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4,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清晨》

遠山披上了一幅輕綃, 要出來迎接他的新郎。 鷺鶿呀,你也不要再睡了, 湖面上早已沒有星光。 竹枝裏一滴一滴的露水; 天邊的樹木都醒起來了。 那從竹根裏穿過的泉水, 他的聲音也輕起來了。  遠山加上了一重紅幛, 中間畫有一隻鷺鶿飛。 白天真到了。 勞苦的聲音 不知不覺地充滿了大地。 (民國十一年二月八日)See More
Jun 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月光在櫻樹》

(愛爾蘭詩人W . B . Yeats遊新大陸,見月光櫻樹而悲,我不知其何以悲。十年三月二十九日作為此詩,以寫我八九年前之奇遇。)月光在櫻樹, 那一天的總溫習 早已把我的同年朋友 一個個送到黑酣鄉裏。 月光在櫻樹, 校鐘正敲過十一點。 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妙景, 櫻樹裏浮出幾條白線! 月光在櫻樹, 我的心像天一樣圓, 我的上帝像空氣一樣近, 我見他在櫻樹下生活。 月光在櫻樹, 那一天我親自看見了。 我的祖宗夢想不到的 我用肉眼同他會面了。 月光在櫻樹, 那是何等樣的光! 我以後不再做杜甫的奴隸, 我親自見了宇宙的文章。See More
May 1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緣》

小麥臨去,把所有春光 傳給河邊的苗圃。 輕輕的對他們說:“這是我的命, 我的辛苦,我的工夫。 我從白雪的手腕裏奪來的, 你要加意為我保護, 你要努力為我傳佈。“ 自從受了生命以後, 南風來同圃裏的嫩苗跳舞。 嫩苗說:“我渺小的身子, 受不了這許多。 我還是分一份給石榴樹, 分一份給夏節的菖蒲; 還有剩下來的, 留給我的死生朋友蛙哥哥。“ 今天我從丹陽來, 足足看了二十多里路, 覺得能賞識這生命的, 只有槐樹下廟墻上的紅土。(民國十年六月八日)See More
May 1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晚上倦極聽Schubert的 Ave Maria》

潮聲平了。 蟬聲停了。 落葉聲為是風定了。 澗水聲被枯樹枝兒亂畫了。 蝙蝠聲劃破了我的鐵心石了。 “你摩拳擦掌果為什麽? 你的上帝豈不是無形無像的? 你眼前一大堆苦惱的人 有幾個肯同你一般思想的?” 朋友,我的心是一堆大磐石。 到我這裏山澗水左右分。 前幾年秋水發,把藤根沖去了, 這一塊磐石也險些兒站不穩。 又過幾年,逢到大旱, 那藤根一叢叢變了枯柴。 赤裸裸的一條大路上, 幾次革命,把我磨刀壞。 只是我仍舊站著: 眼巴巴望到開春, 野風吹得種子來, 教我怎能不長藤根?(民國九年九月)See More
Mar 2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九年四月三十日侵晨渡Ohie河》

渡江而南是Kentucky暮春天氣。 梨花顏色被南風逼到大江兩臂。 江南好,也在梨花開得早。 且放下北方滿面風塵, 看梨花,看個飽。 江南有人早起到河邊去伴黃牛, 江南的河邊有梨花落上鵝頭, 我今天對梨花下江南去, 把幾年得失散在江南路。 所以我依舊是自由人, 來看江南梨樹。See More
Mar 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小溪》

不見星光的晚上 你從石竹的根裏呼嘯而來。 黎明, 有零落的野薔薇 旋轉又旋轉,一擁一瀉而去。 每年寒食 回來招你的魂。 我的朋友呵, 落花再流過幾回。 我的眼珠兒暗了。 還是要回來 聽你親切的聲音 直到我聾聵無知之日, 石竹的呼嘯,薔薇的流瀉, 又是我享用不盡的心像了。(民國一九二二年)See More
Mar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低岸

黑河黑到了頂點。羅盤遲疑中上升被夜色繼承的錐體暮星像一個導航員,糾正指針的霓虹燈偏向——它光芒銳利的語言又借助風刺傷堤壩上閱讀的瞳仁 書頁翻過了緩慢的幽暝,現在正展示沿河街景過量的那一章從高於海拔和壩下街巷的漲潮水平面從更高處:四川路橋巔的弧光燈暈圈——城市的措詞和建築物滑落,堆向 兩岸——因眼睛的迷惑而紛繁、神經質有如纏繞的歐化句式,複雜的語法淪陷了表達。在錯亂中,一艘運糞船馳出橋拱,它逼開的寂靜和倒影水流將席卷喧嘩和一座煉獄朝河心回湧 觀望則由於厭倦,更厭倦:觀望即淪陷視野在瀝青坡道上傾斜,或者越過漸涼的欄桿。而在欄桿和坡道盡頭倉庫的教堂門廊之下,行人佇立,點煙深吸,支氣管嗆進了黑河憂郁物See More
Feb 2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秋歌二十七首(之七)

幻想的走獸孤獨而美,經歷了睡眠的十二重門廊。它投射陰影於秋天的樂譜,它藍色的皮毛,仿佛夜曲中鋼琴的大雪。 它居於演奏者一生的大夢,從鏡子進入了循環戲劇。白晝為馬,為獅子的太陽,雨季裏噴吐玫瑰之火。 滿月照耀著山魯佐德。大蜥蜴虛度蘇丹的良夜。演奏者走出石頭宮殿——那盛大開放的,那影子的 花焰,以嗓音的形態持續地歌唱:恒久的沙漠;河流漂移;劍的光芒和眾妙之門;幻想的走獸貫穿著音樂;夜鶯;迷叠香;鋼琴的大雪中孤獨的美。 山魯佐德一夜夜講述。演奏者猩紅的衣袍抖開。一重重門扉為黎明掀動,那幻想的走獸,那變形的大宮女,它藍色的皮毛下鋪展開秋天。 醒來的大都晨光明目。彎曲的煙囪;鐘聲和祈禱。喧響的胡桃樹高於秋天,幻想的走獸,又被誰傳誦?See More
Feb 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秋歌二十七首(之五)

翻山見到滿月的文法家即興歌詠:在鷹翅之下,溝渠貫穿白凈平野,冷光從牛欄直到樹冠;長河流盡,崇山帶雪,明鏡映現的嬌好容顏由髮辮環繞。 長河流盡,崇山帶雪。秋氣托舉著群星和寧靜。紫鹿苑深處的講經堂上,朱砂,環佩,明辨之燈把女弟子照亮。 他翻山而至,頭頂著滿月,手中的大麗菊暗含夜露。他站在拱廊前即興歌詠;生命解體;愛正醒悟;火光之中能被人認清的難道是幸福? 肉身之美在紫鹿苑中,被一個文法家辭語編織。肉身之美在詩歌的燈下,遠離開秋天,被音節把握。 蓮花之眼。紅寶石之唇。講經堂上,一部典籍論述萬有,另一部典籍證明了起源。應和的女弟子舞蹈的腳鐲,一輪滿月橫貫裸體。 白凈平野間物質傾斜。文法家翻山把精神啟示。豐乳。美臀。三疊細浪的秋天的小腹。中立無害的茸毛之中有神的筆觸。See More
Feb 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秋歌二十七首(之一)

秋天暴雨後升起的亮星推遲黑暗!玫瑰園內外,洗凈的黃昏歸妃子享用,被一個過路的吟唱者所愛。牛羊下來,誰還在奔走?隱晦的鐘聲僅僅讓守時的僧侶聽取。 海波排開的獅子門行宮落下了王旗。精細的髮辮。泉眼和丁香。火焰。噴水池。與半圓月相稱的年輕女官從中庭到後花園,於微光中誦讀寫下的詩篇。 於微光中誦讀,這千年之後泛黃的讃頌在她的唇齒間。當偉大的亮星破空而出,——啊南方,扇形展開的水域和豐收!艷紫的涼亭下憂心的皇帝愈見孤單,命令掌燈人燃起了黑夜。 夜色被點燃,如塔上的聖訴,聚集人民和四散的鳥群。妃子傾聽,美人魚躍出——啊吟唱者,吹笛者,他獨自在稻米和風中出沒,仰面看清了旋轉的天象。他步入民間最黑的腹地,以另外的火炬,照耀藍色的馬匹和夢想。而醉於紙張的皇帝卻起身,賜福露水、女性和果實。 偉大的亮星!億萬顆鑽石煥發出激情!兩種不同的嗓音正交替。——牛羊下來,誰還在奔走?詩篇在否定中堅持詩篇,啟發又慰藉南方的世代。See More
Jan 1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時代廣場

細雨而且陣雨,而且在鋥亮的玻璃鋼夏日強光裏似乎真的有一條時間裂縫 不過那不礙事。那滲漏未阻止一座橋冒險一躍從舊城區斑斕的歷史時代,奮力落向正午 新岸,到一條直抵傳奇時代的濱海大道玻璃鋼女神的燕式髮型被一隊翅膀依次拂掠 雨已經化入造景噴泉軍艦鳥學會了傾斜著飛翔朝下,再朝下,拋物線繞不過依然鋥亮的玻璃鋼黃昏 甚至夜晚也保持鋥亮晦暗是偶爾的時間裂縫是時間裂縫裏稍稍滲漏的一絲厭倦,一絲微風 不足以清醒一個一躍入海的獵艷者。他的對象是鋥亮的反面,短暫的雨,黝黑的背部,有一橫曬不到的嬌人 白跡,像時間裂縫的肉體形態或乾脆稱之為肉體時態她差點被吹亂的髮型之燕翼幾乎拂掠了歷史和傳奇See More
Jan 1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未完成

那地名還不能顯現於屏幕從常用字額頭長出的獨角還未獲確認。它被拒於一個系統新世界,像麒麟在動物學類屬綱目的籬笆外對月 但新世界會為它迅速編碼好讓它突兀地跳出電腦不妨用一把刀代替那獨角像麒麟,在動物園被隻想吃嫩葉的長頸鹿代替 星期天你暫且離開鍵盤也離開蹩腳的系統想像力汽車馳出程控關卡,又甩脫都市難看的水泥花邊輪胎急旋,摩擦鄉村敏感的 體位,在短暫得近乎或許的春天……你想起肯明斯他的詩有幾首仿佛錯碼是因為在一個工商世紀抒發不道德的田園情懷嗎 但兩邊的田園風光確切它的神是一個邋遢女人渾身散發泥土的芳馨比花朵更柔軟,春天的胸脯像一座墳,(難道愛情不就是死亡?)疾行中詩行一再出錯而時間現在被更快地甩脫汽車挺進,深抵那隱秘哦隱秘的所在——地點在津濕的河流大腿間被拱橋的七十二重陰影遮覆…………See More
Jan 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即景與雜說

      (一)突然間,一切都活著,並且發出自己的聲音。一隻灰趾鳥飛掠於積雨的雲層之上。  而八月的弄簫者呆在屋裏被陰天圍困。他生銹的自行車像樹下的怪獸。        (二)正當中午。我走進六十年前建成的火車站看見一個戴草帽的人,手拿小錘叮叮噹噹他敲打的聲音會傳向幾千里外的另一個車站。細沙在更高的月亮下變冷。        (三)這不是結束,也不是開始。一個新而晦澀的故事被我把握。一種節奏則超越亮光追上了我。 淩晨,我將安抵北方的城市。它那座死寂的大庭院裏有菩提,麋鹿有青銅的鶴鳥和纖細的雨。赤裸的夢遊者要經過甬道撥下梳子,散開黑髮她跟一顆星要同時被我的韻律浸洗。       (四)現在這首詩送到你手上就像一聲敲打借助鐵軌傳送給夏天就像一隻鳥穿過雨夜飛進了窗欞。現在我眼前的這一片風景也是你應該面對的風景:一條枯涸了一半的河一座能容忍黑暗的塔和一管寂寞於壁上的紫竹簫。 那最可以沈默的卻沒有沈默。See More
Dec 31, 20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檸檬——寫給阿慧

讓我在樹蔭裏把你采擷,在中午在一聲鐘響和夏季由翡翠鳥負載的星期天讓我能觸摸你的清涼,檸檬讓我像一杯純凈的淡水浸洗你金黃而甜蜜的果實 法國詩人艾呂雅,這時候手拿著詩章到來 讓我在庭院裏把你品嚐,在黃昏在綠色長廊和夏季由翡翠鳥負載的星期天讓我能說出你的名字,檸檬讓我像一粒小小的種籽進入你透澈而甜蜜的核心 法國詩人艾呂雅,這時候手拿著詩章來到See More
Dec 18, 20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亮

我的月亮荒涼而渺小我的星期天堆滿了書籍我深陷在諸多不可能之中並且我想到,時間和欲望的大海虛空熱烈的火焰難以持久 閃耀的夜晚我怎樣把信劄傳遞給黎明寂寞的字句倒影於鏡面仿佛那蝙蝠在歸於大夢的黑暗裏猶豫仿佛舊唱片滑過了燈下朦朧的聽力 運水卡車輕快地弛行。鋼琴割開春天的禁令我的日子落下塵土我為你打開的樂譜第一面燃燒的馬匹流星多眩目 我的花園還沒有選定瘋狂的植物混同於音樂我幻想的景色和無辜的落日我的月亮荒涼而渺小 閃耀的夜晚,我怎樣把信劄傳遞給黎明我深陷在失去了光澤的上海在稀薄的愛情裏看見你一天一天衰老的容顏See More
Dec 10, 20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我在上海的失眠症深處

舊世紀。偽古典。一匹驚雷踏破了光百萬幽靈要把我充滿一個姑娘裸露著腰 愛奧尼石柱一天天消瘦季節如火炬點亮了雨狂熱灑向銀行的金門狂熱中天意驟現予閃電 偽古典建築在病中屹立舊世紀的欲望重新被雕鑿一面旗幟迎風嘶鳴中午的戰艦疼痛中進港 百萬幽靈在我的體內百萬幽靈要催我入夢而我在上海的失眠症深處我愛上了死亡澆築的劍 一個姑娘裸露著腰夏季從愛奧尼石柱間湧出這春天最後的日子這春天最後的外灘我愛上了死亡澆築的劍我在上海的失眠症深處See More
Dec 8, 2019

風華正茂's Blog

陸志韋《清晨》

Posted on June 2, 2020 at 12:00am 0 Comments

遠山披上了一幅輕綃, 

要出來迎接他的新郎。 

鷺鶿呀,你也不要再睡了, 

湖面上早已沒有星光。 

竹枝裏一滴一滴的露水; …

Continue

陸志韋《月光在櫻樹》

Posted on May 13, 2020 at 9:10pm 0 Comments

(愛爾蘭詩人W . B . Yeats遊新大陸,見月光櫻樹而悲,我不知其何以悲。十年三月二十九日作為此詩,以寫我八九年前之奇遇。)

月光在櫻樹, 

那一天的總溫習 

早已把我的同年朋友 

一個個送到黑酣鄉裏。 …

Continue

陸志韋《緣》

Posted on May 11, 2020 at 12:19am 0 Comments

小麥臨去,把所有春光 

傳給河邊的苗圃。 

輕輕的對他們說:“這是我的命, 

我的辛苦,我的工夫。 

我從白雪的手腕裏奪來的, 

你要加意為我保護, 

你要努力為我傳佈。“ 

自從受了生命以後, …

Continue

陸志韋《晚上倦極聽Schubert的 Ave Maria》

Posted on March 24, 2020 at 11:38pm 0 Comments

潮聲平了。 

蟬聲停了。 

落葉聲為是風定了。 

澗水聲被枯樹枝兒亂畫了。 

蝙蝠聲劃破了我的鐵心石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