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6,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我們的懷念,有點癢》

我們懷念,那曾經的歲月 那率真並且變態的真實面龐 像月食現象,一半的乾淨還未被吃掉 就這麼看著,我們看著彼此 還在變化之中……還在挣扎 還在糾錯的後悔中寧願讓瘙癢的線頭參差暴露 並不有趣,而是年輕的衝動 於挑戰秩序。漸漸地,更深沈的移動 將另一隻眼睛的明亮遮蔽 整張臉陷入漫長陰雨 舊的官能在徒勞的救助中湮沒See More
yester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在裏面,我在裏面,被環繞 光亮像一個射手 穿透我,經過又一個早晨 又一個暮晚雨汁打碎了沈睡的花籽寂寞來之不易像喧嘩丟棄的糖紙撿起來,我將它平躺在掌心紋路被遮蓋命運受到了沖擊安靜的時間安撫迷走神經我忘記果殼外的事物在外面,有沙,有浮躁的塵土片片的流言,像穢濁的氣體不明真相地橫沖直撞又一個早晨,又一個暮晚風颳走了可憐人的記憶 See More
Sun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藍鏡子》

緩緩沈落的安靜偽造一個黃昏 偽造一棵樹 偽造來回踱步的音節 鏟去幻覺,偽造一個人的真實對岸的柳樹像飄帶裝飾著天空 繁忙的公路像河流經過對峙的高樓 一隻貓在我的畫布上斜睨世界 乾枯的蓮蓬卸下明媚的包袱夜晚像一盆塑料花,擺在窗口 在鏡子的看見中,光彩像流雲 成群結隊的藍將我偽造成 親切的所有See More
Jun 2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斷橋賦》

洶湧的斷橋,熙攘的人群中 走出你,一尾魚、一隻鴿子、一朵玉蘭 都是你。恰好在我的眼裏動蕩的春天,奔波如此曼妙 美的慣犯屢屢得手 ——開啟道德的籠子 拆穿虛假詭計,留存明艷的機會 你在盛開,我的無辜漸漸萎靡 湖光山色大幅度地饒舌 內心的窗戶,發出抖音,像給可笑的世界 送上一個白眼欲望翻過孤山,梅花多麽擁擠 你用兩顆四瓣核桃許願,貌若放浪地 咬斷柳枝,銜來甜蜜 過往的船只經過你神秘的語言河流 向我駛來:遠方是明證——我們的漂泊 沒有歸途,只有流雲與飛鳥 多麽生動的你來我往啊 多麽迷人的小春天,掀起了光的波濤洶湧的斷橋,我的許仙 你的每一次走出 不再是你。一尾魚、一隻鴿子、一朵玉蘭 從我的眼前一一消失 水與天連成一片See More
Jun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岔道上回來的男人》

又回到了原來的生活,原來的一片天空。熟悉的、習慣的俗事 依然靜靜地在流淌...... 沒有改變,什麼也沒改變。 合意的飯菜、暖心的酒、一兩個 瑣碎又體貼的動作, 他合情合理地應對著。 園子裏的桃樹結了青澀的果實 新遷徙來的鳥,在欄桿上跳躍 他覺著是築籬笆的時候了!還要種些蔬菜,掛上遮擋心事的窗簾。當然,在做所有的事情之前,首先他要剔除那粒紮在心坎上滾燙的石子還要把那封宣誓般炙烈的情書,在下雨前如收衣服一樣收回來。 他仍然在想:不這樣可不可以?他站起身,在房屋裏轉了一圈重新坐到了原來的位置。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從前。See More
Jun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給父親的一封信》

親愛的父親,你好:時間真快,將近兩年沒見到你 原來有一種漫長的出差叫永別 作為你的遺物——我,還在人世間 解析驚奇與重重的困難 看上去我還算明媚。但是歡樂那麽少 我一直孤獨,但是獲得的愛那麽多 童年將我關閉在連綿的「獨自」中 還在延續……只有在創作的寂靜與悸動裏 我才恢復全面的能力 你與母親歡喜的合夥製造了我 讓我成為你們的惟一—— 這無比的美好。有多少惟一的承諾 會如此可靠,並且恒久不變?母親依然沈浸在她的個人世界 持續不斷地給你捎話,與你爭論 向你發去「速歸」字樣的電報 你從不回復,像你的性格。在你通曉的 愛的方言裏,形式幾乎廢除 徹底地退出,不玩虛掩的把戲 將達觀的性情緊扣生死尊嚴 雖然秘密的嘆詞還在曲折夢境中探訪喜好左右著我的情緒 新的技藝正為我打開另一扇窗 我看見:光與影的追逐應和 藍與灰把天空與流水全部引向我 我只需順應心靈的指揮,寫作、畫畫 幹涸的愛獲得了滋養 尤為感人的一幕:玫瑰金的霞光從濃雲中 突圍,冒著熱騰騰的氣焰 我從一份激情的創造中抽身而退 疲倦撫平了我的躁動,像是一場洗禮 單純驅逐了雜質。一個神聖的暮晚來臨 將我擦洗乾淨,呈現給日夜交接的瞬間…See More
Jun 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美與罪》

那幾日,用明艷凈身 用遼闊展望 用直覺辨別方向不用了吧,呢喃的人醉生夢死,只求隨緣 但破了的春色,怎樣安然渡過? 彈彈奏奏,滿面塵灰卻情願,值得,像瞬間的風吹草動 顯出原形。美,如同符咒 給予的完好,起伏,高飛隱痛沒有憐香惜玉的責任 罪,埋下生存底線,欲求而不得 妄念,被狂風吹亂 那幾天,用簡約祈禱 用專注治病 用欲語還休喜結良緣See More
Jun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蜜棗粽子》

藍天擠出一道雲的門縫 透著白 周圍都暗了 你凸顯於浮光——解開纏繞蜜棗粽子的細繩 以便與我赤誠相見你身上的細繩與我身上的細繩 錯雜著隱喻 為了敞開而包裹,為了包裹而敞開 以便與我赤誠相見 一道雲的門縫,像劈開了藍天 透著白 周圍都暗了 郁雯,浙江杭州人。詩人、藝術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曾主演過多部影視作品。8歲開始寫詩,詩歌作品入選多種選本;2008年出版詩集《炙熱的謎》,2010年出版長篇小說《每一棵樹都很孤獨》,2013年出版詩歌精選集《美與罪》,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你好,北京電影學院》。近年來涉及更多的藝術創作,在電影、戲劇以及繪畫等方面積極探索,獲得了各方面的贊譽與矚目。See More
May 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我不會簡單收走你的癡心 我不會佯裝鎮靜 不會附和歡喜 不會盲目跟隨你我怕愛的酒精燈迅速點著 我怕行動的迅雷提前實施 我怕認知的曙光姍姍來遲 我怕創痛的風霜 裹挾我的一生我躲開你 雪花像鱗片一樣飛舞 我就是一條魚 打著哆嗦,在冷漠的砧板上 被清醒的防範切割 我躲開你 從未有過的失落死水狂瀾 郁雯,浙江杭州人。詩人、藝術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曾主演過多部影視作品。8歲開始寫詩,詩歌作品入選多種選本;2008年出版詩集《炙熱的謎》,2010年出版長篇小說《每一棵樹都很孤獨》,2013年出版詩歌精選集《美與罪》,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你好,北京電影學院》。近年來涉及更多的藝術創作,在電影、戲劇以及繪畫等方面積極探索,獲得了各方面的贊譽與矚目。 See More
May 1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4)

這裡使我們記起一個還應當提到的人,這人就是蔣光慈。這人在小說與 詩創作上,都保留到創造社各作家的浪漫派文人氣息。他從不會忘記說他是「一個流浪文人」,或「無產詩人」這種「作家」的趣味,同長虹陷在同一境遇裡去了。 長虹在「天才」意識上感到快樂,誇大,反而使自己縮小了。蔣光慈在他作品成績 上,是否如他朋友感到那種過高估價,是值得商討的。書賈善湊熱鬧,作者復敏於 自炫,或者即所謂海上趣味的緣故,所以詩的新的方向,蔣光慈無疑可說是個革命 詩人。或者胡也頻可以有更好成就,因為新的生活態度的決定,較立於頑強樸素一 方面。 總起來說,是這樣:  第一期的詩,是當時文學革命的武器之一種。但這個武器的鑄造,是在舊模中 支配新材料,值得說的是一本《嘗試集》,一本《劉大白的詩》,一本《揚鞭集》。 另外在散文中改造詩,是一本《過去的生命》。另外在散文上幫助了發展,就是說 關於描寫的方法,繁複,是《西還》同《草兒》。要明白關於形式措詞的勇敢,是 《女神》同《渡河》。 第二期的詩,在形式技巧上算完成了。《草莽集》,《死水》,《志摩的詩》,…See More
Dec 7,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3)

或整句的採用,作自己對於所欲說明的幫助,是李金髮的作品引人註意的一點。 但到于賡虞詩選,卻在詩中充滿了過去的詩人所習用表示靈魂苦悶的種種名詞,絲毫不 遺,與第一期受舊詩形式拘束做努力擺脫的勇敢行為的完全相反,與李金髮情調也 仍然不能相提並論。不過在第一期新詩,努力擺脫舊詩仍然失敗了的,第二期的李、 於,大量的容納了一些舊的文字,卻很從容的寫成了完全不是舊詩的作品,這一點, 是當從劉大白等詩找出對照的比較,始可了然明白的。 第三期詩,第一段為胡也頻、戴望舒、姚蓬子。第二段為石民、邵洵美、劉宇。 六個人都寫愛情,在官能的愛上有所讚美,如胡也頻的《也頻詩遜,戴望舒的《我 的記憶》,姚蓬子的《銀鈴》,邵洵美的《花一般的罪惡》,都和徐誌摩風格相異, 與郭沫若也完全兩樣。胡也頻詩方法從李金髮方面找到同感,較之李金髮形式純粹 易懂點。胡也頻的詩,並不是朱湘那種在韻上找完美的詩,散文的組織,使散文中 容納詩人的想像,卻缺少詩必須的韻。戴望舒在用字用韻上努力,而有所成就,同 樣帶了一種憂鬱情懷,這憂鬱,與馮至、韋叢蕪諸人作品,因形式不同,也有所差…See More
Dec 4,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2)

這幾 年來新的小冊子詩集雖並不少,但這類詩作多數缺少在各大刊物上與讀者見面的機 會,所以詩的一方面感到消沈,若能把散文創作在一二年來進步作一比較,則更可 明白第三期新詩的成績難於說是豐收的。 對於這三個時期的新詩,從作品、時代、作者各方面加以檢察、綜合比較的有 所論述,在中國這時還無一個人著手。 因為這事並不容易, 繁難而且複雜,所以為方便起見,這三 個時期每一時期 還應作為兩段。譬如第一時期,胡適之、沈玄廬、劉大白、劉復、沈尹默這幾個人 是一類,康白情、俞平伯、朱自清、徐玉諾、王統照,又是一類,這因為前幾個人 的詩, 與後幾個人的詩,所得影響完全不同的緣故。第一 期還應另外論到的,是 冰心、周作人、陸誌韋這三個人。冰心的小詩雖在單純中有所發展,缺少了詩的完 全性,但毫無可疑的是這些小詩的影響,直到最近還有不少人從事模仿。周作人在 《新青年》時代所作所譯的散文詩,是各散文詩作者中最散文的一個。使文字離去 詞藻成為言語,同時也影響到後來散文風格的形成,胡適之是與周作人同樣使人不 會忘記的。胡適之的明白暢達,周作人的清淡樸訥,後者在現代中國創作者取法的…See More
Dec 2,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1)

要明白新詩,先應當略略知道新詩的來源及其變化。 新詩似乎應當分作三個時期去認識去理解。 一、嘗試時期(民國六年到十年或十一年)二、創作時期(民國十一年到十五 年)三、成熟時期(民國十五年到十九年)第一個時期,列為嘗試時期,因為在當 時每一個詩人所作的詩,都還不免有些舊詩痕跡,每一個詩人的觀念與情緒,並不 完全和舊詩人兩樣。還有,因為詩的革命由胡適之等提出,理論精詳而實際所有作 品在技巧形式各方面,各自保留些詩詞原有的精神,因此引起反響,批評,論駁。 詩的標準雖有所不同,實在還是漸變而不能銳變。並且作者在作品上仍然採用了許 多古詩樂府小詞方法,所以詩的革命雖創自第一期各詩人,卻完成於第二期。能守 著第一期文學革命運動關於新詩的主張,寫成比較完美的新體詩,情緒技巧也漸與 舊詩完全脫離,這是第二期幾個詩人做的事。詩到第二期既與舊詩完全劃分一時代 趣味,因此在第一期對於白話詩作惡意指摘者才啞了口,新詩在文學上提出了新的 標準,舊的拘束不適用於新的作品,又因為一種方便(北京《晨報副刊》有詩週刊), 各作者理論上既無須乎再與舊詩擁護者作戰(如胡適之劉復當時),作品上復有一…See More
Nov 25,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綠綠的灼火》

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我這樣死著,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唉唉,我的骨骼怎的又在微微嘆息了!唉唉,我的心火怎的還沒有滅盡呢!唉唉,它在裏面又燃起了!唉唉,又燃起了,綠綠的灼火又然起了!司光的神不能滅熄我的心頭的殘燼,綠綠的灼火又照亮了我的心的王國。在這王國裏,好像初次幽會似的,我的靈魂緊緊地擁抱著我心愛地情人,她曾白白地葬送了我的青春;在這王國裏,我又覓得我空灑了的眼淚,我失卻了的力量,我壓死了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詩歌,我的雄心,——這一切都齊整的羅列在愛的祭壇上,下面架著澆過油的柴火,當中鋪著一個蒲團,——我知道,這是專等著我的靈魂的到臨。我的靈魂到蒲團上虔誠的跪下,柴火在下面燃燒著,我的詩歌在壇上嗚咽地奏著,我的情人在壇上輕盈的舞著,我的眼淚,我的力量,我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雄心,……同在這火光中舉行了葬禮。火焰燒遍了愛的祭壇,火焰燒遍了心的王國。……但這只是綠綠的灼火。——你又來了麼,司光的神?我說。你這是第幾次了?——你知道,司光的神說,我並不是情願這樣的。 ——…See More
Nov 15,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

在傷亡的堆中,我左臂下壓著一個血流滿面的少年,右臂下壓著一個側身掙扎著的黃衣女生;左臂下的死身已硬,右臂下發出哀絕的“莫要壓我!”的聲音。掙扎,掙扎,我的頭好容易終得向外伸引,我哀呼,“救我,救我,先生!”——呯呯……呯呯……兇惡的槍聲又起了。——噯唷!……噯唷!……我的背上又發出哀絕的叫痛的聲音。 掙扎,掙扎,我的最後的力量行將費盡!掙扎,掙扎,屍身從我的上面倒下,鮮血淋淋;掙扎,掙扎,從傷亡的堆中擠出我的上身;掙扎,掙扎,我終於倒在傷亡的堆旁而爬行,—— 爬行,爬行,我披著血衣爬向寥闊的街心。……這時候,大街上已沒有軍警,沒有行人,沒有聲音,爬行,爬行,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記三月十八日北京國務院前的大屠殺)See More
Nov 9,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倘若能達底也罷》

在無底的深淵和無涯的海洋中我意識地掙扎著;這掙扎只限於前後左右,而且永遠是向下沈去,無停地向無底地深淵沈去,我意識著,這心情還不如在地上從高處落下時的恐怖的著實。 我的雙手在水中撥動,興起波紋,我發見麵包,金錢,榮譽,勢力在眼前雜沓的晃蕩著,被人爭搶著,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擁擠著。——衝突著或追逐著——啊! 我自己原來也在這群中混著,但是永遠下沈著。 麵,銅,粉,鐵,混合一塊生出一種難聞的嗅味,狂笑和痛哭造成一種刺人耳鼓的噪聲,在擁擠中我覺得煩厭了,而且確實疲倦了我雙手無力的垂下,眼前一切均模糊了。 無停的向無底的深淵沈去,我意識著,這心情還不如在地上從高處落下時的恐怖著實;唉唉,倘若能達底也罷!唉唉,倘若我的雙手不再撥動也罷!See More
Nov 5, 2020

風華正茂's Blog

郁雯《我們的懷念,有點癢》

Posted on June 28, 2022 at 1:53pm 0 Comments

我們懷念,那曾經的歲月

那率真並且變態的真實面龐

像月食現象,一半的乾淨還未被吃掉

就這麼看著,我們看著彼此

還在變化之中……還在挣扎

還在糾錯的後悔中

寧願讓瘙癢的線頭參差暴露

並不有趣,而是年輕的衝動…

Continue

郁雯《斷橋賦》

Posted on June 23, 2022 at 11:31am 0 Comments

洶湧的斷橋,熙攘的人群中

走出你,一尾魚、一隻鴿子、一朵玉蘭

都是你。恰好在我的眼裏

動蕩的春天,奔波如此曼妙

美的慣犯屢屢得手

——開啟道德的籠子

拆穿虛假詭計,留存明艷的機會

你在盛開,我的無辜漸漸萎靡…

Continue

郁雯《藍鏡子》

Posted on June 22, 2022 at 12:01am 0 Comments

緩緩沈落的安靜偽造一個黃昏

偽造一棵樹

偽造來回踱步的音節

鏟去幻覺,偽造一個人的真實

對岸的柳樹像飄帶裝飾著天空

繁忙的公路像河流經過對峙的高樓

一隻貓在我的畫布上斜睨世界

乾枯的蓮蓬卸下明媚的包袱…

Continue

郁雯《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Posted on June 21, 2022 at 12:00am 0 Comments

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我記得果殼裏的事物

在裏面,我在裏面,被環繞

光亮像一個射手

穿透我,經過又一個早晨

又一個暮晚

雨汁打碎了沈睡的花籽

寂寞來之不易

像喧嘩丟棄的糖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