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客家 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5)

“姐姐,我找著他了!”她一面換衣服,一面說,“若果是他,你得給我靠近燕塘的那間茅屋,我們就在那里住一輩子。”“我怕你又認錯了人,你一見和尚便認定是那個老師父,我準保你又會鬧笑話,我看吃過早飯叫‘播外’下去問問,若果是,你再下去不遲。”“不用問,我準知道是他。”她三步做一步跳下扶梯來。那和尚已漱完口下艙去了,她問了旁邊的人便自趕到統艙去,下扶梯過急,猛不防把那點著的五更雞踢倒。汽油灑滿地,火跟著冒起來。艙里的搭客見樓梯口著火,個個都驚慌失措,哭的,嚷的,亂跑的,混在一起。麟趾退上艙面,臉嚇得發白,話也說不出來。船上的水手,知道火起,忙著解開水龍。警鐘響起來了!艙底沒有一個敢越過那三尺多高的火焰。忽然跳出那個老和尚,抱著一張大被窩騰身向火一撲,自己倒在火上壓著。他把火幾乎壓滅了一半,眾人才想起掩蓋的一個法子。於是一個個拿被窩爭著向剩下的火焰掩壓。不一會把火壓住了,水龍的水也到了,忙亂了一陣,好容易才把火撲滅了,各人取回沖濕的被窩時,直到最底下那層,才發現那老師父,眾人把他扛到甲板上頭,見他的胸背都燒爛了。他两隻眼雖還睜著,氣息卻只留著一絲,眾人圍著他,但具有感激他為眾捨命的恐怕不多,有些只…See More
Oct 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4)

麟趾很冷地說:“我現在談不到那事情,你們待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我老想著到上海時,順便到普陀去找找那個老師父,看他還在那里不在,我現在心里只有他。”“你準知道他便是你父親麽?”“不,我不過思疑他是。我不是說過那天他開了後門出去,沒聽見他回到屋里的腳音麽?我從前信他是死了,自從那天起教我希望他還在人間。假如我能找著他,我寧願把所有的珠寶給你換那所茅屋,我同他在那里住一輩子。”麟趾轉過頭來,帶著滿有希望的聲調對著宜姑。“那當然可以辦得到,不過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做這樣沒有把握的尋求。和尚們多半是假慈悲,老奸巨猾的不少;你若有意去求,若是有人知道你的來歷,冒充你父親,教你養他一輩子,那你不就上了當?幼年的事你準記得清楚麽?”“我怎麽不記得?誰能瞞我?我的憑證老帶在身邊,誰能瞞得過我?”她說時拿出她幾年來常在身邊的兩截帶指甲的指頭來,接著又說:“這就是憑證。”“你若是非去找他不可,我想你一定會過那漂泊的生活,萬一又遇見危險,後悔就晚了。現在的世界亂得很,何苦自己去找煩惱?”“亂麽?你我都見過亂,也嚐過亂的滋味,那倒沒有什麽,我的窮苦生活比你多過幾年,我受得了,你也許忘記了。你現在的地位不同,所以不這…See More
Oct 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3)

“姐姐,說來話長,我們晚上有工夫細細談吧,你現在很舒服了,我看你穿的用的便知道了。”“不過是個繡花枕而已,我真是不得已。現在官場,專靠女人出去交際,男人才有好差使,無謂的應酬一天不曉得多少,真是把人累得要死。”她們真個一直談下去,從別離以後談到彼此所過的生活。宜姑告訴麟趾他祖父早已死掉,但村里那間茅屋她還不時去看看,現在沒有人住,只有一個人在那里守著。她這幾年跟人學些注音字母,能夠念些淺近文章,在話里不時贊美她丈夫的好處。麟趾心里也很喜歡,最能使她開心的便是那間茅舍還存在。她又要求派人去訪尋黃勝,因為她每想著她欠了他很大的恩情。宜姑應許了為她去辦,她又告訴宜姑早晨在石龍車站所遇的事情,說她幾乎像看見父親一樣。這樣的傾談決不能一時就完畢,好幾天或好幾個月都談不完,東江的亂事教黑老爺到上海的行期改早些,他教他太太過些日子再走。因此宜姑對於麟趾,第二天給她買穿,第三天給她買戴,過幾天又領她到張家,過幾時又介紹她給李家。一會是同坐紫洞艇遊河,一會又回到白雲山附近的村居。麟趾的生活在一兩個星期中真像粘在枯葉下的冷蛹,化了蝴蝶,在旭日和風中間翻舞一樣。東江一帶的秩序已經漸次恢復。在一個下午,黑府的…See More
Oct 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2)

麟趾隨在後頭回答說:“老師父過獎,方才把東西放下,就是顯得我很笨;若不是師父給追回來,可就不得了。老師父也是避難的麽?”“我麽?出家人避什麽難?我從羅浮山下來,這次要到普陀山去朝山。”說時,回到他原來的座位,但位已被人占了,他的包袱也沒有了。他的神色一點也不因為丟了東西更變一點,只笑說:“我的包袱也沒了!”心里非常不安的麟趾從身邊拿出一包現錢,大約二十元左右,對他說:“老師父,我真感謝你,請你把這些銀子收下吧。”“不,謝謝,我身邊還有盤纏。我的包袱不過是幾卷殘經和一件破袈裟而已。我是出門人,多一元在身邊是一無用處。”他一定不受,麟趾只得收回。她說:“老師父的道行真好,請問法號怎樣稱呼?”那和尚笑說:“老衲沒有名字。”“請告訴我,日後也許會再相見。”“姑娘一定要問,就請叫我做羅浮和尚便了。”“老師父一向便在羅浮麽?聽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不錯,我是北方人。在羅浮出家多年了,姑娘倒很聰明,能聽出我的口音。”“姑娘倒很聰明”,在麟趾心里好像是幼年常聽過的。她父親的形貌,她已模糊記不清了,她只記得旺密的大鬍子,發亮的眼神。因這句話,使她目注在老和尚臉上。光圓的臉,一根鬍子也不留,滿頰直像鋪…See More
Oct 1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1)

下了土坡,急急向著人少的地方跑。拐了幾個彎,才稍微辨識一點道路。她也不用問道,一個勁兒便跑到真武廟去,她想著教黃勝領她到廣州去找宜姑,把身邊帶著的珠寶分給他一兩件。不想真武廟的後殿已經空了,人也不曉得往哪里去了。天色已晚,鄰居的人都不理會是她回來,她不敢問。她躊躇著,不曉得怎樣辦,在真武廟歇又害怕;客棧不能住;船晚上不開,一會郭家人發覺了,一定把各路口把住,終要被逮捕回去;到巡警局報迷路吧,不成,若是巡警搜出身上的東西,倒惹出麻煩來。想來想去,還是趕出城,到城外藏一宿,再定行止。她在道上,看見許多人在街上擠來擠去,很像要鬧亂子的光景。剛出城門,便聽見城里一連發出砰磅的聲音。街上的人慌慌張張地亂跑,店鋪的門早已關好,一聽見槍聲,連門前的天燈都收拾起來。幸而麟趾出了城,不然,就被關在城里頭。她要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去躲一下,但找來找去,總找不著,不覺來到江邊。沿江除碼頭停泊著許多船以外,別的地方都很靜。在離碼頭不遠的地方,有一棵斜出江面的大榕樹。那樹的氣根,根根都向著水面伸下去。她又想起藏在樹上,在槍聲不歇的時候,已有許多人擠在碼頭那邊叫渡船,他們都是要到石龍去的。看他們的樣子都像是逃難的人,…See More
Sep 28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9)

老杜跟著老黃,又走過了幾條街。老黃說:“若是好漢,便跟我回家分說。”“怕你什麽?去就去!”老杜堅決地說。老黃見他橫得很,心里倒有點疑惑。他問:“方才你說我串通郭太子,不分給你錢,是從哪里聽來的狗謠言?”“你還在我面前裝呆!那天在場上看把戲的大半是郭家的手腳,你還瞞誰?”“我若知道這事,便教我男盜女娼。那天郭太子約定來看人是不錯,不過我已應許你,所得多少總要分給你,你為什麽又到場上搗亂?”老杜瞪眼看著他,說:“這就是胡說!我搗什麽亂?你們說了多少價錢我一點也不知道,那天我也不在那里,後來在道上就見郭家的人們擁著一頂轎子過去,一打聽,才知道是從廟里扛來的。”老黃住了步,回過頭來,詫異地說:“郭太子!方才我到他那里,幾乎教他給押起來。你說的話有什麽憑據?”“自然有不少憑據。那天是誰把繩子故意拉斷的?”老杜問。“你!”“我!我告訴你,我那天不在場,一定是你故意做成那樣局面,好教郭太子把人搶走。”老黃沈吟了一會,說:“這我可明白了。好兄弟,我們可別打了,這事一定是郭家的人幹的。”他把方才郭家的人如何蠻橫,為老杜說過一遍。兩個人彼此埋怨,可也沒奈他何,回到真武廟,大家商量怎樣打聽麟趾的下落。他們當…See More
Sep 25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8)

麟趾問黃勝到底是怎麽回事。老黃沒敢把實在的情形告訴她,只說老杜老是來要錢使,一不給他,他便罵人。他對麟趾說:“因他知道我們將有一個闊堂會,非借幾個錢去使使不可。可是我不曉得這一宗買賣做得成做不成,明天下午約定在廟里先耍著看,若是合意,人家才肯下定哪。你想我怎能事前借給他錢使!”麟趾聽了,不很高興,說:“又是什麽堂會!”老黃說:“堂會不好麽?我們可以多得些賞錢,姑娘不喜歡麽?”“我不喜歡堂會,因為看的人少。”“人多人少有什麽相干,錢多就成了。”“我要人多,不必錢多。”“姑娘,那是怎講呢?”“我希望在人海中能夠找著我的親人。”黃勝笑了,他說:“姑娘!你要找親人,我倒想給你找親哪,除非你出閣,今生莫想有什麽親人,你連自己的姓都忘掉了!哈哈!”“我何嘗忘掉?不過我不告訴人罷了,我的親人我認得,這幾年跟著你到處走,你當我真是為賣藝麽?你帶我到天邊海角,假如有遇見我的親人的一天,我就不跟你了。”“這我倒放心,你永遠是遇不著的。前次在東莞你見的那個人,便說是你哥哥,楞要我去把他找來。見面談了幾句話,你又說不對了!今年年頭在增城,又錯認了爸爸!你記得麽?哈哈!我看你把心事放開吧。人海茫茫,哪個是你的親…See More
Sep 2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7)

他們騙麟趾說他們是要到廣州去,其實他們的去向無定,什麽時候得到廣州,都不能說。麟趾信以為真,便請求跟著他們去。那男人騰出一個竹籮,教她坐在當中,他的妻子把她挑起來。後面跟著的那個人也挑著一擔行頭,在他肩膀上坐著一隻獼猴。他戴的那頂寬緣鑲雲紋的草笠上開了一個小圓洞,獼猴的頭可以從那里伸出來。那人後面還跟著一個女子,牽著一隻綿羊和两隻狗,綿羊馱著兩個包袱,最後便是扛刀槍的,麟趾與那一隊人在斜陽底下向著滿被野雲堆著的山徑前進,一霎時便不見了。自從麟趾被騙以後,三四年間,就跟著那隊人在江湖上往來。她去求神仙的勇氣雖未消滅,而幼年的幻夢卻漸次清醒。幾年來除掉看一點淺近的白話報以外,她一點書也沒有唸,所認得的字仍是在家的時候學的,深字甚至忘掉許多。她學會些江湖伎倆,如半截美人、高躍、踏索、過天橋等等,無一不精,因此被全班的人看為臺柱子,班主黃勝待她很好,常怕她不如意,另外給她好飲食。她同他們混慣了,也不覺得自己舉動下流。所不改的是她總沒有捨棄掉終有一天全家能夠聚在一起的念頭。神仙會化成人到處遊行的話是她常聽說的,幾年來,她安心跟著黃勝走江湖,每次賣藝總是目光灼灼注視著圍觀的人們,人們以她為風騷,她…See More
Sep 2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6)

宜姑和麟趾在荒寨里為他們服務,他們都很喜歡。在不知不覺中又過了幾個星期。一天下午他們都喜形於色回到荒寨,兩個姑娘忙著預備晚飯。端菜出來,眾人都注目看著她們。頭目對大姑娘說:“我們以後不再幹這生活了,明天大家便要到惠州去投入民軍。我們把你配給廖兄弟。”他說著,指著一個面目長得十分俊秀、年紀在二十六七左右的男子,又往下說:“他叫廖成,是個白凈孩子,想一定中你的意思。”他又對麟趾說:“小姑娘年紀太小,沒人要,黑牛要你做女兒,明天你就跟著他過,他明天以後便是排長了。”他努著嘴向黑牛指示麟趾,黑牛年紀四十左右,滿臉橫肉,看來像很兇殘。當時兩個女孩都哭了,眾人都安慰她們。頭目說:“廖兄弟的喜事明天就要辦的,各人得早起,下山去搬些吃的,大家熱鬧一回。”他們圍坐著談天,兩個女孩在廚房收拾食具,小姑娘神氣很鎮定,低聲問宜姑說:“怎辦?”宜姑說:“我沒主意,你呢?”“我不願意跟那黑鬼,我一看他,怪害怕的,我們逃吧。”“不成,逃不了!”宜姑搖頭說。“你願意跟那強盜?”“不,我沒主意。”她們在廚房沒想出什麽辦法,回到屋里,一同躺在稻草褥上,還繼續地想。麟趾打定主意要逃,宜姑至終也贊成她,她們知道明天一早趁他們…See More
Sep 21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5)

天還很早,榕樹上的白鷺飛去打早食還沒歸巢,黃鸝卻已唱過好幾段婉轉的曲兒,在田間和林間的人們也唱起歌了。到處所聽的不是山歌,便是秧歌。她們兩個有時為追粉蝶,誤入那籬上纏著野薔薇的人家;有時為捉小魚涉入小溪,濺濕了衣袖。一路上嘻嘻嚷嚷,已經來到山里。微風吹拂山徑旁的古松,發出那微妙的細響。著在枝上的多半是嫩綠的松球,襯著山坡上的小草花和正長著的薇蕨,真是綺麗無匹。她們坐在石上休息,宜姑忽問:“你真信有神仙麽?”麟趾手里撩著一枝野花,漫應說:“我怎麽不信!我母親曾告訴我有神仙,她的話我都信。”“我可沒見過,我祖父老說沒有,他所說的話,我都信。他既說沒有,那定是沒有了。”“我母親說有,那定是有,怕你祖父沒見過吧。我母親說,好人都會成仙,並且可以和親人相見哪,仙人還會下到凡間救度他的親人,你聽過這話麽?”“我沒聽見過。”說著他們又起行,遊過了鄭仙岩,又到菖蒲澗去,在山泉流處歇了腳。下遊的石上,那不知名的山禽在那里洗午澡,從亂雲堆積處,露出來的陽光指示她們快到未時了,麟趾一意要看看神仙是什麽樣子,她還有登摩星嶺的勇氣。她們走過幾個山頭,不覺把路途迷亂了。越走越不是路,她們巴不得立刻下山,尋著原路回…See More
Sep 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4)

舊曆十月半的郊外,雖不像夏天那麽青翠,然而野草園蔬還是一樣地綠。她在小路上,不曉得已經走了多遠,只覺身體疲乏,不得已暫坐在路邊一棵榕樹根上小歇,坐定了才記得她自昨天午後到歇在道旁那時候一點東西也沒入口!眼前固然沒有東西可以買來充饑,縱然有,她也沒錢。她隱約聽見泉水激流的聲音,就順著找去,果然發現了一條小溪,那時一看見水,心里不曉得有多麽快活,她就到水邊一掬掬地喝。沒東西吃,喝水好像也可以飽,她居然把疲乏減少了好些。於是夾著包袱又往前跑。她慢慢地走,用盡了誠意要會神仙,但看見路上的人,並沒有一個像神仙,心里非常納悶,因為走的路雖不多,太陽卻漸漸地西斜了。前面露出幾間茅屋,她雖然沒曾向人求乞過,可知道一定可以問人要一點東西吃,或打聽所要去的山在哪里。隨著路徑拐了一個彎,就看見一個老頭子在她前面走。看他穿著一件很寬的長袍,扶著一支黃褐色的拐杖,鬚髮都白了,心里暗想:“這位莫不就是神仙麽?”她於是搶前幾步,恭恭敬敬地問:“老伯父,請告訴我那座有神仙的山在什麽地方?”他好像沒聽見她問的是什麽話,她問了幾遍,他總沒回答,只問:“你是迷了道的吧?”麟趾搖搖頭。他問:“不是迷道,這麽晚,一個小姑娘夾著…See More
Sep 1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3)

上榕樹本來很容易,她家那棵,尤其容易上去。她到樹下,急急把身子聳上去,蹲在那分出四五杈的樹幹上。平時她蹲在上頭,底下的人無論從哪一方面都看不見。那時她只顧躲死,並沒計較往後怎樣過。蹲在那里有一刻鐘左右,忽然聽見父親叫她,他自然不曉得麟趾在樹上。她也不答應,越發蹲伏著,容那濃綠的密葉把她掩藏起來。不久她又聽見父親的腳步像開了後門出去的樣子。她正在想著,忽然從廚房起了火。廚房離那榕樹很遠,所以人們在那里拆房子救火的時候,她也沒下來。天已經黑了,那晚上正是十五,月很明亮,在樹上蹲了幾點鐘,倒也不理會。可是樹上不曉得歇著什麽鳥,不久就叫一聲,把她全身的毛髮都嚇豎了。身體本來有點冷,加上夜風帶那種可怕的鳥聲送到她耳邊,就不由得直打哆嗦。她不能再藏在樹上,決意下來看看。然而怎麽也起不來,從腿以下,簡直麻痹得像長在樹上一樣。好容易慢慢地把腿伸直了,一面哆嗦著下了樹,摸到園門,原來她的臥房就靠近園門。那一下午的火,只燒了廚房,她母親的臥房、大廳和書房,至於前頭的轎廳和後面她的臥房連著下房都還照舊。她從園門閃入她的臥房,正要上床睡覺時候,忽然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心疑是鬼,趕緊把房門關起來。從窗戶看見兩個…See More
Sep 15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2)

兩小時就在這醇酒應酬中度過去。他並沒醉,太太和三個孩子已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出了房門,到書房去,從墻上取下一把寶劍,捧到香案前,叩了頭,再回到屋里,先把太太殺死,再殺兩個孩子。一連殺了三個人,滿屋里的血腥、酒味把他刺激得像瘋人一樣。看見他養的一隻狗正在門邊伏著,便順手也給它一劍,跑到廚房去把一隻貓和幾隻雞也殺了。他揮劍砍貓的時候,無意中把在竈邊竈君龕外那盞點著的神燈揮到劈柴堆上去,但他一點也不理會。正出了廚房門口,馬圈里的馬嘶了一聲,他於是又趕過去照馬頭一砍。馬不曉得這是它盡節的時候,連踢帶跳,用盡力量來躲開他的劍。他一手揪住絡頭的繩子,一手盡管望馬頭上亂砍,至終把它砍倒。回到上房,他的神情已經昏迷了,扶著劍,瞪眼看著地上的血跡。他發現麟趾不在屋里,剛才並沒殺她,於是提起劍來,滿屋里找。他怕她藏起來,但在屋里無論怎樣找,看看床的,開開櫃門,都找不著。院里有一口井,井邊正留著一隻麟趾的鞋。這個引他到井邊來。他扶著井欄,探頭望下去;從他兩肩透下去的光線,使他覺得井底有衣服浮現的影兒,其實也看不清楚。他對著井底說:“好,小姑娘,你到底是個聰明孩子,有主意!”他從地上把那只鞋撿起來,也扔在井里。…See More
Sep 1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女兒心》(1)

一武昌豎起革命的旗幟已經一個多月了。在廣州城里的駐防旗人個個都心驚膽戰,因為殺滿洲人的謠言到處都可以聽得見。這年的夏天,一個正要到任的將軍又在離碼頭不遠的地方被革命黨炸死,所以在這滿伏著革命黨的城市,更顯得人心惶惶。報章上傳來的消息都是民軍勝利,“反正”的省份一天多過一天。本城的官僚多半預備掛冠歸田;有些還能很驕傲地說:“腰間三尺帶是我殉國之具。”商人也在觀望著,把財產都保了險或移到安全的地方——香港或澳門,聽說一兩日間民軍便要進城,住在城里的旗人更嚇得手足無措,他們真怕漢人屠殺他們。…See More
Sep 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危巢墜簡》復成仁

來信說在變亂的世界里,人是會變畜生的。這話我可以給你一個事實的證明。小汕在鄉下種地的那個哥哥,在三個月前已經變了馬啦。你聽見這新聞也許會罵我荒唐,以為在科學昌明的時代還有這樣的怪事,但我請你忍耐看下去就明白了。嶺東的淪陷區里,許多農民都缺乏糧食,是你所知道的。即如沒淪陷的地帶也一樣地鬧起米荒來。當局整天說辦平糶…See More
Jun 1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危巢墜簡》 給樾人

每日都聽見你在說某某是民族英雄,某某也有資格做民族英雄,好像這是一個官銜,凡曾與外人打過一兩場仗,或有過一二分勛勞的都有資格受這個徽號。我想你對於“民族英雄”的觀念是錯誤的。曾被人一度稱為民族英雄的某某,現在在此地擁著做“英雄”的時期所榨取於民眾和兵士的錢財,做了資本家,開了一間工廠,驅使著許多為他的享樂而流汗的工奴。曾自詡為民族英雄的某某,在此地吸鴉片、賭輪盤、玩舞女和做種種墮落的勾當。此外,在你所推許的人物中間,還有許多是平時趾高氣揚,臨事一籌莫展的“民族英雄”。所以說,蒼蠅也具有蜜蜂的模樣,不仔細分辨不成。魏冰叔先生說:“以天地生民為心,而濟以剛明通達沈深之才,方算得第一流人物。”凡是夠得上做英雄的,必是第一流人物,試問亙古以來這第一流人物究竟有多少?我以為近幾百年來差可配得被稱為民族英雄的,只有鄭成功一個人,他於剛明敏達四德具備,只惜沈深之才差一點。他的早死,或者是這個原因。其他人物最多只夠得上被稱為“烈士”“偉人”“名人”罷了。《文子·微明篇》所列的二十五等人中,連上上等的神人還夠不上做民族英雄,何況其餘的?我希望你先把做成英雄的條件認識明白,然后分析民族對他的需要和他對於民…See More
Jun 8

客家 庫's Blog

許地山《女兒心》(15)

Posted on September 7, 2021 at 11:02pm 0 Comments

“姐姐,我找著他了!”她一面換衣服,一面說,“若果是他,你得給我靠近燕塘的那間茅屋,我們就在那里住一輩子。”

“我怕你又認錯了人,你一見和尚便認定是那個老師父,我準保你又會鬧笑話,我看吃過早飯叫‘播外’下去問問,若果是,你再下去不遲。”

“不用問,我準知道是他。”她三步做一步跳下扶梯來。那和尚已漱完口下艙去了,她問了旁邊的人便自趕到統艙去,下扶梯過急,猛不防把那點著的五更雞踢倒。汽油灑滿地,火跟著冒起來。

艙里的搭客見樓梯口著火,個個都驚慌失措,哭的,嚷的,亂跑的,混在一起。麟趾退上艙面,臉嚇得發白,話也說不出來。船上的水手,知道火起,忙著解開水龍。警鐘響起來了!…

Continue

許地山《女兒心》(14)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麟趾很冷地說:“我現在談不到那事情,你們待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我老想著到上海時,順便到普陀去找找那個老師父,看他還在那里不在,我現在心里只有他。”

“你準知道他便是你父親麽?”

“不,我不過思疑他是。我不是說過那天他開了後門出去,沒聽見他回到屋里的腳音麽?我從前信他是死了,自從那天起教我希望他還在人間。假如我能找著他,我寧願把所有的珠寶給你換那所茅屋,我同他在那里住一輩子。”麟趾轉過頭來,帶著滿有希望的聲調對著宜姑。…

Continue

許地山《女兒心》(13)

Posted on August 26,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姐姐,說來話長,我們晚上有工夫細細談吧,你現在很舒服了,我看你穿的用的便知道了。”

“不過是個繡花枕而已,我真是不得已。現在官場,專靠女人出去交際,男人才有好差使,無謂的應酬一天不曉得多少,真是把人累得要死。”



她們真個一直談下去,從別離以後談到彼此所過的生活。宜姑告訴麟趾他祖父早已死掉,但村里那間茅屋她還不時去看看,現在沒有人住,只有一個人在那里守著。她這幾年跟人學些注音字母,能夠念些淺近文章,在話里不時贊美她丈夫的好處。麟趾心里也很喜歡,最能使她開心的便是那間茅舍還存在。她又要求派人去訪尋黃勝,因為她每想著她欠了他很大的恩情。宜姑應許了為她去辦,她又告訴宜姑早晨在石龍車站所遇的事情,說她幾乎像看見父親一樣。…

Continue

許地山《女兒心》(12)

Posted on August 24,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麟趾隨在後頭回答說:“老師父過獎,方才把東西放下,就是顯得我很笨;若不是師父給追回來,可就不得了。老師父也是避難的麽?”

“我麽?出家人避什麽難?我從羅浮山下來,這次要到普陀山去朝山。”說時,回到他原來的座位,但位已被人占了,他的包袱也沒有了。他的神色一點也不因為丟了東西更變一點,只笑說:“我的包袱也沒了!”

心里非常不安的麟趾從身邊拿出一包現錢,大約二十元左右,對他說:“老師父,我真感謝你,請你把這些銀子收下吧。”

“不,謝謝,我身邊還有盤纏。我的包袱不過是幾卷殘經和一件破袈裟而已。我是出門人,多一元在身邊是一無用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