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s Blog (185)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4)

這裡使我們記起一個還應當提到的人,這人就是蔣光慈。這人在小說與 詩創作上,都保留到創造社各作家的浪漫派文人氣息。他從不會忘記說他是「一個流浪文人」,或「無產詩人」這種「作家」的趣味,同長虹陷在同一境遇裡去了。



長虹在「天才」意識上感到快樂,誇大,反而使自己縮小了。蔣光慈在他作品成績 上,是否如他朋友感到那種過高估價,是值得商討的。書賈善湊熱鬧,作者復敏於 自炫,或者即所謂海上趣味的緣故,所以詩的新的方向,蔣光慈無疑可說是個革命 詩人。或者胡也頻可以有更好成就,因為新的生活態度的決定,較立於頑強樸素一 方面。

 

總起來說,是這樣: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4,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韋叢蕪《綠綠的灼火》

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

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

我這樣死著,

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

唉唉,我的骨骼怎的又在微微嘆息了!

唉唉,我的心火怎的還沒有滅盡呢!

唉唉,它在裏面又燃起了!…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5, 2020 at 8:42pm — No Comments

韋叢蕪《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

在傷亡的堆中,我左臂下壓著一個血流滿面的少年,右臂下

壓著一個側身掙扎著的黃衣女生;

左臂下的死身已硬,右臂下發出哀絕的“莫要壓我!”的聲音。

掙扎,掙扎,我的頭好容易終得向外伸引,我哀呼,“救我,救我,先生!”

——呯呯……呯呯……兇惡的槍聲又起了。

——噯唷!……噯唷!……我的背上又發出哀絕的叫痛的聲音。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8,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韋叢蕪《倘若能達底也罷》

在無底的深淵和無涯的海洋中我意識地掙扎著;

這掙扎只限於前後左右,而且永遠是向下沈去,

無停地向無底地深淵沈去,我意識著,

這心情還不如在地上從高處落下時的恐怖的著實。

 

我的雙手在水中撥動,興起波紋,

我發見麵包,金錢,榮譽,勢力在眼前雜沓的晃蕩著,被人爭搶著,…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5,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韋叢蕪《我踟躕,踟躕,有如幽魂》

陰風慘慘地吹,

細雪紛紛地落,

這屠殺後的古都,

埋葬在死的恐怖。



繁華的哈德門大街,

此刻已無車馬馳奔;

我,血衣依舊在身,

踟躕,踟躕,有如幽魂。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October 31, 2020 at 9:45pm — No Comments

韋叢蕪《詩人的心》

詩人的心好比是一片陰濕的土地,

在命運的巨石下有著愛的毒蛇棲息;

他歌吟著,輕鬆心頭的苦楚,

毒蛇在吟聲裏吮取著他的血液。

在生之掙扎裏更痛感著生之悲淒,

他躑躅於人間,卻永味人間摒棄。

唉,何時啊,能爬出那血紅的毒蛇,…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October 28,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于賡虞《影》

看,那秋葉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飄零,

與你邂逅相逢於此殘秋荒岸之夜中,

星月分外明,忽聚忽散的雲影百媚生。

 

看,那秋葉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飄零,

我淪落海底之苦心在此寂寂的夜塋,

將隨你久別的微笑從此歡快而光明。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September 18, 2020 at 11:25pm — No Comments

于賡虞《秋晨》

別了,星霜漫天的黑夜,

我受了聖水難洗的苦孽,

你方從我的背上踏過,

歡迎啊,東曙,你又已復活!

 

在這最後的瞬間,我睜眼

雙手抱住太陽的腳,看

葉顫,花舞,聽市聲沈醉,…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September 18, 2020 at 11:17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雜感五》

佛近尼山間的紅屋頂,

理安寺路上的青竹子,

抽兩片舊遊的痕跡,

成一幅夢化的畫圖。

 

那也是我的新詩。

寫下來罷,

太陽出來露水乾了,

再找不到圖畫的聲音。…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ly 29, 2020 at 11:05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三疑問》

羊肉店的後面

見小山羊在園裏嚼豆苗。

這樣潔白的東西

也和我們搶飯吃的麽?

 

這樣溫厚的東西

也像我們殺豆苗的麽?

這樣可疼的東西

也送進羊肉店去的麽?…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ly 22, 2020 at 10:09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晚鴉》

杏黃的背景, 

七零八落的幾塊青天。 

好一陣烏雪 

把暖烘烘的夕陽裝點。 

一眨眼不飛,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ly 18, 2020 at 5:22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清晨》

遠山披上了一幅輕綃, 

要出來迎接他的新郎。 

鷺鶿呀,你也不要再睡了, 

湖面上早已沒有星光。 

竹枝裏一滴一滴的露水;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ne 2,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陸志韋《月光在櫻樹》

(愛爾蘭詩人W . B . Yeats遊新大陸,見月光櫻樹而悲,我不知其何以悲。十年三月二十九日作為此詩,以寫我八九年前之奇遇。)

月光在櫻樹, 

那一天的總溫習 

早已把我的同年朋友 

一個個送到黑酣鄉裏。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May 13, 2020 at 9:10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緣》

小麥臨去,把所有春光 

傳給河邊的苗圃。 

輕輕的對他們說:“這是我的命, 

我的辛苦,我的工夫。 

我從白雪的手腕裏奪來的, 

你要加意為我保護, 

你要努力為我傳佈。“ 

自從受了生命以後,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May 11, 2020 at 12:19am — No Comments

陸志韋《晚上倦極聽Schubert的 Ave Maria》

潮聲平了。 

蟬聲停了。 

落葉聲為是風定了。 

澗水聲被枯樹枝兒亂畫了。 

蝙蝠聲劃破了我的鐵心石了。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March 24, 2020 at 11:38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九年四月三十日侵晨渡Ohie河》

渡江而南是Kentucky暮春天氣。 

梨花顏色被南風逼到大江兩臂。 

江南好,也在梨花開得早。 

且放下北方滿面風塵, 

看梨花,看個飽。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March 19, 2020 at 12:45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小溪》

不見星光的晚上 

你從石竹的根裏呼嘯而來。 

黎明, 

有零落的野薔薇 

旋轉又旋轉,一擁一瀉而去。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March 2, 2020 at 10:43pm — No Comments

陸志韋《航海歸來》

老弟呀,向前不到一箭路,

這幾天惡浪頭山樣高,

也算經過了一番辛苦。



前面是我們家山的影子。

月輪正掛在桃樹背後,

一斑斑射到港口的亭子。



記得那一年春風來得早,

催醒了一澗羞澀的桃花。…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February 29, 2020 at 11:40am — No Comments

《陳東東詩選》低岸

黑河黑到了頂點。羅盤遲疑中上升

被夜色繼承的錐體暮星像一個

導航員,糾正指針的霓虹燈偏向

——它光芒銳利的語言又借助風

刺傷堤壩上閱讀的瞳仁

 

書頁翻過了緩慢的幽暝,現在正展示

沿河街景過量的那一章…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February 18, 2020 at 9:10a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3)

或整句的採用,作自己對於所欲說明的幫助,是李金髮的作品引人註意的一點。 但到于賡虞詩選,卻在詩中充滿了過去的詩人所習用表示靈魂苦悶的種種名詞,絲毫不 遺,與第一期受舊詩形式拘束做努力擺脫的勇敢行為的完全相反,與李金髮情調也 仍然不能相提並論。不過在第一期新詩,努力擺脫舊詩仍然失敗了的,第二期的李、 於,大量的容納了一些舊的文字,卻很從容的寫成了完全不是舊詩的作品,這一點, 是當從劉大白等詩找出對照的比較,始可了然明白的。

 

第三期詩,第一段為胡也頻、戴望舒、姚蓬子。第二段為石民、邵洵美、劉宇。 六個人都寫愛情,在官能的愛上有所讚美,如胡也頻的《也頻詩遜,戴望舒的《我 的記憶》,姚蓬子的《銀鈴》,邵洵美的《花一般的罪惡》,都和徐誌摩風格相異, 與郭沫若也完全兩樣。胡也頻詩方法從李金髮方面找到同感,較之李金髮形式純粹…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February 3, 2020 at 1:11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