲憫的情感,表現出農村及其他去我們都市生活較遠的人物姿態與言語,粗糙的靈魂,單純的情欲,以及在一切由生產關係下形成的苦樂,《雨後》作者在表現一方面言,似較馮文炳君為寬而且優。創作基礎成於生活各面的認識,馮文炳君在這一點上,似乎永遠與《雨後》作者異途了。在北平地方消磨了長年的教書的安定生活,有限制作者拘束於自己所習慣愛好的形式,故為周作人所稱道的《無題》中所記琴子故事,風度的美,較之時間略早的一些創作,實在已就顯出了不康健的病的纖細的美。至《莫須有先生傳》,則情趣朦朧,呈露灰色,一種對作品人格烘托渲染的方法,諷刺與詼諧的文字奢侈僻異化,缺少凝目正視嚴肅的選擇,有作者衰老厭世意識。此種作品,除卻供個人寫作的懌悅,以及二三同好者病的嗜好,在這工作意義上,不過是一種糟蹋了作者精力的工作罷了。…

Continue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3)

Posted on November 18, 2022 at 4:30pm 0 Comments

創作原是自己的事,在一切形式上要求自由,在作者方面是應當缺少拘束的。但一個好的風格,使我們傾心神往機會較多,所以對於作者那嶄新傾向,有些地方使人難於同意,是否適宜於作者創作,還可考慮。

如果我們讀許欽文許小說,所得的印象,是人物素描輪廓的鮮明,而欠缺卻是在故事胚胎以外缺少一種補充——或者說一種近於廢話而又是不可少的說明——那麼馮文炳君是注意到這補充,且在這事上已盡過了力,雖因為吝惜文字,時時感到簡單,也仍然見出作品的珠玉完全的。

另一作者魯彥,取材從農村卑微人物平凡生活里,有與馮文炳作品相同處,但因為感慨的氣氛包圍及作者甚深,生活的動搖影響及於作品的傾向,使魯彥君的作風接近魯迅,而另有成就,變成無慈悲的諷刺與憤怒,面目全異了。…

Continue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2)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22 at 12:00pm 0 Comments

君有相近處。然而從日本文而受暗示的羅君風格,同時把日本文的瑣碎也捏著不再放下了,至於馮文炳君,文字方面是又最能在節制中見出可以說是慳吝文字的習氣的。

作者生長在湖北黃岡,所采取的背景也仍然是那類小鄉村方面。譬如小溪河、破廟、塔、老人、小孩,這些那些,是不會在中國東部的江浙與北部的河北山東出現的。作者地方性的強,且顯明地表現在作品人物的語言上。按照自己的習慣,使文字離去一切文法束縛與藻飾,使文字變成言語,作者在另一時為另一地方人,有過這樣嚇人的批評:

馮文炳……風格不同處在他的文字文法不通。有時故意把它弄得不完全,好處也就在此。…

Continue

沈從文《論馮文炳(廢名)》(1)

Posted on November 10, 2022 at 12:00pm 0 Comments

從五四以來,以清淡樸訥文字、原始的單純、素描的美,支配了一時代一些人的文學趣味,直到現在還有不可動搖的勢力,且儼然成一特殊風格的提倡者與擁護者,是周作人先生。

無論自己的小品、散文詩、介紹評論,通通把文字發展到“單純的完全”中,徹底地把文字從藻飾空虛上轉到實質言語來,那麼非常切貼人類的情感,就是翻譯日本小品文、古希臘故事與其他弱小民族卑微文學,也仍然是用同樣調子介紹與中國年青讀者晤面。因為文體的美麗,最純粹的散文,時代雖在向前,將仍然不會容易使世人忘卻,而成為歷史的一種原型,那是無疑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